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51课 2019年04月30日

 

(暂未定稿)

今天继续讲《维摩诘经》,现在讲到了第九品《入不二法门品》。今天的传承昨天已经念完了,就不用再念了。

关于课程安排,下周与本周相同。这个期间段的课一直持续到六月底,上半年的课程安排大概是这样。从六月底到七月底之间,大约一个月左右我没有课,然后从七月底开始,继续讲下半年的课。明天是五月一号,估计到六月底,《维摩诘经》及其他的课都会结束。大家可以考虑安排自己的休闲行程了,对吧?提前通知一下,你们就可以预订飞机票,也许能节省点儿钱(上师笑,众笑)。停课期间,无论是散乱,还是修行、闭关禅定,或赚钱等等,大家可以自行安排。

现在继续讲三十一位菩萨的教言。前面已经讲了其中二十五位菩萨,今天出场的是第二十六位,叫华严菩萨。华严的意思,是指就像《华严经》中所讲的如曼妙美花一般庄严,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的说法吻合。菩萨像鲜花一般来庄严世界,给世界带来无比的美妙和端严。

 

【华严菩萨曰:“从我起二为二。见我实相者,不起二法。若不住二法,则无有识。无所识者,是为入不二法门。”

华严菩萨说:从“我”起,然后有二法,这叫做二法。如果见到了“我”的实相——无我,就不起二法之想。前面已经讲了“我”和“我所”的二法(好像是德守菩萨的教言),这里与之不同,此处是说,从产生我执开始,就有了二法,因为有了我见,肯定会对“我”产生执著,即有能取的执著,然后就会产生所取,于是“我的”心识、房屋,以及由此而引起的各种烦恼、业力等也纷至沓来。

有了我执,就会有攀缘,就会产生所缘、缘取,这叫二法。如果明白了“我不存在”的道理,就是通达了无我。通达了无我,就不会产生因“我”所起的所有二法。也可以说,没有我执萨迦耶见、我所执、染污意识,以及各种分别念等等,就是真正入于不二法门。

有些注释中讲:我性即佛性——我的本性即是佛的本性。佛性就是如来藏。何时见到了本性,就见到了佛性或如来藏的本体。那时就没有因“我”而引起的各种烦恼、痛苦以及显现的形形色色的世界。要想证悟,就要断除最根本的障碍——我执。

见到这样的窍诀后,当下通达无我,可能有一定的困难。但既然学习了大乘不二法门,以往的我执、我见,能否断除、减少一部分呢?我看到有些佛教徒真的特别优秀,与其他团体比较起来,佛教徒确实比较容易拥有无我利他的无私精神,所以非常棒。

不过,有时候佛教徒也有点放任自由。众所周知,在其他团体中,自己的利益都是与企业和部门的制度直接挂钩的,并且奖惩分明。若你表现较差,可能在待遇、名声、地位上都会有所损害。有些人即使不愿意呆在某个群体中,但也不得不鼓励自己卧薪尝胆、坚持忍耐,因为他心知肚明:“如果我超越界限,对自己是极为不利的。”

但佛教团体中,由于很多发心人员是免费志愿者,所以就缺乏了自发的约束和控制力,在某些范围或环境当中,原来本有的习气和烦恼,就会不由自主地释放与发泄出来,一般难以改变。

在佛教团体的发心人员中,我经常会听到,今天这两个人之间不和,明天那两个人吵架。在世间的公司中,为什么没有这种状况呢?因为在公司里,大家都明白,如果跟谁都和不来,可能到最后,自己也丧失了立足之地,有被扫地出门,不能再在原来的环境中呆下去的危险。

