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29课 2018年11月06日

 

(暂未定稿)

为利益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上师念传承)

 

接着讲《维摩诘经》。昨天给大家介绍了维摩诘居士对利根者和钝根者的不同教言,尤其菩萨生病时如何转为道用的方法,也讲了很多。

文殊菩萨和维摩诘居士的对话意义非常深刻,对于修行人来说,其内容也有一定的适用性。故此,每天讲的篇幅不多,基本上每次能讲多少就讲多少,没有特意赶进度。希望大家把所讲的内容能完全“吃透”,这很关键。

大家一定深有感触:在这样的末法时代,佛法依然住世期间,能对如此殊胜的大乘经典教义有所了解(很多道友经过这样的听课辅导后,基本上会明白),是人生当中最有意义的事情。所以,大家在学习的过程中,一定要有耐心和精进心。无论是世间还是出世间的事情,耐心和精进心都至关重要。一个人即使智慧平平,但只要具足这两点,就一定会获得成就。

昨天我也讲到,现在各地学习大乘佛法的道友比比皆是。他们有的在学习《前行》,有的在学习五部大论,有的在学习各类经典,无论怎样,大家应保持一如既往的学习方向——在闻思的基础上精进修行。在修学的过程中,肯定会遇到或多或少的违缘和障碍,这是一种必然规律。在遭遇违缘时,希望大家既不要逃避,也无需恐慌。

我到喇荣这么多年以来,无论是我的上师,还是自己在学习和弘法的过程中,都并非一帆风顺。但我们一直不改初心,砥砺前行,以善巧方便化解种种障碍,结果也比较圆满。所以,大家也要不畏艰险、坚持不懈。

现在很多人选择学加行,或修学其他课程。密法班毕业以后,如果想学习五部大论,或者重新学密法等,我们也会尽量为大家提供方便和服务。如果中间有人不愿继续修学,那随时都可以离开。这是完全出于自愿的,我不会干涉任何一个人的自由。

但在学修的过程中,希望大家不要经常惹是生非。每个人都应认真对待所有的道友,尽量对治烦恼。人本来就是烦恼动物,偶尔莫名其妙地生起烦恼,也属正常现象。不论家里或外面,也不要特别胆小怕事。有些道友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胆战心惊、诚惶诚恐。如果有个地洞,恨不得马上钻进去躲起来;如果有双翅膀,立刻就想远走高飞、逃之夭夭,杞人忧天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样没有必要。

除非利用佛法来为非作歹、非法牟取暴利,否则,闻思修行在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可以正常进行。我从1987年开始,一直传法至今,无论网上传法(2006年开始),还是现场听课,完全是免费的,这点和其他国家或地方的习惯截然不同。现在有些学校或稍有能力的人,哪怕只教“嘎卡嘎阿”都要收钱,但我们从未赚取过一分劳务费。所以,我们的心在任何场合中都很坦然,道友们也应该如此。

只要没有违背法律、法规和政策,不可能突然天降霹雳,让你当场往生极乐世界(众笑),大家应该有一颗坚定的心。求学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困难,续部当中也讲了(上师念藏语):“越过刀山与火海,舍身赴死求正法。”求法过程中,即使要越过火海和刀山,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寻觅殊胜的如来正法。这是每一个修行者应有的职责,大家应认真思考。

昨天引用《犍椎经》的教证,来说明闻法的巍巍功德。今天要强调:闻法时,首先要对法有正面、积极的信心。否则,法虽然非同凡响,上师也卓尔不群,但我们的自相续却得不到真实的利益。

以前曾引用过《大宝积经》中的教证(上师念藏文):“若不信之人,不生诸白法,犹如烧种子,不生根芽等。”汉文版与藏文内容完全一样。如果没有信心,的确得不到真实的加持。

莲花生大师也说过,没有信心的人,大悲的日光无法融入自心。没有信心,就像朝北的山洞一样,无法得到大悲日光的普照;如果有信心,上师和正法的加持就自然获得。《大圆满前行》中也引用过邬金莲师的教证:“具有坚信得加持,若离疑心成所愿”。具有信心的人,能如愿获得佛、上师和正法等所有的加持。

