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47课 2019年04月16日

 

(暂未定稿)

继续讲《维摩诘经》。现在讲到第八品《佛道品》,今天这一品就可以圆满。传承昨天已经念完了,今天不用再念。后面剩下的内容也不多了。

在学习《维摩诘经》的过程中,大多数道友都很积极,基本上没有缺课,听课也很认真、专注,希望大家能够善始善终圆满此部经典。今生遇到大乘佛法极其难得,遇到之后,最好不要随意破坏缘起,应逐步地圆满听闻。佛教经论浩如烟海,而我们的闻思却十分有限,仅能了解其中之沧海一粟。在此情况下,更要有对大乘佛法的希求心,不能轻易满足与厌烦,更不能有懈怠心。如果今天开心的时候就听课,明天心情郁闷的时候就放弃,跑出去散乱,像这样随顺自己的习气,不要说修学大乘佛法,就连世间的一份工作恐怕也难以维持。

所以,今生有如此殊胜的听闻、了解大乘佛法的机会,每个人都应该万分珍惜。那些没有信仰和兴趣的人,因为不懂佛法的价值,不知道珍惜尚可理解,但我们既然懂得了这方面的意义,就不能以无所谓的态度随意对待。

《维摩诘经》这部经典,确实宣说了很多甚深的道理。前面讲过,大多数佛教徒,比如南传佛教的修行人,可能只听过十二缘起、四谛或简单的六波罗蜜多的法义,而对诸佛菩萨真正的善巧方便,或一切万法的实相意义等可能知之甚少。如果你想研究或学习、修行大乘佛法,务必要学这样的经典。

自古以来,这样的经典也受到广泛关注,尤其是汉地,早期禅宗把《维摩诘经》与《妙法莲华经》作为最重要的典籍,后来的《六祖坛经》等诸多的禅宗法义,也受到了《维摩诘经》的影响,由此可以看出这部经典受重视的程度之高。但万法无常、时过境迁,在如今的时代,不管是在寺院中,还是在佛教团体中,真正能宣讲和学习这部经典的人少之又少,所以,有听闻如此甚深经典的机会,更显得弥足珍贵。

这次大家接受了藏传传承以后,要有一颗弘扬佛法的心。不管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大家都要发愿:以后不管去往哪里,都要弘扬《维摩诘经》。我想每个人都应该有这样的机会,即使今生没有,也要发愿来世去弘扬。

我要求大家在课后讲考。讲考时,听者要想到,这是再次听受大乘佛法《维摩诘经》的机会;讲者要想到:“哦,我有机会了,我是在转法轮。”平时的讲考,大家被抽中的机会并不是很多,所以,在打卦时,不要祈祷诸佛菩萨“今天不要打到我啊”(众笑),而应该想:“祈祷文殊菩萨和护法神加持我,今天一定让我选上,以后我的眷属越多越好(众笑),不要只是在小范围中讲考,场合越大越好。”如果大范围讲考实在没有被抽到,小范围中轮到时,也要非常开心。真的,我是这么想的,比如你讲五分钟或者十分钟,那即生当中你也有了转大乘佛法法轮的机会。这种机会非常难得,如果发心足够广大,那么功德将无量无边。

在轮回当中,我们已经沉迷了无数劫,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事情,但内心融入大乘佛法教义的机会却极为罕见。所以,大家不管在课下探讨,或平时谈论时,都要把它当作一件重要的事情看待。

更重要的是,以后要真正去弘扬《维摩诘经》。这里现场的人,不管是居士还是出家人,以后到各个地方,哪怕只找到一个愚笨的徒弟,你也从头到尾给他好好地讲一遍。如果这个愚笨的徒弟中间睡着了,你要想法设法让他听完课,这种机会也是很不错的。每个人都要有弘法之心,大家有没有这样的发心?

(众答:“有!”)

