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16课 2018年07月09日

 

(暂未定稿)

(上师念传承)

我们继续讲《维摩诘经》。

前面讲到,维摩诘居士生病了,佛陀派他的十大弟子一一去探望他。之前,佛陀已经分别吩咐舍利弗尊者、目犍连尊者、迦叶尊者,也就是智慧第一、神通第一和头陀行第一的弟子去看望,但他们都不敢去见维摩诘居士。其原因:一个是以前在禅修的时候,受到了维摩诘居士的训诫;另一个是以前讲经的时候,受到了维摩诘居士的批评;还有一个是以前在化缘时,也受到了维摩诘居士的责备。而且,迦叶尊者是佛陀所有声闻乘弟子中最了不起的弟子,连他都不敢去见维摩诘居士。

从画像看来,感觉维摩诘居士是一位年龄较大的老居士。因为他的威望,国王、大臣都与他较为熟悉。如果他非常年轻,也许没有那么多人尊敬,不过,成功的年轻人也是有的。那时,维摩诘居士就是这样一位了不起的在家菩萨,也是一位真正的修行人。在佛教教义中,在家和出家,在某些意义上并没特别区分。如果修行好,在家人也能境界超胜;如果修行不好,即使是出家人也不能完全了知佛陀的密意,甚至行为也不如法。这种现象,从佛陀在世一直存在至今。

学习这部经典时,我们应结合释迦牟尼佛的甚深教理,从最了义、最直接的维度,来领会维摩诘居士的高妙意趣。毕竟,直接宣讲甚深了义法的显宗经典是非常罕见的。尤其今天所要讲到的内容,就更为明显突出。若没有大乘甚深见解和密宗的基础,我们最近讲到的道理就难以解释了。特别是刚入门的佛教徒,或一直没有系统学习佛法的人,也许听了一会儿课就开始打瞌睡或心猿意马,最后也无法坚持下去。

其实,这也与每个人的缘分和智慧有关,若对某法有学习意乐,就说明具足了各方面的闻法因缘,至少有听闻的勇气和胆识。否则,即使佛法非常殊胜,若自相续不具备这些因缘,就可能会以各种借口而逃避,或者虎头蛇尾地听一、两节课,却很难持之以恒地听闻。

前面我们总结了几位大德的故事,一个比一个精彩,其中的内容也很有意义。希望在座各位道友能够放下自己的傲慢、我执,以虔诚心、欢喜心,以学习的心态来寻求这种智慧。虽然我没什么水平,就像藏地人常讲的“老狗口里吐不出黄金”,但我也是很认真地对照前辈大德们的注释,同时还参考其他藏文译本解释。这样,也许对研究和修行《维摩诘经》的人,能提供一些方便。

大家能拿出珍贵的时间来学习《维摩诘经》,是很有意义的。有些人认为,自己的工作、家庭等世间法很有价值,但当短暂的几十年走完后,如果没有为后世积累资粮,确实非常遗憾。其实,能遇到解脱法,才真正是对生生世世有重大利益的事情。这些智慧将在你的生命旅程中,发挥巨大的作用。

下面接着学习《维摩诘经》,今天讲须菩提的故事。前段时间,我也大概提到须菩提、迦叶尊者的不同之处:须菩提尊者喜欢去到比较有福报的大居士家里,但他并不是为了自己多赚钱和多得供养,而是因为这些富翁和有福报的人每天像欲界天人一样,终日沉溺在荣华富贵的欲妙享乐当中。须菩提去到他们中间,给他们讲苦空无我的法,尤其是讲无常的法,以断除、摧毁他们相续中的吝啬心和傲慢心。

关于须菩提的故事,在慧远大师的注释中,也有较为相同的讲解。在一部叫《转女身菩萨问答经》(亦名《佛说乐璎珞庄严方便经》)的佛经中也有与此相似的故事。有一次,须菩提梦到佛陀对他讲:“你要接受新的正法。”梦醒后,他前往佛陀那里请示,佛陀说:“你今天可能会遇到善知识,接受空性法门。”后来他出去化缘,遇见一个在家身份的女菩萨,从她那里得到了平等空性的教言。

慧远大师与鸠摩罗什是同一时代的人,他们之间有书信往来,互相都非常尊重。虽然有些处于同一时代的大德,显现上互相嫉妒、互不来往。但慧远大师和鸠摩罗什彼此的关系却是相当融洽。不知道他们是否见过面?对于《维摩诘经》,慧远大师也做过一些注释。

今天按照鸠摩罗什的译本讲第四个故事,即须菩提与维摩诘之间的故事。

 

【佛告须菩提:“汝行诣维摩诘问疾。”

佛告诉须菩提:“须菩提,你前往维摩诘居士那里,替我探望、问候他吧!”

