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34课 2018年11月26日

 

(暂未定稿)

上周一的课上,由于网络原因,可能断了大概一两分钟的传承,但大家都未及时反映情况。希望以后念传承时,若由于网络原因而中断,应该第一时间反映;若是由于个人原因而中断,那就无法补上,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尽相同。为避免集体中断传承,无论是我们这边的发心人员,还是网络上的听众,都应该一字一句对照着传承核对。不然大家听传承好像都迷迷糊糊的,满不在乎,断了也行,不断也无所谓,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中断的:“反正我断了一些传承,我也不知道在哪个地方中断的,可能我睡着了,可能忘了……”大家听传承和求法时,还是应拿出积极认真的态度。

前面大概需要补一两分钟的传承。

(上师补上节课的传承)

不知道是否从这里开始中断的,你们也是糊里糊涂的,我有点看不惯你们求法的心态啊。学院这边的人,明明知道网上的听众已经断了传承,却直到今天我亲自问的时候,才说出实情。也许是大家不懂藏文的缘故,也许是无所谓的心态。若是认为无所谓,我天天这么念,也是没有用的,对吧。

(上师继续念传承)

(上师问周围的人)啊?哪里没有念吗?上堂课的?不是,前面不用念吧?一分钟……

下面继续讲《维摩诘经》。

先说两件事情。第一件事,上星期要求看《菩提道次第摄颂略释》,看了的道友请举手(众笑),嗯……好,没有看的道友请举手,一个都没有(上师笑)?全部都完成了,这么整齐啊!如果确实如此,也比较令人满意。

第二件事,昨天11月25日,是世界素食日。它发源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西方,从1977年开始延续至今。全世界范围来看,素食主义者因不同的价值观而吃素:一部分人为了保护环境,一部分人为了自身健康,还有一部分人则由大乘佛教的利他思想引发,也即缘对众生的悲悯之心而不食用肉类。我们这里除了个别居士因为家庭、工作环境等特殊情况而无法吃素,其余绝大多数都是素食主义者,而且都是自觉自愿的。

以前我们刚开始食素时,也遇到过一些困难,因为藏传佛教和南传佛教虽然也有很多素食者,但并非全是如此。现在随着时代的演变,南传佛教有更多人开始向着素食道路上迈进;而藏传佛教除了极个别观念顽固或身体不好者外,基本上也在食素,现在大多数寺院里的斋饭也都是全素的。

学院最近召开了素食研讨会,一些堪布和堪姆也在讲授相关道理,我就不再强调了,大家做得非常令人满意。在汉地,佛教徒有素食的优良传统,从梁武帝时期至今,已有一千五百多年的悠久历史了。除了极个别人,出家人一般都食素;受了三皈五戒的居士,也在努力吃素。在这方面,汉地的做法可谓首屈一指。无论如何,希望大家坚持素食主义的原则。

现在全世界吃素的阵营日益壮大,素食不仅是有信仰者才有的行为,即便没有任何信仰,有些人也会出于健康与环保等目的而茹素。如今也与以往不同,素菜品种丰盛、花样繁多、购买方便,比尔•盖茨等人更是自2013年起,就着手为市场提供营养丰富的素食。

希望学习藏传佛教的四众道友,应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确实,从历史上看,藏传佛教也有个别不妥的行为,如食众生血肉等等,令人非常遗憾。但目前来看,大家也在努力当中。因此,希望汉地道友在求法过程中,首先要学习藏传佛教大乘菩提心等内容,一些不合理的极少数行为,尽量不要学习和效仿。

昨天是“国际素食日”,我们也在各地倡导佛教徒吃素。在这方面,亚洲佛教徒整体上做得不错。一些西方佛教徒也许因为个人习惯、工作或观念等原因,素食理念略显逊色,但不管怎样,大家都应该为之努力。

许多大德、专家和学者也认为:吃素等于放生;若是享用众生血肉,则相当于间接杀生。因此大家务必要了解其中利害。作为佛教徒,我们应该学习和了知大乘佛教的核心内容,大乘佛教的愿菩提心、行菩提心等思想,在藏地保留了清净的传承,这一点对于当今时代显得尤为重要。

