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19课 2018年08月13日

 

(暂未定稿)

今天继续讲《维摩诘经》。

下雨啦,是吗?是汽车吗(上师询问身边的人)?窗户开着,汽车就来了(众笑),那严实地关上。

讲课时间大约一小时左右,中间若没有特殊情况,希望大家最好不要进进出出。尤其是来这里旅游观光,以前从未听过佛法的人,可能听了一会儿,发现维摩诘居士的见解高深,自己根本听不懂,于是想离开,这会影响其他人闻法。长期闻法的人非常重视传承,决不会中途离开,即使生病了或从很远的地方来学院,为了不断传承,甚至会包车上山来听课。

今天网络上还有视频直播,但由于有些平台需要更新,过段时间也许网上只能听音频,可能下个礼拜就会有变化。其实,闻法是为了听懂法义,没有视频也无妨。可能没有视频更好,眼不见心不烦。(众笑)

(上师念传承)

(有小孩啼哭声)没事,让他哭。(上师继续念传承)

刚才是给大家念传承。有些人可能不太懂传承的意义,即用佛经来祝福大家:祝你平安、发财、健康、越来越美丽……(众笑)现在世界上的人越来越好看了,考虑到这个大趋势,我觉得佛教徒也有必要漂亮些(众笑)。否则,身边的人全都变得花容月貌,相比之下,只有佛教徒丑陋不堪,与时代格格不入……

我也在考虑中……(众笑)我不是说自己,而是在想,能用什么办法让佛教徒“颜值”增高,跟上时代?如果对身体健康没有任何不良影响,是否需要组织修一些福德,让大家越变越美啊(上师笑)?所以,我刚才念的经就是一种祝福,每天都用经文来祝福大家。南传佛教经常如此,僧众念些经,然后用花洒水,就像这样(上师手拿一朵花沾水撒向大众,众笑)。这也是一种加持,对吧!

最近一直在学习维摩诘居士的教言,即使是出家人也越听越觉得他了不起,认为自己的见解、行为等很多方面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从世界范围来看,佛教徒中出家人只是极少数,绝大多数是在家学佛者。因此,成为一个有修证、有思想、有内涵、有智慧、有悲心的在家人,是非常重要的。

在家佛教徒一般处于在家人群体中,所以我们应该把有意义的思想传授给有缘的众生。而出家人已经离家,也没有子女,对陌生人弘法尚可,但要教化熟悉的人,就会存在一定的困难。而在家人哪怕实在找不到眷属,还可以对自己的子女转法轮。不过要赶在他十五、六岁没长大之前,一旦他长大了,就不一定愿意听你传法了。子女小时候,你可以在他面前,自己搭一个高高的法座开始转法轮(师笑)。所以,即使其他人不认可,你也能在自己家里找到弘扬佛法的机会。

在家人有很多弘法利生的优势,这并不是开玩笑,而是用正理衡量得出的结论。比如一个母亲,她哪怕再没有智慧,对自己的子女,尤其是三、四岁到十几岁之间的孩子,传授一些佛法理念,制定一些行为规范,他们肯定会听取的。这就是一种方便,出家人可能就没有这种机会了。所以从弘扬佛法的层面来看,在家人确实有不少机缘。

这次讲《维摩诘经》期间,在家人要意识到,自己有很多机会来弘法利生,即使我们达不到维摩诘居士那么高深的境界,但也可以做与自己身份、境界相符合的利益众生之事。这样的善巧方便也是很重要的。

前面已经讲了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头陀行第一的迦叶尊者、解空第一的须菩提尊者、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度众第一的嘎达亚那尊者和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尊者的故事,后面还有优婆离、罗睺罗、阿难三位尊者没有讲。藏文版中这一品与后面的《菩萨品》归属在一品当中;汉文版中,声闻十大弟子单独在前面一品宣讲。

佛陀的十大弟子都是出家人,也是佛弟子中的佼佼者。就像现代社会中各领域最顶尖的科学家一样(如生物学、物理学、医学等领域的顶级科学家)。虽然他们是佛陀最出类拔萃的声闻弟子,但智慧都逊色于维摩诘居士。如藏传佛教中,有些居士会担任出家人的金刚上师或寺院住持。历史上也有类似记载,很多在家人会做一些教派寺院的住持。有些声闻乘则认为,在家人坐出家人的上座、担任出家人的上师是不合理的。

在学习戒律时,包括南传、汉传佛教的律宗,按别解脱戒自宗而言,确实,出家人的身份是最高的。但在大乘显宗和密乘中,也不尽相同。在学习维摩诘居士的观点时,希望大家打开思路、开阔心胸,否则,只接受一个宗派,而忽视其他派别的见解,对于佛陀圣教的意义就无法全面了知。

(有手机铃声)请把电话关闭好吗?今天一会儿是哭声,一会儿是电话铃声。最近旅游的人较多,课堂纪律不太好。学院常住者中不会有老人和小孩,因为这里毕竟是闻思修行的佛学院。暂住者可以转坛城等,若假期中家长带孩子来旅游也无妨。原则上认为,孩子来听法,虽然会影响课堂秩序,但对孩子来说,童年时接触佛法是很重要的。父母带孩子朝山或来寺院听课,即使孩子听不懂法义,但却会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乃至形成闻思的习气,这种习气可能伴随他的一生。在此就稍微提一下课堂纪律。