须菩提是解空第一,在其他经论中,也记载了他超凡卓绝的神奇故事。他出生在非常富有的家庭中,当他诞生时,家里所有的资具全都莫名其妙地消失无踪。他的父母觉得特别奇怪,也非常害怕:“这个孩子出生以后,家里的物品都不翼而飞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于是,夫妇俩赶紧去请了一位很厉害的相士来给孩子看相。相士让他们不用担心,说这个孩子长大以后,会成为很了不起的人,能证悟空性,成为解空第一。故他的名字也叫“善现”。《般若经》中经常提到的“须菩提”,应该是梵语音译,而在有些经里,他的名字译为“善现”,藏文译为“ "。不同的译本里,有不同的讲法。

接着上文说,过了一段时间,他家里的东西又都自然恢复如初,父母也放心了。可能父母也不在乎其他的事情,只在乎这些财产资具。(众笑)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

须菩提对佛陀说:“世尊啊,我也不敢到维摩诘居士那里去探病。”

 

【“所以者何?忆念我昔,入其舍,从乞食。

原因是什么呢?我想起往昔托钵乞食时,去到维摩诘居士家里化缘。“其”,是指维摩诘居士。“其舍”,是指维摩诘居士家。藏文版中说,他直接找富贵的人化缘,没有去贫穷的人家,故而来到维摩诘居士的家里。因为他认为,穷苦人家没有什么可上供下施的财物,若去化缘,还是应该到有福报的人家去。

众所周知,原始佛教,尤其是南传佛教中,是很重视托钵乞食的。在泰国、斯里兰卡、缅甸、柬埔寨等很多国家,每天早上,僧众都会直接进入城市接受在家居士的恭敬供养。这种庄严的行为一直奉行到今天。虽然汉传佛教、藏传佛教与南传佛教的方式不太相同,但相似行为也是存在的,尤其是僧团方面,还有安居以及戒律的仪式上,仍有很多共同之处。

 

【“时维摩诘取我钵,盛满饭,谓我言:‘唯,须菩提!若能于食等者,诸法亦等;诸法等者,于食亦等。

须菩提去维摩诘居士家里乞食化缘时,维摩诘居士先把他的钵没收了(开玩笑)。不是没收,是把他的钵拿来,盛满饭后便不给他了。维摩诘居士家境富裕,家中肯定有珍馐美味,但钵里盛满了美食,他却不还给须菩提,并开始给他讲法。

维摩诘居士为什么这样做呢?有些注释里解析到,如果将盛满食物的钵还给须菩提,他马上就会离开,而且,维摩诘居士作为在家人,对出家人是有恭敬心的,故而还是先装满食物,然后才开始对他传法。

他说:“须菩提啊,如果你能对食物持平等心,则也能做到对诸法如是平等而观。同理,如果能做到对诸法平等,于食物也能如是平等。如果持这种心态来行乞,你便可以取走我手里的食物。”言下之意是,须菩提需懂得诸法平等的道理。

按照有些大德的注释,今天所讲的内容中,讲了几种不同的平等,凡夫与佛平等、解脱与束缚平等、邪法和正法平等……

本来,须菩提乞食的时候,经常径直去到富贵人家,而不愿意去穷困之家,这是持有不平等观念所致。他可能在接受食物时,也是挑三拣四,就像有些道友一样,总是挑剔:“这个不好吃,那个也没食欲,这个太辣了、太咸了、太无味了……”每天都这样,这说明对食物没有平等心。维摩诘居士说,应该对食物持平等见。

佛经中讲过,佛陀对所有食物,都平等相待。哪怕是喂马的马料,在佛陀的境界中,也与天人的食物一味一体。如果通达了食物的平等,以此类推,诸法也完全平等。(上师念藏文教证)从一法的空性,即可得知万法的空性。

(上师喝水)我又讲快了。今天的花又多了(大家从草原采集来的鲜花供养在法座周围)。

《金刚经》云:“是法平等,无有高下。”若通达食物平等,则会通达诸法平等,反之亦然。因此,表面上看,这是对待食物的态度问题,但实际上,牵涉到极为甚深的意义。

 

【“‘如是行乞,乃可取食。

“所以,如果你通达这样的道理,那么,你的饭可以取走。”

维摩诘居士接着给须菩提训诫道:

 

【“‘若须菩提不断淫怒痴,亦不与俱;

这是甚深教言中的一种直指方法。密法中经常讲到,当生起贪嗔痴的时候,要认识它的本性。贪嗔痴实际上无舍无取,没有可舍,也没有可取,它的本来面目就是那样。这是用语言文字无法表达的境界,此时的语言和文字,都显得苍白无力。不管你懂也好,不懂也罢,万法的实相就是如此。

维摩诘居士首先告诉须菩提说:“须菩提,你不必断贪嗔痴。”

