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52课 2019年05月06日

 

(暂未定稿)

(上师念传承)

今天继续讲《维摩诘经》,课前说一些事情。

第一件事,《维摩诘经》大概还有十多堂课,讲完《香积佛品》,后面的《菩萨行品》、《见阿閦佛品》、《法供养品》、《嘱累品》内容都较为简单。全部讲完后,如果没有其他阻碍,会继续开讲之前说过的《楞严经》(众鼓掌,上师笑,众笑)。你们这么高兴是真的还是假的啊(众继续鼓掌)?现在鼓不鼓掌不重要,到时候好好听受才重要(众笑)。一般刚开新课的时候,听众有好几万人,可谓人潮涌动,但中间听课的人数就每况愈下了。确实是这样,开始时,很多人都怀有好奇心,但能持之以恒的人却比例甚微。这次五一假期时,好多人都外出了。按理说,现在手机上也可以听课,但不少人还是因为缺课而断了传承。我在想,五一节真的那么重要吗?

现在的佛教徒确实不像我们当年听课的样子,当时我们遇到这种情况,一般不会出去。即使出去了,像如今这样科技发达的时代,也千方百计不会断传承的。但现在很多人仅仅是过个“五一”、“十一”,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旅游或散乱,将正法弃之一旁。

今天在座各位听到要讲《楞严经》了,都“啪啪”地鼓掌,但过一段时间,真正能坚持听课的人到底有多少呢?这个不说你们自己也应该清楚。可能第一节课座无虚席,最后一节课也热闹非凡,中间坚持听闻的会有多少人呢?寥寥无几!这是目前大多数人的闻思现状。

无论如何,若无特殊情况,我仍有宣讲《楞严经》的想法。人们常说“开悟的楞严,成佛的法华”,《法华经》已经讲了,《楞严经》也具有不可思议的加持力,以前诸多大德都竭力弘扬。我也有一些传承,有机会还是想讲。但也不好说,因为里里外外都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所以也无法保证。即使不能确定一定会成功,但对未来的弘法或修行,我们还是要有计划,这对一个修行人来说是很有必要的。

第二件事,前面说的《宝性论》,我准备在下周四开始为大家传讲。在藏地,《宝性论》就像《入行论》一样,得到各教派的一致尊崇。不管是萨迦派、格鲁派、宁玛派、觉囊派,还是噶举派,大家都在学习并广为弘扬。现在的汉地乃至世界各地的人,也在广泛学习这部论典,所以我也很希望大家能一起来学习。一方面,很早我就发愿:翻译并用汉语完整传讲这部《宝性论》;另一方面,大家都认为自己具足如来藏,但到底是如何具足的?可能很多人还比较迷茫;再者,《宝性论》和《维摩诘经》二者,是显密结合的经论,既属于显宗,也属于密宗。对于想学习密法的人来说,这两部法都至关重要。

但你们听还是不听,有多少人听,对我而言是无所谓的,只要有一个人听课,我都会讲下去。当然,如果一个听众都没有,那就没办法讲了。以前我辅导《俱舍论大疏》的时候,开始只有一个人听,到最后还是只有一个人。那时我刚来学院不久,没什么名声,也没有资历,辅导的时候,其他道友都跑到别的法师那里去听了,我只能给那一个人辅导《俱舍论大疏》。那部《俱舍论大疏》内容特别广,不像我翻译的蒋扬洛德旺波尊者造的《俱舍论大疏》,那是比较略的注释,篇幅较少。辅导完后,过了两三年,那位道友也还俗了(众笑)。不过后来听说他还可以,不像其他还俗的人,有的是身体还俗了,心也还俗了。但听说他一直在坚持念经、诵咒、不杀生。

所以,如果没有人来听课,我就不讲了。你们不要想着:“本来不想听课的,但为了让堪布高兴,还是勉强来应付一下好了。”这样也没有必要。你听也可以,不听也可以,我个人倒没什么,但像这样大家一起品味大乘甘露妙法的时光,肯定是很短暂的,因为我也是日薄西山,身体、寿命各方面都会无常,以后不一定有很多这样的机会吧!

