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39课 2018年12月11日

 

(暂未定稿)

(上师念传承)

讲《维摩诘经》之前,有件事给大家说一下。

明年在正式课程以外,学院和地方道友可以顺便学学英语。目前的安排,是学习益西措嘉空行母的传记,用英文上课,男众和女众分开学,大家可以作好准备。

我以前讲过哈佛大学的学习方式,比如学一本很厚的书,我当时看到,他们一次课大概学20页左右。教授会念一段,不是全部念完,例如,他会规定10-30页是下周的学习内容,大家下课后就开始自学。再上课时,教授大概讲解十分钟左右,然后学生们就很放松地在一起共同探讨和研究。这是明年准备采用的学习方式。

至于学英语,也并非逐字逐句或每个颂词全都一一解释,应该主要学习当时的学修方式及社会背景等内容,比如当时有没有重男轻女的现象;那时整个藏地的社会状况如何;其他专家和学者在自己的著作中,对这件事的看法及如何描述……在这样的框架中,大家的心态轻松惬意,喝着咖啡,品尝着美食,不必像我上课的时候那么严肃。

我以前要求十分严格,只要发现课堂上有不遵守纪律的情况,就会“发脾气”,现在已经“和蔼”很多了。虽然学习方法比较放松,但也不是完全松懈,不允许玩手机或做其他事情。学院这边的英语学习,会安排法师和辅导员轮流坐班,大概半个月一次,每次两三个小时。这是对学院男众和女众的安排。

中文的学习,是希望大家研读一下我翻译的《全知无垢光尊者略传》。这部传记大约是在2002年翻译的,原文是无垢光尊者的一个非常著名的亲传弟子所撰写。其内容虽有些晦涩难懂,但却翔实可靠。在所有无垢光尊者的传记中,这位弟子撰写的版本最为可靠。如今,无垢光(龙钦巴)尊者的威名,举世瞩目、世人皆知,但我们作为尊者的亲传弟子,好多人却知之甚少。希望各个班的法师或辅导员好好安排,这虽不是正式课程,也没要求所有人都必须学,但我希望大家还是尽量参加学习。其他学习中文的人也可以按这种方式学习。

以上是明年的附加作业。若对这方面有兴趣,也可以作些研究,看看这些前辈大德是怎样求学、怎样造论、怎样修行的。

现在我正在寻找比较可靠的译本,书厚一点或薄一点都无所谓。学习时,不必每天都全部读完,可以每天学习一部分,直到全部学完为止。无垢光尊者的传记内容并不多,若上半年能够完成,下半年,如果我能把维萨空行母的传记翻译出来,大家也可以学一下。

对大家来说,明年这两个传记的课外学习安排压力并不大。通过学习,大家就能对前辈圣者大德们的求法精神、修行验相等有所了解,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最近也在看《维摩诘经》相关的一些注疏。其实在汉地,尤其在公元三百年到五六百年之间,出现了很多令人敬仰的高僧大德。比如前两天讲到的法显法师,现在众人又重新开始追溯他的传记,同时代的还有鸠摩罗什、窥基大师、吉藏大师、净土宗的慧远大师、玄奘等。

还有另外一位慧远大师,大概生活在公元五百年左右,他对《维摩诘经》的讲义进行了系统的研究,著有《维摩经义记》。当时有一位皇帝准备灭佛,慧远大师奋不顾身地站出来,与皇帝据理力争,令皇帝理屈词穷。万幸的是,慧远大师后来也没被杀害。

与其他年代相比,当时确实有很多高德大德涌现于世。那时汉地的闻思氛围格外浓厚,造论也十分盛行。虽不如唐朝时期那样鼎盛,但也留下了汗牛充栋般的典籍,如《维摩诘经》注疏、《妙法莲华经》注疏及许多大德所著的各种讲义。我们后人仔细研读时,就能从中一窥诸位大德的见解或佛的密意。由此可见,当时对佛教真正有研究、有修行的人竟然如此之多。

至今,时光又划过了将近一千多年的轨迹。就世间知识的水平而言,在座各位的智慧等各方面都很敏锐,但以后能否留下对佛教有益的译作或著作,这点是否有过思考?人生在世,不管是居士还是出家人,都应该为弘法利生做些意义深远的事情。

做事之前,先要把自己“武装”好。虽然有些人很有意乐,但因为自己学修尚未圆满,若此时的弘法意乐过于强烈,在自利和他利的次第方面就会失去平衡。自己还没学好,闻思修刚产生一点感觉,就贸然出去弘法利生,时机就不够成熟。因此,一方面要猛烈地发愿不能间断,同时也要努力学习。法显法师年逾古稀还在学翻译,相比之下,大部分人年纪轻轻,学习各种新知识完全还来得及。希望大家要发大愿:生生世世以佛法利益众生!有了这样的愿力,就不易被世间八法和自私自利所染污,也不会被违缘困难和魔障所转化,这样反而会激励我们在修行的路上心力越来越坚定。这样的学习才是意义非凡的。