按照佛法的常规来安立,是先要断除贪嗔痴,然后才现前无嗔无痴的智慧,之后方能获得解脱。(上师念藏文教证)《中观宝鬘论》云:“贪嗔痴及彼,所生业不善,无有贪嗔痴,及彼生业善。”

然而,这里却有别于常理,要求须菩提不用断除贪心、嗔心和痴心。如果不断,那是不是要具足贪嗔痴呢?也不是。既不是与它同时存在,也不是要断除,那到底何去何从呢?其实,它的本性就是这样,不断也不常,无舍亦无取。

大乘密乘认为,贪嗔痴的本体就是智慧,即经中所说的“烦恼即菩提”。《六祖坛经》云:“前念迷即凡夫,后念悟即佛。前念着境是烦恼,后念离境即菩提。”前念迷是凡夫,后念悟即是佛。前念执著对境则是烦恼,后念超越对境就是菩提。只是一个念头的差别,如果认识了烦恼的本性,就成了菩提。这样的贪嗔痴并不是跟我们一起具足的,也不是要断除的。如是之理,在大乘密法中有广泛宣讲。

《杂辟喻经》中有一则故事,与这个道理比较契合。很早以前,有一名叫做喜根的菩萨,他经常讲一些无贪嗔痴的甚深实相法门。当时文殊菩萨显现的是一位苦行比丘相,他喜欢讲因果法和一些不清净的法。他听到喜根菩萨讲的实相法门中,贪嗔痴与一切法都是平等的道理,感到很不是滋味,于是到处宣讲不清净观的法门。

有一次,他去到喜根菩萨的弟子家中,那位弟子也宣讲了大量的实相法门。苦行比丘听后不悦,从而产生嗔恨心。后来,那位弟子专门写了如同《七十空性论》一样的七十个颂词,每一个颂词都是赞叹无贪嗔痴的实相法。他每讲一个偈颂,苦行比丘就产生一个嗔恨心,一直到最后讲完七十个颂词,他也随之而产生了七十个嗔恨心。之后因为这个果报,他堕入恶趣,感受了很长时间的地狱之苦。获得解脱后,因其曾经听闻过实相空性法门的因缘,最终成为智慧第一的文殊菩萨。

文殊菩萨的智慧是很了不起的。我们去五台山的时候,经常会四处寻觅文殊菩萨,但如果文殊菩萨不见我们,我们就可以跟他说:“你记不记得?你以前对大乘佛法产生邪见时,堕入地狱之中,好惨哦(众笑)!现在好像很提劲的样子。”“很提劲”这个词,可能有很多人听不懂吧!由此可知,文殊菩萨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大智度论》云:“道及淫怒痴,是一法平等,若人闻怖畏,去佛道甚远。”贪嗔痴与法道是平等的,这是极为甚深的法理。有些人听到“贪嗔痴和万法是平等的”,或者“贪嗔痴不用放弃”等见解时,就会惊恐怖畏,这是远离佛道的表现。

作为一名佛教徒,如果长期秉承着“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以及断除贪嗔痴的理念,对于如是甚深的密法见解,或许会生起邪见或感到难以接受。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恐惧,因为万法都是平等一味的法界空性。

 

【“‘不坏于身,而随一相;

接下来讲不坏身见,也即萨迦耶见。本来在毁坏萨迦耶见以后,就可以证悟无我一相,这是八地菩萨的境界,或者说是空性和实相无二无别的境界。但在此处并没有如是宣说,而是说不用毁坏萨迦耶见,就可以直接进入无我的境界。按常理来说,这也是很难接受的观点。

 

【“‘不灭痴爱,起于明脱;

本来,在灭除了无明愚痴和十二缘起中的爱执后,将会获得三明、八解脱的果位,但在此并未如是宣说。而是直接说,不用灭除无明愚痴,以及对五蕴的爱执,也可以直接获得三明和八解脱的功德。对一般人来讲,这是很难想象的,但这里有很多密法直指心性的窍诀,这在《七宝藏》、《法界宝藏论》、《实相宝藏论》里面都有直接宣讲。当然,很多显宗行者都对此难以接受。

我看到很多现代的显宗讲记,到这部分时,就讲得特别略,跳得特别快(众笑)。南怀瑾先生的讲记,也是结合了传统文化,前面讲得比较广,但这部分也是简单地一带而过,只引用几个公案,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未作过多置评。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通达义理,也许只是没有特别关注这方面。包括很多英汉版本的注释,对此部分也都不置可否。

其实,维摩诘居士对须菩提讲的教言是很深的,如果没有密宗的基础,讲者不一定讲得出来,听者也不一定听得懂,修者就更无从修起了。所以,通过这次讲解,无论对于听者还是讲者,都应对密宗等净无二的见解有所了悟。

