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38课 2018年12月10日

 

(暂未定稿)

(上师念传承)

开始“上班”了啊(众笑),只上夜班,是吧?(众笑)

下面我们继续学习《妙法莲华经》(众笑),哦,不是《妙法莲华经》,是《维摩诘经》。去年这句话说了一年多,这次又说错了。今年已经开讲《维摩诘经》很长时间了,暂不确定明年讲哪部经,如果因缘具足,就讲《楞严经》这方面的经典。(众鼓掌)

现在开始讲《维摩诘经》,前面文殊菩萨与维摩诘居士的对话已经告一段落。紧接着,维摩诘居士家里出现一位天女,天女散下缤纷的天花为供养,这些花飘至菩萨身上,都纷纷滑落到地上;而落在声闻大弟子身上,却附着其上,即使运用神通,也无法除去落花。声闻弟子们觉得,花粘在法衣上不如法,故而尴尬至极,而天女却告诉他们,不如法的不是花,因为花没有分别念,而是他们的心。

上次课还提到,如果一个人心存恐惧,非人的伺机损害就极易得逞。同样,作为佛弟子,如果对生死轮回有畏惧心,则色声香味触等也会对他造成危害。这句话很重要!生活中经常会有这种情况——“怕什么来什么”。如果一个人总是患得患失、瞻前顾后,那他担心的事情就很容易发生。有些非人经常伺机作乱,看到某些人心力脆弱、妄念纷飞、胆小如鼠,他们就有了得逞的机会;如果一个人恒常精进、毅力坚如山王,则一般的非人和鬼神将无机可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

“譬如人畏时,非人得其便,如是弟子畏生死故,色声香味触得其便也。”这句话大家要仔细思考。在生活中一定要坚强,要有毅力。昨天讲法显精神的时候,好多人应该深有感触。我看见有些人一直在痛哭流涕,不知道是为法显大师还是为其他人而哭(上师笑)。法显圆寂已经1600年左右了,他是一位令人尊敬的佛学大师,为他而悲伤完全没有必要,是不是为自己而哭呢?这就不得而知了。有极个别的人一直哭到开示结束,用了好几卷餐巾纸(众笑),后来我想别再讲了,否则太浪费纸巾了。(众笑)

无论是在世间法还是出世间法中,坚定的信念都尤为重要。每个人都会遇到不遂人意的事,有些可能是前世业力形成的;有些则是人为造作的;有些是可以避免的;有些则无论怎样努力,也无济于事。不管怎样,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用真正的智慧来面对,这样一来,则所有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同时,若我们时时具有利他心,各种自私自利的心态也会自然而然地烟消云散。昨天提到了这方面的内容,下面接着讲课。

 

【舍利弗言:“天止此室,其已久如?”

舍利弗问天女:“这位天女,你在维摩诘居士家里住了多长时间了?”

按照吉藏大师的说法,舍利弗对天女有点不满,因为天女当着众人公然说“你们声闻的修行不好,你们分别念重”,于是他想反戈一击,却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他心想:“你在维摩诘居士家里到底是干什么的?你是什么身份?你是他的妻子还是小妾?”舍利弗虽心中如是想,但不敢明说,只好用比较委婉的方式提问:“你在这里待了多长时间?”——如果慢慢思维这句话,也有这层含义。

 

【答曰:“我止此室,如耆年解脱。”

天女回答:“我在维摩诘居士家里呆的时间,与你得解脱的时间一样长。”

舍利弗是阿罗汉,得解脱的时间,就是指他获得阿罗汉果位的时间。众所周知,声闻乘的解脱实际上是一种无为法。“耆年”就是老年,有年长、长老的意思,此处是指尊者。天女意思是:“我在这里待了很长的时间,和您这位长老解脱的年限一样长。”

这句话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一方面,因为天女后来说,她在这里已经十二年了,意味着舍利弗得阿罗汉果位到那时已有十二年;另一方面,可以从无为法、解脱的层面去理解,即当时天女巧妙地回答说,您得道有多久,我就在这里就待了多久。

 

【舍利弗言:“止此久耶?”

舍利弗问:“你到底在这里待了多长时间?”天女是从实相角度来回答的,而舍利弗的反应有点迟钝,他当下没听懂,因此再次询问。

 

【天曰:“耆年解脱,亦何如久?”

