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43课 2019年04月02日

 

(暂未定稿)

(上师念传承)

今天继续讲《维摩诘经》。之前先说一下课程安排,下周一和周二讲《维摩诘经》,周三讲《善生经》;明天也是讲《善生经》。有些人没有听《善生经》,若有时间,建议最好听一听,对大家处理各种世间事务应该有一定益处。

我经常强调,听课时尽量不要迟到。现场听课的道友好一点,有些空中(听直播)的道友,时间观念比较差。有些人可能确实是由于城市里下班堵车,而有些则是根本没把听课当回事。

在喇荣这里,以前堪布、堪姆开会时,有些人总是迟到,我也经常提醒他们要有时间观念,但很多时候都不管用。后来就规定,开会时谁迟到就罚款(众笑)。我们罚的钱不多,迟到一分钟罚一块钱,迟到五分钟罚五块钱,如果一个重要的会议没有参加,就罚五十到一百块钱。规定公布后,几乎就没有人迟到了(众笑)。虽然只是一块钱的罚款,但感觉很多人比较在意,一是可能经济上有些损失,再者也许在众人面前受罚,会觉得不好意思吧。

以前我讲过,如果有重要聚会,至少也要提前两三分钟到场,比如七点钟会议开始,那七点之前就应该到达。遵守时间也体现出一个人的人品素质,许多西方国家都特别重视这一点,我个人也认为守时很重要。试想,如果其他人都准时参加聚会,唯独有几个人姗姗来迟,浪费大家的时间是有失教养的。

以后大家上课学习时,要有时间观念,准时听闻,重视每一堂课。有些道友听课确实比较积极踊跃,但时间掌握得却不太好。

这是上课之前要说的事情。

 

下面继续讲《佛道品》中的部分内容。

前面讲了“佛道即非道”及“非种即佛种”的两个道理,下面开始讲“眷属”。

 

【尔时,会中有菩萨,名普现色身,问维摩诘言:“居士!父母妻子、亲戚眷属、吏民知识,悉为是谁?

有人问维摩诘居士:“您的眷属,包括您的妻子、儿女、资具等都在哪儿啊?”虽然表面上看,问了维摩诘居士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轻而易举就可以回答,但这个提问尤显重要。

之前课中也有讲过,本来维摩诘居士有自己的家庭、眷属等,但当众多佛弟子去到他家里时,维摩诘居士显现神变,令家中除了一张床以外,所有资具都消失无踪。不管怎样,他都会给出一个圆满的回答。

此处为什么提出这样的问题呢?据吉藏大师分析:一方面是因前面讲到维摩诘居士依靠某些行为(令屋中除了床外,一无所有),来阐述万法本体空性的法理;此处则意在阐演一切万法空性的同时,也具足如梦如幻显现的功德。另一方面,也说明了维摩诘居士内在具足世间所有功德。接下来会讲到,如父母、妻子、儿女……都有分别表示的内容。最后,虽然维摩诘居士显现上是世俗在家居士,但当他修证圆满时,所有的资具和功德都自然圆满。对此处问答的原因,从以上三个方面进行了论述。

前面是维摩诘居士和文殊菩萨互相对答,同时迦叶尊者也加入了“互动”,表示声闻乘的许多修行境界不如大乘佛子,以后应多多学习。

接下来,会中有一位名为“普现色身”的菩萨出场,他深深地感到:从前面不论是与文殊菩萨、声闻弟子或其他菩萨之间的对话都可以看出,维摩诘居士的修证境界的确不可思议,令人叹为观止。于是他好奇地想问:您的父亲、母亲是谁?您的妻子是谁?您的亲戚眷属是谁?您的手下官员和民众是谁?您的善知识是谁……

众所周知,普通人的父母、妻儿及亲戚朋友等,不一定会受到他人的关注,知道与否也无所谓。但若有人学问或修行上出类拔萃、超凡脱俗,且声名远播、名闻天下,此时人们就会对他的身份背景,甚至包括其家族或亲朋好友等都饶有兴趣。