我们讲授此经,应该说是比较有感觉的,不仅不需绕开,即使是直接讲,每一偈颂也可以发挥出许多的道理。

 

【“‘以五逆相而得解脱,

本来,断除了五无间罪,即不造杀父、杀母、杀阿罗汉、杀金刚阿阇黎、出佛身血、破和合僧等罪,才可能获得解脱。但这里却说,即使依靠五无间罪的相,即杀父杀母的同时,也能获得解脱。密宗十八金刚大笑中也有相似内容:“有时候造五无间罪的人,和供养三世诸佛的人,是完全平等的……普贤如来我宣说。”我们一般很难接受:“怎么造了五无间罪的人,可以直接解脱呢?”“一点都不用忏悔?实在难以接受!”其实,造五无间罪,也是一种心的迷乱、迷茫,一旦认识到心的本性,所谓的五无间罪便荡然无存,以这种方式就可以当下获得解脱。一般显宗经论中是否有类似教言,大家应该清楚。

 

【“‘亦不解不缚。

显宗认为,将所有的束缚全部抛开,解脱了烦恼障与所知障之后,方可获得解脱。正如《宝性论》中所云(上师念藏文),三轮的习气是所知障,吝啬等分别念是烦恼障,无论是所知障还是烦恼障,都需要解开束缚后才能解脱。但在了义实相中,并没有解和缚,解和缚都是一样的。

以前,上师在尼泊尔造的《金刚橛道歌》中也说,就如世间的金索和铁索,本质上都是束缚。同理,执著解脱也是一种束缚。

 

【“‘不见四谛,非不见谛;

本来在名言中,是可以见到苦集灭道四谛的,但在究竟意义中,维摩诘居士说:“您没有什么可见的。”本性中不见,就是殊胜的见。没有什么可见的,也就是“不见四谛”的含义。

那是否不见才是真实的呢?也并非如此。见四谛,是不对的,因为没有什么可见;不见四谛的空性或者单空,同样也不存在。

现在有些译本把这句解释为“四谛的道理不像凡夫见到的那样,四谛和凡夫的生活完全相反”,但佛教教义是不能随意更改的,还是慎重为妙。

这里讲到见四谛是没有的,不见也是没有的。见或者不见,他就在那里(众笑)。这也是维摩诘居士开示的甚深观点(其实那首诗不是仓央嘉措写的)。

 

【“‘非得果,非不得果;

不是得果,比如证得声闻乘的一来果、不来果、阿罗汉果等所谓的“得果”是没有的。那是否又像凡夫一样,每天除了吃喝玩乐以外,什么果都没有得呢?也不是。其实,得果和不得果,只是我们分别念安立的概念。观待真正的实相而言,“得”和“不得”都堕入了一边(得堕入了有边,不得又堕入了无边)。

 

【“‘非凡夫,非离凡夫法;

同样的,世间的凡夫、非凡夫二者,也同样堕入了一边。世间凡夫是不是真正的实相?不是。如果没有一个实有的凡夫,那离开凡夫建立的单空存不存在?或者说,“不是凡夫”又是不是真正的实相呢?也不是。

 

【“‘非圣人,非不圣人。

同样的道理,像文殊菩萨、普贤菩萨那样的圣人是不是真正的实相呢?不是。那除此以外的,像我们凡夫这样的非圣人是不是真正的实相呢?也不是。圣人与非圣人,凡夫与非凡夫,都只是我们堕于两边的分别念造作。

(上师念藏文)《三摩地王经》云:“谓有或无即二边,净与不净亦为边,是故善灭诸二边,智者亦不住中间。”有和无、净和不净、常和不常,都是堕入了一边的分别念,包括中间也是分别念,因此,智者不会住于任何边,包括中间。

 

【“‘虽成就一切法,而离诸法相,乃可取食。

虽然现实生活中有一切法的显现,万法都以如梦如幻的方式而存在,但实际上,这些法也是远离一切相的。正如《金刚经》所云:“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如果能现见显现的相其实并非实相,那么就见到了真如实相。《华严经》云:“深达缘起,入诸法界,见有为法,犹如镜像。”我们通达缘起空性之理以后,入于法界当中,会了知显现的一切万法,都像镜中的影子一样虚幻不实。无论是有为法,还是如《心经》中讲到的“智”、“得”等一切法,都得不到实有的相。

维摩诘居士对须菩提说:“如果你通达了这样的道理,就可以接受我手中的钵。”可能当时维摩诘居士对须菩提层层递进作开示时,须菩提就一直挂念着吃饭的事(众笑),想着饭会不会冷了啊,会不会不给我啊……但维摩诘居士的这些观点又与他平时的见解有些相左,故他心里难免有点恐慌、怀疑和担心,同时对维摩诘居士讲到的一些观点也不甚明白。

我们有些道友听课的时候也是这样,一直拼命认真地专注聆听,却一直不明所以。世间大多数人的记性不算太好,有些人听完以后就忘完了,而真正的天才、智者,并不是很多。不过,这种认真闻思的态度还是值得称赞的。

接下来,维摩诘居士继续开示。说“须菩提啊”,后面须菩提可能更害怕……

今天不知道能否讲完……今天一定要讲完,是吧?