天女说:“请问前辈,您解脱到现在有多久呢?”她从时间概念来点化这个道理,意思是:“我在这里呆的时间,和您解脱后的时间一样长。”

 

【舍利弗默然不答。

这时舍利弗明白了,沉默不答。因为解脱是无为法,声闻乘的解脱是无我、空性的,这种空性无法用时间长短的概念来描述,所以他当时顿然语塞,显现上默然无语。

这里以舍利弗为代表的声闻行者,和以天女为代表的大乘佛子互相问答,在禅宗里面,即为“斗机锋”(用一种特殊的语言来表法)。

 

【天曰:“如何耆旧大智而默?”

天女问:“您不是佛智慧第一的弟子舍利弗尊者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呢,你说话呀,说话呀!”(众笑)

 

【答曰:“解脱者无所言说,故吾于是不知所云。”

“解脱是不可思议的,无法用语言或文字来描述,所以我不知该怎么说。”舍利弗答道。

其实舍利弗说的也是事实,解脱确实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天曰:“言说文字,皆解脱相。

天女听罢,莞尔一笑,说道:“您不用这么担心,没事的,‘言说文字皆解脱相’嘛。”

舍利弗认为,实相不能以文字说明,因语言文字都是“相”,所以解脱和无为法是不能用有相的法来描述的,于是说“我没办法说”,但天女却认为“你应该是可以说的”,因为言语和文字都是解脱的,所以语言的本体也是解脱相。

 

【所以者何?

“为什么呢?”

 

【解脱者,不内不外,不在两间,文字亦不内不外,不在两间。

天女接着说道:“解脱者不在里面,不在外面,也不在中间,就像空中的飞禽足迹无迹可寻。虽说所谓的“解脱”脱离了内、外和中间,确实不存在,也无法用文字来描述,但实际上,文字本身也具足解脱相,也是‘不在内,不在外,也不在中间’的。”

 

【是故,舍利弗!无离文字说解脱也。所以者何?一切诸法是解脱相。”

她说:“舍利弗啊,你不用担心离开文字后无法阐述解脱,其实文字本身就是解脱的,因为一切诸法都是解脱相。但在文字之外,也找不到任何宣说的方法了。”

佛教经常用“轮回”和“涅槃”来含摄一切法,或者说“现有所摄的一切法”,这些本身都是解脱相。最近密法班正讲到《本解脱品》——轮回本解脱,涅槃也本解脱;显现本解脱,心识也本解脱;烦恼本解脱,解脱也本解脱;束缚本解脱……一切都本解脱。

既然一切都是解脱的,那文字自然也是本解脱的——语言本解脱,分别念本解脱,烦恼也是本解脱的……如果万法都是本解脱的,那还有什么可耽着的呢?所以天女说:“尊者啊,您不用担心。”

《维摩诘经》与其他显宗经典的确有所不同,情节会逐渐过渡到实相的层面。虽说经文中描述了维摩诘与各位菩萨的对话,包括声闻乘的舍利弗、目犍连、富楼那尊者等人,虽然他们显现上是声闻、缘觉、阿罗汉,但天人、维摩诘与他们之间的对话也涉及到实相。

对于实相法门,我们应当细心谛听和思维,因为大乘佛教最重要、最究竟的甚深意趣,就在这些实相道理中。声闻、缘觉到最后都要通达这些道理,诸佛菩萨也都是依靠证悟实相而获得究竟解脱的。因此,在修行或闻思的过程中,我们应了达《维摩诘经》的究竟意趣。定位明确后,凭借经典的密意,可以对治我们相续中层出不穷的痛苦和烦恼。

我常想,在今天这样的末法时代、五浊恶世,人们还可以学习大乘经论,是多么难能可贵啊!哪怕仅听一节课也很好。如果能将一部经论认认真真地从头到尾学一遍,至少从字面上可以解释出来,这也非常值得欢喜。假如我们六根不具足或转生成其他生命,就根本不可能听闻到法音;即使听到了,对这样甚深的内容也无法了达。

前段时间,我看到道友们认真复习、讲考和备考的情景,顿时有种大乘种姓苏醒之感,感触良多。我从小就在浓厚的佛学氛围中成长,始终认为,将学修大乘佛法当作毕生的功课并持之以恒,是意义深远的事情。对我们自身而言,也是一项重要的责任,值得所有人为之努力。

前面说到“一切诸法都是解脱的”,这里又从“你在这里待了多长时间”的提问,把我们逐渐带入“本来一切诸法都是解脱的”之甚深境界,其中很多对话都意味深远。最近密法班也在讲“本解脱”的意义,讲什么是“本解脱”、“自解脱”、“普解脱”等等。这些教义在密法中阐述得更为直接明了,我在此处不多说。

 

【舍利弗言:“不复以离淫怒痴为解脱乎?”

