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03课 2018年04月03日

 

(暂未定稿)

明天我们开始讲《孝经》,对传统文化有兴趣的人可以一起来学习。虽然我的专业并非传统文化,但这次我很想尝试从佛教的角度来诠释《孝经》的内容。每节课我打算只讲半小时左右,最多不超过45分钟,也可能只讲五分钟到十分钟,每次讲一章,内容并不多。

佛教当中也有一些关于孝敬父母的经典,如《大方便佛报恩经》、《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这些内容都可以与《孝经》结合起来讲。以前汉地也有一些关于《孝经》的分析和解说,但此次宣讲,我会在儒释道之间,尤其是在儒家文化与佛教之间寻找一些共同点。以前我讲解《弟子规》时,也是采用的这种方式。这样一来,对于学习传统文化之人,佛教也许能在解脱方面起到一点点作用。即使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重温式的学习也一定会带来利益。

((上师念传承))

 

昨天讲到,《维摩诘经》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讲的,有哪些眷属在场听闻。当时,在座有八千比丘和三万二千菩萨。关于八千比丘,藏文版本中提到,他们大多是阿罗汉,能灭尽一切烦恼、净除一切垢染、获得解脱等等,具有小乘诸多果位和不共特点。从名称上说,有些是名相比丘,有些是破惑比丘,还有世间补特伽罗比丘。其中大多数是破惑比丘,破惑,就是破除一切烦恼的意思。以上是昨天已讲过的内容。

接下来讲三万二千菩萨,首先介绍这些菩萨的功德,然后接下来列举了部分具有代表性的菩萨的名号。

 

讲经说法的三种方式

藏传佛教讲经说法的方式有很多种。不知诸位是否还有印象,以前在讲《入菩萨行论》时说过,藏传佛教大多数讲法,都离不开那烂陀寺讲法和戒香寺讲法,而其中最常用、最主要的方法,归纳起来有三种:

第一,科判摄义,如猛虎跳涧。

猛虎无论是在山间还是丛林,总能随意穿梭,虽然没有特定的次第和规律,但最后都可以迅速而准确地到达想去的地方。科判摄义即是以最精捷之语将所有内容摄集总括出来。

另外,就讲课风格而言,一些大德也可以说是猛虎跳涧,比如,同样是讲《维摩诘经》,有些大德可以在两、三节课或者五、六节课当中完成。其实,真正要讲《维摩诘经》,短短几节课时间是肯定不够的,但这就是猛虎跳涧的特点,也符合讲经说法的规律。有时候,人的思维可以很活跃。有些人对我说,您讲课总是从一个问题立即切换到另一个问题上去,跳跃性很大。我对他们说,这就是猛虎跳涧的方式。正如前面的比喻,老虎一般不会遵循特定的规律,它能够从一个地方迅速到达另一个地方。

当然,这种风格可能会让有些做翻译和讲记的人,感到无所适从。就我自身而言,常常讲法较为随意,其实我并不赞叹这种做法。讲经说法还是应当讲究规矩和次第,前后连贯,层次分明,这样的讲述是最好的。然而,有时候自己讲到激动之处,或者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便会随顺自己较强的跳跃性思维,中断刚才所讲的内容,另择话题继续演绎下去。

不过,关于这一点,我自己也并不认为算是一种过失。就我所知,西方一些学者的演讲就是这种风格,有些电影和电视也是如此。有些非常著名的电影,也时常出现突然不明缘由地切换成另一个镜头的情况,但经常看电影的人就可以接受,也能理解忽然出现另一个人物的原因。

第二,细解颂义,如乌龟爬行。

解释颂词的时候,是逐字逐句、详详细细地诠释,就像乌龟爬行一样缓慢。乌龟爬行是一点一点地往前爬,不会一跃而过,就如我们在解释某些词句的时候,也可以细致入微地讲述。

但对于这种讲法,有些人也看不惯、不耐烦,不理解为何要这样啰啰嗦嗦,觉得如果大家都懂字面意思,就应该归纳性地一句带过,没有必要逐字逐句地讲解。但实际上还是有其必要,因为众生的根机千差万别,对于某些人,可能就需要逐字逐句地详细讲授。很多印度论典在解释颂词的时候,就是浓墨重彩、长篇大论。