相比之下,虽然南传佛教行为清净,有着原始佛教的殊胜轨范,但大乘佛教的利他等教义却鲜有涉及。同样,北传佛教虽也属于大乘佛教,但由于种种历史原因,真正的讲闻和修行却不如藏地普及。藏地各寺院都有讲经说法的传统。不过好在现在汉地的有些寺院和高僧大德,一直在致力于改善这一现状。

目前,在世界范围内,藏传佛教真正的大乘思想、清净传承,以及具有上师们言传加持的思想传家宝,在藏地这片土地上依旧完好无损地保留着,因此藏地是全球大乘佛教信徒们的心之所向,有意乐、有希求的人们从世界各地纷至沓来,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并非是我一家之言。

尽管印度是佛教的发源地,但由于历史原因,印度的本土佛教出现了断层。虽后来有南传、北传以及藏传的大德,再度回到印度去建立寺院、讲经说法,但毕竟最初的原始佛教已丢失多年,一切早已今非昔比,重振雄风也非一蹴而就之事,相信了解历史的人都心知肚明。

所以,大家应该以强烈的渴望之心、珍惜之心和难得之心,目标明确地希求法的传承,不要因“无事可做”才听,或想听的时候就听,不想听就随便离开。包括学院这边,大家的学习态度,也与以往的修行人有很大不同。

众人的想法都不尽相同,即便是根据具体情况的调整,结果也不一定能满每个人的愿,这一点也希望大家能够调整心态、欢喜接受。大家知道,自2017年起,不管是学院还是喇荣寺,人员都已经完全饱和了。我们不得不对常住人口严格控制,除现有人员以外,外来的一个也不能接收了,这一点请大家谨记。

各个地方有信心的道友也不一定非要来佛学院。现在各种学习的机缘应有尽有,有条件的可以在网上听课。如果网上听课不方便,私下学习也未尝不可。无论用什么方式,都有机会了解大乘佛教的究竟思想。

对于学习,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就像一个人参加了英语、日语或其他课程的学习班,也会将课程放在首要位置。同样,人身难得、佛法难求、善知识难遇,在如此难得的机缘下,能听受佛法是多么幸运!若能将学习视为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那即使再繁忙,也可以找出时间来学习。

但有些人的学习态度我不甚满意。佛法在他心中的位置似乎可有可无,想听的时候就听,不想听的时候就找各种理由——“哦,今天忘了”,“我没有空”,“我有事情”……当然,每个人都会生病,以及家庭或工作上不得不处理的种种状况,但我们不能以此为借口,否则你什么时候才能解脱?

总体来看,大多数人对听法和修法都比较重视,但也许是不太了解闻法的重要性吧,也有部分人完全是无所谓的心态。

对我个人而言,扪心自问,无论在哪位上师处听闻任何显密课程,都会十分认真地对待,没有特殊情况,会尽量善始善终,这一点上我非常自信。我也希望不论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大家在接受佛法的时候,应怀有殷切的难得之心,予以足够重视!

《维摩诘经》的宣讲已经过半,究竟什么时候能讲完,现在还没最终确定。今年肯定是讲不完了,但后面的部分,希望大家能重视起来,也许这是你此生第一次听闻此法,也许也是最后一次。如果一部法没有圆满,不但此生会留下遗憾,种下一个“闻法不圆满”的种子,对下一世的缘起也不好,因此,我希望大家能够尽量圆满这部法。

总体而言,大多数人还是非常重视的。尽管大家在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非常大,但从开始到现在,基本上一节课都没有落下。不像我们喇荣,有些人最大的困难和痛苦,就是从家里走到经堂。尤其是讲考的人,有时面对下大雪、刮大风、路上结冰打滑等恶劣天气,就会很伤心地嘀咕:“早知道这样,当时不报名多好啊!”但我觉得,这都只不过是为了求法而经历的一些考验而已,不应将这些视为痛苦。我自己也是每天上下穿梭很多次,但并没有觉得有多么不堪忍受。