不管怎样,我很想把《宝性论》传给你们,就像讲《大乘经庄严论》一样。我在法王如意宝面前,曾多次得过颂词上的传承,在很多其他上师面前,也得过《宝性论》注释的传承。

可能许多地方还没有《宝性论》的法本,先暂时用电子版吧。你们也可以自行复印,有法本的道友也应给大家提供复印的方便。

另外,藏文有一部《佛说父母经》,经文很短,大概一节课就可以讲完。《善生经》讲完后,有时间我就抽一节课讲一下。汉地有许多如何孝顺父母的经论,这个则是藏传佛教中一部短小的相关经典,我也想给大家作一介绍。

其他的暂时不多说,现在继续讲《维摩诘经》。

前面的《入不二法门品》已经讲完了。《入不二法门品》中,三十三位菩萨都分别做了精彩的演讲和直指(心性),只有维摩诘居士沉默不语。“默然无语”这四个字大家要谨记,有时自己达到较高境界,或感到没必要与对方说话时,就可以“默然无语”。这在某些场合还是很有必要的,就像麦彭仁波切的《君规教言论释·观察语言品》里所讲的:有时候该说的话一定要说,但有时候不该说的话千万不要说,甚至最好保持缄默。维摩诘居士给我们的教诫便是“默然无语”——本性当中不可言说。虽然诸位菩萨讲了不堕二边的法门,但文殊菩萨认为,那也只是语言的戏论。

现在紧接着讲第十品《香积佛品》。

“香积佛”是上方世界如来的名字。“香”,即妙香。“积”,即众多。智者大师的注释中,“香”为远离秽垢,“积”为积聚功德。《香积佛品》主要讲了各种食物的功德与妙香。

汉地大德经常讲:饭香悟道。因为饭馨香满溢,以致最后开悟见性。有些汉传寺院的大雄宝殿附近,常设有“香积厨”,即芬香弥漫的食堂或餐厅。我们的佛教道场也可以把自己的厨房、餐厅、饭店等等命名为“香积餐厅”,应该是不错的缘起。当然,你们做的食物要真的香气四溢(众笑),要是徒有其名,别人就会挑毛病:“你们说是‘香积’,味道却不敢恭维!”这样也有点尴尬。

从历史上看,“香积”一词源于《维摩诘经》,后来慢慢流传开的。《维摩诘经》被译成汉语的时间较为久远,因此很多词汇在汉地寺院及社会场合中都有广泛运用。

《香积佛品》在梵语和藏文的版本中,译作《化身取食品》。维摩诘居士幻化为一位菩萨到上方世界取来食物,故名“化身取食”。而唐译中为《香台佛品》,鸠摩罗什的版本中则译为《香积佛品》。

今天就讲《香积佛品》。

 

香积佛品第十

 

【于是舍利弗心念:“日时欲至,此诸菩萨当于何食?”

这时舍利弗心想:已临近中午,马上到午餐时间了,维摩诘居士家里空无一物,在场这些声闻行者及菩萨众到底吃什么呢?

作为声闻乘阿罗汉,舍利弗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想法,一方面是因为声闻行人受戒律约束,衣食住行极有规律,比如过午不食等;另一方面,由于大乘行人修行境界及戒律不同,菩萨对欲界饮食并无过多执著与限制,但声闻乘行人却进食很有规律,一到中午就不免饥肠辘辘了。

此时舍利弗只是暗自思忖,并未告诉任何人。

就像我们有时候听法,有些法师讲得全神贯注、全情投入,不知不觉中,时间飞逝而过,有的人听到后面,就开始心不在焉。以前我刚来学院的时候,法王的课从下午两点开始,有时课后也会讲些杂谈轶事,尤其是会讲些六七十年代的经历以及去石渠求学时的故事,常常从下午两点一直讲到天黑。其间有人离去参加辅导。随着天色渐晚,人们陆续离开,从开始时的大家众星捧月般围绕在法座下,到接近6点时,渐渐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下课回去时天色已晚,那时连照明的路灯都没有。学院直到1991年才开始有了路灯。

从我1985年来到学院,好像直至1987年,法王都是在下午讲课。当时正值学习因明的《释量论》,每天中午都要做好讲考的准备,在下来听课的路上,心里会一直备课,反复思量:等会儿万一抽到我,我该怎么讲?

后来法王去印度之后,就修建了大经堂。在大经堂修好之后,法王讲课时间开始安排在上午十点,但也有时到了午饭时间,十二点、一点多,还在持续不断……尤其讲到噶当派大德阿底峡尊者的故事、仲敦巴大师的故事、莲花生大师、法王前世多杰敦珠——即降魔金刚的故事时,更是滔滔不绝、越讲越广。我们坐在下面又冷又饿,到了十二点,就开始把藏文经书卷束整齐(上师把包好的经书揣在怀里,双手插袖,做好了下课的准备),随时准备下课(上师笑,众笑),但就是一直不下课。(众笑)

那时的闻法条件与现在相比有着天壤之别。大经堂是露天的,大雪过后,经堂也会一片银装素裹。自己稍微打扫一下,就在水泥地上席地而坐。即使没有垫子,也没觉得特别苦。如果换作现在,可能听完一堂课,第二天就会有人一病不起、叫苦不迭,不会再出现了。可能现在大多数人比较脆弱吧!

