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46课 2019年04月15日

 

(暂未定稿)

(上师念传承)

今天继续讲《维摩诘经》。现在正在讲第八品《佛道品》。前面说到普现色身菩萨问维摩诘居士:您的妻子儿女、眷属仆人、资具财产等在哪里?维摩诘居士以偈颂的形式回答了关于眷属和资具的问题。

按照慧远大师在《维摩经义记》中的解释,前面讲到的这部分内容,是说菩萨幻化成各种形象来利益众生,包括以经书、咒语,还有工巧明等艺术形象。在外道中,菩萨则以出家人的形象来度化,这样外道徒不会生邪见而堕落。菩萨自在幻变,随机幻化出种种形象和威仪饶益众生。

今天继续讲,菩萨在世间(包括器世界和有情世界),是如何以不同形象来利益众生的。

可能大多数人想象中的释迦牟尼佛,仅是2500多年前印度的一个王子,出家后成为历史上一位伟大人物,现虽已示现圆寂,仍然在人间显现各种各样的神变利益众生,就像基督教的有些神迹故事那样;而所谓菩萨,就是当时在释迦牟尼佛身边,如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观音菩萨等八大菩萨为主的神通广大的人物,他们也会利用各种神通神变来帮助众生、利益社会,后来有些菩萨示现圆寂了,有些依然住世。

大乘佛教认为,佛菩萨是无处不在的。在某种意义上,佛菩萨确实也是如此显现的。一般世间人可能难以理解,在世间万物当中,也有佛菩萨的化现,且有其强大的力量和不共的加持。

佛教可分为人天乘、共同乘与密乘。人们共同承认的教义是共同乘的佛法,基本上是按照世间人的心态来讲授的。而大乘里讲到的许多不可思议、难以想象、不可测度的道理,共同乘并没有涉及。实际上,大乘不共法广大无边、深奥难测,一般人很难接受。正因如此,不论是甚深的密乘法,还是广大的显宗大乘法,都并非所有人的行境。

以上这些道理,希望不论是否有信仰的人,都能细致入微地观察并深入分析,否则难窥佛教堂奥之一斑,其甚深意义更是无从掌握。

对大多数普通人而言,当遇到超越自己行境的情况时,要么觉得这是迷信而产生怀疑,要么把它当做神话故事来对待,或者对它产生邪见而排斥——这些心态并非是真正有智慧的选择。有智慧的人在未经过观察、深思,没有得出非常可靠的结论之前,不会轻易舍弃或接受。

我们接受或排斥某法之前,一定要用甚深的智慧来作抉择。否则,若只是凭借道听途说或者人云亦云,就决定接受或者抛弃,这不是大乘行人的做法,也不符合现代人的逻辑思维方式。若我们遇到超出了自己心识范围的事物时,应该想一想:世间当中,诸如天体物理学、几何学,或黑洞学等,都有许多甚深道理常人难以理解,更何况是不可思议的佛法。

前几天网上发布了黑洞的照片(众笑),很多人说与我们随意画的日月标志形象比较相似,此种说法真假也不确定,但有时候缘起确实非常奇妙,这里我就不赘述了。不管是黑洞学还是宇宙大爆炸理论,非专业人士即使听到这些道理,也无法精准详细地了达其内涵。

佛教也是如此,有些甚深道理,非专业人士确实难以通达,尤其是在大乘佛教里学习时间尚短、功夫尚浅,智慧跟不上的人,的确很难探究到它的甚深之处。这时候,大家应该以公正的智慧来对待。

下面开始讲课。

有时候,菩萨会在人世间变化成有生命力、有灵魂的众生;有时候,会以在生物学上或在现实生活中没有生命的无情法形式显现。

 

或作日月天,梵王世界主,

或时作地水,或复作风火。

有些菩萨会化现成日月天子,或者各种不同的天人,如梵天、帝释天、世间主自在天等。慧远大师说,这是菩萨的变化自在之行。变化自在时,有些菩萨化现为太阳,光芒普照世界,给众生带来温暖;有些以月亮的形象,赐予众生清凉;还有些以威力强大的天人形象,包括大自在天、帝释天等各种形象来利益众生。