最近总想到欧石楠花,过两天等想法成熟,我想给它起个名字叫“生命之花”,不知道是否有这种说法?我想学习它的精神,它可以说是我的“生命之花”。去年去欧洲时,我第一次见到它,就“一见钟情”,虽说只是一种植物,但我对它却有种与众不同的感觉。如果时间允许,这周末我可能会讲一下,为何对它情有独钟吧。

同时也希望,以后能和更多的有缘者一起学习。无论是学习佛法的道友,或是学习传统文化和世间知识的朋友,如大学老师,抑或是致力于追求真理的同行者,无关信仰,只要大家真正对知识有爱好、有兴趣,都可以来共同学习。

希望佛教徒对于弘扬佛法要有责任感。个别人可能因为身份、工作、家庭等条件所限,不太方便公开弘扬佛法,这另当别论。但如果因缘具足,身为一名出家人或居士,在这样的信息时代,有必要利用各种平台弘扬佛教的精神,分享自己所学的知识。

很多佛教徒明明具足方便,却每天在自己的朋友圈转发与佛法毫无关系的内容。有些女性喜欢晒一些吃穿用品,有些男性,甚至出家人,也经常发一些无聊的东西。这样偶尔为之尚可,但从他们的朋友圈来看,天天都在发些无关痛痒的消息,根本不像一个学佛人士,更像是世间的广告代言人。(众笑)

当然,每个人都有自由和权利操控自己的平台,对此我也不想干涉,只是建议,如果你有广泛弘法的机会,就应责无旁贷地在弘法方面作一些拓展;退而求其次,也可以对自己周围的亲朋好友,哪怕只有十来个人,作一些小范围的法布施。可以发布一些自己得过的传承,或是佛法经论,或是善知识的教言,即使只是短短的一个偈颂,也很有价值。

我观察到一些道友每天都在听课,法师们宣讲的内容也相当精彩,但这些道友课后却只是对世间琐事津津乐道,从来不弘扬转发法师所讲的只言片语,这种情况屡见不鲜。

可能我们现在只是一个小人物,在自己身边传播佛法,听众也就是十来个人,没有太大的影响力,但所谓“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也许“功成名就”之时,这个平台就能聚集十几万人,所以无论眼下如何,也应一如既往地努力传播正法。

作为娑婆世界的世间人,虽有时需要发些迎合大众的内容,但假如身份不是非常特殊,也应推广一些与自己身份相匹配的教理和真言。哪怕有一个人从中受益,也不枉我们的一番付出。

我看到有的人在这方面做得不错,经常转发一些具有加持力的传承或充满正能量的知识,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传播范围就会很广,这是很有意义的。在转发过程中也要注意,凡是对众生没有利益,甚至是有负面影响的东西,都要尽量规避,不要以讹传讹。

汉族在这方面还稍微好一点,藏地这种情况更为明显,许多信息该转的不转,不该转的又转来转去,诽谤和谣言沸沸扬扬,搞得人心惶惶。

也许是因为藏人刚开始接触这些信息,有些好奇,但也说明,如果缺乏正见,就会人云亦云,无法对事情作出正确判断。在去年的藏语新年寄语视频中,我提到过相关建议,不知道在汉语中是否提及。我在视频中说:无论自己的平台大小与否,希望大家能充分利用。现代社会也很自由,一个人同时拥有两个平台也是可能的,其中一个平台与人分享工作、爱好等生活理念,另一个主要用来弘法,这也不失为一种方法。

我们不能认为:“弘法是堪布、上师或法师们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或“我连吃饭睡觉都在忙修行,哪有时间啊?”如果你有这些想法,可能所学的大乘佛法还未融会贯通,自相续也没有任何改变。大家对此应该作些思考,我不多说了。

下面进入正题。前面维摩诘和文殊菩萨之间的对话已经讲完了,现在开始讲舍利弗和天女的对话。今天应该会结束这一品。

按照吉藏大师的观点,舍利弗和天女之间的对话分为七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关于天女所撒花瓣落在声闻身上无法拭去的问题——“何故去华?”

第二部分,是从生命及时间的长短来讲的——“其已久如?”“止此久耶?”舍利弗询问天女,来此处的时间长短,以及是“何时得解脱”的。

第三部分,是从得到的证悟和获得的果位来讲的。

第四部分,是从三乘上讲的——“为何志求?”舍利弗问天女是求声闻乘、缘觉乘,还是求佛乘的?

