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铁窗真情

——那一抹闪耀在严棘内的曙光

   

铁窗下的时代孤儿

 

现代文明如海市蜃楼般的荒景虚旷,灰色的天空下,尽是物质文明的沧桑写实。在这暗潮汹涌的年代,独守那份人性的神思与觉醒,便有着一份浑然天成的隽永气韵。

作为佛子,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感恩,不仅仅是感恩趋向菩提的那份愉悦与法喜,更应感恩我们有机会在这个复杂变化的时代,运用无上的智慧来雾里看花、去伪存真,寻找生命中的真善美。

当代的中国社会,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后,以波澜不惊的方式,沉稳的走向现代化,更多的人能享受较好的社会福利,这的确是民生之福。但是,作为静观天下的智者,我们知道,平静的海面也暗藏着被遗忘的角落,我们只希望打开慧眼,在上师仁波切的引领下,去把虚虚实实的世界看得更清楚,认清浮华表面背后的真相,去承担时代赋予的责任,这是一个大乘行人应有的担当。

游历于婆娑的这份大爱,在若隐若现的印记里,形成一张唯美的画卷。于佛光的点缀下,退却了那份沧桑,释然着生命的真意。这大爱,是一颗至诚之心在现代文明可怕的束缚中觉悟的结果。

2011年5月27日 ,成都爱心小组再次来到少教所,带着一份真情,让孩子们感受着严棘内的曙光。童真与犯罪带有强烈的矛盾色彩,时代的诟病不应剥蚀他们重生的权利,接受上师仁波切的真挚祝福,定会将这段苦涩的童年酿制得更加醇厚丰盈。

 

20110601140059_aocm.jpg

善念生起的那丝惊艳

 

智慧与慈悲的关系,在没有“相遇”之前,它们存在于各自畅想的世界里,并独立绽放着。两者一旦邂逅在利益众生的事业中,便有一道灵光出现在那接触的前沿,照亮着彼此浓重的“光彩”。当佛陀的教言照射出上师伟大的身影时,两者便和谐地融合为一,驱散了娑婆无尽的黑暗。这是敞开自身的真实时刻,也是上师与我们携手踏入的爱心边线。

“爱之家”的陈阿姨(按:“爱之家”,成都最大的流浪动物收容中心),这位处在风口浪尖的爱心人士,早已成为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应组长师兄之邀,她带着两只闻名世界的义犬,用一份真情,向孩子们讲述着那份来自心灵之声的真实。

 

20110601140203_f0tq.jpg

 

20110601140427_rq9i.jpg

 

也许,铁窗内的森严与忧伤,早已将他们的生命涂抹得疮痍斑驳。这些孤孑的孩子,守着一份最后的希望,荒置着生命一年又一年。善念的流动,将成为他们生命转折的临界点。在看似素朴而温暖的故事里,潜藏着对人生无限的憧憬和希望。

 

20110601140516_tcxs.jpg

 

义犬前进和乖乖,从小生活在银厂沟佛应寺,这一不同寻常的成长经历,为那场感动世界的救人事迹添上了生动注脚,同时也彰显着众生皆有佛性的不朽传奇。

2008年,汶川地震,两只小狗在196小时的生命接力中,用爱心和毅力日夜守护着废墟下的王友琼老人,并最终引来救助人员,上演了一出生死与共的动人大戏。面对这灵性的释放,作为人类,是否应该有一份惭愧和反省之心?

 

20110601140811_t3nk.jpg

 

在现代社会的运行中,索取与掠夺已是司空见惯的事物,那璀璨而圣洁的如来藏早已铺满着贪嗔痴的尘埃。但很少有人注意到,这正是人类的疮疤与耻辱,就如猴子屁股上从未消失的红斑。

什么是“幸福”?唯物论者仿佛得出了自己的结论:由于对生命的无知及对死亡的胆怯,“幸福”便成为迂回于种种欺骗与伤害之间的小心翼翼与自欺欺人。

当深邃化为文明的装点时,自顾自绽的童年已成幻影。孩子们的成长已被围墙、道路与楼盘一再侵吞着。或许,在这样一个时代,植被也会感叹,如果有双脚,定会重回那充满活力的自然之林。面对铁窗下的眼泪,该反省的,到底是谁?

 

20110601140352_axzb.jpg

 

义犬和孩子们的互动,是笔者在此次纪实采写中发现的最明显“锐度”,他们隐隐的展现着企图跨越甚至撤除现实与虚空的鸿沟。

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对目之所及具有别样深度的思索与畅想,对心之所思则怀有不可抑制的感动与惊异,这一刻,我体悟着觉受与眼泪的双重语境。孩子们的微笑沉淀出萧瑟凝固的美,时光被挂在善念生起的那一丝惊艳中!它所承载的,是写实的画卷。即便是在夜里,也是明月照清影。爱心飞扬的瞬间,也许便是幸福的恒久姿态。

 

 

翱翔在心灵的苍穹

 

在心灵的苍穹,蓝与白这两种颜色,象征着圣洁与神秘。优美的蓝是天空、是梦想;纯粹的白的是圣洁、是希望。仁者与仁者之间,那道心有灵犀的光芒,哪怕时空远隔千年,也永远惺惺相惜。

仁者之韵,是其价值。它诞生于爱,而行于世。惟有精神之美,才能超越岁月的沉浮,掌握宇宙的脉络。惟有心存大爱,才能拂去人世的尘埃,跨越黑暗的鸿沟,并获永生的自由。

 

20110601140638_jxkj.jpg

 

也许,一种健康、直观和具有强大渲染力的心灵救赎可以拯救已丧失信仰的芸芸众生,让人们在灵性中去顶礼薪火相传的古老文明。佛子关爱生命的方式,应是追问“文明”最终抵达的地点,而非停滞于物质上的美化与修饰。

这些突兀的铁窗与封闭,在某种局限的眼光里是恐怖的野地。而我们正实践着上师的教言,用各种层次鲜艳的形式来探索着孩子们的内心与未来。这仿若是一种“破除黑暗”的激情与快乐,当善念流动在幼小的心灵时,哪怕只有一秒,也是最美的印迹,温馨且永恒。

“如果能利益众生,哪怕只有一个人,想办法让他生起一颗善心,我们千百万劫做他的仆人也可以。”

此刻,上师索达吉仁波切的音声驰骋在心灵的苍穹,向世人展现着一份伟大、一份温情。

  

成都 张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