尽管如此,与法王去石渠求法以及其他前辈大德们为了闻法所遭受的苦行相比,当年我们闻法所受的苦还是微不足道。而现在闻法的艰难程度,比起我们当年求法的苦行,又不可同日而语了。

总之,即便讲法内容精彩纷呈,但若讲法时间过长,由于听众身心疲惫,故而也难以专注,超时阶段就会收效甚微。

不过,前辈大德们因摄受力的不同,也有令听众在听课时有专心或不专心的差别。如《马鸣菩萨传(卷1)》里记载:以前,有位名为月氏王的国王,为了试探马鸣菩萨的境界,特意将七匹马断食六天,而后牵到马鸣菩萨讲法处喂草并聆听讲法。其间马群都非常专注地听法。有些马儿听得泪流不止,无暇顾及草料;有些听完课后以非常响亮的嘶鸣声以示赞叹。也有人说,马鸣菩萨正是因此而得名。

关于马鸣菩萨的另一则故事,在讲《中观四百论》时也有提及,可能有人依然还有印象。这个公案也说明,法师在讲课过程中,若能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甚至连动物也会被其所吸引,成为听法的一员。当然,因菩萨摄受力的差异,众生的专注度也会有所不同,马鸣菩萨就是绝佳的例证。

(上师喝水,认真弄电脑并喃喃道:“我这个电脑……电脑……”)

刚才也讲到,在闻法过程中,因饥饿和寒冷等而导致心不专注,也许对普通人来说再正常不过了。但对佛法汲汲以求的珍重佛法者,却堪受难行苦行,不会因吃饭或闲杂琐事而耽误闻法,始终以如获至宝的态度坚持闻法。

当年在法王如意宝座下听课时,我们的条件十分艰苦,但哪怕饥寒交迫,也能排除万难地认真闻法。在此告诫在座诸位:在闻法期间,不管身处何种环境,遭遇何种违缘障碍,理应披荆斩棘,不要中途断了传承,甚至完全退失,而应该坚持不渝地听法闻法,否则着实可惜。

纵观过去,不管是高僧大德还是普通修行者,闻修过程都并非一帆风顺,但他们历尽千辛万苦,却始终如一。相比之下,如今方方面面都超胜于过去,如若没有好好珍惜,荒废了大好闻法时机,确实令人惋惜。

对于听经闻法,一定要勇往直前、无所畏惧。有些人因遭遇环境、行为、心理等种种违缘而放弃闻法,这都是不好的缘起。“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时度此身?”大家应珍惜当下机会,心无旁骛地闻思佛法。另外,听闻时,也不要懈怠懒惰,尽量不随意走动,因为这既是对法的不尊重,也是对传法者的不恭。

给大家分享一段《大方便佛报恩经》中的内容:“为正法故,不畏王难、饥渴、寒热、虎狼、恶兽、盗贼等事。先自调伏烦恼诸根,然后听法。云何菩萨至心听法?听法有四:一者至心。二者一心。三者一切心。四者善心。”为了佛法,应当不畏权势所迫,无论饥寒交迫、猛兽相逼、盗贼危害,菩萨们都勇猛向前、绝不退缩。菩萨首先调伏相续中的诸根烦恼,然后以坚稳的毅力不断听法。那么,该以怎样的心态听闻佛法呢?有四种心:第一“至心”,即是专心致志,心不散乱;第二“一心”,即一心一意,遣除一切怀疑;第三“一切心”,即放下所有分别念和胡思乱想,唯一专注闻法;第四“善心”,不夹杂烦恼,以信心、恭敬心、欢喜心和清净心听受。真正的闻法者在听法中,需要如此行持。

如果听课时,一会儿想吃点什么,一会儿想玩些什么,即便位于听法之列,但神不守舍者显然没有闻法的功德。

当然,具足四心来闻法,算是高标准、严要求。初学者往往做不到心无旁骛、专注一缘,这也情有可原。刚开始,我们的心像野猴子一样调皮,极易散乱,这时候也无需恐慌甚至有罪恶感。这些状况实属正常,而应逐步改正、慢慢调伏。否则,初学者因自心稍微有一点散乱,就垂头丧气、自暴自弃,甚至因产生怀疑而信心动摇,就得不偿失了。

更关键的是,无论法师、辅导员,或其他岗位的发心负责人,都要全方位地呵护初闻法者的娇嫩信心,这是很重要的。刚开始,大多数人的信心常常是脆弱的,精进心也不够稳固,而且还会因智慧欠缺心生自卑,这时如果遇到不具足善巧方便的道友,就可能会因各种原因而将他们“推出”佛法之门,无意间轻易地毁坏他们的善根。