今天讲佛陀的另一位弟子——优婆离尊者。藏语称为“涅哇阔尔” ,以前讲《三戒论》和《金刚经》时,也提过这位尊者。他是持戒第一。佛陀圆寂以后,佛法由三位尊者结集——经藏由阿难尊者结集,论藏由迦叶尊者结集,律藏就是由优婆离尊者结集。他是三大结集者之一,戒律清净无暇,非常了不起。

按照一切有部《毗奈耶经》中说,他不仅在释迦牟尼佛的弟子中持戒第一,从前也曾于另一位佛陀面前被称为是持戒第一者,他师承同样是持戒第一的上师,并发愿生生世世做戒律清净者,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下也依然发愿持戒第一。

一些大德的注释以及《法苑珠林》中,有很多关于优婆离尊者的故事。起初他是专门给释迦族王子们理发的首陀罗,按印度当时的种姓制度,其身份是非常低劣的。后来他护送阿难、阿那律等王子到佛陀那里出家。到达目的地后,王子们将所有金银珠宝等精美饰物都赠予他,以谢护送之恩,并示意他回去。此时,他见到王子们的所作所为,暗暗思忖道:“这些了不起的王子都要在佛陀面前剃发出家,我如此低贱之人对世间又有什么可留恋的呢?我也应该跟佛陀出家去。”随后,他将所有的金银装饰挂在树上,毫不犹豫地出家了。

他有以前入四禅之因缘,又有舍利弗的指引,进入僧团后,没有经过七日的观察期,便顺利出家,并很快获得了阿罗汉果位。

佛陀为了摧毁其他王子的傲慢,还在一些仪式上让优婆离尊者坐上座。阿难尊者等人心有不服:“以前给大家剃头的低贱之人,现在却要我们向其顶礼,根本无法心悦诚服。”就根器而言,阿难尊者等众王子都是经过慢慢考察后才允许出家的,但优婆离先于他们出家,且很快就获得了很高的地位。

就像我们这里有些出家人,原来也只是普通居士,到学院后出了家,并很快顺利成为法师或管理者,下面有些人也很不服气:他原来是怎么怎么样的,他以前的那些情况我是清楚的,现在他怎么会是管我们这个地方的呢?所以有点不服(众笑)。同样,当时很多人也不服优婆离。

佛陀说,我的教法中,法无贵贱。即佛法没有贵贱、高下之别,谁的戒律和修证更为突出,就可以作为上座者。并要求王子们恭敬顶礼。

最初王子们很不情愿——剃头发的工人摇身一变,居然成了上座比丘!但佛陀很器重优婆离尊者,迫于压力,释迦族的王子们也只有顺从顶礼了。

总之,优婆离尊者确实很了不起。因前世串习所致,他在持戒等诸多方面的表现都堪称完美,另外,他还具有以善巧方便弘扬佛法的特长。

当时精舍里的一位比丘生病长达六年,优婆离想帮他治病,比丘说:“我的病不好治,如果要治好,就得违背佛陀的教言。”优婆离疑惑道:“这是什么缘故呢?”他说:“以前我特别喜欢喝酒,现在生病正是因为不能喝酒导致的(众笑)。如果能喝酒,我的病肯定就会好的。”

优婆离听后,去请示佛陀,说:“有一位比丘很特殊,因为不能喝酒而病得严重,我想办法给他喝点酒,可不可以呢?”佛陀说:“其实我所说的法,都是为了医治众生的身心疾病而宣讲的,具体你看着办吧。”此公案在《法苑珠林》中有记载,大家可以回去查阅。于是,尊者就拿了五升(五两)酒给生病的比丘,并告诉他将酒观作药想而喝。

可能喜欢喝酒的人会说:酒是会供品,在坛城上绕一下,或者是请上师加持一下,我作甘露想、作药想,然后就可以大口大口喝下去了。这也许也有些依据……这是开玩笑的,我不能这么说,不然你们明天又……(众笑)

喝了酒以后,那位比丘的身体确实康复了。佛陀赞叹优婆离说:“你的确以善巧方便利益了众生。”这位离不得酒的比丘,获得圣果后自然也不想再喝酒了。得果以后,所有烦恼的现象都会荡然无存。

佛陀对优婆离的许多行为相当赞叹,嘱托说:“以后我制定的戒律行为,由你来负责发扬光大。”

总之,翻阅显宗律藏的一些课本时,能找到很多关于优婆离尊者的公案。以前我们也讲过很多,也许大家不一定记得住。

 

【佛告优波离:“汝行诣维摩诘问疾。”

佛陀于是说:“你去维摩诘居士那里问疾吧!”

