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24课 2018年08月28日

 

(暂未定稿)

今天是周二,周日晚八点,我准备就“如何将痛苦转为快乐”作一个简单的开示(众鼓掌)。到时跟现在一样,会用两种语言同步翻译,还会念《心经》等传承,也会给大家授皈依。暂定周六讲《孝经》。

也许你们想休息,但我还是坚持上课(上师笑,众笑)。对时间要强迫地控制,否则,仅凭分别念抉择,你们可能连一节课都不想听,而我可能也不想讲课。

(上师念传承)

 

《维摩诘经》的学习与其他经论不同,因为这部经典不是特别容易懂,有些涵义与现在的生活理念也不完全吻合。这样一来,也许有些对佛教信心比较微弱,对深甚教义也不甚了了,又非常执著现实生活的人,坚持长期听课确实困难重重。

然而对大多数佛教徒而言,一方面,这部经的确意义非凡,密宗教义或大乘佛法中最甚深的要义,都诠释得相当清楚明了;另一方面,每个人在面对烦恼和痛苦时,都能在其中找到相应的教言和窍诀。所以,大家在听课过程中若没有特殊情况,一定要坚持闻法。

西方很多学者认为,不论境遇如何,在做有意义的事时,都要坚持到底、勇往直前。政界、商界、学术界甚至医学界,对这一点都非常重视。我们作为大乘佛教的信仰者,更应恒常精进。在修行中,持之以恒的精进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品质。

下面继续讲《维摩诘经》。

前面已经分别讲过十大弟子对于向维摩诘居士问疾一事的态度。在佛陀的菩萨弟子当中,也有一部分菩萨遇到过维摩诘居士,维摩诘居士也对他们宣说了一些教言。

今天讲另外一位菩萨——持世菩萨。有注释说,他是位出家菩萨,也是很了不起的法身大士。一般他入定时,能通晓众多法相;但在出定时,有些事也不能真实了知,因为下面专门讲述的一段故事就示现了这一“缺憾”。

魔王波旬假装成帝释天,带着一万二千个天女,来到持世菩萨身边进行诱惑,但他刚开始并未察觉。后来维摩诘居士识破了魔王的诡计,使魔王的神通无法施展,然后给天女和魔王转法轮宣说了佛法。最后魔王和天女们返回了自己的魔宫。

在本经中,维摩诘居士宣讲了不同的教言,佛陀也予以认可和赞叹,因此,我们应该好好学习这位在家居士的教言。闻思《维摩诘经》之后,希望在家居士,应当以清净心来弘扬佛法。在此方面一定要担负起责任,要有一种使命感。

这次之所以选择讲《维摩诘经》,是因为如今在世界各地,出家人弘扬佛法的范围十分有限。首先在弘法人数等方面都有一定限制,而且出家人在某些场合中出入也不甚方便。喇荣是红色僧衣的世界,在这里,出家相是庄严的象征。但我们穿着红色、黄色或颜色暗淡的灰色僧衣,出现在学校等场合时,就显得尤其“与众不同”。而作为在家居士,就能像维摩诘居士那样,到世界各地弘法都很方便。

有时我去各个地方(包括一些学校)时,就有人建议:“您可不可以外面穿个红色的大衣?”(众笑)我说:“那我不进去了。”可见,大众还是对在家身份比较习惯。

从这个角度来说,在家人弘法还是很有优势的。但我并不建议出家人装扮成在家人弘法,我们若能克服麻烦,用出家人的身份弘法则更清净;而在家人就应以在家的身份,也不要装成出家人来欺世惑众。现在有些藏地的在家人去到汉地的城市时,会穿上僧衣假装出家人;汉地也有这种现象,包括各地僧人到四大名山等道场安居的时候,寺院旁边的农民就剃头发、穿袈裟,装扮成僧人获取一些收入,等真正的僧人安居结束以后,他们才回家种地做老本行。我就不多说了,下面讲持世菩萨。

 

【佛告持世菩萨:“汝行诣维摩诘问疾。”

佛陀告诉持世菩萨:“你去慰问维摩诘居士的病情吧!”

 

【持世菩萨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往昔,住于静室,时魔波旬,从万二千天女,状如帝释,鼓乐弦歌,来诣我所。

持世菩萨对佛说:“世尊啊,我确实不敢代表您去看望维摩诘居士。为什么呢?因为,我想起以前曾在一个寂静的地方修行时,魔王波旬假扮成帝释天(帝释天在三十三天的忉利天),带着一万两千位天女,击鼓奏乐、声乐震天、载歌载舞,浩浩荡荡地来到我的住所。”