前段时间我也强调过,在维持纪律的时候,需要谨慎对待。有些管家积极响应,督促过程中,的确付出了很多辛劳,在此深表感谢。而有些管家却把我拉入黑名单,认为堪布应该如何如何,何必如此小题大做等等,这都情有可原,不值得大惊小怪。

虽然我没有维摩诘居士的他心通,但六根齐全且具推断力,所以你们的有些想法我也能体察出来。不管堪布、堪姆、法师,还是外面的负责人,若对初学者要求很高却没有善巧方便,自己一知半解便眼高于顶,以各种方式刁难别人,是非常不如理如法的。

可能有些佛教徒从来没有当过官,有点知名度,就狐假虎威,觉得自己特别了不起。我们千万不要把当官当成是作威作福、欺压下属的机会。所谓官职、权威、地位、名声,都犹如梦幻泡影,皆是镜花水月的本性,没有实在意义。

在执行贯彻纪律的过程中,假如初学者没有过分破坏纪律,就应该宽容以待。当然,如果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地违反纪律,甚至有一些不可容忍的过分行为,那也绝不姑息,理当给予相应惩罚。

但事实并非如此,有些辅导员、负责人甚至法师,只是因为自己心态不太如法,或可能由于对方没有贿赂自己,就莫名其妙一下子大发雷霆,结果搞得下面一堆人亦步亦趋、阿谀奉承,此类情况绝非个例。不管佛教团体还是世间机构都有这种情况,领导说什么,下面都看脸色行事,时时点头称赞,处处察言观色,此类情形令人大为堪忧。

负责人的辅佐者应具有辨别力,因为领导不一定是权威,如果不论他说什么,都不辨是非真假,不假思索地强制执行,确实令人扼腕叹息。

我原本要求,学院里各个班如果开除人一定要向我报备。但后来发现,有些人被开除我并不知道。你们瞒着我也行,但我有自己的“情报渠道”,如果发现冤假错案,我就要惩罚管家和堪布、堪姆了。以后各个班有开除人的决定时,希望还是能告知我一声。

现在时常发生这种情况,一旦法师与下属发生冲突,法师简单的一句“不要了”,就“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谁也无法翻盘。后来发生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从前有个人因为冤枉独觉偷牛,而令其被关押六天,导致自己今生成为阿罗汉,仍然被冤枉而坐牢六个月,可见业果的威力的确不容小觑。

领导地位高高在上也有利有弊。好处是,他的一句话可以影响无数人;坏处是,因为他一个人的恶劣影响,而可能导致一些人学佛信心退失。在有些城市,因为个别人管理不善,下面一大群人全部隐没于人海当中,再也没有“捞回来”。

很多初学者刚开始没有取舍能力,仅凭感情用事,而不以智慧观察,这样不是很好。所以,今后在闻法和管理方面,希望各个相关负责人能对自己有一定的要求。你说的每一句话和做的每一件事,都要有一定的分寸,要让自己的取舍对今生来世的结果方面都经得起观察,这点很重要。

当然,各个地方情况有所不同。有些地方确实井井有条,管理者自己的资金和资源,还不求回报地分享给大家,像维护子女一般对待下属。法师们也一样,有的特别关爱自己的道友,包括一些性格不好的人,也会一视同仁地加以爱护。而有些负责人则不然。其实,眷属们都有辨别能力,也会私下议论纷纷:“某个部门很好,某个部门不怎么样……”所以,希望各个负责人能引起注意。

当然,能当上领导确实是令人开心的事,尤其对从来没有当过领导的人来说,这辈子是没有机会当国王了,一下子有了名声和地位,能在几个人当中当“国王”,也会感到心旷神怡。

我最初在学院讲一个藏文文法时,下面有六七个喇嘛听课,当时特别自豪:“我终于当上老师了!虽然没有机会成为世间的老师,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另一个领域,我竟然也能为人师表!”不过,在生起自豪感的同时,也倍感压力。所以,希望每个负责人或法师,都能以爱心来对待所有人,这对我们的闻法和听法来说,是很重要的因素。

按照佛教的观点,就像《善生经》里面所讲的,不仅对下面的听众有要求,同时对上面的法师与负责人也有规范。并不是像某些地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上面的人什么事情都为所欲为,下面的人什么自由都没有。闻法者需要苦行,传法者也一样有相应的条件。

比如,尽管很不合格,但我也算得上是上师如意宝的一个传承弟子。我在传法时,也不敢讲太长时间,虽然有时讲到激动之处,可能会多说一些,但也担心听众心生厌倦,因此也会尽量给大家留一些休息时间。我前段时间也给法师们建议,控制一下讲法时间。当然,这不属于我的管辖范畴,只是建议有些人不要自命不凡,一个教证讲半天。其实只要多做一点备课,谁都可以讲一堆。我平时天天开会,只是在短短的时间当中备课,基本上讲一两个小时是没什么问题的。去年我去有些学校的时候,上午下午都在讲,一天讲四个小时也不在话下。但对听众来说,讲的时间太长不是很好,所以我才让大家讲法时注意适可而止。

当时舍利弗心中思忖:怎么还不吃饭呢?快中午了,大家怎么吃饭呢?

