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42课 2019年04月01日

 

(暂未定稿)

(上师念传承)

接下来继续讲《维摩诘经》。

现在正在讲《佛道品》。上次课是由文殊菩萨提问,维摩诘居士回答,其中“菩萨能如是行于非道,是为通达佛道”,说的是非道即佛道的道理。今天则是讲“非种即种”的道理:

 

【于是维摩诘问文殊师利:“何等为如来种?”

第二个问题,什么是如来种?什么是成佛之因?

“种”,即种子或因。

可能有人以为:此经中所有的内容,是否都应由维摩诘居士来回答呢?这也不一定。因为圣者们的究竟观念和密意是一致的,故此处维摩诘居士反问,文殊菩萨作答。

回答此问的视角,与我们平时所了解的佛教观念迥然有别。

我们习惯上认为:佛种或成佛之因,是行持十善法,修十二缘起,断除贪嗔痴等烦恼。但此处却说,世间的诸多烦恼也是成佛之因。

很多大乘佛教徒(也许在座的人当中也有),表面上学习的是大乘佛法,而实际上行持的却是小乘佛法。他们观念中的大乘佛教,往往是误将声闻乘当成了大乘。而对大乘佛教的教义,却并没有深入学习和思维,更不要说进一步修持了。

以下原文中提到的,是平时我们所说的十几种烦恼法,通常认为不是佛的种子。但在此处,却说是“佛的种子”。

 

【文殊师利言:“有身为种;

“有身”包涵了两种含义:一是指五蕴聚集的身体,这个肉身实际上也是佛种。按照声闻乘的观点,身体是有漏的,就像苦器(盛装痛苦之法的器皿)一样,对众生没有什么价值,是必须要舍弃的。但实际上,依靠身体能行持许多善法。如鸠摩罗什所说:“有身能行诸善”,也即这个意思。

还有一种说法,“有身”指“身见”,即所谓的我和我所执,也称为萨迦耶见。一般认为,若有了我执和我所执,就是轮回的根本因。但此处却说,这些是如来的种子、成佛的因,这的确与我们平时的说法大相径庭。但实际上,若有了我见烦恼,并能认识其本性,“我见”也可以成为“成佛的因”,这就是“有见即为种”的意思。

 

【“无明有爱为种,

过去的烦恼叫做“无明”,现在的烦恼称为“爱”。一般认为,爱和无明是轮回之因,但实际上也未必如此。在一个注释中曾引用教证:“生死本际,凡有二种,一为无明一为爱。”也就是说,生死的根本有两种法,就是爱和无明。但这里却说,它是如来的种子。这意味着无明的本体没有任何不清净之处,爱的本体也是清净、空性的。若认识了爱和无明的本体,它们就是如来的种子。

 

【“贪恚痴为种,

贪心、嗔心、痴心为种子。我们平时一般称贪嗔痴为三毒,是烦恼的根本、轮回之因,但此处贪嗔痴也是如来的种子。前后文都作了很多解释,这里不加赘述。

 

【“四颠倒为种,

四颠倒就是常、乐、我、净。平时讲四谛时,四颠倒属于集谛,是轮回的根本,在这里也说是如来的种子。

 

【“五盖为种;

五盖一般指贪欲、嗔恨、睡眠、掉悔、怀疑,这是《俱舍论》等《阿毗达摩》经论里讲到的五种禅修障碍,但在这里也成了如来的种子。

 

【“六入为种,

六入即六根——眼耳鼻舌身意,也是如来的种子。

 

【“七识处为种;

欲界(包括欲界天)的心识,色界的第一禅、第二禅、第三禅的心识,无色界的前三处——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的心识,也即欲界的一个心、色界的三个心、无色界的三个心,合称七种识处。无色界的非想非非想天和色界第四禅的心识都极其细微,所以没有包括在内。按照《俱舍论》的观点,除了这两种心识以外,三界中所有的心识,因为有分别念和动摇,可以令众生流转轮回。但此处,这七种心识也称为如来种子。

 

【“八邪法为种,

八邪法指与常说的八正道相反的法。八正道是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八邪法是邪见、邪思维、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这八种邪法在此也被称为如来的因。

 

【“九恼处为种;