一方面,佛教徒确实很不错,与有些团体相比较,会自觉遵守相关的制度与纪律,自愿、无偿地发心。但我们也有些不太完美的地方,比如没有一个完善的、自然运作的约束体制。世间各部门的约束,都是与自己的利益完全挂钩。只要你不遵守,到一定的时候,你就会失去在此继续生存的空间和机会。这样即使心里有诸多烦恼、痛苦和抱怨,也不敢在外面倾诉,世间人的隐忍不发与此也有一定的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佛教徒要么直接放弃,不再发心;若要发心,就必须时时刻刻放下我执——尽管完全放下不太可能,但假装也可以(众笑)。你不能与大多数人都合不拢,否则,若被不学佛的人看到,也会说:这些佛教徒怎么这样?像藏族人说的“牛角放在口袋里”一样。因为牛角的形状各不相同,把一大堆牛角放在口袋里面,不会相互融合,只会听到“嘁喳”、“嘁喳”的碰撞之声。佛教徒如果这样锋芒毕露,确实很不如法,这大多与我执有关。我们应尽量减少我执,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很多人的烦恼来自过度敏感。前面我讲过,这可能是通过电视、电影,还有很多新媒体培养出来的思想观念。在需要保护隐私的情况下,保持一定的敏感度可能有其意义;若在生活当中过度敏感,则会导致一系列不必要的麻烦和痛苦。

第三个方面,可能是我们过于心胸狭窄。因为心若过度狭隘,就什么都无法包容。就像人的眼睛,连一个小小的微尘都无法容纳。心胸狭窄的人容易不断扩大事态、小题大做,使自他都无法冷静相处,最后导致巨大的痛苦和烦恼,这非常不利。

还有一方面,我们大多是在温室里成长的,没有与不同的人打交道的经验。而世间上的人却是形形色色的,毫无防备地猛然一接触:“哇,都是坏人!”其实并非如此。

我去过许多地方,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欧美人也有很多烦恼。只是他们烦恼的时候不会大动干戈地大声吵架,声音稍微低一点,但还是抱怨连连。尤其是他们不高兴的时候,那种眼神非常奇怪……

去非洲的时候,我看到好多非洲人虽然基本没有什么文化,在有些偏僻的地方,生活方式与动物没什么差别,但他们也有很多的是非、抱怨、痛苦等等。所以,凡是人类所在之处,可能除了极乐世界(极乐世界属不属于人类(众笑)?)以外,确实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和痛苦。

在这种情况下,我今天想说:希望佛教徒能给周围的人带来祥和与快乐。不要让人一看佛教群体——哇!这两个人矛盾重重,那两个人也怨怨不解。我发现有些发心部门才组建了两三天,四五个成员就能演变出好几个派别,这是特别不好的现象。可能是因为习气吧,一方面你们发心很认真、积极;另一方面,基本上两三个月就弄出一大堆矛盾来。可能管理者也没有经验,发心者的习气也随时会涌现。所以,有时候看看我们佛教团体,情况也是比较特殊的。

以后不管做什么,和他人都要好好合作。这种和谐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而是要发自内心地感受。如果你现在跟这个人过不去,对那个人也有意见,当十年或二十年后再回首往事,你会后悔不已的。

现在我想起以前中小学的时候和同学打架,实在觉得毫无意义。但当时的我是真的争强好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一定要跟你拼了!”这种强烈的自相烦恼,现在看来特别可笑、无知、幼稚。所以我希望,不管是东南西北哪个地方的佛教徒,都不要陷入各种明争暗斗之中,不要关于闻思修行和利他方面有建设性的意见提不出来,反而每天东家长西家短、说三道四,把佛教团体弄得乌烟瘴气、一塌糊涂,根本无法利益众生。

这是什么原因呢?就是今天讲的“从我起二为二”。因为没有通达空性、无我的道理,所以我执不断膨胀,最后除了“我”以外,谁都看不惯。

从认知科学的角度来看也是如此,如果人只从一个狭小的洞里往外看,则洞里的世界就是他的全部所见,除此之外的多维空间他都无法感知。很多人也是如此,不会想过去、未来和现在,也不会从他人的角度去换位思考或修一下自他交换,总觉得自己正确无比,别人都是错的,他人都不可理喻,都在跟自己对着干。在这样的我执摄持下,他所判断、决定、行持的一切,都会错误百出。要学会做人,最好先学习不二法门。

不二法门甚深难测,有时凡夫对望尘莫及的高深境界只能随喜赞叹:“不二果然是不二啊!”但听完课以后能否“不二”呢?比如上楼时有人不小心碰到你,你顿时怒发冲冠:“你刚才碰我干嘛?你脸上长的那两个是不是眼睛啊……”这时二法就直接冲过来了,对吧?

