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50课 2019年04月29日

 

(暂未定稿)

(上师念传承)

讲《维摩诘经》之前,先说一件事。

前两天我说过,近期学院的道友们需要种些树,但大家好像到了后来才比较积极(众笑)。因为之前运来大量树木,很多人也不闻不问。尽管我给管理人员强调了几次,也没有见到他们落实。后来我不得不讲了种树的功德,对吧(众笑)?对大家还是起到一点儿作用。当然,功德是事实,我也没有打妄语。

不过,可能有些人不是在种树,而是在“杀”树(众笑)。我看到你们挖的树洞也是匪夷所思,可能是想示现神变吧,有些挖在黄土中,有些挖在石头上(众笑)。也许将来会看到很多菩萨示现神通而种植的树,应该会存活吧,但我看有点儿悬。(上师笑,众笑)

不管怎样,若是自己种的树,希望大家以后能长期浇灌和照顾。当然,关于如何灌溉,有不同的说法。其中有种说法是:在刚种下去的时候,要多浇水;然后在天气比较干燥、日照很强的时候,应该每天早晚都浇灌;同时还要注意保护,不要被牦牛等其他众生践踏损害。所以,你们的“生命树”、“智慧树”、“福德树”(众笑),能否茁壮成长,还是需要你们的加倍关心和爱护。

这确实也是一种很好的缘起。再过十年或二十年,你种的树长成了参天大树,你也成为闻名一方的高僧大德(众笑),那时,就可以在树下转法轮,甚至示现涅槃(众笑,上师笑)。我看到有些道友种的两棵树之间的距离特别近(上师用手比划着),好像娑罗双树一样,不知是否是将来有一些其他的想法?(众笑)

不管怎样,我看大家都很积极,希望将来能多考虑植树方面的相关事宜,比如要注意挖坑的深度和维护问题。现在我们获得知识比较容易,百度一下,马上就一目了然。当然,就树木的种植而言,汉地和藏地还是有些区别,但基本上差异不大。所以,为了保证树木的存活,希望道友们有时间就去维护一下。

这几年学院种了不少树,上师如意宝在世时,我们在法王如意宝闭关处种了很多树,当时也是分组种的,现在那些树长得十分茂盛。后来在阴山,也就是南山这边,也种过不少树木,但因为没有后续的维护,都长得稀稀落落。种树一定要善加维护,而且不能经常移动,“人挪活树挪死”,一移栽可能就活不了。

不过还是很感谢你们的辛苦付出,大家做得还是比较如法吧。期待将来这里能出现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树林。

接下来继续讲《维摩诘经》第九品——《入不二法门品》。

在这品中,每位菩萨分别宣讲了不同的教言。若初略地看这些教言,好像含义都差不多,而实际上每个教言都有甚深的内涵。这些大菩萨们根据众生的不同根机,宣讲了不同的法门。比如有些人听到“我和无我”的不二法门,就可能马上证悟;有些人对“有漏和无漏”的无二教言,会有醍醐灌顶之感;而有些人听了“有为法和无为法”的无二法理,也许会茅塞顿开等等。大家可以“对号入座”,选择最能触动你的那位菩萨的教言来领受。

这里的三十一位菩萨,再加上文殊菩萨和维摩诘居士,总共是三十三位菩萨。如果听了三十三种不同教言,你依然无动于衷、毫无感觉,说明你的心坚硬无比,相续刚强难化,对吧?因为这么多的菩萨为你讲了如此之多的甚深不二法门,你却依旧茫然无知、耽执梦中迷乱的现象,那真是不可救药、十分可怜。