加持主要靠自己的信心。(上师模仿)“您给我加持一下!加持一下!使劲敲一下!不行,您再敲一下!不行、不行,我还不痛,再敲狠一点……”如果没有信心,即使敲得头破血流,也不一定能得到加持;如果有信心,则不必非要用什么东西敲到你的头上,通过自己的信心就能轻松获得加持。而且,若通过闻思断除怀疑,一定可以如愿以偿,所修的法也将无碍成就。

作为修行人,首先应通过各种方法将信心增上,然后利用种种方便来闻思。比如学习因明、中观等,以遣除自己的怀疑,这样修行会自然而然地成就。否则,没有系统闻思和善知识的引导,即使已经皈依多年,可能自相续也不会有半分进步。这一点大家要好好思维!

 

现在开始讲《维摩诘经》。

昨天讲到,维摩诘居士的病若是空病,那这个“空病”也是空的。今天讲如何按照大乘教义来断除病苦。

《维摩诘经》是一部具有大乘精神的殊胜经典,我们也许无法听一次课就获得某种特别明显的境界,但相续中的智慧和善根是日积月累、逐渐圆满的。长此以往,我们的相续一定会变得贤善起来。

 

【“是有疾菩萨,以无所受而受诸受,

生病十分痛苦,从菩萨的角度来讲,应如何接受病苦呢?苦受,属于五蕴中的受蕴。受蕴包含快乐、痛苦、舍受三种。菩萨接受生病的方式是“没有所受”。从各方面来观察,病是空的,因此没有所受,但为了度化众生,菩萨显现上需要感受头痛、脚痛之类的痛苦,就是“接受痛苦”。

 

【“未具佛法,亦不灭受而取证也。

作为菩萨,如果不具足佛法,也不会入于灭尽定而趋入真实涅槃。

菩萨一定要具有佛法,才能真实地度化众生。僧肇大师曾说:“佛法未具,众生未度。”意思是,即便菩萨对佛陀所宣讲的法还未圆满证得,中间也不会像声闻、缘觉一样,直接示现灭尽定而趋入涅槃。作为菩萨,依靠自己的诸多功德,如果入于灭尽定,应该是有能力证得涅槃的。然而,在没有利益众生,未圆满证得佛陀所宣讲的所有地道功德之前,他是不可能随意入于灭尽定的。

所以,我们也应如是随学,不要生了一点点病,就找各种理由:“我现在要放弃众生了”、“不行,我身体不好”、“我现在身体很不好,抵抗力越来越差了,现在可不可以请假下山?”当然不能轻易下山,佛法没有圆满之前不能入于相似的灭尽定(众笑)。下山后,可能吃住条件会好一点,特别是一些有施主供养的道友,既不用传法也不用学习,就像获得了人间的“灭尽定”一样。假如我也想入于这种“灭尽定”,那随时都可以轻易实现,但我觉得这样轻言放弃是懦弱的表现。

也不知是何原因,我只要一休息,身体就会经常出问题,比如放假,或者哪怕中间一天没课,当天就会身体不好(众笑)。但如果去发心或传法,则身体各方面基本能维持正常,很多病也不翼而飞了。所以我觉得,修持佛法和闻思修行是最好的治病方法,不能随意入于“灭尽定”。

 

【“设身有苦,念恶趣众生,起大悲心。

假设菩萨的色身有病,则应忆念地狱、饿鬼、旁生之苦,并对他们生起极大的悲心。这是讲如何“忍受痛苦”。

无论得了哪方面的疾病,我们都要想到地狱、饿鬼、旁生道的众生,他们一定更加痛苦。现在连人间如此微小的痛苦都不堪忍受,就像《亲友书》中所说,如果真的转生到恶趣,又怎么能忍受呢?那些恶道众生真的非常可怜,从而对他们生起大悲心。

当看到一些可怜众生时,会自然而然生起悲心。比如去医院时,人们常会惊讶:“哇,原来还有这么多痛苦的众生啊!”如果是去治疗头痛,诊室里聚集的全都是头痛的众生;去看脚痛,那里的众生又都是脚痛的……真正到了医院等人间的痛苦汇聚地时,会情不自禁地生起悲心。

