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12课 2018年06月25日

 

(暂未定稿)

今明两天讲《维摩诘经》。原本计划出国一趟,去一些学校和寺院讲课,8月初再回来讲《维摩诘经》,但后来未能成行,故半路打道回府,继续讲《维摩诘经》。也许行程的改变,会对这些地方产生某些影响,但应无大碍。有时,在因缘面前,确实也无可奈何,所以我们还是继续上课。

正因为这些原因,所以这次传讲《维摩诘经》的时间安排和最初的计划相比,有些微差异,这就是无常。无常在我们的生活中时常出现,计划不如变化快,原来计划是这样,最后却变成那样,这就是自然规律。喇荣佛学院这边的大多数道友,是希求闻思修行的,故这次讲法时间的变化,他们也许觉得毫无问题,但不知道城市里的人情况如何。

《维摩诘经》准备用一、两年的时间讲完,具体需要多久尚未可知。最初传讲的时候,我也说过,希望大家听法要有耐心。以前的许多高僧大德讲《涅槃经》、《华严经》等经典时,有的甚至用了五年时间。

你们也可以看看历史上的很多人,一直在不断传承地听法。我们可能没有如此勇猛精进,但去年讲《妙法莲华经》时,很多人的听法精神非常不错,自始至终坚持完成了。相信《大乘经庄严论》经过四年的传讲,也会有许多人能够圆满。

刚开始传讲《维摩诘经》的时候,随声附和、闻风而来的人比较多,也有好多网络上不明来路的“云游僧”偶尔过来看看。真正能够沉下心来一心闻法的人,也为数不少。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希望大家都能认真对待。

目前看来,还是有许多人在认真听课。在短暂的生命中,哪怕只听一天的课,好多人也是非常欢喜的。接下来念藏文传承。

(上师念传承)

让我们为度化一切众生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请大家如理如法地听闻甚深佛法。

 

现在开始讲《维摩诘经》。在听闻任何佛法时,大家都要反观自心。要想到,我为何要听闻佛法?听法的目的是什么?听法之后,即生或来世要怎样去利益众生?每次都要这样观察。最好离家听课时就如此发菩提心,如果忘记了,到了经堂或开始听法之前,也要转变自己的心念。

佛经当中经常提到有“四种难”: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明师难遇和佛法难闻。人身非常难得,转生到佛法兴盛的地方也很难,能值遇具有法相的善知识同样困难,用暇满人身听闻佛法也是十分难得。即便以上都能遇到,但是能听闻大乘佛法更是难上加难。

我们每一个人,不管是在现场还是通过网络听课,都应当以难得之心来听受。虽然不少人都说,网络与现场听受的效果有所不同,也许现场听课的效果更有感觉,网络的效果则不太明显。但实际上,网络听闻效果不理想,与很多人听课时比较随意也无不相关。比如,一边听课,一边吃东西,一边走动,一边跟别人聊天……其实这样相当不如法。另外,最好能够参加前后的念诵,中间具足听课的威仪,特别认真地谛听,所获得的效果和加持也会大为不同。

去年讲的《妙法莲华经》,是十分有加持力的一部经典,我们也经常提到它的殊胜功德。今年讲的《维摩诘经》,也与其不相上下。而且我认为,许多人听闻之后,一定会对各自的生活和学习都带来积极、良好的转变。

不少人以前不知道如何依靠大乘佛法调伏自心,通过这次共同学习,应该就会了然于胸。有些人心里可能会发愿:我以后也要和维摩诘居士一样,在不同众生面前,运用种种善巧方便度化他们。

大乘佛教中经常讲到智、悲、力三种功德,前段时间我也以不同文化的表述方式做了介绍:智慧像日光一样,能遣除众生内心的无明黑暗;大悲心像清凉的月光一样,能遣除在轮回中感受无量剧苦众生的炽烈烦恼,令其获得真实的安乐;力量像大地一样,由于大地有不共的力量,一方面可以承载世间的万事万物,一方面也能给所有动植物赐予养分和成长的能力。

我们应当发愿:希望生生世世都具有智、悲、力的功德,自心没有任何障碍和自私自利,如同日月星辰和大地一般无私地付出和奉献,饶益、度化无量众生。以徽章来表示,就是日月。但愿每一个修行者,每一个学习大乘佛法的行人,都具有全知上师们一般的智慧、悲心和能力,愿我们的智、悲、力周遍三界所有众生。这与华智仁波切在《椎击三要》的窍诀中所讲的完全一致。我是忽然想起而顺便提及,最近我也在采用不同的方法来多次讲述这个问题。

