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之外的生活 2011.6.15

20110615144836_l46j

 

你可曾想过,在你每日走过的街角之处,在你每日逗留的商铺背后,就在你房间墙壁的另一头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和抗争?在这些熟视无睹之下,多少只需我们的举手之劳,改善就能成为可能。

“我第一个救助的小朋友,是我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个小学生,经常在学校门口用头撞树,后来记者就跟着小朋友一起回家把情况反应给家人,结果发现,小朋友的父亲很早就过世了,母亲患有大大小小5、6种病,继父也是个残疾人,并且也是靠着药物在维持生命。所以小朋友的头疼病因为没有钱得到治疗只好在发作的时候,自己拿头去撞墙和树木。

于是电视台就留下了他们的固话希望有爱心的人士去送温暖。那天我看完电视已经是泪流满面,虽然自己小时候也过过苦日子,但是和这个孩子比起来,我觉得自己太幸福了,于是我毫不犹豫的拿起电话拨通了对方。并且约好第二天就去看望小朋友。

一个虹口区的棚户区,共三层,一个脚都要歪着爬的楼梯间中住着5户人家,小朋友的家位于第三层的一个隔间,里面就只能排放着2个床。其余可见的地方全是大大小小的药瓶罐子,这个我头抬起来就差不多能碰到顶了,注明本人身高1.60。由于没有桌子,小朋友只能坐在床上,保持着半个脸贴在墙上的姿势,好像随时等待着撞击。

我看着小朋友头上一个又一个重叠在一起的血包,连右半个脸上也都是树皮拉下的伤痕,“疼吗?”说出口的同时,我觉得自己的头上也貌似被什么扎过一样疼痛。

“还好啊,因为没有头疼痛”小朋友勉强的睁开那只没有伤痕的左眼看着我。那时我的泪水已经止不住了。孩子的母亲告诉我,每个月他们家就配药的钱就要花掉1千多,(没有钱去看病,只能自己去药店自己买)加上没有收入来源,所以每顿饭基本都是吃馒头和菜场里卖剩下的菜。表述当时我走出来的第一感觉就是心酸,真真切切的心酸,这1000块钱也许都比不上我一个包的钱,但是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好比是几个月的饭钱。

人们一直在说慈善,觉得牌匾这个太贵太高。其实不然,我们身边有很多人过着也许只需要你节约一顿的饭就可以救一个失学儿童或者为一个家庭带来一丝的温暖。

我再见到此景此象之前也从来没有想过,在上海这个大都市竟然会有这样残缺的家庭,住着这样的不堪的市区房子,过着连乞丐都不如的生活。

而我们呢,都说人之初,性本善。我相信很多人都愿意去帮助他人。但是有谁能真真实实的坚持不懈给予你周围那些遭遇苦难的人助一把力呢?

 

来自“慈慧”志愿者的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