舍利弗满腹疑惑:“你说一切诸法都是解脱法?不是吧?不是还有很多不好的法吗?”于是问:“不是远离了淫、怒、痴,才能得到解脱吗?没有离开贪、嗔、痴之前,怎么可能得到解脱呢?”

很多经论认为,先要通过修行远离贪嗔痴,然后才能获得暂时和究竟的解脱。很多大德也说:“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精勤修行戒定慧三学后,才能息灭贪嗔痴三毒。《佛说大乘随转宣说诸法经》(不知是小乘还是大乘的经典,有人说此经和《诸法无行经》雷同,我对比了一下,好像二者的内容还是有些差异)中说:“若有贪嗔痴,不修菩提行,菩提无贪性,一切当远离。”意思是,若有贪嗔痴,是无法修得菩提行的,因为真正的菩提中没有贪婪、嗔恨和愚痴的本性,所以应该远离贪嗔痴。只有到达这样的境界,才能获得究竟的解脱。所以舍利弗认为,离开贪嗔痴的一切垢染后,才能获得解脱。其实这也是大多数修行人的想法。

 

【天曰:“佛为增上慢人,说离淫怒痴为解脱耳;若无增上慢者,佛说淫怒痴性即是解脱。”

此即通常所说的“烦恼即解脱”。

佛陀为了度化具有增上慢的人,所以宣说了“远离贪嗔痴方能获得解脱”的教言。鸠摩罗什及其他很多注释认为,这里的“增上慢”,指的是“声闻二乘”,因为他们将“证得人无我”当成了究竟的解脱,从而生起增上慢。《法华经》中也说,声闻缘觉认为自己的小乘涅槃是究竟的涅槃,与此处的解释吻合。因此,佛陀是为这些具有增上慢的人宣说了那样的教言。

所谓“增上慢者”,是指自己本没有那么高的功德和解脱境界,却未证言证。佛陀对他们宣说了“远离贪嗔痴方能获得解脱”的法。如此宣说自有佛陀的密意。

佛陀善于审时度势,我们也应当随学佛陀区分场合,因地制宜宣说佛法的善巧方便,这样令人更容易接受。所说内容方面,也可以根据听众根机而选择相应的甚深密意。依靠善巧的宣说,某些众生不但能获得暂时的利益,也会最终懂得究竟的甚深内涵,继而趋入真实的解脱之道。

那么,佛又是如何对大乘行者,尤其是远离垢染无增上慢者宣讲的呢?“若无增上慢者,佛说淫怒痴性即是解脱。”佛为其宣说“贪嗔痴本性即是解脱”的真实义。

《宗镜录》云:“众生未成佛,菩提为烦恼。众生若成佛,烦恼为菩提。”意思是,众生未成佛、未觉悟时,菩提就是烦恼,因为烦恼的本体还未转为菩提;但众生觉悟时,烦恼即是菩提。

《圆觉经》是一部重要的大乘经典,其中主要讲到佛陀对于证悟境界的一些开示。我曾研读过此经的一些注释,但没找到对应的藏文版本。《圆觉经》中有句偈颂:“诸戒定慧及淫怒痴俱是梵行,众生国土同一法性,地狱天宫皆为净土。”其与此处的意思相同。

密宗也认为,天堂与地狱一体,众生与佛一体,烦恼与菩提一体等等,这样的说法较多。也许有些人对此无法领悟,认为根本是一派胡言,但汉传佛教的高僧大德对此观点却素来认可,从《圆觉经》中我们也可一目了然。我们也曾说过,贪、嗔、痴、慢、嫉五毒的本性,即是五种智慧,但这样的见解并非所有人都能适应。对于还未证悟的人,烦恼根本不可能转变为五种智慧。

能将贪嗔痴真正转化为智慧,无有增上慢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只有大乘佛法中无有分别心的众生,才可以做到这一点,这是很稀有难得的。鸠摩罗什所译的《诸法无行经》(藏译《诸法无生经》)中说:“若人无分别,贪欲瞋恚痴,入三毒性故,则为见菩提。”意思是,如果修行人对于贪嗔痴毫无分别,即是入于三毒的真正本性,彼时则会现见菩提。通过这个教证也可以看出,若对贪嗔痴没有耽著,没有自相的贪婪、嗔恚以及愚痴之心,就真正通达了三毒的自性,这时任何烦恼都不再是烦恼,转而成为解脱的助缘。以前的高僧大德、成就者和持明者的禁行,以及调化众生的特殊方法也是如此,但并非每个人都能行持。