第五部分,是关于男女相的问题(也是今天要讲的内容)。

第六部分,“当生何所?”是死后转生何处的提问。

第七部分,是舍利弗问天女最后会获得什么果位的问答。

舍利弗和天女的对话,是以一问一答的形式,从这样七个角度进行宣讲的。各个讲义的解释和划分不尽相同,按吉藏大师的分析,前四个问题已经讲完了,今天开始讲第五个问题。

 

【舍利弗言:“汝何以不转女身?”

舍利弗对天女似乎有一点意见——可能前面天女当着众人的面“调侃”了舍利弗吧,显得不是很恭敬,所以舍利弗心怀不满,于是“耿耿于怀”道:“天女啊,你怎么不转女身呀?”语气中带着对女身的不屑。

某些经论中也确实提到了女性在修行中会有一定的障碍,与男性相比有诸多不便。虽然他未直说,但从所问的话里也可见一斑。

 

【天曰:“我从十二年来,求女人相了不可得,当何所转?

“天”是指天女。藏文版中此处是“天女”,可能鸠摩罗什担心字数太多,所以直接将“天女曰”缩写为“天曰”了。反正是人与天的对话,没有“女”字也可以吧。其实那天来的天人也比较多,光说“天女”不知会否有厚此薄彼之嫌。

天女说:“我十二年以来,一直求女人相,但最终了不可得。如果确有女人相存在,那我转也可以。”

按照前辈大德的注释,这一段是从三个方面来解释的,先解释“不转”,再解释“转”,最后解释“转与不转”(即不转女性与转女性)。

首先说的是“不转”,即实相中并没有可以转的男身。天女说:“十二年以来,我一直在求女身相,但其就像石女的儿子和虚空一样了不可得。既然得不到,又有什么可转的呢?如果有一个实相存在,我自然可以把女相转为男相,但由于实相了不可得,所以我也无法转为其他身。”

下面她引用了一个比喻:

 

【“譬如幻师化作幻女,若有人问:‘何以不转女身?’是人为正问不?”

天女说:“比如幻化师变出了一个女人,这时有人问:‘你变出来的这个女身相,怎么不转为男身相呀?’这么问是否正确呢?”就像电视的影像或魔术师的幻化,实有的相根本不存在。如果有人问,为何一个不存在的女相不转为男相,这样问话对不对呢?

 

【舍利弗言:“不也!幻无定相,当何所转?”

虽然舍利弗在天女面前略显拙相,但毕竟在声闻乘中也是智慧第一,他圆满通达了人无我,是相当了不起的人物,于是他马上答道:“不也!”他说这个问题问得不好,就像幻化的女相没什么好转的一样,因“幻无定相”——幻化的女身相没有决定的自相,既然如此又“当何所转”?所以怎么会转成其他的法呢?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女身有实有的自相,那就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转成另外一个有相或者无相的东西,但从本体上观察,实相却了不可得。在这种情况下,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转的。

在佛教的某些观念中,确实有女相不如男相,或女性身份不如男性身份的说法,但这并非是佛教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从整个东西方文化来看,自佛陀诞生至今的2500多年以来,亚洲的印度等国家都有严重的重男轻女的思想。纵观整个人类历史,非洲、南美洲、北美洲、欧洲和大洋洲,都或多或少存在着重男轻女的现象。

在走访世界各地时,我会主动去了解本地文化,以及当地男女平等的状况。在西方,女权主义一直是个敏感话题。以前学院一些出国访问回来的堪布说,哪怕在西方国家讲一点点女性的过失,也可能遭到抗议,但我倒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于是后来去有些学校时,我还故意说一些女性的过失,试探一下,看会不会引发抗议,但目前好像还没发生过这种情况。

西方社会确实非常重视女权,早在法王1993年造访西方国家时,我们就感受到了这种东西方观念上的差别。一方面这是很好的,但也有舆论认为,如果过于在意,其实也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历史学家分析认为,以前整个人类社会都是以农耕为主,男性适合强体力劳作,相比之下,女性则更适合操持家务,所以女性参与体力劳动以及社会活动的现象并不多见。长此以往,可能也导致了男女地位的差异。

当然,也有因宗教教义而导致的男女地位悬殊的现象,但佛教自身却不会将男女区别对待。比如佛陀认可四众弟子,无论男女都一视同仁地允许出家,别的很多方面也都如此,不因性别而区别对待。只不过从成就的角度来看,因女性性别等客观因素的限制,可能会有一些特殊的障碍而已。

西方常提到“玻璃天花板”,即政界、商界、艺术界等领域的女性在年轻时,创意和竞争力与男性不相上下,当其职业生涯上升到一定阶段时,却像有一块透明的天花板挡住似的,容易遇到瓶颈而停滞不前。这并非来自于宗教禁锢,而是由于男女的生理、心理等诸多差异造成的。女性职业者发展到一定阶段时,的确容易出现这种现象。

为确保男女地位的平等,一些国际大型会议一般会设置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女性席位,包括瑞典在内的有些国家甚至通过法律来硬性规定,比如国家的各级领导岗位必须有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女性比例等等。但从能力匹配等诸多方面权衡,可能最终的落实情况也不尽相同。

