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道宝鬘论》传讲(4)

——索达吉堪布2018.03.16第128次网络开示

 

今天讲《胜道宝鬘论》,明天没有课。昨天晚上也讲了,明天我们学院这边大家念《普获悉地祈祷文》,也有部分僧众念金刚铠甲、药师咒,还有其他的护法神之类。

本来想今天你们的念诵对外直播,但是这边网络还没有来。其实没有网更好,比较清净,只是做一些事情不太方便。昨天我说今天可能会来网,要求大家点赞报名,但今天只能通过其他方式来让大家报名了,自己说的话也有点困难……所以明天上午和下午也念一些金刚铠甲、药师咒。为了门措上师法体安康、长久住世,这方面僧众也在做一些供施;同时也希望我们学院以及各个地方的道友们,在新的一年当中一切顺缘自然而成,一切违缘统统遣除。就是这样的一个缘起,念诵《普获悉地祈祷文》。

我看今天大多数念得还是不错,只不过有些人一直念不动、念不快。其实我们这次的善根确实非常广大,所以希望包括有些发心人员,大家最好能念诵《普获悉地祈祷文》一万一千遍。这样的话这么多的僧众到时候一起回向,应该说这种缘起力是不可思议的。相信因果的人会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不相信因果的人可能就无所谓吧。这一点大家都应该清楚。

这样的话,明天晚上没有课,后天是星期天我这边也没有课。然后星期一本来想开始讲《维摩诘经》,但是现在也不能开始。所以星期一和星期二还是准备讲《胜道宝鬘论》吧,也许《胜道宝鬘论》讲完了网络还不来。(上师笑)我们在没有网络的世界里修甚深的道,这也很好,也许当时接近一千年前冈波巴尊者他就是这样的修行方式吧。所以有时候没有网络更好。

现在道友们也在很认真地听。大多数的人是通过我们这边电话传出去的声音,再通过其他方式传到网上后听受的。这样人也比较多,不过可能是前面人多一点,到后面可能实在不习惯只有音频,慢慢慢慢就减少一些人。都可以吧,你们听和不听对我来讲是没有什么的;但是对于修行者来讲,《胜道宝鬘论》里面真的有很多窍诀。

有些人经常在路上挡着——“你能不能给我传个窍诀?”路上倒没办法传,一般传法也有自己的规矩、有自己的一种方法。也不能车上也好、路上也好、飞机场也好……有时候飞机场遇到一些佛教徒的时候——“快快快,你过来给我传个窍诀。”一般来讲这有点不现实。

这次的确我也是再三考虑以后,趁中间空着一段时间,就传授这个甚深的,可以说是大乘佛教显密圆融的一个修行方面的窍诀吧。你们自己读一遍就非常清楚,里面的有些窍诀不是很好解释。所以我在这里凭自己的理解给大家做一些解释吧。

《维摩诘经》什么时候开始现在还定不下来,可能下个礼拜都没办法了。那么下个星期一和星期二还是讲《胜道宝鬘论》,如果来网络的话,星期四和星期五讲《大乘经庄严论》,然后再下个礼拜吧……也不好说,万一各方面因缘具足,提前讲也不好说。还是随缘吧。我觉得我现在对于什么都是比较随缘的态度,同时也是积极的态度。

下面我们开始讲《胜道宝鬘论》。

昨天我们讲了应该依止的十法。现在每一堂课讲十个窍诀,本来想讲二十个,但二十个的话,好像我也有点消化不了,你们可能也消化不了吧——不知道。下来过后你们看了没有?学了没有?如果让你讲的话,你怎么讲?这个应该要考虑一下。

今天讲的内容跟昨天讲的有些地方比较相同。昨天讲的是应该依止的十种法,今天讲不能依止的、要舍弃的十种法,有这个差别。今天讲的当舍之十法第一个是:应当舍离所行杂有世间八法的上师。昨天讲所依止的上师要具有证悟和具有悲心,这样的上师应该依止。我们讲十种不善业的话,不但不杀生还要放生,不但不做不予取还要做供养,不但不做不清净的行为,反而守持清净的戒律。光是不做的状态实际上还不够,还要行持善法。比如不说粗语、恶语、离间语……光不说还不行,什么都不做也不行;应该说真实语、清净语,就是在它反的方面还要行持一些善法。这一点很重要。我们作为学习佛法的人,在很多方面都应该细致入微地去观察。