有多少人?(众笑)

好吧,(上师问身边的人)你呢?(众笑)

 

OK,你们都发了愿的。

大家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弘扬《维摩诘经》,包括在云端听课的人,你们也要有这样的发心:无论我们在任何地方,都一定要把法传下去。如果到你临死时还没找到徒弟,就给你身边的人念一遍(众笑)。你说:“我现在已经不行了,但我有一个很好的《维摩诘经》的传承……”

在藏地,这种情况屡见不鲜:自己实在没有机会传法,就把传承交给其他人,让他们传下去。或者,发愿自己下一世再继续学习、传法。我想这个法特别有加持力,应该能够广泛弘扬开来。

今天继续讲,菩萨如何以种种善巧方便,显现各种各样的形象来饶益有情。

 

示受于五欲,亦复现行禅,

菩萨既可以随意享受色声香味触的五欲妙乐——财富、美色、妙音、美味等所有世间欲乐,同时又可以安住在自己的境界中如如不动。

菩萨在禅定当中享受五欲,在享受五欲当中禅定,会使所有魔众的心意愦乱。魔众本来希望菩萨贪执享受欲乐,以此伺机制造违缘。但对于如此修行境界的菩萨,魔心只能无计可施、溃败而退,无法再加以危害。

菩萨示现的形象确实千差万别。以凡夫的境界来看,一边唱歌跳舞一边禅修,这是不可能的。我们认为,所谓的禅修,一定要把门关上,然后闭着眼睛非常正式地打坐。正在世间享受各种娱乐的人,根本不可能有禅修的境界。但实际上却存在着这种事实,就是在欲乐中行持禅修或利益众生。

《诸经要集》属于大乘修行法门,其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次,须菩提问一位大夫人:“你的丈夫到底是谁?”

她说:“我的丈夫不固定,在世间当中行持五种妙欲的人都是我的夫君。”

“那你怎样摄受他们呢?”须菩提继续问。

她答道:“有些人喜欢各种不同的资具,我就给他们提供资具;有些人喜欢五欲妙乐,我就提供五欲妙乐。以种种方式让他们快乐。”

“佛陀不是已经遮止了五欲等贪欲吗?这样难道不违背佛陀的教义吗?”

大夫人回答:“也不一定。你们比丘本来应减少琐事、知足少欲,不能有很多资具。但在特殊情况下,施主给你们供养上等资具时,为了利益他们也会有接受的情形。同样,只要对他们有益,我就可以用五欲来帮助他们。”

“那你以这种方式利益了多少众生呢?”须菩提最后问到。

答曰:“其数甚多,超越天上的星星。”

这些经典中的公案说明,有些菩萨看似享受五欲,实际上这是他利益众生的手段。菩萨的此类方便示现,其实处处可见。

 

令魔心愦在乱,不能得其便。

让魔众羞愧难当、悔恨抱憾,始终无法进行危害。

在《首楞严三昧经》中,提到有一位菩萨叫“魔界行不污”,行为不染污的意思。有一次,行不污菩萨去到一个魔宫里(兜率天的很多地方也有魔宫),里面有两百天女,她们表面上装扮成天女,但实际上是魔女。魔女们看到菩萨身色端正,顿起染爱之心,心想:如果我们得到这个君主,他有什么要求我们都能依教奉行。行不污菩萨知道度化这些魔女的时机成熟了,就在她们面前幻化成两百位天子,每一位都相貌端严、功德圆满。这些天子先让她们所愿得满,享受诸乐,然后为其说法,让她们逐渐入道,最后发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大家有时间可以看一下《首楞严三昧经》中的这个公案。

 

因此,不管是人间、天界还是魔宫中,看起来是真正的魔,但在菩萨的境界里,正如禅宗所说,是魔佛一体。小乘中只能修佛不能修魔,如果修魔就会着魔,与佛道背道而驰;对普通没有境界的修行人而言,魔就是魔、佛就是佛,二者天差地别;而一旦真正达到上层境界,魔、佛皆是心,心魔无二。也就是说:当认识心,它就是佛;没有认识它,即显现为魔。因此,对于上层修行人来说,所谓的魔本不存在,魔众对修行和生活不会带来丝毫的违缘障碍。

 

火中生莲华,是可谓希有,

在欲而行禅,希有亦如是。

此处可以比喻来理解。本来莲花长在水里,不可能生于火中,但在某种情况下,四大的火中也能绽放纯净的莲花,不但未被焚毁,反而愈发美丽。在世间人看来,这实在稀有、不可思议。而一个人享受五欲时,却可以不被烦恼所染,且能入于禅定波罗蜜多,与世俗行为相比,这种超胜的境界同样非凡稀有。

一般情况下,遇到大火时,莲花或所有易燃物质必定很快被烧毁无余,就如一般世间人的禅修,需依止寂静、清净的场合方能入定一般。

有些修行人闭关禅修时需要离群索居,一再“警告”:“我正在安住禅修啊,千万不要有人来访,否则会打扰我。喂,把门关上……”他们对外在环境的要求很严格。

更成熟的修行者可能就好一些,虽还未证悟心的本性,因有正知正念的摄持,即使处于不那么清净的环境中,也能以禅定力保持内心如如不动,不至失坏佛子律仪。

寂天菩萨说(上师念藏文):“若持此行为,纵住恶人群,抑处女人窝,勤律士不毁。”若受持清净戒律的出家师或在家居士具有禅定力,并能以正知正念摄持,则即使处于猎人、屠夫或女人堆里,也不会因外境所染而失毁戒律。