上课刚学完“不二”,下课就变“有二”了。其根源是什么?就是我执。若想一下子推翻无始以来的习气,确实有一定的困难,但至少学了大乘佛法之后,以前你特别烦恼、狭隘、敏感,总是习惯于抗拒,现在无论在生活、工作还是家庭上,心有些许开放,哪怕只是一点点的进步,也是值得表扬的。

刚开始学习《维摩诘经》时,你的脾气尚可称道,但可能越往后学,不但各方面没有进步,反而脾气越发糟糕。或许这标志着我的传法不成功吧,但同时也意味着你们的听法更是一败涂地。法是一面镜子,我们也应经常以之反观自照:“我的相续是越来越黑,还是越来越白,抑或不白不黑,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原来的状态?还是犹如无为法、恒常法一般,始终无有丝毫改善?”

有些道友早在十几二十年前,就来到了喇荣山沟,那时性格已然不好,如今学习了大乘佛法,倒是变本加厉了,连走路的姿势都让别人看着有点奇怪:这个人到底是因为傲慢、愚痴还是什么啊?……这样不是很好。

“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作为佛教徒,调伏自心最关键。我们一定要想方设法让自心净化并调柔下来。学佛以后,遇到任何事,都应通情达理,坦然接受世事的变幻无常,这就是一种修行的相。我不想听到诸如:“啊,他飞到了空中!”“那人把松树种在石头上,马上长起来了!”“这些可是真正的神通啊!”……(众笑)这并不是我们真正要追求的修行成就相。

但这些我们暂时不说,先说二法,好吧。

 

【德藏菩萨曰:“有所得相为二。若无所得,则无取舍。无取舍者,是为入不二法门。”

德藏菩萨的“德”,即具有功德。“藏”,即宝藏。具有宝藏般的“证悟功德”、“断障功德”与报恩之“恩德”的菩萨教言如下:有所得和相为二法。这里的“得”,指内在的我。“相”,是指外在的所缘相,也有注释说是“攀缘”和“所缘”的意思。不管如何,内在“得”和外在所取“相”是二法。

如果“无所得”,意即“我”不存在,那“得”也随之消散;如果“得”已消散,则所取的“相”也湮灭不存;如果“得”和“相”都化为乌有,则“无取舍”——不管何时,所取所舍都荡然一空。若能堪破这点,就可真正入于不二法门。

有一部经,叫《佛说海意菩萨所问净印法门经》,它前面比较长。经中有云:“若法无所得,彼即无分别,佛及诸佛法,一切法皆然。”如果某法没有“得”,则“分别”也无从谈起。佛和佛法也是一样,首先是没有所得,分别也随之消散。既然无有所得,又何来缘取分别?诸佛菩萨、佛法以及世间一切万法亦复如是,从本体上观察“得”无所从来,“取”亦无所去,通达“无取无舍”或“无得无相”者,即是真正入于不二法门。

以上是第二十七位菩萨的教言。

 

【月上菩萨曰:“闇与明为二。无暗无闇,则无有二。所以者何?如入灭受想定,无闇无明,一切法相亦复如是。于其中平等入者,是为入不二法门。”

下面讲到第二十八位菩萨,即“月上菩萨”。如同虚空中的月亮,可以在世上每一个角落的水器上自然而然地显现月影一般,月上菩萨的功德和智慧,也可显现于每位众生的智慧“水器”中。这位菩萨犹如皎月,能相应于有缘众生。他的法,与明暗有关。

菩萨说:暗与明是有二法。从现实角度分析,长夜的黑暗和白昼的光明是有二法;从心识的角度分析,内在心识的无明黑暗以及智慧日轮的万丈光芒是有二法。但真正从实相角度观察,既没有明,也没有暗,如果明、暗无从而生,则无有二法。

有一个例子,人们通常将入于灭受、想的禅定称为“灭尽定”。五蕴中有“受”和“想”,一般的在家人和出家人都易于执著“受”和“想”,常为此争执不休。如果安住于消灭了快乐痛苦的“受”,以及粗大细微的“想”,即是非常细微的灭尽定。如果入于灭尽定的境界,则是没有明暗分别念的。

有些注释把此句解释为入于二乘的灭尽定。实际上,万法实相亦是如此,犹如入灭尽定,没有明暗之分,明暗的本体也了不可得。了本真义,则无明暗。了达了万法的真正意义,就没有明暗之分了。如果入于明暗之法在本体上本无一物的大平等,也是入于不二法门。