智者大师提到:印度人对待贵人的习惯,是通常会了解TA的父母和眷属,如果尽皆具足尊贵,就说明TA确实是位贵人。如果像声闻一样缺乏眷属,单独入于“寂灭”的状态,就会不以为意。这也是当时印度的一个习俗。其实,世界上的很多地方,包括藏地也是如此。

一般来讲,为高僧大德、学者或著名人物写传记,首先都会介绍一下TA的家族,包括父亲、爷爷及母亲的家族等情况都会涉及。通常都是写好的方面,至于不光彩的部分——诸如家族中的某个败类,就不会记录入册了。藏地曾经有个灭佛的郎达玛,后来臭名昭著。他的亲友中有高僧大德和著名的历史人物,但这些大德写传记时,根本不会提起他。(上师笑)

东西方的世间人也是这样,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爱屋及乌,进而重视起TA的家人眷属。古代如此,现在亦然。很多年轻人在追捧某个明星时,会同时关心TA的家人。明星生了一个孩子,好多新闻记者无论白天黑夜,都一直拿着长长的照相机和摄像机,希望拍到哪怕一点点的“私密”照片。即使小宝宝的近照拍不到,能照到TA的小指头也是心满意足的(众笑)。开玩笑,也许没有这种情况吧。

普现色身菩萨对维摩诘居士也是这样,他了知到维摩诘居士如此地智慧超群,那么他的父母、妻子、儿女到底是谁?(如儿子有没有读大学?在哪个学校读?在校成绩如何?和校长关系怎样?)很多事情都想一探究竟。现代人也是这样,比如某个名人家里的孩子出去读书,粉丝们对孩子读书的情况都想刨根问底。不过,维摩诘居士那个时代,可能还不至于如此。

 

【“奴婢僮仆、象马车乘、皆何所在?”

你的奴婢、门僮书僮、仆人(藏文版中还有驾御马车的御夫,唐译中也有),分别是谁?还有资具方面的象、马、车乘都是什么样的?分别在哪里?就这样一一详细询问。

(上师停顿了一下)上课时总是有这么几个人迟到,我都认得出来是哪些人了!有些也许确实是工作原因吧,不过能够坚持听课,还是非常难得。现在《维摩诘经》已经讲得过半了,后面部分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地坚持。这次因缘具足,大家共同学习大乘佛法,以后是否有这样的机会很难确定。

有偈颂云:“人身难得已得,中土难生已生,佛法难闻已闻,善知识难遇已遇。”汉地的一个大德曾讲过这个偈颂,其他一些经论中也有记载,只是译法略有不同。由此可见,我们今生获得了人身,值遇了佛法,确实极为不易,大家一定要有一种难得之心!尤其像《维摩诘经》这样的经典,在此生中有听闻的机会,以及课前发菩提心、课后回向功德的因缘,每个人都应倍加珍惜。纵览当今世界的价值观,以三殊胜摄持听闻佛法,有相当深远的意义。

那天有人对我说,他是一个从小便深受缺乏爱与温暖的原生家庭影响的“冰块孩子”。前两天也给大家讲过,相比之下,就我个人而言,我的原生家庭是佛教家庭,我的成长过程中一直有对大乘佛教非常重视的善知识相伴左右,受到包括上师如意宝在内的上师们的影响,可谓善缘具足,因此,我与那个“冰块儿童”的境遇截然不同,和你们有些人所秉持的价值观也是大相径庭的。我个人认为,这样的价值观对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大有裨益。这种利益并非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实际上今生来世都会逐渐彰显。即便最初有些人似懂非懂,但我相信他们将来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许多人虽然信仰佛教,可由于缺少广泛的闻思,对人生的价值和佛法的教义一窍不通。但经过长年累月地闻思修行,最终会发现,在我们一生所追求的众多梦想当中,能够有幸值遇大乘佛法是最有意义的。因此,能够听受佛法极其难能可贵。