《诸法无行经》(卷2)中,有关于喜根比丘和胜意比丘的故事。当时有佛出世,名师子吼鼓音王如来,其教法下有两位比丘,名喜根与胜义。二人持不同见解,喜根比丘境界高远,常对众生直接宣说实相法——贪嗔痴的本体即是法性,不太强调“知足少欲”、“十二头陀行”等等,一直致力于弘扬“贪嗔痴本体自性清净”的法门。而胜意比丘恰好相反,他尽心竭力地对众人强调知足少欲,也常身体力地行持十二头陀行,并宣说无贪、无嗔、无痴的法门。他的弘法方式基本类似于声闻乘。二人因见解不合,所以关系也较为疏远。

胜意比丘的威仪和行为本来都很如法,但其中有一次,胜意比丘入城乞食,无意中走到喜根比丘的弟子家,就开始给施主宣讲知足少欲等清净法的修行功德,一边讲,一边情不自禁地诽谤起施主的上师喜根比丘来了。

但这位居士的修行境界也非同一般,一开始还和胜意比丘互相探讨,谈到“其实无需断除烦恼”等内容。当后来听到对方诽谤自己上师时,显现上就非常不高兴(很多人在听到别人说自己上师的过失时,都会愤愤不平。有时我就故意当着某人的面说他的上师,观察他境界如何。有的人果然气得闷闷不乐,前段时间还有人气哭了(众笑))。我其实也并没有诽谤他的上师,只是故意说了一些“风凉话”进行试探而已。

这位居士本来就不太高兴胜意比丘诽谤他的上师,见他还在滔滔不绝,更加不悦。但这位居士还是有一定的境界,于是便反问胜意比丘:“你刚才说烦恼不好,为什么烦恼不好?烦恼真正存在吗?”

胜意比丘回答:“烦恼当然存在,贪嗔痴就是烦恼,都是存在的。”

居士又问:“那烦恼是在外面、里面、中间,还是在东南西北四方四隅哪个方位?”这样一一问来,胜意比丘可能闻思不太到位,当即哑口无言。于是他恼羞成怒,再次诽谤居士的上师喜根比丘,说喜根比丘崇尚贪嗔痴,弘扬邪法,有邪分别念,有妄想分别等等,然后拂袖而去。他可能连食物都没有得到就离开了,这一点没有交代。只知道他回去之后,在自己的群体中继续不断地诽谤喜根比丘。

喜根比丘闻言,并未对胜意比丘起一丝嗔恨,只是生起无限悲悯,试图想办法拯救他,同时继续在不同场合弘扬实相法门,向大家宣说烦恼如何不在内不在外的甚深道理。但胜意比丘仍然一意孤行,持续不断地诽谤喜根比丘,完全没有挽救的机会。

在此期间,一部分胜意比丘的弟子通过听闻喜根比丘的教言,已经获法忍、得解脱,而胜意比丘却堕入恶趣,在地狱道、饿鬼道辗转遭受无量痛苦,后来获得人身之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也非常愚钝。这就是他诽谤大乘佛教和大乘说法上师的果报。

多年以后,当时的胜意比丘成了文殊菩萨。文殊菩萨坦言自己过去时也诽谤过正法,因为接受不了甚深见解。以此为缘由,他在多生累劫中智慧鲜少、愚钝至极,后来经过不断忏悔和修行,才有了成为菩萨的机会。

当时的喜根比丘,已经在文殊菩萨之前,于某个刹土中获得了如来果位。

这是《诸法无行经》中很重要的一个公案,方便时你们可以自己查阅一下。大家要好好思维,因为我们已经不是顽劣蒙童了,只是把公案当成故事听也没有什么意义。通过故事,我们可以对照自身,从而得到启示。

在修行的路途中,我们可能会遇到与自己见解不同的上师和法门,那时能接受的就接受,暂时不能接受的,也没有必要加以诽谤,也许对方确实有一定的密意或依据。尤其是在之前已经接受了某个法门后更要注意,因为人容易有这样的习气,总爱敝帚自珍,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的一定是最好的,别的都远远不如,这都是心胸狭隘的表现。