比如,《中观根本慧论》第二十五品最后一个偈颂中有一句“灭一切戏论”,在《中观显句论》中,月称论师针对这个偈颂,反反复复强调过三、四次:何谓灭一切戏论?灭,就是灭除所有分别念。何谓戏论?包含有无是非等等。对于这种精细的讲解方法,有些学过中观的人也许会感到不解。

以前,嘎绕多吉有一个《系解脱》(《一子续》)的解释,也是这样逐字逐句地分析解读。比如,何谓“戏论”?戏论就是分别念。何谓“寂灭”?“寂”,就是灭尽一切执著,“灭”,就是从根本上灭掉。甚至有时看起来能解释和所解释似乎都基本相同。

前辈大德们不管是造论典,还是讲经说法,都会有这种现象。因此,比较懂道理的听闻者就会知道:哦!现在正在乌龟爬行。他们对此也不会生邪见,就这样逐字逐句地听下去。

过去有些堪布讲课十分仔细,哪怕是一个字也会解释很长时间,而我们在下面特别着急。那时听课都是露天进行,外面经常会下起鹅毛大雪,有时还会降冰雹。记得曾经跟大家讲到过一位老堪布,他在给我们做辅导时,总是乌龟爬行式地慢慢讲,一会儿查字典,一会儿又翻资料(众笑),根本不考虑我们在外面冻得瑟瑟发抖。但有时遇到跳跃性比较大的辅导时,又会感觉所讲内容如同猛虎跳涧般,一下就跳过去了。

第三,总义归纳,如雪山狮子。

雪山上的狮子,威严无比,傲视群兽。科判的结构一般包括了略说、广说和摄义,最后的摄义即为总结要点。

有些人对我说,您应该每天做一下总结:今天讲了些什么,第一点、第二点、第三点……不过本次传讲《维摩诘经》,并非一两次的临时演讲。如果只是短期演讲,那每次跟大家作一下归摄也无妨。总结性地将所有内容言简意赅地表达出来,也是一种可取的方法。但如果这种延续很久的课程,每天都摄义,那就大可不必了。

至于今天的讲课风格究竟属于猛虎、乌龟还是狮子,拭目以待吧,反正不离这三者。如果觉得今天的内容不好懂,那就把它当成猛虎,这样心情会好些,开个玩笑。

 

诸菩萨的特点

接下来讲诸位菩萨的特点。

 

【菩萨三万二千,众所知识

“众所知识”,意即接下来所讲到的菩萨,都是众所周知的大善知识。这些大善知识犹如世间之太阳和月亮,亦如世间之明目一般,其智慧、利他心、德行等各方面功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这部经典中,只提到了文殊菩萨、观音菩萨和一部分主要的菩萨。然而事实上,在佛陀住世期间,以及佛陀灭度之后的2500年中,都有无数这样的菩萨现于世间利益众生。过去和现在如此,未来也将如此。所有这些菩萨,都被以下将讲到的功德所庄严。

现代社会中,有些人可能因为拥有财富而出名,比如很会炒股,或是世间首富;有些人因为颜值高、外表庄严而出名;还有些人因为具有艺术才华而出名,比如一些明星,名扬东西方。而那些相续中具足以下所述功德之人,往往并不为世人所知。的确,每个时代都有自己所推崇的不同文化价值观。

那么,当时众所周知的这些大菩萨,都具有哪些功德呢?