面对有些人的质疑:“藏地难道不是重男轻女吗?”“佛教是不是重男轻女呢?”我们也可以通过上述角度去解释。

虽然从益西措嘉空行母及其他大德的传记中可以看到,在修行人中,男女平等的现象确实存在,但与此同时,也不能完全否认男性更加尊贵,女性更加低微的社会现象。这是全社会、全人类需要共同面对的一个重要议题,并非仅是佛教徒要面对和回答的问题。

尤其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能力、智商、情商等各方面,若要男性和女性完全平等一致,可能也有一定困难。这一点从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每年科学创造奖获得者的男女比例来看也可以推测。

女性有着很多男性无法企及的优秀特质,诸佛也常常赞叹佛母,赞叹女性身上爱与慈悲等稀有难得的品质。佛教中并非没有成佛的女性,《大般涅槃经》云:“我又示现于阎浮提女身成佛。众人皆言。甚奇女人能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意即“我为了利益众生,在南瞻部洲也是示现女身相而成佛的。对于女身也能证菩提,很多人甚感稀有、赞叹不已。”

有些经典中说,女身要转为男身以后才能成佛;有些经典却说,其实女身和男身应该没什么差别。总而言之,在利益有情、成熟有情方面,都可以示现种种相。所以这里说,究竟而言,由于幻现、无相的缘故,故有什么可转的呢?并没有什么可转的嘛!

《佛说转女身经》中云:“诸法悉如幻,但从分别生,于第一义中,无有男女相。”一切法皆如幻化一般,从分别而产生。在胜义、平等的境界中,既无男相也无女相。大家应该非常熟知,《入行论》中也有这样的阐述:“如是身若无,岂有男女相?”如果诸法如梦如幻,所谓“女身的相”或“男身的相”确实是了不可得的。

舍利弗通过幻化之喻,也明白了诸法真的如幻化一般,女身并没有什么可转的道理。

 

【天曰:“一切诸法亦复如是,无有定相,云何乃问不转女身?”

天女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转不转或不能转,而是说:“万事万物都没有真正的实质,如同幻化物般无有定相。既然一切诸法都没有定相,您为何还问我这个女身转不转为男相?您怎么会这样问呢?一切诸法本来就像幻化一样,您如果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不会再问我女身转男身的问题了。”

按照智者大师的观点,以上讲的是“不转”,即世间当中的女相不用转男相。以后有人问这样的问题时,你们也可以这样回答,对吧?

同样,依照智者大师的观点,下面就开始讲“可以转”了。怎么转呢?

 

【即时天女以神通力,变舍利弗令如天女,天自化身如舍利弗,而问言:“何以不转女身?”

天女以神通力,将舍利弗的身体顷刻转成了天女之身,亭亭玉立、婀娜多姿。她自己则幻化成舍利弗的模样——一位穿着袈裟的男性出家长老。

这时,她问舍利弗:“你为什么不转女身为男身呢?”(上师笑,众笑)因为此时舍利弗已经转成了女身。天女对他说:“要是你有本事,现在就转成男身吧!”

按照慧远大师的观点,八地菩萨以后,才可以在转为众生时,自在控制自己的身体,而一般的幻化师或圣者还没有这种能力。这说明这位天女境界了得,后面也讲到她已拥有不退转法忍的境界,这是其他人望尘莫及的。她可能说了一句:“我来转吧!有什么了不起。”就把舍利弗——这位原本德行巍巍、修行清净,担负着成千上万大阿罗汉的长老职责的老修行人(如同现今南传佛教一些特别清净,对女性丝毫不会碰触的长老一样),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天女(上师笑,众笑)。不知道当时在场的人作何感想?

 

【舍利弗以天女像而答言:“我今不知何转而变为女身?”

此时,舍利弗的声音也变得轻柔婉转,如同天女一般,他无可奈何地回答说:“我也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下子就变成女身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师笑)

 

【天曰:“舍利弗!若能转此女身,则一切女人亦当能转。

天女则非常欢喜,因为她本是天女,现在却看起来与舍利弗一模一样。她对舍利弗说:“你可以试着转一转,如果你现在能转成男身,那一切女性也可以转。”

因为天女的神通力,舍利弗才转成了女人相;世间女性则是由于业力而转,自己毫无控制权,不由自主地转生成为女性。有些人经常祈求:“我下辈子一定要变成男性,您加持我!您加持我!”但不是一加持你马上就能变成男性,没有那么简单(上师笑,众笑)!如果真的想转成男性或女性,可能去找这位天女,给她打电话更实际一点。(众笑)

 

【“如舍利弗非女而现女身,一切女人亦复如是,虽现女身,而非女也。是故佛说一切诸法非男非女。”