 

【优波离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昔者,有二比丘犯律行,以为耻,不敢问佛,来问我言:‘唯,优波离!我等犯律,诚以为耻,不敢问佛,愿解疑悔,得免斯咎!’我即为其如法解说。】

不想婆离尊者却告诉佛陀:“世尊,我也是一样的。前面六位都不成功,我的有些经历更是难以启齿(众笑)。所以我不堪任前去问疾。当时有两位比丘犯了根本性的堕罪,深感羞耻,不敢面对佛陀,就来问我……”

(上师喝茶)这个茶好苦哦,茶叶放太多了……以前喂马的时候经常熬这种茶……他们有时故意这样,嘿嘿……”(众笑)

《摩诃止观》的注释中讲,两位比丘在一个寂静的地方搭建茅棚,想好好在此安住禅修。一天清晨,一比丘外出行禅,另一比丘因为比较困,衣着不整地就躺下了。这时,一位捡柴女路过,见茅棚门开着,就好奇地看了一下,见到比丘相貌比较庄严,于是生起了对异性的贪欲,随后二人便发生了不清净的关系。

此时,外出的比丘回来了,女人仓皇逃走。这位比丘见状十分惊奇,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便穷追不舍。结果,女人不小心坠崖而死。就这样,两位比丘一个犯了淫戒,一个犯了杀戒。

可想而知,两人在寂静茅棚中的修行是很不成功的,他们都很伤心。很多事就是如此,尽管初心美好,但违缘却往往不期而至。短短一上午,两个人的修行都出了违缘。

他们羞于在佛面前说出口,更无颜以对。因为佛陀非常威严,是遍知者,知道一切万法的真相,所以很多人不敢轻易直接对佛陀讲。如果在佛陀面前坦白这些事情,也很有可能受到在场大众的呵责,以后便没有出头的机会。所以,他们本想找佛陀好好忏悔,但又心生种种顾虑。最后,二人打听到优婆离是持戒第一的尊者,于是就忐忑地来到他的面前。

“优婆离尊者啊,我们作为出家人,没有守持好戒律,内心烦恼深重,犯了根本戒,深感羞愧,也不敢到佛面前坦陈此事。这次找到你,想问该如何忏悔、灭除罪过?犯戒之体该如何继续修行?还有没有恢复戒体乃至解脱的机会呢?希望尊者能解答我们对犯戒过失的疑惑,解除我们内心的懊悔和伤心。”

(外面有连续的汽车喇叭声……上师侧耳倾听……并开玩笑)“是不是窗户里面来车了?”(众笑)

他们不敢去佛陀那儿,就来到持戒第一的尊者面前,尊者当时即为其如法解说。优婆离尊者是专门学戒律的,自然以自己的别解脱戒自宗方式而宣讲:“你们没有任何希望了。”

按照别解脱戒的规定,破了根本戒就像人的头被砍断了,再好的良医也无法恢复。这属于他胜罪,“他”就是烦恼,烦恼已经胜过了行者,即修行人在烦恼面前完全失败了。所以尊者就说:“你们这一辈子看来没有机会了,只有堕入地狱感受无量无边的痛苦。”

根本戒就像一棵树,树根断了就不可能开枝散叶,也永远没有机会开花结果。按照别解脱戒自宗,违犯他胜罪,会有无量过患。且不论犯他胜罪,哪怕与不清净的比丘共住一晚,也要在六万年中感受地狱之苦。破根本戒者本人,则要在几亿年中感受热地狱、寒地狱等痛苦。因为别解脱戒自宗认为,破戒的过失是万分严重的。

尊者以此作了解说后,两位比丘悲痛欲绝,感觉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于是开始痛哭流涕。

(上师念藏文)《教诫比丘经》中说:对守护戒律的人而言,戒律是快乐之因。但对有些人来说,因犯戒的过失非常大,故而戒律反而成为痛苦之因。

其实,讲戒律的人如果只讲别解脱戒,而不懂其他佛教教义,只是像优婆离那样仅仅按照小乘自宗的立场来讲解,还是有可能误导他人。

 

【“时维摩诘来谓我言:‘唯,优波离!无重增此二比丘罪!

关键时刻,维摩诘居士又出现了。他说:“优婆离呀,你不要再反复强调他们的罪业了。犯戒已经够痛苦了,他们的罪业已经很深重,你不要再增加他们的罪恶感,他们已经够伤心了!”

不过有些人可能连忏悔之心也没有吧?末法时代,不管是居士戒还是出家戒,清净护持都较为困难。如果见到一些烦恼深重的人遇到了破戒的麻烦时,千万不要说:“哇,你已经不行了,已经完蛋了!你没有必要再活下去,自杀就对了……”这样吓唬别人是不对的,而是应该想办法给对方创造一些忏悔的机会,尽量予以安慰,这一点很重要。

《大般涅槃经》云:“智者有二。一者不造诸恶。二者作已忏悔。愚者亦二。一者作罪。二者覆藏。”又如以前我们讲《地藏十轮经》时所说,智者有两种,一种是从来不造恶业;一种是虽然造了恶业,却会励力忏悔。愚者也有两种,一种是造罪;另一种是造罪之后隐匿私藏,既不向人坦白,自己也不忏悔,甚至一点后悔心都没有。我们应该也遇到过一些智者吧,他们几乎从来不造罪业。也许除了一些真正的智者和圣者外,一生当中一点罪业都纤毫不染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在遇到造过罪业的人时,也应该像维摩诘居士那样以善巧方便摄持,而不是立马用因果来威胁吓唬,不留一点余地。