表面上看,有些出家人、修行人常出入于不法群体或外道中,但他们永远保持着清净的戒律,不会被其见解及周围环境所左右。如火中生长的莲花,尽管稀有,但也并非不可能发生,同样,上等修行者也如是若晨星般存于世间。

《维摩诘经》中的很多词汇对汉语影响深远,被后来的历史、哲学等学术界广泛引用。如“火中生莲”,白居易也曾引入诗文中:“浮荣水划字,真谛火生莲。”世间的荣华富贵如浮云乍现,又像在水中划字般很快无迹可寻,但世间之真谛如火中产生的莲花般稀有难得,且不被燃尽万物之火烧毁,坚不可摧。进一层的意思是,世间的荣华富贵、名誉、地位等倏忽易变,无有真实价值,而我们所寻觅的生命真谛,则像火中莲花一样坚固永恒。苏东坡也曾受此启发而云:“陆地生花安足怪,而今更有火中莲。”地上能生出莲花来已属罕见,火中生莲花就更为稀有了。

世间很多伟大的真理,包括智者相续中的锐利智慧,以及修行人的种种境界,都令人深感不可思议。一般人认为绝不可能之事,其实也是有可能存在的。所以,我们要懂得自己所知和智慧的局限,不应以个人的狭隘观念作为唯一的衡量标准,对世间真理和甚深佛法稍有疑问就随意挞伐,这是极不妥当的。

很多小乘行人后来接触到大乘佛法后,大受启发:当时我学人天乘、共同乘佛法的时候,认为佛法仅止于此,常常将自己限于某种狭隘的框架中,如今大乘的内容却让自己耳目一新,究竟的佛法原来是包罗万象、妙不可言的,让我顿时感觉大开眼界。哦!确实不能轻易去判断佛教中的某些真假或所谓是非啊!

其实,对他人的行为要做到准确评价,也是非常困难的。正如前面讲到的,菩萨以种种行为利益众生,我们确实很难确定哪些行为是菩萨在利益众生,如果没有“他心通”,妄下断言是不可取的。

不仅对人不能妄下断言,对法也是如此(上师念教证):普通人对一般的色法都难辨是非,高深的证悟之法又如何有能力去武断裁决?只有广闻博学之后,我们才会了知,确实只有紧守自己的根门才不会造业。

 

或现作淫女,引诸好色者,

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道。

有时菩萨会显现为世间卖淫女的形象,勾引好色男子,先用欲钩将其勾住,如以饵诱鱼般,先满足其欲望,比如贪财的就给钱,贪色的就施以美色,等他上了“欲望”之钩后,再令其次第入于佛道。

此偈也说明菩萨的显现确实无处不在,甚至在世间看来较为低贱的人群中,也不乏其身影。

当然,现在有些西方国家,政府将卖淫视作一种正当职业,并开设“红灯区”,使其合法化。但包括印度在内的一些东方国家,一说起卖淫、肉体交易等,就会心生鄙夷,始终觉得低劣下贱。在重视传统文化的人群中,确实会认为这类行为特别令人不齿。如某些佛教徒将男女关系视作不净行般避之唯恐不及,认为佛教徒就该远离一切贪欲、嗔恚、愚痴、傲慢等等,否则就不是好的佛教徒。

菩萨因悲心之故,也会化现为低贱的身份去利益某类众生。按大乘佛教教义来讲,菩萨利益众生确实是不拘泥任何形式的,包括世间贪欲甚至世俗认为最低贱的行为,也可能是他们度脱众生的方便。也许很多人不能接受这样的观点,但我们要知道,菩萨确实会有这样的显现。