前辈大德们曾历经艰辛去藏地、印度等各个地方求法,相比之下,我们的环境实在是太舒适和安逸了,与他们的求法精神更是无法相提并论。现在很多出家人或道友,都不算太精进。就像前两天学院停了几天电,不少人就根本不看书,晚上九点多就早早睡下了,这也说明我们缺乏忍耐心。

希望大家在求法过程中,不要前怕狼后怕虎。其实,我们所遇到的一切磨难,都是在消除业障。无始以来,我们一直耽著于无意义之事,在地狱、饿鬼、旁生道或人间受了那么多苦,现在行持有意义的善法时,遇到一点痛苦算什么?应该是非常值得欢喜的。

如果前半部分发挥太多,后半部分又讲得特别快,这样不太好。所以我今天就慢慢地讲,能讲多少就讲多少。(众笑)

前面的《不思议品》,主要从能化功德方面——即菩萨不可思议的神变、神通和法门进行宣讲。今天开始学习第七品《观众生品》,这是从所化众生方面来宣说的。在藏文和梵文版中,这里是《观天女品》(前面是文殊菩萨和维摩诘居士关于观众生方面的对话,后面是天女和舍利弗之间的对话)。唐译中又译为《观有情品》。这些译名虽然不同,但意思基本一致,没有太大差别。

 

观众生品第七

 

【尔时,文殊师利问维摩诘言:“菩萨云何观于众生?”

前面讲到了菩萨不可思议的妙德,通过神变、神通和法门来饶益众生,这是菩萨的功德和标准。

于是,这里文殊菩萨又问维摩诘居士:“菩萨到底应该如何观众生呢?”如果众生是实有的,那么度化众生的行为也会变成实有。所以作为菩萨,他眼中的众生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一般凡夫对众生肯定是有实执的。我们大多数的情感,就来自于实执。如果没有了情感,可能很多人都会失去生活的动力,这就是凡夫的特点。但菩萨与我们凡夫完全不同:一方面,菩萨对每个众生都非常重视,视作自己的独子般疼爱,且对每个众生都一视同仁。另一方面,菩萨因为通达了“人无我”和“法无我”,故观众生为如梦如幻,这是很重要的。否则,当我们观修悲心、度化众生的时候,如果对众生产生猛烈坚固的实有执著,就会导致各种心理疾病。追根溯源,其实所有的痛苦,都是来自于“我执”。如果没有打破“我执”,最后很可能会放弃度众生的誓愿。

所以菩萨到底是如何看待众生的呢?这个问题很重要。

有些人疑惑:“如果众生如梦如幻,那还有什么好度的?根本不用度了!”这纯粹是多余的担心和执著。无论是否认为如梦如幻,都是分别念,是没有懂得究竟意趣的体现。用菩萨的智慧来观察时,包括自己与一切所化众生在内,在胜义谛中,都是一无所有、远离四边八戏的;而在世俗显现中,却是如梦如幻、如阳焰般显而无自性。

总之,众生的本体可分为两个层面:一是胜义谛中的本体,连微尘许的实有之物都得不到;另一方面,是通过智慧观察来了知,不论在菩萨还是众生面前,可以如梦如幻地显现。

有些人说:“我才不管这个‘如梦如幻’呢!我不接受!”不接受是你自己的事情,总之这是我们用智慧观察后得出的结论。有些人会有固定的思维模式(西方人可能会更加固执),如果接触到的东西不符合他的思维模式,就断然否认,这是一个大问题。另外,有些传统保守的人也是如此,虽然他用智慧观察、以理推测的时候,完全能得出合理的结论,却止步不前,不愿继续深入思考,甚至固执己见,捍卫着自己的陈旧观念,这就是一种邪见或偏见。在真理面前,我们应该敢于学习、敢于跨越,打破固有的思维模式,如此,自己也能进步和提升,否则,若一直自认为很了不起,就会固步自封。比如,现在有些学者或所谓的思想家,就喜欢自以为是(我们佛教的用语是“增上慢”),把自己禁锢在一种思维模式当中。这样的井蛙之见,是不利于发现真理的。