 

【大智本行,皆悉成就

作为发了大乘菩提心的人,我们既要明了这些菩萨已经具足了如是功德,同时,我们也可以看看自己是否具足这些功德。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像他们那样具足所有功德,但因为我们已经立誓成为三宝弟子,也已经发了菩提心,观察分析自相续,具足部分功德还是能够达到的。

这些菩萨成就了大智慧,具足了崇高的行为。“大智慧”,就是证悟空性的智慧。“本行”,具足六度万行和崇高的利他行为。这两者也即通常所说的智和悲。智慧是通达万法真相的智慧,悲就是行持大乘的六度万行,利益一切众生,这就是菩萨的特点。其实,如果具备了这两点,就应该可以称其已具足了超然的功德。

或者从见、修、行、果的角度来讲,大乘佛教的见解是无我智慧,行为是利他,以此而修,最后所得的果就是智悲双运,也即“大智本行,皆悉成就”。

 

【诸佛威神,之所建立

这些菩萨已经具足了一切佛陀的威神力,或者如唐玄奘译本和藏文译本当中所讲,他们具足了诸佛的威德加持之力。可能在玄奘时期有“加持力”的说法,而在鸠摩罗什时期却没有出现。我们去年讲《妙法莲华经》时也提到过,鸠摩罗什会用威神力或其他词语来代替“加持力”。所以,此处意即这些菩萨其实都具足了无比殊胜的诸佛身语意的加持力。

从这里也能看出,身为菩萨,都不能离开诸佛的加持。我们作为佛教徒,更应该具足诸佛菩萨的加持力。这一点相当重要,甚至我也揣测,哪怕作为菩萨,一旦离开了加持力,是否在利益众生之时也会显得比较差劲?由此也可以推知上师和弟子之间的关系。

每一个佛教弟子,一定要具足诸佛菩萨的加持,以及本派传承上师和根本上师的加持。如果远离了这些加持,即使表面上看似智慧超群、辩才无碍和能力斐然,但可能实际上利益众生的威德力还是会有所欠缺。有些佛教徒可能自己办道场、转法轮很有能力,但他们从来不祈祷上师,也不会祈求三宝的加持。从长远来看,我比较担心这种人将来弘法利生的实力。

就像我们念诵祈祷西方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当佛的发愿力和我们的信心两种因缘具足时,才可以往生极乐世界。如果一个人有特别虔诚的信心,对自己的传承上师们经常祈祷、承侍、观想,对诸佛菩萨和护法神经常念诵祈请,加持力源源不断地融入自己的相续,则哪怕他个人能力薄弱,但依靠上师三宝无形无碍的加持力,再加上自己的信心和前世的因缘,在现实生活中行持办道场等任何弘法利生之事,都会轻而易举。因此,我认为这种缘起非常重要。

希望佛教徒都能时常祈祷诸佛菩萨。但一些人平时都忙于挣钱,往往只在开心时才念两句佛。而另一些人虽然闻思,却从不祈祷。就像学校里讲佛教课的老师,只在学习和讲课时拿起佛法书本,或是独自闭目枯坐,而对于自身与诸佛菩萨的感应道交,以及诸佛菩萨的加持力却缺少信心。

我认为,只要具有虔诚的恭敬和信心,即使是一位纯学术者,也能在其研究领域得到更广更深的收获。佛教不仅只有单纯的学术理性层面,更有感性体悟的甚深层次。这种感性认识层次超越言诠,其许多体悟都与心联系在一起。如果未以真诚心去接受,那你的收获只可能局限在内外密意义当中的外和内的部分,而得不到密的部分。佛法的密义唯有通过坚定的信心和强烈的希求心方可获得。

 

【为护法城,受持正法

此经后面是一些故事性情节,可能没有太多发挥空间。前面这段,我尽量把大乘佛教中的一些词汇给大家作一些解释。前辈大德们的注释中对这些词汇都有很多种注解,我们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解释。

“为护法城”,有些注释将“法城”解释为实相,“护持法城”就是安住于实相的意思,这是从甚深般若方面进行的解释;而从字面意义来说,就是这些菩萨为了护持本师释迦牟尼佛为主的诸佛菩萨的佛法之城。

“受持正法”,即通过讽诵等闻思修行来受持。如果自己没有受持佛法,所谓的护持,犹如蒸沙成饭,完全是一句空话。所以,菩萨们为了保护“法城”,首先自身要完全能受持佛法。同样,我们若欲保护、弘扬佛法,令更多的世间人因接触它而受益,自己就一定要先明了其中的甚深意义。相反,如果我们自己不去闻思修行,就难以通达佛法的意趣。

