《维摩诘经》第54课 2019年05月13日

 

(暂未定稿)

(上师念传承)

在讲《维摩诘经》之前,先说几件事情。

第一件事,平时大家在共同学习、修行或者一起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尤其是在藏历或者黄历的殊胜节日,大家更要谨言慎行。从历算学来看,今年也比较特殊,所以不论个人还是集体,都应该低调、谨慎,以不放逸的行为来行持。其实不仅佛教如此,在民间或其他宗教当中,也有类似看法,就像《入菩萨行论》中所提到的“如树应安住”的行为,非常令人赞叹。

希望大家尽量不要参加那些看上去远近闻名、人山人海的大型聚会,或各种名相上很吸引人眼球的活动,而应一如既往地坚持闻思修行。大家的心还是要关注自身,不要外散。《龙王鼓声经》里也讲到了如树安住的教言。大家要尽量低调。并非现在发生了什么异常的事情,但每年的具体情况都不相同,所以希望道友们能集中精力闻思修行,尽量减少琐事和散乱,以及易引起外部注意的大动作。如果修行人都这样来行持,自己的修行也会比较圆满,这是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现在有些佛教徒,甚至还有很多非佛教徒,经常以佛教的名义进行买卖和公开化缘募款,这种现象比较严重,大家应引起注意。包括我们学院这边,也有人以组织法会、供斋、供僧的名义,进行网络筹钱,其实这些都是假的。无论是学院还是我个人,从来都不会这样做。前段时间有个喇嘛宣称,我要组织什么法会,并以我的名义来组织供斋,后来被我知道了,最后管家也报了警,他们自己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开学院。作为佛教徒,对于诸如此类的不当行为,应该有一定的取舍智慧,希望大家不要推波助澜、助纣为虐,让坏人得逞。

喇荣这里的学院或寺庙,从来不会以供斋、建筑或造佛像等任何名义化缘。如果发现此类事情,那肯定不是佛学院组织的,其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现在网上经常销售各种各样的加持品,宣称是由某位上师、某个佛学院或某个寺院加持的。如果真正是我们学院的加持品,都会尽量免费送给大家,否则有些“加持”大的,价钱就会炒得特别高。(众笑)

倘若加持力可以用价钱来衡量,确实令人觉得匪夷所思。网络上的很多加持品,常以参加的僧众多少来定价,比如一万僧众加持的就一万块钱,几百僧众加持的就几百块钱,几千僧众加持的就几千块钱,似乎人数越多加持力越大,价钱也越高,这种方式已经越来越普遍,也可能只是少数地方吧。希望佛教徒以后尽量行持真正能够利益众生的举措。

对于学院里的有些方面,我也看不惯。比如在医院或商店里有各种各样的僧众加持品在出售,包括养生的、美容的、长寿的等等,在这些方面僧众到底能否加持也不好说,因为好多僧人自己身体也经常生病(众笑),所以那些养生加持品的效果,看来也不敢恭维,养生应该也不是僧人的特长吧。现代科技高度发达,采用日本、德国等国家的一些健康医疗技术养生可能更好一些。佛教主要是针对心理方面的问题。身体方面的养生,尤其是想以僧众的加持力来去除皱纹估计有点困难(众笑),大家在视频上也能看到一些老僧人,他们都满面皱纹(众笑),所以,僧众在这些方面是否有加持的能力,也不太好说,也许会有一些效果吧,三宝的加持肯定有的。以后希望大家在这方面要谨慎。

如果佛教里混杂了商业化的成分,或者信仰中掺杂了利益的因素,有些问题就会变得复杂而棘手,在这方面,大家要用智慧来分析。以上两件事,尤其是第一件,我再三提醒一下:大家要谨慎行事,应当比较平稳、有序、次第地修学,太盲目激进或高调行事,对自身和对整个佛教都是不利的。佛教的弘扬和佛法的学习,都需要有智慧和善巧方便,还要了解当前的各种局势。众所周知,如今全球处于复杂动荡之中,所以大家要从各方面来衡量自身的修行境界,并如理行持,这样才能得到预期的结果。

接下来继续讲《维摩诘经》。

 

【有异声闻念:“是饭少,而此大众人人当食?”

前面有个悬念:那么多菩萨从清净刹土前来,而且大众有几万人聚集于此,可香积如来的饭只有一钵。这时很多声闻开始担心了:这么少的饭,这么多的人,到底怎么分呢?