这个公案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即我们应该始终抱有“佛法甚深不可思议,诸佛菩萨的显现千姿百态”的心态来观清净心,再不济也没有必要以恶心挖苦诽谤,否则果报极其严重。(上师念藏文)正如《宝性论》云:对一般世法都不能怀有嗔恨,何况甚深佛法。因此,大家要以正知正念来守护自己的根门。

这里说到“贪嗔痴的本性即是解脱”,这一点很重要!这段话大家要记住!佛对有增上慢的人,讲灭尽了贪嗔痴后才能解脱;对没有增上慢的人,则宣说“烦恼的本性就是解脱”。

前面天女给舍利弗“直指了本性”。

 

【舍利弗言:“善哉,善哉!天女!汝何所得?以何为证?辩乃如是!”

舍利弗说:“啊!你这么厉害啊!太好了!太好了!天女啊,你原来境界如此高妙啊!”舍利弗比丘开始激动起来:“善哉!善哉!你到底得到了什么境界?你得到了什么样的证悟?你有这么好的辩才,真是太厉害了!”

在我们看来,好像前面说的几句谈不上什么辩才,只是对贪嗔痴作了分析,但舍利弗特别欢喜,连连夸赞她说:“你的辩才太好了!你有怎样的证悟,怎样的获得?”

 

【天曰:“我无得无证,故辩如是。所以者何?若有得有证者,即于佛法为增上慢。”

天女面不改色地回答:“我没有得什么,也没有证得什么,我的辩才就是这样。如果有了‘得’,有了‘证’,在佛法中就是增上慢。你知道吗?舍利弗,智慧第一的大长老!”(上师模仿,众笑)有时候,不管是“人女”还是天女,我都有点害怕(众笑)。你看,“智慧第一”的人在天女面前,也相形见绌。

《维摩诘经》中经常会出现出家人自愧弗如,在家人不管男女却超神入化的情形。

 

【舍利弗问天:“汝于三乘,为何志求?”

舍利弗说:“天女,我看你的境界如此超凡入圣,我想问问你,佛教的声闻乘、缘觉乘与菩萨乘中,你到底是学哪一乘的?”

 

【天曰:“以声闻法化众生故,我为声闻;以因缘法化众生故,我为辟支佛;以大悲法化众生故,我为大乘。

天女告诉他:“至于我学什么乘,有对外和对内两种说法。对外而言,我什么都学。对内来说,如果能以声闻法饶益众生,我学的就是声闻乘;如果能以十二因缘法度化众生,我就是缘觉乘的修行者;如果能以大慈大悲法调化众生,我就是大乘修行者。”她并没有直接回答说她是学哪一乘的。

对我们来说,这种回答方式也很适用。如果有人问:“你是学显宗还是密宗的?”我们就可以回答:“如果能以显宗法利益众生,我就是学显宗的;如果能以密宗法利益众生,我就是学密宗的;如果能以藏传佛教来利益众生,我就是学藏传佛教的;如果能以汉传佛教来利益众生,我就是学汉传佛教的。”这种回答方式很有善巧与弹性。

别人经常问我:“你是不是藏传佛教?是不是汉传佛教?是不是‘喇嘛教’?”(上师笑,众笑)这时,我就可以用类似的方式回答。

我们确实也经常这样,在遇到不同的所化有缘众生时,我们也会显示与之共同的法。比如我去南传佛教的一些寺院讲法时,我也会宣讲一些与南传佛教相关的声闻乘共同法,包括大众部、上座部、一切有部等的理论,而密宗等其他方面,则只字不提,除非对方问到相关的问题。如果与其他宗派或宗教的人交谈时,也会用他们的语言进行交流。当然,我们也不会说上帝和穆罕默德全都是释迦牟尼佛。(上师笑,众笑)毕竟在说话方面,还是要掌握一定分寸。人的根器千差万别,说话也要因势利导,不能太过直白。有些人常常不加观察,便单刀直入地“劝诫”对方:“我是学密宗的,你的信仰太过低劣,你应该舍弃你们的宗教和上师,一定要跟我学!”这种沟通方式就相当缺乏善巧。

修学大乘佛教的人,一定要随顺众生,要有善巧方便,不要强人所难。有些人本来不想皈依,却被这类人催促:“快快快,跪下来!快快快,合掌合掌,开始皈依,马上取法名,好,你现在已经是佛教徒了!”(上师模仿,众笑)这样很不好。两三分钟都不到,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啊?啊?”(上师模仿,众笑)就皈依完毕了,这样肯定不行。