继续讲《维摩诘经》,前面应该讲了11节课了。大家应该记住所讲内容,第一品讲了“心净国土净”,其中也涉及到密宗清净观的一些道理。第二品是《方便品》。

《方便品》主要讲述维摩诘居士度化众生的种种方便。虽然前面也讲到一些其他内容,但最重要的,还是宣说他在城市的各种群体中度化众生的善巧方便。比如,在白衣居士群体中,他受到尊敬,以适合居士的方式来传讲深法;在国王群体中,受到国王的尊重;在婆罗门和刹帝利等不同众生中,也同样受到敬仰;还有在非人和天人等其他道中,也受到他们的恭敬和供养……以各种身份和姿态来言传身教、讲授佛法。希望大家不要在听完法以后,便抛诸脑后、弃之不用了。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不要太僵硬,要学习融入社会。否则,我们所学的知识就无法应用。现在有不少人,特别害怕融入生活,包括有些出家人,住在山洞和寺院里还能够适应,但一接触世间人时,就无比苦恼。即使在短短的时间当中,也不敢发心,深恐自己要么失去自控力,完全与世间人同流合污;要么除了自己所喜欢的、愿意接受的人以外,其他人全都不理不睬,格格不入。这不符合大乘佛教的思想。

在不同众生面前,大乘佛教徒都要学会应对自如,言行举止与他们相应并融入其中,这绝非刻意伪装。比如,遇到一个医生,可以跟医生谈天说地;遇到一个警察,也可以跟警察融洽相处;遇到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修行人,也可以与修行人心灵相通;甚至遇到一个乞丐,也可以与乞丐出双入对。

不知道我们这里的乞丐晚上住在哪里(众笑)?我一直担心此事(上师笑)。有些乞丐还是很聪明的,那天我问一个乞丐:“你住在哪里?”可能是害怕我撵他走,他不说,只是敷衍:“嗯……我有住的地方。”(众笑)

当我们遇到乞丐、工人等不同职业的人时,不宜将职业按照上、中、下的等级进行分类。尤其是现在这个时代,很多人对职业的称呼较为执著。

有些出家人也许在出家众的群体中能说会道、行事得体,可一旦离开这个“舒适区”,就不知所措。同样,有些居士在佛教群体中如鱼得水,可一旦脱离这种群体,就像鱼儿离开了水一样焦灼不安。这正是因为我们不具备大乘佛教的善巧方便,没有维摩诘居士的风范、智慧和能力。

所以,如果真的具备智慧和能力,就会如过两天我将会讲到的《胜道宝鬘论》中所说,于修行环境中独处时,完全是修行人的状态,善于独自安住;如果与人接触,也能完全得心应手、应付自如。这才是真实具有大乘佛教的方便方法,也是我们现在真正需要的能力。

如今有很多年轻人,特别害怕现实生活,根本不愿步入其中。一接触现实,要么患上忧郁症、焦虑症等五花八门的综合症,要么如刚才所讲,自己的修行境界一点都用不上,无法将烦恼转为道用,这都是相当可怕的事情。

前面也讲到,维摩诘居士无论在任何群体中,哪怕是在赌场,都能利益众生。我发自内心羡慕这样的人,因为我们不可能永远都局囿在一个群体中。我也时常希望,无论在藏地、印度还是其他西方国家求学的人,既要对当地古老和先进的智慧通达无碍,又能不放弃自己原有的、传统的、有价值的、有温度的、有力量的、有营养的知识,否则,我们就可能变成非常极端的人。

如今,一个人被环境或身边人所改变的现象比比皆是。有时候我们需要改变,因为要是缺乏改变、永远僵化,可能学不到任何知识,但也不能变得太过离谱,这一点比较重要。

维摩诘居士拥有大量的善巧方便。有人说:“我的偶像就是维摩诘居士!”有这种想法也不错,虽然我们现在不具备这些能力,但可以将其作为发愿的对境。

修行人也有不同的缘分,有些人由于出家因缘很深,所以特别想出家;但有些人死活也不愿出家。比如,藏地有些父母特别希望孩子出家,于是强制性地把他送去寺院,并强迫他剪头发,但他过两天又会把头发蓄起来;有些人声称他暂时不出家,八十岁以后再准备出家……无论如何,暂时不能出家也不必遗憾,大多数城市里的人只能以在家身份修行。如果不具备一定的因缘,出家也未必是好事。因为出家就要守持戒律,假如不闻思修行,还要享用三宝财产,对他来说,这未必是明智的选择,还不如做一个在家人,一边清净地生活,一边学习佛法。

而且,出家人也应当把维摩诘居士作为学习的榜样。相比之下,很多出家人在维摩诘居士面前也会自惭形秽,因为他的修证和善巧度化众生的能力,的确万分了不起。正如藏传佛教的智悲光尊者、麦彭仁波切等很多大成就者,虽然显现上是在家人,但修证境界及度化众生的能力都远远超过出家众,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不胜枚举。我就不广说了,要不一会儿讲不完,对吧?