天女说:“舍利弗,如果您的身体能够转为女身,那一切女性也都能转,就像您本来不是女身而现在显现成了女身一样。因为在实相中本无定相,男相女相皆不存在,只是显现上有这样的女相而已。”

不管是舍利弗此时的女相,还是世间的所有女性,包括我们今天听课的女性(占听课人数大半),虽然都显现女相,但实际上其本性并非女性,因为在本性当中,所谓男相女相等世间相,都一无所得。

这时,我们也的确应该懂得了这个甚深的道理。声闻乘证悟了人无我,其实已经很了不起,但他们心中始终执著于实有的法存在,一直无法超越,沉溺其中而无力自拔,无论如何也放不下这份执著。

当舍利弗见自己的身体变成了天女身相后,便当下明白:如果男女相真有自性,那么自己本来是男相,就不可能变成女相。正因为没有自性,就像幻化的女性一样,故这种显现上的女身相实际上并不是实有的女相。

佛陀也在相关经典中说,以实相观一切法,既无男相,也无女相。大乘《心地观经》中云:“男女性相本来空,妄执随缘生二相,如来永断妄想因,真性本无男女相。”虽然男女的本性为空,但由于众生的妄想执著而产生了男相和女相,尤其我们欲界众生,对男相女相的执著相当严重。而如来早已断除了所有妄想的因,已经通达了实相中没有男女相的道理,就像此处“一切诸法非男非女”所表达的一样。实际上,在诸法中,好坏、轻重、有无、是非等二元法都不存在。

窥基大师也说:“相有男女,实无男女。”虽然显相上有男女之分,实相中并无男女之相。

这以上是通过幻变,让舍利弗实际感受一下到底有没有男女相的存在。

 

【即时天女还摄神力,舍利弗身还复如故。

这时,天女收回神变,让舍利弗的身体恢复如初。舍利弗也许顿时感叹:“哎呦,女性不好当啊!”(上师模仿,众笑)不过也说不定他有一种轻飘飘的舒适之感呢!

现代人中也有一些暂时或长期幻化为女性的,看起来是男儿身,却有着女性的性格与烦恼;有些明明是女性,相续却与男性的性格相应。包括现在国际上都很关注的同性恋,这也与前世习气有一定的关系。

不知道舍利弗到底有什么样的感觉,总之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

 

【天问舍利弗:“女身色相,今何所在?”

舍利弗言:“女身色相,无在无不在。”

天女问舍利弗:“您刚才的女身相现在在哪儿呢?”

舍利弗答道:“女身色相,也在也不在,也有也没有。”

这一句,我们现在使用的鸠摩罗什译本为“无在无不在”,但在唐译、藏文版和梵文版中,是“无在无变”,无有变化的意思。虽然使用的文字稍有差别,但意思上应该是一样的——一个是“无不在”,也就是“在”;一个是“没有变化”,既然没有变化,那就是“在”。

前面的“无在”是“不在”的意思;后面的“无不在”或“无变”,是“在”的意思。因为没有“变”,就说明一直“在”,只是翻译上有所不同而已。

为什么说“无在”是“不在”呢?因为现在舍利佛的女身相确实如梦如幻,根本“不在”,所以说是“无在”。但这女身相也是“无变”的,没有“变”,所以也就是“在”。

为什么“在”呢?因为刚才显现时,毫无疑问,他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女人相,这是他现量感受到的,因此不能说“不在”,而应该是“在”。但“在”中有“不在”,“不在”中有“在”。

如果稍微懂得一些万法实相的道理,就知道,世俗中仿佛有个迷迷糊糊的“在”,但在胜义实相中,却是“不在”的。而且,不论是以中观理论推测,抑或通过修行、安住而得出的结论,二者基本相同,都会得到“在”与“不在”的答案。

此外,智者大师对这一句的解释是“转”与“不转”——可以说“转”,也可以说“不转”。

 

【天曰:“一切诸法,亦复如是,无在无不在。夫无在无不在者,佛所说也。”

天女没有讲自己的女身是什么样的,而是进一步给舍利弗宣说窍诀:“器世界、有情世界,清净和不清净的一切万法,其实也都是这样,没有‘在’与‘不在’。并且,‘无在无不在’是佛陀宣说的。”

佛陀在相关经典中说,显现当中显现不灭的法是存在的,实际上也是不在的。我们经常喜欢说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就是“无在”与“无不在”的意思。

(上师念藏文)《中论》云:“定有则著常,定无则著断,是故有智者,不应著有无。”意思是,如果执著有,会堕入常边;如果执著无,会堕入断边。这两个极端都不合理,所以智者既不会堕入有边,也不会堕入无边。不执著有无的中道,才是佛教的真实意义。