 

【舍利弗!如人入瞻蔔林,唯嗅瞻蔔,不嗅余香。

天女说:“舍利弗!如同有人进入瞻蔔林,就只能闻到瞻蔔花的香味,不会嗅到其他的花香。”这里是以比喻来说明。

瞻蔔花,藏语翻译为“赞巴嘎”。我们这里叫黄玉兰,虽然我查了一些资料,但不是特别确定。有些人说瞻蔔林是檀香林,但肯定不是。还有些人另有不同的说法。总之,应该是印度那边的一种花。黄玉兰花以黄、红、白色为主,生长在东南亚一带。

我们经常说“班匝勒给、班匝赞巴嘎……”(上师讲藏语,且问旁人)我们灌顶时用的花叫什么?……对,那个叫赞巴嘎?……不知道是吗?……不是那个花。你说的哪个花啊?(有人回答:“印度的赞巴嘎就是木蝴蝶。”)你说这个赞巴嘎叫木蝴蝶?

我不确定是窥基大师还是谁说过,中国没有这种花,它应该是生长在印度腹地。这里仅以此花作比喻,至于它到底是什么花,我看唐译和其他地方基本上都是这样解释,不过你们可以再查阅一下资料。

 

【如是,若入此室,但闻佛功德之香,不乐闻声闻辟支佛功德香也。

“同样的道理,进入到维摩诘居士家中,就只能闻到大乘佛法的功德香,而不会闻到声闻辟支佛的功德香。”

因为这是一乘法供养的地方,所以天女回答得比较明了。如果对外宣说,她应该会委婉一些,但这里唯一弘扬大乘最究竟的一乘法,不可能有人会喜欢声闻缘觉法,所以对内宣讲会比较清楚直接。

 

【舍利弗!其有释梵四天王,诸天龙鬼神等,入此室者,闻斯上人讲说正法,皆乐佛功德之香,发心而出。

“舍利弗!帝释天、梵天、四大天王、天龙八部、鬼神等来到这个房间时,会听到维摩诘居士所宣讲的大乘甚深法要,他们都喜欢此大乘佛道的功德香,且在发起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后,心满意足地离开。”

维摩诘居士宣讲的是大乘佛法,因此前来求法的天龙八部等众生,自然不可能来求声闻缘觉等小乘法。世间亦是如此,每个道场都有其核心的教育理念,例如,如果一个道场主要弘扬大乘法,那么前来求学者,肯定也都是学习大乘法;如果是弘扬密乘法的道场,其中的修行者自然是主要学习密乘;专修戒律、俱舍等的道场也以此类推。

 

【舍利弗!吾止此室,十有二年,初不闻说声闻辟支佛法,但闻菩萨大慈大悲,不可思议诸佛之法。

天女继续对舍利弗说:“舍利弗啊,说实话,我已经在这里待了十二年了。”(上师笑,众笑)现在舍利弗已经听得晕头转向、不知所云了,天女一会儿这么讲,一会儿那么讲,现在又开始正面回答舍利弗之前的问题了。

此处的十二年,有些注释中说对应了菩萨的十二地,即:一地欢喜地之前的种姓地、胜解行地,以及欢喜地到法云地之间的十地,共十二地。

前面讲过,这位天女实际上是法身大士,她此时告诉舍利弗自己待了十二年,也许意思是:“声闻乘的阿罗汉啊,你不必担心,我是得了十二地的天女,已经获得了很高的境界,不会在这里做什么不如法行为的!”

天女接着说:“我在此已经有十二年了,从初来之时至今,都未曾听闻过声闻和辟支佛之法,只听闻过菩萨大慈大悲之法,以及诸佛不可思议功德之法。我们学习的,就是这种不可思议的大乘法。”

以下天女将介绍维摩诘居士屋舍的八种“未曾有难得之法”(藏文版中是八种“稀有之法”)。因为她已经住了十二年,对其中的情况了如指掌,就像学院的几位天葬讲解员,虽然解说的时间未达到十二年,但他们都讲得头头是道了。这位天女有十二年的经验,肯定能把维摩诘居士的屋子介绍得更加到位。

 

【“舍利弗!此室常现八未曾有难得之法。何等为八?