现实生活中,明和暗毫无错谬地存在着,但真正入于大乘的空性智慧境界,则明暗无二、黑白等同,无明和智慧也是不一不异的本体。当我们真正通达了万法的平等性,就可以了达,所有二元对立的法,在本体上都是无二无别的。

从逻辑上进行推演,这种平等性也完全成立。现在一些西方学者就是这样,让他们直接安住于不二法,比如大圆满的直指法,他们不一定能马上接受。但因为他们从小喜欢逻辑推理,顺着这种思维模式,让他们推导“到底明暗能否变成无二”,他们也会豁然明白、茅塞顿开。

虽然从世俗的眼识感官来说,明和暗确实相违,但如果深入探究,如以《中观根本慧论》等经论中的空性智慧来推断,不论光明还是黑暗,明的本体和暗的本体完全可以平等。学过中观的道友对这点应了然于怀。

《中论》当中专门有一品讲到这个比喻。(上师问旁人)是什么品?……专门有灯这个比喻吧?有没有?……什么,破眼根见?不是破眼根见啊?《中论·观三相品》中云:“灯中自无暗,住处亦无暗。破暗乃名照,无暗则无照。”好嘛,没有听懂。(众笑)

我们讲《中观根本慧论》是哪一年?04年还是05年?忘了?时光荏苒,弹指间又一个十年已过……本来还想再讲一次《中观根本慧论》,但是现在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众鼓掌祈请)。原来我也计划讲《中观论根本颂之诠释——显句论》,但《显句论》前半部分内容甚深难解,暂时也没办法讲。

刚才讲了不二法门,下面是第二十九位选手(众笑)。这是讲到了宝印手菩萨。

 

【宝印手菩萨曰:“乐涅槃、不乐世间为二。若不乐涅槃,不厌世间,则无有二。所以者何?若有缚,则有解。若本无缚,其谁求解?无缚无解,则无乐厌,是为入不二法门。”

这位菩萨手持象征印持实相的宝印,意味着他已经彻证了万法实相,并且恒常安住于不退转境界中。同时,他的手宝印就像金刚手菩萨的手印一样,具有降伏摧毁一切邪众之力。

宝印手菩萨如是说:“乐涅槃、不乐世间为二。”这里所说的“乐涅槃”,与小乘提倡的内容一致,都是指厌烦了世间的纷纷扰扰,生起坚定的出离之心,从而去寻求寂灭涅槃。

确实我们可以发现,许多国度的小乘行者,都是遁世幽居的。在远离了尘嚣世事以及伴随而来的种种分别念干扰之后,行者们林栖谷隐、漱石枕流,坚定着自己的修行之路。然而这也是执著二法的表现,因为他们把“世间法”与“寂灭涅槃”对立起来了。

如果能按大乘空性法门而修行,证悟了“不住涅槃”和“不住轮回”的境界,则既不会对涅槃边汲汲以求,也不会对世间避而远之。不论在喧嚣尘世住留多久,都不再心浮意躁,而是安住于实相境界中,这就是“无有二法”。所以,小乘是有“厌离轮回”和“希求涅槃”二法分别,而大乘则已超然其外,到达“无有二法”的境界。

“若有缚,则有解。若本无缚,其谁求解?”如果有束缚,则有解脱;倘若本来都没有束缚,又有谁求解脱呢?若能通达这点,则“解脱”与“束缚”的概念也烟消云散。当解脱和束缚都了不可得,“乐涅槃”与“不乐世间”之二法也就冰融瓦解了。此时,才算真正入于不二法门。

这里主要从欢喜趣入涅槃和厌离轮回的角度进行阐述,这种分别也属于偏堕于一边。有些人修行时特别耽着,急于寻求远离喧嚣的寂静之地,离群索居。当然,对初学者来讲,寻找一些修行的顺缘也有必要,但对大乘菩萨来说,这反而是一种歧途。

吉藏大师的《维摩经义疏》中引用了《华严经》的教证:“生死非杂乱,云何而厌?涅槃非寂静,云何而乐?”生死并不是杂乱的,为什么要厌离?涅槃也并非寂静,又有何快乐呢?由于译本的不同,后一句稍有出入,但大德们所引用的教证都极为贴切,这点不可否认。