 

【化菩萨曰:“勿以声闻小德小智,称量如来无量福慧!四海有竭,此饭无尽!使一切人食,揣若须弥,乃至一劫,犹不能尽。所以者何?无尽戒定智慧,解脱解脱知见,功德具足者,所食之余,终不可尽。”

这时,维摩诘居士幻化的菩萨说:“莫要以声闻的小福德和小智慧,来衡量如来无量无边的福德和智慧。四大海洋皆有穷竭之时,可刚才香积如来给大家带来的那一钵饭,却是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假使所有人一起食用,抟食大如须弥,食用的时间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乃至一个大劫,就这样不分早晚不间断地享用,刚才那一钵饭也不会穷尽。这是什么原因呢?这是因为香积如来具足无尽的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等功德,故而他食用后所剩的食物,始终不会穷尽。”

对于“无尽戒定智慧”,以及“解脱”与“解脱知见”,可能有些对佛教教义不甚了解的初学者,并不理解这些法相名词的甚深含义。其实,“无尽戒定智慧,解脱解脱知见”,便是所谓的“无漏五蕴”。如何解释呢?我们的“有漏五蕴”——色、受、想、行、识,到了佛地,会分别变成具足无尽功德的“无漏五蕴”。

无漏五蕴——

戒蕴:身蕴变成了戒蕴。这个时候,佛陀的身体在不同众生面前,显现出各种各样的形象,就像不同乐器演奏出不同乐音一样,佛陀所显现的各种身体,就是戒蕴;

定蕴:有漏的受蕴,即感受,会变成如如不动的定蕴。无论处于何种情况,都不会动摇,恒时安住于如来的禅定之中;

慧蕴:有漏的想蕴,最后变成尽所有智与如所有智之慧蕴;

解脱蕴:有漏的行蕴,变成断除所知障和烦恼障的无漏解脱蕴;

解脱知见蕴:有漏的识蕴,变成无漏的解脱知见蕴。

可见,在佛地的时候,通过个别自证了知一切万法的真相,便具足了无漏的五蕴。对无漏五蕴,麦彭仁波切在《智者入门》,以及《大乘阿毗达磨》和《小乘阿毗达磨》当中都有宣说。

由此可以轻易了知,佛陀为什么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毫无阻碍地将一碗饭给予那么多人去食用。这是佛陀不可思议的功德力所致,并非我们的有漏身体、有限心识所能衡量。而且不仅是没有证悟人无我的凡夫愚智无法衡量,即便已获证人无我的声闻阿罗汉的智慧,也无法衡量。

因此,刚才香积如来的一碗米饭——(上师问众人)不是?不一定是米饭对吧(上师笑)?到底是什么饭?不是米饭?香饭是吧?对,这叫“香饭”。你们还比较有想象力,“香”做的饭是吧?——可以供这么多的菩萨和众生享用,这也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境界。不知道大家是否记得文殊菩萨对阿阇世王的供斋进行加持,饭食一直取用不尽的公案?这与香积如来加持香饭的公案比较相似,虽然比较长,我还是给大家大概讲一下。

在《八大菩萨传》当中宣讲文殊菩萨的功德时,麦彭仁波切引用了《佛说阿阇世王经》里的一个故事。对于这个故事,在座的也许知道,也许不是特别清楚。这个故事是这样的:当时阿阇世王杀害了自己的父亲,犯下极其严重的五无间罪。当他醒悟以后,深感惶恐不安、后悔万分,于是迫切地想去佛陀那里忏悔。佛陀知道阿阇世王是个比较骄横的人,只有文殊菩萨才能对其进行调化,于是加持舍利子对阿阇世王说:“如果你想忏悔,最好明天恭请文殊菩萨前来应供,虔诚地为其供斋,这样有可能获得忏悔的机会。”阿阇世王立即答应,并诚恳地邀请文殊菩萨应供。佛陀观察到文殊菩萨度化众生的因缘已经成熟,于是私下告诉文殊菩萨:“明天阿阇世王邀请你前去应供,你应该接受请求,这样芸芸众生都会得到解脱。”文殊菩萨答应了佛陀的建议,当天晚上,他入于一个特殊的三摩地,向东方跨越无数世界,来到吉祥如来的刹土,问吉祥如来:“您刹土当中的菩萨明天可否去一部分到阿阇世王应供的现场?”吉祥如来欣然答应,于是派遣了八万二千位菩萨随文殊菩萨一同来到娑婆世界。文殊菩萨分别在初夜、中夜、末夜为这些菩萨传讲各种妙法,闻法者当中有相当一部分菩萨在不同程度上获得了相应的果位。