“舍利弗,维摩诘居士的屋室经常显现八种稀有难得之法。”

天女紧接着介绍这八种稀有的功德和特点:“山美水美人更美!总之,这里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上师笑,众笑)

 

【此室常以金色光照,昼夜无异,不以日月所照为明,是为一未曾有难得之法;

哪八种难得之法呢?首先,维摩诘居士的屋室中常有金色光芒照耀,以至白天黑夜无有差别。此光芒并非来自日月,也不依靠电灯、酥油灯、煤油灯等任何灯具。这是第一个稀有难得之法。

此处“金色光芒”的引申之意为:内在有智慧,外现即光明——这是自性的光明。这里的“屋室”,也并非是指维摩诘居士的住所,而是内在的“心房”。如《心经》云:“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因一切皆为空性之故,所以自然具足光明。之所以称之为“光明”,是因为心性的光明能遣除一切无明黑暗。

 

【此室入者,不为诸垢之所恼也,是为二未曾有难得之法;

第二个稀有难得之法,凡到此房中,便不会被各种垢染侵害及忧恼,心情也十分舒畅,无有任何痛苦,且不受任何鬼神的损害。

有些人十分害怕世间的鬼神。其实,只要自己不执著,鬼神也不会对你有什么妨害。如今有许多民间说法大行其道,例如请尊佛像也有人担忧“请神容易送神难”(众笑)。或者有些人在家中请了佛像,不便供奉时便转赠他人,但心里一直犯嘀咕:“我把佛像送人了,佛会不会害我啊?”还有的人担心:“我请了一尊度母像和一尊释迦牟尼佛,两尊佛像摆在一起,他们会不会打架啊?”(众笑)

这些无谓的担心和恐惧,就是因为不懂佛教教义所致。诸佛菩萨以慈悲为怀,两个性格贤善的世间人相处,姑且不会打架,何况诸佛菩萨?

其实,我们应当尽量与诸佛菩萨结上善缘,想请佛像时就可以请,不便供奉时也可以送到其他地方,诸佛菩萨绝不会有意见,更不会对你有损害的。只是最好不要将佛像放在不清净的地方,否则会有一定的过失。对于密法法本,在未得相应灌顶,且未经授权时,最好不要翻阅。当然,即便有人无意翻开了,也不会有太大的过失,但最好按照佛教的规则行持,对个人而言,也是最好的保护。

现在有一些人总是对鬼神严加防范,处处疑神疑鬼,例如东北地区,就流传着大量狐仙的故事。那些地区也的确有些非人,能够感觉得到和其他地方有所不同,但我认为,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为它们多念观音心咒——嗡嘛呢巴美吽。否则,若是用一些强硬的方式来对抗非人,就会冤冤相报,终无绝期。

总之,维摩诘的屋室非常吉祥,置身其中,便没有任何烦恼,不受任何侵害,心情舒畅,就像我的小书房一样——开玩笑的!(上师笑,众笑)

 

【此室常有释梵四天王、他方菩萨来会不绝,是为三未曾有难得之法;

“维摩诘居士的屋室中常有帝释天、梵天、四大天王等他方菩萨络绎不绝地往来,这是第三个稀有难得之法。”

如果修行人行为如法,诸佛菩萨和护法神们便会恒常庇佑,降临其居所。麦彭仁波切在《二规教言论》中曾说,修行者若能做到自心清净,一切土地神﹑护法神等便将聚集其左右,如同蜜蜂萦绕在花园中,龙族汇聚于大海里一样。

 

【此室常说六波罗蜜不退转法,是为四未曾有难得之法;

“此屋室中恒常宣说、弘扬大乘六波罗蜜多及不退转法,这是第四种未曾有难得之法。”

“六波罗蜜多”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和智慧。“不退转法”,法相宗的“四不退转法”为:位不退转,即所得果位不退转;信心不退转,即对三宝的信心不退转;以及证悟不退转和行为不退转。天台宗也有类似的说法,只是文字解释上稍有不同。

 

【此室常作天人第一之乐,弦出无量法化之声,是为五未曾有难得之法;

“第五种未曾有难得之法是,天人时常用各种乐器,如琴、鼓﹑吉他等,演奏出四法印等无量梵乐法音。”

由此可见,维摩诘居士的家中也常有美妙的音乐。所以,修行人心情不好时,稍微听一些音乐也是可以的。有时,音乐有抚慰人心的作用,令人心情舒畅。当然,学院自法王在世时便有规定,修行人的居所不能传出音乐,不能让过路者或隔壁的人听到。