如《华严经》五十三参中,有个名为婆须蜜多的妓女——不知以前我讲过没有,但这是个著名的公案,很多人应该知道。

善财童子由文殊菩萨的推荐,逐一参访善知识。一次,他前往某座城市寻找婆须蜜多。婆须蜜多是当地一位名妓,年轻貌美,以卖淫为生。她看上去美丽非凡,声音动听犹如梵天妙音,肤色如金子般闪着迷人的光,一头秀发如瀑布倾泻……总之,论美貌,欲界的人和天女都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因为善财童子相貌端严,行为清净如法,令人见而生喜、心生恭敬,于是很多人不解,他为什么要打听婆须蜜多?当地无人不知婆须蜜多,大家觉得她虽模样倾国倾城,但毕竟是一个肮脏下贱的妓女,认为善财不应去接近这样一个人。正当此际,有一人较有智慧,知道这个妓女远非寻常之辈,就告诉善财童子:“你要找的婆须蜜多,就住在城市北方的某处。”

按照指引,善财童子来到此地。他先向婆须蜜多恭敬顶礼,然后说道:“我想要发菩提心,您可否为我宣讲一下大乘佛子的行为?以及您为何选择如此行持?”

婆须蜜多说:“是这样的,我在人类面前,以随顺人道的方式利益他们;在天人面前,则以天女的形象来利益他们。”

“如果有众生见到我、听到我的声音,或以各种方式与我结缘,都会得到不同的三摩地:如果有众生抱持我,可离于贪欲,得到菩萨的诸多功德,不舍离菩萨三摩地;如果有众生亲吻我,可离于一切贪欲,得到菩萨增长一切众生福德藏的三摩地;如果众生亲近于我,乃至拥、吻、嬉乐,可令其离于一切贪欲,入于菩萨的一切智,现前无碍解脱等等……”她接着说到。

以前我也给大家宣讲过《华严经》五十三参。其实,很多菩萨、女性善知识的表面行为或许不那么如法,但实际上她们已离贪欲,并获得三摩地。

我想,作为佛教徒,至少应该了知此种行为的奥义。但因为学了一些佛法,很多人总喜欢按照声闻乘的见解来解读一切。声闻乘认为,一旦接触“自相贪欲”,无论内在本质如何,都触犯了戒律。对普通人或初学者而言,有些大乘行止确实是难以想象的境界。但也不可一概而论,也有一些本不具足断贪之力的人,佯装“离贪”而欺骗众生,这种现象也屡见不鲜。不过我们也知道,那并非大乘的真正教义。

看到男女双身像时,世间人可能觉得还好,认为孔子都说了“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人之常情嘛,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可好些佛教徒反而深感费解,在他们的观念中,认为贪是绝对应当遮止的。其实,大乘佛教在究竟上也是“离贪”的,但显现上却不一定非得如此。只有通过广闻博学后,我们才能明白:佛教和世间法有不少共同之处,同时也有诸多差异。比如,世间人对贪欲极为执著,而面对贪欲为其带来的痛苦,却毫无对治能力;但大乘佛子却有可能依藉这种方式而证悟贪嗔痴之本质,或令初学者渐入正道,最后彻底解脱,此类智悲双运的行为在大乘佛法中是无处不在的。

下面继续讲菩萨以各种形象利益众生。

 

或为邑中主,或作商人导,

国师及大臣,以祐利众生。

菩萨有的化身为大城小镇中的最高领导统管一方;有的变成商主,就像释迦牟尼佛因地时很多故事所讲的,化作商主带队到大海取宝或示现为商人通过交易度化世间人;有的化现为一些崇尚佛教的国家的国师,比如我国历史上的清凉国师、玉琳国师、神秀大师等;还有的显现为大臣……无论如何,都是首先以不同形象来护佑众生,然后渐次予以究竟利益。

此颂中的“国师”在其他的译本中稍有不同。唐译基本上与此相同;之前的版本把国师译为“帝师”,意为皇帝的老师;日文、梵文版本译为“祭司”;藏文版本中也有译为“宰相”的。祭司应该是宗教方面的职务,而宰相是与大臣不同的官职。不同译本中的文字略有差异,当然只是大同小异。

颂词意为:菩萨有时会依靠具有社会话语权或影响力的国君、领导者等身份来利益众生。因为以这样的身份地位,说话做事都会有臣民、下属拥护与效仿。

如果化作国师,说出的话就连国王都会依教奉行,更不用说官员、百姓了,全国都会上行下效。假如是商主,就像现在的企业家、大老板、董事长,只需说一句:“我们公司要开展什么什么活动”……(上师模仿):“我们企业下个礼拜准备学《心经》。”只需这样一下令,所有员工无不唯命是从。我去过一些企业,发现下面有些员工不想念《心经》,但他们的嘴也不得不一直跟着动(上师模仿,众笑),可能因为害怕领导吧。现场不一定所有人都有信仰,有些人可能也是被迫的。