 

【“‘当直除灭,勿扰其心。

维摩诘居士对优婆离尊者说:“你不要再增加这两个比丘的负罪感了。当这两位比丘犯了他胜罪时,你应该当下灭除他们的罪业,而不要再去扰乱他们的心。”

上师如意宝留给我们的教言也是:“莫舍已道,勿扰他心。”即不要舍弃自己的道行,也不要扰乱别人的心。这里维摩诘居士对优婆离尊者的教导也如出一辙。

按照大乘理念,当两位造罪比丘深陷痛苦、自责不已时,我们应当像对待梦中因造罪而伤心的人一样,最好的方法,不是求全责备,而是让他从梦中醒来,不再继续做梦。还有一种方法是,当对方特别伤心的时候,不要再向他宣说犯戒的过失,而要转而宣说其他善行的功德。

《月灯三昧经》中有个教证:“若于大众中,见他毁禁者,勿叹持戒德,当叹施等行。”如果在大众当中,发现有人破戒,这时不应再赞叹持戒的功德,或者宣说犯戒的过失,而应该讲布施等善行的功德。本来持戒和布施相比,持戒的功德高于布施,但如果对方已经破了戒,就不应雪上加霜,而应让他生起重新做人的希望。

比如一个人出家之后又还俗了,那该怎么办呢?虽然他因业力现前而染上罪业,可能会失去与僧团共住的资格,但仍可以做一名有信心的善行居士,广行布施、修七支供、修加行等等,这样也是可以的。当然,最好还是不要染上罪业。

所以,如果一味按照别解脱戒的观点来严格要求所有人,就显得未免不近人情。对待初学者,也不能要求得太苛刻了,不要这不行、那也不行。我曾说过,对于初学者,不能要求太高,应当循序渐进地伺机引导,如此一来他更能接受。现在很多佛教团队的条条框框过于严苛,使人难以遵守,很多想学佛的人也因为“佛教的门槛太高”、“戒律太多”,都望而却步了,这是多么遗憾的事啊!

当然,佛教中有没有戒律呢?答案是肯定的。不仅有,而且这些戒律不能随意修改。现在台湾及西方的有些道场和佛学院,也有些“改革过头”了。他们对关于女众独行等八种不共法等相关戒条进行“改革”,一些法师们私底下开个会,随后便制造出了“现代式的比丘尼”、“现代式的戒律”……这是非常不合理的。因为戒律只有佛陀能够制定,这是无论社会如何开放,都不能随意更改的。

以前我去美国一个学校访问时,有一位女权主义者曾苦口婆心地跟我交流了一下午。她迫切地说:“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恢复藏传佛教的比丘尼戒!”我说:“这不是那么简单的。”她出主意道:“没事,你们开个会,然后找几个人传一下戒就可以了!”她主要是从男女平等的角度来提建议的,但是我说:“戒律不同于公司制度改革,开个会就能决定。这是根本不允许的。”

佛陀圆寂时曾对阿难尊者说过:“你以后应该根据时代、地域等因素,而对戒律的某些开遮稍微放宽。”也就是说,本来佛陀可能准备对一些戒条有一些放松和开许,但当时因为魔王波旬从中干扰,阿难尊者没能听清佛语,所以在佛教的戒规制定方面,留下了一些遗憾。

但无论如何,藏传、汉传和南传佛教,都应该严谨守持戒律。因为戒律是佛陀制定的,与前后世的因果密切相关。如果是寺院制定的一些外在制度,那变通一下也无妨。比如,我们经堂之前在男、女众中间划了一条线,并用黄色的布做了隔断。后来因为女众太多了,便稍微挪了一点。诸如此类的制度,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但在戒律方面,如果将十三种僧残罪随意增加一条,或是觉得十四条根本戒中某些不便遵守,便自作主张只守其中一部分,这些做法都是非常可笑的。

所以,希望我们的律师们能谨慎行事,不要随意修改戒律。如今,很多“现代式的戒律”很受欢迎,因为传统的戒律中,条条框框比较多。现在有些人,表面上看是一个出家人,但实际上却对戒律等闲视之,能守则守,不能守便罢,这种轻毁戒律的情况肯定是不合理的。

上师如意宝在世的时候一再强调,在戒律方面,要以彻知前后世业因果的佛陀的开遮为主、以佛陀宣说的佛经为主、以传承上师的仪轨为主。而并非说因为我比较出名,有一定权势,就把寺院里的出家人全部集中起来,开个会举手表决,然后把某个戒律减少一部分,或增加一部分,或者因为现在时代需要,再增加几条戒律,这种说法肯定是十分荒唐和不科学的、也是不符合戒律的。