下面讲什么呢,那天本来是讲这一段,后来没有讲完,具体原因我忘了,今天应该从“若在梵天,梵天中尊,诲以胜慧”讲起,对吧?(众答:“是!”)嗯,你们还可以(众笑)。我都忘记了,是向别人打听的。

 

【若在梵天,梵天中尊,诲以胜慧;

前面我们讲了,维摩诘居士去到王宫等不同的场合利益众生。他在梵天界中,也受到无量天界众生的恭敬和供养,并“诲以胜慧”——向他们传授以殊胜的胜观智慧为主的法。为何传这个法呢?因为尽管梵天的寂止禅定非常殊胜,但主要以安住为主,其中缺少了无我的胜观智慧。维摩诘居士针对他们的欠缺,以殊胜的智慧教授,对其所需进行“补给”,就像中医说的缺什么补什么(上师笑)。这句不是佛经里面的。

在某些地方,比如禅宗道场,他们会着重修一个法,但如果有些法义缺失,我们有时也会给予相应的教授;又比如虽然念佛很好,但如果对因果或胜义谛的智慧不太懂,我们也会给他们传授这方面的法义。虽然有时为了与他们更相应,方便他们接受,在净土宗的道场,会传一个净土宗的法;在天台宗的道场,又会传一些天台宗的法。但如果他们能接受其“专业”以外的,同时也是他们比较缺少的法,传讲之后其受益可能会更多。

 

【若在帝释,帝释中尊,示现无常;

维摩诘居士在帝释天中,也受到了成千上万天人的爱戴、尊敬和承事。帝释天是欲界天,整日沉浸在丰富的五欲妙乐之中,乐此不疲、不可自拔。此时,维摩诘居士就给他们宣讲无常的道理,告诉他们一切所迷恋的色声香味的享乐、难以舍弃的妙欲、美妙动听的乐曲、妙趣横生的游戏等等,都是无常的。

同样,对于衣食无忧,整日养尊处优,生活中未遭遇太多挫折的世间人,也要向他们宣说无常的道理。要告诉他们,胜似天界的快乐、美妙动听的歌声、悠扬婉转的音乐、扣人心弦的游戏,都是无常之法。

世间有些官员、富翁等成功人士,他们的生活特别富裕,根本不知道无常的道理,认为自己的人生永远都会这样美满,一旦他们的地位、名声、财产、容貌等出现无常,肯定会难以接受。故在其尚未遭遇无常之前,稍微为他们讲一些无常的道理非常重要。以后大家如果有机会,可以善巧方便地为他们讲解无常之法。

生活中经常会遇到一些成功人士,他们在生活、事业等各方面都很圆满,却完全没有无常观念。有人说:“我刚投资了五百个亿,然后打算再到其他国家去投资……”听起来这些人的无常修得一点也不好,像我这种“邪见”比较重的人跟他稍微接触几分钟,就会想:“哎呀,生命是无常的,什么三百亿、五百亿,你的身体、寿命是那么无常……”有的人身体不好,天天吃各种药,看起来也命不久矣,但是心却如金刚钻石一般,仿佛觉得自己会永久住世。所以,应该对这些人讲一讲无常之理。

 

【若在护世,护世中尊,护诸众生。

这里的护世,指欲界的四大天王,他们福报极大。很多译本都称四大天王,藏文版也这样记录并讲到:他们对维摩诘居士也十分尊重和敬仰。

“护诸众生”,藏文中是指为了成熟他们的相续,通过各种佛法来帮助和守护他们。因为他们经常受到世间各种散乱的干扰,所以为之传授相应的法门和甚深的法,以守护他们的相续。

佛传里讲过,四大天王承诺过要保护佛法,所以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的寺庙都供有四大天王,但二者的风格有些不同。在藏传佛教每一个寺院的门口,即还未进门之前的门厅处,都有四大天王的唐卡或壁画。讲《药师经》的时候曾说过,他们以前也一直承诺护持佛法。汉传佛教则一进门便是笑呵呵的弥勒菩萨,弥勒菩萨的两边有四大天王,接下来后面有韦陀菩萨,再往里走是大雄宝殿,这才真正进入到佛的坛城。在南传佛教的寺院里,好像没有四大护法,因为本来在南传佛教的寺院里,护法神和菩萨就比较少,只有个别的寺院才有,而汉传和藏传则基本上都有。《药师经》里也介绍过四大天王和护法神,总之,我们应该经常祈祷和念诵。