在佛教中,护持正法功德魏巍。虽然闻思修的功德已难以想象,但护持正法的功德更胜于此。(此处意义和后文略有矛盾,但也许上师在此是想强调护持正法的重要性。)如《地藏十轮经》云:“千俱胝劫中,智者勤修定,所生胜觉慧,不如护我法。”在千百万劫中,有很多智者精勤地修持禅定,其生起的甚深智慧与功德,远远不及短时间中护持本师释迦牟尼佛教法的功德大。

众所周知,所谓“正法”有两种,一是教法,一是证法。护持有多种方法,包括个人闻思修行、建立道场等,如果实在能力不足,也可以在大学或企业中建立一些学佛的社团小组、佛法研究中心等机构,这也算是护持正法。

我们通过闻思修行来弘扬正法,在末法时代显得尤为重要。大家不要认为护持正法只是高僧大德们的事情,跟自己毫无瓜葛,这样的想法非常狭隘。作为佛教徒,我们每个人都有弘法利生的责任。尤其是学了大乘佛法之后,更要具备荷担如来家业的使命感。那怕只是刚刚皈依,获得了法名,同样也肩负了重任。这好比一个人虽然刚刚结婚,但从此已经承担起了家庭的责任一样。所以,我们不要认为自己只是佛法的享受者,别人才是佛法的护持者与弘扬者。

我们每个人都应当领受佛法的真正内涵,否则没有能力荷担起护持和弘扬正法的重任。那怕只是学到部分内容,也可以与别人分享。弘扬的目的,并非是为了扩大佛教徒的队伍,而是要发自内心地希望三界轮回中的所有众生都能获得解脱。以此纯洁的发心来护持和弘扬佛法,不管在什么时代和国家,这样的心态都正确无疑。

正如《大般涅槃经》所说,为了护持佛法,四众弟子——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可以手持尖刀、宝剑(枪倒没有说,那个时候还没有枪)来护持佛法,但要求不能杀害众生,只是拿刀震慑对方,不能致人于死地,毕竟戒杀是第一戒。

一般来讲,比丘拿枪可能不太庄重。有些电影里有比丘拿枪参战的情节,我们看了都很不认同,在不同场合中也说过:这是侮辱出家人吗?怎么能这样?但实际上在《大般涅槃经》中已经对此有所开许。这不是要我们拿着刀枪跟谁作战,而是在危急关头,仍然要尽心竭力地勇猛护持如来教法。

其实,这样的心态不仅佛教会提倡,其他宗教也有相似主张。我刚开始还不以为然,现在却比较理解。每个宗教都有自己的文化,有的宗教为了护教,甚至可以杀害人类。当然,这种做法过于残忍,佛教是不敢苟同的。但为了保持自己宗教的顽强生命力,而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我们也应当互相理解。毕竟,一个古老文化的毁灭,也是很可惜的事情。

(上师喝水,笑)我为什么笑呢?翻译说我讲得太快,让我至少喝四次水,现在已经是第三次了。(众笑)

 

利益众生,迎难而上

以前法王如意宝讲得更快。九五年我去新加坡时,看到同声传译特别方便,就跃跃欲试地买了仪器回学院,摩拳擦掌地准备大干一番。当时法王如意宝正在讲麦彭仁波切和无垢光尊者的教言。他的语速特别快,我一试就有点后悔了,发现自己完全是自讨苦吃,因为根本跟不上他的节奏,当时没有汉语本,又要念又要翻译。听到藏语的同时就要说汉语,简直难如登天。所以我深知,同声传译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我们这次要求不高,大概翻译就行,这也是创造一种缘起,希望以后能依靠不同的文化与语言,让更多人沐浴到正法的甘霖。我每次出去都感觉非常明显,一定要迎难而上,突破自己的舒适区。