在座各位都在十分认真地追随佛陀的法道,因此,不能仅是听闻了佛法就万事大吉,还应做好两件事情:第一,将自己所学的每个知识点,结合自相续好好修行。如果缺乏修行,就很容易变成法油子;第二,将我们所学到的知识尽可能地回馈社会、利益社会。

当然,就现状来看,在某些地方,即便你具有智慧,也未必当下就有用武之地。像喇荣培养的藏族堪布和堪姆们,在各个寺院可谓炙手可热、供不应求。但由于特殊的历史遗留问题等原因,处于特定群体中的个别堪布、堪姆和法师们,现在也无法有足够的因缘,投入到弘法利生的事业中去。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状况会逐渐好转。所以,大家也不用急于获得堪布或堪姆的头衔,而且仅以此为追求目标,可能自心也不算太清净。总体来讲,要随缘。如果以后因缘具足,则一定会有弘法利生的机会。此外,有些表面看来平平淡淡的居士,实际上能够利益众生的机缘却是数不胜数的。总之,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学会在烦恼中成长,这非常重要。

昨天我们讲过,莲花在干旱的陆地上无法生长,但在潮湿的淤泥中却能绚丽绽放。有些修行人看似远离了一切执著,但在声闻乘无为法的修行中却无法取得进步。我看到身边的个别法师,他们的目标就是:“我以后要到寂静的地方去接一个寺庙,然后好好地禅修,这样就很好了!”“我自己要好好地接一个空庙”——“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和尚……”(众笑,上师笑)现在汉地好多地方都是这种情况——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和尚,和尚有个徒弟,结果这个徒弟也跑了(众笑)。这种想法是不对的。而有担当的人却会思考:“将来因缘成熟的时候,我一定要珍惜难得的机缘,好好地弘法利生,纵然自己再苦再累再生烦恼,还是愿意尽力去利益有情。”这样的人肯定存在,但并不是太多。

我们应该像维摩诘居士所说的那样,到烦恼中去,直面烦恼,锻炼自心。否则就会如我昨天所讲的那样,很多人学了空性法门和大乘佛法后,反而不敢与外界接触,喜欢离群索居,只要有吃有穿能活下去,就宁愿呆在家里不敢出门,出门也怕被人看见,像个“小贼”一样(众笑)。这样真的不太好。

真正大乘佛教的修行,需要有一定的对治烦恼的能力。如果自己什么能力也没有,连一部论典都还未学完,就急于去弘法,搞各种各样的自我宣传,本来没有什么功德却说大妄语——说自己梦到了什么,自己会打卦等等,这样去骗人没有任何意义,这也不叫弘法利生,对吧?但若自己真正有一些境界和功德,就应如莲花生于淤泥中一般,在烦恼中弘法利生。许多高僧大德和菩萨都是以居士身份来弘法利生的,因此,我希望居士们也要向维摩诘居士学习。之所以这次要讲《维摩诘经》,就是因为其中的主人翁是一位居士,而非德高望重的出家大比丘或大比丘尼。

这样一位看上去平凡无奇,天天躺在床上的病人,是怎样利益众生的呢?维摩诘居士除了一张床以外一无所有,而有些身体健硕、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应有尽有的居士,更是理应再三思考如何弘扬佛法。

我还没开始讲是吧(众笑)?我刚才害怕时间不够……应该可以,没问题。(上师笑)

以下是维摩诘居士以偈颂的方式来回答普现色身菩萨的问题:

 

【于是维摩诘以偈答曰:

智度菩萨母,方便以为父,

一切众导师,无不由是生。

这个回答比较特殊,他说:智度是菩萨的母亲,方便是菩萨的父亲。一切导师(包括维摩诘居士在内的一切诸佛菩萨)没有一个不是由智慧度的母亲和方便度的父亲所生的。亦即依靠证悟一切法为空性的般若智慧佛母,和以大悲心摄受一切众生的方便佛父,以此智悲双运的父母,可产生包括维摩诘居士在内的一切诸佛菩萨。因此,维摩诘居士的母亲就是智慧度,父亲就是方便度。