菩萨要忍受自身痛苦,并如理观想,思维众生的痛苦。

 

【“我既调伏,亦当调伏一切众生,但除其病,而不除法,为断病本而教导之。

既然自己生病的时候,是通过疾病转为道用的方法来调伏自心而断除痛苦的,众生生病时,也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调伏众生的心,并想办法断除众生的疾苦。如果有能力,哪怕是身边的一个病人或可怜之人,也要想方设法使他获得暂时的少许安慰和快乐,这也是菩萨应该做的事。

断除众生痛苦时,要断除的是他们的疾病,而非断除法。法就像妙药一样,是一种治疗手段,不应断除。

如何断除众生的疾病、妄念以及身心的痛苦呢?主要是为断病本而教导。当然,为了断除这些痛苦,可以暂时给他们一些药物,不管是中药、西药、藏药,还是各个国家的传统特效药,再像广告宣传那样为他们作些引导:“这个丸子口感好、效果好,你吃了肯定会好起来的……”就这样暂时以药石来帮助他。但要从根本上断除病根——贪、嗔、痴,则要以人无我的佛法智慧进行教导。因此,菩萨要如调伏自相续般去调伏众生。

 

【“何谓病本?谓有攀缘,从有攀缘,则为病本。

什么是病的根本呢?其实就是攀缘。很多法师也常讲“攀缘”,但含义有所不同。这里的“攀缘”,指的是执著、所缘、缘取。鸠摩罗什说:“心有所属,名为攀缘。”意即凡是以能取、所取的方式来缘取某法,就是所谓的攀缘。我们常说的爱、取、执著等等,都是攀缘。众生的疾病主要源于执著,执著攀缘,就会产生疾病。

如果证悟了人无我和法无我,通达了万法如梦如幻的实相,就会像阿罗汉一样,生病也只是暂时的痛苦,而非生死轮回的疾病或痛苦。

以上是讲病的根本。

 

【“何所攀缘?谓之三界。

以什么样的形式来攀缘呢?

“谓之三界”,就是欲界、色界和无色界。三界的一切,都是所攀缘的法。有的缘无色界的禅定,有的缘色界的禅定,有的缘欲界的贪、嗔、痴等有漏法。

 

【“云何断攀缘?以无所得,若无所得,则无攀缘。

怎样断除攀缘呢?就是以空性、无所得的方法来断除。

如果我们懂得“无所得”的方法,即一切万法皆空性,没有能取、所取,这就是“无攀缘”。

 

【“何谓无所得?谓离二见。何谓二见?谓内见外见,是无所得。

所谓的“无所得”是怎样的呢?即远离二见。

“何谓二见?”即内见——我见或能取,以及外见——我所见或所取。远离内外见,就是所谓的“无所得”。

意思是,在修行过程中,(上师念藏文),“得”也没有、“无得”也没有——了无所得,见与不见都不存在,得与不得也都不存在。这不仅是禅宗的最高境界,在密法大圆满中,一无所得也是最高境界。

曾有个国师的弟子叫遇安禅师,他在读《首楞严经》时……前些日子有的堪布给我寄了不同版本的藏文《首楞严经》,其实我已经收集了很多,以后有机缘也想为大家讲一下(众鼓掌。此时电压不稳,灯忽明忽灭,众笑)。你们看现在灯怎么都没有了?最近色达和炉霍的电力部门,还有我们学院的所有发心人员都在全力以赴地检修,刚才我来上课之前也问了,他们说这两天有好多人在忙这件事,但还没找出具体原因,这就叫“无所得”(众笑),或许他们明后天就会有所得吧!