次日早晨,迦叶尊者带领五百弟子经过阿阇世王住处附近时,恰好碰到文殊菩萨。文殊菩萨问:“你带着众多弟子去往何处?”迦叶尊者答:“我要去化缘。”通常声闻行人都是和僧众一起排队化缘。因为文殊菩萨和迦叶尊者是好朋友,就对迦叶尊者说:“今天是个好机会,阿阇世王请我和眷属们应供,你们一起去吧。”当时迦叶尊者稍作迟疑,因为没有提前和阿阇世王预约,便说道:“我去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听法。即使没有得到食物,我也愿随同而去,因为您讲的法在别人那里听不到。”

于是,文殊菩萨率领众眷属浩浩荡荡地前往阿阇世王的住处。文殊菩萨有八万二千眷属,迦叶尊者又带来五百眷属,可谓人山人海。当他们来到阿阇世王的王宫时,阿阇世王吓坏了。因为原本以为文殊菩萨眷属再多,也不会超过五百人,所以事先只准备了五百人的饭食,没有想到来了这么多人。

正在此时,北方毗沙门天王告诉阿阇世王:“今天有神通广大的文殊菩萨在,一点小小的饮食经过他的加持,三千大千世界的众生都可以吃到。这些饭肯定够,您不用担心。”阿阇世王听后,内心稍感安慰。

文殊菩萨率领众人进来后,阿阇世王又担心坐垫不够,而后文殊菩萨又幻化出足够的坐垫。众人纷纷坐下后,阿阇世王又想:“饭食经过加持可能够吃,但哪有那么多钵盂,没有碗怎么吃饭呢?”这时候,不知道是谁的加持,从东方来的菩萨的钵盂全都从空中飞了过来,于是,所有菩萨都有了餐具。就像有些道友家里突然来了很多客人,担心碗不够,马上去商店里买一些纸杯。不过,以后还是尽量避免使用纸杯,不是很卫生。

就这样,原来准备给五百人的饭食,经过文殊菩萨的加持,结果用之不尽,大家也吃得心满意足。

阿阇世王见此情形,不免异常开心,不由得询问文殊菩萨:“明明我只准备了五百个人的饭食,但为什么会取之不尽呢?”文殊菩萨善巧答道:“虽然这些饭食表面上看取之不尽,但从本体而言从未产生。就像你的罪业一样,其本体也丝毫未曾产生过。”

这时,众菩萨、阿罗汉和僧人们都已经享用完毕,遂将钵盂扔向空中。只见钵盂在空中全部停住,阿阇世王见此情景,顿时目瞪口呆,因为空中并无任何可依处。于是他连忙又问文殊菩萨:“为何那些钵盂全都停留在空中,而并无任何依凭?”文殊菩萨答道:“它们正因为无有所住才可以安住,同样,你的罪业也是无有所住。”接着,阿阇世王又问:“那我的罪业依靠什么才能清净呢?”文殊菩萨答道:“纵然是恒河沙数的佛陀,也无法遣除你的罪业。”阿阇世王闻及此言,顿感无望,霎时万念俱灰。因为本就是为了清净罪业才大行供斋,现在供养完毕了,文殊菩萨却这么说,他顿时伤心欲绝,晕倒在地。

这时,大迦叶尊者连忙跑来安慰道:“大王不必惊慌,快快醒来。文殊菩萨具足善巧方便,这话应该另有密意,你再问问。”阿阇世王旋即醒来(众笑),又问文殊菩萨:“我的罪业‘不可能清净’究竟是什么意思?”文殊菩萨答道:“如同佛陀的本体如虚空一样,你的罪业也如虚空般无有自性。所以从未有生,本体亦无所住。”由此,阿阇世王明白了所有罪业的本体无有自性,当下证得了空性,获得无生法忍。

这个公案中讲到,通过文殊菩萨的加持,把五百人的饭食幻化为无量,供给八万二千菩萨享用。《维摩诘经》中的公案,是香积如来把一钵盂饭食幻化成无量,供所有在场的人享用。

关于文殊菩萨不可思议的加持,我们还是有所体会。以前佛学院供斋的时候,本来锅具并不算特别大,但却能满足几千名僧众的进食。众所周知,五台山的清凉石(寺)并不是很宽阔,但当年随同法王朝拜,却见到可以同时容纳五百位僧俗。因为当时会供统计的人数是五百多一点,全部都留在上边(里面)。但后来再去看,不要说五百人,连容纳一百个人都有点困难。现在想来也很稀有,有时候供斋也是完全依靠诸佛菩萨的加持力,非常不可思议。