刚才讲的圣人、凡夫等,都是比较简单的诸法平等的道理,下面维摩诘居士会给须菩提讲一些更为深奥的法,因为须菩提是解空第一的大乘比丘,空性法门的基础比较深厚。而对迦叶尊者,维摩诘居士就没有讲得太深。所以,针对不同受众,传法内容也会因人而异。

 

【“‘若须菩提不见佛,不闻法。

维摩诘继续对须菩提说:“你从今天开始,不要去见佛,不要听闻佛法,也不要承侍那些僧众,你就直接跟外道六本师跑吧。”(众笑)须菩提不仅是佛教徒,而且是解空第一的比丘,当时肯定已经不知所措。就好比我们去依止一位上师,他却对我们说:“以后你们再也不要听闻佛法,再也不要去见佛,也不要到僧众里面去,你们就跟着六道本师去吧!”我们也会感到惴惴不安的。

以前讲过,佛陀曾与六个大城市里不同种姓的六道本师有过交战与较量,后来佛陀示现神变,一一降服了六道本师。后人将佛陀降伏外道的这个月,定为神变月。印度现在也有纪念佛陀降伏外道的圣迹,包括一些小佛塔等等。

 

【“‘彼外道六师,富兰那迦叶、末伽梨拘赊梨子、删阇夜毘罗胝子、阿耆多翅舍钦婆罗、迦罗鸠驮迦旃延、尼犍陀若提子等,

六道本师分别是:

富兰那迦叶:是弘扬单空的一位本师,他主张包括孝道等一切的一切,都是空性的,都是不存在的。

末伽梨拘赊梨子:他的教派认为,世间一切众生的苦乐,都是无因而生的。现在有些人的观点也是这样,凡是遇到问题,根本不考虑是自己前世造业的果报,只是一味抱怨:“我做了那么多好事,为什么老天对我那么不公平?为什么我的命那么苦?为什么我那么倒霉啊?”其实,这都是不懂因果的表现。不承认有前世,不认为自己的不幸是源于自己造的恶因,不懂前后世因果道理的人,就与这个教派一样,认为万法都是无因无缘偶然而生的。

删阇夜毘罗胝子:他的教义是,在漫长的轮回之后,众生会自然得到解脱。也就是说,在消极地度过长时间的生死轮回以后,自己的障碍会逐渐得以消除,从而可以获得解脱。

阿耆多翅舍钦婆罗:这个教派主要是以非因为因,比如,认为用恒河水洗澡或以五火焚烧自己的身体,能消除业障等等。

迦罗鸠驮迦旃延:这是一个随顺世间的教派。世间认为有的,他们就承认有;世间认为没有的,他们也认为没有。凡事都随顺世间,没有自己独立的观点。

尼犍陀若提子:他的教派与现在的耆那教,也即裸形派比较相似。主要依靠裸形等来遣除障碍。他们也有一些因果准则,比如不杀生、不吃肉,走路时在脚上拴一些小铃铛来驱赶小虫等等。

以上简单介绍了外道六师。

 

【“‘是汝之师,因其出家。彼师所堕,汝亦随堕,乃可取食。

维摩诘居士对须菩提说:“你就跟着这些人走吧,他们就是你的上师,你跟着他们继续出家,如果他们堕落,你也跟着堕落。如果有这种精神和胆量,就过来取走你的饭吧!”现在,须菩提越来越害怕了。(上师笑,众笑)

须菩提看起来是最惨的。维摩诘居士对其他人,只是给予了一些教诫。但对他的呵斥,已经涉及到佛法的见解问题了,甚至与他一贯禀持的思想发生了冲突。下面还有更骇人听闻的见解。

有些人跟我说:“我学过《维摩诘经》!”但里面这些甚深道理,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懂了。也许并没有,因为,按照普通佛教徒的见解来看,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当遇到这样的情况时,你该怎样对待?比如,我们去化缘的时候,把钵盂交给居士,他居然拿在手里不给你,然后让你皈依外道,那你还要不要钵盂?又该如何应对呢?大家想一想,如果自己是须菩提,这时候该怎么办?

