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只为一颗“心”

只为一颗“心”

 

“心是无边的宇宙,可以盛纳整个世界,不要被自己的痛苦蔽障了双眼,应该多去关照他人。”  

——堪布索达吉

 

2010年7月,上海爱心小组一行人向降达文殊小学进发。此行的目的有两个:

一是要给学院医务室送供养的药物;

二是要给群山环绕,地处高寒牧区的降达文殊小学留校的全体师生做体检。

随行的心脏专科的医生有三名,他们是孔医生,徐医生,方医生。夏日炎炎,放弃城市室内的清凉而选择此行的疲惫为的便是这一颗悠悠寸草心:

“悠悠寸草,虽然没有苍松翠柏的高大挺拔,但是只要根植大地,只要还在接受阳光雨露的抚育,就一定会将春意散播开去……”(上师语)

此行漫漫。第一站是成都,在这里要置办的药品总计达1万3千元左右;随后是塔公,休息一站后最终才抵达海拔3500米的降达文殊小学。

正值暑假,200多名留校的师生体检后,当即发现教师七牛降村和学生土登尼玛的心脏有异。在医生建议下,师生到康定做了彩超,随即又将彩超和相关数据传真到上海。没有资金,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在这个贫困的山区谁来为他们做手术?海拔3500米的高度本就意味着要心脏负荷更多的压力,而又要依靠什么来维系这微弱的跳动?此时,一旁的孔医生暗下决心,一定要为这两个病人动手术。

至2010年末,孔医生还在四处奔波,为的便是手术的筹款。游说于各种基金会之间,繁重的工作还在继续,只有挤时间出来给这两个只见过一次的病人。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每天都是在病痛的呻吟与愁容见游走,永远都会有治疗不完的伤痛。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两个相隔了半个中国的陌生人一直牵动着孔医生的心。好在时间让愿力的种子终于开花了。

寒假前夕,经成都师兄的介绍已和相关基金会达成合作协议;手术在山东的2位爱心人士和上海的爱心人士捐助下得以实施。(山东爱心人士所捐善款达6万元,上海的善款约1万左右)

12月23日,两位病人及其陪同家属抵沪,入院检查。七牛降村老师因年龄偏大,病情复杂手术未能进行。而小土登尼玛的手术十分成功,目前已经康复。

共计医疗费用3万4千多元,交通费1万元。

 

这是在家属陪伴下刚做完手术的小土登,手术的伤口有一尺多长呢。

                  20110203140646_qu6v.jpg

 

这两张也是在手术的第二天拍摄的,伤口很疼,小男孩一直在哭。

                           20110203140727_wx3f.jpg

                            20110203140749_l40g.jpg 

终于,小土登又露出了本来就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烂漫笑容,大家终于也长舒了一口气。

                    20110203140809_wgtm.jpg 

看!恢复后的小土登多开心!手术一周后的他还添了几分调皮的神色,看样子他已经暂时忘却了那些历经的痛苦了。

                    20110203140834_lba2.jpg

                     20110203140904_js1c.jpg

 

这个就是故事的主角——孔医生。尽管他反复多次在E_mail 里说,千万别提名字,这件事是大家一起做的。这里还是小小背叛了他的初衷,让大家一睹斯人的真容。

众人拾柴火焰高,手术的顺利进行还需要许多师兄的鼎力配合。尽管今年的上海冬日时常下雪,冰雪并没有冻结善心的汇聚。上海的周师兄早上五点就从金山赶到市区来迎接半夜抵沪的父子。他们的住宿生活各方面的安排都由周师兄一一照应。周师兄为此无私地提供了住所,还负责买生活用具和打扫卫生。“不要写我,不要写我,真的不要写我”这是周师兄重复最多的话。

“我只是看到组长发的信息,正好有空的房子离瑞金医院近。真的什么也没做。”就是这样,周师兄和母亲照顾这对父子连续三周,甚至还为此错失了共修的机会。“没什么的,都是我妈在照顾,千万别写我。”(周师兄语)

                20110203140925_se8r.jpg

 

车站里的爷儿俩,父亲慈爱地抚摸着孩子的头,羡煞旁人!

上海楼师兄的后勤支持也是必不可少的。为了给父子俩买回程的火车票,他在寒风中和春运中其他回乡旅人一样焦急排队,直至深夜一点多才拿到票子。语言不通,环境的陌生使得小土登入院和其他的种种手续也需要他一并筹办。

成都师兄的心也联在一起。从炉霍到成都,交通,生活等一系列事宜都是由成都的圆净师兄一手操办才得以顺利进行。还有太多太多未留姓名的好心人为小土登的健康默默祈祷着。    

上海,成都,炉霍---炉霍,成都,上海,几经辗转。每个环节爱心的火炬都是手手相传,力虽绵薄却未曾让希望之火熄灭。体检,筹资,找基金会,集善款,交通,生活,联络……

从成都到上海有上百位学会的师兄及其亲友都为了这颗小小的心牵动着。从一元到上万元,历时近半年的医疗救助中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关照小土登的祝福队伍中。是“以师志为己志”的鞭策也好,是大乘佛子的菩提心之芽也好或者只是一个平凡人对于自己善心的一点点期许,却都已经见证:

“只要有爱,荒凉的沙漠也会化为绿洲。”

“心是无边的宇宙,可以盛纳整个世界,不要被自己的痛苦蔽障了双眼,应该多去关照他人。”

 

——堪布索达吉

 

上海智悲爱心小组

2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