众生迷茫至极,不仅严重地执著二取,而且对无数迷乱的幻化现象尤其贪执。现在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一代,包括许多儿童,都沉迷在网络之中,整天玩那些毫无任何实义的网络游戏,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喇荣这里可能没有这种现象,但城市里确实有很多学生和各行各业的人,每天都在电脑上“啪啪啪”联线打游戏,你那边和我这边的人,一起打打杀杀,这种网络游戏是当前人类最可怕的杀手。真正有智慧并懂得取舍的人一看便知,这些都会让人在二取执著的迷乱上更加迷乱——本来外面就有无量迷乱的绳索把我们紧紧捆缚,如果再增迷乱,那我们的心识真的会变得狂乱不堪。正如寂天菩萨所说:“自迷痴狂徒,呜呼满天下!”这句话用于现在,就是指迷惑者、疯狂者遍满天下了。

多劫以来,我们流浪在轮回的苦海之中,如盲龟钻入木轭孔一般,千万年等一回,好不容易获得了人身,闻到了佛法,又对佛法产生了信心,这时候一定要想方设法使自己趣入到正法的境界中,这极其重要!

我前两天看到藏文《大藏经》中,有一个《业果成熟经》中的教证很好,我已经在微博中分享了:“人身极难得,佛法极难闻,善心极难生,正法极难证。”这里说到了四个“难”,对我们来说,其中的每一个“难”,确实都是万分难得的。

首先,人身很难得。世界上的芸芸众生,其中获得暇满人身的有多少?这点我们都心知肚明;其次,得到人身之后,有多少人能听闻正法?根据前几年的统计,全世界佛教徒大约有四到五亿,现在有些增长,具体数目不太清楚。我们可以思维一下:在全球七十多亿人口中,真正能听闻正法的能有多少人?再者,虽然得到人身、听到佛法,但真正有闻思兴趣、对佛法有信心、内心堪能的人又有多少?最后,能真正了知佛法,并在不同程度上通达法义,乃至获得证悟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暂且不谈最后的“正法极难证”,单是前面几个“难得”,就已经非常稀有,所以大家应该以难得之心来听受佛法。很多听闻《维摩诘经》的道友,都是一如既往地坚持。希望每次听课时,你都能这么想:这是我听的最后一堂课,这是我学的最后一部法。以难得的心态来听闻,对法的珍爱之心才会油然而生。

由于现在几乎是给大家免费传讲,有些人或许会轻视:“这种课是免费的,应该没什么价值。”有些西方人就是这样,对免费课程兴趣索然,对高价课程却趋之若鹜。然而,如果单从佛法的利益来讲,哪怕仅仅是一堂课的价值,也难以估量。虽然我作为讲者不值一提,但佛法的真正价值和长远意义,是现在世间的任何网络课程都无法比拟的。

世间给中学生补课的课时费是多少?大家应该知道。如果以此标准定价,那佛法的听众将非常有限。虽以金钱来衡量传法的价值不太合适,但有些西方国家等地区对此明码标价也是无奈之举。不管怎样,既然大家拥有了如此殊胜的方便因缘,理当以一种难遭难遇的心态来听受。倘若世间的课程都价值不菲,那能够带领众生从生死轮回中获得解脱的大乘妙法更应价值连城。

所以大家尽量不要断传承,如果实在是迫不得已,觉得“这一堂课,实在没办法听”,那也要把这堂课的起止处妥善记录,之后带上书到有传承的堪布、堪姆或法师处把传承补圆满。藏地的很多大德与修行人,就是因为对传承非常重视,所以得到的加持与修力也有异于常人。

这次传讲《维摩诘经》不知道要多长时间,但能讲一天就算一天吧。我经常以一种难得的心在想:“今天我这堂课能讲完,但下一堂课能不能讲就难说了。”因为里里外外的众多因缘难以预计,包括自己的身体状况,在座听众的兴趣和信心等等,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当中,哪怕能确保每天上一堂课,也是非常稀有难得,所以,希望大家能以正确的心态继续听受。

 

【无尽意菩萨曰:“布施、回向一切智为二,布施性即是回向一切智性;如是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回向一切智为二,智慧性即是回向一切智性。于其中入一相者,是为入不二法门。”

在三十一位菩萨的教言中,今天讲到第二十位菩萨,即“无尽意菩萨”。这主要是因为他有无尽的智慧,有各种不可言说、不可思议的体悟。《无尽意菩萨经》里也讲到大乘超胜玄妙、甚深难测的空性教义,的确非常殊胜。