有时菩萨会化作地大、水大、风大、火大等四大以及虚空,并以此方式利益众生。在人们平时的观念中,日月东升西落,给世界带来无限光明,这虽可以从天文学角度进行解释,也可以从历算的角度找到相应说法,但实际上也许是菩萨变成了地水火风等来饶益众生的结果。有些人可能会疑惑:菩萨怎么可能变成大地和风呢?实际上,这些都包括在菩萨的大愿中。

汉地的《法苑珠林》中,就有关于五大的发愿文,如:“愿我作大地,广长无限量,为诸众生等,作真归依处。”这是关于地大的发愿。意思是,愿我变成广袤无垠的大地,作为每个众生的依靠,成为他们的皈依处。以此类推,“愿我作水大”、“愿我作火大”、“愿我作风大”、“愿我作虚空”等,有许多偈颂。

地、水、火、风可以给众生带来温暖和光明,解除他们的干渴和贫困,从而给予诸多安乐,所以,发了大乘菩提心的修行人,应该经常念诵这样的发愿文——如龙猛菩萨的发愿文、往生极乐世界的《极乐愿文》、弥勒菩萨的发愿文(弥勒菩萨有弥勒净土)、《入行论》中的发愿文等,这些都是在藏传佛教中经常念诵的内容,具有大乘佛教特别甚深的含义。

地水火风能利益无量众生,因此,我们也要经常这样发愿:愿我将来变成地大、火大、水大、风大,还可以成为道路、桥梁、床榻等世间不可缺少的物品。平时我们并不认为这些是佛菩萨的化现,但在发愿时应该这样观想。

按慧远大师的段落划分,下面内容旨在描述菩萨具足随苦救拔众生的能力,使众生解脱于千差万别的痛苦之中。作为菩萨的随学者,我们也可以如是发愿。

 

劫中有疾疫,现作诸药草,

若有服之者,除病消众毒。

“劫”,一是指末法之劫或黑暗世道;另一意义,形容时间极其漫长。人寿十岁时,叫“劫末”。那时,疾病、饥饿、刀兵等灾难四处蔓延,众生苦不堪言。出现此等恶事是劫末的征兆,《俱舍论》中也是如此描述的。

人寿十岁时,疾疫会异常顽固,世上几乎找不到能够治愈这些疾病的药物。瘟疫如疾风般四处传播,不计其数的众生患上恶疾,痛苦不堪且难以治愈。七个月零七天之中,除极个别生命幸免于难,其他众生都将离开这个世界。这是末劫时期的显著灾难,也是末法时期的一种相。

人天长夜,宇宙暗淡,这样的黑暗时期,众生备受煎熬,生不如死。于是,菩萨发愿化现为妙药,众生服用之后,便可令疾病消失、身体康复,从而遣除痛苦。

当疾病、瘟疫持续时间比较长时,我们应发愿:愿我能成为妙药,能医治众生,药到病除。

《大宝积经》中有个故事,有一人药王子,降生便与众不同,神奇的是,任何一个病人若能与王子接触,这个病人就会立刻痊愈。但凡听到他的声音,见过他的容貌,甚至连吹过人药王子身体的风触到病人身体时,也能使他们不治而愈。总之,凡是见闻忆触王子者,都能远离病痛之苦。无数众生仰仗王子非凡“药力”,摆脱了可怕的疾患。

人药王子住世长达千年,当他离开人间时,众生悲痛欲绝,原以为再无护佑。但神奇的是,连王子的骨灰都能治愈疾病!骨灰用完了,大家发现王子荼毗处的泥土也同样具有疗效……

其实,这个人药王子就是释迦牟尼佛的前世。佛陀说:“我在因地时,以人药王子的身相来利益众生,以身所具的“药性”,解除众生身体上的痛苦;后来我又用佛法的甘露妙药,来解除众生心理上的痛苦……”

所以,当我们觉得身体不舒服时,一定要记得祈祷药师佛、释迦牟尼佛,祈祷《药师经》所讲到的药师八佛,并念诵他们的名号。这样不但有诵经的功德,还能解除我们的疾患。当然,有些疾病是因前世业力成熟感果,是不可逆转的。但诸如一般因地水火风四大不调而导致的疾病,或因世间鬼神扰乱作害而病,此时若持诵佛菩萨名号,确实会有所好转。如果生病了,先念一些莲师心咒,后向一杯清净的水吹气,饮下此水,对消除疾病能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由此,会使人有所体会,也会生起信心。