《心经》中云:“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可见,三世诸佛也是由此而产生的,并不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他们不仅有父母,而且父母还从始至今一直相伴,不离不弃。僧肇大师曾讲过:“智为内照,权为外用。”智慧是内在的母亲。“权”指方便或权巧。“为外用”,一般用来对外度化众生。这就像世间的家庭一样,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但基本上是由母亲主内,带孩子做家务;父亲主外,负责在外面做生意、挣钱等等。故智慧与方便也是如此,智慧是内在的,方便是外在的,缺少任何一个,修行都无法圆满。家庭也一样,要是父母中缺少一方,就会成为单亲家庭,孩子的教育就可能受到影响——当然这也并非绝对,事实上,有些孤儿或单亲家庭的孩子,无论智慧、爱心,还是其他方面,都是超然出众的。但就一般而言,般若和方便两者不可或缺。

《万善同归集》中云:“般若无方便,溺无为之坑。方便无般若,陷幻化之网。”如果般若未以方便摄持,就会如声闻乘那般,入于单空的无为坑坎之中;如果方便未以般若智慧摄持,则会陷入幻化网中,而无法自拔。因此,在行持善法时,一定要以智慧来摄持,否则,秉持坚不可摧的实有执著,认为众生是实有的,善法是实有的,最终就难以从网罟般的实执中获得解脱。

通过以上宣讲,大家要懂得,维摩诘居士是由智慧度的母亲和方便度的父亲所生的导师。

 

法喜以为妻,慈悲心为女,

善心诚实男,毕竟空寂舍。

此处介绍维摩诘居士的家庭状况,他的妻子、儿女、住舍等也是齐全的。

刚才普现色身菩萨询问维摩诘居士的妻子、儿女,以及住房等状况。这也是世间人最关心的,是吧?

维摩诘居士忙不迭地回答到:“有有有!有妻子、女儿、儿子、房子……什么都有,没事!”(上师模仿,众笑)

因为菩萨比较担心他一无所有,所以维摩诘居士又进一步加以解释。他所拥有的是怎样的呢?首先,“法喜”,即对大乘佛法的欢喜心,就是他的妻子。通常丈夫对妻子会产生欢喜心,同样,他对大乘佛法也生起了极大的欢喜心,而且这种欢喜心与丈夫对待妻子忽冷忽热的态度有所不同,不是今天欢喜,明天不欢喜,过段时间又因吵架而心生厌烦,他对大乘佛教的法喜恒常稳定、善始善终。如果就女性修行人而言,她有没有丈夫呢?同样可以理解为,从大乘佛法中获得的法喜就是她的丈夫。

其次,慈心与悲心是他的女儿。慈心和悲心具有爱恋、柔软、柔和的特性。他的女儿就是依靠与大乘佛法相合的希求或追求,而生起的对一切众生不偏不倚的慈悲心。任何人见到这个调柔可爱的女儿,都会自然而然地心生欢喜。

那有没有儿子呢?有!善良之心和诚实就是他的儿子。诚实即不虚伪、没有狡诈心、能力十足,可以继承家业。但如果缺失了善良,则纵然具备继承家业的能力,也会因为不善的缘故而令事业一败涂地,以致家道中落。所以,他和妻子所生的儿子既有善良之心,又具备诚实的品质。

然后,世间人所关心的住房又是怎样的呢?房舍即是通达了一切万法毕竟空相和寂灭的境界。房子是包括妻子、儿女在内的所有家庭成员的所依,对维摩诘居士而言也是如此,慈悲心、对法的希求之心、诚实和善良之心的所依,就是了达万法皆为空性。由此,他已经具足了所有家室。

世间也是这样,当我们遇到陌生人时,也往往会关注这些事情。大多数世间人都有家庭,家庭作为社会构成的基本单位,也是必不可少的。不管是社会稳定,还是世界和平,其主要的源动力,都来自于每个家庭。如果家庭不和谐,就难以达成世界和平的目标。