欧洲有位教授,一直致力于研究《无尽意菩萨经》,他使用的是梵文译本,后来也翻译成别的语种,但是德文还是别的语言,我忘了——这件事在我的日记里曾有记录,但现在已经找不到了。总而言之,这位教授把《无尽意菩萨经》研究得特别深入细致。可惜由于时间原因,当时我没来得及详细地讲述这部经典。但《无尽意菩萨经》也收录于《大藏经》中,若有时间,我建议大家都读一遍这部极具加持力的经典。

也许对于你们来说,要做到像这些教授一样,花费毕生精力只为研究一部经典,的确颇为困难。尽管如此,我还是建议各位,即生最好能确定一两部法,并将其看成重中之重来潜心研究、次第实修,直至最终证悟。这也是我多次强调的。

有些人喜欢把《大幻化网总说光明藏论》视若珍宝,有些人则对《大圆满前行》爱不释手,也有人将《入菩萨行论》奉为至宝,除此之外,《维摩诘经》、《妙法莲华经》、《金刚经》等经典也不乏追随者。若在汉地弘法,也有很多广为流传,并与汉地众生根机相应的法门,大家也应终生修持其中一二,这是极为重要的。

日常生活中,你家里也许总是高朋满座,但真正常来常往可称为莫逆之交的人,也就那么一两个。同理,在浩如烟海、无穷无尽的佛法中,找到与自己有缘且相应的法门,并终生听闻、研究、修持,极其重要且意义深远。

我看有些人对法本还是比较重视。不过前段时间外出,看到有人手持《喇荣课诵集》,翻页的时候书页都掉落了,我还以为这是由于精进念诵以致书都磨坏了,后来却发现,原来是装订质量不好导致的。我以为大家手不离卷,昼夜精进以致书页掉落,结果发现只是一场误会(上师笑,众笑)。当然,我们要抓好《喇荣课诵集》等法本的质量,否则,人家看到这些掉页的法本还以为“哇,这些人真的很精进”,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相信很多修行精进的人,他们的法本确实也会比较破旧,就像“本尊”一样。所谓的“本尊”,就是经常念诵其心咒、观修其形象,并依靠修持本尊成就“息增怀诛”的事业。

虽然今天讲的是显宗经论,但我还是想讲些密宗的相关内容,因为《维摩诘经》中有很多与密宗相通之处。相较密宗,显宗经典中的修法相对分散,而密宗主要宣讲息增怀诛四种事业,此四种事业可涵盖世出世间的一切修法。如密宗依靠本尊修持息增怀诛事业一样,如果藉由一本你自己特别有信心的书,并从心上建立联结、创造因缘、培养感情,以这样的信心,必将顺利成办一切事业。

比如你特别喜欢《大圆满前行》,人生中的很多行为,无论是修行还是世间事务,都可将此书作为指导原则与抉择标准。有些人确实是如此践行的,一生中恒时以一两本或几本书作为主修。《维摩诘经》就具有这样的指导意义,可以为我们所借鉴。

但我看到的情况是,很多人对正在学习的法本,或许在学习期的一两年内,会比较重视。如果觉得这部法功德特别大,可能会随身携带一阵子,但时间一久,就喜新厌旧,然后束之高阁,再换一个新法本,循环上演“抛弃旧友,依止新友”的一幕。

相比之下,有些道友的心态就比较稳重,不管是对朋友、依止的上师或是所修之法,都能长期稳定、始终如一。其实这样获得的加持和感应,也是长久而持续的。

我认为,包括世出世间法在内的诸多事情,成败之关键,便是依赖于我们的耐心与恒心。若有长期努力奋斗的精神,则无论此人做任何事,必定无往不利、战无不胜;反之,如果只是抱着三分钟热忱,偶然、暂时性地玩票,两三天便轻言放弃,即便是一般的世间工作,也不一定能成功,更别说取得修行上的殊胜成就了。