当时,遇安禅师读到“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的时候就证悟了。原先《大藏经》中的标点符号不是现在这样的,有时即便停顿处读错了,依靠经文和传承的加持力,也可以获得开悟。

这里讲到,心的本体也是“无所见”,这就是真正的涅槃。当然,对中观和密法修行得不是特别成熟的人来说,也许理论上懂了,但要真正运用还是有一定困难。如果平时修行不错,疼痛来临时用上这些窍诀,就会非常殊胜,所谓“病的根本”也会得以遣除,这是一个窍诀。

然后《维摩诘经》……哦,是维摩诘居士,我们讲考的道友经常说错,我也说错了,你看《维摩诘经》和维摩诘居士读起来很相似。维摩诘居士告诉文殊菩萨:

 

【“文殊师利!是为有疾菩萨调伏其心,为断老病死苦,是菩萨菩提。

前面讲了,示现疾病的菩萨,不论调伏自心还是调伏众生的心,主要是为了断除众生老、病、死的痛苦。藏文和梵文版本中,这里还有“生”苦,即“生、老、死、病”四苦。有些版本没有,这里也没有,有或没有也无大碍。

菩萨菩提,即菩萨之道。是什么呢?实际上就是调伏自心、断除众生的生老病死,这才是真正的菩萨。

作为发了菩提心的菩萨,了却众生的生死才是头等大事,但很多弘扬人间佛教的人常强调怎么才能活得轻松愉快,如何经营才能使家庭幸福、事业顺利,什么香水比较时髦,以及哪种花鬘如何漂亮等等。这些话题也许暂时能迎合大众的心理,因为我们看不到来世,也看不到前世,只能见到眼前五根所缘的一些色法。可能善巧方便者知道人们执著五根受用,便采用这些办法来弘扬佛教。但归根结底,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要知道,真正弘扬正法的菩萨,是以引导众生了脱生死为己任的。

昨天提到,有些法师和负责人为了使发心人员和道友们开心,经常给他们买一点花,或给点别的什么东西,也是菩萨为让大家快乐的方便方法,这很好。但更重要的,是要多给大家讲一些佛法,传授一些甚深窍诀。如果众生的心真正了悟了实相,通达了中观的空性义,这是世间任何恩惠都无法比拟的。

以前每次出国,我都想着给发心人员带一点小礼物回来,但因路途遥远、发心人员太多而无法面面俱到。有时这个有了,那个不高兴;那个有了,这个又不高兴。凡是没得到的人,就会不高兴,总是无法皆大欢喜。我也觉得特别累,就想还不如给大家讲一点了脱生死的法,这对我而言也比较简单,对他们来说也比较开心,可能意义也更为重大。

真正的菩萨,会随时挂怀如何断除众生的头等大事——生老死病。我们学佛之后,有了这个因缘,更要像菩萨一样关注这个问题。

世上大多数人对于生老死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根本一无所知,一旦病了、老了,或到了快死的时候,就恐惧万分、双手抓胸、束手无策、痛苦异常,但这些都无济于事。

虽然修行人也会老、死、病,但对待它们的态度和方式,则完全不同。即使是没有文化的老年人或文盲,也能胸有成竹地、安详地离开世间,这是因为懂得了佛法中特殊的窍诀。有些有智慧的学者和科学家,一辈子在研究各个领域里的一些神秘事物,但在最后孤独、老、死时却没有殊胜的窍诀,是非常可惜的。

 

【“若不如是,己所修治,为无慧利。

藏文当中讲:“嘎瓦当那瓦当……”(上师念藏文)这句话说得很好。

下面讲什么是菩萨。

如果没有为断除生老死病而精进修行,自己虽然修了一些凭借分别念而造出的这样那样五花八门的修行法,但都是徒劳无益的。“无慧”在很多版本中,是“无有意义”的意思。“无慧利”,指如果不能断除生老死病,再怎样勤奋地修行,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譬如胜怨,乃可为勇,如是兼除老病死者,菩萨之谓也。

此处以比喻说明断除生老病死的重要性。

譬如说,一个人与怨敌作战并获得了胜利,则被称为英雄或勇士。我们民族的习惯是,两人打架,被打败的一方会受到众人格外的鄙视。所以打架的时候千万不能失败,一旦失败,就好像再也没有活在世上的意义了。

我们以前读书时也抱有这种观念——打仗比任何事都重要!班里如果有谁权利比较大,学生们都会欣羡不已、无比仰慕(上师忆起旧事忍不住笑起来)。

那天有个老外采访我,我给他讲了很多我读小学和中学时打架的故事(众笑)。读师范之后基本没有打过架,故事就结束了。到学院之后就更没有打过架了,不过跟工程队吵架的故事倒偶有发生。(众笑)