我前段时间也讲过,也许在将来,一些家庭结构会有所变化,但在改变发生前,尤其佛教徒,更当做好表率。大多数佛教徒在学佛之后,与家人的关系越来越融洽,较之以往更能与他们和睦相处。以前整天都是没完没了地争吵和打斗,吵吵闹闹成了家常便饭。藏族有个说法是:吵架时母亲获胜,打架时父亲获胜(众笑)。其实这些都是没必要的。正如《大圆满前行》中的教证(上师念藏文):“夫妻无常如市客,莫争吵骂当日瓦!”意思是,家人再亲密,也只是暂时的因缘际会,最终会各自分散。

作为佛教徒,应珍惜当下拥有的家庭,让家的氛围更加和睦,在修行的同时,也要尽量为家人做些有益之事。但现在有的人在学佛后,根本不为家里考虑,既不出去挣钱,也不做家务,整天捧着课本躲在屋子里,这样肯定没法和家人和睦相处,生活还怎么继续?现在社会竞争愈发激烈,我建议佛教徒还是要好好地生活,该挣钱的挣钱,该上班的上班,该做事的做事。

佛教徒不应该越来越懒惰,自己不去挣钱,反靠别人养活,岂不成一帮乞丐了?这样是很可怜的!出家人则另当别论,他们自古以来就有居住寺院、化缘为生的传统。但假如在家佛教徒也开始不干活,靠人资助,那社会的压力就会比较大。所以建议大家要自力更生!

我看到有些佛教徒还是非常能干,即便当今社会环境瞬息万变,没有所谓的铁饭碗,一年可能会更换好几份工作,很不稳定,但他们也毫不怯懦。我遇到过一个人就很厉害,好像他一年换了九次工作,基本上一个多月换一次,虽然十分不易,但他仍然认真对待每份工作,这一点我非常赞赏。

另一方面,许多人非常看重家庭,认为没有儿女或伴侣的人生不完美,甚至非常痛苦。其实这和大众媒体的引导不无关系,长此以往,大家都觉得仿佛来到世上就必须要结婚。西方国家在这方面要稍微自由一点吧。

我听说有的父母天天逼婚,孩子们也很苦恼,但年轻人的观念与父母的传统思想格格不入,最后往往只能选择避而不谈,甚至不愿待在家里与双亲共处。其实,婚姻确实只是传统而已,也许将来的社会结构会发生变化,家庭将不再“完美”,即使没有妻子、儿女或丈夫,也不会受到过分的关注。

回到经文中,经中的描述确实让人羡慕:没有丈夫或妻子,每天读读书也能法喜充满,等于拥有了至死不渝的终身伴侣;没有儿女,但相续中具足慈悲心或善心,等于拥有了儿女,而且这辈子也不会遇到太大的违缘——毕竟好多子女也缺乏孝道;当然,基本的住处还是需要的,没有住的地方,仅仅靠观空性,对有些人来说还是有一定困难。(众笑)

喇荣最近一直在下雪,刚才还下得特别大,我很担心山上的牦牛和外面的飞禽可能会找不到吃的。昨天到今天一整天都在下大雪,上课前我看到还下得特别大。

在这样的环境里,如果居无定所,而仅靠观空性对治的话,也许一边观一边就像法显大师的弟子那样,冻死在雪地里了。所以,观空性固然重要,但有个住处也很有必要。有了容身之所,妻子儿女什么的没有也行,毕竟你有了精神财富。

很多人总是将希望寄托在伴侣、儿女或别的人身上,这是一种悲哀。每个人都应随顺因缘,寻找所需的依靠处。试图将情感寄托他人,从而寻找所谓的安全感,那是不可靠的。

在世间人的观念里,伴侣、子女、家庭缺一不可,但对于修行人,也许缺少这些“依靠处”反而更加快乐。原因如《出曜经》里的故事讲到的一样。我可以给大家讲讲……

(上师拿起一本书:“这是韩语版的《不离》。”(众鼓掌)然后指着封面:“不知道这是不是四块石头?”(众笑)

上师:“你们觉得是什么意思?”