我一直希望有机会给大家讲一下这方面的内容。下面继续讲《维摩诘经》。

无尽意菩萨主要宣讲了六波罗蜜多的道理。

这里的“布施”,包括财布施、法布施和无畏布施。“布施、回向一切智”,即布施后将善根回向一切众生,愿他们获得佛之一切智智的果位。如此行持则是二法,即有他体的法。

 

“布施性即是回向一切智性”,从“无二”的法义来讲,布施的本体是三轮体空、本自空性。之后,我们回向一切众生,愿他们获得圆满正等觉果位的本体,也是空性的。因此,从空性层面来讲,布施即回向,回向即布施。

“如是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持戒、安忍、精进、禅定四个波罗蜜多也是一样。从二法的角度来说,持戒、安忍、精进、禅定的每一个法,与善根回向一切智智果位,是全然不同的二法,但从无二的角度来说,四个波罗蜜多的本体与回向一切智智是一味一体的。

“智慧、回向一切智为二”,最后一个是智慧波罗蜜多,即闻思修行所得的智慧波罗蜜多,与智慧中产生的善根功德回向一切众生,并让他们获得佛果,也看似为二法。

“智慧性即是回向一切智性”,但智慧的本体与回向一切智智的本体并非二法,而是一体的。

“于其中入一相者,是为入不二法门”,谁能进入一味一相的本体,则此人已入不二法门。

这是无尽意菩萨所宣讲的六波罗蜜多的教言。

《入中论》中也认为,名言中三者都存在,胜义中三者皆空;从因果角度而言,布施等六波罗蜜多为因法,六种回向为果法,暂时来讲,它们之间有因果关系,但实际上因果同体,最终并没有因果的成立,也没有六波罗蜜多和六波罗蜜多回向功德之二法,因为一切法都是一味一体的,这就是不二法门。

以上是第二十位菩萨所讲到的教言。

 

【深慧菩萨曰:“是空、是无相、是无作为二。空即无相,无相即无作。若空无相无作,则无心意识,于一解脱门即是三解脱门者,是为入不二法门。”

第二十一位菩萨名为深慧菩萨,意即智慧甚深难测。

就像道友之间,智慧上也有深浅之别,在讲考、备考中,也可显出长短高下。有些人讲考时,对每个法义都了如指掌,不但字面上能将词句分析得细致入微,还能以独特见解对法义进行深入剖析,个人体悟更是卓尔不凡。而有些道友的表现就差强人意,可能是前世因缘所致吧,以至今生的智慧有限,法义理解上比较肤浅,表达也似是而非,像跳舞一样飘飘而过,听起来倒是蛮顺耳的,实际上并未抓住重点,还没有真正领悟到根本的原则与究竟的道理。

但深慧菩萨不是这样,他具有深邃浩渺的智慧,并依此宣讲了因无相、体空性、果无愿之甚深法义,即所谓的“三解脱门”。

他说:本体空性、因无相、果无作(果无愿),三法(也有将此三法分为六法、四法的)显现上是他体的。此处的“二”,非一体空性,在有二法分别者面前,这些均为他体。实际上,本体空性之法即是“因无相”,“因无相”即“果无作”,一个法的体、因、果,即使在显宗的观察中也是不成立的。

“若空无相无作”,则心、意、识也无法安立。推演开来,在一个解脱法门中,已经将三解脱全部合而为一,三解脱法门彻底融为一体。

一些大德的注释中比喻说,如同三人从不同道路启程,最终殊途同归,一起到达了同一座城市。经中云:“诸法空相,不生不灭。”意思也是如此,表面上看是三解脱门,实际上全部融入一法,这叫不二法门。

此处讲到,因、体、果三者本体空性之故,最终不会产生心、意、识,故三解脱门无二无别。

心是根本法,表面上心是“一”,但也可对其作细致剖析:将心分为八种,或者五十一种心所。意指“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中的意根,通过意根外显,有了执著法和外境等意识的果,即眼识、耳识、鼻识等六识。