在汉传佛教的历史上,也记载了一些护法神的公案,此处我也许讲得不一定精准。汉地唐代的时候,一位禅师在悬崖上修行时,因昏沉而跌落悬崖,正往下坠落的时候,有一位天神接住了他。当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摔死时,才知道是一位菩萨救了他。菩萨向他介绍说,自己叫韦陀,要弘扬和护持如来教法,直至千佛全部出世。现在汉传佛教也有很多人在做护法仪轨。

藏传佛教的护法比较多,就我们学院的传承而言,有格萨尔王、大圆满三大护法神,还有紫玛护法神……每一个护法神都有许多故事。念诵护法还是非常重要,总的来说,护法神在护持正法方面,确实能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对个人来讲,护法神则可以护佑个人修行不出违缘、善始善终。当然,没有信仰的人不一定能感受得到,但对于有信仰、有传承并且有信心的人来说,应该会知晓护法神的力量十分强大。

像我们学院,经常会定期或不定期地念护法,这是因为建立道场之初,敦珠法王跟土地神之间有一些矛盾,后来他承诺每年都供护法。所以不管是喇荣寺庙或学院,每年都会在夏季的六月二十六号,专门安排供护法。

在学院时,每天无论讲什么课,都会念护法,这个习惯可能与我有些关系。因为在来喇荣以前,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就经常念护法,这个传统也可能与此相关吧。当遇到一些重大的事情时,我们金刚降魔洲这边,确实会有一些不同的感觉。正如去年有位堪布所说:“你们天天念护法,所以你们在好多方面应该有优势。”这可能的确是护法神的作用。也许今天在座的人不一定都能接受这个观点,但经常念诵、祈祷护法神,他们确实会给予护佑的。

有些人会担忧:“如果中途间断没有念怎么办啊?”其实没有什么关系。护法神分为世间护法神和智慧护法神。世间护法神与人类相似,与之相处之道也是类似的。如果你经常祈祷、呼唤和供养他,他也会经常帮助你;若未经常祈祷和供养,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总之,类似于我们人类之间的关系,比如,我出门的时候,给你买点礼物,经常打电话、发信息等等,就会得到相应的对等互动;相反,如果平时你对我置之不理,需要的时候才打招呼、打电话,那我也会觉得,你也太现实了(众笑)。同样的道理,有些护法神也会这样。这是世间护法神。

然而,智慧身的出世间护法神就不会如此。不管怎样,他随时随地都会帮助你,但这也需要一种请求的缘起。以前上师如意宝讲过,念护法的时候,还是需要准备一些供品。空口高喊而没有任何供品,一方面,虽然没有什么损害;但另一方面,他们也需要缘起物来作为一种因缘。当然,在城市里供护法的时候,使用白酒或一些食物做供品不一定方便,尤其是有些修行人身处显宗道场,或是在传统上不能接受这一做法的地方,就应随顺其他人。比如,我们外出时,经常只是在护法杯里供水、糖、果等等,也是可以的。一般需要有饮品和食物,比如少量的饼干、糖之类的作为象征。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是因为护法神特别饿才需要供养(众笑)。这与以前莲花生大师度化十二护地母的情况类似,金刚上师们在做降伏的时候,对护法神有过这样的承诺:“你们以后竭力地弘扬佛法,我们会尽量地供养、赞叹和念诵。”当这些要求应验之后,后人祈祷他们时,确实也需要依靠这些缘起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与此类似,依靠这些缘起物进行沟通,做许多事情也会更加容易。

有人会好奇,为什么护法神长得怪怪的呢?从当时莲师降伏护法神的故事中可以看出,护法神有各种不同的身份,有些是夜叉种姓的,有些是罗刹种姓的,有些是非人种姓的……在金刚上师们的降伏故事中都有记载:当时,鬼神以什么身份来制造违缘,上师们为他们传授了一些密宗甚深之法,然后他们便许下护持佛法的承诺。

在上师如意宝的著作中,也有十二地母护法神的修法。当时是在特殊年代,上师祈请他们:“现在,藏地佛法的境遇有一些变化,请你们一定要从智慧的法界中想起你们曾经发过的誓愿。”后来以各种因缘,也确实在不同的场合中起到了作用。所以我们有时候需要念护法。

刚才讲到“若在护世”,维摩诘居士念不念护法我不太清楚,但是,我们今天要讲一下“世护”——世间的护法,这毕竟是我们住在世间需要祈请的。这是我个人的感觉,也许很多修行人的感觉也是如此。