我们经常会觉得轮回盘根错节,令人望而生畏,并由此产生强烈的厌离心。尤其有些修行道友,在刚接触一些陌生人时,就会败下阵来:“哇,这些人好乱、好复杂哦!我不愿与他们过多接触!宁可独自待在寂静之地,杜门晦迹。或专心持诵文殊心咒、观音心咒,或次第修行,或修持大圆满法……总之,作为一名真正的修行人,就应心无旁骛地追求自我解脱。”

当然,这也是一种追求解脱道的行为,但另一方面,对于世间之事,真正的菩萨却不厌其烦,只要能利益众生,大乘菩萨们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甚至乐于去到地狱、饿鬼道等地度化众生,人间更是毋庸置疑地欣然前往。

对于菩萨而言,涅槃再安乐,他们也不愿刻意偏堕趣入。因为涅槃并非独立存在的寂静之地,而是所有执著灭尽的超然境界。这种远离生死轮回的执著,对于修持解脱道的大乘菩萨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歧途,所以不应该希求。

还有一个方面也有提及,在实相中观察,束缚和解脱二者均不可得。龙猛菩萨云:“缚者无有解,不缚亦无解,缚时有解者,缚解则一时。”在名言上可以说“这个人曾被束缚,最后解脱了”,但通过义理来观察,束缚和解脱都是不成立的。处于束缚状态,就不可能是解脱状态,因为解脱和束缚二者相违;如果不曾被束缚,也不可能有解脱,因为既然没有被“束缚”,又何谈“解”呢?

第三种情况,用绳子束缚的同时,又在解缚使其解脱,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解脱和束缚不会在同一时间发生。互绝相违之法同时产生,这在所知万法中是不存在的,就像光明和黑暗不可能同时存在一样。

关于解缚无二的道理,龙猛菩萨在《中论》中也以尖锐的理论进行了观察。其中说,涅槃无有生,轮回亦无灭,意即涅槃并非新生,轮回也无需毁灭。因此,对轮回和涅槃不应作取舍。有人以为应该把轮回抛弃,得到一个新的涅槃,去到一个崭新的世界,这只是现象当中的说法而已,实际上两者的生灭并不成立。对这些甚深法义,结合般若空性的教义来理解会比较容易。

 

【珠顶王菩萨曰:“正道邪道为二。住正道者,则不分别是邪是正,离此二者,是为入不二法门。”

“珠顶王菩萨”得名于拥有如意珠般的顶饰。未必是像龙王那样的如意宝珠,可能是像龙猛菩萨那样的如意珠顶饰吧。这位菩萨能满足一切众生所愿,非常了不起。

珠顶王菩萨讲到了正道和邪道。我们熟知的“八正道”,即是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与之相对的邪见、邪思维、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则是八邪道。

邪道和正道表面看起来是二法,但对于真正住于空性正道者来说,于本体中不分正邪。远离了对正邪的分别,则是真正入于不二法门。

名言中有正邪之分吗?当然是有的。“正见”和“邪见”、“正道”和“邪道”、“正途”和“邪途”,这些都是有的。但在抵达一定境界时,“正”、“邪”一无所存。

有个禅宗公案,讲的是紫柏真可禅师,一次听僧人念课颂,其中有个《悟道偈》:“断除妄想重增病,趋向真如亦是邪。”他听后心想,断除妄想后应该能灭除烦恼和疾病,怎么可能增加疾病呢?趋向真如应该是“正”而不是“邪”。所以刚开始他认为这个偈颂是错的,但僧人告诉他这是个非常深的教言。此后,紫柏真可禅师在四方云游期间,一直认真地思维偈颂的含义,每至一处,必贴此偈于墙上进行揣摩。终有一日,他在用斋时,对其中奥义幡然大悟——“正”和“邪”在本质上本是无二无别的。

《六祖坛经》中云:“邪正俱不用,清净至无余。”邪和正终究都要远离,自心清净到达什么都不留存的境界。也可以说邪即是正,正即是邪。我们对恶见、邪见,总是闻之色变,避之唯恐不及。其实从本体来讲,邪见并不存在。