现在国内外很多年轻人,英语、法语、阿拉伯语等等都非常不错,希望他们在学习不同语言的时候,能多学一学佛教的专用词汇和内容,这是很有必要的,或许将来可凭此利益众生。

按照大乘佛教理念,尤其是寂天菩萨在《菩萨集学论》中讲到,只要能够利益众生,什么行为都可以做。

我们这次通过不同种类的语言来同声翻译,使英语和日语的听众也能同步听闻。刚开始我有些担心,英语听众的人数应该没问题,但日语听众的人数会不会很少啊?我就给同声传译的人说:哪怕只有一个人听法,也要转法轮;但如果一个听众都没有,那就不用翻译了。(众笑)

现在我们在这方面,不需要有任何担心了,因为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各方的效果还是很不错。所以,大家也有必要创造一些缘起吧!现在英语和日语的听众都很精进,我对此也特别赞叹。然而,大多数听众只是刚开始的时候很精进,却很难持之以恒。但要想护持佛法,却需要这样的毅力。

 

【能狮子吼,名闻十方

“能狮子吼”,菩萨们的狮吼声可以震慑所有具邪见的众生,狮子是百兽之王,它发出的吼声,令所有动物胆战心寒,不敢发起进攻。同样,菩萨所证悟的空性智慧以及佛教的所有理论,没有任何外道能够推翻。这不是佛教自我吹嘘,佛教的般若中观思想,是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宣说一切万法空性的智慧之声,就是所向披靡的“狮吼声”。

我经常要求你们要多学一点中观。中观学得比较好的人,无论是自己的境界还是其他各个方面,都特别有自信。否则,自己去到一些佛教群体当中时,也诚惶诚恐,既不敢提问题,也害怕别人提问。但如果能对中观空性有所证悟,则无论在任何场合,都把握十足!这也是在佛教方面的一种胸有成竹的境界吧!

我们现在的课程配置方面,即使不能学习五部大论的全部课程,至少也要学习中观。去年已经开了五论班,但学习的人不是很多,所以,后来五部大论的课程就相应减少了。

以后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给大家再次传讲中观的课程。因为以前讲的时候听众比较少,讲得也非常简单,当时讲的主要是《中观根本慧论》、《中观四百论》等。早期来喇荣的佛教徒,我给他们也讲过很多中观。但不知道录音是否齐全。

以前曾与印度的南卓堪布一起出去,他给我说:“早期在佛学院讲过很多中观,小孩子们天天学我的中观,听我的磁带。”堪布说的“小孩子”,是指现在的年轻人。

现在我们学院的“小孩子们”有没有学,我不太清楚。因为中观是佛教的核心思想,所以我们还是要重视。若能通达中观,很多的佛教思想就能融会贯通。《中观根本慧论》、《中观庄严论》和《中观四百论》等中观论典,特别能对我们的生活,具有指导性的意义。

菩萨的狮吼声威猛有力,名声遍布十方。这些菩萨们都是很出名的,像观音菩萨、文殊菩萨等等,三界众生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下至地狱,上至天界,可谓威震四方。不像我们人间的某些名人,在美国家喻户晓的人,中国人不一定知道;中国妇孺皆知的名人,美国人也不一定了解;印度的名人,日本人也一无所知。但这些菩萨的威德力和发愿力,却威名遍于十方世界。同样,相续当中真正具有三藏功德的人,他们的名声,也遍于十方。可能自己没有功德的人心中会时常产生懊恼和嫉妒,但也无计可施,因为如果内在功德力强大无比,外在的名声必然响震寰宇。

《萨迦格言》里有个相似的句子(上师说藏文颂词),忘了,现在记性不好,老了。再喝一口(众笑),完了,四口了。(众笑)

 

【众人不请,友而安之

没有众多人祈请,但菩萨仍然视众生为善知识,并将其安置于安乐的果位。

如果是世间人,肯定需要别人请他,他才愿意做,如果别人不请,就不好意思去或者认为没有必要去,从而放弃利益众生的机会。

但在利益众生方面,佛菩萨并不像凡夫那么矫情,只要能利乐有情,不用别人提醒祈请,就会自觉自愿地利益众生,这就是佛菩萨的操行。

当然,有时候也需要特殊的缘起。比如说,当时佛陀转法轮,也是示现梵天、帝释天请求以后才转的。这是什么原因呢?这是为了创造一种缘起,以证明佛法的高深与珍贵。

因此,我们在利益众生时,不一定非要有人劝请。自己觉得因缘成熟时,就不遗余力地好好发心。有些人总是顾虑重重:上面没有吩咐我,所以我不去;下面没有请我,所以我不去……