其实在世间当中,地位还是很管用的。佛教徒不能总是一副清高的样子:“啊,我不喜欢地位,我不要当官,我不要……”如果你们有机会升官,我还是很随喜的。(众笑)

以前我有个朋友,是个领导,有一次他问我:“如果有机会,我要不要上去?”我说:“有机会的话可以上去。如果你只是一个秘书长,人微言轻,人们不一定会听你的。但如果你是县委书记,甚至省委书记,那人们对你的态度和看你的眼光都会全然不同。”后来他的确也升上去了,之后自己也感叹道:“哇!虽然我人还是这个人,但有了这个身份,说话立马管用了。以前我说一百遍都不一定有人理我,现在只消一句,就一呼百应,所有人都言听计从。”所以,如果在世间要想随学菩萨行,当官不失为策略之一。(众笑)

学佛以后,一方面的确需要看破名利,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当领导,有些人甚至会说:“我当普通群众就行了,千万不要有领导的标签,否则我不干!”作为菩萨或发了菩提心的人,断然不会贪执区区地位,在他们眼里,有三千大千世界的众生要去度化,决不会执著于小小芝麻官。但为了利益众生,有了身份和地位,影响力也许就会大大提升。既然菩萨都会这样示现为领导身份度化众生,那如果以后我们有机会,也可以当官。

不过,有些苦苦钻营想当官的人,最后有可能反倒赔了夫人又折兵。我熟悉的一个人,他本来当老师当得好好的,但内心一直很想当领导,后来看似出现了机会,他立刻从学校离职,放弃了教师的职业,结果最后官也没当上。我说:“你这个官是当在悬崖上面了。”因为学校也回不去了,当官的事也没成,他悬在中间左右不是,感觉特别懊恼。所以有时候,我们如果刻意追求名利,也会出现事与愿违的情况。

 

诸有贫穷者,现作无尽藏,

因以劝导之,令发菩提心。

在一些特别贫穷的可怜众生面前,菩萨会化作无尽的宝藏,比如煤矿、金矿这样的矿产、宝库之类的无情法。或者显现为有钱的慈善家,能帮助成千上万的人,以财布施为方便,进而逐步劝导众生。

如果我们有一定的财力,也应该先解除众生资具上的贫困,然后再进一步作一些思想上的引导。就像基督教,他们先在当地开医院、建大学,然后慢慢从思想上进行渗透。同样,大乘佛子也应该先让贫穷者在生活上得到满足,然后再让他们发菩提心。

《入行论》中云:“为济贫困者,愿成无尽藏,愿诸资生物,悉现彼等前。”但愿变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具,显现在贫困者面前,众生需要什么就显现什么。要是需要钱,“古儿莫”就多多地显现(众笑)。(上师问众人)“古儿莫”知道吗?“古儿莫”是什么意思?——钱,藏语叫“古儿莫”。众生需要金钱就显现金钱,需要饮食就显现饮食,需要其他财物,也发愿能在他们面前显现。

我们应该做一些慈善。每个人的爱心汇聚在一起,能帮助很多人。我们也确实看到慈善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虽然过程艰辛,常常倍感压力,但最后的结果的确让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做和不做相比,还是去做比较好。当然,这也不是人人都能说做就做,没有一定的因缘也很难做到。但如果能做好,就尽力把自己的一滴水融入菩萨愿力的大海中,大海没干枯前,我们的慈悲心不会枯竭。通过善巧方便的劝导,就能帮助不计其数的众生。

大家集聚力量很重要!当今世界有很多穷苦者,要一一解除他们的匮乏,肯定有一定困难,尽管如此,我们也应当尽力而为。如同我以前在课堂上讲的小孩在岸边把小鱼一条一条扔回河里的故事一样,不求解救世间一切贫困者,但哪怕一年能救助一个也是值得的。

行持善法也需要智慧,如果没有智慧,还是比较困难。比如难民问题,如果接纳他们,发心虽然很好,但结果如何也很难评判。我刚开始看到欧洲难民时,认为各国应该对他们发起菩提心,但欧洲国家纷纷接纳了难民之后,整个社会的秩序、治安等出现了许多问题,原本的好心也成了自讨苦吃。

所以,利益众生时,布施固然重要,但佛陀所宣说的智慧也应发挥作用。有了前前后后仔细观察的智慧,利益众生的事业一定会所向披靡。

 