我们要知道,有些人专心闭关禅修时,魔王会加害闭关者和实修者,给他们制造各种各样的障碍。持世菩萨在寂静地禅修时,没想到魔王和魔女会来到他面前。

“魔王波旬”的“波旬”是造恶者的意思。恶有三种:一、“别人害我,我也要害他”,这是“恶”;二、“别人没有害我,但我故意要害他”,这叫“大恶”;三、“别人对我恭敬供养,可我不但不念恩,反而要加害他”,这叫作“恶中恶”,是最大的恶。波旬的恶是第三种,也就是“恶中恶”,是最坏的。藏文中叫“ 德德尖”,具有恶的意思;梵语叫“MaraPāpiyas”,即“罪恶者魔王波旬”的意思。我们常提到的魔王波旬,是天界的魔王,此时他带着众多天女来到持世菩萨面前。

法护译师翻译的《佛说魔逆经》中讲到,有个天人问文殊菩萨:“魔王波旬住在什么地方?”文殊菩萨答道:“魔王住在精进当中。”我们讲《般若摄颂》的时候说过,魔王波旬无力加害精进的人,但按照《佛说魔逆经》的观点,实际上魔王尤其喜欢那些对善法特别精进的人,反倒对懒惰懈怠的人无可奈何,觉得无用武之地。

有些道友在闻思修行的过程中,常会遇到头痛、脚痛等各种违缘,这说明你特别精进。所以,一旦出现违缘,你不能立刻被吓倒:“啊!我着魔了,该怎么办?”其实,正因为魔王看不惯你精进修持善法,他才会制造出一些违缘来。

发心也是一样,在行善的过程中,也会遇到这样那样的违缘,从而导致信心退失,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着魔”。其实“魔”并非是长着眼睛嘴巴,张牙舞爪、面目可憎并前来吃你的凶神恶煞,当人的内心趋向邪恶,善心却未增长时,就叫“着魔”了。

这时,魔王波旬乔装成帝释天的模样,与天女们来到持世菩萨面前。

 

【“与其眷属,稽首我足,合掌恭敬,于一面立。

魔王波旬及其眷属(天女)向持世菩萨恭敬顶礼,并合掌立于一边。

 

【“我意谓是帝释,而语之言:‘善来憍尸迦!虽福应有,不当自恣。当观五欲无常,以求善本,于身命财而修坚法。’

持世菩萨以为他真的是帝释天。帝释天,汉地也称为“玉皇大帝”,梵文当中叫“括西噶”(Kausika),有些资料说“括西噶”是“前世”的意思,也是帝释之姓;汉文里面叫“憍尸迦”(上师念藏文和汉文),藏文里面翻译出来的也是“ 果些噶”。

以前我读中学的时候,特别喜欢《西游记》里孙悟空大闹天宫的片段,好像现在许多孩子也特别喜欢。里面闹的就是这个玉皇大帝的宫殿。

持世菩萨以为来者是帝释天,就说:“帝释天,你这次来了非常好,虽然你很有福报,但也不应该如此放纵!”

因为波旬来到持世菩萨面前,还带了众多美女,鼓弦乐器,载歌载舞、声势浩大,故持世菩萨有点看不惯,就说:“虽然你具足福报,在三十三天拥有众多眷属,财富如山,但你应该把五欲(色、声、香、味、触)观为无常,希求善法,并将自己的身体、寿命和财富修成坚实之法。”

这点很重要,我们经常强调,修行后要将世间欲妙观成无常或空性,将身体和受用转换成法身慧命和圣者七财,这样现世的福报才会永不耗尽。因世间的有漏身体和财富不离无常,所以应将自己的肉身变为法身,将生命转化为智慧,将所有的财富变成无尽宝藏,这样就会在未来的生生世世中享用不尽,也是在成就坚实之法。

如果承认前生后世,很多人就有成就坚实法的机会。也唯有这样,此生行持善法所带来的利益,才会生生世世享用不尽。如果人只有一世,一切终会断灭,那我们今生的意识和生命一旦毁灭,就不复存在;所有的财富一旦散尽,就不再复还,则及时行乐、纵情享受也无可厚非。就像动物,除了当天的生计以外,没有别的长远打算。如果我们也只有今世目标,没有来世计划,那从某种意义上讲,人类就算不上什么智慧生物。但事实上,人类的意识要比牲畜高级得多。如果对自己的来世一无所知,对前程懵懵懂懂,则即使你是科学家、思想家,对社会贡献卓越,人生也是充满遗憾的。

所以持世菩萨要求“帝释天”要好好修行!

 

【“即语我言:‘正士!受是万二千天女,可备扫洒。’

这时,帝释天对持世菩萨说:“正士啊(萨迦格言里常提到“正士”,即智者、大师或先生,都可以作为称呼吧),今天我供养你这一万二千天女作为侍者,请你千万不要推辞,她们可以为你打扫卫生、洗衣、打水、做饭,做各种各样的事情。”

对一个修行人来说,一万两千个侍者是不是太多了(众笑)?不过,中国历史上皇宫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印度历史上也有国王一人拥有成千上万王妃的现象,但有时候数字也可能是虚词。

实际上,人们很喜欢用虚词,印度有些常用的形容词就是虚词。比如,“成千上万”并非真有一千或一万,而是比喻数量很多。有时佛教或其他宗教都会使用到非常庞大的数字,有的带有表示性,有的则是确有其数,这个问题就让历史学家慢慢探索吧!