如果相续中真正具有菩提心,即使素不相识的人遇到困难,你也会施以援手,心甘情愿地帮助他、利益他。哪怕在路边看到众生遇到困难,也责无旁贷地帮助他,这些都是菩萨的行为。

所以,菩萨一般被称之为——无需祈请的众生善知识、一切众生之君主、一切众生之友伴。

 

【绍隆三宝,能使不绝

“绍隆”即继承或者弘扬、弘传。“绍隆三宝”,就是指继承三宝种姓,使之永不绝断。一名佛教徒若经过再三观察后,决定融入佛教事业,那他就应该把三宝的种姓和事业继承下去。大乘佛教的三宝事业主要是利益众生,也就是要把利益众生的事业世世代代不断延续,使其绵绵不绝。

“三宝”,就是能让一切众生获得身心安乐的觉悟者、理论思想和学修团体。将这样的三宝事业弘传下去,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在弘扬三宝事业的过程中,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障碍,都不能畏惧、伤心甚至退失。

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道路,都不可能一帆风顺。但即使遭遇世间的困难,我们也应该勇敢地面对。其实,心越坚强,困难越无法加害我们;心越是脆弱敏感,违缘反而会纷至沓来。

(这是什么快餐面的味道?……窗外飘进来的?……可以,没事。是不是有些没来上课的道友在煮快餐啊?煮了一大锅?……嗯,他们现在可能停下来了……)(众笑)

刚才讲到,我们作为佛教徒,有责任延续三宝的种姓和事业。就像世间很多其他宗教,他们的信徒尚且会在行为上护持本教的庄严和规则,我们也应该清楚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降服魔怨,制诸外道

“降服魔怨”,是指菩萨降服了一切四魔。四魔,就是我们常讲的烦恼魔、蕴魔、死魔和天子魔。

菩萨已经证悟了空性,就不会产生以贪嗔痴为主的烦恼魔障,烦恼魔就因此而消失了;一旦烦恼魔销声匿迹,对五蕴就不会产生执著,五蕴魔也随之土崩瓦解;五蕴魔一旦灭尽,对死亡就无有恐惧,死魔也随之烟消云散;天子魔是指魔王波旬的危害,既然对死亡都没有恐惧,天子魔自然无从产生。

所以,所谓的降魔,并非手持兵器去摧毁外在的魔军,而是降伏内心的魔障,降伏那些因自心执著而引起的,给众生带来痛苦的心魔。

“制诸外道”,就是制止所有的外道。以前古印度有96种外道,比如胜论外道、数论外道等。现在的外道主要不是指这些,而是指断见派和常见派。

断见派认为,所有的一切,只是昙花一现,除此以外什么因缘都没有,一切都是断灭的。这种宗派的观点,完全是一种邪见。若以缘起法来衡量,众生并非没有前世后世,万事万物也并非无因无缘,所以说这种教法非常荒唐。

还有一种叫做常见派。常见派认为,包括造作者在内的一切事物都是常有的。但无论是以佛教的逻辑来分析,还是以现代的科学道理来观察,这个观点都无从立足。恒常不变的结论,会招致无穷祸患。

所以,除了常见派和断见派,所有其观点既不符合认知逻辑,也不符合世间规律的宗派,都称之为外道。有些人对于外道可能会有很狭义的解释:除了佛教以外的都是外道。这种说法其实是不合理的。

我们在寻找真理的过程中,只要不符合真理、不符合真相的宗派,我们都没有必要去承侍和恭敬。

 