对制定戒律的态度太过开放,只能说明对戒律的一知半解,或误以为戒律只是在其他人面前装点门面的形式。我遇到的这位教授,是在全世界非常著名的一个藏学研究院工作的,她本人对藏学的贡献也不可小觑。但在戒律的开遮方面,涉及因果,我们不能轻易改变,这是没办法变通的。比如在受比丘戒、比丘尼戒时,如果过于轻率和随意,受戒者就得不到戒体。那样,即使辛辛苦苦地在外相上作出限制,也是徒劳无功,所以这方面一定要注意。

如今有些现代式比丘、比丘尼,包括有些女众佛学院的法师,也一直想对戒律开一些绿灯,这样听起来比较舒服,很多现代人也求之不得。但这么做是否符合佛教教义,则需要懂戒律的、尤其是专门学律宗的法师来指点。你们不要因为害怕得罪人而什么都不说,明明知道不如法,却只在背地里悄悄地说:“他们这是不如法的,但千万不要说是我说的,不然以后很麻烦的。”(众笑)这样不是很好,该说的就应当义正辞严地指出,不管以后他们怎么攻击你,也应该从容面对。

 

【“‘所以者何?彼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

维摩诘居士对优婆离尊者说:“你不要再给他们增加罪业了,因为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也不在中间。”从胜义层面观察,两位比丘所犯佛制根本罪的自性,可知它不存在于比丘自身,也不存在于外界,更不存在于中间,因此,其本性确实是不存在的。

《心地观经》云:“一切诸罪性皆如,颠倒因缘妄心起,如是罪相本来空,三世之中无所得。”所有的罪相,都是颠倒妄想,本来空性。于过去、未来、现在三世,都了无可得。

为什么维摩诘居士说“不要给他增加罪”呢?因为按窥基大师的解释,从自性层面来讲,罪业是空性的,三世皆不可得。“过去罪不可得,现在罪不可得,未来罪不可得”,我们可以将《金刚经》所讲的内容融会贯通、举一反三。

《心地观经》亦云:“非内非外非中间,性相如如俱不动,真如妙理绝名言,唯有圣智能通达。”罪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它是如如不动的,远离语言与思维,只有圣者的智慧才能通达。这是从本性来宣讲,罪业是内外皆不可得的。

《大圆满心性休息》中讲到“心”的时候,也引用了一些教证,说明内、外、中间都不可得的道理。

 

【“‘如佛所说,心垢故众生垢,心净故众生净。

这个教证来源于声闻乘所承认的佛经。因为两位比丘是学小乘的,优婆离尊者也是学声闻乘的,所以维摩诘居士引用了双方共同承许的教证。

如佛所说,如果心有垢染,那么众生也是有垢染、不清净、有分别妄念的;一旦心清净,那么众生的相续也得以清净。如同我们常说的“心净国土净”、“心净众生净”、“心净烦恼净”等等。

 

【“‘心亦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

罪业是依靠心而产生的,但这个“心”既不在它自己的六识聚里面——不在内,也不在外境和大地上——不在外,更不在中间,所以“心”同样也不可得。

这是说罪业的所依不可得。

 

【“‘如其心然,罪垢亦然,

刚才讲的是罪业的自性,这里讲的是罪业的本体,也就是体性。“自性”和“体性”,看起来差不多,但其实也有点区别。

如同心是内、外、中间都得不到,那么罪业也是如此。

我们曾经引用过《定解宝灯论》中的一个教证:“一切所净之垢染,本体皆为清净性,此外无有不净故,自性光明平等性。”意思是说,一切所净除的罪障,其本体都是清净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不清净的法,因为万法的自性是光明、平等、空性的。

《定解宝灯论》是麦彭仁波切七岁时所造的著名论典,其中有很多关于清净和空性方面的甚深窍诀。以前我刚到学院学习的时候,就觉得这句话很好——“自己的本体没有什么不清净的”,所以每天早早起床,拼命背诵这些殊胜的教证。

 

【“‘诸法亦然,不出于如。

心的本体是清净的,诸法也是一样的,都不会超出真如的范畴。

前两天讲密法的时候,我们引用了《圣宝箧经》里的教证,(上师念藏文)也是说“一切诸法同如来”。因此,“不出于如”的意思就是,一切法的本体都与如来一模一样。

 

【“‘如优波离,以心相得解脱时,宁有垢不?’

维摩诘居士讲:“优婆离尊者啊,在你完全通达心的本性之时,也就获得了自然解脱,难道这时还会有任何垢染吗?”

大乘显宗和密法中,对此都讲得很清楚,所以,很多大乘根机的道友特别感慨:“哇,维摩诘居士的教言和我特别相应,就像我吃汤圆儿一样的。”(众笑)不知道汤圆儿真的那么适宜吗?

 

【“我言:‘不也!’

优婆离尊者赶紧回答说:“没有,没有。心性真正得到解脱的时候,哪有垢染啊?没有啊!我现在对居士您老人家越来越有信心了(众笑)。我虽然是个出家人,但是我觉得自己修得一点都不好。您这样一讲,我真的好惭愧哦!”