同样的道理,遣除众生的老病死,就是所谓的菩萨。很多版本,包括吴支谦的版本在这里都用的“兼除”这个词,唐译和藏文版中用的是“断除”。“兼”字在这里并没有汉语里“同时具有”的意思,而是与“除”连在一起,表示“断除”。

刚才讲到,世间人称战胜怨敌的人为“勇士”。其实,依靠佛法道理而证悟空性、根除无明、断除老病死的人,才是真正的智慧勇士。佛陀出家,就是因为看到了众生老病死的痛苦。无数人出家修行,也是为了了脱生死。什么叫做菩萨?为断除众生老病死而奋斗的勇士(这里没有“生”,也可以吧),就叫做真正的菩萨。

我们经常把年纪稍长的人称为“老菩萨”:“老菩萨您过来一下。”但这个“老菩萨”能不能断除生老病死呢?可能他自己都自身难保,老得体衰无力,病得奄奄一息,走几步路都“哈!哈!哈”地喘气(上师模仿,众笑),更无力荷担解救众生之大任了。不过,现在好多年轻的道友走几步路就累得不行,坐一会儿,然后又开始喘气:“哈!哈!哈!”(上师模仿,众笑)

以上主要讲了菩萨病人如何断除众生的疾病。下面讲不应具有爱见——爱的见解。意思是,不要对众生有实有的执著,需要无缘的悲心。

 

【“彼有疾菩萨应复作是念:‘如我此病,非真非有,众生病亦非真非有。’

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上的疾病,作为菩萨,我们应该这样看待自己的病:通过对疾病本体的观察,应该了知,它不是真实存在的。同理,不仅仅是我的疾病,包括其他众生的疾病也是一样,都没有一个实有的本体。

不管是头痛、脚痛还是牙痛,每个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病痛;有些人身体很好,但会心痛(上师笑,众笑),也算是病人吧;又或者是身体还不错,而精神不好,被别人说成是“精神病”。现代人普遍认为,精神病就是行为疯癫不正常。有些人听到别人说自己是精神病,就怒气冲冲、火冒三丈。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患有精神病,因为我们的相续中了贪嗔痴的病毒,经常颠倒作意。不过,在藏地倒没有“精神病”这种说法。

当别人说你是精神病的时候,不要不高兴,毕竟我们相续中有太多负面情绪,故应欢喜接受:“是是是,我就是精神病,可能你也有精神病吧?”(众笑)

 

【“作是观时,于诸众生若起爱见大悲,即应舍离。

这样观想时,如果对一切众生产生爱见大悲:“啊,众生真的很可怜,他们有身心的疾病。”你就会对众生、对病、对悲心产生实有的执著。这里的“爱见”,是指堕入对众生追求功德,或执著实有的悲心。

我去非洲的时候,看到每一个众生,都会感慨万千:“哇,真的真的很可怜!”这其实就是一种爱见悲心。要是你执著这一切为实有,无缘大悲就无从谈起。作为菩萨,应当舍弃这种爱见大悲。这里进一步升华:菩萨应该持无缘大悲,而不应有执著的大愿——众生、众生的疾病、我对其所生的悲心都是实有的——这叫做爱见大悲,菩萨理当舍离。

 

【“所以者何?菩萨断除客尘烦恼而起大悲。

为什么呢?作为菩萨应该了知,相续中对相所起的实有执著,乃客尘烦恼。断除客尘烦恼而生的大悲心,才真正是菩萨的悲心。

 

【“爱见悲者,则于生死有疲厌心,

如果执著悲心为实有,则在生死轮回中,肯定会产生厌倦心。执著自己和众生都是实有的,在旷劫的漫长时日里,很有可能畏难而退,不愿意继续度化、利益众生,因为你的悲心是实有的。不少人最初会产生一些相似悲心,看到可怜的流浪宠物会收留。但是,当它们不随你意,或身边有人反对时,就很容易产生嗔恨心等烦恼。原来的悲心已经老了,变成了嗔恨心。法王在世时也经常讲:“悲心老嗔恨。”有这样的说法。

 