当然,这对于没有信仰、实执心很强的人来说,因为还没有证得像阿阇世王那样的境界,可能会难以置信甚至昏厥在地。(众笑)

所以我也不多说,总而言之,诸佛菩萨的密意确实不可思议。

 

【于是钵饭悉饱众会,犹故不儩。其诸菩萨声闻天人,食此饭者,身安快乐,譬如一切乐庄严国诸菩萨也。

所有的菩萨和僧众都吃饱喝足了,而钵里的饭仍然取之不尽。此时,所有的菩萨、声闻、天人(藏文及梵文版包括帝释天、梵天、四大天王等,英文版中则没有)和世间的人,在享用钵饭之后,皆感身心舒畅。

这不像我们有些道友,吃完饭之后,反而出现种种身体的不适——头痛、胃痛、肚子痛……各种情况都有。今天中午的时候,我询问了几个道友:“你们身体怎么样?”

一个人回答:“我头痛,特别不舒服。”

一个人诉苦:“我晚上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噩梦。”

还有一个人答复:“不知道怎么搞的,最近我的胃特别不好受。”

娑婆世界的众生确实痛苦繁多,再美味的佳肴,享用过后反而会各种难受。香积如来刹土的食物却大不一样,大家享用过后,都身心快乐。是怎样的快乐呢?“譬如一切乐庄严国诸菩萨也”。“乐庄严国”,按窥基大师的解释是一切如极乐世界一般的清净刹土。这些乐庄严国中菩萨的日常,就是感受妙乐。相比之下,人类就痛苦多了。有很多苦命的人经常叫苦连天:“我好倒霉啊,我很痛苦啊!”这些痛苦林林总总,或来自于心灵,或来源于身体……无论如何,都与菩萨们截然不同。

 

【又诸毛孔皆出妙香,亦如众香国土诸树之香。

由于刚才吃了食物,每一个人的毛孔中,都散发出妙香,就像众香国土的树一样香气萦绕。众香国土中全部是芬芳馥郁的树,而众人饭后的身体也是清香四溢。诸佛菩萨的功德,确实不可思议。

一般守持清净戒律的修行者,或已获圣果的菩萨们,身体总会散发出戒之功德妙香。自古以来所记载的一些高僧大德的传记中,也有所提及。其中有关于虚云老和尚的介绍,说老和尚一年只洗一两次澡,但身体总会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妙香。

现在很多人喜欢使用香水,南怀瑾先生也在某本书中提及,其实香水的起源并不怎么光彩。据说是因为以前有些欧洲人比较肥胖,也比较懒惰,不太爱洗澡,长此以往,身体会散发臭味。于是他们便会喷一些香料来加以掩盖,久而久之,这些香料便被加工成香水而畅销于市。我在这里只能引用南老先生所讲过的话,否则别人听到了会指责我的。(众笑)

南怀瑾先生也曾讲过另一件事,有次他去拜见一位据说一年也基本不洗澡的禅师。当时南老心想:“这位禅师长年不洗澡,身体一定很臭。”便不敢接近。但没想到禅师执意要南老上前,当走到禅师蚊帐边时,南老却闻到了一股非化学合成的庄严妙香,沁人心脾,始终萦绕着禅师,绵绵不绝。

去年我读过宗萨钦哲仁波切讲述的一段介绍顶果钦哲法王的文章,其中讲到,法王无论是在机场或其他地方,他的身体总会有妙香环绕,这种香气并非人工制作而成,而是自然散发的。在法王所住的佛堂或卧室,香味更是缭绕不散,甚至在他圆寂多年之后,宗萨钦哲在他遗留的法座、床榻等用品前,还能闻到这股妙香。

我完全相信这段描述,也许你们很多人没有见过上师如意宝,但当年我作为随从跟上师去印度或其他地方,经常为他洗衣服时就有这样的感受。在印度,按理来讲,天气特别热的环境里,一般人的衣服穿几天就会有汗臭味,但上师如意宝的衣服却不但不臭,反而有一种妙香。甚至洗完以后,手上还存留着香气,芬芳扑鼻,经久不散。我并非出于私心而赞叹自己的老师,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我存有上师一件冬波(指短的厚外套)的一只袖子,里面是羔儿皮,外面是紫色绸缎,虽然从来没洗过,但多年以后,一打开还有馥郁的香气。这块衣服现在就放在我那里,如果有机会可以展示给大家,以证实我的说法,否则有些唯物论者不一定相信。(众人鼓掌)

所以,香味也可以依靠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来了知,其中也有一种特殊的缘起。当然,这是指佛陀和清净刹土的妙香。

 

【尔时,维摩诘问众香菩萨:“香积如来以何说法?”