那么今天讲应该舍离所行杂有世间八法的上师。世间八法大家都知道,称讥、毁誉、利衰、苦乐,正面四个反面四个,总共八法。这八法实际上世间人特别地追求,比如他们特别喜欢得到别人的称赞、得到名声、得到财富、得到世间的快乐;也不愿意得到讥、毁、衰败、痛苦。那么作为一个引导者——上师来讲,他最好具有出世间的一些功德,能平息世间八法。当然完全平息世间八法,就算作为一个上师可能也有点困难。

以前上师如意宝在晚年的时候也经常说,世间八法对他来讲,所谓的财富这些他并不是很在意,但是也许晚年对于身体方面、也许对于名声上面有一点点……上师显现上是这样说过。但实际上我相信,上师那样的大成就者、真正和佛无二无别的善知识,不会有世间八法。这一点我们很多了解上师的人应该清楚。但一般来讲,完全平息世间八法的上师能不能找到,并不是很好说的。

一般来讲,最好不要被世间八风吹着。每天都干一些世间法,为了自己的名声、为了获得快乐、为了各种各样的赞扬,做各种各样这些事情的上师,最好不要去依止,应该远离。以前依止过的,后来在所作所为当中,看到这位上师确实整天除了追求一些世间八法之外都没有……那这样的话也应该远离。

《大般涅槃经》里也说了,恶劣的大象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恶知识。因为大象虽然恶劣,也许它把我踩死,这辈子我的生命毁于一旦了,但生生世世是不可能被它毁坏的。而亲近一个恶知识的话,我的整个来世都会被摧毁。所以佛陀在《华手经》里面也说“勿近恶知识,令住非法者”,就是不要亲近恶知识,不然他会让你安住于非法、罪恶当中;“若近行非法,令人失心目”,如果真的亲近了恶知识做了非法事,那你的心、你的眼睛全部都已经被毁坏了。眼睛被毁坏的话,你的所见所闻全部都是颠倒的;心被毁坏的话,从此之后产生的一切念头,全是邪知邪见,这样的话真的很可怕。所以学习佛法的人,应该自己学会观察上师。

观察上师很重要!我们有些人真的可能是太冲动、信心太……可能信心十足、非常虔诚的原因吧,根本来不及观察上师,就将自己所有的财富全部都供养。实际上到最后自己真正需要的解脱并没有得到。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这一点尤其是在汉地……

的确作为佛教徒,一方面应该要观清净心,看到一个善知识就用恶语诽谤也没有必要,因为自己眼目不清净的话,可能你的世界就都是肮脏的,不太好;另一方面也没有必要“特别清净”,一开始就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去供养。当然供养真正的善知识,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包括修寺院、做善事,这些都是可以的,但首先要学会观察。

我们现在很多人依止善知识的方法很简单的,包括看到一个人跟某个上师一起照过像,就“哦,他有跟谁谁一起照的相片!”所以有些时候,像我们也不是什么有名气的人,也不是什么的,但是如果在家人说一起照个相的话,心里觉得没事,“可以可以,过来!”如果是有些出家人要照相的时候——本来有些出家人也是好心想做个纪念,这样的合影本来也没有什么的,但是经常外面听得比较多,想象得比较多的时候,别人一说照个相,“他是不是拿我的照片来给别人做什么文章啊?”就有一点怀疑。确实也是做了很多的。而且我们佛教徒也是——“啊!对对对对对!他跟某个大德一起照过相,那肯定很好的!”“我要依止你,你就是我的根本上师!”其实一张相片说明不了他相续当中的功德,只不过就是知道他们有过来往、有过联系,只能说明这一点。

所以我们佛教徒有时候可能比较简单吧!当然简单有时候是很好的,“愚者”也许修行获得成就比较快一点,不像有些人分别念特别重,对真正的善知识也不起信心,还排斥、诽谤;但某些时候……确实有些人是带有世间八法的。我也不是针对哪一个上师、针对哪一个人。确实我们经常需要注意,这样我们的修行才会圆满。