我以前跟随上师如意宝去不丹的时候,在上师面前,紫玛护法神就亲自降神到一个人的身体里。那个人以前根本不会说藏语(不丹语和藏语差别甚大,属于两种不同的语言体系),降神之后,他就直接说出很多藏语。当时我们都觉得非常稀有。然后,上师如意宝给那个人和我们传了莲师除障法和金刚橛灌顶。后来,法王如意宝在他的著作里也造了紫玛护法神的仪轨。从此之后,我对护法神也有了一些不同的感受,当然,这件事也不必过多宣说。

总而言之,你们以后也不要特别张扬、公开地念护法,这大可不必。许多修行方法,最好以自己低调修行为主,这样在我们个人的生活、修行以及弘法利生的过程中,才能起到遣除违缘、制造顺缘的作用。

无论是修内在的风脉明点,还是修习增上智慧和悲心的法,不少修法都需要依靠护法神的护持。学院的很多人只是在传密法的时候,才会念诵供护法的仪轨,平时除了会供以外,不会有很多念诵。但我们金刚降魔洲有点不同,是每天都念。原来我也考虑再三,有没有必要每天念呢?刚开始的时候,念的是格萨尔王和三大护法的比较长的仪轨(上师念诵藏文),但后来觉得念诵时间太长,就作了修改。之前我们在小经堂的时候,念的护法仪轨更长,增加了《世尊仪轨》之后,就改念简短的四句偈的供护法仪轨。我今天也传一下,这样你们也有特殊的传承。

(上师念传承)

以上讲了护法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长者维摩诘,以如是等无量方便饶益众生。

前文中也讲到,维摩诘居士在医生面前以医道与之交流,在天人面前也以无量无边的善巧方便来饶益对方。我也希望各位以后在利益众生时要具足善巧方便。若想做到善巧方便,首先要学会融入社会。让出家人融入社会的方式,并非是让大家还俗,也不是让你穿在家人的衣服,西装革履、踩着高跟鞋,还美其名曰这就是“融入社会”、“随顺世间”或“随顺西方人”。

出家人和在家人都有各自融入社会的方式和方便方法。无论是西方、东方还是南方,每个地方众生的业力各不相同,生活习惯、意乐喜好等也千差万别。像马尔康一带,每个山谷里面都有很小的村子,每个村落都有各自迥然不同的习俗。以前我去安居时发现,一个山谷里的语言跟另一个山谷都不相同,哪怕仅有十几户人家的村落,语言和习俗都截然不同。如果维摩诘居士去到那里,应当会在这个山谷时使用他们的语言、随顺他们的传统,然后去到另一个山谷中,也同样入乡随俗。而不会党同伐异地说:“你们这个是错误的,那个是错误的,因为与我的观点不同。”其实,见多识广,多去一些地方了解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还是很有意义的。

我有时出去即便没有什么其他的收获,但随着游览之地的增多,越来越感觉到众生的业力不可思议。每个众生的爱好和习惯都千差万别。刚才从昌都来的这几位老姑娘,我用经书使劲儿为她们加持。她们的头上戴着银器、绸缎、珊瑚、松石等装饰,你如果不是那个地方的人,便会觉得:“哇,这个太重了!”但若是转生在那里,想必自小就会憧憬:“我什么时候才能买一个珊瑚或松石啊?”我如果是那个地方的姑娘,肯定从小就会这样想的(众笑)。所以,众生业力不可思议的道理,大家一定要懂得。

下面,我们开始讲今天的内容,现在才开始进入今天的主题。(上师笑,众笑。)

 

【其以方便,现身有疾。以其疾故,国王大臣,长者居士婆罗门等,及诸王子并余官属,无数千人,皆往问疾。

维摩诘居士以他的方便,示现身体有疾。这也是菩萨的一种善巧方便,一是身体上的善巧方便来示现生病,很多人便会前来探望;另一个是语言上的善巧方便,可以伺机为前来探病的众生传授佛法。

所以,示现生病也是一种很好的机缘。且不论维摩诘居士,包括我们自己,有时也能在医院遇见一些所化众生并与之结缘。

前些时候,我在住院期间,遇见一个癌症晚期的藏族人,请我给他念经加持。他的亲人特意嘱咐我不要念破瓦法,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很快要离开人间了,而是请我给他念个长寿法。我遵照他亲人的要求,给他念了长寿法和一些佛号。他自己很高兴地说:“他们给我说,我身体完全康复了,再有一个月就能出院了!”但实际上,医生跟他家人说,他一个月之内就会离世,因为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了。在医院,经常会看到亲人对将死的众生隐瞒病情。

以前大德们也讲过,如果身体生病,一是可以度化相应的处于疾病中的众生,另外,也可以依此方式召集无病的众生,对他们宣讲佛法。因为身患疾病,就与其他生病的众生有相同的感受,就能感同身受地言传身教,故而也是一种度众的契机。