 

【“维摩诘言:‘一切众生心相无垢,亦复如是。唯,优波离!妄想是垢,无妄想是净;

维摩诘居士继续说:“一切众生心的本性,也是无有垢染。唯,优婆离,妄想是垢染的,无妄想是清净的。”

这是从妄想,或者说分别妄念的方面讲的。

陈那论师说:“我们的妄想是三界之地。”《法苑珠林》亦云:“一切业障海,皆由妄想生,若欲忏悔者,当求真实相。”所有的业障全部依靠妄想而产生,妄想越微弱,内心越清净。若欲忏悔业障,应当希求安住于实相。

当然,通过忏悔完全净除妄想并不是那么容易,人常说:“妄想都是清净的,我们要求真实相。”虽然自己做不到,但是说起来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可是如果自己一点境界都没有,就认为一切罪业都是不存在的,然后随随便便甚至故意犯戒,这不仅不合理,而且过失更大。

 

【“‘颠倒是垢,无颠倒是净;

我们前面讲常乐我净是颠倒的,无常、不净、无我、空性是无颠倒的。其实最究竟而言,无论常乐我净,还是不常不净等等都是颠倒的,只有远离四边八戏的明空无二的境界才是清净不颠倒的。

 

【“‘取我是垢,不取我是净。

“取我”是垢染的,“不取我”是清净的;用分别妄想来执著我和我所是垢染的,通达了二无我,则是清净的。

 

【“‘优波离!一切法生灭不住,如幻如电。

真正从实相上观察,一切万法生的同时就已经灭了,即“生灭不住”。我们通常认为,所谓万法的生和灭应该是:一个法产生以后,中间住留一段时间,随后灭尽。一般声闻乘讲有为法的实相时,也说有生、住、灭三个阶段。比如,一个人从呱呱坠地,再经历人间苦乐,最后死亡,这是一个比较粗大的过程。但若用大乘中观的教义来抉择,它究竟是在哪一个刹那“生”的,又是“灭”于哪个刹那?或观察它是如何安住的等等。这些道理,学过中观的人应该都非常清楚。

我还是建议大家,尤其是年轻人,要先从显宗的抉择实相为主的中观和因明等开始学。此外,在家居士还应对戒律方面有所了解,比如知晓针对居士有哪些戒条等等。若是出家人,则应当清楚出家的戒律是如何开遮的。那天我们这边讲《三戒论》,当时讲到菩萨戒中,国王的五种定罪、大臣的五种定罪、普通人的八种定罪等等,看得出来,大家都学得还比较不错。

总之,学习戒律十分重要。正因如此,我们学院会要求大家首先学习戒律;随后,若想对法相及佛教的名词等各方面不蒙昧,则要学习《俱舍论》;之后,要用智慧、推理和辩才打开自己的思路,则应当学习《因明》;然后更进一步,为了触摸到空性堂奥,便应学习《中观》;再要揭示诸佛菩萨不共的内心世界,则要学习《现观庄严论》;最后,欲了知诸法的本来清净、烦恼即菩提等甚深道理时,便要学习《大幻化网》。

从去年开始,我们的一些堪布和堪姆就开始讲密宗课程了。以前的密宗课只有少数人传讲,而现在逐渐开许一些得过灌顶、基本条件具足的法师,可以开始讲《大幻化网》等密宗课程。目前看来,效果颇为不错,大家的确对密宗的“等净无二”等见解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以后还会安排传讲其他大圆满的不共之法。在我们学院中,对于女众我不甚了解,只知道男众这边,今年大概有四、五位藏族堪布传讲了《法界宝藏论》。以后,我们的堪布、堪姆和法师们对密宗的一些道理也会进一步安排学习。

总而言之,希望大家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事物,不要轻易地诽谤和破斥。我认为,前辈大德们的智慧和思想,在各个层面上都远远超胜于一些口无遮拦之徒。不论是在网上还是私底下,经常爱说大乘和密宗的过失,或是对上师们进行诽谤的人,并没有什么真知灼见,只会胡言乱语而已,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如果他真的有自己的主见和思想,能够依靠真理来进行辩论,那倒情有可原。但现在这些信口开河的毁谤,的确令许多人的思想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对每个人而言,我们现在这样的系统闻思都十分重要。对于大家,我有时也感觉有些遗憾。按照听直播课的人数来估算百分比,便可推知有许多人并未认真地参与听课。如果现场直播课都不听,那其他的课更可想而知了。当然,从另一方面而言,我觉得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当中,能够给大家提供一些知识,还有这么多人能够接受佛法,我仍感比较欣慰。

总之,我希望佛教徒切勿过于愚痴。其实,有些知识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学修得来的。修行确实相当重要,如果你没有切实地修行,对佛法的道理茫然无知,就会像现在某些人那样,由于缺乏对佛教教义的了知,提出的问题和做出的事情都显得荒唐可笑。所以,我们佛教徒的综合水平应当有所提高,大家仍应不断地学习。

目前从总体上讲,以我自己身边这个有限的范围来看,佛教徒的水平较之以往还是有所进步。尤其是现在有些居士,确实学得较为踏实,不管对藏传佛教还是汉传佛教的教义都比较了解,甚至对一些出家人提出的问题都能对答如流,好像真的成了维摩诘居士一般。对于有些出家人都有点不敢回答的问题,也能面不改色地从容解答,可见,有些居士的确学得比较不错。