不管怎样,反正魔王要将一万两千多个天女供养给持世菩萨。有些注释中说,若要达到诱惑修行人的目的,要么用美色,要么用金钱,或者是世间地位以及各种名闻利养。刚开始,修行人以为这些皆是美妙的顺缘,殊不知这是修行的魔障和违缘。

所以,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修行人表面上看起来知名度很高,受到众星捧月般的朝拜、恭敬和护持,貌似无比成功,但这些优越的待遇却会令自己行为放荡、缺乏约束,最终丧失正知正念……久而久之,诸多行为越来越不如法,很多自认为的顺缘也慢慢变成了违缘或痛苦之因。因此,作为修行人,境遇好时要时刻保持一颗清净的心,这非常重要。

 

【“我言:‘憍尸迦!无以此非法之物要我沙门释子,此非我宜。’

持世菩萨说:“憍尸迦!你不要以这种非法的东西来供养释迦沙门,这是不合理的。作为修行人,不应贪执美色。”

窥基大师的注释中也提到,女色和淫欲不应该赠予修行人,尤其是如太阳般的清净修行人,这会毁坏他的清净心。作为本在清净之地修行,并严格守持戒律的出家人,持世菩萨肯定不会接受帝释天此般大量天女的供养。因为这样会毁坏他的戒律和道心,所以他拒不接受。

 

【“所言未讫,时维摩诘来谓我言:‘非帝释也,是为魔来娆固汝耳!’

帝释天说:“没事没事,我一定要供养您,这样您多方便啊!”

持世菩萨说:“不要不要……”

二人正互相推来推去、相持不下时,维摩诘居士来了。“来了来了,他来了!”(上师看热闹般地模仿,众笑)他告诉持世菩萨说:“你要注意啊,他不是帝释天,是魔!魔王波旬来到你面前扰乱并蛊惑你,你难道不知道吗?你怎么这么笨啊!他根本不是帝释天。”维摩诘居士还是很厉害的。

有些注疏中说,魔王波旬有时还会变成佛的样子为人说法等,但智慧浅薄的菩萨则不容易觉察到。有些修行人也是这样,修行过程中出现了真正的魔缘时,由于智慧有限之故,往往无法察觉。不管怎样,维摩诘居士对此却一目了然。于是他告诉持世菩萨:“他根本不是帝释天,是魔王。”

 

【“即语魔言:‘是诸女等,可以与我,如我应受。’

他对魔王说:“如果出家人不要,那么我要(众笑),把这些天女给我吧,我可以接受的。”

 

【“魔即惊惧,念:‘维摩诘将无恼我?’欲隐形去,而不能隐,尽其神力,亦不得去。

魔王见此,内心惊惶,暗自嘀咕:“维摩诘居士肯定要训斥我,并阻挠我的行动,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在藏文和梵文等诸多版本中,并没有“无”的意思,应该是一个反问词:“维摩诘居士这次肯定不会放过我吧?”魔王就这样忧心忡忡,并想象出各种情节。

惊惶之余,他准备施展神变隐身而去,但几次三番,使尽浑身解数,却仍以帝释天的样子僵在那里。太尴尬了,不能隐身,也不能恢复魔王形象,不像原来,可以随心所欲、变化多端。

 

【“即闻空中声曰:‘波旬!以女与之,乃可得去。’

正当此时,虚空中出现神秘的声音:“波旬,你应该把这些天女供养给这位大士。这样就有机会脱身,也可以回去了。”

 

【“魔以畏故,俛仰而与。

此时魔王有点害怕,他心里万般不情愿,但也无计可施,只得勉强将天女供养给了维摩诘居士。

“俛仰而与”,就是在内心不愿意、矛盾纠结的状态下不得已而供养之。

 

【“尔时,维摩诘语诸女言:‘魔以汝等与我,今汝皆当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这时,维摩诘居士告诉这些女人:“你们的大老板魔王已经把你们交给我了,既然如此,我的要求是,你们一定要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即随所应而为说法,令发道意。

在她们发完心之后,又根据每个天女的根机,因材施教地开示佛法,然后让她们一一发愿。

鸠摩罗什的注释当中说,女人生来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的主人是魔,她们便跟随魔行邪道;主人是菩萨,她们便跟随菩萨行菩萨道。主人是谁,就跟着谁走。这里虽然主要针对天女而说,但实际上不仅仅是女人,男人也一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果主人有信仰,其下属也会逐渐变得有信仰;如果主人是信口诽谤因果之人,那么下属也大多会效仿。