当然,经常念诵咒语的人可能与一般人念的效果有些区别,因为对谛实语的串习比较多吧,但不管怎样,因咒语是谛实语之故,所以加持的力量本身就不可思议。

有些医学专家认为,只有像中医、西医或藏医那样,通过不同草药或配方组成的药剂,才是解除身体痛苦之关键所在,认为疗愈的力量必须来自外界,对于心灵或身心结合的治疗方式却难以认同,自然也所知甚少。其实,医学界的一些著名专家曾说过:“如果只治疗身体上的疾病,而忽视心理上的疾病,那就不算是一名合格的医生。”

有些佛教修行人确实具有疗愈他人疾病的力量,但有些人对此就是难以生起诚信。然而,他们不相信也无可奈何,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当然,相不相信与个人信心不无关系。若信心清净,此缘起力对你的作用就会比较大;若邪见重重,则即便是佛菩萨站到你面前,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其实,不只佛教强调“信心”的重要性,基督教也有类似说法,也会像很多佛教徒一样,通过做一些法事来遣除自身疾病。有的基督徒生病了,需要做某些宗教仪式时,大家就会在某地聚集,然后拼命祈祷主耶稣,希望藉由诚心的祈祷,能借助上帝的力量来治愈疾病。通过仪式,这些人的疾病显现上确实也会有所好转。

佛教认为,信心非常重要。上等的信心,会得上等加持;中等的信心,得中等加持;下等的信心,得下等加持;如果一点信心也没有,那就一点加持也得不到。对于这个说法,基督教与佛教观点是类似的。基督教也认为,如果病人对仪式或上帝毫无信心,仪式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圣经》中记载了大量通过祈祷与恭敬,而使病者身心痊愈的故事。耶稣基督在世间时,也常对濒死之人赐予特殊力量,令他们起死回生,或使一些病人重获健康……确实,佛菩萨会以各种各样的形象来利益众生,有时会变成药王,有时会变成医生等等。

《入行论》回向品中讲到:愿我成为医生、护士、妙药等,并以这样的身份来利益众生。《法苑珠林》云:“愿作药树王,遍覆众生界,见闻及服药,除病消众毒。”愿我成菩萨时,能变成药王,周遍整个世界,被世间众生见闻觉知到时,或服用此药后,能遣除一切痛苦。

民间不是流传着许多这样的故事吗?长成人形的人参疗效惊人,如果能找到,服用后便能起死回生等等。确实,诸佛菩萨的悲心愿力及种种化现无处不在。如果我们看到正在遭受病苦折磨的众生,也要如是发愿:“愿我将来变成妙药、护士或医生来帮助众生。”

可能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有接触过医学知识,想直接用药来利益众生也是有心无力。所以,我们应发愿:“来世我一定要成为良医,悬壶济世,驱散众生疾苦!”

当然,有些人已然拥有医学教育背景,但往往由于“当医生赚不到什么钱”或“医生太累了”等原因,毅然离开了这个行业。其实,可能他们低估了医生的价值,能如理如法地当好一名称职的医生,对众生而言,确实是有极大利益的。

不管是居士还是出家人,如果有一些医学方面的专业知识,都应尽量在群体中发心,发挥自己的所学之长,不能以赚钱为目的。作为发心人员,应对发心的岗位及性质有所了解,深度认同后欣然接受,假如特别勉强,那还不如暂时不发心。

但有的人却把医务工作当成赚钱的平台,更有甚者,是以卖假药等各种非法手段欺骗众生,这就太过分了。当然,如果需要维持基本的生活,收取一些费用则无可厚非,毕竟每个人都要衣食住行。包括佛教相关的其他事务也是如此,比如想出版一本佛法相关的书籍,书的内容特别精彩,但如果连基本的印刷费用都没有,要印出来免费流通也无异于天方夜谭。其他文化的传播也一样,如果连正常的基本开支都解决不了,最后谁也无法将作品呈现给众人。因此,一个人依靠自己的专业技能,在世间赚取一些基本生活费是合情合理的。