《入行论•安忍品》中讲过,别人对我进行恼害有三种法:诋毁我或我的亲友,赞叹我的敌人,使我懊恼不已、痛苦万分。对我过去、未来和现在行此三法,总共有九种烦恼心。即:过去有这三种法我接受不了,现在存在这三种法我也接受不了,未来这三种法发生时我还是接受不了,这九种法就叫做九种恼处。本来这些是烦恼痛苦、造恶业的因,但在这里也称为如来的因。

 

【“十不善道为种。

十不善道大家都非常清楚。杀盗淫妄等身语意所造作的十不善业,本来是轮回之因,但在这里说为如来的因。

 

【“以要言之,六十二见及一切烦恼,皆是佛种。

总而言之,六十二种见以及一切烦恼都是佛种。六十二见,以五蕴各有十二种法来计算,再加上断见和常见,就有六十二种;或按照《梵网经》,前际分别见有十八,后际分别见有四十四,总共是六十二种邪见。一切与五蕴或贪嗔痴相关的邪见和烦恼,都是佛种。

也许对于佛法初学者来说,以上这些说法确实难以接受,但这正是如来的究竟密意和教法意义所在。如《宗镜录》云:“如来法身,住于一切众生身中。……如来法身,遍在一切诸众生中。”如来的法身,也即如来藏,住在每个众生的身体中,从未分离;遍于一切众生,毫无差别。即便当下是业力深重的凡夫或具一切烦恼束缚的众生,实际上都已具足如来藏的所有功德。

 

通常来讲,贪嗔痴的确相当可怕,对修行有非常大的障碍。许多修行人的自相续中产生贪嗔痴时,就会特别烦恼和痛苦。当然,这是由于各自相续中所受戒律的层次不同所致。如果受持的是声闻乘戒律,则生起与戒律相违的三毒、六毒等烦恼,确实会对戒体有损害;如果提高一个层次,受持了菩萨乘的戒律,则很多之前被声闻乘视为魔障的烦恼,就可以转为菩提道用;尤其当你认识了心的本性和烦恼本性后,一切烦恼不但不会成为解脱的障碍,反而变得不可或缺。倘若没有它们相助,则无法趣入解脱。

因此,文殊师利菩萨于此宣讲了烦恼即是解脱的因,亦即佛种。此外,不同的注释也阐述了几点关于“烦恼即是佛种”的原因:第一,每个众生本来具足佛性,由此可知,心的本来面目即是佛性,既然本具佛性,则烦恼也是成佛的因;第二,如果有了烦恼,我们就会藉由对烦恼的厌烦心,从而希求从烦恼中获得解脱;第三,我们下面也会讲到,实际上,烦恼也会成为我们帮助众生的助缘,以自相续产生的烦恼为例,它们可以有力地帮助我们感同身受地调伏众生的心,从而断除众生的烦恼。

以上讲到了烦恼是菩提之因,是成佛之因的道理,更多原因下面还会广讲。

 

【曰:“何谓也?”

由于前面文殊菩萨解释了“何等为如来种”,此处,维摩诘居士继续问到:“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这些烦恼是成佛的因呢?”

 

【答曰:“若见无为入正位者,不能复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刚才讲到了其他注释所阐述的三个缘由,此处,文殊菩萨继续解释其主要原因:如果处于声闻乘的单空见解之中,则连产生烦恼的机会也没有。那么,一方面,进一步追求菩提的愿力无法增上;另一方面,也不具备想要利益众生的心态。因此,烦恼非常重要!

有些人经常说:“我烦恼很深重!”这说明他的修行特别好(众笑),对吧?或是:“弟子烦恼深重,弟子烦恼深重!”以后如果谁再这样说,说明他马上就要成佛了(众笑)。这并非我打胡乱说,而是佛陀说的啊!

佛陀说,烦恼深重的人,是修行最好的。如果没有烦恼,像阿罗汉似的整天安住于寂静当中,则既无法度化众生,也无法成佛。如此看来,世间人激情澎湃、贪念深重、嗔心猛厉、争强好斗……这都说明他们有菩提的因缘。

为何这样讲呢?如果见无为法入正位者,即入于无为法之境界……

小乘讲了三种无为法——虚空、抉择灭和非抉择灭……(不知她们翻译得出来吗?)(上师笑,转向女众)英文的“抉择灭”怎么说(众笑)?女众那边不说,不问这边,我问这边(上师转向男众),“抉择灭”怎么说?……“非抉择灭”呢?你不能说(上师示意另一个弟子回答)行!