 

【时维摩诘知其意而语言:“佛说八解脱,仁者受行,岂杂欲食而闻法乎?若欲食者,且待须臾,当令汝得未曾有食。”

这时,维摩诘居士已经知道了舍利弗的想法,于是毫不留情地直接当众向他点明:佛陀所讲的八种解脱法,你们声闻乘不是都一一领纳并行持了吗?你怎么还会有想吃饭的贪婪心呢?你还想不想闻法呢?一边听法一边想吃饭的事,这样多不如法啊!

维摩诘居士一面呵斥声闻听法过程中不专注的心态,一面又安慰道:如果你真的想吃饭,稍事等候,我肯定让你们尝到从未吃过的美味可口、香气四溢的佳肴。我保证你们能吃到!你别担心。现在我们的“课”还没有讲完。(上师笑)

此处一方面讲到声闻耽著食物,而大乘菩萨不但不耽著食物,在修行上也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另一方面也是提醒,我们在听法的过程中,若染有贪执、嗔恨、嫉妒的心态,是不如法的。

针对此处,很多注释中讲到了四种食物:抟食、触食、思食、识食。

《俱舍论》中说,所谓的抟食,或称段食,就如人和动物吃的一口一口、一段一段的食物。

触食的“触”,是接触的“触”。也即经由六根接触得到的食物,又叫根乐食。根乐的“根”,有部经典里好像说是更加的“更”,但也许应该是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的“根”。比如有人听到了美妙的声音甚觉开心,可以很长时间不用吃饭;有人接触到特别悦意的所触,可以暂时不用吃饭;有人看到非常好看的电视连续剧,也可以废寝忘食……凡是六根所喜之法,都可当作食物。

思食,是一种意念,比如唤起第六意识对某个食物的忆念,就像世间“有情饮水饱”的说法,有了情或者信心,依靠内心的思维或信念,就望梅止渴般可以支撑下去,而不用进食。

有个故事说,在饥荒时期,有位母亲在房檐下挂了很多泥沙冒充的“食物”,并对孩子们说:“我们还有很多食物呢,你们不用担心。”于是,孩子们因为家里有足够的“食物”,有了一定不会挨饿的信念,因而扛过了饥荒。这就是“思食”或“念食”。

还有一种,叫“识食”,是以第八识为主,也叫“禅食”。

有些注释会解释为四种世间的食物,以及五种出世间的食物。但不论是世间还是出世间的食物,这里指菩萨与声闻都能得到相应的食物。

另外,通常所说的“食物”,指的是《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中讲的,最多只能维持人类七天生命的普通食物。换个角度说,人类七天不吃东西不会饿死,但时间再长一些,就很容易饿死了。

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有些人入于灭尽定时,即使长时间不吃饭也可以维持生命,但若超过七天,就可能在出定时离开人间。

《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中有个公案。有位比丘外出化缘时遇到大雨,他想:“我先找个地方入定,等雨停下来再继续化缘吧。”于是他入于灭尽定,待到半个月后(另一说法是一个月后)雨停出定时,由于已经超过七天没有进食,他立刻就离开了世间。论中还有很多诸如此类的公案,当然也是针对大多数声闻乘行者而言的。

除此之外,也有特例。比如玄奘法师在取经途中,遇见一位老修行人在洞中入定,法师敲击引磬令他出定。老修行人出定后向其询问释迦牟尼佛及其教法。玄奘法师回答:“一千多年前,释迦牟尼佛就已经出世转法轮,并且入涅槃了呀!我现在去印度求取佛经,几年后我返回大唐时,你可以与我一起弘扬佛法。”然后,玄奘法师告诉老修行人:“你在某年入胎到皇宫某王妃腹中,我到时候来接你。”说完就离开了。老修行人继续入定,醒来时发现错过了投胎时间,正好有位大臣的夫人准备生产,他于是入胎。

玄奘返回后找到他,但他已忘记前世誓言,坚决不肯落发为僧,最终迫于皇威无奈同意,却要求带着一车美女、一车好酒及一车新鲜的肉出家。当他带着三车进入寺院,听到迎接他的钟鼓声时,终于幡然醒悟,回忆起前世。这就是著名的三车和尚,也就是后来的窥基大师。