有的人虽在医学院深造多年,但毕业后便把学到的知识全部“还”给老师了,一次也没派上用场,而转到其他行业做“专家”去了,搞一些设计、监工等等,我们身边也有这样的例子。

其实,世上有无数可怜的病人,连我们自己生病时也是如此,恨不得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医生身上。人在身体健康、没病没痛时,看到身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可能没啥感觉,反正事不关己。但病来如山倒,这时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可能就会想:“他就是来救我的白衣天使吧?”恨不得把他们看作是药师佛的化现。

教师、医生等职业都是对社会有益的群体,如果没有给予他们一个正确的评价和待遇,从业者自然越来越少,我们的社会也会越来越冷漠无情,这将有百害而无一利。

我也认识很多医生,他们医术高明,确实能利益他人,所以有些发心人员,也应正视自己工作的价值。

当然,就像有的上师一样,有的医生刚开始远近闻名,后因名不副实,渐渐被人遗忘了;或者像有的上师刚开始极其慈悲一样,医生最初也确有仁济之心,但随着名闻利养日益丰厚,自然贡高我慢,等闲之辈难入其法眼。

作为佛教徒,自然是以修行为主,修行之外,假如对众生心怀慈悲,且在医疗方面有一技之长,对很多疾病的治疗也胸有成竹、胜券在握:“你吃我开的药绝对没问题,吃两副就可以了,实在不行,再来找我一次!”(众笑)

现在不知为何,可能是吃垃圾食品太多的原因吧,又或者由于空气污染等因素,生病的人越来越多。医生要常看到世间众生的疾苦,了解他们对于医疗的渴求。如果医生都视若无睹、置若罔闻,任其自生自灭,那病人确实就相当可怜了。其实,只要能得到认真医治,状况是会改善的。

与以往任何时期不同,现代社会科技高度发达,越来越先进的医疗设备也层出不穷,若能充分运用高科技等手段,很多国家的人均寿命都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延长。比如,对于一名三十岁的重病患者,虽无法避免最终的死亡,但选择在日本还是非洲进行治疗,则因医疗条件迥然有别,康复程度也是可想而知的。

其实,我们有许多方法可以延年益寿,比如依靠好的医药、高科技手段,或一些佛教仪式等等。昨天学院念《长寿经》,我都忘了念(众笑)。当然,我个人对是否要长寿不是特别在意,长寿也好,短命也罢,怎么都可以。不知道他们念得怎么样哦(上师笑),但我确实从来没有开过长寿法会。

记得法王如意宝在世时,学院就定期举办长寿法会,持续了很多年。一次,法王生病了,我们陪同在成都治疗。其间,法王说道:“麦彭仁波切撰写的长寿仪轨很有加持力。”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学院的索顿管家来探望上师时,拿着一个盒子,里面装着很多红色的长寿丸,分给法王和在场的人。

“这次法会的纪律怎么样?”法王问。

管家回答:“哦,所有的法会里面,这次的纪律是最好的,都不用怎么管理。因为他们都怕死,所以大家都特别认真地在念。”(众笑)

我不知道长寿法会情况怎样,反正我没有参加过。我想长寿也可以,短寿也可以吧。但好像越这样想,可能越会长寿(众笑),越执著“我”不要死,然后拼命祈祷,反倒不知会怎样。当然,念了应该会起作用,希望起作用吧,对吧?

以上是疾病方面,主要说菩萨会发愿,让众生远离病苦。

 

劫中有饥馑,现身作饮食,

先救彼饥渴,却以法语人。

这一颂是讲:在饥馑劫中,饥荒肆虐、哀鸿遍野、饿殍载道,一片凄惨之相。此时,菩萨会发愿变成饮食,先满足众生的生存所需,解救他们于忍饥挨饿之中。众生获得温饱后,再用佛法使其精神获得滋养。