禅宗以及《维摩诘经》的不二法门的确比较高深,就像刚到海拔四千米高原的人,因产生了高反,变得晕晕乎乎一样,刚刚入于大乘佛教的人,在听闻高深之法后,也容易产生“高反”。经过一段时间的闻思,慢慢理解法义后,就会逐渐适应,不会再有缺氧般晕头转向的情况发生。

大家需要清楚正邪无二的道理。否则像一些好高骛远之人,总是眼高手低、喜求高法,却在自己的境界中常生邪见,一听说邪见不存在,又深感不解,甚觉矛盾。

当然,有这种矛盾的感觉也属正常,因为凡夫的分别念非常狭隘,对万法的真正实相知之甚少。连自己的身体有多少微尘都毫不了知,对身体到底是实有还是空性更是毫无察觉。

所以,作为凡夫,不要过于自信,尤其是文化水平较高的人——“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博导”……长期被假名长养,傲慢心积重难返。反倒是一些没有头衔、没有文凭的人,虽然可能比较自卑——“啊,我这样的人很可怜,我什么也不是”,但也许他们会更快证悟。

分别念特别重的人,总是把“我是名校毕业的”,“我是某企业董事长”挂在心里,随时提醒自己,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高人一等,正是这样的念头,直接障碍着证悟实相的智慧。

因此,希望大家能够接受“正邪平等”的道理,并对其产生定解。

 

【乐实菩萨曰:“实不实为二。实见者尚不见实,何况非实!所以者何?非肉眼所见,慧眼乃能见,而此慧眼,无见无不见,是为入不二法门。”

最后一位菩萨叫乐实菩萨,他特别乐于实相,非常喜欢实相法门。有些人不喜欢简单的法,总是喜好翻看高深之法,这些人都是“乐实菩萨”。

乐实菩萨说,实有之法和非实有之法看起来是两种法,但真正见到实相时,是见不到实有相的,何况无实之相。(上师念藏文)未见是最殊胜的见,无所可见,就是究竟的实相。要是实有都没有什么可见,非实就更不用说了,因为二者是观待安立的。

声闻缘觉和凡夫的所见是片面的,我们称之为“肉眼”。菩萨和佛的所见是全面的、整体性的,能照见实相,故而称为慧眼。真正的慧眼照见之下,没有可见到的实相、实有之法,也没有不可见到的。见也不是,不见也不是,这就是真正入于不二法门。

《中论》云:“一切实非实,亦实亦非实,非实非非实,是名诸佛法。”这个偈颂有很多“非”和“实”,许多道友都比较熟悉。学实相有三种不同的根机:下根者,将一切实有法通达为无实,如单空法门一样,初学者一般如此抉择;中根者,通达名言中实有,胜义中非实;在上根者的证悟境界面前,没有实有,没有非实,没有实非实,也没有非实非不实,远离四边八戏。

我等导师释迦牟尼佛所宣讲的般若空性正法的真正意义,就是大家常说的“远离四边八戏”的胜义实相。通常是先破有边,后破无边,再破有无是非等所有的边……其实,所谓次第,就是逐级而上,像上阶梯一样层层破斥。

若是极利根者,就像中观应成派的所化根机一样,也可以不经过前面实与非实的阶段,直接全部遮破。或者针对一些密法根机者,不需要用分析、推理来破,已证悟的上师通过某种方法对其进行直指,就能使他真正认识心的本来面目。依此类推,万法也是不过如此而已,通过这种方式来了达,这也是最好的方法。

以上是三十一位菩萨分别宣讲无二法门的殊胜教言。

 

【如是诸菩萨各各说已,问文殊师利:“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以上诸位菩萨都已宣说完毕,便反过来问文殊菩萨:“我们都已经说完了,您能不能讲一下?您是智慧第一的文殊菩萨,自己什么都不说,却让我们在这边演讲,大家都有点不好意思。您的观点如何?菩萨的不二法门到底是什么样的?”(众笑)

 

【文殊师利曰:“如我意者,于一切法无言无说,无示无识,离诸问答,是为入不二法门。”

藏文版与唐译中,这一段是以“汝等所言虽皆是善,如我意者,汝等此说犹名为二”开始,感觉更加连贯。

文殊菩萨说:你们所说的全都是二法,不是不二法。如果依我的意思,一切万法无言无语,难以言说,不可思不可议,问与答也子虚乌有,即为入不二法门。文殊菩萨从六个方面陈述,识消于法界,戏论也荡然无存。