就像世间的企业家或学校的主要负责人等,他们的思想和权力在其管辖范围内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再比如,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者的思想,可以带动全国上下所有人;一个村落的负责人,他的思想也同样能直接影响村民;一个寺院的住持、最有权威的第一责任人,他的思想与全寺院所有僧侣的行为也息息相关。

我们每个人不管自己以后当上多大的官、有多大的权利、获得多大的利养,对与自己相关的人,都会起到不可忽视的带头作用。乃至一个家庭中最有权威的家长,他的思想也会对家里大大小小的人起到非同小可的作用。

 

【“复言:‘汝等已发道意,有法乐可以自娱,不应复乐五欲乐也。’

天女们发完菩提心之后,维摩诘居士又告诉她们:“你们现在已经发了菩提心,应该有法乐可以享受,可以自娱自乐。你们应该享受正法的快乐,而不是世间的五欲妙乐。”

辨别真正的快乐是很重要的。世间的快乐与佛法的快乐有着天壤之别。有些人可能认为,出家人或一些佛教徒既不吃肉也不做世间很多令人愉悦的事情,这样的生活是多么痛苦、孤单和凄凉啊!他们不知道,修行人所享受的快乐,是世间快乐根本无法比拟的。

《十诵律》云:“已见世间过,见法不乐漏,圣人不乐恶,恶人不乐善。”已经了知到世间法的过失之后,对有漏的世间法就兴味索然。圣者从来不喜造恶,而恶者从来不喜行善。事实的确如此,对屠夫等根机不太好的人,无论怎样跟他宣讲出世间的快乐,他也无法理解,因为他缘分未到,无福消受法乐。反之,如果是圣者种姓的人,则从小就对善法兴致勃勃,天生不爱造恶。由此可见,人的根机是千差万别的。

我虽不敢说自己是多么了不起的圣人,但可能前世对大乘佛法有一点意乐,并且有一点出家人的习气,因为从小我就非常抗拒杀害众生,不管什么情况,都不能接受杀害众生。那时整个社会都比较封闭,我们也没有接受过很好的教育,但我从小就特别害怕造恶业,尤其是杀生。

每个人都有前世,虽然自己不一定想得起来,但按照同行等流果的法则,从今生的一些行为,也可以推而知之。比如,一个人若是非常喜爱杀生,则可推知他前世造过杀害众生的业;如果一个人不爱杀生,则虽然不清楚他前世究竟是什么身份,但能够推测他也许在戒杀方面有一些习气。大家也可以依此观察自身。

以上是讲世间有漏之乐与出世间的妙乐有着天渊之别。维摩诘居士向天女开示道:“你们不应耽著于世间的快乐,应当享受出世间佛法的妙乐。”

 

【“天女即问:‘何谓法乐?’

天女们便问维摩诘居士:“那什么才是法乐呢?”今天最关键的问题出现了——什么是法乐?这一问至关重要。

我非常希望大家能真正感受到法乐。倘若感受到了法乐,对世间形形色色的快乐便不再会死执不放、沉迷其中。因为一旦感受到了法乐,世间的快乐自然而然就会显得索然无味。就像我们学院中众多的出家人,他们为了品尝佛法带来的快乐,而放弃了世间人所谓的享乐。他们会因此而感到痛苦吗?恰恰相反,也许不让他们选择这条路,他们反而会感到更痛苦。

如《父子合集经》云:“若于法明了,则厌五欲乐,彼善降其心,能破诸烦恼。”我非常喜欢这个偈颂,意思是,如果对法真正已经明了,便会减少对世间欲乐的贪执,如此一来,就很容易调服自心,也能灭除自相续中的贪嗔痴等一切烦恼。所以,我们首先应当懂得什么是法乐。

关于法乐,下面讲得稍微广一点。虽然不一定一一解释,但大家也应该能懂得其中的含义。我很希望大家能享受法乐,能将生活中的痛苦转为快乐。这也是为什么我打算星期天给大家讲“如何将痛苦转为快乐”这个主题。虽然我们常说人生是痛苦的,苦才是人生,但修行人还是应该过快乐一点的生活,要在痛苦的人生当中感受到法乐。法乐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的,只有少部分人,才能经常品尝到这种出世间的快乐。

我想再次强调,不管是发心人员,还是法师、居士,都应该在修行佛法的过程中越来越快乐,而不要刚开始的时候热情似火,最后却得了抑郁症、心脏病、精神分裂症……这样不太好。当然,可以确定的是,我们的身体会越来越差。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的四大都在逐渐损减,不可能越来越旺盛,越来越强壮,这不符合自然规律。但如果能感受到出世间的法乐,则即使身体孱弱不堪,但心却始终可以得到法乐的滋养。