有些比喻中说,“心”如大海,“意”如海中波涛,“识”如波涛上的浪花,三者层次深浅各异。底层的全部内容,无论阿赖耶还是染污识,都称做“心”;在此之上出现汹涌澎湃的波涛,称为“意”;再往上是“识”,当染污识外现,跑到意识层面时,则显现为现实生活中的“六识”,可以把六识比作浪花。意识分为无分别识和有分别识,有分别识又分为清净识和不清净识。《心性休息大车疏》中也有其他的解释方法。

懂得一切万法因、果、体三者都是空性,则执著、分别它们的心、意、识便都不复存在,这就是不二法门。

本品中每位菩萨所讲的,都是破二边的法,并没有破第三边和第四边。这个窍诀大家应该清楚。

(上师喝水)今天每位菩萨的教言讲完后,我都要喝一口水,可以吗?……可以是吧!我喝水的时候,你们不要如法炮制,也想着“我也喝一口水”,你们应该立刻思维:刚才这位菩萨的教言对我有何启发?

下面出场的是寂根菩萨,他得名于自己的六根十分清净。有些人的“根”就不够清净,身根、眼根、耳根等等都尤其敏锐,特别容易向外攀缘,从而产生痛苦,并难以调伏。寂根菩萨不是这样,他的六根调柔寂静,犹如庄重端严、具足威仪的马胜比丘一般。

 

【寂根菩萨曰:“佛法众为二。佛即是法,法即是众,是三宝皆无为相,与虚空等,一切法亦尔。能随此行者,是为入不二法门。”

寂根菩萨说,佛陀、正法、僧众三者,虽然名言中是别别他体,实际上“佛即是法”。正如《宝性论》中所说,从最究竟的实相层面来讲,三宝都是无相的,所以说“佛”无有实相,是无相的。同样,“法”是无为的。无相和无为是一体的,因此说“佛即是法”。

同时,法亦是僧众。因为僧众是无为无修的,既然修者不存在,所以“法即是众”。

如此一来,“是三宝皆无为相”。名言中,佛、法、僧三宝具足。实相中,三宝无有任何相状,如虚空一般。

不仅三宝,一切法均是如此。谁能如此随顺和行持,此人便入于不二法门。

慧远大师所著《维摩义记》中引用了《大般涅槃经》里的教证:“若能计三宝,常住同真谛。”若我们能从恒常、实相的层面来观佛、法、僧三宝,则与现见真谛无有差别。因此,真正的三宝并非形象上的显现。

当然,在名言中,我们仍然要皈依、祈祷三宝,依靠三宝修持善法。毫无疑问,三宝确有无量无尽的功德,能赐予我们无比的加持和利益。经常念诵“皈依师、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能帮助我们遣除邪魔外道等诸多危害,包括人生中大大小小的艰难困顿。无论现实生活中的危难降临或噩梦惊扰,念诵108遍四皈依皆能遣除。除了前世异熟果现前之外,都能依之化解。

正如《随念三宝经》等经典中所讲,世俗中三宝具有无欺的功德;实相中,三宝也与虚空一样是无为相,谁能证悟到三宝无实有的本体,便真正入于不二法门。

此为第二十二位菩萨如是宣说。

 

【心无碍菩萨曰:“身身灭为二。身即是身灭。所以者何?见身实相者,不起见身及见灭身,身与灭身无二无分别,于其中不惊不惧者,是为入不二法门。”

第二十三位叫心无碍菩萨。“心无碍”,智者大师解释为观三谛通达无碍。天台宗强调观三谛——显(假谛)、空(空谛)、无二(中谛)。“无二”即世俗与胜义无二。这位心无碍菩萨应该是通达二谛或三谛吧。

心无碍菩萨说:身和身灭是二法。身见即萨迦耶见,或是执身体为实有。而命终时,身体会灭尽,通过火葬、天葬或水葬,看似实实在在的身体刹那间灰飞烟灭、消失无踪。因此,人们通常把身和身灭认定为别别他体的两个法。实际上,身即是身灭。