此处,维摩诘居士主要依靠身体示现生病这种方便度化众生。因为他生病的缘故,当地的国王、王子、大臣、长者、富豪、居士、佛教徒、婆罗门以及当地的官员等各个层次的人都聚集到维摩诘居士的处所来看望他。以此我们可以看出,维摩诘居士的威望很高,连国王都亲自拿着花到医院里去看望他(众笑)。东方人一般到医院探病会携带鲜花,但西方好像没有这种习惯,病人在医院的时候,探病的人大多是一些邻居和朋友,很少会有其他人去探望。来访者一般会在卡片上写上简单的话语,或是孩子为他画一幅画,表达一些希望他早日康复之类的简单祝愿。西方人很少住院,基本上做完手术以后,第二天就会离开,这跟东方需要长时间住院有所不同,也许是习惯所致吧。

现在去医院看望病人的时候,也会送水果(上师笑)。我发现,人们会在花篮中折很多纸盒,外围放上苹果和其他水果,看上去好像里面全是水果,但仔细观察,会发现里面都是用纸盒垫起来的,只有表面是水果。现在这种特殊的形式越来越多了。

当时,维摩诘居士就像一个国家里威望显赫的大圣者,他生病的时候,全国的高层都会去看望他,也许维摩诘居士平时也经常去看望别人。有些人生病的时候没有人看望,原因何在呢?就是自己健康的时候不去看望别人,一旦生病了,其他人也不会看望你。但如果你经常去帮助、看望别人,生病时真的会有人来看望你的。前段时间,在我的家乡有两个人同时生病,他们的家庭状况都差不多,但是,一个人生病的时候,看望的人络绎不绝;另外一个人生病时,却门可罗雀,就连他自己的儿子都不去看望他,这可能跟自己的因缘有关系。所以,我希望有道友生病的时候,旁边的人还是要多去看望。

佛陀住世时也是这样,我曾经讲过,有一个比丘在生病时一直说:“我没有怙主,没有依靠!”佛陀亲自来到他身边,说:“你不要痛苦,我就是你的怙主!”佛陀亲自为他的身体做治疗,并将他臭气熏天的病房打扫得干干净净。佛陀尚且亲自这样做,何况是我们呢?

我在此想要表达的是,在自己的亲人或是居士当中有人生病时,有些人是需要帮助的,有些则不需要帮助。对于不需要帮助的人,我建议不要去看望,因为人太多会对他造成影响。对于无依无靠而需要帮助的人,我们还是要有一种悲心,如《梵网经》中所说:“见一切疾病人。常应供养,如佛无异。”见到病人,我们经常去供养他、护持他,对待他应当与对待佛陀别无二致。《梵网经》中还说到:“八福田中,看病福田,第一福田。”病人是八大福田中的第一福田,是十分重要的对境。

如果我们有能力,可以建立一些对病人有利的基金会。虽然现在很多地方看病都有医疗保险,但有些贫困的病人是无人救助的,我们应当去帮助这些人。有些人也许在财富方面没有能力施以援手,但应该可以身体力行去帮助他们。现在,四川有很多专门帮助一些有困难的人看病的组织,有些是语言沟通上有困难,有些是地域偏僻,看病确实有困难……经常帮助这些人十分重要。

国外有一种“临终关怀”服务,叫“安宁疗护”,在美国、加拿大等国都有。就是在医院里面专门设置佛堂或者其他宗教的场景,当病人到了癌症晚期,就把他安排在那里,会有专门的止痛和安慰方法,甚至他信仰什么,就根据他自己的信仰进行帮助。当然,这不是安乐死,也不是依靠较为强行、暴力的方式去解救,而是让生命在最后快结束时,很平稳和快乐地离开世间。一些私人慈善机构和医院也正在做这个项目。对即将结束生命的病人,或者亡人,还是需要这方面的关怀。

下面我们正式开始讲课。(众笑)

 

【其往者,维摩诘因以身疾,广为说法:“诸仁者!是身无常无强无力无坚,速朽之法,不可信也!”