希望今天传讲《维摩诘经》之后,大家能发自内心地感受到真正的法乐,而非假装的、虚伪的法乐。

如果能感受到法乐,那么无论做什么事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感受到快乐,就像昨天讲的“哪里都是道场”一样。

天女们问道:“什么是法乐?”——她们这时有点尴尬,一会儿被供养给持世菩萨,一会儿被交给维摩诘居士,只得杵在那里。

维摩诘居士回答:“啊哼啊哼……”(上师开玩笑,众笑)

有的道友小时候想吃供台上的水果,就自问自答:“莲花生大师,你前面的苹果能不能给我?”然后再模仿莲花生大师的声音说:“可以给你!”(上师笑,众笑)然后他就把就苹果拿起来吃了,还说:“谢谢莲花生大师,苹果我吃了哦!”“哦!没事没事,你以后好好修行哦!”(众笑)

 

【“答言:‘乐常信佛,乐欲听法,乐供养众。

维摩诘居士回答:“信仰佛法且不退转,喜欢听闻佛法,乐于供养三宝。”

因为有三宝的光明和显现,所以这些是世间中非常快乐的事情。如《福盖正行所集经》云:“诸佛出世乐,演说正法乐,众僧和合乐,令修诸善行。”诸佛出世、演说正法、僧众和合引导,三宝显示于世间,可以令我们勤修各种善法,从而获得快乐。有了三宝指引光明,可使我们懂得取舍,世界从此不再黑暗,世道也不会堕入暗劫。可能没有信仰的人对此毫无感觉,但有信仰的人却深知,即生遇到三宝、遇到善知识,是人生中最有意义、最幸福的事情。有些人会说:“今天我过生日,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刻”,还在微信上发布,广而告之,但也许遇到三宝,才真正是最快乐的事。

下面还讲到了很多“乐”,有几个地方与唐译有所不同,课堂上不细讲,大家自己课下翻阅。

 

【“‘乐离五欲。

喜欢远离五欲。

皈依三宝相当于守持清净戒律,不能对世间的欲妙特别贪执。

 

【“‘乐观五阴如怨贼,

喜欢看待五蕴如怨贼一般。

我们应当对此处所讲的每一个道理都有意乐和兴趣。

怨贼会强迫性掠夺我们的财富,使我们陷入痛苦。同样,五蕴也如怨敌一般,能迫使我们坠入痛苦深渊。

 

【“‘乐观四大如毒蛇,

喜欢观四大如毒蛇。

唐译和藏文版中并非“四大”,而是“十八界”,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界”。但是无论界也好、四大也好,都会给我们的相续带来很多痛苦,就像被毒蛇咬过之后,毒素会迅速扩散到全身一样。

 

【“‘乐观内入如空聚。

“内入”指内六处或者十二处,我们应当乐此不疲地观眼耳鼻舌身意等十二处,实际上都是一无所有的。

无论是六处还是十二处,真正去观察的时候就会发现,其本体都如空空的城邑一样,没有什么值得贪执的。

 

【“‘乐随护道意,

我们要做到不忘初心,始终保持最初时发下的菩提心和道心。不要刚开始时勇猛精进、眼净心清,但越学成见越多、邪见越重,烦恼不断涌现,最后自己也放弃学道了,这是很可惜的。

每个人首先都应该学会保护自己的心。没有神通神变无关紧要,最关键的是道心不退,并能坚持到最后一刻。在你内气中断的那一刻,依然是一个信仰三宝、护持戒律的人,这是最低的底线。既然你们最初主动选择了信仰佛教,就有义务保护自己道心不退。希望道友们能够做到,也应该可以做到这一点。

就像前些天讲密法的时候也要求,没有更高的成就和神通神变都不要紧,但永远都不要退失自己的信仰。

今天听闻《维摩诘经》的各位,都是信仰三宝的,至少也是具有正知正见的人。希望你们若干年后,直到人生的最后一刻,也能够善始善终、不退道心。

总之,在短暂的人生中,不要像演员一样,白人、黑人、国王、乞丐……在不同的角色之间跳来跳去,而应当恒常护持自己的道心。

 

【“‘乐饶益众生,乐敬养师;

喜欢饶益有情,喜欢恭恭敬敬地依止或敬仰善知识与世间导师。

 

【“‘乐广行施,乐坚持戒,

喜欢广行六波罗蜜多当中的布施,乐于坚定地守持戒律。

戒律是一切功德之本。有些人认为戒律很麻烦:“这是约束,我们不愿意守戒,我要自由主义!”实际上,也许有了戒律会更快乐。

我的很多在家的同学一致认为,出家人过得很不错。所以,戒律并不是痛苦、约束和铁镣,更不是让人束缚的因。如《佛说因缘僧护经》云:“持戒最为乐,身不受诸恼,睡眠得安乐,悟则心欢喜。”受持戒律是最快乐的事情,有了戒律,身体不会受到强盗、怨敌等侵扰,睡眠也清净安乐,证悟后心更是欢喜雀跃。