这时,维摩诘居士问众香刹土里来的众香菩萨:“上方世界的香积如来以何种方式讲法?”

 

【彼菩萨曰:“我土如来无文字说,但以众香令诸天人得入律行。菩萨各各坐香树下,闻斯妙香,即获一切德藏三昧。得是三昧者,菩萨所有功德皆悉具足。”

这些菩萨说:“香积如来说法的方式与你们有所不同。你们一般用语言、文字来传法,而香积如来并非如此。他是以各种香气薰习,令天人、人类‘得入律行’。”

“得入律行”在很多译本当中译为“调伏其心”,即利用香味让众生身心得以调伏,进而证道。

菩萨各各坐于香树之下,闻到如来的妙香之后,当下会入于“一切德藏”的禅定三摩地。“一切德藏”,意为所有功德像宝藏一样自然具足、唾手可得。凡得此三摩地之菩萨,当下自然具足戒定慧等大乘佛子的一切功德。

众香刹土不像我们娑婆世界,通过语言说法,耳根接法。娑婆世界大多数根机之人都是通过听闻上师、佛菩萨传法,领会法义,进而逐渐净化自己的心灵,并最后得果。而众香刹土的菩萨主要以鼻根接法。佛陀通过妙香说法,众人通过妙香获得法义,最后得果。

此外,包括我们娑婆世界在内,有时候也不一定依靠耳根。比如“如来密意传”,就是如来通过意传方式的加持,让彼此领会对方的意趣。

持明表示传,是指持明者通过一种表示来直指心性,比如密宗弟子通过眼根看水晶球而彻底通达上师密意,并获得证悟。又比如,莲花生大师对弟子说:“虚空在哪儿?白云在哪儿?”然后直视虚空,当弟子望向虚空和白云时,便当下证悟。这都是依靠眼根接收特殊表示方法来认识自心的例证。

甚至还有什么话都不说的传法方式,就像上节课讲的维摩诘居士“默然无语”,在什么都不说的境界中,使弟子恍然大悟。

《五灯会元》里有一则黄庭坚的公案。一次,黄龙祖心禅师因机施教,让他到林间散步,时值桂花盛放,妙香扑鼻而来。此时,禅师问:“你是否闻到桂花妙香?”黄庭坚闻到桂花妙香后,顿然解悟。所以,在娑婆世界,也有人依靠香味而证悟。

在密法中,上师灌顶或直指心性的时候,也会问关于气味的问题。上师会让弟子去闻很臭的牛角等物品,或柏树等妙香,然后直指:“有什么差别?”有些人便依此因缘而顿悟。

可见,在密法和禅宗当中,都有少数智者通过香味来悟道的案例。但不像香积如来,全部用香来解决——无论吃的、直指心性所用方便,以及相互之间的交流等等,那里香肯定好卖(众笑)。网上可以打广告:这是香积如来加持的高香,需要多少钱。尤其在佛教的殊胜节日,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以上讲了香积如来传法以及其土菩萨们的证悟状况。

 

【彼诸菩萨问维摩诘:“今世尊释迦牟尼以何说法?”

这时,香积如来的菩萨问维摩诘居士:“如今释迦牟尼佛是怎么说法的?”因为刚才维摩诘居士询问了香积如来刹土的菩萨们一些问题,现在,香积如来刹土的菩萨们也如法炮制,开始反问释迦牟尼佛所化世界中维摩诘居士同样的问题。

这种相互交流询问的方式一直很盛行,比如我们到西方的一些大学,也会饶有兴趣地请教他们的教学情况、教育模式等等。西方大学的老师们对我们也刨根问底“你们佛学院的教学是怎么样的呢?生活是怎么样的呢?”等等。有些人看到佛学院的僧众,也会好奇地问:“僧众们吃什么呀?”“他们为什么都要剃头发呀?”会有很多的疑问。

虽然东方和西方同处一个世界,但不同国家,不同身份的人,也会对其他人的不同之处怀着诸多疑问和不解。所以,虽然娑婆世界以外诸菩萨的闻法方式让我们觉得匪夷所思,但这样来解释,大家也应该可以理解。