【“若能离此,无有疲厌,在在所生,不为爱见之所覆也。

杂有实执的悲心会产生厌倦心。如果离开了这样的“爱见悲心”,则无有疲厌。

如果从根本上通达了众生的本体像水中月、梦中花一样显而无自性、如梦如幻,虽然他们很可怜,但并不真实存在,这时你对众生的悲心就不同于普通凡夫。没有这样的“爱见悲心”,你度化他们时,也不会有厌倦心。

这里是要让我们懂得空性的道理。如果证悟了空性,度化众生就不会有厌倦心;如果没有证悟空性,可能只会产生偶然的出离心或悲心。看到可怜众生,或许头几天会说:“我一定要好好发心啊,好好发心啊!”过段时间,就会懈怠厌倦。如果真正了知众生如梦如幻,并不实有存在,对自他都没有实有执著,你的发心就不会退失。

所以,有些菩萨不管发什么心,都能坚持很长时间,而有些人就会说:“哎呀,累了,不行了!”包括我身边的一些发心人员也说:“我现在不愿意发心,我现在很厌烦了!堪布好像也不理解我们,堪布也好像什么什么的……这些众生都太刚强难化,都对我有意见!”脑海中全是一大堆带有实执的想法,说话也很粗暴强硬,认为这个也是实有,那个也是实有,厌倦心肯定很快就会生起来,这是必然规律。如果你确实了达眼前的显现都是如梦如幻,自己只是暂时为了让这些众生从梦中醒悟而发心,可能就没有这么多的自相烦恼和痛苦。

所以,我们不管是发心也好、生病也好,如果没有这种“有缘”的“爱见悲心”,而是以一种无缘的大悲心摄持,那我们的发心、所做的善事、度化众生的事业,在生生世世当中都不会为“爱见”所覆。如《金刚经》云:“如是灭度无量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一方面,菩萨度化无量无边的众生,但实际上用智慧剖析,所谓的众生并不真实存在。

 

【“所生无缚,能为众生说法解缚。

无论身处何方,都无有所缚,能为众生讲说解缚法。

“所生无缚”表达的意思,与前面“在在所生”一样。意思是说,如果没有爱取执著,则无论生于何处,山上山下也好,山中山腰也好,都毫无牵挂束缚。我们有的人经常纠结:“我要不要下山弘法?我要不要上山修行闭关?”(上师模仿)仿佛我们现在是坐在山中间一样。其实,不论上山下山,只要自心无有束缚,就可以为众生宣说解缚的法要。

包括我们自己在内,大多数世间众生都迫切需要佛法来解除束缚。虽说世间的各个宗教都认为自宗很重要,我们也确实非常赞叹他们的思想,但作为佛教徒,我发自内心地认为,现在这个时代,如果没有佛法,如果人们不能明白佛教中的一些道理,那就算你是有权有势或大富大贵之人,也不一定能得到世间真正的快乐。即便得到,也难以长久。

我们经常遇到一些世间福报特别大的人,但仅仅依靠这些世间福报,他会不会快乐呢?好像他也有一大堆的痛苦。只不过由于前世积累的福报,他今生拥有了各种资源、权利、才华等等,可谓应有尽有,但他的内心,却并没有因此而特别快乐。

我们经常以为,身为国家领导或当红明星,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待遇,整日风风光光,他们一定是快乐无比的。但是,一旦你拥有同样的地位和权势,才会了解到,他们的内心也苦不堪言,只是为了虚荣或应付,而必须在别人面前假装很开心、很成功,甚至在自己的朋友圈里,也不愿坦露真情,而只是虚伪地发一些快乐和正面的内容。当他们痛苦绝望的时候,我问他们:“你为什么要这样表里不一?”他们会说:“因为活在别人面前,迫不得已啊!其实我的内心很痛苦、很想自杀。”这种情况数不胜数。

所以,且不谈佛法会给来世带来无比的力量和快乐,仅仅是今生,不论你富有还是贫穷,美貌还是丑陋,也不论是何种身份,当你真正明白佛法教义的时候,就能在生活中汲取强大的力量。

自身没有任何执著和束缚,才有能力为众生宣说解脱束缚的妙法。

 