我心骄慢者,为现大力士,

消伏诸贡高,令住无上道。

在傲慢者面前,菩萨会显现为强大有力、威猛无比的大力士。傲慢者通常都是在一个小范围的群体中沾沾自喜、不可一世,而一旦出现更厉害的角色,他的贡高我慢就会立即偃旗息鼓。因此,菩萨以这样的方式令其逐渐步入佛道,继而将其安置于无上道中。

在一切有部的戒律中有一个公案:佛陀携金刚手菩萨到龙宫应供,却有一个没有信仰的恶龙——稻秆龙王,对他们制造诸多违缘,试图进行危害。佛陀本想降服它,但这只能在龙王生起嗔恨心或恐惧心时才能成办,于是佛陀把这件事交给金刚手菩萨办理。

金刚手菩萨先是用金刚摧毁了龙宫中的一座山,山顶掉落在稻秆龙王的水池中,龙王立马生起了嗔恨心。这时佛陀示现神变,使龙宫中遍布火焰,唯有佛陀安住的地方清凉无比。龙王迫于无奈之下,行至佛陀面前,祈求皈依三宝,后来它也成为摩揭陀国最重要的护法神。其实,这就是佛陀在傲慢的龙王面前示现威猛相进行调伏的事例。

对我们而言也是如此。菩萨往往会在自以为是的人面前显现忿怒相,等到他怒不可遏的时候,菩萨便以一句“我开玩笑的”予以收场(众笑)。我有时也会这样,本来我是想通过忿怒相教育某人,结果骂他的时候,他回骂得更厉害,看起来好像有点不成功,于是我就说:“开玩笑!没事没事!”(众笑)

 

其有恐惧众,居前而慰安,

先施以无畏,后令发道心。

在有些众生产生恐惧心的时候,菩萨会显现在他面前并予以安慰,然后赐予无畏之勇气,最后让他发菩提心。

当众生心生恐惧时,内心会惶惶不安、不在状态,所以不能立刻让TA念佛或发菩提心,而应该先安慰TA,让TA的心逐渐安定下来。

世间人会有各式各样的恐惧心。《善生经》里讲到“贪嗔痴惧”,可见恐惧心也很常见。许多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太平无事,但内心却惶惶不可终日,如果这时能有具备善巧方便的人给他稍作安慰,就可以令他慢慢平静下来。

比如,有的病人本来已经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但假如医生把巧克力说成是特效药,安慰病人说:“这个药特别有效。”并让他吃下去。因为病人放下了恐惧心理,所以也出现过一些病情得以好转的案例。

当然,即使有各种各样解除恐惧的方法,有些恐惧仍然阴魂不散,仅仅依靠安慰是无法解除的,特别是在遇到极其恐怖的行为和自然灾难的时候。

今天早上,新闻报出举世闻名的巴黎圣母院失火的消息。我在1995年10月6日参观了埃菲尔铁塔、巴黎圣母院、协和广场等名胜古迹。在参观巴黎圣母院时,我十分惊讶于这座古建筑的历史。有典籍记载,建造巴黎圣母院耗时六十多年(也有说是建了一百多年),至今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在一战和二战中,它都幸运地被保存下来,不料如今却被大火吞噬。

好像巴黎圣母院的上半部分全部被大火吞噬,塔尖也轰然倒塌,所幸未被整体烧毁。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起火原因也在调查中。但网上有人说,这是有人恶意报复而故意纵火。许多法国人对此事的态度,都是愿意以爱和善意来面对。我看到视频里有很多人远远地跪在地上祈祷,他们看到这种场面,心中自然而然会产生恐惧。

对于人类来说,地震、海啸、火灾等自然灾害特别可怕,在这些场合中,人们通常都会无能为力、不知所措。但看到很多人在虔诚地祈祷,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很好的力量。

如果看到哪里发生了非常可怕、恐怖的事情,我们可以亲自去到那儿,看看能否给病人和灾民带来安慰和快乐;如果实在无计可施,我们也可以虔心祈祷诸佛菩萨,这也是请求赐予无畏的一种方式。这种力量十分强大,在以往许多高僧大德的传记中都有所体现,比如:某地发生火灾时,经过高僧大德们祈祷后,天空中立即降下雨水将大火熄灭。

作为佛教徒,应该具有一定的消防意识,这相当重要。不论是个人还是集体,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山里的小木屋里,大家在进行供灯、火施等与火相关的佛教仪式时,一定要注意消防安全。建筑工程中应当设置消防通道,乃至我们一些部门,各地的道场、寺院中,也应该配备合理的消防器材、设备等,应该有消防安全方面的一些应急准备。这虽然是一种世间法,可灾难一旦发生,后果便不堪设想,历史上也曾有过许多惨痛的教训。我们喇荣就发生过好几起火灾,以前法王在世时也发生过,所以现在许多人都引以为戒,更加重视了。