按照《俱舍论》的观点,饥荒劫将于人寿十岁时发生。那时到处出现干旱,庄稼颗粒无收,人们食不裹腹、饥饿难耐。他们从地里挖出现在人类的遗骨,说这是有粮食的圆满劫时的人类骨头。用这些骨头熬汤饮用后,可以维持很长时间的体力。还有人从仓库里取出一粒粮食,吃了就可以维持七年的生命。就如清朝小说《镜花缘》里描述的一样,有个人吃了一粒粮食,一年中都不用吃饭。《镜花缘》里面还讲了女儿国等许多神奇的故事……

前面讲到,疾疫劫时,七个月零七天中,瘟疫横行、药石无效,人们因病即亡。而饥馑劫时,则是七年七个月零七天中,大旱无雨、井河枯竭、五谷不生,人们因食物无着而饿死。那时的人寿非常短促,之后人寿才又逐渐增长。我们应当发愿:当出现饥馑劫时,我愿变成粮食来利益众生。

虽然现在不是饥馑劫,但世界上仍然有大量众生饱受饥饿折磨,非常可怜。非洲每年都有很多成人和儿童饿死;去年也门也陷入饥荒;还有最近的委内瑞拉,本来这个国家靠石油出口,民众都丰衣足食,但由于连年内战和暴乱,致使所有城市断电;医院无人值守,尸体腐烂,恶臭弥漫;社会没有警力,无人管理治安……整个国家处于瘫痪状态,随之也出现不同程度的饥荒。

且不说将来的饥馑劫、刀兵劫如何悲惨,我们稍微关心一下时事就能知道,眼下世界上就有许许多多的生命正处于饥饿和黑暗中。我到非洲时,经常想起《俱舍论》所描述的饥馑劫时期的众生,我们也会尽可能地给他们一些物品。

有一次,我们给了一位老太太一些食物。她家里有九口人,我们问她家里还有什么吃的,她说没有了。我们又问:“这些够你们吃多长时间?”她说:“大概七八天吧。”“那吃完了怎么办?”“就只有呆着等死!”老太太的语气非常绝望。

这并不是什么神秘的国度,我们坐飞机大概十三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和这些国家一样,世界上东南西北许多地方都陷于战争、饥荒当中。此时如果真正有佛菩萨以化现成食物的方式来饶益他们,是特别有必要的。

当然,这些地方也充斥着瘟疫、艾滋病、毒虫等有毒病菌,到处都是不安全因素。一般人要去这些地方利益众生可能不容易,需要有坚定的信念和强大的利他心。可见,菩萨行真的很伟大。不论你对大乘佛教略知一二,还是毫无所知,都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世界上,利他行和利他心都是弥足珍贵的。

“我们也要成为这样的菩萨!”我们中多数人已经发起了这样的大愿。如此,纵然我们不能在饥荒时把自己变成食物,但至少在面对一些贫困、可怜众生时,也可以力所能及地做点慈善事业。其实,对有能力、有福报的人来讲,帮助一两个众生只是举手之劳。

因此,我们要试着发这样的菩萨心,希望自己将来有能力变成饮食,让饥饿众生真正得到利益。寂天菩萨在《入行论》中讲过:“盼天降食雨,解除饥渴难,于彼灾荒劫,愿成充饥食。”希望天上降下饮食雨,解除众生的痛苦;当出现饥荒的时候,愿自己变成食物来满足众生所需。可见,无论是我们平日的饮食还是饥荒时的食物,可以说都是佛菩萨的化现。

上世纪60年代,很多地方没有粮食可吃。刚才从学校回来的路上经过一个地方时,我告诉旁边的人:“听我一个亲戚说,那里是我外祖母去世的地方。”他问:“您外祖母是怎么走的?”我说:“听说是60年代的时候饿死的。”对有些人来说,好像“饿死”是个新名词,但那个时期,人饿死是稀松平常的现象。

前段时间,也门一个饿死的女孩受到全世界的关注。但这仅仅是无数悲惨场景中的一个镜头而已,实际上有无数的人正在为生存而苦苦挣扎。因此,我们要发这样的愿。

所以我希望,念《普贤行愿品》回向时,大家每一念都要从内心深处发善心、发善愿:愿世间一切可怜众生,都能得到佛菩萨的加持,以他们自己的善业力解除痛苦。时常这样想非常重要!对大乘佛教徒来说,最关键的就是这颗心,正如无畏洲尊者所说——“只随善恶意差别,不随善恶相大小”。