为什么呢?因为现有的五蕴假合的身体,正在显现的当下,其本体正在刹那生灭,并没有一个实有不变的身体存在。现见此实相之人,不会产生“身”和“身灭”都真实存在的见解。如果真正通达身之本体,根本不会产生萨迦耶见,也不会产生身体消失无有的看法。因为身与身灭原本就无二无别,二者在本体上并非二法,所以菩萨也不会对其加以分别。悟此真理而不感惊慌、恐惧之人,就入于了不二法门。

这是从身体的实相角度来讲的。正如《入菩萨行论》中所说:“如是身若无,岂有男女相?”如果没有身体,怎么还会去分别男相或是女相呢?

《大宝积经》中也有类似教证:“一切人身,皆悉本空。以解身空,意无所著。”如果懂得人的身体是空性的,就不会对它产生强烈的执著。

我们对身体的执著,源于自己没有证悟身体是假合的,于是坚定地认为头是我的、脚是我的、手是我的……全都是我的!其实用智慧来剖析,就如《中观宝鬘论》、《入行论》、《入中论》中的七相推理来观察,就能了知身体是空性的。

寂天论师在《入行论》中也说:“众缘聚合时,见石状似人;如是于手等,亦见实有身。”种种因缘聚足时,见到形状奇特的石头,也会以为是真人;田边竖立的稻草人,会让偷食庄稼的麻雀心有忌惮;商店里陈列的酷似真人的模特,有人也会错认为真人,还对它打招呼:“嗨!你好!”

同样,当头、脚、手、头发等组合在一起时,我们就认为这是“我的”真实身体——“啊,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的身体。”但当你到尸陀林观看天葬,见到身体一个接一个被支解时,也许会幡然醒悟:“啊,原来我如此执著的身体,并不是真正的身体。”这样的观察,有的用车来比喻,有的用堆砌起来的假人来比喻,也有用其他物类进行比喻的。总之,对真正见到身体实相者而言,身体不是真实的,因为它们并不具足真正的相。

“于其中不惊不惧”,在梵文与藏文版中是“不生不灭”,其他语言的版本似乎两种译法都有。有些古大德的讲义中解释说:声闻缘觉对此会产生恐惧,然而大乘行人明了身体不生不灭,或者说身与身灭无二无别,因此不会害怕,对空性也不会有惊惧心。

我在最初宣讲《维摩诘经》时提过,1999年在布达拉宫的图书馆中发现了梵文版,通过对比得知,藏文与日文版的翻译最接近梵文版,比如此处汉文版的“不惊不惧”,在藏、日、梵文版中都是“不生不灭”。意思是,通达身与身灭无分别,并且了达其为不生不灭之人,已入于不二法门。

对于“不惊不惧”的版本,可以这样释义:如果通达了身见和身灭无二无别,他不但不惊惧,反而欣然接受,即入于不二法门。

我们比较过很多不同译本,藏文版直接来自梵文版;汉文版有一个是直接来自梵文版,与日文版基本一致;英文版的版本比较多,原本来自藏文版、鸠摩罗什汉译版、法文版等等。但不论哪个语种,大多数内容都比较相近。

最初的英文版《维摩诘经》,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在这之前,欧美等西方国家对佛法的研究很少,甚至可以说十分罕见。

印度也有不同的梵文版,阿罗汉和菩萨的结集也稍有不同。通过对照各种版本,也更容易通达其中的意义。作为研究者,能对不同语言的版本进行对比,还是有点意思的。

有位堪布对我讲《维摩诘经》表示质疑,问:“你到底会不会讲啊?”我还是比较自信,于是回答他:“应该可以的。”至少我会两种语言,再参考一些其他版本,对宣讲此经肯定会更有帮助。

以后我们读经、讲经时,最好能通达两种以上的文字,可以互相参考,对于一个版本中不理解之处,可以查看另一个版本。例如讲《中论》时,多翻看几个不同的讲义,就更清楚怎样讲解更为合理。

无论是自己学习还是为他人传讲,都应该认真对待。要是事先不备课,不认真思维,讲起来无章可循,没有丝毫逻辑,把自己的分别念当金刚语,潦潦草草地糊弄大众,就可能贻害无穷。做事情应该一丝不苟,这非常重要!