 

【“‘若须菩提入诸邪见,不到彼岸;

维摩诘居士继续告诉须菩提:“你最好还是入于断见、常见等六十四种邪见,不要到达般若彼岸,不要证悟空性了。”

 

【“‘住于八难,不得无难;

“你就住于八难当中,不要转生到有闲暇修行、有机会学佛的地方。”

八难就是八无暇——地狱、饿鬼、旁生、长寿天、边地、业际颠倒(持邪见者)、佛不出世和喑哑(上师念藏文)。这就像骂人一样。藏地有些父母经常骂孩子“愿你堕入地狱!愿你堕入旁生!”等等。

 

【“‘同于烦恼,离清净法。

维摩诘居士对须菩提说:“你就天天与贪嗔痴等烦恼共住,一起同流合污吧!不要学清净的涅槃法、解脱法,不要通达而要远离清净之法!”

 

【“‘汝得无诤三昧,一切众生亦得是定,

“即使你能得到无诤三昧——无有烦恼、无有诤乱、清净无染的三摩地,那一切众生也能得到,不要认为只有你与众不同。”

 

【“‘其施汝者,不名福田;

“布施你的人也不是好人,包括我在内。”因为维摩诘居士也准备给须菩提布施。

“如果有人布施你,他就不叫‘福田’了。”本来,对出家人,特别是解空第一的须菩提尊者作布施,功德主是可以称为“福田”的,但维摩诘居士却从另一个角度说:“如果有人布施你,那他就是坏人,不是好福田。”

 

【“‘供养汝者,堕三恶道。

“如果供养你,这个人肯定堕入三恶道。”(众笑)

 

【“‘为与众魔共一手,作诸劳侣;汝与众魔,及诸尘劳,等无有异;

“你与魔众共住,把魔作为你的伴侣、合作伙伴,你们一起携手并肩,通力合作;其实,你和魔众,以及一切烦恼都等同无异。”

藏文版中没有“为与众魔”这一句,有些讲义中也没有。我查看了吴之谦的版本和唐译等汉译本,有些是两句,有些是一句,大家自己参考一下。总之,这一句有没有都可以。

“诸尘劳”,指一切烦恼。

我们经常说:“我要离开魔众,我不愿意跟魔众一起工作。”认为魔王与解脱水火不容。但维摩诘居士却对须菩提说:“你以后和魔王一起长相伴随吧,把烦恼作为你的伴侣。”所以,当我们与人发生摩擦的时候,最好不要在心里想“你是个坏人,你是个魔众,你是个盗贼,你是……”,不愿意与其来往。这个偈颂是维摩诘居士送给我们的“祝福”——让我们放下分别,平等对待一切。

凡夫特别害怕魔众,只要看到可怕的东西,就会疑神疑鬼:“是不是那里有魔?”其实,在实相当中,真正的魔或修行中的违缘是不存在的。所以,当我们需要独自面对一些特殊对境的时候,如果在这方面稍微有一点境界,应该能应对自如。

通过看米拉日巴尊者的传记或大圆满的典籍,就可以了解到,在实相当中,魔和佛完全是平等一体的。当然,在显现中,魔和佛确实迥然各异。比如,有些经典称自在天为魔王,说当他看到修欲界、色界和无色界禅定的人时,丝毫不会害怕,并将其执著为眷属,而最让他担惊受怕的,就是那些获得了佛菩萨果位的众生,因为他们会从他的视线中彻底消失。

维摩诘居士所讲“与魔和烦恼一起同行”,是从实相角度而言的。但凡夫却会惶恐不安:“啊!怎么让我跟魔一起出双入对?我不要跟魔在一起,还是你跟魔一起吧!”就像小孩子吵架,对方骂:“你很难看!”自己想不出来该怎么骂回去,就会马上还嘴:“你才很难看!”(众笑)所以,如果有人说让自己跟魔一起,我们可能会马上还嘴:“你才跟魔在一起!”(众笑)实际上,对通达了等净无二的人来讲,跟魔形影不离也无利无害。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认识:无论跟魔在一起,还是跟天人、跟佛在一起,都别无二致,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因此说:“等无有异”。因为魔和烦恼的本性都是你自己,藏文当中也是这样讲的,所以魔也好,天人也好,佛也好,都没有什么差别。

 

【“‘于一切众生而有怨心;

“对一切众生要有杀害之心。”

这里的“怨心”,是指“杀害之心”。这样的言论听起来实在可怕,本来我们不应杀任何众生,乃至连一个众生的汗毛孔都不能伤害,但维摩诘居士却对须菩提说:“你以后要害一切众生,愿你产生杀一切众生的心。”

 

【“‘谤诸佛,毁于法;不入众数;终不得灭度。

维摩诘劝导须菩提:“愿你谤佛,毁坏佛法,不要进入僧众的行列,始终得不到灭度,得不到涅槃,经常与抱持邪知邪见的人在一起。”