《中论》有个很出名的教证:“诸法实相者,心行言语断。”诸法的实相,远离言语,思维无法判断。文殊菩萨直指大众:以语言来建立破两边,立中间为无二,这样的二法不合理!因为言语也是分别假立,所以文殊菩萨的方法更进一步地说明了,没有真实的言语断定,这就是文殊菩萨的境界高于其他菩萨之处。

此处的表述,与唐译版略有差别,而唐译又与藏文版基本相同,我会把两个版本的对照发到网站,在此不作广述,有兴趣的人课后请自行对比。

 

【于是文殊师利问维摩诘:“我等各自说已,仁者当说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现在,三十一位菩萨和文殊菩萨的讲考都圆满了,就剩下维摩诘居士还没讲考。于是,文殊菩萨问维摩诘居士:“我们各自都表达了对不二法门的见解,仁者,您也来说一说什么是菩萨的不二法门?”

他们可能就像我们的讲考班一样,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堆纸条,里面也写得密密麻麻,大家确实很辛苦。其实我也差不多,每天上课也是一种“讲考”,你们应该也能感受得到。我的“讲考”并不轻松,而且时间比你们长,还是有些压力的。有过讲考经验的道友,应该很容易对我生起慈悲心。要是让你们天天都这么讲,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啊。我还要经常讲一些新内容,比如这部《维摩诘经》,我也只是得过藏文的传承,之前并没有学习过。这次和大家共同学习,我想或多或少能对大家有所助益,因此也愿意全力以赴。

不仅是我们,连文殊菩萨和维摩诘居士也要讲考。但不知什么原因,学院讲考班的有些道友一直没被抽到过,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确实有些人一直轮不上,有些人每天都被抽到。虽然全部轮一遍有一定的困难,但希望法师们特别关注一下,到一定时候,把没轮到过的人集中起来打一卦,否则有些人的“卦相”太好,其他人都没机会了(众笑),时间一长,他们就会想:“反正也抽不到我,我就不看书了。”

 

【时维摩诘默然无语。

这时,维摩诘居士就什么都不说了。(众笑)

文殊菩萨否定了前面三十一位菩萨对不二法门的诠释,他一边说着“不可言说、不可言说”,一边又发表了一堆高谈阔论。谁知轮到维摩诘居士发言时,他竟“默然无语”,安住于远离四边八戏的寂静境界之中。

其实这才是最高妙的境界。禅宗有“开口便错,动念即乖”的说法——一开口便是错误的,一动念则违背了真理。世间人也常说“沉默是金”,因此,我们应当学会缄默不语。比如,有些道友讲考的时候,什么话都不说,一直坐着,说明他的境界很高(众笑)。有些道友被居士问了很多问题,祈请转法轮,也可以效仿维摩诘居士,什么都不说,这也是一种高深的境界。当然,这是玩笑话,不过从实相的角度而言,的确不可言说。

鸠摩罗什在《注维摩诘经》中,引用过一位胁比丘的公案:佛陀涅槃六百年后,有一位老比丘,年过六旬才出家,很快便精通三藏,但他并不满足于理论的学习,暗自发誓一定要获得禅定的实修境界。于是,他夜不倒单,胁不着地(“胁”即肋骨之意),并最终获得了阿罗汉的果位,且名噪一时。因他如此精进之故,人们称之为“胁比丘”。当时,有位名为马鸣的外道,听闻胁比丘辩才无碍,便挑衅道:“一切言论都可被我击破,要是我驳不倒他,甘愿斩头谢罪!”于是,他带着众多眷属来到了胁比丘处,要求与其辩论。辩论开始后,胁比丘始终一言不发,马鸣洋洋得意道:“我胜利了!他已理屈词穷,什么都无言以对了!”之后便携眷属扬长而去。但半路猛然醒悟:“我主张一切语言都是戏论,都可被击破,但我自己说过的话也同样是戏论啊。胁比丘一言不发,反而让我无从辩驳!”