【“如佛所说:‘若自有缚,能解彼缚,无有是处;若自无缚,能解彼缚,斯有是处。’是故菩萨不应起缚。

此处,维摩诘居士引用了佛陀的话。

如果自己尚被束缚,想要解开他人的束缚,是不可能的。自己都被业和烦恼紧紧捆缚,如何帮助他人挣脱呢?就像一个人的四肢被绳索牢牢捆绑,是无法帮助他人解开绳索的。但若是自己已获得了自由,便有可能帮他人解开束缚。

因此,菩萨不应有任何执著束缚。包括对众生的执著,也不应有。

我们对待任何人事物,最好不要过度地执著。如果过于执著,确实很难真正利益别人。

当然,有些蛮横无理、不懂因果的人,会肆无忌惮地说:“我是可以有执著的,你们不能有执著。”或者:“我自己是自由自在的,你们不能效仿。”

我读小学时,有一位老师每天都喝酒。我们每到下午,就会观察他有没有喝酒。如果喝了,我们就会胆战心惊,怕老师向我们发酒疯。

一天下午,老师醉醺醺地走进教室,对我们说:“我是你们的老师,我可以喝酒,你们不能喝酒。”(众笑)说完正准备打我们,我们赶紧对他说:“老师,校长找您有事!”等他慢慢走远后,我们全班同学都逃出了教室。

第二天,他也把昨天发生的事忘了(众笑)。他有没有束缚,我们不知道。有些人可能是这样,自己有束缚可以,没有束缚也可以。

作为凡夫,我们虽然无法做到毫无束缚,但若要救度众生,至少自相续应对大乘佛法有所了知,并励力传播佛法的真理。此外,在弘扬佛法时,也不应抱持实有的执著。没必要因为某事失败了便伤心欲绝,正如我们常说的“梦中佛事”、“水月道场”,应当如此了无牵挂。

上师法王如意宝当年朝拜五台山时,一次刚坐上法座,僧众们恰好念到《普贤行愿品》中的“犹如莲华不著水,亦如日月不住空”这个偈颂。法王当时高兴地说:“这个缘起很好,预示着今后弘法利生的事业将像莲花不著水、日月在空中无有阻碍一样顺利,此后会利益无量众生,一切因缘都将变成顺缘。”见贤思齐,我们也应做到对一切境遇不过度执著。

昨天我在课上指出了一些部门的道友、堪布、堪姆不应随意组织旅游,今天就听说有的人已经取消了行程,你们能这么听话很好。也许有些人因此比较伤心,其实大可不必,一切都是如梦如幻的。

去年我计划去欧洲四五个国家,一个月中每天的行程都作好了安排,一切都准备妥当。那天,按计划是下午从成都到北京,次日早上十一点飞往英国还是瑞典。当天下午,他们通知我参加一个三点召开的短会,当时我背着旅行包,准备散会后直接去赶六点的飞机。会上我看许多人都面露难色,不时地观察我的表情,我还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啊?”结果他们不得不说:“您这次可能不能出国了。”(上师笑,众笑)当时我想,若是因此而痛苦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于是,我对大家说:“可以,这也很好啊。”后来,我利用这段时间翻译了《胜道宝鬘论》。那边没去成,呆在这边也不能荒废光阴。

今年也是如此,本来已经计划好去日本、斯里兰卡、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结果也没能成行,我并未因此烦恼。不过,还是去了趟非洲(众笑)。同样,一些道友这方面的因缘不成熟,其他因缘也许会成熟的。总之,一切都是如梦如幻的。

作为菩萨,“不应起缚”,不能稍微遇到一点违缘就钻到牛角尖里出不来,捶胸顿足地哭喊(上师模仿):“我活着没有意义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没必要如此脆弱不堪。

接下来,宣讲“什么是束缚”,以及“解”与“缚”的差别。

 

【“何谓缚?何谓解?贪著禅味,是菩萨缚;以方便生,是菩萨解。

此处的文字与一些译本略有差异,但大意相同。贪着世间禅定明乐无念的觉受,是菩萨的束缚。若以方便法不被禅定境界所困,便是菩萨的解脱。因此,对禅味也不能有真实的执著。

如《方广大庄严经》云:“身心寂不动,亦不味禅乐,而起大悲心,普为诸众生。”即身心寂静不动,对禅定中的乐受无有执著,于众生生起大悲心,这便是菩萨的解脱。这部经中还有一个我很喜欢的教证:“为利诸众生,其心如虚空。”为利益众生,菩萨的心如虚空般广大。