【悉已清净,永离盖缠

已经完全清净,彻底远离了盖和缠。

“盖”就是“五盖”,主要是指贪欲盖、嗔恚盖、昏沉睡眠盖、掉举恶作盖和疑盖,也就是我们讲禅定时提到的五种烦恼。

盖就是让我们被覆盖、被蒙蔽,无法继续前进,无力采取行动,故而很多烦恼会用“盖”来称呼。

“缠”讲的是“十缠”,即无惭、无愧、嫉、悭、悔、睡眠、掉举、昏沉、嗔忿、覆十种烦恼。

按照《俱舍论》以及《阿毗达磨论》等很多论典所讲,缠是指众生已经被紧紧缠缚,无法获得自由和解脱。

诸佛菩萨己经永远离开了所有的五盖十缠等烦恼。当然,我们作为后学者,现在还没有能力完全远离五盖十缠,但要尽量控制烦恼。

身为凡夫,我们总会有一些毛病。有了毛病,就要设法逐渐减轻。不要想当然地认为,只要一皈依,就能立刻断除所有烦恼。有些人会对此忧心忡忡:哇,我还有烦恼,该怎么办呢?于是伤心、痛苦、绝望……这样也没有必要。慢慢走,可能会快快到。对吧?

 

【心常安住,无碍解脱

这些菩萨的心恒常安住于法性。通达一切万法实相以后,就会无有任何障碍,从而获得解脱。《入菩萨行论》中经常讲到:如树而安住。不管遇到任何外境,都不被其所扰乱。内心完全安住,如如不动。我们前两次课也讲到:遭遇任何事,勿扰欢喜心。我也经常引用这个颂词。不管遇到任何外境,都要保持内心安住。

但我今天在工程会议上却没能做到。我们这里有些听众知道,其实有时候我是显现的,但今天是真的,有自相的烦恼。(众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不这样,工程实在难以为继。

“心常安住,无碍解脱”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解脱,意思是远离了所有执著之后,心保持在很敞亮、宽松的状态之中,能无碍地断除一切障碍。藏文当中讲的是“断除一切障碍的解脱”。菩萨都有这种功德。

虽然按照我们现在的境界,想保持内心安住、无有障碍,从而获得内心的解脱,的确有一定的困难,但还是要努力,努力是达成目标的关键。

 

【念定总持,辩才不断

“念”指的是正念;“定”是禅定;“总持”是不忘陀罗尼等等;还有辩才,都能无有间断。

洞察自己三门相续的正念一直保持不间断;光明空性无二无别的禅定也不间断;词、义、咒、忍等总持功德不间断;同时辩才也不间断。这些都是菩萨的特殊功德。

 

七种辩才

尤其是辩才无碍,在《大智度论》与《华严经疏》中讲到七种辩才,这里稍微给大家讲一下。

辩才无碍当中,首先是捷辩。捷辩的意思,就是对于任何问题,都能用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予以回答。

第二个是迅辩,三言两语就能简单快速地回答,而不是在别人提问的时候,就避而不答说:“我休息一下再回答你。”菩萨不是这样,都是很快速地予以解答。

第三个叫做应辩,回答的时候,能顾及对方的心态、文化背景,以及根据时间、地点等等而因材施教。这是很重要的,很多时候我们真的需要善于回答问题。比如说,一个世间人问你问题,结果你用佛教的胜义谛、世俗谛等字眼来回答,但对方根本就不懂什么叫胜义谛、世俗谛,那无异于对牛弹琴。同样,如果让西方人来回答东方人的问题,可能也很难正确无误。所以,针对根机不同众生的随机应辩不可或缺。

第四个是无错谬辩,即非常契合真相,以理服人,不会违背真理,没有任何错谬地回答。

第五个叫做无断辩,在回答的过程中不会间断,妙语连珠、滔滔不绝。不会一有人提问,就马上停下来。我们有些人一遇到别人提问,就:“啊?嗯……(上师做挠头状)我想一想……”(众笑)不是这样,而是单刀直入地就能给出正确的答案。

第六种叫做丰义味辩,意义丰满,内涵深邃,教证、理证、比喻都浩如烟海。就像《妙法莲华经》中广大无垠的教义、教证、理证、比喻等等,可以从多个侧面给予无穷无尽的回答。

第七种是一切世间最上妙辩,这是世间最好的方法,包括声音如雷,回答方式让人感觉神清气爽,不刺耳,不会刺伤他众的心等五种功德。

 