如前所说,文殊菩萨问维摩诘居士:“菩萨眼里的众生到底是什么样的?”按照一些前辈大德们的解释,维摩诘居士从“人无我”和“法无我”两方面进行了回答。

宣讲“人无我”时,维摩诘居士使用了十个比喻解释“显而无自性”。宣讲“法无我”时,也是以比喻来解释空性,或现空双运。今天我们可能两个方面都能讲到。

有些地方各版本之间稍有不同。今天不用着急,能讲多少是多少。虽然我准备得比较多,但讲得太快可能有些人会跟不上。反正我们也是要慢慢讲,只要没有离开世间,总有一天会讲完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可着急的,对吧?!

 

【维摩诘言:“譬如幻师,见所幻人,菩萨观众生为若此。

第一个,幻化之比喻。比如,幻化师肯定不会贪著自己幻化出来的人或物,也不会对其产生真正实有的执著,因为这些明明是他自己幻化出来的。同样的道理,在菩萨眼中,他所度化的这些众生,虽然各有显现,有各种各样的形式或形象,但也是显而无自性的,并非真正实有,与幻化没有什么差别。

如《中观四百论》云:“若谁见众生,如机关幻人,彼等极明显,能趣入胜位。”如若有人见众生如同幻人(用现代语言来说,比如机器人或人工智能)一样,那么非常明显,这些人能趣入圣者之位,因为幻化像没有真实的自性。

以前我讲《中观四百论》的时候,讲过一个幻师和画家比试技艺的故事。幻师幻化出一位美女,一直陪着画家,但画家却没有认出来,直到晚上才发现,原来这个美女是幻变的,并不是真正的人。画家感觉特别有损颜面,就在卧室墙壁上画了一幅自缢的画,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第二天一早,幻师洋洋得意地认为,自己的计谋应该已经胜券在握,于是想去画家那里戏弄他一番,可一进画家卧室,就发现画家已经上吊了,他吓了一大跳,立刻喊人准备斩断绳索。不料画家从床下笑着爬出来,说:“你的技术确实不错,我的也不赖吧?”(众笑)当然这是神话,不过,现在高科技展现的虚拟世界都是幻化的,不再需要幻师了。

在藏文、梵文以及其他版本中,下文每个比喻后面都有一句“菩萨观众生为若此”,但鸠摩罗什大师的翻译是按照汉地的思维模式,重复的地方都有删减。另外有些说法是,鸠摩罗什大师在清净显现境中,亲见文殊菩萨来开许加持,故而导致与其他样本之间相比,有稍许出入。不过,我们在对比的时候发现,藏文版与梵文版比较相符,也更接近梵文所表达的意思,也许是版本相同的原因吧。

 

【如智者见水中月,

智者见到水中月影时,知晓月影是显而无自性的,并非是真实实有的东西。如《入中论》云:“众生犹如动水月。”菩萨观众生也是像水月一样显而无自性。

 

【如镜中见其面像,

镜子中显现的人的面像,微尘许也不可能实有。同样的道理,菩萨观众生时,虽然有众生的显现,但就像镜子里的影像一样,真正去寻找时,根本得不到任何实有的本质。

 

【如热时焰,

天气炎热时,沙漠或平原上的浮尘为日光所照,会呈现一种远望似水如雾的自然景象,但如果到了近前,则根本不会有水的任何微尘,只不过是眼识受到了迷惑而已,这叫阳焰。同样的道理,未经观察的时候,众生似乎确实是存在的,但菩萨用智慧去观察所有众生就能知晓,所谓的众生,就像阳焰,少许也不存在。

 

【如呼声响,

即为如空谷声。未经观察时,自己发出一个声音,对面山谷也会发出同样的回声,但以智慧观察声音的里里外外时,会发现什么也得不到。同样的道理,虽然在我们未经智慧观察时,众生似乎模模糊糊现前,但详细观察后会发现,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众生,就像空谷回声一样,没有一个堪能和实质的东西。所以,菩萨观众生,就像观呼声一样,没有真实的显现。