当然,我们学习佛法并非为了吹毛求疵、胜伏他人。现在学习因明的某些人,仅仅是为了辩论而学,这样就将因明的功效大材小用了。其实,辩论的输赢并不重要,最关键的是要懂得佛教的教义。

刚刚讲到“一切法生灭不住,如幻如电”。一切诸法生灭不住,如同幻化一般。生与灭都刹那即逝,不会暂留,依靠幻变而来的人也好、象也罢,都毫无实质可言。在藏文以及其他一些版本中,此处增加了一个比喻——“如同浮云”,即犹如天上的云朵般瞬息万变、飘忽不定。

“生灭不住”如同闪电,闪电从何时开始闪现、何时灭尽,又去向何处,我们都无从得知。其实,有时依靠这些比喻来观察人间的荣华富贵、青春韶华以及人与人之间的情谊等,所有事物都是无常的,也是现而无自性的,这一点我相信很多人都心知肚明。虽然我们口头上经常说着“如梦如幻”,但实际上真正深入思考过没有呢?倘若我们认真思索,就会明白,相貌、财富、权势、眷属等现实生活中的一切,的确都是如梦如幻的。

我有时看到自己曾经的朋友,自己父母那一代的一些家人等等,现在全部都已经离开了世间。再看看现在人们拼命追求的这些名闻利养,也和正在做的梦没有丝毫差别。如同无垢光尊者所说:昨天的一切犹如昨天的梦,明天的一切犹如明天的梦,今天的一切与正在做的梦无有差别。对于这个道理,我想大家应该都可以通过观察了知。

 

【“‘诸法不相待,乃至一念不住。诸法皆妄见,如梦如炎,如水中月,如镜中像,以妄想生。

“不相待”,即不停顿,乃至“一念不住”,即一刹那也不可能住留。“诸法皆妄见”,我们所见到的都是显而无实的,所以说“如梦”、“如阳焰”、“如水月”、“如镜中影像”等等。故依此而产生的妄想,现实中一切的现象,包括罪业在内,没有一个是真实的、实有的法。因此,我们不管是对待罪业也好,妄想也罢,都应当依靠“幻化八喻”、“幻化十二种喻”等进行观察,这十分重要。

还有一部佛经叫做《佛说净业障经》,大概是公元三、四百年时译出的一部经典。在藏传佛教中没有找到,只有这部经的汉文版。它的篇幅不长,里面讲了许多罪业无自性、如梦如幻的道理。

其中有个公案,是说以前有一位勇施比丘,他到城中化缘时,有一位女性对其产生了贪念,日思夜想,忧郁成疾,病中说着“我一定要见他”。她的母亲得知女儿的心意后,便找到勇施比丘,对他说:“我女儿因为想在您面前听法,久思成疾了。”有些老母亲还是很聪明的(上师笑),她说:“您能否为她传法?如果可以,她的病一定会康复!”勇施比丘信以为真,便前去为她女儿传法。后来,因为来往过多,他自己也破了戒,勇施比丘十分伤心。与此同时,女人的丈夫发现了这件事,对比丘心生杀意。此时,比较复杂的情况出现了,勇施比丘想出了让女人给她的丈夫服毒的主意。女人的丈夫死后,比丘万分后悔,想到自己曾是位清净的比丘,如今既犯了淫戒,又犯了杀戒,心中百感交集,认为自己一定会堕入地狱,便在所有场合中如同疯子一般不断地自言自语:“我是地狱众生,我是大罪人……”

后来,他遇到一位菩萨,身体腾于空中对他说:“我想为你宣说大乘佛法,你信不信?”比丘答道:“我对您有如对佛陀一般的信心!”于是,菩萨显现出发光等各种超胜神变,对他宣讲了一个很著名的偈颂:“诸法同镜像,亦如水中月,凡夫愚惑心,分别痴恚爱,法无作无处,如虚空清净。”诸法就像是镜中影像、水中月影一般,凡夫人因为愚惑心,分别产生了贪、嗔、痴。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法无作无处”,即没有能作所作,就像虚空的本体一样,完全清净。后面还有一些比较长的偈颂,但是我忘了。

勇施比丘的根机很好,听闻菩萨传讲了这个偈颂后,当下就证得了大乘的无生法忍。这位菩萨便是弥勒菩萨的幻化,而这位勇施比丘也已于西方世界获得佛果,名为宝月如来。

所以,一些犯戒者,甚至犯了出家戒的人,若能遇到大乘佛法的空性法门,并且依靠善知识为他直指本性、直指空性、直指贪嗔痴无有自性的真理,也可能像宝月如来那样,在弥勒菩萨还未成佛之前,已率先在西方世界中获得了佛果。所以,若有一些小乘出家人或居士有不清净的行为,一方面,自己应当通过念修金刚萨埵认真地忏悔;另一方面,若能精进地修持大乘空性、菩提心等法门,也许在你的人生或修行中,便不会出现很大障碍。尤其是修持空性法门,对你的忏悔一定大有裨益。