因此,我希望在座各位在学习大乘经典时,能根据自身情况,或多或少对中观法门生起真实的定解,这是强盗抢不了、小偷也偷不了的。精神上的财宝才是永恒的,这一点很重要。就算你没有得到这样的境界,仅仅是听闻中观法门,也会有不可思议的闻法功德。

我有时想,虽然有些道友在听法的过程中往生了,或者由于一些原因中断了,但在他下一世再次遇到这部法的时候,应该会对今世听闻过的内容驾轻就熟,不过,对没听过的内容就不一定了。

去年我在讲《妙法莲华经》时说过一个公案:一位法师宣讲此经时,有只野鸡每天都在一旁听法,但讲到中间时,野鸡死了,转生到附近的一户人家,并在长大之后于法师座下出家。在其学习《妙华莲华经》时,发现他对前世做野鸡时听过的内容十分精通,但对经文的后半部分,由于没有前世的习气,就表现得比较愚笨。

有些人在讲考、背考时确实很可爱,特别想学习,但因前世没有很好的因缘,刚学完就忘光了(众笑)。今天我和一位将来可能成为法师的藏族出家人聊天,听说他们班有些藏族喇嘛相当精进,可是人特别笨,法义刚讲完就忘了,虽然自己非常刻苦,却始终没有什么进步。无奈之下,他只能劝道:“你去扫经堂吧,像周利槃陀伽一样,也许最后会因此而开悟。”(众笑)

相反,若是前世有一些善根的积累,闻思起来则容易许多,记忆方面也会很有功底。就闻思而言,我感觉自己也许有些前世的因缘。虽然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会经常忘记世间的事情,但在佛法方面,记忆力还算非常好的。

大家应当不间断地与法结上善缘,并且在闻法时尽量做到善始善终。《贤愚经》中有一个公案:有两只鹦鹉常听阿难讲法,不久后被猫捕杀了。阿难伤心地询问佛陀,佛陀告诉他,两只鹦鹉已转生天界了。其后投生在人间,也是智慧具足,最终好像证得了独觉果位。由此可见,哪怕以动物身份听闻佛法,也是受益无穷的。

以前在我们的经堂上,常有乌鸦、鹦鹉等鸟类飞飞停停,但现在它们的数量太多,所以发心人员将经堂楼顶用网罩住了。一方面是担心打扫卫生有困难;另一方面,也许是害怕他们“解脱”(众笑)。对付这些飞禽,我们这些发心人员还是很有办法的,不过看情况吧,对吧(上师笑)?我刚刚讲到中观去了,是吧?

以上宣说了一切万法“无在无不在”、“非有非无”的道理,并且男女相的问题也已经讲完了。以下是第六个问题。

 

【舍利弗问天:“汝于此没,当生何所?”

天曰:“佛化所生,吾如彼生。”

舍利弗问天女:“天女啊,你死后准备转生到什么地方去呢?”

(上师笑,众笑)舍利弗挺有意思的,竟然没事问这个……

天女答道:“佛的化身死后转生何处,我便去往何处。”

 

【曰:“佛化所生,非没生也。”

天曰:“众生犹然,无没生也。”

舍利弗说:“佛的幻化身并非真实存在,是无有生灭的。”

“没”意为死亡。“非没生”即无死无生。

天女接着说:“一切众生也是如此,本性中既无生亦无死。”佛的幻化身在实相中无有生死,同样,天女乃至一切众生亦无生无死。

接下来是第七个问题——何时得菩提。

 

【舍利弗问天:“汝久如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舍利弗继续问道:“您的境界如此高深,每个问题都回答得这般精妙,太了不起了!您还有多久能获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呢?您距离成佛还有多长时间啊?可能差不多了吧?在我们这些声闻乘看来,您这位女性还是很了不起的。”

如果遇到欺辱或不恭敬女性的人,女权主义者们就可以引用此处天女与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之间的对话,先问他:“你是否学佛?佛教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你听说过没有?”对方如果回答听说过,你就继续问:“《维摩诘经》中,舍利弗尊者与天女对答时都败下阵来,被驳得无言以对,那么男性和女性谁的智慧更高呢?”看看对方如何作答。

 

【天曰:“如舍利弗还为凡夫,我乃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舍利弗言:“我作凡夫,无有是处。”

天女答:“舍利弗,您这位阿罗汉何时变回凡夫,我便何时获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这下舍利弗可能气坏了(众笑)。他可是佛陀身边智慧第一、断除了一切烦恼的阿罗汉,天女竟然问他“何时变回凡夫”。舍利弗立即说:“您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已经获得了无为法的灭尽定,现前了涅槃的智慧,我是不可能再成为凡夫的。您在说什么呀?”

 

【天曰:“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是处。所以者何?菩提无住处,是故无有得者。”

天女不急不缓地说:“那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无有是处,为什么呢?因为,从实相的角度而言,菩提的本性无有处所,没有能住所住等,既然菩提都无有自相,那我又如何有所得呢?”