弟子:“与法王如意宝粘在一起。”

上师:“粘在一起啊?但还有一部分没有粘呐。”(上师笑,众笑))

刚才说到《出曜经》中的公案,这个故事讲到,世间的恩爱最终都是无常、痛苦的,但大多数人不懂无常之理,不知其为痛苦的本性。

故事是这样的——

一次,佛陀给一个婆罗门开示了“世间恩爱最终将变为痛苦”的道理。但婆罗门并不承认,他觉得:世间的感情很美好,哪来的痛苦呢?他不同意佛陀的观点,于是离开了佛陀。

婆罗门路过一个村庄,那里有一对恩爱夫妻,正过着美好的生活。婆罗门问道:“瞿昙(他对佛陀没有恭敬心,所以称佛陀为瞿昙)说,世间的恩爱实际上是痛苦的,你们认为他说得对吗?”这对男女说:“当然不对啊,你看我们过得多么快乐。”由于得到了当事人的印证,婆罗门对自己的看法更有信心了。于是他非常骄傲地四处宣称:“瞿昙的见解是错误的,世间的快乐生活他根本不懂!”

这话不断传播,慢慢传到波斯匿王的王宫里。当时波斯匿王还没有皈依佛门,但末利夫人已经是佛教徒了。国王听到后,有些疑惑,于是去问他最宠爱的末利夫人:

“夫人,我听说,瞿昙沙门认为世间的恩爱最终都是痛苦的,你觉得呢?”

夫人回答:“夫君,确实是这样的啊。”

国王不以为然:“你是佛陀的弟子,当然不能反对师长的教言。但这种说法根本不合理,因为世间的感情是快乐和幸福的啊。”

夫人缓缓说道:“国王啊,请您想一想,您以前不是特别重用流离大将军吗?还特别宠爱婆耆利王女和禹翅剎利夫人?”

“是呀!”波斯匿王回答。

“但最终他们都离您而去,您是不是为此特别伤心?”夫人说。

“是这样的,苦不堪言。”国王若有所思。

“那我再问您,您现在是不是特别爱我?”夫人继续问到。

“是呀,但是亲爱的夫人,我对你的爱可远远超过刚才说的那三个坏蛋!”国王连忙解释(众笑)。开个玩笑,“坏蛋”是我自己加的!

“如果有一天,我也无常了,或者不再爱您了,您会不会也特别抓狂呀?”夫人笑道。

“那肯定是啊,这没什么说的!”国王回答。

“那么,国王您是不是也特别爱国中的子民?”夫人继续问到。

“是的,因为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来自全国人民对我的拥护,所以我特别珍惜国家和人民!”国王点点头。

“那么,万一有一天,您的人民全都叛变了,所有人都反抗您,您还会爱他们吗?”夫人又问。

“不会,我会非常痛苦的。”国王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如今,大王您自己已经证明了‘恩爱生苦恼’,就像佛陀讲的那样。一切万法最终都是无常的,当无常迁变来临时,原本您认为的这些快乐和幸福,全都会化为乌有。”夫人说。

这时,国王深深体会到了佛陀所宣讲的甚深道理,当下说出一个偈子:“念喜生忧,念喜生畏,无所念喜,何忧何畏?”爱执会产生担忧与畏惧,若没有执著,则根本不可能有所谓的忧愁和畏惧。世间的家庭或所谓的爱,表面看来都是真实的,但人们观念中的快乐与美好,与现实相去甚远。

不论对东方还是西方人来说,这一真理都放之四海而皆准,但很多年轻人却不懂这个道理。虽然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却不知道自己所认为的“真实”,其实与真相有着相当大的距离。

现在的电影等媒体都在大势宣扬世间情爱,渲染得特别美好,很多人也误以为拥有爱情的人生就像天堂一样,肯定妙不可言!但这只不过是梦想而已,现实生活绝非如此美好,这就是真相。