 

劫中有刀兵,为之起慈心,

化彼诸众生,令住无诤地。

第三个是刀兵劫。人寿十岁时,出现刀兵劫,七日七夜当中,所有人见人必杀。刀兵劫主要是依靠众生嗔心的恶念感召,身边任何物件拿起来即成利器,可谓草木皆兵,以用来互相砍杀。菩萨发愿,在人寿十岁时,以慈悲心观照教化众生,令众生处于没有诤论的祥和状态,从而斩断此恶劫。

现在有些人吵架打架的时候,就好像在感受刀兵劫,眼前任何物品都能成为武器,水瓶、碗等等,能打碎的一件不留。如果家里开始战争,和刀兵劫也相差无几。此时菩萨就会马上现身劝阻:“不要打,不要打啦!”

当世间出现争议时,佛菩萨的化现就会出来劝阻。

戴斯蒙德·道斯是一名二战时期的美国军人。本来他的父母妻子都不同意他参军,但他执意要上战场,人们也都以为他会在战场上杀人如麻。但他却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拒绝携带武器杀人,在军中被视为异类。在太平洋战区的美日钢锯岭战役中,他不但没有杀一个人,反而拼命地在战场上救人,最终以一己之力,一天救下75名伤员,加上以前救的,总共达到一百多人!一般来说,在残酷的战场上,不太可能救人,而他不仅在服役期间没有杀人,更是不论敌我,什么人都救!后来杜鲁门总统专门为他颁发了代表美国最高荣誉的美国国会荣誉勋章。2006年,戴斯蒙德去世,享年87岁。我看他的传记时,就在想:“他会不会是真正的菩萨呀?”因为在战争中不但不杀害别人,还拯救许多生命,真是非常特殊的事迹!

就像医生能挽救病人的生命一样,有些战士也能在战场上救下很多人,所以,刀兵劫出现时,我们要对众生发起悲心。虽然在座各位可能没有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救人的机会,但若见到有人吵架,千万不要袖手旁观。现在不少人就是这样,即使遇到有人拿刀互相残杀,不但不加规劝、见死不救,甚至推波助澜,或躲在一旁,把自己当做摄像师,兴高采烈地拍视频,这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在那种时刻,如果自己没有什么危险,也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我们理应平息风波或救助生命。

有一次我们开夜车上来,在康定遇到几个人拿着刀准备打架。我决定下车劝阻,但车里有些人说不要下去,认为他们是强盗装的,但我觉得看起来不太像。毕竟我们都穿着僧服,所以下车劝过之后,他们也一哄而散。那天我非常开心,因为如果我没有这样做,他们很有可能互相残杀。

也许我们会经常遇到有人吵架、打架,这时应当看看能否去劝说。虽然不敢说自己是真正的菩萨,但这的确是菩萨行为。

人和人之间最好没有诤论,尤其是在佛教群体当中,更应该减少争执。当然,完全没有一点冲突与矛盾可能不太现实,尤其是发心人员之间,常会因为工作而吵吵闹闹、各执一词,但在解决问题的当下,就应该放下仇恨与诤论,更不要说长期记仇了。特别是大乘佛教徒,个人的冤仇也不应该记在心里。

可能是我比较傲慢或者自以为是,去到其他地方的时候,有时我会感觉喇荣的传承确实是平和安宁的。作为佛教的传承,应该多讲闻思修行,个人得失并不重要。但现在好多地方本末倒置,总是在讲是非,口中说的全都是别人的过错和坏话。其实,爱讲别人过失的人,修行肯定不好,因为他缺少对众生一视同仁的大悲菩提心,同时因为常看世间人的过失,也必然不会在闻思修行上面用功。

反之,如果我们经常处于利他心的状态,就不会讲他人过失,即使看到一些不如法的行为,也会认为情有可原,因为凡夫众生肯定有无数毛病。毕竟在佛菩萨眼里,众生有不如法的行为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们应该像母亲爱孩子般地爱众生,孩子有任何不如法的行为,母亲都不会记仇,只会想办法帮助其改正。对此,大家应当认真思维。