现今社会,对每个众生而言,智慧粮食确实都非常难得。本着对心灵有利,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在不舍弃原文的情况下,尽量在充分理解的见地基础上,将形形色色的智慧、知识、佛陀的教言、我们的传承等综合起来,自己作一些发挥和补充,还是很有意义的。小小拙见,略作分享!

 

【上善菩萨曰:“身口意善为二。是三业皆无作相,身无作相,即口无作相;口无作相,即意无作相。是三业无作相,即一切法无作相。能如是随无作慧者,是为入不二法门。”

接下来出场的,是第二十四位菩萨——上善菩萨。在一些版本中,称呼这位菩萨为“善调顺菩萨”,因其通达一切善法,且热爱行持善法。也可理解为“善心增上”或“心易调服”,不像我们凡夫的心,如同野马、野猴子,刹那都不肯停歇。

有的人很想努力地做个好人,但因心不堪能,始终无法如愿。我们的心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无论父母如何管教,依然我行我素。

但有些人可能是前世修行很好的缘故,在任何情况下,都寂静调柔。我经常观察身边的道友,虽然我只能从外表上来推测,但也看得出差异:有些人不论听课也好,课诵也罢,从来不会动来动去,仪态端严寂静;相反,有的道友可能是因为心不调顺,一直无法安住,即使他们年纪已经很大了,仍然看起来如坐针毡,身体还动得特别快。不过,老年人能做到活蹦乱跳,也是很“可爱”的,对吧。(众笑)

这位菩萨说:“身口意善为二”。

在梵文和藏文的译本中,此处为“身口意律为二”,将“善”改为了戒律的“律”或“戒”。但许多古代大德的注释中也有“善”字,因此我们也没必要特意改动。但从整体句意的角度而言,此处的“善”不太好理解,因为身、口、意的业有善业、恶业、不动业三种类别,这一点后面会讲到。若解释为“善业无有作相”,那恶业是否就有作相了呢?因此,此处译为“律”也许更为贴切。

身、口、意的善业,实际上也是一种戒律。有些注释中是“禁行”。对此,大家应当仔细斟酌,方便时对照一下其他资料。

“是三业皆无作相”,上善菩萨说:人们普遍认为身、口、意三种业是他体、是二法,但实际上,这三种业“皆无作相”。

何为“无作相”呢?“身无作相,即口无作相;口无作相,即意无作相。是三业无作相,即一切法无作相”,首先,我们的身体不论造作了善业也好、恶业也罢,业的本体是无有自性、是无相的;如果身业无有作相,则口业也无作相;口业无作相,则意业也无作相。既然身口意三业皆无有任何相状,以此类推,一切法也无有作相,全都是空性。

“能如是随无作慧者,是为入不二法门”,倘若真正通达了无作之智慧,就是入于不二法门。

以上是第二十四位菩萨的教言。接下来是第二十五位菩萨——福田菩萨上场。

 

【福田菩萨曰:“福行、罪行、不动行为二。三行实性即是空,空则无福行,无罪行,无不动行。于此三行而不起者,是为入不二法门。”

之所以称之为“福田菩萨”,是因为他已经成为众生的福田,对其供养、顶礼,甚至加以诽谤,非但不会受到损害,反而都能成为解脱的因缘,这一点十分重要。不像现在有些人,令与其结缘者都堕入恶趣。

我们常说“福田”、“悲田”,“福田”即佛法僧三宝等,可依之积累福报的对境。“悲田”即众生,可依之生起大悲心的对境。

既然作为众生的福田,僧众已成为他人恭敬、供养的对境,则自身的行为和修行更应如理如法。有些人的行为不如法,是因为不懂法理;而有些人是明知故犯,故意毁坏戒律。

 