如果处于一种无为法的状态,没有爱和烦恼,像声闻阿罗汉入定那样,五蕴已经全部消失,处于一种寂灭的状态中,依小乘位的空性见解,则不能复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同样,我们禅修的时候,如果一直紧闭双眼,对任何事都不闻不问,也无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能发菩提心有什么过失呢?就无法成就正等正觉的佛果,也无法度化众生。

 

【“譬如高原陆地,不生莲华,卑湿淤泥乃生此华,

“譬如高原陆地,不生莲华”,此处只说了“莲花”,但在藏文和唐译等几个译本中,还提到青莲花、红莲花、白莲花、水莲花和香莲花。日文版中说香莲花是一种有香味的东西,藏文版也是类似意思。这五种莲花都生长在地势偏僻、潮湿低洼的淤泥之中,而不可能与格桑花一样,生长在青藏高原或其他雪山上,莲花池才是它们真正的栖息之所。

 

【“如是见无为法入正位者,终不复能生于佛法,烦恼泥中,乃有众生起佛法耳!

同样的道理,安住于虚空、抉择灭、非抉择灭三种无为法的五蕴皆空的空性见解中,终究不能生于佛法。如同干旱的陆地不能生长莲花,若入于单空之中,如来广大甚深的法要及功德便无法出生。唯有在遍满贪嗔痴慢疑的烦恼淤泥之中,众生相续中才能生起菩萨的万法功德,以及如来的十八不共法、十力、四无畏等功德妙莲。

因此,一味排斥烦恼是不可取的。尽管在修行的某个阶段或层次,烦恼具有某种危害,但对于有一定修行境界的人来说,烦恼对于修行是大有助益的。

人们在种地时,会用不净粪来做肥料。这些在生活中肮脏不堪、一无是处的东西,在种庄稼的时候,却是不可或缺的养分。

以前有个教证,不知道去年的资料库里面有没有(上师念藏文)《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云:“譬如粪壤地,出生于甘蔗,倍常而肥盛,菩萨处烦恼,出生一切智,其义亦如是。”这个教证十分出名。刚才对此已作了大致解释,意即世间的粪沤在土里是最好的肥料,对甘蔗的生长极其有利;菩萨的烦恼也是如此,如果能将其转为道用,则对生起如来的一切智智大有裨益。

因此,也未必要将烦恼恒时断除,包括显宗和密宗的某些修行,表面上与烦恼相结合,但实际上是依靠这些烦恼的助益,从而获得解脱。当然,这样的说法也许在其他某些经论,尤其是共同乘的经论中闻所未闻,这也恰恰说明《维摩诘经》是显密教义融会贯通的桥梁。如果能好好学习《维摩诘经》,则对于密宗的许多见解也能不言自明。

此处是以莲花只能生于淤泥中,而不会生长在高原上为喻,说明如来的教法也是从烦恼的泥地里产生的。希望佛教徒们能谨记这些教言,为弘扬佛法这个大目标发起大愿力。否则,如果除了自己修行,最多给自己的上师打个电话,其余什么都不管,那相较许多其他宗教的修行人,此类大乘佛教徒的发愿,我觉得甚为低劣。

很多其他宗教修行人素来有这样的传统,为了自己的宗教,为了教法的兴盛,不但奉献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而且制定了长远的目标和规划,并在此基础上,日新月异地不断完善和发展。反观我们不少佛教徒,虽不能以偏概全,但他们日常的谈论往往是(上师模仿):“你的上师长得好不好看(众笑)?对你慈悲吗?”“你得过灌顶没有?那个加持的甘露丸好不好吃?好大一瓶甘露丸哦!”“我去印度金刚座的时候拿了片树叶回来,好好看哦!”“我看某个同学很不好,你不要和他接触!”……总之,谈论的都是一些狭隘、琐碎之事。其实如果要谈论,也应该谈论一些有意义的话题,比如:我们所在区域的佛教团体未来将如何发展?今年,明年,再过二三十年,甚至一百年,该如何弘扬佛法?我们这一代离开了人间,新一代的年轻人该如何弘扬佛法等等。