有些没有受戒的人经常会害怕别人打杀自己,然而出家人或居士则无所畏惧,豁然、坦然、毫无压力,晚上早早安眠,睡眠质量很高。每天开开心心,人也越来越胖(众笑)。世间人难以跨越的坎坷,修行人都可以轻松应对。

所以,不要认为戒律是痛苦和约束。现在很多人,尤其在西方,经常排斥戒律:“皈依戒有什么好啊?出家戒有什么好啊?这对我们来讲是很痛苦的!”也许表面上看来是痛苦的,但其实社会各层次、各部门都有“戒”。身在企业,企业家的要求也很高。就连五星级宾馆,也有不同的“戒”。

 

【“‘乐忍辱柔和,

喜欢安忍,说柔和的语言,做柔和的事。

 

【“‘乐勤集善根,

喜欢精进,精勤地积累善根。

 

【“‘乐禅定不乱,

喜欢禅定,自己的心经常处于清净不乱中。

 

【“‘乐离垢明慧;

喜欢智慧,远离一切垢染,开启一切能证悟人无我、法无我的智慧。

 

【“‘乐广菩提心,乐降伏众魔,乐断诸烦恼,乐净佛国土,

欣乐于行持广大菩提心,喜欢降伏魔众,喜欢断除一切烦恼,喜欢清净自己的国土。

以前我们去朝拜印度金刚座时,法王如意宝带领我们一直念诵《普贤行愿品》中的这几句偈颂:“清净一切善业力,摧灭一切烦恼力,降伏一切诸魔力,圆满普贤诸行力。”的确,我们的善业力要清净,烦恼力要摧灭,诸魔力要降伏,普贤的愿力要圆满,在座各位自己也经常会念。虽然我们天天都念《普贤行愿品》,但经常念这几句的功德也不可估量。

清净了菩提心、降伏了魔众、摧毁了烦恼、乐净佛国土——好像这里和刚才讲的《华严经》中的清净善业、摧毁烦恼、降伏魔力、普贤圆满完全可以对应。

上师如意宝行善的心很强烈,转绕菩提塔的时候,法王走得很快,一直边念边转金刚座的塔。我看到有些道友转坛城也是特别快,手里拿着念珠,口中不断念着“嗡玛尼呗美吽、嗡玛尼呗美吽……”,让人怀疑他会不会在坛城上飞过去了(上师拿念珠模仿,众笑)。尤其秋冬时节,迎风转绕时,手持念珠,衣袂翩然——令人担心是不是要飞到紫青山沟里去了。(众笑)

 

【“‘乐成就相好故修诸功德,乐严道场,

喜欢成就相好,故而修诸功德,喜乐于庄严道场。鸠摩罗什说,这里的道场,是指现实的道场。有些地方则是指心的道场,就像昨天所讲的那样。

 

【“‘乐闻深法不畏,

喜欢听闻甚深之法而不畏惧。这一点也很重要。我们不会害怕听中观、密法等甚深之法,不会因接受不了而予以诽谤。

在学院里还是挺好的,大家对闻法都很有意乐。我今天早上去每一个班都偷听了五六分钟左右,看看法师讲得如何、道友们听得如何……在门缝那里一直偷听(众笑),觉得有这么多法师有机会法布施,让这么多道友能够享受甘露妙法,心里很欢喜。

希望我们学院在经堂使用方面能够合理地调配。我以前也曾讲过,在西方的很多大学,一个教室是轮番使用的,包括吃午饭时也在用,直到晚上都不会空闲。比如,3点到5点是一个班用,5点到7点又是另一个班用,有时是两个小时,有时是一个半小时,下一个班来了上一个班就要离开,这样一直轮流。

大家一起来学习。这是非常重要的!共同学习的力量很强大。全世界的人一起来学习,互相竞争、考试,这样能增上自己的智慧。我想,到一定时候,很多人的道心就不会再退转了,那就是“不退转果位”。但刚开始的时候,有些人的信心难免晃晃悠悠、摇摆不定,甚至摇摇欲坠。

 

【“‘乐三脱门,

喜欢三解脱门,即空性、无相、无愿。

 

【“‘不乐非时,

此处唐译中还有一句是喜欢涅槃、行持涅槃。

不喜欢非时的涅槃,如声闻缘觉的涅槃。

 

【“‘乐近同学,

喜欢亲近同学,就是喜欢接近同行道友和同缘分的人。以前也有“同学”这种说法,此处是指与自己道行合一、志同道合的人。对于这种同学,要乐于经常接近。

 