于是,他返回胁比丘处,在其面前忏悔道:“您不说话自有密意,是我输了,现在请砍掉我的头吧!”胁比丘说:“我不要你的头,但我要你剃发出家,皈依佛门。”马鸣依教奉行,后来成为了赫赫有名的马鸣菩萨,造了诸多论典,利益了无量众生。

在《付法藏因缘经》中,该公案的部分情节稍有不同。经中说:因为往昔的业力,胁比丘在母胎中住了六十年,降生时头发都白了,已经是个老头了(众笑)。他圆寂前,将佛法交付给了名为富那奢的弟子。之后,富那奢与马鸣相遇,进行了辩论,最终令马鸣皈依佛门。

在鸠摩罗什翻译的《马鸣菩萨传》中记载:当时马鸣在印度中部远近闻名,胁比丘证得圣果后,特意施展神通从北印度前来,住在一间寺院中。他发现,寺院里竟然没人敲犍椎(用来报时的器具),便问道:

“你们怎么不敲犍椎呢?”

“您有所不知,本国有个叫马鸣的外道,能言善辩,他宣令全国的佛门弟子,若无法辩赢他,便不能敲击犍椎而受人供养。”众人答言。

“没事,你们尽管去敲,我来应付他。”胁比丘说。

不久,马鸣果然循声而至,并与胁比丘相约,七天之后集合国王、大臣、沙门、外道等大众,观看二人的公开辩论。

“从现在开始,凡你所说,我一定可以全盘破斥!”辩论刚开始,马鸣便胸有成竹地说。

“当令天下太平、大王长寿、国泰民安、无诸灾患。”胁比丘不急不缓道。

马鸣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一手,竟无言以对,只得认输。以此因缘,胁比丘最终令马鸣皈依了佛门。

以上三种版本的内容略有差异,但大意雷同。总而言之,胁比丘并非是因沉默不语,或是年迈老朽而偶然获胜的,他是以证悟的智慧而大获全胜。

有些非佛教徒可能会对公案中一些超出常规的内容感到费解:“佛经中说罗睺罗住于母胎中六年,胁比丘更是长达六十年,这这么可能呢?现实中在母胎里一年多已经是极其罕见的了。”有这样的疑惑也可以理解,但在一些可靠的历史书籍中,也明确地记载了类似的事件。

如唐代非常著名的《史记正义》中记载,老子出生时已经八十一岁了。老子和胁比丘的母亲应该很辛苦,对吧?他们更应该报答母亲的恩德。但也可能他们出生的时候,母亲已经老得快圆寂了吧。

总之,以上我们讲了,一切万法的实相,是无可言说的。

当年,达摩祖师准备返回天竺国。临行前,他让各位弟子谈谈证悟的心得,前三位弟子各抒己见,达摩祖师也逐一进行了点评:“你们得到了我禅法的皮、肉、骨。”最后轮到了慧可,他默然不语,只是向达摩祖师深深地一拜,随后站回了原来的位置上。达摩祖师说:“你得到了我禅法的精髓!”

因此,我们很多道友以后也不用去上师面前寻求印证了:“您看我是不是证悟了光明?证悟了空性?”这说明你还是没有得到真正的精髓,对吧(众笑)?什么话都不说,才是最好的境界。所以大家以后不论是和别人辩论,还是想要印证自己的境界,不妨效仿胁比丘或维摩诘居士的一言不发,也是挺好的。

当维摩诘居士“默然无语”时,文殊菩萨就什么都明白了。如果换做我们,可能就不明白了,甚至怒气冲冲道:“前面三十多位全都讲了,您怎么不讲啊?!快说啊,快说啊,您怎么不说啊!”(众笑)

 

【文殊师利叹曰:“善哉!善哉!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真入不二法门。”

这时,文殊菩萨赞叹道:“善哉!善哉!没有语言文字,也没有分别思维,这才是真正的入于不二法门啊。”这也是对这一品最重要的总结。

前面三十一位菩萨乃至文殊菩萨的境界都不算很高,最高的境界,就是什么话都不说。等会儿讲考的时候,谁不说话,说明他是最厉害的。(众笑)

 

【说是入不二法门品时,于此众中,五千菩萨皆入不二法门,得无生法忍。

《入不二法门品》宣讲完毕时,于此会中的五千多位菩萨,皆入于不二法门,获得了无生法忍。

好,这一品已经讲完了。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