表面上看,也许世间的家庭关系举足轻重,但也不妨从多角度来理解:一方面,从世俗角度而言,世间家庭的存在有其必要性;另一方面,像《维摩诘经》中所提及的这些境界较高的修行人,则需要偏重精神层面的生活方式。世间人觉得不可或缺的东西,对他们而言反倒可有可无。

许多出家人一生都远离家庭生活,但他们照样自得其乐。就算是世间人,每个人也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当然,大多数世间人还是遵循传统,这也无可厚非,但大家也并非一定要以千篇一律的模式生活。

刚刚的故事虽然发生在两千五百多年前,但现在大多世间人的观念其实都与故事中的婆罗门一样,觉得家庭生活是幸福美好的,你要是对他泼冷水说:“世间的感情其实毫无快乐可言,全都是痛苦的因!”可能很多人就炸了锅,立马慷慨激昂地谩骂:“我明明生活得很快乐!你非说是痛苦的因,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啊!”

就像我坐出租车,有的司机一看到我没有头发,就觉得特别稀奇,马上问很多问题:“咦?你是出家人啊?……”(众笑)

所以,大多数世间人的观念与那位婆罗门梵志一样,认为自己目前的生活模式就是最好的。我们也承认世间确实有美好、快乐的事物,并非每个人最终都会遭遇痛苦,确实也存在快乐的家庭生活,这一点无需辩驳。但若深层次观察可知,这一切的世间快乐与团聚,最终都将走向消亡与离散。现在我们拥有的大多数快乐,也许弹指间就会失去,那时人们又将作何感慨呢?

对于一个家庭,也许一家人最初会有美好的时光,夫妻恩爱、母慈子孝、其乐融融,但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就会产生许多痛苦,这是因为我们对人的心态以及生活的实相缺乏深刻了解所致。一旦懂得生活的真相,便能明白:其实自己生活中发生的许多事,都是必然的。

包括现在我们大家在一起听课的因缘也是无常的,谁也不知道还能维持多长时间。我每天讲完课后,都会很认真地回向今天之前的一切功德,因为很难说还有没有讲下一堂课的机会。也许有人认为我这是杞人忧天,但事实的确如此。生活中许多事情的发生,都是突如其来的。明白了这个道理,当变故出现,打乱了你原有的生活方式时,因为早有准备,你也不会怨天尤人,痛苦也会减轻许多。

我们再讲一些吧,一般而言讲到九点十分,对吧。

以上,维摩诘居士为我们介绍了谁是他的父母、妻儿和房舍。接下来,他继续介绍他的眷属、善知识等等。

 

弟子众尘劳,随意之所转,

道品善知识,由是成正觉。

维摩诘居士说:我还有其他眷属。首先,众多的烦恼是我的弟子。“众尘劳”,即众多的烦恼。维摩诘居士能随心所欲地调服、对治烦恼,并将其转为道用。智者大师也曾说过,八万四千烦恼都可入于三摩地中。在僧肇大师等人的注释中,也有将“众尘劳”中的“众”解释为“众生”。“众尘劳”亦即“众生的烦恼”,但这样似乎不太合适,因为,此处维摩诘居士的每个回答都与前面的问题有关。问题是:“您的弟子是谁呢?”维摩诘居士答:“我的弟子是众多烦恼,我将它们调服得很好(通常弟子都很听上师的话),贪、嗔、痴等八万四千烦恼都听命于我。”不像有些人,管不住自己的烦恼,经常听烦恼的号令。维摩诘居士的烦恼听他指挥,嗔恨心出来时,他一声呵斥:“你不要过来,好好地给我待着!”嗔恨心便俯首贴耳道:“好,依教奉行……”(上师模仿,众笑)嫉妒心来的时候,也能由他随意支配。我们恰恰相反,我们的烦恼权力很大,时常不让我们插手,它们自己为所欲为。

“道品善知识,由是成正觉。”维摩诘居士说,三十七道品是他的善知识。他的善知识并非某位活佛、堪布等等,而是三十七道品的法要。若能依照三十七道品修持,最终一定会获得佛果。

以上,维摩诘居士介绍了他的弟子和善知识。

 

诸度法等侣,四摄为伎女,

歌咏诵法言,以此为音乐。

接下来,维摩诘居士开始介绍他的朋友、仆人、歌舞娱乐等等,对于大户人家而言,这些是必不可少的。

“诸度”即六度,藏文和唐译的版本中都是“六度”,也可以解释为十波罗蜜多。“等侣”即同伴、伴侣。

普现色身菩萨问:“您有没有朋友呢?”