如果大家缺乏防火意识,提前没有准备,当火灾真正发生时,想补救都已无力回天,除了在恐惧中颤抖,也别无他法了。现在城市里有些佛教徒这方面的意识很薄弱,希望大家予以重视。

此外,佛教徒还应该具备自我保护意识,这也十分重要。每个国家和地方都有其相应的法律法规,如果在这些方面缺乏智慧和敏感性,很可能自己已经触犯了法律却还浑然不知,最终身陷囹圄而无力自拔。当然,也有个别情况是因为前世业力现前,即使自己根本没做任何违法的行为,因缘成熟也不得不面对,就像《大圆满前行》中的那位老比丘,独自在山里染煮法衣时,因前世业力现前,不可避免地遭遇了牢狱之灾。但是,大多数情况是可以提前预防的。

我们还是不要过分相信自己的分别念,你也许认为“大乘佛教是广大无碍的,我也应该无拘无束”,可事实并非如此。比如,开车的人要是觉得大乘佛法的路是四通八达的,自己也可以任意驰骋,也许没过多久警察就来了,你也会有点麻烦,对吧。有些佛教徒毫无警惕心,太过放松也有失妥当。因此,大家不论做任何事,都应该有自我保护和防范意识。

 

或现离淫欲,为五通仙人,

开导诸群生,令住戒忍慈。

菩萨为开导众生,还会示现为远离一切贪欲、具有五种神通的仙人,以离贪之道令众生守持清净戒律、行持安忍,并安住于慈悲之中。有些世间人却截然相反,每天享受妙欲却仍不满足。但也有些人因为前世离贪的功德,即生少欲知足,嗔恨心也十分鲜少。

 

见须供事者,现为作僮仆,

既悦可其意,乃发以道心。

菩萨遇到一些需要服务的人,便会显现为仆人、女佣、服务生等形象,承办众生所需,令其快乐满足,从而使其发起大乘道心。

因此,不论遇到离贪者还是具贪者,达官显贵或是平民百姓,我们不能轻视、欺辱任何人,这些人中一定有菩萨的化现。我们学院有些道友,以前在世间不论地位或学历都是出类拔萃的,现在他们可能在发心打扫卫生间或马路,从外表看,有的人可能会想“这个人干这么低劣的工作,应该没啥文化吧”,其实并非如此。我都发现了很多这样的发心道友,他们的学识令我都感到有些惭愧,但为人却始终特别低调。他们伪装得也像模像样的,显得似乎很笨拙,就像现在有些演员,明明风华正茂,在牙齿上贴块黑色胶布,再稍加装扮,立刻就变得老态龙钟了(上师模仿,众笑)。大菩萨们也装得惟妙惟肖,经常以谦卑的姿态,甚至低劣的身份为他人服务,通过这样的方式,令这些众生逐渐发起菩提心。

 

随彼之所须,得入于佛道,

以善方便力,皆能给足之。

根据众生不同的需要,菩萨会以各种不同的善巧方便给予饶益,满足众生所需,令其趋入佛道。藏文版中,这个偈颂的顺序稍有不同。大家学习了《维摩诘经》后,一定要有这种灵活性,要学会在不同场合中扮演不同的角色,善巧方便地利益众生,满足其所需,让他们逐渐觉悟。

 

如是道无量,所行无有涯,

智慧无边际,度脱无数众。

佛道无量无边,菩萨们的智慧以及利益众生的行为也是无量无边的,并能依此救度无量无边的众生。佛陀在《大般涅槃经》中也曾说过,因地时,他曾无数次地当过屠夫、恶女人、黄门、贪嗔痴深重的边地人以及各种外道,并以这样的方式来利益众生。

大乘佛法真正的思想精髓,是不论在任何地方,不论以有情法或无情法等任何形式,菩萨们始终以无量无边具足智慧和方便的善道与行为等等,无所不在地利益众生。

也许在许多人眼中,大乘佛法只是发菩提心、转法轮,或是做一些慈善行为。其实,大乘佛法并非仅限于此。在一些表面看来十分低劣,甚至违法犯罪的人中,也有无数菩萨的化现。我去监狱里时就常想:“这些人中可能就有大菩萨,他们故意来到这里,因为和犯人们有着相同的身份,才能更好地帮助、救度他们。”