【“‘乐于非同学中心无恚碍,

同时,也喜欢“非同学”,即对未与自己志同道合,和自己信仰不同、宗教不同的人,不会“恚碍”,即不生嗔恨心和挂碍心,这点也很重要。

现在有的人比较狭隘——“我们是某个团体的人”,“我们是某寺院的人”,“我们是有信仰的人”,“哦!那个人是那位上师的弟子,那个人是信其他宗教的,那个人没有信仰,不要管他们,走走走……”这样不太好。我们理应与所有众生融洽和合。

 

【“‘乐将护恶知识,

也喜欢护恶知识,“将护恶知识”,是指不被恶知识牵引,能够保护自己。藏文和梵文版里是说要远离恶知识,不要喜欢恶知识,否则你的邪恶会迅速增上。

 

【“‘乐亲近善知识,

喜欢亲近善知识。我们曾讲过“亲近善知识”的内容。我昨天在想,如果明年因缘聚合……《如意宝藏论》中有专门讲如何亲近善知识的内容,以前也特意给大家印过初稿。在佛教中,亲近善知识十分重要,然而现在不少人好像根本不懂亲近善知识的方法。

 

【“‘乐心喜清净,

喜欢对法产生欢喜心和清净心。此处,藏文版中是说对正法产生欢喜心和清净心。其他有些译本中是“于巧方便,善摄受”,即很喜欢以善巧方便摄受众生。

 

【“‘乐修无量道品之法。

唐译里是说很喜欢不放逸,修无量的三十七道品(无量道品也可)。

 

【“‘是为菩萨法乐。’

以上就是菩萨的乐法。刚才天女们不知道什么是乐法,在座各位可能也跟天女一样茫然不知,所以,要感谢这些天女们的求法。不少人整天都一味在求佛法,但今天讲的是专门求乐法——快乐的法。

何为乐法?此处已宣讲。我们应该懂得,世间所谓的乐,其实转瞬即逝。《正法念处经》中也有一句很好的教言:“欲乐一念顷,非乐亦非常,转身受极苦,如是应舍欲。”世间欲乐是一刹那间的,它不是真正的快乐,也并非常有,须臾之间就会变成痛苦。有时我们在花园里,在蓝天白云下,感觉舒心惬意。夏天时我也常常喜欢到草地里去坐一会,觉得:“哇,这样好快乐啊!”结果晚上回来后全身酸痛、疲惫不堪。两相比较,之前的快乐转瞬即逝,现在的痛苦却显得无比漫长。所以,许多被世间人称之为“快乐”的事物,若用智慧观察时,并非是实有的。

若没有善知识的引导,佛法中一些甚深的道理的确难以通达,《华严经》云:“佛法无人说,虽慧莫能了。”佛法倘若无人宣说,纵然是世间的聪慧之人,也未必能窥其堂奥。相反,若依靠经验丰富,具足智慧和悲心的善知识作为向导,也许在短暂的时间当中,便能了达许多甚深道理。

当时,维摩诘居士为天女们转了如此善妙的法轮。

我希望大家能认真地再三思维法义,看看自己能否从中得到真正的法乐。现在有些人对布施、持戒、安忍等六波罗蜜多兴趣索然,却对追求“自由”、散乱、放逸等兴致勃勃,似乎与魔王波旬的行为特别相应。若是如此,则不是真正的修行人,已经变成魔王波旬的“得意门生”了。所以,大家应当观察自心——究竟是维摩诘居士的弟子,还是魔王波旬的弟子?自己是如何抉择的?

 

【“于是波旬告诸女言:‘我欲与汝俱还天宫。’

于是魔王波旬告诉天女们:“该得的法你们已经得到了,无论如何,你们还是随我返回天宫吧。”

 

【“诸女言:‘以我等与此居士有法乐,我等甚乐,不复乐五欲乐也。’

此时,天女们对魔王波旬说:“你刚刚在被逼无奈之下,不是已经把我们送给这位大居士了吗?现在我们已经感受到了殊胜的法乐,对世间的五欲妙乐已经毫无兴趣,都不想跟你回去了!”(上师笑,众笑)

 

【“魔言:‘居士可舍此女?一切所有施于彼者,是为菩萨。’

魔王波旬实在无可奈何,只能跑到维摩诘居士面前苦苦哀求:“居士呀,我刚才在迫不得已之下,虽然已经将天女们供养给您了,但现在我有点后悔了(众笑)。我听说你们这些菩萨们,能舍弃和布施一切,您能否将她们舍弃,当作悉地布施给我呢?”此处,藏文版中是“大菩萨”,魔王波旬称呼维摩诘居士为大菩萨。

 

【“维摩诘言:‘我已舍矣!汝便将去,令一切众生得法愿具足。’

维摩诘居士回答道:“我当然可以布施给你,你把她们带走吧,但愿一切众生得到满足。”此处,唐译及其他一些版本中是“汝等一切有情得以满足”,意思大致相同,即维摩诘居士发愿道:“我早已舍弃了这些天女,我根本不需要,我给她们传法,度化她们的目的已经达成,你把她们带回去吧,希望以此因缘,能满足众生一切所愿,让他们都心满意足。”

 

【“于是诸女问维摩诘:‘我等云何,止于魔宫?’