我们在弘法利生的过程中,也不能今天为了这件事痛苦,明天又因那件事伤心,烦恼此起彼伏。度众生时,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众生。如果对大多数众生都看不惯,只能说明你的修行功力不够。若能将大多数众生看作菩萨,说明修行还不错。偶尔有一两个看不惯的人实属正常,这与你们前世的业力有关(众笑)。大家应当记住这个教证,利益众生时,心应像虚空一样广阔。否则,自己时常都在伤心,那也无法度众生了。

 

【“又无方便慧缚,有方便慧解;无慧方便缚,有慧方便解。

接下来,宣讲了四种“解”与“缚”的差别,大家应当记住:

无有方便摄持的智慧,是菩萨的束缚;具足方便的智慧就是解脱;无有智慧所摄的方便,是菩萨的束缚;具足智慧所摄的方便,就是解脱。

下面一一进行讲解。

 

【“何谓无方便慧缚?谓菩萨以爱见心庄严佛土,成就众生,于空无相无作法中,而自调伏,是名无方便慧缚;

首先,什么是无方便慧的束缚呢?作为菩萨以爱见心庄严佛土、成就众生,于空无相无作法中调伏自己,这叫做“无方便慧缚”。

首先,没有方便有智慧,实际上也是一种束缚。为什么呢?如果以前面讲的执著心,执著于有相、实有地庄严佛国土,执著于成熟众生,并在我们经常讲到的三解脱门——空、无相、无愿中调伏自心,却没有真实的方便,这种智慧是一种单空,仍是束缚的因,不能获得真实的解脱。

 

【“何谓有方便慧解?谓不以爱见心庄严佛土,成就众生,于空无相无作法中,以自调伏,而不疲厌,是名有方便慧解;

第二种,什么是有方便摄持的智慧所得到的解脱呢?即不以爱见、实有心庄严佛土、成熟有情,于空无相无作法中调伏自己,且无有疲厌地度化众生,智慧以方便摄持,这是两全其美的。

 

【“何谓无慧方便缚?谓菩萨住贪欲瞋恚邪见等诸烦恼,而植众德本,是名无慧方便缚;

什么是无慧方便缚呢?即菩萨住于贪欲、嗔恨、邪见等烦恼中行持善法、积累资粮。没有空性的见解即是无慧,仍有贪嗔痴等烦恼,如此一来,所行的善法方便也只能积累一些善根而已。

有些道友缺乏空性的智慧,只是在贪嗔痴所引发的痛苦中积累一些资粮。例如,行持善法时生嗔恨心。放生时,有些“菩萨”也是边发菩提心,边和别人吵架。学院有些负责供灯的道友心态也不太好,时常与人争执,但还是努力地在为僧众做事(上师笑,众笑)。因为缺乏智慧,只能方便地做一点善事,这样也可以,多多少少还是积累了一些善根,对吧?

 

【“何谓有慧方便解?谓离诸贪欲瞋恚邪见等诸烦恼,而植众德本,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名有慧方便解。

什么是有慧方便呢?远离了贪欲、嗔恨、邪见等烦恼执著而积累善根,且回向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能如此行持,是最好的。

希望大家以后无论行持任何善法,闻思也好,念经也罢,都应该善始善终,这一点十分重要。

我们有些发心人员可能是工作需要的原因,经常与人吵架,自己的心态也不太好,整日愁眉苦脸很伤心的样子,旁人见了也心生不悦。以这样的心态行持善法,也不知道是功德大,还是过失大。

发心人员中,我不点名大家也会对号入座:“哦!这是对这个人说的,这是对那个人说的……”我没有点谁的名,你们自己去寻找。(上师笑,众笑)

 

【“文殊师利!彼有疾菩萨,应如是观诸法。

“文殊师利菩萨啊,有疾菩萨应当如此观诸法。”

要不就讲到这里?其实下面还想讲一点,但时间好像差不多了。要不讲……就前面吧,“是名有慧方便解”,前面是……可以,今天就到这里吧。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