菩萨在刀兵劫中利益众生,令众生住于无诤论的安乐之中。无诤论是很重要的,佛教徒之间如果有一些冲突或是见解不一致时,最好能心平气和地解决。在生活中,每个人都有可能陷入不同的冲突和争斗之中,比如家人、朋友之间,或是部落与部落之间等等,此时能以和平的方式去化解是最好的。倘若以暴制暴,其结果一定不会尽如人意,并且也不符合大乘佛教的教义。

以上宣讲了三种劫难。在《瑜伽师地论》的一个讲记中,讲述了避免转生于这三劫之中的方法:如果能守持一天的斋戒或不杀生戒,便不会转生于刀兵劫中;如果供养僧人一次食物,则不会转生于饥馑劫中;如果供养他人一次药物,就不会转生于疾疫劫中。

 

若有大战阵,立之以等力,

菩萨现威势,降伏使和安。

如果有双方势均力敌的大战发生,则极可能持续很长时间,因为,倘若一方特别强盛,便能在短时间内将对方吞噬。而这样不相上下的战况持续下去,必将会使更多众生遭受伤害。这时,菩萨便会显现极具威力的形象救度众生。

众生的业力千差万别,不同地域的人们有着千奇百怪的传统习俗。比如我的家乡,虽然地方很小,但至今仍有许多人将部落之间的争战,视为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

这样的陋习在印度也存在。《杂阿含经》中记载了一个公案:一次,一位婆罗门询问佛陀:“瞿昙啊,我们部落的祖先们说,在战争中死去的人会转生于天界,是不是这样啊?”佛陀听后缄口不言,婆罗门连续问了三次,佛陀始终不予作答。之后,婆罗门仍然不肯放弃,佛陀便反问他:“那我问你,战士在作战时,会不会对敌方生起伤害之心?”婆罗门回答:“肯定会生起伤害他人之心啊。”佛陀接着说:“如果生起了伤害众生之心,则身口意三门都是罪恶的,结果也可想而知,必定会堕于三恶趣之中。”因佛陀金刚语的加持力,婆罗门听后立即痛哭流涕。这时,佛陀微笑着对他说:“刚才我不想回答你,你非让我说不可,现在你哭得这么伤心干嘛?”(上师笑,众笑)这位婆罗门也能说会道,于是回答说:“我不是为自己而哭的。我们部落世世代代秉承这种陋习,无数人丧命于战争中,没想到他们非但不能升天,反而会堕入地狱,我觉得他们太可怜了!”此后,这位婆罗门便虔诚地皈依了三宝。

此处宣讲了佛菩萨会在战争中示现,并以威势力救度众生,成为维护和平的导师。我前段时间看到一个视频:82岁的教皇方济各,为了平息南苏丹的战乱,跪在南苏丹敌对领导人的脚下,逐一亲吻他们的脚。按照基督教的传统,教皇此举表达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尊重和祈求。南苏丹的内战,已经造成四十多万人死亡,至今仍未平息。不久前,教皇在梵蒂冈为非洲领导人举行了为期两天的闭关会议,请求内战双方领导人维持和平协议,并再再祈愿。会议结束时,战争也随之结束。视频里,八十多岁的教皇,一个接一个地跪地亲吻那些官员的脚,不论他是哪个宗教的领袖,这种行为都是非常伟大的。

反观自己,如果能够平息两地的争斗,也许我也能做到,但是否能有那样主动的心呢?如果为了平息两个道友的争执,让你去亲吻他们的脚,可能很多人都不愿意吧(众笑)?以前我上小学时和同学打架,老师说,如果我们能亲吻对方以示友好,就马上放了我们,但我们都不愿意,也不好意思。(众笑)

不论是国家之间的战争,部落之间的争斗,还是家庭成员间的内战,都会令众生遭受巨大痛苦。这时,如果我们有能力令之和解,化干戈为玉帛,就应当尽力去做,这是非常重要的。

有人说:“你们佛教徒管好自己的修行就行了,别人的矛盾是别人的事,你们掺和什么呢?”但菩萨们还是会参与,会“多管闲事”的。

但是,我们有些管家、负责人却根本不愿意参与调解:“这些矛盾很麻烦的!”不论是在维护佛教团体内部的和睦,还是部落、国家甚至是世界和平方面,有些发心人员的愿望始终停留在口头上。真正的发心,应当付诸行动。菩萨们也是在战争时示现威力,令众生获得和平的,这非常重要。