 

【如空中云,

这是第六个比喻。密布的白云或乌云,依靠各种因缘而集聚在一起,但很快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同样的道理,众生也是依靠业缘(业和烦恼的因缘)集聚在世间,在很短的时间当中,就会像空中的云一样消失得无踪无影。

从无常的角度来看,众生确实会像云朵一般消失。不仅如此,从众生的财富、相貌、青春、服饰、思维或分别念等诸多角度观察,也是与天上的云丝毫不差。因此,不论是从粗大的方面观察,还是从细微处观察,众生与天上的云都没有什么差别。所以,菩萨观众生如云雾。

 

【如水聚沫,

第七个比喻,很微小的水沫集聚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但实际上没有任何实质,并且会在很快的时间中消失殆尽。同样的道理,虽然表面上看,众生是由很多因缘组成的,五蕴具足,但用智慧观察可以了知,“五蕴具足”也并非实有。

《增一阿含经》云:“色如聚沫,受如浮泡,想如野马,行如芭蕉,识为幻法。”五蕴中的色蕴像聚沫,受蕴像水泡,想蕴像野马,行蕴像芭蕉,识蕴像幻法。(上师念藏文)这是我们以前学习《入中论》时经常喜欢引用的一个教证,还要就此进行辩论——“声闻有证悟法无我”,“声闻没有证悟法无我”……天天争辩不休。

 

【如水上泡,

第八个比喻,此处与刚才的水沫有点不同,是水泡。虽然看起来有水泡,但在微风的吹动或阳光的照射下,很快就会破灭。同样的道理,虽然众生今天依靠因缘而存在,但就像《因缘品》中讲的一样,今日存在的,明日不一定存在,很快就像水泡一样破灭了。

 

【如芭蕉坚,

第九个,以芭蕉作比喻。芭蕉的里面是空的,层层剥落后,得不到任何坚实的内在。同样的道理,菩萨观众生,也如芭蕉一样,没有任何坚实、实质和核心的东西,剖析到最后,什么都没有。

 

【如电久住;

第十个,闪电喻。闪电不会久住,在瞬息之间一闪而过。同样的道理,虽然因缘具足的时候,众生会显现在这个世界上,但最后也会像闪电一般迅速消失。就像史书中记载的那样,代代更迭,没有任何人会是永远的主角!

虽然众生的消失比闪电稍微慢一点,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个众生的五蕴也像闪电一般一直处于变化当中,最后也会消失。

以上宣讲人无我。

从中观的角度来讲,众生是一种世俗的显现,显而无自性,如梦如幻。如《小般若经》中所讲,诸法如梦如幻,预流果、一来果、不来果、阿罗汉果,乃至涅槃以及佛果都是如梦如幻的。

声闻乘和大乘都经常提到“如梦如幻”,因为这确实是十分甚深的法。所以,如果大家能对十种幻化有较为深刻的理解,那么以后不管做任何事情,都应该可以轻易面对。在遭遇生活中的苦恼,或是所愿之事不能成办之时,一想到“世间万事万物没有一个不是如梦如幻的”,自己的心态就会有一个崭新的境界。

以上宣讲了菩萨观众生显现上如梦如幻,接下来则宣讲,显现也是不存在的、空性的,“空无”、“无有”的道理。

 

【如第五大,

四大即“地水火风”,按照声闻乘的观点,“空大”并未纳入其中。因此,除地水火风外,没有真实存在的第五大。同样,众生亦非真实的存在。

 

【如第六阴,

“阴”即“蕴”,众所周知,众生有“五蕴”——色受想行识。此外,第六蕴是子虚乌有、不存在的。这一比喻在藏文和梵文的版本中都没有。

 

【如第七情,

此处,藏文版中是“第七处”,唐译中是“第七根”,其他一些注释中是“第七识”。不论如何,六根、六识或六处(即色、声、香、味、触、法六种对境)都是存在的,而第七根、第七识或第七处却如龟毛兔角,无处可寻。这里的意思是:众生就像“第七识”一样,了不可得。