【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及方便力,无不具足

布施、持戒等六波罗蜜多就不广说了,这些菩萨都具足布施、持戒、安忍、精进、禅定、智慧、方便和力,其他译本当中是十波罗蜜多,前面包括了最究竟的般若波罗蜜多,然后还要加上智慧波罗蜜多、大愿波罗蜜多,这样一共是十种波罗密多,所有波罗密多无不具足。

 

【逮无所得,不起法忍

这些菩萨已经获得了无缘空性的智慧,到达了无生法忍的境界。

 

【已能随顺,转不退轮

能够随顺众生,转不退转法轮。随顺有十项随顺等很多解释,但实际上就是随顺众生,转不退转法轮。

菩萨是随着众生的根机意乐而转法轮,永远不会退转。凡夫也会暂时给别人转法轮,但往往到后来就退避三舍了,法轮没有了,转不起来了。

我对有些辅导员曾寄予过厚望,也认为有些堪布、堪姆在利益众生方面,无论是口才、辩才、智慧、利他心等各方面都好像挺不错,但后来却出现了一些问题。也可能是他们自己的福报不够吧,最后不要说转法轮,不转邪法轮就不错了。这些人如果倒转法轮,还是有些危险,因为他们有一些聪明才智,又对佛教略知一二,如果改行转邪法轮,可能更具有危险性。但菩萨是不会退转的,而凡夫却很难持之以恒。

有些法师,法轮转着转着就累了,转不动了:“啊,现在就休息吧,该休息了,不用转了,可以了。”但真要转法轮,我希望大家都能坚持到底。转法轮很重要,我在此也祈请大家广转法轮。

再讲一点点吧,好像不太多了。

 

【善解法相,知众生根

“善解法相”,能够了解众生的法相,就像《俱舍论》里面讲的各种法相,《妙法莲华经》里面也讲到牛车、羊车、马车等不同乘的法相。

“知众生根”,同时又知道众生的根机。了知众生根机很重要,众生的根机千差万别,如果不知众生根机,哪怕做一些简单的事,比如调解两个人的矛盾,也困难重重。不要说是讲密法或显宗,哪怕是处理一些与信仰没有任何关系的世间事务,都需要了知众生的根机。

 

【盖诸大众,得无所畏

不被众生所转,能涵盖一切众生,无所畏惧。此处是指,用智慧覆盖众生,而不被众生所转。菩萨具足无我的智慧,完全可以毫无畏惧地调伏所有众生。

有些注释当中对畏惧是从四个方面来讲的:总持无畏惧,就是陀罗尼无畏;知根无畏惧,就是了知根机;能答无畏惧,回答众生各种各样的问题毫无畏惧;除疑无畏惧,遣除一切怀疑无有畏惧。

如果我们学得比较好,肯定可以做到无所畏惧。

我昨天讲完课以后,听了所有的辅导,我还是很开心的。辅导员一个比一个年轻,智慧一个比一个锐利,讲课的时候也没有压力,毫无畏惧,希望你们以后能继续发扬光大,这样的闻思修行应该是很好的。

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没有其他五欲的干扰,专心致志地闻思修行,对佛教的怀疑与邪见,也可以在大众面前展示出来。这样很多疑惑都能够得以遣除,对未来的弘法利生也必定会有很好的作用。

今天就讲到这里吧。

 

(上师接过转经轮,开始转。)给你们看一下,否则我的转经轮谁都看不到,担心除了山里的人以外,其他人都不用转经轮。今天听课的人,都拿上转经轮,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来回向。

刚才讲到“盖诸大众,得无所畏”,我们应该拿着大大的转经轮,没有一点畏惧感。这种无所畏惧,不是胆大妄为地拿着武器和别人打仗,而是心里已经获得了自在,获得了智慧。

现在很多人缺乏安全感,生活中时常惊慌失措,在家里小心翼翼,感情上患得患失,做生意诚惶诚恐,与别人交往畏首畏尾,接触父母时瞻前顾后,走夜路也胆小如鼠……等等等等。但如果有了智慧,就所向无敌、坚不可摧了——“盖诸大众,得无所畏”。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