这样的言论,已经远远超越了常理,对于普通修学者来说,是极大的挑战。在我们的认知里,谤佛、造无间罪是极为严重的罪业,而维摩诘居士的知见已经是密宗至高无上的境界了。

以前学习过相关教理的人就完全能接受,即使你没有学过密宗的甚深见解,通过许多禅宗公案,应该也能对这种境界略见一斑。

寒冬时节,丹霞禅师想烤火取暖,就把寺院里的木头佛像烧了。别人问他缘由,禅师说,他想从佛像中多取一点舍利子。另外,马祖道一禅师也经常往佛像上吐痰,当时很多人觉得不可理喻,劝他不要这样,他不以为然地回答说,十方世界尽微尘,每一微尘皆有佛,哪里没有佛?另外还有大量诸如此类的公案。

以前,藏地的竹巴格朗大师,也和济公和尚一样神奇,曾做过很多令人乍舌的稀有之事。一次,有寺院开法会,安排为佛像开光。一位老妇请到一幅精美的唐卡,准备送到寺院为佛像开光,路遇竹巴格朗大师,大师问:“你去哪里?”老妇说:“我去寺院为佛像开光。”大师说:“我可以为佛像开光。”并请老妇打开唐卡。未曾想到,大师竟然对着佛像撒尿,将佛像弄得一塌糊涂。老妇伤心万分,简直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她到寺院后说起途中所遇,僧人们知道竹巴大师具有殊胜成就,便向老妇解释:“这是成就者的特殊加持,我们一般僧人无法开光!”(上师笑,众笑)于是再次打开唐卡,果然发现佛像非但丝毫无损,反而呈现出稀有的瑞相。

世间人往往认为,烦恼就是烦恼,脏乱差很恶劣。但如果能以般若空性来摄持,一切显现都是空性的妙用。在这样的境界中,一切肮脏不堪的事物,都难觅一丝痕迹。

我最近看到一位藏地大德——果圣大师的故事。

上师圆寂前,就能预知时至。在他圆寂后,他的侍者去拜见维萨空行母:“我们的上师今天早上已圆寂,上师嘱咐将这些东西供养给您。”空行母询问大师圆寂的经过,侍者说,上师之前示现有点生病,圆寂当天早上起来时,反而没有什么异常,还交待了一些事情。随后,上师请他取来“定刚 ”(藏地很多大德都有,象嘎乌盒的箱子,是三宝所依),打开后,箱内有三个金刚橛,上师取出其中一个说:“这是主尊金刚橛,今天我要接受普巴金刚的四灌顶!”于是,便对着自己身体的四个位置进行了灌顶。其余两个金刚橛分别是事业金刚橛和降魔金刚橛,上师也以不同的手印受持说:“我这辈子已经完成了这三个金刚橛的使用,你们可以自己用,也可以送给别人用。”接着,上师取出箱子里的其他加持物(如自己上师的法衣和头发等等),吞下甘露丸,将法衣和头发燃成灰烬服下,并念诵了一些咒语。“我这一生的所有事情都已经圆满了。”说完,口中念三声“阿——阿——阿——”(“阿”是没有任何阻碍的空性标志),之后非常吉祥地示现了圆寂。所以,通过传记我们可以看出,前辈的很多大德们已经通达了生死本质,可以毫无障碍地自在生死。

 

【“‘汝若如是,乃可取食。’

维摩诘居士说:“当你了达这样的境界时,就可以取走食物。”

 

【“时我,世尊!闻此语茫然,不识是何言,不知以何答,便置钵欲出其舍。

这时,须菩提对世尊说,在听到维摩诘居士所讲的诸多禅机后,他感到一片茫然。藏文和其他译本中讲的是“好像一团黑暗笼罩在他头上一样,茫然无措,不知方向。”于是,这位解空第一的饱学之士一时竟不知所措、无言以对,只得将钵盂丢弃,不顾一切地往外跑(上师笑,众笑)。因为维摩诘居士让他皈依外道、谤佛等等,对须菩提来讲,这完全是大逆不道,所以他只得仓惶而逃。

 

【“维摩诘言:‘唯,须菩提!取钵勿惧。

这时,维摩诘居士拼命地喊:“唯,须菩提,须菩提,你不要跑!不要跑!(众笑)你的钵盂还在这里啊,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来取钵盂,不要怕!”

 

【“‘于意云何?如来所作化人,若以是事诘,宁有惧不?’

维摩诘居士接着说,“如果是一位如来的化现,在此对你讲这些话,你觉得你还会害怕吗?”

 

【“我言:‘不也!’

须菩提听后,内心稍稍平复下来,终于松了一口气,于是回答道:“啊!如果一切只是虚假的幻像,那我倒不是特别担心!如果是真实存在的事情,那真是恐怖之至,我不可能跟外道同流合污!”