 

【如十三入,如十九界,

藏文和梵文版本中,没有“如十三入,如十九界”,但唐译和鸠摩罗什的译本中,这一段的翻译却如出一辙。

“十二处”(十二入,即六根与六处)是有的,但“十三处”确实子虚乌有,众生就像“第十三处”一样无处可寻。

大家也知道,十八界(六根、六尘、六识)是存在的,但若说还有个“第十九界”,那就莫名其妙了。因此,众生也像第十九界一样,是不可能存在的。

 

【菩萨观众生为若此。

菩萨观众生也是这样,什么都不存在,这里主要从空性的角度来讲。

湛然大师的《维摩经略疏》中的比喻比较特殊,与我们以往的观念有所不同,对以下这段内容的解释也是如此,下面我再讲一下。

前面都是从空性角度讲的……(上师对一位听众说)你可以坐下来,坐下来。(上师笑,喝水)

先观“众生相”无自性,再观“众生”也不存在任何实有。如果没有这样观,把众生看得实实在在的,便会滋生很多问题。

《诸法无行经》中云:“众生无众生,而说有众生,住众生相中,则无有菩提。”意思是,原本没有众生,但在分别念中,我们却认为众生是存在的。如果我们认为众生存在,落在“众生相”里,就不可能有证得菩提的机会。又如《金刚经》云:“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因为我们现在没有证悟“人无我”,会经常把众生当作实有,这会导致我们的修行无法最终圆满。因此,观空性必不可少!

张纯如是一名生于1968年的女作家,30岁左右写了一本书,名为《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一经出版,轰动一时,并在世界范围内引发热议,大家都觉得这本书有着重大的历史意义。但在搜集大屠杀相关资料的过程中,这位年轻作家的内心却产生了巨大的痛苦,到写作第二本书时,因内心实在无力支撑,于2004年用手枪自杀,当时年仅36岁。

所以,不管你是医生,还是出家人,也许在某些研究领域成就显著,条理清晰、善于分析,且文笔出色,但如果不懂“无众生相”的道理,也无济于事。

当今世界精神疾病频发,大多源于对感情,或是对某个人、某件事有着非常实有的执著,甚至有些人因为一句话,就死活想不通——“为什么要对我这么说?为什么!”于是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就一病不起,乃至崩溃、绝望……

佛陀在经典中说:唯一的甘露妙法,就是空性。如果懂得了“空性”的道理,哪怕遭遇肉体上的病痛,内心也能很快将其转为道用。如果内心是坚强的,用已得的殊胜法门求得解脱,也是完全不在话下。

当然,一方面,为了解脱,目前我们需要有一点对法的执著;另一方面也要懂得,解脱是如梦如幻的,众生是如梦如幻的,包括自己也是如梦如幻的。

作为佛教徒,如果能够真正理解这一点,你的修行也一定会善始善终,否则,因为不懂如梦如幻或空性的道理,最后修着修着,就容易走火入魔,觉得身边人都像鬼一样,全都要害自己,一看到别人,就像看到魔王、敌人一样怨恨,这是非常糟糕的。

唯一能帮助我们的甘露妙法就是空性,大家一定要重视。懂得这一点,生活中无论遭遇何事,空性智慧都会对自相续起到巨大的帮助。如果你在听受《维摩诘经》的每一堂课中,都能感受到经文中所传达出的甚深含义,那听课对你来说,的确是意义深远的。

下面再讲一点——从“如无色界色”一直到后面的“法无我”,今天因为时间关系,可能无法全部讲完,但稍微再讲一些吧。

 

【如无色界色,

就像无色界的色,是不可能存在的(无色界没有色法)。

有些注释认为,这里继续在讨论空性。《维摩经略疏》是从“空”和“不空”两个层面进行分析的。从了义来讲,无色界的“色”还是有一点微细的色存在;从不了义来讲,无色界确实是没有色法的。一方面无色界“没有色法”,是空的;另一方面无色界“有细微色”,是不空的。