窥基大师的《维摩诘经》讲义,有些地方讲解得非常好。窥基大师、吉藏大师、智者大师以及慧远大师,都著有《维摩诘经》的讲义,其中僧肇大师是按鸠摩罗什的教言讲解,而窥基大师是按玄奘大师的教言讲解。他们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大德。

不仅窥基大师的前世曾经入定几千年,迦叶尊者也一直在鸡足山入定,等待弥勒佛出世。虽然《大毘婆沙论》中讲,入定超过七天后,出定时身体会崩坏死亡,但其他地方也有阿罗汉入定后可以维持生命几百甚至几千年的说法。总之,佛教理论奥妙深广,现在的科学和人体学研究不一定能够解释得通,世人也不一定能完全接受。

我们曾经讲过敦珠法王的传记,其中记载,在洛若乡往下,还没到洛若寺的地方,人们曾挖到过一位阿罗汉。我一直比较关注此事,也特意问过一些洛若寺的老喇嘛。后来法王又把他埋起来了,是吧?(上师问身旁的弟子,上师笑,众笑)他说话了没有?当时传记里怎么说的?……说了是吧?他说:“我在这里,不要给别人……”后来又把头盖上了吗(众笑)?……嗯,是这样的啊。这件事不太好用科学去解释,那就不要让科学介入了,好吧(众笑),但我们相信科学。(上师笑,众笑)

 

【时维摩诘即入三昧,以神通力示诸大众,上方界分过四十二恒河沙佛土,有国名众香,佛号香积,今现在。

这时,维摩诘居士便入于三摩地,并通过神通力让大众都看到上方世界。恒河中的沙粒不计其数,倘若一粒沙等于一个佛土,那么就在过了四十二条恒河沙佛土的距离之外,有一佛国,名为众香佛国。国中有佛,名号为香积如来。藏文译本中,此处还有一句,说这位佛陀正在此国中说法。

其国香气,比于十方诸佛世界人天之香,最为第一。彼土无有声闻辟支佛名,唯有清净大菩萨众,佛为说法。

国中香气芬芳馥郁,十方诸佛世界、人天的香气都无法与其媲美,香香的、香飘飘(众笑)。国中没有声闻和辟支佛,皆是清净的大菩萨,香积如来为其演说妙法。

 

【其界一切,皆以香作楼阁,经行香地,苑园皆香,其食香气,周流十方无量世界。

此世界中,一切皆以香做楼阁。藏文版中,此处的“香”字,指固体的香,即我们常说的妙香、烧香、涂香等。但也可以理解为“香气”,解释为固体或气体的香都可以。菩萨们经行之地,花园、园林等都妙香弥漫。他们的食物所散发的香气,也周遍流芳于十方无量世界之中。

我们学院有些道友炒的菜也香气扑鼻,有时路过他们的小屋,就能听到高压锅的“呲呲”声,并闻到饭菜香。现在住在高楼大厦里的人们,都很难闻到这样的香味了。

小时候,我们经常去围观附近的伐木工人做饭。那时,牧民们的形象都有点傻傻的,流着鼻涕,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那些伐木工人在炒菜,我们就在旁边一直看着,很想吃(上师笑)。有一个小孩对我说过,这方面他很有“办法”,他看到别人在享用美味时,就故意用手去碰他们的碗,一些人因为嫌弃马上就不吃了,把食物也倒了,这时他的机会就来了(众笑)。我们当时可不敢这样。好像济公和尚的故事中也有类似的情节,是吧(众笑)?总之,香积如来国土中的食物特别美味,香气也流遍了他方世界。

 

【时彼佛与诸菩萨方共坐食,有诸天子皆号香严,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供养彼佛及诸菩萨。此诸大众,莫不目见。

此时,香积如来与诸菩萨们坐在一起,共同享用美食。其国土中有诸多天子,名号都叫做“香严”。这个佛土中,国名里有“香”字,佛的名号也有“香”,菩萨、天子都是“香”,全是香香的,对吧。这些天子们,都发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并且供养香积如来及诸菩萨。以上情景,通过维摩诘居士的神通力加持,令在场的众位声闻、菩萨等全都一览无余。大菩萨的威神力的确不可思议,我们一般人且不说四十二个恒河沙数之外的世界,就连几公里内的景象都看不清,有的人可能戴几副眼镜也无济于事。