修行人如果整日沉溺于世间的各种音乐之中,肯定是不行的。但偶尔听一些音乐,尤其是一些证悟者的道歌,则是开许的。这些道歌虽然显现上也是一种音乐,但却是从证悟者的心间流露的。我们常说:“歌声即心声。”

如今,一些国外的研究者认为,藏地高原上牧民们欢快辽阔的歌声,对遣除烦恼十分有效。也有人说,西方欧美的音乐也有这方面的功效,但我感觉,有时听着听着,相续中的烦恼全都自然而然地涌现了(众笑)。有些人也许喜欢增加烦恼,那就听听烦恼方面的音乐,也未尝不可。

 

【此室有四大藏,众宝积满,赒穷济乏,求得无尽,是为六未曾有难得之法;

“第六种未曾有难得之法是,维摩诘居士的屋室四方各有一宝藏,即总共有四大宝藏,其中积累了无量珍宝,用以救济贫穷可怜的众生,满足他们的一切所求。”

维摩诘居士一定时常用这些珍宝作财布施,以帮助众生渡过难关。不论对在家人还是出家人而言,法布施和财布施都相当重要,但有时确实是力不从心。

最近,也门正在经历战乱。前几天有一张照片,在国际上备受关注,是一名记者在也门的一所医院中拍摄的。照片中是一位七八岁的小女孩,因为饥饿已经瘦成一幅骨架,令人触目惊心。哪怕能获得少许食物,她的生命也许都能得以维持,但她的亲人们都束手无策。两天后,当记者再去时,她已经去世了。

也门大约有两千八百万人口,现在已有一千四百多万人陷于饥荒之中。国际上也基本没有给予他们任何有效的人道主义救助。发达国家之间,时常忙于经贸合作、相互访问,而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国家,却往往无人问津。

我在非洲时便深有感触,众生业力现前时,国际上也无法知晓实情,想提供帮助也没有途径和方法。试想,一个国家中有一千四百多万饥民濒临死亡,我们如何能给予帮助啊?确实是无能为力。如今世界局势纷繁复杂,不仅是也门,许多国家都常年战乱。例如中东地区,战火至今未歇。有些国家为了自身利益,仍不断向其出售武器,以各种目的引发战争。但当众生业力现前时,佛陀的妙手也无能为力,我们也只能默默地给他们回向。

 

【此室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阿閦佛、宝德、宝炎、宝月、宝严、难胜、师子响、一切利成,如是等十方无量诸佛,是上人念时,即皆为来,广说诸佛秘要法藏,说已还去,是为七未曾有难得之法;

“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阿閦佛﹑宝德佛﹑宝炎佛﹑宝月佛﹑宝严佛﹑难胜佛﹑师子响佛﹑一切利成佛(此处,藏文中还有狮子吼佛及多宝佛,不同译本中名称稍有不同)……上人维摩诘居士每当忆念、观想十方无量诸佛时,诸佛便前来其屋室中,广说秘密甚深之法藏,随后离去。这是第七种未曾有难得之法。”

由此可见,十方诸佛常到维摩诘居士家中说法。

 

【此室一切诸天严饰宫殿,诸佛净土,皆于中现,是为八未曾有难得之法。

最后,“一切天人严饰的宫殿以及诸佛刹土都在维摩诘居士的屋室中自然显现,比如极乐世界﹑现喜刹土﹑琉璃世界、宝生刹土等等,这是第八个未曾有难得之法。”

一切诸法皆无有自性。前面也曾讲过,无量无数的如来以及法座,都能在维摩诘居士的家中显现。《入中论》亦云:“如是一切法虽空,从空性中亦得生。”虽然一切法都是空性的,但在空性当中,却可以显现一切。

随后天女说道:“舍利弗,您不是很想了解维摩诘居士的屋室吗?您一直关心我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我已经在此十二年了。听完我的介绍,您感觉如何?”舍利弗可能吓坏了:“哇,原来如此啊!”

 

【舍利弗!此室常现八未曾有难得之法,谁有见斯不思议事,而复乐于声闻法乎?”

天女接着说:“舍利弗,维摩诘居士的屋室常常显现这八种未曾有难得之法。谁见了如此不可思议的妙法,还会有兴趣听闻声闻乘的法呢?我们经常享受这八种不可思议的境界,都不愿意听闻声闻乘的法了。”

以上,便是天女为舍利弗宣讲的内容。今天就讲到这里。这一品可能明天讲完,到时候再说吧。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