 

【“维摩诘言:‘一切诸法,如幻化相,汝今不应有所惧也。

维摩诘居士说:“哦,如果我是幻化的,你就不害怕,而实际上,你也是幻化的,刚才的这一切都是幻化的。所有一切法,都是如梦如幻的幻化相。所以,你今天不应惧怕。”

当今时代的大多数人缺乏安全感,常常处于担惊受怕、惶恐不安之中。这些恐惧感也许是外在事物带来的,也许是生活压力带来的。但我认为,凡是对空性有所认识或者对中观有所闻思的人,不应该有这种恐惧症。

有些佛教徒经常担心自己:“我是不是得了抑郁症?”我听说甚至有的堪布、堪姆都很害怕:“我会不会得抑郁症?”我想,给别人讲空性的人,自己却得了抑郁症……(上师笑,众笑)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总之,我认为这种情况是绝不可能出现的。

我们有些法师或辅导员常常对生活、对人生太过在意和执著。其实,你只需尽最大努力来做事,哪怕最后你这件幻化的事情弄砸了,也是无所谓的。我们真的不要将人生看得过于实有,就好比在海边玩耍的孩童,都拼命堆垒沙屋,一旦风起浪涌、沙屋坍塌,也不过如此而已。本来在世俗当中,这些法也是经不起任何堪忍,也是变幻莫测的,所以没有必要如此恐惧吧!

 

【“‘所以者何?一切言说不离是相,至于智者,不著文字,故无所惧。

为什么呢?因为一切言说,都不离相。而真正的智者,却不执著于文字,故而无所畏惧。《入楞伽经》云:“譬如愚痴人,取指即是月,如是乐名字,不知我实法。”当我们给有些愚痴者指示月亮时,他不看月亮,而只看手指。同样的道理,有些喜欢文字的人,总是耽著、拘泥于文字,但文字所要表达的真实含义,他们却并不去探寻。因此,无论是禅宗还是大圆满,都是不立文字的。

从最究竟的意义来讲,文字也是一种魔说。以前,沩山禅师和仰山禅师参话头,沩山禅师问:“《涅槃经》四十卷,多少是佛说?多少是魔说?”仰山禅师答:“全是魔说。”(众笑)

对一般佛教徒而言,这是很可怕的言论,但实相的确远离一切语言文字。佛陀从成道到涅槃之间,一个字也没有说过,最了义经典的教义正是如此!然而,大多数人或许难以懂得最究竟的实相,依然立着文字和法相,其实这并非究竟。

 

【“‘何以故?文字性离,无有文字,是则解脱。解脱相者,则诸法也。’

为什么呢?因为,如果离开文字本身,不再有文字相,这就是解脱。真正具解脱相的人,其实于诸法也已经获得了证悟。

 

【“维摩诘说是法时,二百天子得法眼净。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维摩诘居士说此法时,有两百天子得到法眼。在日文和藏文译本中,都说是五百天人也获得了胜法忍,唐译本说是两万天子获得法忍。不同的版本和译文在数字上略有出入,就好比现在某地发生事故时,各地新闻报道中的数据也有所不同一般。

维摩诘居士讲法后,如此之多的人已经获得解脱。密法所宣讲的也与此处完全一致——贪嗔痴、烦恼、邪见的本性与智慧无有差别,外道与本师无有差别,造五无间罪与供养三世诸佛无有差别……这些道理一般只是在续部的甚深教言当中有宣讲。

因此,如果以前没有这方面的闻思基础,确实会很难接受今天所讲的道理。即便是已经皈依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的佛教徒,天天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上师模仿,众笑)但是一听到“贪嗔痴不用放弃”,可能会跟须菩提一样逃跑(众笑)。今天这里一直没有人跑,我很开心(众笑),当然,我也没有拿着钵盂(众笑),不管怎样,应该许多人还是能接受吧!

的确如此,密宗的道理和显宗的道理,在究竟意义上是完全一致的。对这一点,相信大多数听众能有所体会。这次我也是发自内心地异常欢喜,因为平时我们讲“贪嗔痴转为道用”、“烦恼转为道用”等甚深法时,按照藏传佛教自己的本、本、本……(上师开玩笑说“本宫”,众笑)按照我们自宗的教言,如果没有灌顶、没有修加行,是不开许传授的。所以,虽然我内心很想讲,可是机会比较少,每次讲密法都会被一些条件所限。但是,大家还是有必要学习得深入一点,懂得万法的实相,这样在烦恼、违缘和痛苦面前,才有应对的智慧和能力。

《维摩诘经》是一部显密圆融的教言书,而且是佛陀和维摩诘居士亲口宣说的,故而极具加持力。相信你们中不少人也许在听完维摩诘居士的教言,或听完《维摩诘经》以后,会对大乘佛教生起不共的见解。对每个人而言,这种见解都应该是最重要的收获!

今天就讲到这里。明天还有一堂《维摩诘经》的课,不知维摩诘居士会给谁提出问题。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