维摩诘居士以自己身体示现疾病,为看望他的人广说佛法。“诸位仁者”,藏文版当中是“诸位朋友”,可能很多客人是以朋友的身份来看望他的。他说:“是身无常无强无力无坚,速朽之法,不可信也!”这一段非常重要,是佛教对身体的剖析方法。先讲无常,然后讲苦,随后讲空和无我。

“无常”,总的来讲,身体是无常的,随后会有很多比喻来阐述。“无强”,指身体衰老之时,特别脆弱、软弱。“无力”,指身体没有什么实力。身体健康的时候也许体会尚浅,可是一旦生病,就缺乏力量,连吃饭、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就像华智仁波切说的麻雀被石头击中一样。有些人稍微有一点感冒,就喊着:“我不行了,不能翻身,给我拿一点药。我不想喝,我不想吃,我要死了,哎哟哟……”你们很多人说“哎哟哟”,我们藏地叫“阿冉冉”,“阿冉冉”是很痛的意思。“无实”,指身体一点都不坚实。去过尸陀林的人都知道,身体在死后被刀和斧子割开,被秃鹫所食,瞬间化为乌有,因此它肯定是不坚实的,只是我们自认为“我”很坚实而已。

佛陀在都城四门看见众生的老、死、病而受到启发——因衰老、生病而羸弱无力,有些死亡后被秃鹫吃掉。我认为应当这样解释。虽然在有的注释里面,“无强、无力、无坚”是对应“欲界、色界、无色界”,但我们还是不妨理解为:总的来说,身体是无常的,当你衰老、疾病和死亡之时,很快就会腐朽,所以不可信也!

的确,一切众生的身体皆非真实可信之法,下面采用了诸多比喻来阐释。就如《正法念处经》所讲:“一切众生命,如电旋火轮,如乾达婆城,速过不暂停。”所有众生的生命像闪电、旋火轮、乾达婆城等诸如此类的比喻,如梦如幻,转瞬即逝,须臾不停。生命如此,身体也是如此,《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引用了一部佛经的教证(上师念藏语):“三界无常如秋云,众生生死如观戏。”这个比喻在《大圆满心性休息》中也引用过。总之,身体没有什么可信赖的。

无论你是什么身份的人,哪怕在你身体健康、无病和强壮之时,懂得这种佛教的生命观,都很重要。对每一个人而言,在短短的时间当中,至多百年之内,身体肯定最终都会消失,所以,在此之前如果明白这些道理,一旦真的生病或死亡,就会非常坦然。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但那些听过这些教言、懂得这些道理、学过这些法要的人,会与其他人截然不同,最后在面对死亡时会非常坚强。相反,如果你没有学过这些道理,即使你是对人类贡献卓著的一名科学家,当死亡来临之际,仍然会叫苦连天、双手抓胸,在痛苦和绝望中离开世间。所以,懂得并接受这些道理十分重要。

下面再稍微讲一点吧,不然今天和明天都讲不完。

 

【“为苦为恼,众病所集。”

众生有各种各样的疾病。其实,我们的身体是痛苦和烦恼的依处、源泉和根本,各类疾病也会在其中集聚。一般来讲,佛经中经常讲有404种病,地、水、火、风四大各有101种病。藏文《大宝积经》中还讲到风、胆、涎,汉传佛教翻译的是风病、黄病、痰ying(病字旁+营,查无此字)病等也是依靠身体产生。还有些版本在“众病所集”后面增加了一句“变坏自性”,即我们的身体是变坏的自性。

 

【“诸仁者!如此身,明智者所不怙。是身如聚沫,不可撮摩;是身如泡,不得久立;是身如炎,从渴爱生;是身如芭蕉,中无有坚;是身如幻,从颠倒起;是身如梦,为虚妄见;是身如影,从业缘现;”

诸仁者!

维摩诘居士告诉诸位仁者——他对每个人的称呼都有所不同。一个人的水平、人格,从对别人的称呼中可见一斑,这也很重要。前段时间我们讲到,称呼应当尽量用尊称。我看现在很多道友以及各个班级里的实施情况还是较为不错。

华智仁波切的《大圆满前行》里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但愿我在辗转投生的生生世世中,就连其他有情的一根毛孔也不损害,一心一意利益他们。”以后,我们的言行和心态也应该尽量秉持这样的原则,要以这样的发愿来作为自己人生的准则。如果我们有这样的发愿,那我们的所作所为都不会对别人有损害之心,连众生的一个汗毛孔都不会损害,还要时时帮助他们。《前行》里面的这句话,你们在方便之时可以查阅。如今有很多非常方便的方法,当自己遇到问题时会说:“那我来百度一下!”手机上一搜,马上就出来了。很方便的,对吧?但方便当中也有痛苦。

 

【如此身,明智者所不怙。

这样的身体,有智慧的人不会依靠,不会执迷不悟地一直执著。为何呢?下面会讲到,无论你再如何执著身体,实际上也的确很难把握它。有些注释中讲,圣者将身体当作大患,愚者对身体死执不厌,乃至死亡之时,仍会觉得自己的身体光鲜强壮,自己的身体俊俏靓丽……现在有些人对身体尤其执著,明天我们会详细讲解。