包括宗教界也是一样,对不同的教派,或许刚开始感觉非常陌生,甚至会有些排斥。但与他们深入接触后,详细思维他们的教义,有时也觉得非常有意义。

所以,不管是世间还是宗教方面的出世间知识,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随意信口开河、盲目武断。一旦自己年龄成熟、见识广大之后就会发现:噢!过去因见识浅薄、智慧有限,在事情的判断上存在诸多偏颇与疏漏。因此,年轻人在对世出世间的道理没有完全通达之前,不要太早下结论,否则可能要为自己的草率付出沉重的代价。

 

【维摩诘言:“此土众生刚强难化,故佛为说刚强之语以调伏之。

维摩诘居士说:“你们那里全是依靠香来解决,但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和你们完全不同。这里的众生刚强难化,所以释迦牟尼佛只能以刚强之语进行调伏。”

密法中讲,释迦牟尼佛度化众生的愿力特别强大。以前法王如意宝也常说,可能除了释迦牟尼佛以外,谁也不会来度化我们这些浊世众生。就像现在很多善知识,也是更愿意度化条件比较好的人,却鲜少有人乐于度化条件不好的野蛮众生。同样地,许多佛陀在发愿时,会选择清净刹土;唯有释迦牟尼佛,才选择了我们这些野蛮粗暴且刚强难化的浊世众生。

正因为娑婆世界的众生极其刚强难化,所以佛陀也要以刚强的语言来调伏我们。鸠摩罗什在注释中解释说,一般而言,佛陀的语言分为柔软的善语、刚强语,以及杂语杂说三种。柔和慈悲的语言,用来调伏心地良善柔软等比较容易调伏的人;刚强的语言,包括所谓的“忿怒金刚语”或呵斥等等,用来调伏野蛮、刚强难化的人;而对既有点柔和又有点野蛮的人,则是用杂语来调伏。比如对于一些道友,完全赞叹会使其野性日益增长,完全批评也行不通,只能一半赞叹一半批评,这样灵活运用最容易调伏他。因此,佛陀会视所化众生的根性,而使用不同的语言来调伏度化。

他方菩萨问:你们释迦佛是如何说法的呢?这里按照慧远大师所讲:无论是佛的刹土还是说法,主要是以苦集灭道四谛法门为主,或者是以人天乘、声闻缘觉乘和菩萨乘等方式来调化众生。

 

【“言是地狱、是畜生、是饿鬼,是诸难处,是愚人生处。

首先讲到苦谛。苦谛主要指八难处——地狱、旁生、饿鬼道众生,以及愚痴蒙昧之人,也即意根不具足而特别愚笨的人等等。

苦谛的因叫集谛。佛陀在《法句譬喻经》说:“行恶得恶,如种苦种……习善得善,亦如种甜。”行恶受恶报,行善得福报。又说:“恶自受罪,善自受福。”行恶如同种下苦瓜种子,必定会感受苦果;行持善法如同种下甘蔗,结果是甜,并最终感受善妙和快乐。

因果不虚,苦谛之因便是集谛。释迦牟尼佛初转法轮时,主要宣说了苦集灭道四谛之理。佛陀教诫道:地狱、饿鬼、旁生、边鄙地、长寿天、邪见、无佛出世、喑哑这八无暇的无边苦难,便是娑婆世界众生的苦果。

 

【“是身邪行,是身邪行报;是口邪行,是口邪行报;是意邪行,是意邪行报。

那么,苦因是什么呢?轮回中一切痛苦的根本之因,便是集谛。此处,是略说集谛,即身、口、意的邪行,接下来会进行广讲。

这是从人乘的角度来宣讲的。若要获得人道的安乐,则应当断除杀、盗、淫三种身邪行,妄语等语邪行,此处的意邪行指饮酒,因为饮酒后,贪、嗔、痴等烦恼罪业便会现前。

 

【“是杀生,是杀生报;是不与取,是不与取报;是邪淫,是邪淫报;是妄语,是妄语报;是两舌,是两舌报;是恶口,是恶口报;是无义语,是无义语报;是贪嫉,是贪嫉报;是瞋恼,是瞋恼报;是邪见,是邪见报。

这是从天乘的角度来宣讲的,教诫应当断除十不善业——即杀生、不与取、邪淫三种身恶业;妄语、两舌、恶口、无义语(绮语)四种语恶业;以及贪、嗔、邪见三种意恶业。戒除以上十不善业,便可获得天乘的果位。慧远大师在注释中说,这些是“文皆可知”的道理,仅看文字便能理解。因此,我便不予广述了(众笑)。我们去年在学习《佛为娑伽罗龙王所说大乘经》时,也对十不善业做了详细剖析。

 