对于这些不可思议的境界,有些人也许会产生怀疑:“佛经中说有‘恒河沙数’的世界,到底有没有这么多啊?”当然,每个人的想法各不相同,我们也并非要强迫大家认可佛教的这些理念。但实际上,不仅是佛经中,现代天文学领域的许多发现,也是十分不可思议的。比如前段时间人们热议的“黑洞照片”,听说黑洞是具有强大吸引力的能量旋涡,有些人就十分担忧:“它会不会已经离我们很近了?会不会把地球吸进去啊?”对此,科学家们解释说,这个黑洞距地球5500万光年,还遥不可及。

关于“光年”的概念,也许很多人都学过。光每秒钟能传播近30万公里,光传播一年的距离,就是一光年的长度。有的说法是,一光年等于9.46乘以10的12次方公里,或是以一年365天计算,1光年大约是9.4兆公里。这有多远呢?比如,一辆车以120公里/小时的速度行驶,需要将近九百万年的时间才能走完1光年。1光年的距离,可以并排放下7.4亿个地球,这是令人无法想象的长度。曾有科学家宣称,他发现了三百亿光年以外的星系。最近,澳大利亚的天文学家、科学家们也公布说,在浩渺无边的宇宙中,大约有七百万亿亿颗恒星,这还只是能发光的恒星的数量。这些数字,的确庞大到不可估量。佛经中常有“三千大千世界”、“恒河沙数”等数词,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一种迷信的不科学说法,其实,相比科学界的这些研究结果,佛经中“恒河沙数”等概念早就不足为奇了,这一点值得各位深思。

况且,两千五百多年前,在没有凭借任何科学仪器的情况下,佛陀居然向世人宣说了如此不可思议的世界观。其中诸多观点,与现在顶尖科学家们的研究成果十分吻合。当然,也并非毫无差别,毕竟对宇宙天体的认知,科学家们也是众说纷纭。佛教显宗、密宗以及《时轮金刚》等不同经典中,对此也有不同的描述。正因为有差异,才说明其理论的深广玄妙。倘若结论完全一致,那反而不足为信。

在我们的六识或八识前显现的世界,只是冰山一角。因此,如果一时无法理解“恒河沙数佛土”以及浩瀚无边的宇宙世界,也不要急于否定和辩驳。若从不同的层面观察,不仅是佛教的观点不可思议,就连我们奉为圭臬的科学研究成果,也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包括人们对事物的认知,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比如,有人认为的珍馐美味,其他人也许避之不及。美与丑也是如此,也许非洲人眼中的美女,亚洲人却嗤之以鼻;亚洲人认可的容貌,非洲和北美洲的人也不以为然。因此,在不同业力的众生面前,好与坏、美或丑,乃至距离、时间、空间等概念,都是相对的。

今天我想讲完的内容都没完成,有点不高兴啊……

 

【时维摩诘问众菩萨言:“诸仁者!谁能致彼佛饭?”

这时,在场的众多菩萨们,都亲眼目睹了香积世界的种种殊妙庄严,看到香积如来和众多眷属正在享用妙香美味,他们也都饿了。于是,维摩诘居士便问道:“仁者们啊,你们谁能前往香积世界,将那里的美食带回来?”

 

【以文殊师利威神力故,咸皆默然。

在文殊菩萨威神力的加持下,大众皆沉默不语,谁都不说话了(上师笑,众笑)。众人沉默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毕竟在维摩诘居士家中做客,若都表现得跃跃欲试,也有点喧宾夺主;二是如果有人答应了,随后维摩诘居士也不会显现神变。文殊菩萨的智慧通达一切,因此,便加持众人都保持沉默。就像有些有智慧、懂得察言观色的人,在适当的情形下,提醒大家“嘘,别说话”一样。

 

【维摩诘言:“仁此大众,无乃可耻?”文殊师利曰:“如佛所言,勿轻未学。”

维摩诘居士呵斥道:“大菩萨们,你们之前宣讲不二法门时,都说得口若悬河,现在大家的午饭还没着落,却没人能自告奋勇去那边取食,这多么可笑且可耻啊,你们难道不感到难为情吗?”

按照吉藏大师的注释,此处一方面表达了对声闻的略微呵斥,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衔接之后维摩诘居士不可思议的神变力,以彰显其深广的见解和修为。

文殊菩萨对维摩诘居士说:“佛陀说过,不能随意轻视初学者,补特伽罗的相续,只有佛陀的境界才能全然了知。”这里很有意思,文殊菩萨为什么说不能轻视初学者呢?《佛祖历代通载》云:“勿轻未悟。一念回机,便同本有。”我们不能轻视、诋毁未开悟的初学者,因其一念之中便有转机,而能通达本位实相,获得不同境界。