有些佛教徒甚至说:“我离开了以前的佛教团体,认识了现在的上师,才知道以前真的是学错了。”其实,以前学的也是佛法,作为真正的佛教徒,应该懂得如何鉴别佛法。可有些人只认自己的上师和传承,除此之外,对佛教的真实甚深含义却不甚了解。因此,这也是我们现在传讲经典的原因。经典里大量的佛教思想,值得每一个佛教徒去行持。不但要亲自践行佛教思想,还要思考应该如何才能让佛法于千秋万代中长久驻世,每个修行人都应责无旁贷地肩负起这个使命。

我看到有些居士和出家人做得相当出色,对未来许多方面都作了较长远的规划,并在为之付出努力。无论做得好坏与否,我觉得都有必要去做,即便有些方面做得不算太好也无妨。为了弘法利生,尽己所能地做一些事情,方能无怨无悔。

世间人为了生存而殚精竭虑,对此大家也有目共睹。虽然此处讲到烦恼很重要,但有些人整天只耽著于个人鸡毛蒜皮的烦恼,对我们共同面临的大烦恼却毫不关心,这是不合理的。我们应当经常谈论的,是弘法利生等事业面临的烦恼,这些烦恼才是非常重要的!

 

【“又如殖种于空,终不得生,粪壤之地,乃能滋茂,如是入无为正位者,不生佛法,起于我见如须弥山,犹能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生佛法矣!

以上是莲花只能生于淤泥中,而不会生长在高原上的比喻,还有一种比喻是说,种子种在空中是不可能生根发芽的,但如果种在有不净粪的肥沃土壤中,则一定会得到滋养,慢慢成长,最后枝繁叶茂。同理,如果是入于无为法的正位者,即小乘单空的修行人,则不可能产生和如来一样无量无边的功德。因此,说“我见如须弥山”是可以的。

按理来说,我见、我所见、萨迦耶见等,在佛教中,理应排斥和断除,但此处讲,哪怕我们起了如须弥山一般的我见也是可以的。为什么呢?因为有了这样的我见和烦恼,才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从而产生果法。这可能与我们通常的一些想法不尽相同。平时我们常说,断除我见以后,证得人无我、法无我,才可以证得菩提。但某种意义上,依靠如须弥山一样大的我见,也可以成正等觉。

原因何在呢?如《大集经》云:“菩萨若无烦恼力者,则不能共诸众生行,亦不能知众生行处,亦当证于声闻缘觉。”菩萨具有烦恼与智慧的双重能力——若没有烦恼的能力,对贪嗔痴一无所知,则既不能与众生同行,也无法了知众生的行为。无论证悟声闻缘觉的果位还是菩提果,都需要烦恼力,否则就无法度化众生。就像有的人从未品尝过贫穷的滋味,自然也难以体会他人的窘困。

之前讲到,如同空中播种无法收获一样,修持单空也无法成就。随后又讲到,离开烦恼也无法成就。两者都说明:证得菩提需要烦恼力。

于是得出结论:

 

【“是故当知,一切烦恼,为如来种。

这个教证很有名,大家要记住。

这是一个总结性归纳,通过文殊菩萨的开示,我们应当了知:所有的烦恼实际上都是如来的种子。有些人拼命想远离“如来的种子”,其实大可不必。

我们今天非常有幸接触到这样的观点,看似与人们平时的行旨背道而驰,却是大乘佛法的甚深见解。通常情况下,大家会认为“烦恼”是让人心烦意乱、痛苦不堪的,但阿底峡尊者曾言:“若能稍微认识烦恼本性,如果一天当中产生一百个烦恼,相续中就会产生一百个法身智慧。”

奥地利有首歌唱道“无论你走到哪里,烦恼形影不离,烦恼是最好的朋友,想躲也躲不掉……”不管你在哪里,烦恼都可能随时现前,所以,要想彻底远离这样的烦恼,也许很困难。但当烦恼产生的时候,也没有必要仓皇而逃。就像我们学院的恶狗,你越跑它越穷追不舍,在后面“汪汪”狂吠;如果你原地不动,只是拿个东西“安住”的话……(众笑)你们不敢是吧?这样,烦恼就会“不好意思”,自己偷偷溜走了。所谓声闻乘看来非常可怕的“烦恼”,只要认识到它的本性或真相,则不再那么可怕。

《华严经》云:“若有诸菩萨,不厌生死苦,具足普贤行,一切莫能坏。”如果一个菩萨对生死轮回没有厌烦心,依靠普贤行之愿力,经常行持菩萨道,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毁坏他。对他而言,生死轮回中的任何状况,反倒都会成为一种助缘。