《如意宝藏论》中认为,如果无色界一点“色”都没有,那当从无色界到色界或欲界时,后面的色就有“无因而生”的过失了,所以应该还是有细微的色法。

以上是从两方面来讲的。

 

【如焦谷牙,

一般而言,烧焦的稻谷是不可能再发芽的,这是“空”的方面。但如果能加一些酥油进行精心培植,也有可能继续长芽,这是“不空”的方面。这里也包含了两方面的内容。

其他译本中,此处有个比喻是“龟毛衣”,即乌龟毛做成的衣服,僧肇大师没有具体分析。一方面,世上不存在“龟毛做的衣服”;另一方面,显现又是存在的,包括其妙用也不可否认。在某种情况下,龟毛衣服也有可能制成——现在稀奇古怪的事情层出不穷,因缘聚合时,什么都可能做成。

另一个比喻是“死人享乐”。一般来说,死人是不可能享受欲乐的,但境界超胜的修行人即使在接近死亡时,也可以享受殊胜妙乐。这也是从两方面诠释的。

 

【如须陀洹身见,

一般来讲,预流果是不可能有“身见”的,但某些特殊的预流果,也会有“身见”。

另外的版本中还有“一来果受第三有”的说法,斯陀含是“一来果”,来一次以后,就不可能再轮回“三有”了。但在一些特殊的俱生因或其他因缘的作用下,“身见”或“三有”也是可以存在的。

 

【如阿那含入胎,

阿那含,即“不来果”。“不来果”是不可能再次入胎的。“不来”,就是不用来了嘛。但也有些情况,是一些菩萨会倒驾慈航,特意回来——虽然可以不来,但他还是来了。

就像我们有些人说:“哼,我再也不来了!”可是过段时间又来了。(众笑)

所以,“不来果”再来的情况也是有的,这种“不来果”再入胎的案例是极个别的,并非普遍情况。从两方面也可以这么讲。

 

【如阿罗汉三毒,

一般来说,阿罗汉已断除贪、嗔、痴,不会再有三毒,这是从“空”方面讲的。但也有一些特殊情况,有的人说,阿罗汉虽无界内三毒,但界外并非完全没有,有些行为仍有细微的习气。从凡夫乃至没有成佛之前,贪、嗔、痴的显现都是存在的。

 

【如得忍菩萨贪恚毁禁,

本来得到忍位的菩萨,已断除悭吝心、贪心、嗔恚心,破戒的现象也是不可能有的,但不排除个别菩萨也会有界外贪、嗔、痴、破戒等的显现,

 

【如佛烦恼习,

从空的方面来讲,佛陀不可能有烦恼习气。如果佛陀在众生面前显现此类习气时,也是不了义的。

《大智度论》中,有人问:“佛陀已经断除烦恼,为什么有时对弟子还会有谩骂的语言,比如‘愚痴’等?还对提婆达多用了‘死人’这样的称呼?”其实,“谩骂”分两种:一是因嗔恨心导致,一是因悲悯心而生起。有时,“骂”不一定带有嗔恨心,而是由于佛陀看到有的弟子特别可怜,以悲悯心而现忿怒相对其加以调化。

佛的很多示现,都是为了随顺众生,《大般涅槃经》中,迦叶尊者问佛:“您早已出离了烦恼大海,为什么还会在最初显现娶妻(耶输陀罗)生子(罗睺罗),走世间人的路呢?”佛陀答道:“无量劫以前,我的烦恼大海便已干涸,但为了随顺众生,所以在世间显现种种相。”这个故事,在《世尊广传》中也有记载,它对我们理解佛陀的行为非常重要。

佛是不可能有烦恼习气的。尽管显现上佛会有烦恼,但在究竟实相中,佛是不可能有烦恼的。如果不仔细琢磨这些解释,很多人会不知所云。

今天就讲到这里吧!这个章节暂时不可能全部讲完,不过也不着急。上师如意宝有时候也是这样,讲到一品终的时候不结束,继续往前讲下一品;或者讲着讲着,就在中间任意停下来,留一点内容下次继续讲。所以我今天就学学上师。(众笑)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