【“是悭吝,是悭吝报;是毁戒,是毁戒报;是瞋恚,是瞋恚报;是懈怠,是懈怠报;是乱意,是乱意报;是愚痴,是愚痴报。

此处是以菩萨乘的角度宣讲的,教诫了六波罗蜜多的违品:悭吝是布施的违品,毁戒是持戒的违品,瞋恚是安忍的违品,懈怠是精进的违品,乱意是禅定的违品,愚痴是智慧的违品。对此,大家都应当十分清楚了。有些道友今生非常懈怠,这就是前世懈怠的等流果。前世散乱,今生便感得散乱的等流果。总之,最终都成为了苦谛之因——集谛。

此处分别从人乘、天乘、菩萨乘的角度,宣讲了苦、集、灭、道四谛之理。

《华严经》云:“一切世间之所有,种种果报各不同,莫不皆由业力成,若灭于业彼皆尽。”世间一切现象,无不是因众生的业力而导致的。倘若灭除了业力,则不会有种种果报。许多人面对生活中的“不公平”,十分愤懑不解——“为什么我和他同样在创业,我血本无归,他却大获成功?!”“为什么我又丑又穷,她却是白富美?”“为什么我这么不招人待见,他却人见人爱?!”等等。这一切差别,皆源自于业力。虽然个中因缘看不见、摸不着,但任何人都无法否认它的存在,因为世上根本不存在超出业力范围之外的事。

关于此理,绝非佛教一家之言。十九世纪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威廉•布莱特,在他的诗集《天真的预言》中写道:“一粒沙里一个世界,一朵花里一座天堂”,以及“行路的马儿被虐待,向天呼喊人类之血。被猎野兔的尖叫声,撕裂大脑中的神经。……嬉杀昆虫的男孩儿将招惹蜘蛛的敌意……”其中所揭示的道理,与佛教的因果观非常相似。同样宣讲了不能伤害众生,否则自身便会被恶业染污,最终感召苦果等道理。

虽然这些西方的诗歌,有其特定的历史及宗教背景,但也能看出,智者们对世界的认知、对真理的思考,绝不会狭隘地以偏概全。现在许多人认为,一切都是平白无故发生的,除了“眼见为实”之外,一概不予承认。遇事便怨天尤人,却从不探究真相,这是十分不合理的。

无论你是否记得曾经所种之“因”,因缘聚合,都必将结果。比如,虽然你早已忘记小时候的事情,但你现在的学识、智慧等,都离不开父母在你幼年时期的苦心培育。还有,有的人学习某些知识易如反掌,而有的人却始终云里雾里等等。这其中的确有一种无形的因缘,即业力。若能对业力有所认识,则世间许多想不通的问题便能迎刃而解。反之,倘若对业因果全然不知,则也许永远也无法与世界和解。有些人始终想不通:“为什么我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为什么我这么善良,身边的人却如此对我?”其实,如果能静下心来,细致、深入、透彻地学习业因果,一定能够通达其中的奥义,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接下来宣讲道谛:

 

【“是结戒,是持戒,是犯戒;是应作,是不应作;是障碍,是不障碍;是得罪,是离罪。是净,是垢。是有漏,是无漏。是邪道,是正道。

“结戒”,即佛陀所制定的戒律;“持戒”,即守持这些戒律;“犯戒”,即违犯了戒律。对佛陀的教言铭记于心,了知什么应当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是障碍、罪业、清净、垢染等等,我不一一广述了,这一段内容都在宣讲道谛。

佛教徒应当懂得什么是道,什么是非道。佛教的修行次第,应当是“自下而上”的,例如在修好加行、断除十不善业、行持十善业的基础上,再闻思修行空性等。但现在包括有些西方人在内的许多人都误认为:佛教的修行次第是“自上而下”的。他们往往喜欢直接听闻“直指心性”的高深大法,一切都“无来无去”,听后觉得畅快淋漓。如果接受“直指”后,能够认识心的本性,那不修加行等也无可厚非。但事实是,许多人因为缺乏“下”的基础,对“上”便茫然不知。有的人自我感觉很好:“我这么善良的人,啥都不用学,没事,不用不用!”但其实十不善业样样具足。有些道友很喜欢直接听闻大圆满、大中观,对基础法嗤之以鼻:“这些都不是我的境界。”但自己却连小乘法都行持不好。因此,学好《俱舍论》等基础法是十分重要的。

以上宣讲了道谛,接下来宣讲灭谛:

 

【“是有为,是无为;是世间,是涅槃。

灭谛并非因缘造作,是出世间法。但通过世间法和有为法能够了知灭谛。

 