此处天女宣讲的,是佛教中的“专业道理”,也许学习过大乘佛法和对中观有所了知的人,听闻时会有所感触,也能挖掘到其中的甚深密意。相反,那些对深奥佛理一窍不通,仅是从事研究工作的学者,可能分析起来便会觉得矛盾重重:“怎么讲到现在,连佛果都‘无有是处’了?那佛法中获得菩提果位的观点又该如何理解呢?”其实,小乘的许多观点,能够代表世间人心中的一些疑惑,二者有共同之处。

此处,我为大家分享几个《宗镜录》中的教证。《宗镜录》由永明延寿禅师造于公元九百年左右,全册约八十余万字,汇集了当时禅宗大德们的教言,且旁征博引了禅宗所依的《金刚经》、《首楞伽经》等诸多经典。虽然如今我们通过网络便能以低价请购到这部论典,但在当时,《宗镜录》可谓备受世人瞩目。在流传至今的一千多年中,也陆续出现了许多不同的版本。

我曾经讲过,《宗镜录》中有许多与密宗的清净心,甚至大圆满法相似的甚深法义。一些公案中的道理,也许声闻乘和显宗修行者都难以接受,例如,我们最近学习的密法中“无有束缚”、“无解无缚”等内容。

对此,《宗镜录》中云:“诸法无缚,本解脱故。诸法无解,本无缚故。”诸法没有束缚,因其本即解脱之故。既然诸法没有束缚,自然也就无解。解与缚是相互观待的,如果本性中存在真实的束缚,众生则没有解脱的机会。但能束缚的烦恼障和所知障的本体皆为“本解脱”,那束缚又从何而来呢?

此外,对于我们刚刚宣讲的菩提如同虚空般了不可得的道理,《宗镜录》中也有类似教证:“真实之相,毕竟推求,俱不可得,同于虚空。故菩提相,即虚空相。”真实的相,不论以中观或是其他任何方式推求,都是无法得到的,如同虚空一样。同理,在胜义中,获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就如同获得虚空一般。我们以前引用过的一个教证(上师念藏文颂词),意思是,众生说已见到虚空,然而虚空怎么能见到呢?对于这些道理,大家应当深入思维其甚深奥义。

有一部佛经名为《大乘顶王经》,这部经在汉地并不出名。此经中云:“我不得一法,亦无法可说。我坐道场时,不证一智慧。”意为:“我没有什么可得之法,也无法可说。我于四十九年中所宣说的法,皆是了不可得。我坐于道场或是菩提树下安住之时,也无有所证。”

有些经典中也说,佛陀从成佛到涅槃之间,只字未曾宣说。从了义的层面而言,不得不承认真相确实如此。对于这些深奥之理,那些没有学习过佛教高深教义的人,是难以通达其中甚深密义的。

这一品的中心思想,即一切万法都了不可得。既然一切万法了不可得,那是否显现中也什么都没有呢?为了遣除这样的疑惑,舍利弗代表大众提出了下面的问题:

 

【舍利弗言:“今诸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得当得,如恒河沙,皆谓何乎?”

舍利弗问道:“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有如恒河沙数的无量诸佛都获得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又如何解释呢?”

 

【天曰:“皆以世俗文字数故,说有三世,非谓菩提有去来今。”

天女回答:“这是我们用世俗名言中假立的文字和语言进行宣说的缘故。显现上,现在、过去、未来三世中确实有如恒河沙数的诸佛获得了菩提果位,但从实相了义的层面而言,从未有佛获得过菩提。

佛果在实相中虽然了不可得,但在现象中却是可以得到的。因此,大家不要认为:“佛都得不到菩提果位,我们学佛还有什么意义?”不是这样的,虽然实相中了不可得,但显现上还是有的。

有一位名为僧祐的大德,写作了一本叫《释迦谱》的著作,其中收集了很多关于佛的传记。它记载到,释迦牟尼佛曾经在妙光佛如来足下出家的时候,听闻到五十三佛的名号(汉地不是有八十八佛吗,此处是除三十五佛以外,其余的五十三佛名号),生起了极大的信心,然后劝别人也持诵此佛号。后来,有三千人持此佛号,以此功德,这三千人分别成为过去千佛、现在千佛和未来千佛。过去千佛在庄严劫中以华光佛为首已获得成就,现在千佛在贤劫中以拘留孙佛为首成佛,未来千佛将在星宿劫中以日光佛为首获得成就。所以,我们要拜三十五佛﹑五十三佛或八十八佛。

佛陀在过去世中自己行持及奉劝他人行持佛号,籍此功德,后来利益了很多人。所以,佛教具有高瞻远瞩的理念,不仅仅是着眼于今天、明天,或今年、明年,也不是为了此后的几百年,而是在无数的岁月中关照无量众生的生命和利益,这是大乘佛教的思想理念。

所以,虽然在胜义中,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了不可得,但在世俗当中,我们作为一名大乘佛教徒,切莫因此而斩断一切世俗善根,还是应当精勤地积累二资﹑遣除二障,以此圆满福德资粮和智慧资粮,最后成就法身和色身。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必然规律。

最后,天女还有一个问题。

 

【天曰:“舍利弗!汝得阿罗汉道耶?”