《中观四百论》云:“虽见身如怨,然应保护身。”为了修行善法可以保护身体,但其实身体就如怨敌一般,没有什么可执著的。不知何故,如今不少人面对衰老特别伤心:我马上就要老了,怎么办啊?我脸上有皱纹怎么办啊?有些人身体生病了十分痛苦:“我最近身体很不好啊!”总之,许多人对自己的身体非常执著。如果没有修行境界,必然会感到痛苦。

 

【是身如聚沫,不可撮摩;

身体像聚沫一样,不可触、摸、捏、抓。聚沫不可能被抓住,我们儿时常去水沟里抓漂亮的水沫,但是抓不住,一触碰水沫,就消失了。同样的道理,你企图将身体保养完好,给它补充各种各样的保健品,但无论怎样,都无法避免最后它像聚沫一般消失于空中。这个窍诀我们一定要懂得!

 

【是身如泡,不得久立;

身体如水泡,不可能长时间驻留。水泡或肥皂泡都是转瞬即逝,细细观察和思维,我们的身体也不可能长久安住。那天看到一个视频,一个很年轻的人,在短短几秒中,就变得满脸皱纹。人正是如此,从青年到中年到老年,几十年间迅速老去,如白驹过隙。

 

【是身如炎,从渴爱生;

身体如同阳焰,依靠爱的执著而产生。因为对爱非常执著,由爱执产生身体。阳焰也是藉由渴望之心而生,万分口渴时,在沙漠里会看到蓝色空气的流动,看起来像流水,即肉眼所见的阳焰水。同样,凭借每个人的爱执而暂时出现的身体,也并非真实,只是五蕴假合而已,没有什么可执著的。

 

【是身如芭蕉,中无有坚;

身体如同芭蕉树,中间无有坚实的内容。芭蕉树由一层一层的树皮构成,如果去剖析,结果什么都没有。《中论》和《中观四百论》都采用了这种比喻来讲解。若以中观的方法来剖析,从头到尾,所谓的身体也是找不到的。

身体如同机械,机械由各种零配件组成,身体也是如此,以筋脉、血肉把骨骼连在一起。(藏文版本里有这个比喻,汉文版本里没有。现在有直接从梵文译为日文的版本,该版本也有此喻,和藏文版本一样)。在藏传佛教的尸陀林,或南传佛教寺院里的人骨架前,就能一目了然地看出来。

 

【是身如幻,从颠倒起;

通常我们认为实有的身体如同幻化,因颠倒而起现,并非实有。所谓幻化,就如电影、电视或动画片中人的身体,表面上看似乎有真正的身体,实际上并没有身体的真实存在。同样的道理,我们自认为五蕴假合的身体是实有的,但其实并非真实存在。

 

【是身如梦,为虚妄见;

身体是虚妄不实的,如同梦境。这样更易懂。

梦,在醒觉前,仿佛真实存在,一旦醒来以后,才发现梦中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幻象。我们认为自己拥有的身体,其实也是梦中的身体,是虚假的。有时会梦到身体变成天人或其他模样,但这些都是假的。

 

【是身如影,从业缘现;

身体犹如影子,从业缘显现。如同身体有大小高矮,影子会对应有大小高矮,我们现在的身体也是由前世的业力所显现。不管现在的身体是美丑胖瘦,自己是否满意,这个身体的造作者,不在今生,也非父母,父母只是一个因缘而已,关键还是自己前世的业。这句话大家务必牢记!不要抱怨父母。有些人长相丑陋,便天天怨恨父母。其实,父母对此毫无自由和权利,这是由各自的业力决定的。有些人对自己的身体十分满意,非常感谢父母,但这也不可能是父母决定的。如果父母有选择的自由,肯定会把每个孩子都塑造成最完美的,但他们毫无选择。同样,来世我们的身体会变成何样,也取决于今生的行善或造恶。所以,这句话对我们来讲,的确是很重要的金玉良言!

现在,人们的长相、福报、健康等诸多方面相差甚远,有些人一生都健康无病,从来不用打针,这也跟前世有关。有的人相貌平平,有的人相貌出众,也应当明白这些都是前世的业力所致。前世造了如是因,今生便感得如是果。《瑜伽师地论》在这方面宣讲甚多。

要不今天讲到这里,好吧?“是身如影,从业缘现。”一定要记住这句话啊!今天你们应好好思维,自己即生中的身体,全都是在前世的“工厂”里制造的,来到今生,父母只负责中间托运。就像在工厂里造好的佛像,父母装在车上运送过来,所以我们不能责怪司机:“啊,我这个佛像有欠缺,你怎么搞的?”司机无辜地说:“我只负责在路上运送而已,这跟我没什么关系!”也许极少数情况下,与搬运有关,但大多数时候是与之无关的。(众笑)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