人生有时诸事圆满,有时一切都不尽如意人,但全都源于我们的自私。如果站在更高的视点和维度去认识到自私的本体,则世上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摧毁我们。

我们常常焦虑:“我会不会着魔?会不会摧毁道心?会不会生起邪见?会不会产生烦恼?……”整天在希望与担忧交织中忐忑不安、患得患失。对自己怀疑重重,对前景忧愁苦恼,在不确定的心态中不断作茧自缚。

因前世的因缘,真正的修行人即生中也会显现生病,或时而开心时而痛苦等情况,但就本体而言,烦恼对他是无利无害的。当然,这是对有一定境界的修行人而言的。总之,不管你是否承认,佛教的本体就是如此。

 

【“譬如不下巨海,不能得无价宝珠,如是不入烦恼大海,则不能得一切智宝。”

如果不深入汪洋之中,就无法取得无价的如意宝。同样道理,如果你不勇敢地潜入“烦恼大海”,则不能得一切智宝。

这是个很好的比喻。很多人对烦恼都避之唯恐不及,其实,若像菩萨摩诃萨那般认识了烦恼的本体,则所谓的“烦恼”,就如虚空一样无实。

《菩萨善戒经》云:“菩萨若于恒河沙等劫受五欲乐,亦不失于菩萨禁戒,不名破戒,不名失戒,不名不得菩提之果。”如果一位菩萨在恒河沙数的漫长时日中,示现贪嗔痴烦恼,享受五欲妙乐,也不会破坏或失坏戒律,甚至对他获得菩提果位也毫无影响。

当然,今天讲的这个法非常高深,这些教证虽然是平时耳熟能详的,但意义却与密宗的深度相仿,因此只敢在必要的场合引用。如果是一般场合,还是担心会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他们明明自相续的烦恼特别深重,连基本的对治能力都没有,却谎称自己是开悟者,将菩萨示现的“贪嗔痴烦恼”与世间行为混为一谈,这种行为对自他都不利。因此,即便是显宗,一般也是采取保密的方式,不公开讲这些甚深道理。大家应该明白,今天是在有必要的情况下,将“烦恼转为道用”的甚深窍诀,迫不得已地稍作讲解。

刚才通过比喻说明,烦恼其实是无有取舍的。听了这样的甚深道理,大家应当好好思维。

大乘佛教与我们的传统思维方式有所不同。前面提到,佛教融入了世界不同国家、民族和地域的文化,人们是在各自的传统道德、文化观念的基础上接受佛法的。因此,佛教徒们接受的内容,一部分是真正的佛法,而另外一部分则仅仅是本民族的地域文化而已,但大家也把这些内容当作了佛教。

所谓“文化”,是人们经由特定的生活方式、习俗,以及从小到大受到的熏染而形成的传统观念。比如我自己,生在藏地、长在藏地,是在藏文化的传统和习俗中成长的,会认为那些好的地方肯定就是佛法,而不好的地方就是非法或不如法的,这里面也有我的文化观念。

其他地方也是这样,很多人把好的方面当作佛法,如行持善法等;认为只要与法律或当地人文道德相违的就是非法,但其实各地的法律和道德准则也是不尽相同的。

当佛教教义进入不同民族、国家或地域后,有些依然保持其单纯性,有些则与当地习俗和文化融合。许多人将习俗和文化与纯正的佛教混在一起,使人难以分辨。

佛教徒应了解真正的大乘佛教教义为何,如果连佛教徒自己都稀里糊涂,分不清什么是佛教教义,什么是文化传统,那正统的佛教价值观将会受到很大的曲解与影响。

所以,作为佛教徒,我们应长期闻思,这样才知道佛教所传达的道理是什么,才懂得大乘佛教教义的殊胜性。

也许人们一生中有很多值得追寻的目标,但我认为,学习大乘佛法是其中最有意义的。从出世间法来讲,修经堂、做慈善等都有功德,我也做过一些,不知道是否有功德,但我也不贪功德——比较而言,我还是觉得与大家共同学习大乘佛法最有意义。

你们听课的人中,大多数虽重视闻思,但重视程度不够,还是不及密法。看得出来,无论是喇荣还是外面的道友,一说起密法,就表现得信心十足——也许你们本来就是密法根机吧,或者只是听说密法是很高的法,就以为自己的根机很高,而“特别相信”密法?