从比喻方面而言,无论是幻化八喻,还是此处所讲的七种(原文是六种,请斟酌)比喻,在许多版本中基本上是相同的。唐译本中,在“如梦如炎”后面还有个“如乾达婆城”,除此处略有不同,其他都大体雷同。

 

【“‘其知此者,是名奉律;

如果你知道了这样的道理,了知罪业的体性、本体等如梦如幻之理,那你便是真正行持戒律的人。

 

【“‘其知此者,是名善解。

若你真正了知了这个道理,那便称得上是能善解戒律者。前一句说,这是用最好的方式行持戒律;这句是说,当你了知一切诸法如梦如幻的空性真谛,方才真正通达戒律的意义。

“善解”在不同的译本中,也有译作“善调伏”。藏文版和唐译中将“善解者”称为“善调伏者”。为何这样讲呢?因为,如果真正明白了罪业的本性,那便是最好的调伏者。日文版中说的是“善导者”,即善教导者。译文上稍有不同,但意义都是一样。

总之,此处主要是从戒律的角度来讲,劝导一些犯戒者不要惶惶不可终日,因为通过不断地修行,罪业是有机会忏尽的。

当时,维摩诘居士宣讲了如是这番道理。

 

【“于是二比丘言:‘上智哉!是优波离所不能及,持律之上而不能说。’

这两位比丘闻言后生起了希望,随后,他们赞叹道:“上智哉!”藏文版中说:“这位居士是很有智慧的!”因为,他们两人本来十分心虚(上师笑),现在心中犹如大石落地,便称赞:“您这位居士挺有智慧的,优婆离这位小乘行人无法与您比拟!”(众笑)

“持律之上而不能说”,虽然佛陀说优婆离是戒律至上、持戒第一,但他却不能说出此理。“不能说”三个字在藏文、日文还有梵文版中均不明显。藏文版中说:“您这位在家居士真的很有智慧!虽然佛陀说优婆离尊者是持戒第一,但他无法与您相比,因为他无法宣说如此之法。”于是,这两位比丘当下便认识了心的本性,他们认为:“虽然优婆离尊者的戒行很好,但在这方面,比起您差得好远啊!”(众笑)

 

【“我即答言:‘自舍如来,未有声闻及菩萨,能制其乐说之辩,其智慧明达,为若此也!’

其实,优婆离尊者的心胸还是非常宽广的。否则换作心态狭窄者,也许立马就生气了。虽然维摩诘居士言之有理,但其他人也未必能够接受。“我即答言”,优婆离尊者当时就回答……(唐译中在这中间说:“你们两个……”嗯,这里面有一句怎么说的?“你们两个不像在家居士,实际上这样的道理只有维摩诘居士……”中间好像有一段吧?我记得有一段,唐译里面有,梵文中也有。)优婆离尊者回答道:“自舍如来”,除了如来以外,任何的声闻、菩萨们都不能攻破、折服“其乐说之辩”。乐说的辩才是指具足智慧的人,能够滔滔不绝地宣讲,辩才永无止境。优婆离尊者认为,维摩诘居士肯定能与佛陀比肩,但除佛陀以外,声闻和菩萨们都说不过他,他的辩才和智慧十分厉害。

“其智慧明达,为若此也!”他的智慧光明就是如此厉害!藏文中,“明达”意即光明。优婆离尊者还很真诚地说:“维摩诘居士的智慧也是如此敏锐。”

维摩诘居士在两位比丘面前狠狠地“教训”了优婆离尊者,可优婆离尊者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如是赞叹维摩诘居士,这是有智慧的行为。有些人喜欢背后搬弄是非或者口蜜腹剑,这样不太好,有什么意见应该当面指出,即使对方当时不高兴,但过段时间也就好了。虽然这两位比丘说优婆离尊者:“你这个持戒第一的人连一个居士也比不上”,但尊者反而还赞叹了维摩诘居士。

 

【“时二比丘疑悔即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作是愿言:‘令一切众生皆得是辩。’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此时,这两位比丘的怀疑及后悔之心都已遣除,发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并向维摩诘居士恭敬顶礼,这段在唐译和藏文版中都有。本来出家人不能向在家人顶礼,但他们为维摩诘居士的无碍辩才所折服,所以对其恭敬顶礼。

你们如果时间充裕,应该认真对照不同的版本,如梵文版﹑藏文版等进行学习,如此一来,就能明白其中许多道理。我有时很想对照不同的版本,很想更好地学习,但确实时间所限,所以,给大家讲得也差强人意。但实在没有办法,的确挤不出更多的时间了。

当时,这两位比丘都欣喜若狂(众笑),随后发了菩提心,向维摩诘居士顶礼,之后发愿道:“愿一切众生都拥有像您一样的辩才!”

正因为发生过这件事情,优婆离尊者对佛陀说:“我确实也不敢去问疾。您看,这件事情我到现在一想起来,心里还不是滋味(众笑),所以我也不去了。”(上师笑)他更可怜,作为持戒第一的比丘,被维摩诘居士数落成这样。

好,今天讲到这里。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