《大毘婆沙论》中有一个公案:一天下午,一位新比丘前来依止佛陀,佛陀便嘱咐阿难为他安排住处。这位比丘却提出了许多“无理”要求,比如,屋子要打扫得干干净净,环境不能愦闹,被褥要柔软舒适,房间里还要有鲜花装点等等。阿难被他折腾得有点招架不住,就去佛陀面前诉苦:“佛陀,这位新比丘提出了好多要求,我该怎么办啊?”佛陀对他说:“你就按照他说的去做吧。”阿难只好辛辛苦苦地满足了他所有的要求。第二天一早,阿难发现这位比丘不见了,便去禀告佛陀:“他昨天才来,今天就不见了,到哪儿去了呢?”佛陀说:“他获得了阿罗汉的果位,已经飞走了。因为在清净的环境中住了一晚,他就证得了阿罗汉果。”(众笑)

因此,大家平常要注意,不能轻视那些挑剔的人。有些人来到学院也是,吃饭、住宿哪都不满意,分别念特别重,要求也特别高。如果大家遇到这样难伺候的人,应该随顺他,说不定第二天他就获得阿罗汉果位了。如果第二天他还没飞走,就别理他了。(上师笑,众笑)

《增一阿含经》中也说:“神龙虽现小,降雨随时宜。学者年幼稚,度人无有量。”有些龙王虽然显现得很小,但却能降下大雨,昨天和前天晚上,我们这边也是打雷下了大雨。同样,有些人看起来年龄不大,个子也矮小,似乎稚气未脱,但也不容轻视,说不定他未来会成为高僧大德。

的确,有些领导、国王乃至高僧大德们年轻时的照片,看起来似乎有些落魄,但后来却成为了震古铄今的伟大人物。因此,我们不能因为某人年幼稚嫩,或是其貌不扬、家世贫寒等就轻视他,说不定他是大菩萨派来的“特务”。(众笑)

总之,“如佛所言,勿轻未学”这句话希望大家能铭记于心。不要轻视任何人,不论是高贵者,还是低贱者,以恭敬心、清净心对待每一个人,这也是大乘佛法超胜的理念之一。即使第二天他没有获得阿罗汉果位,离开时脾气态度也很嚣张,我们仍然要对他好一点,对吧。

于是维摩诘不起于座,居众会前,化作菩萨,相好光明,威德殊胜,蔽于众会,而告之曰:“汝往上方界分,度如四十二恒河沙佛土,有国名众香,佛号香积,与诸菩萨方共坐食。汝往到彼,如我辞曰:‘维摩诘稽首世尊足下!致敬无量,问讯起居,少病少恼,气力安不?

于是,维摩诘居士显现神通,未从座起,便在众人面前幻化出一位菩萨。这位菩萨相好光明,威德庄严殊胜,光芒夺目,使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这时,维摩诘居士对幻化的菩萨说:“你前往上方世界,过四十二恒河沙数佛土,有个名为众香的刹土,其中有佛,名号香积。此时,香积如来正与众多菩萨们一起用餐,你向如来转告我的问候:‘维摩诘居士向您足下恭敬顶礼,并问讯您的起居,您可有疾病、烦恼?气力如何?身体是否安康?晚上睡得好吗?心情如何……’”

就连维摩诘居士与佛之间,都如此问候,可见人际关系不容忽视。有些道友一见面就愁容相向,甚至横眉冷对,始终闭口不言,一点温度都没有,这样不太好。遇到陌生人姑且不论,但如果是认识的人,不论你境界再高,至少应该打个招呼,况且有些人只是故作高深,假装自己的境界很高。对此,希望道友们好好思维。即便你以后加官进爵,获得了各种成就,也应当谦逊礼貌。我也在努力地向维摩诘居士学习,如果路上遇到认识的人,只要自己心情不是特别糟糕,都会尽量打招呼。这也是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礼貌,是很有必要的。

 

【“‘愿得世尊所食之余,当于娑婆世界施作佛事,令此乐小法者得弘大道,亦使如来名声普闻。’”

维摩诘居士随后嘱咐幻化菩萨的话,暴露了他的目的(上师笑):“世尊,你们有没有剩下的食物呢?如果有,我们娑婆世界的许多菩萨还没吃午饭,一直等待着,你们可否将剩余的食物布施给我们一点?如此便能令喜欢小法者对大乘妙法产生欢喜。这对香积如来的名声,也有一定的宣传作用。”(众笑,上师笑)一方面,声闻乘的行者们能吃到如此美味的午饭,一定会心生欢喜;另一方面,也能令其对大乘菩萨不可思议的境界产生极大信心。此外,娑婆世界的菩萨们,也将获得无量利益。后面也会讲到,有九百万菩萨都将前来。以此布施食物的缘起,娑婆世界都将获得上方香积如来的加持和悉地。

好,今天讲到这里。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