其实,对于智者,密法的内容与《维摩诘经》的内容别无二致;对愚者而言,听起密法来懵懵懂懂,听《维摩诘经》也同样不知所云。所以,大家以后要惯于觉察自相续,对任何正法都要有信心,这很重要。

此处,慧远大师、智者大师等诸多大德都引用了《涅槃经》里的教证进行阐释:“或有佛性一阐提有善根人无,或有佛性善根人有一阐提无,或有佛性二人俱有,或有佛性二人俱无。”“一阐提”是指恶业深重、断绝善根的人。刚才讲了,烦恼也是佛种。这个教证的意思是:大乘佛教讲的佛性,有些是一阐提有,具善根的人没有;有些是具善根者可以展现,而一阐提没有;有些是两者都有;如果已经证悟,消除了烦恼,因此两者都不具备如来的因。

大德们引用《涅槃经》及其他教证作注解,是很有必要的。因为所化众生对佛经的信心各不相同,有的人有信心,有的人没信心;有的人有邪见,或是有邪见但也有信心;还有些人是没有邪见也没有信心,早就“开悟”了——一上课就处于“光明”境界中,上课时睁一下眼,之后就昏昏欲睡,直到下课集体念“所南德义”的时候才如梦初醒。这就属于第四种人,也是值得“赞叹”的。(众笑)

维摩诘居士和文殊菩萨的对话已经结束,其中讲了许多有深义的比喻,大家应好好思维。

关于“烦恼即菩提”的观点,维摩诘居士和文殊菩萨都滔滔不绝地发表了意见。此时,声闻乘的代表迦叶尊者的表现如何呢?

 

【尔时,大迦叶叹言:“善哉,善哉!文殊师利!快说此语。诚如所言,尘劳之畴为如来种。我等今者,不复堪任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迦叶尊者说:“善哉,善哉!文殊菩萨。你这样说非常棒、很爽,说得特别好!”(众笑)

原本我们还担心,文殊菩萨和维摩诘居士这么一说,声闻乘难以接受,但迦叶尊者的确是与众不同的圣者,他对此完全赞同。

他说:“诚如您方才所说,一切贪、嗔、痴烦恼都在如来种的范畴之中。但可惜我们声闻乘无法堪忍,不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乃至五无间罪,犹能发意生于佛法,而今我等永不能发。

乃至造了杀父杀母等五无间罪的人,值遇了大乘善知识,也可以发起殊胜的菩提心,从而获得一切善妙功德。而我们这些声闻乘,发了希求自我寂灭的心,并已入于人无我的涅槃中,永远都无法发起菩提心了。

《未生怨王经》中也讲(未生怨王又称阿阇世王):如若听闻如芥子许的大乘佛法,便能灭除如须弥山般的重罪。未生怨王当时听闻了大乘佛法,通达了烦恼的自性后,当即便清净了造五无间罪的一切罪障,这在声闻乘中是没有的。

我们如今有幸遇到大乘佛法,一方面,应当特别感恩传承上师们;另一方面,自己也应当感到非常荣幸。如果没有遇到佛法,在茫茫人海中漂泊,何时才能有解脱的机会?即便遇到了佛法,若进入了声闻乘,则如迦叶尊者所说,连发菩提心的机会都没有,但我们现在已经得到了这个机会。

有的人经常说:“我罪障深重啊!”但在大乘佛法中,有许多殊胜的忏悔法——禅修的方法、空性的修法、金刚萨埵的修法等等。如同《未生怨王经》中所说,仅仅听闻短短的几堂课,乃至密法中寥寥几句殊胜教言,便能迅速遣除罪障。

 

【“譬如根败之士,其于五欲不能复利,如是声闻诸结断者,于佛法中无所复益,永不志愿。

此处,迦叶尊者用了一个比喻进行说明:没有眼耳鼻舌身五根的人,就如同焦芽败种般,无法享受色生香味触的五欲妙乐。(那天讲考时,有位道友将“色、声、香、味、触”形容得绘声绘色:“色法的话,就是种种美色啊;声音是在某某场合听到的妙乐啊……”有时自己发挥一点也可以,但也别过度了。)同样,声闻乘已经断除了一切烦恼之结,“于佛法中无所复益”(“无所复益”在藏文版中为“没有能力”),也没有利益众生的志向,只有一种“看破红尘”的心态。