曰:“无所得故而得。”

天女问:“舍利弗,您得到的这个阿罗汉果位是怎样的?”

舍利弗回答:“无所得故而得。”没有什么可得。因为在小乘中,入定没有什么可得;在大乘中,如虚空般,入定出定也都没什么可得。

 

【天曰:“诸佛菩萨亦复如是,无所得故而得。”

天女继续说:“诸佛菩萨亦如是,同样无所得而得。”意思是,从空性层面讲,阿罗汉的果位没有什么可得的,佛与菩萨的果位,也无有可得。

 

【尔时,维摩诘语舍利弗:“是天女已曾供养九十二亿佛,已能游戏菩萨神通,所愿具足,得无生忍,住不退转。以本愿故,随意能现,教化众生。”

不管修什么法,需要有一些上师来印证,这时,维摩诘居士就出来印证了,他说:“天女很了不起,她曾经供养过九十二亿佛,而且能游戏菩萨圣道。”

这里说天女很了不起,她可以做游戏。什么样的游戏呢?她可以将自己的身体转为舍利弗,将舍利弗的身体又变成自己的身体;可以突然出现在维摩诘居士家里,并且十二年住在此处也无人能看到等等。天女经常在度化众生的时候,可以变幻莫测。这里的“游戏”,不同于小孩子天天玩的那些游戏。你们不能说:“天女也玩游戏,那我也要玩游戏!”这里的游戏,指她能游戏菩萨神通。同时,她所愿具足,已经获得无生法忍,住不退转位——这是八地以上的境界了。以她所生发的宏愿,可以用天女相,也可以任意示现各种各样的身相来利益众生。

为什么维摩诘居士要站出来说这些话呢?一方面,可能是为了安慰舍利弗。因为作为智慧第一的佛弟子,在大庭广众前辩论时,不但没有占领上风,而且稍显弱势。所以,维摩诘居士出来安慰他:“虽然你在小乘行人中很有威望,但你今日辩不赢也情有可原,毕竟现在你还没得到一地的果位。”有时候有些法师也是这样,在小圈子里还可以独领风骚,但在一些大场合中与人相比,就可能略逊一筹了。所以,维摩诘居士说:“舍利弗你不用太伤心,天女因前世的宏愿力,故而能示现种种游戏神变。因此之故,天女今天表演了精彩纷呈的游戏,你也要理解。”

迄今为止,我们已经讲完了第七品。我们从今年3月27号开始讲《维摩诘经》,现在已讲了39节课。明年可能从2019年3月底或4月初开始讲,期间暂时没有课。本来计划下周一有课,但目前看来没有了。明天有《胜道宝鬘论》,星期六也没有课,星期天有一堂《中观二谛》的课。

今年,我们的很多课程算是圆满了。接下来,是第八品《佛道品》。如果我和你们各方面都没有违缘,一切顺利,明年继续开讲。我也希望今天听课的所有听众,能善始善终。《维摩诘经》的大多数课已经讲了,根据有些注释来看,基本上已经讲了三分之二了。所以,大多数的内容我们已经完成了,希望大家都能圆满后面的部分。明年我们从《佛道品》开始讲,今年算是告一段落。

我在此也想表达,非常感谢所有的工作人员!无论是在这里给大家播放也好,还是通过一些特殊技术为大家提供方便也罢,都很辛苦。同时,也特别感谢现场的听众和空中与天女一起听课的这些人——一边享受着“天人”的生活,同时依靠“天人”的神变力听课的所有道友。虽然你们时而来,时而又不来,不像我们现场的听众每天都听课,但可能作为在家人,生活中的确也有一些麻烦吧。

有时候我也注意到,今天这个人来了,明天那个人来了。你们的头像我这里都有显示,一看就能看到谁来了,谁没有来,清清楚楚的(众笑)。这个时代没有什么隐私,想不知道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众笑)。不过,我现在比较开放,不会特意地批评。但以后在听课方面还是希望你们要注意,闻法应该有头有尾,不能断断续续或半途而废,因为这样缘起不太好。就像刚才给大家讲的公案,野鸡因前世听法没有圆满,后世当和尚的时候,《妙法莲华经》的前面背得很好,后面就背不下去了。我们毕竟是人,应该拥有更多更好的记忆。所以,以后应该多闻法,圆满闻法,圆满修行!

暂时讲到这里,特别感谢我们的听众,我就不多说了。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