佛法在流传的过程中,因不同地域和文化的影响,其原本的教义会受到一些限制。甚至每个人因自身的喜好和习惯,对法义的领悟也会有所偏差。但倘若你有机缘真正领悟其奥义,便会由衷地赞叹:“大乘佛法原来如此殊胜!毫无自私自利,唯有利益众生、追求真理。”虽然世间有许多宗教都提倡慈爱的思想,但如大乘佛法这般对人类,乃至对所有众生都具有无量无边的智慧和方便,以及圆融无碍的修行之道,实在稀有难得!的确难以寻觅。

因此,大乘佛法的功德、发菩提心的功德才会如此殊胜广大。如果没能通达此理,就说明没有学懂《维摩诘经》。

《维摩诘经》不仅与密法的奥义十分吻合,与共同乘也并不相违,更重要的是,其中开显了无数利益众生的方便。学习了如此殊胜之道,如果我们既没有发愿,也不去行持,则如僧肇大师所言:谁若值遇了如此殊胜的佛法,而不认真听闻,则与畜生无异。这个教证我之前引用过。萨迦班智达也曾说(上师念藏文):“不察有益和无益,不求智慧不闻法,惟有寻求充腹者,真实一头无毛猪。”倘若仅仅追求饮食,白天吃饭、晚上睡觉,那就与畜生无异了。有些畜生甚至比我们还善于生存,对此我们都清楚。

 

假令一切佛,于无量亿劫,

赞叹其功德,犹尚不能尽。

诸佛菩萨即使在无量劫中以各种方式来赞叹大乘佛法,仍然无法尽言其功德。对此,大家应该也深有感触吧!

 

谁闻如是法,不发菩提心,

除彼不肖人,痴冥无智者。

倘若谁听闻了如此胜妙之法,仍不发菩提心,还耽着自私自利之心、声闻乘之心,只能说明此人冥顽不灵、愚蠢无知。

人类一词——“human”,源自于拉丁语,意为拥有比动物更高等智能的生命群体。如果听闻了如此殊胜的佛法,却体会不到其善妙功德,那与动物有何区别呢?僧肇大师曾说:“下士闻道,大而笑之。日月虽明,何益瞽者?”老子也有类似教言:“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下劣者听闻无上之道时,往往会捧腹大笑。就像日月虽然是光明的,但对于没有双目的人而言,却毫无益处。如果听闻了殊胜妙法,不仅没有发菩提心,反而产生邪见,这样的人应该就是“下士”。汉地俗话常讲“这个人没心没肺的”,反过来说,只要是有心有肺的人,对此应当都能有所领悟。藏地人也常说:“只要是有头脑、有心脏的人都能接受的。”法王如意宝在加拿大曾做过一次十分精彩的演讲(以后有机会组织大家学习)。法王在演讲中宣讲了许多佛陀的功德,并说:“只要是有心脏的、有大脑的人,应该会接受的;不能接受者,可能是无心无脑之人。”因此,对于此处宣讲的大乘佛法殊胜之功德,我们应当认真思维,并且好好发愿、发菩提心。

《维摩诘经》是非常有加持力的一部经典,我们的传承也十分清净。希望大家通过这次学习,对大乘佛法显宗、密宗的甚深奥义,有更进一步的深刻认识,这样的闻思才是有意义的。

今天就讲到这里,这一品已经讲完了。下一品是《入不二法门品》,宣讲不二法门。《维摩诘经》真的十分殊胜,不知道你们是否品尝到其中的甘露妙味。如果对其法义有所领悟,应该能感到处处都是美味,就像进入一个餐厅:“哇!这个也好吃!那个也好吃!”到处都是美味佳肴。《维摩诘经》开始是讲维摩诘居士生病了,佛陀的声闻弟子逐一去拜见他,之后文殊菩萨、天女、大迦叶尊者纷纷登场,其中的故事一个比一个精彩。

我希望大家能够发愿,有生之年好好地弘扬这部经典,以利益更多的众生。我们这么多人,如果每个人都如此发愿,以后一定会有机会的。要是有些在家人实在找不到“弟子”,可以强制要求自己的孩子听一堂课(众笑)!你就说:“作为你的父母,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长大后要听一次我的课。”(众笑)在孩子还没挣钱之前,会听从的。等他自己有了工资,能独立自主时,就不会听你的了(众笑)。你们可以在此之前给他传一遍——开玩笑的。(上师笑,众笑)

好,今天讲到这里。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