不得不说,现在有些大城市里,“出家人”也是鱼龙混杂,希望大家务必以智慧善加观察。藏传佛教本身是块纯净无暇的瑰宝,却因为一些人不如法的言行,在社会上造成了许多负面的影响。很多藏传佛教徒的装束也是不伦不类,让人分不清他到底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

我建议瑜伽士和瑜伽母们,以后最好不要穿着类似僧衣的服饰,还是穿在家人的服装为好。在藏地,对僧俗修行人着装的差异,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也能分辨出来。但在佛法不太兴盛的地方,许多人可能不懂得分辨,故而产生诸多误会甚至邪见。因此,希望在这些地方弘扬藏传佛教的人,要么显现出家相,要么显现在家相。否则不伦不类,一半是在家,一半是出家——留着在家人的头发,穿着出家人的衣服,再搭配一双时髦的皮鞋……如果能依靠这种方式调化众生也未尝不可,但或许你的追随者们对佛教戒律一无所知,最终毫无收获,这种做法对佛教有害无益。

维护僧众的形象和威仪十分重要,尤其是那些经常享受信财、亡财者,更应小心谨慎、引以为戒。现在许多佛教徒本来就很“玻璃心”,他们的信心比“玻璃”更为脆弱,完全不堪一击,就像《入行论》中形容的那样:“犹如乌云暗夜中,刹那闪电极明亮,如是因佛威德力,世人暂萌修福意。”世人的信心与善心,犹如暗夜中的闪电般短暂。倘若摧毁了人们如此来之不易的信心,过失是不言而喻的。

如今,有些“大成就者”们喜欢以密宗、或某个教派的名义,行持一些抽烟、喝酒、吃肉等特殊行为,对此我们暂且不予评价。在藏地,人们对着一个人说“加森切”(皈依)大成就者,有时并非对他特别有信心吧,而是因为他的行为比较疯狂,令人难以接受!

有些“大成就者”是假装的,有些也有可能是真的吧。总之,不论如何,佛教徒至少应该摆正自己的身份,要么显现出家相,要么显现在家相。有些人以前是出家人,后来因种种原因无法继续待在僧团,那就做一个如理如法的在家人,只要你对佛法的信心没有变,依旧努力行持善法,也能成为一名很好的居士。

现在一些有实力和影响力的佛教徒,包括有些辅导员,经常嘴上说一些漂亮的高深大法,自己的行为却肆无忌惮。这样言行不一,是非常不合理的,尤其是鼓吹抽烟、喝酒这些恶行,更是害人害己。

汉地很多居士原本特别精进,坚持吃素、守持五戒等,能在末法时期行持这些善法本就不易,有些人却从中作梗,阻止他人的善行。众生从来到人间开始,本身就自带造作恶业的天赋,这些不用你教。遇到某些人肆意宣扬:“啊,你抽烟、喝酒都没事,我一加持就可以了。”有的人一听便信以为真,于是舍弃好不容易养成的善法习气。要知道,戒律是佛陀制定的,个别所谓的“成就者”,“加持之后就没事”的说法,我是有点怀疑的。

希望大家的言行能够如理如法,不要自命不凡、肆意妄为,也不能妄自菲薄、低估自己。凡夫经常容易堕入极端,最好能行持中道。应按照传承上师、诸佛菩萨的教言,尽心尽力地行持善法,力所能及地利益众生,这才是佛教徒应有的行为。

本来我说今天想把这一品讲完的,很多人说:“你肯定讲不完!”(众笑)现在看来我输了(上师笑)。讲不完也没事吧,哇,还有那么多啊,完了完了……(众笑)

福田菩萨说:行持善法的福行、造作恶业的罪行以及无记业的不动行(最究竟的不动行,主要指四禅天以上的境界,因为四禅以下还有一些欢喜、勤作等细微的动摇)三者虽在名言中是他体,但如果通达了三种业的实相全是空性,那么,空性中不存在所谓的福行、罪行、不动行。若对三行不执著、不分别,便是入于不二法门。

今天就讲到这里吧。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