此时,天女们问维摩诘居士:“我们回到魔宫该怎样生活呢?我们现在已经是佛教徒了,都发了菩提心了(众笑),再回到魔宫多尴尬、多不好啊!我们回去后能干什么呢?我们不回去!在这里多好啊!回到红尘中多痛苦啊!”(众笑)

 

【“维摩诘言:‘诸姊!有法门名无尽灯,汝等当学。

维摩诘居士告诉诸位姐姐(众笑)……现在很多人不喜欢被人称呼“姐姐”,喜欢听“妹妹”、“美女”这些称呼,男士都喜欢被称为“帅哥”,叫“哥哥”可能都不高兴,“姐姐”就更不行了,现在人们都喜欢年轻的称谓。

当时,维摩诘居士说:“诸位小姐……”——嗯,说小姐更不好(众笑)——“有一个叫做无尽灯的法门,你们应该学习。”

 

【“‘无尽灯者,譬如一灯,燃百千灯,冥者皆明,明终不尽。

什么是无尽灯呢?此处是以灯为喻,就像一盏灯可以点亮成百上千盏灯,能够遣除一切黑暗,带来光明,并且这种光明始终不会穷尽。

 

【“‘如是,诸姊!夫一菩萨开导百千众生,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于其道意亦不灭尽,随所说法,而自增益一切善法,是名无尽灯也。

(上师问旁人)“诸姊”怎么说……啊,小姐姐啊?(上师笑,众笑)小妹妹可以说,小姐姐可能……这是他们说的,我不懂汉语,所以是他们告诉我称“小姐姐”的。(众笑)

因为魔女们都不愿回去,维摩诘居士便劝说她们:“诸位小姐姐(上师笑,众笑),有一个叫做无尽灯的法门,也即菩提心,如同一盏明灯,可以点亮百千万盏灯,且自身的光亮不会有丝毫损减。同样,你们现在都已发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回到魔宫后,将其传递给其他众生,可以让更多的众生与之结缘,并获得利益。如此一来,你们自己的道心非但无有任何损减,反而会日益增上。”

现在很多修行人只想呆在寺院里,不想到红尘中去,有些人修行佛法后,不想回到家乡,这都是不对的。当然,在自己还没有一定的证悟之前,也不能贸然行事,否则可能你想去弘扬佛法,结果反而被别人哄走了。(众笑)

当自身具备了稳固的道心后,即使身处魔宫,也能以菩提心饶益众生。当时,维摩诘居士要求魔女们回到魔宫传授真理,如此一传十、十传百,许多众生都能相继得到利益。

她们身处魔宫都能有这样的精神,我们毕竟是在人间,周围的环境应该比魔王的眷属们强多了。有些人常说,这个人是魔女,那个人是魔王,把外境显现看成魔,其实并非如此。希望大家学习佛法后能够明白,成佛并不是为了享受,而是为了利益众生。

我曾说过,希望大家能从自己身边做起,为家人、朋友等与自己相关的,乃至自己家乡的人们带来快乐,这是每个人力所能及的饶益有情的方法,这点十分重要。

 

【“‘汝等虽住魔宫,以是无尽灯,令无数天子天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为报佛恩,亦大饶益一切众生。’

“汝等虽然住于魔宫,但以无尽灯法门,可令无数天子天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这便是报答了佛恩,也是饶益了一切众生。”

《未曾有因缘经》中说,如果我们能以佛法饶益有情,哪怕仅饶益了一个人,那也是真正报答了佛恩,报答了上师的恩德。所以,报答恩德唯一的方式,就是利益众生。

 

【“尔时,天女头面礼维摩诘足,随魔还宫,忽然不现。

此时,天女们纷纷向维摩诘居士恭敬顶礼。唐译中说,此时维摩诘居士收回了神通,一直被定住的魔王波旬终于能自由活动了(上师示范活动手臂)。他略带尴尬地说:“哎呦,现在我也该回去了。”说罢,便忽然从人间消失,匆匆忙忙地带着魔女们返回了魔宫。

 

【“世尊!维摩诘有如是自在神力,智慧辩才,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最后,持世菩萨禀告世尊:“世尊啊,维摩诘居士的智慧和辩才都如此厉害,他自在的神通力令我记忆犹新,至今仍心有余悸,我也实在是不敢前去问疾。”

我们每个故事正好讲一节课,不多不少,还不错!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