 

一切国土中,诸有地狱处,

辄往到于彼,勉济其苦恼。

一切国土中的所有地狱,即十八大地狱,若其中有众生正在受苦,菩萨便会迅速前去救度。《涅槃经》中说,菩萨并非是因业力转生,而是以愿力转生的。就像地藏菩萨的弘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菩萨们是以这种伟大的愿力入于地狱的。

现在有些人经常发愿:“我要到地狱中救度众生!”这是很可怕的。法王如意宝也曾说过:“你们口头上是这样说,但实际上肯定不敢做,因为人间的苦难根本无法与地狱相提并论。”且不说地狱,有的人去偏僻一点的地方发心都难,在缺吃少喝的地方呆一段时间都做不到。但菩萨们的心愿是:只要能利益众生,自己再苦再累都心甘情愿。

这几句偈颂都在宣讲菩萨们随苦救度的功德,面对不同众生,显现不同的形象来解除他们的痛苦。

再讲一个颂词,今天就算圆满了。这一品的传承刚才已经全部念完了。

 

一切国土中,畜生相食噉,

皆现生于彼,为之作利益。

一切国土中,旁生都极其愚笨,互相杀戮、互相啖食、弱肉强食,不断感受这些痛苦。菩萨便会在不同的动物面前,示现其各自的形象,如:牛、羊、大象、骏马等等,以各类形象利益众生。此处藏文的版本中是“说法而利益”,即在这些众生面前以说法来饶益他们。唐译、梵文和日文的译本中,都有“说法”二字。

菩萨为旁生们说法,应该不是用人类的语言。我院子里的麻雀们每天都讲很多话,我想他们的“大老板”应该也会为他们说法吧。清晨天还没亮时,他们就开始叽叽喳喳了,乌鸦也开始“啾呦,啾呦”地叫(上师模仿,众笑)。他们“说法”的内容不一定是“诸法无常”等等,也许是以另一种方式来宣讲吧。

佛陀传记中有“和气四瑞”的故事,《大智度论》中是“和气三瑞”,说法略有不同,你们方便时可以自行参考。

故事中讲,当地人民纷争不断,人们既不听族中长老的安排,也不听出家人的劝导。菩萨为了度化他们,便示现为小鸟、大象和猴子三只动物,他们相互约定,彼此之间年轻者承侍年老者。结果一比,大象最年轻、猴子次之,小鸟最年长。从此以后,他们奉行尊老爱幼的准则,由大象驮着猴子,猴子头顶小鸟,彼此互敬互爱,和睦相处。

幸好不是小鸟最年轻,不然就被大象踩扁了。(上师笑,众笑)

一些佛经中记载,其中还有一只小兔子。当时这个情景被一位猎人看见了,很快举国上下尽人皆知,最终传到了王宫里,引起了国王的反思:“连旁生都能做到尊老爱幼,我们人类更应如此。”从此,“尊老”的理念开始在全国传播,人们也过上了安定祥和的生活。

由此可见,有时,菩萨以人的形象难以利益众生时,也会示现动物的形象。我们在弘扬佛法时,也不能太僵化、太刻板了,应当探索各种不同的方式,但也不能过于张扬,尤其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保持低调也很重要。聪明的放牧人,下雨时会立刻躲进山洞里,出太阳了再出去晒一晒,下雨了又赶紧躲起来。而愚笨的放牧人,不管下雨还是天晴,一直杵在外面,最后自己全身都湿透了。

学习和弘扬佛法,也要观察不同的因缘、环境和时机。就像刚才所讲故事中的菩萨,看到以人类形象利益众生的方式不一定奏效,就马上显现为动物,在人们面前表演大象驮着猴子,猴子背着小鸟,用这样的方式推广《弟子规》(上师笑,众笑)。同样,我们弘扬佛法和利益众生也需要善巧方便。

下节课我们继续宣讲如何善巧方便。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