【“以难化之人,心如猿猴,故以若干种法,制御其心,乃可调伏。譬如象马,儱悷不调,加诸楚毒,乃至彻骨,然后调伏。如是刚强难化众生,故以一切苦切之言,乃可入律。”

之前,众菩萨询问释迦牟尼佛是如何说法的,维摩诘居士继续答道:“这些难化之人,心就像猿猴一样(藏文版中是“野马”),需要若干方法制伏其心,方能得以调伏。就像狂象和野马,儱悷不调,刚强、野蛮、粗暴,只有使用楚毒,令其感受彻骨之痛,然后才能调伏。”

此处的“加诸楚毒,乃至彻骨”,在藏文和梵文版本中为“击中要害,而采取各种手段”。意思是,在驯马驯象的过程中,可能会使用各种方法,对于实在不听话的,可以实施一些击中其要害的手段,深入其骨髓,如此才可调伏。

同样的道理,对于刚强难化的众生,佛陀也只有用苦切的语言来调化。鸠摩罗什的注释里用了这样一个比喻:所驯服的马,可以分为五种。有一种马,看见主人的鞭子都害怕,如此就被驯服了;有一种马,只看到鞭子并不够,还需用鞭子抽打以后才能被驯服;有一种马,需要用利器刺入其皮肤,才可被驯服;还有一种马,不仅要刺入皮肤中,还要刺到肉里才可以降伏;最后有一种特别野蛮的烈马,需要将利器刺入其骨髓里,才能被彻底驯服。

其实人也一样,以无常为例。有一种人,听到旁人无常的时候,马上就能了悟,就像第一种马,看见鞭子就驯服了。比如,在新闻里看到关于无常的报道,自己马上就明白“一切都是无常”的道理;有一种人,当自己的老师﹑长辈等善知识出现无常时,可以了悟“我的老师死了,我的长辈死了,真无常啊”;有一种人,只有当身边的亲朋好友包括兄弟姐妹离去了,才会让他们了悟无常;还有一种人,是当父母死了以后,才会感受到无常;最后一种人,则只有当自身出现无常的时候,才能痛彻心扉地了知无常,他们就像最难调伏的马,需要刺入骨髓才能被驯服。

有的人就是这样,当无常真正降临在自己身上,身体已经无力招架,住在医院里了,才懂得无常;或者当家里已经发生巨大的无常后,才可以感知到无常的力量。所以,众生也有五种,就像五种马的分类。

我觉得这个比喻很贴切,希望你们好好记住。今天因为时间关系,讲得不是太仔细。

不过的确是这样,对有的人稍微讲一下前行,讲一些简单的语言,他马上就懂得了佛教的道理;对有的人,无论再怎么讲,哪怕已经“深入骨髓”,他仍然执迷不悟。所以,大家对此应该反复琢磨、深刻领会。

对刚强难化的众生,佛陀只能使用苦切之语。苦切之语,如同调伏大象的铁器等利器,比如浓墨重彩地宣讲苦的真相,直接让对方伤心欲绝,或者说一些呵斥的语言等等。

娑婆世界不像众香世界,只要用妙香给大家喷一喷,马上就可以开悟(众笑)。在这里度化众生,是很艰难的。

有些没转过法轮的人以为转法轮特别舒服,所以十分盼着当法师,常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当法师、转法轮啊?”转法轮,这个法轮不好转啊(众笑)。你看看下面的众生,可能你转一两年就转不动了(众笑),最后法轮停在那里,你自己也逃之夭夭。度化娑婆世界的众生,需要苦切的语言,但有些众生根本不接受苦切语言。

我时常给这边的道友说:“以后怎样弘法,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这好比上战场,对方的军队并不是那么容易战败的。要采用什么样的武器,比如导弹等等,都要事先准备好,否则就会败下阵来,这实在令人担心啊!大家不要以为这里是极乐世界﹑众香世界,喷一喷大家就开悟了,或者在树下坐一会儿,起来都变成了菩萨。我们这里是大相径庭,可能转了十几年法轮,反而发现众生越来越刚强难化,然后心灰意冷:“啊,我转了这么久的法轮,为什么他们越来越难化?刚开始心还比较柔软,现在却比金刚钻石还坚硬。”那个时候你转法轮的兴趣就荡然无存了。所以,大家应该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以上介绍了释迦牟尼佛的刹土,确实非常了不起,维摩诘居士对娑婆世界的真相讲得还是很清楚的。

下面的内容明天再说。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