维摩诘居士答:“我有朋友啊。”

问:“谁是您的朋友呢?”

答:“六波罗蜜多是我的朋友,他们天天和我在一起。”

又问:“那您有没有伎女呢?”(此处,“伎女”意为歌伎舞姬。以前的富贵人家中,都聘有专供客人欣赏的歌舞伎者。)

维摩诘居士回答:“四摄便是我的伎女,我以此吸引客人们。”(“四摄”即布施、爱语、利行和同事。)

问:“您听不听音乐呢?”

答:“诵经就是我的音乐。”

一般人没有歌舞、音乐这些娱乐消遣,便感到孤独难耐。但根据维摩诘居士的体悟,以后山里的修行人都无需唱歌、跳舞,只用诵经就可以了。(众笑)

最近,学院要求所有的商店一概不许出售连续剧光碟。我今天看了一下,有些商店还在卖。现在有些修行人一旦离开了世间的音乐歌舞、亲朋好友,就怨声载道:“好寂寞啊,好孤独啊,好伤心啊,连个说话的对境都没有……”经常听一些世间杂七杂八的流行歌曲。对于真正的修行人而言,这些都是没有必要的,诵经就是最好的歌声、最好的音乐。修行人应该经常以优美的声音读诵经典,如果自己实在不会,可以多听听前辈大德或其他人的念诵,这也是很重要的。

若能以和雅悦耳的声音读诵经典,会给许多众生带来无量利益。《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杂事》中有一则公案:佛陀座下有位名为善和的比丘,他的声音清亮庄严,其诵经声常常引得梵天等天人们前来聆听。佛陀在众比丘中也夸赞道:“许多比丘的诵经声都很悦耳,但善和比丘的声音是最优美的,他是No.1。”(众笑)善和比丘诵经时,许多非人、罗刹、旁生等都会前来聆听,他的妙音为这些众生种下了解脱的种子,因此,佛陀也十分赞叹。其他比丘一听到善和比丘的诵经声,也会停下手上的事情,全神贯注地洗耳恭听。

一日清晨,国王乘坐大象出宫办事,途径善和比丘所在的寺院时,比丘正在诵经,大象听见这悠扬悦耳的妙音后,便不肯再迈步向前。驯象师想尽了办法,任凭鞭打、钩牵,它就是不肯挪动脚步。无奈之下,国王只得从象背上下来,并对驯象师说:“别打了,放开它,随它去吧。”大象获得自由后,立即循声跑入了善和比丘的寺院,在一旁专注地聆听善和比丘诵经。直到他念完回向文后,大象才规规矩矩地回去了(善和比丘当时念诵的回向文,在经文中也有记载,内容十分殊胜,有祈愿世界和平、息灭人心烦恼等)。国王见状,好奇地问驯象师:“大象此举是何原因?为什么刚才还顽固抵抗,现在又恢复如初了?”驯象师禀告国王:“这个寺院中有位圣者比丘,他的诵经声美妙动听,连大象听到后也流连忘返。”国王说:“既然如此神奇,等我回来后一定要去拜见这位比丘,并向他皈依。”但最后国王有没有去,我们也不得而知了,到时候再说吧。(众笑)

大家应当经常听闻佛经,久而久之,便会对自心有更深刻的认识,这样生活也是非常有意义的。维摩诘居士的这些表法,对我们的生活应该很有帮助。希望大家在惯有的生活模式发生变故时,也能坦然面对,并重新思考其中的意义。

好,今天就讲到这里。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