我们有些道友虽然不是声闻乘,但也和声闻乘差不多,跟谁都不想接触,只知道一直念“嗡玛尼巴美吽”,觉得别人都很讨厌。其实,现在许多佛教徒都不合群,害怕与人接触,喜欢独来独往,可能是担心无法控制自己的烦恼,只要没得自闭症,能活下去就可以了,人际交往的能力很弱。有些人越学大乘佛法,反而越不愿意接触人,这不是菩萨乘行者的作为。菩萨乘行者不论接触什么样的众生,都欣悦欢喜。希望不论是居士,还是出家人,都应当观察自心。真正的大乘佛教并非追求自我寂灭。

 

【“是故,文殊师利!凡夫于佛法有返复,而声闻无也。

迦叶尊者继续说道:“所以,文殊菩萨啊!凡夫都有报佛恩的心,而我们声闻乘却没有,我们只能安住于寂灭的境界中,无法生起这样的发心。”

此处的“返复”,藏文和唐译的版本中都译为“报恩”。刚才也讲了,我们能值遇大乘佛教真的十分荣幸,我们还是想报答佛陀和上师的恩德,有这样一颗感恩之心。

 

【“所以者何?凡夫闻佛法,能起无上道心,不断三宝。

为何如此呢?因为,具有大乘种姓的凡夫在听闻佛法后,便能产生无上道心,不断三宝种姓,并将佛法弘扬光大。

希望佛教徒之间能互相关心,建立一种和谐的关系。现在有些佛教徒越来越闭塞,还不如世间人团结。世间人之间,都有校友会——哈佛校友会、北大校友会等联络组织,以加强互相之间的联系。甚至我三十年前就读的那所小小的师范学校,毕业后各地同学至今都有联络。相反,我们佛教徒在一起学习了那么多年,毕业后却各自拿着法本,愁眉苦脸地离开了,彼此不闻不问,相互不知死活,我们不应该如此冷漠麻木。佛教徒应当有不断三宝种姓、报答佛陀恩德、发无上道心的力量。我并不是要求大家立即组织什么或做什么,而是希望大家在弘扬佛法方面,能有一股凝聚力。

世间人有种说法:“一根筷子很容易被折断,但若许多根捆在一起,便不易折断。”佛教徒也应如此,不论何时何处,都不要局限在自己的小小范围内:“我是这个上师的弟子!”“我是那个上师的弟子!”……上师与上师之间互相“打仗”,弟子之间拉帮结派,这是十分可笑的事情,完全没有必要。佛教徒如果真有能力,应当团结起来共同弘扬佛法、利益众生。不论是南传佛教、汉传佛教,还是藏传佛教,不同教派的佛教徒都不要始终狭隘地围绕着自己——“我的上师”、“我的教派”、“我的班级”等等。当然,组建一些小群体也是有必要的,否则大家漂落何方也无从得知。

 

【“正使声闻终身闻佛法,力无畏等,永不能发无上道意。”

声闻乘即使终身听闻佛法,听闻“十力”、“四无畏”等功德,也永远无法发菩提心。

由此可见,声闻乘与大乘还是有着天渊之别。《维摩经义记》中云:“声闻乐寂无苦可厌,不能随有悲念众生,故不能发。”声闻乘行者十分喜欢寂灭,他们对苦无有厌烦心,也不能发大悲心、菩提心。希望佛教徒们不要如此,大家应当了解轮回之苦。

有时与遭受苦难的人相处,会有深刻的感触。去年我原本想闭关一两个月,但后来去了非洲,感觉效果比闭关三个月都好。虽然我在非洲时,学院正在闭关,但我一点都不觉得可惜,因为我在那修了十五天的大悲心。不知你们闭关修得如何?我想应该差不多吧。

佛教徒应当敢于接触、敢于担当、敢于利众。不要总是顾虑重重:担心身体,担心别人不高兴,担心“我”如何如何……其实世间没什么可担心的,也没什么可靠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唯有利益众生、发菩提心,才是对自他生生世世最有意义的事情。

因此,希望大家在听闻具有如此殊胜加持力的佛经时,能发心、发愿。心的力量是所向披靡的,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发菩提心,也会为世界增添一份爱,这样的爱,对一切众生暂时和究竟都是有利的。

好,今天讲到这里。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