上师们大多数是非常好的,有些是有一定的广闻博学的知识,有些可能因为语言的原因、因为文化的原因,虽然不是特别懂,但还是比较支持闻思修行的。

但是有些人的话,我也看出来,刚开始要求你学习,过一段时间,为了自己各种的目的,也做一些这样那样的事情。其实这些事情在佛教徒当中,不管从上师还是从弟子的角度来讲,都是比较复杂的。应该只要有一个清净的心、真正的悲心,中间不搞那些,你们师徒之间的很多麻烦不会产生的。但是中间因为有了私心、有了利益关系,到最后看到的结果并不理想。所以有些非佛教徒看到这些,“是不是这些佛教徒经常有这样那样的一些不如法的行为?”——确实也是有一些不如法的行为。

也有一些非常如法的行为。如法的行为大家就多鼓励一下、支持一下,自己也就做得比较圆满。这方面大多数的人应该非常清楚,在这里也不用提。这里讲杂有世间八法的上师应该远离。

第二个讲到,应当舍离有害心与觉受的眷属和恶友。(这个版本是“环境”,其他版本当中用的“眷属”可能好一点,把“环境”改为“眷属”。)那么舍离什么呢?舍弃恶友。什么样的恶友呢?对自己的心有损害的,对自己的觉受、对自己的修行有损害的,你身边的、周围的这样的眷属,包括你身边做事的一些所谓的工作人员、发心人员;或者说不是你的眷属,跟你的亲属也没有多大关系,但是你朋友里面的,这样的恶友也最好远离。

其实前辈的大德当中,有些可能身边也经常带着一些比如说脾气不好的人。但这是极个别的,应该是他们自己有能力教化、有能力改变这些人的性格。那么就算他依止一些恶友也好、住在一些恶劣的环境当中也好,或者经常跟一些恶知识在一起,也不会被改变,因为那是获得一定境界的人。

而一般的普通的人,没有得到一定境界之前,一定会受环境的影响,一定会受恶友和眷属的影响。比如有些人邪见非常重,人们跟他交往一段时间以后,也开始产生邪见。本来我们凡夫人的底子就不是很好,然后你跟这些恶友、眷属经常在一起的话,刚开始可能你会转化他,但慢慢慢慢地他就会改变你,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所以前辈的很多大德们,不管是在汉地、在藏地的很多修行人,都比较怕恶友。对于恶友刚开始我们可以远离,这样远离的话会不会断善根呢?我们大乘佛教不是一个众生都不舍弃吗?是不是我舍弃众生了呢?其实并不是,我心里对这些众生是不舍弃的,但是为了我的修行增上、断除一切障碍违缘,我暂时不能跟他交往;因为如果交往多了以后,本身我就没有什么闻思修行的功德,最后也会全部毁坏。因此我们在修行过程当中,尽量不要长期地接触恶友。我们凡夫相续当中的功德、善根极其脆弱,而这些没有闻思修行的、贪嗔痴非常非常强烈的这些人,很快的时间当中就会对你有影响的。

我也经常看到,比如我们帮助的有些学生,他们毕业以后,有些去了一些比较好的学校,跟一些比较好的老师在一起,那么过了一两年以后,他们的性格各方面都有非常大的进步;而分到一些比如有打架的,一些比较恐怖的……包括世间当中的有些部门,每天跟一些恶人打交道的单位,那样再过两三年以后,他们所有的行为都变了,以前是很善良、很不错的人,后来就完完全全变了。

所以我们作为修行人要保护自己。昨天不是讲要经常依止一些对自他有利的咒语、甚深的缘起法,还有一些物质什么的,这些都是需要的;同时自己的观点,我们所交往的人也应该有所选择。《正法念处经》当中也说过:“若人近不善,则为不善人。”如果我们亲近一些不善的人,我们经常说“不三不四”的人——这里是善根的善——如果我们经常亲近一些不善的、非常恶的人,那么自己也会成为不善的人。确实从言行举止上也可以看得出来,“啊,这个人经常跟坏人在一起,他肯定也很坏的”“这个人跟好人经常在一起,肯定他也很好的。”我们经常会有这样的比量观察。

所以包括我们学院这边的人也好,山下的人也好,你们经常交往的时候啊……总体上讲大家都是学大乘佛法的,表面上看好像都是不错的,但实际上呢,我们有一种说法叫作“五个指头都有长短”。当中有些是善根非常好的、心非常善良的——真的我看到我们有些居士,非常非常好,始终都是想着别人,根本没有什么私心的;即使自己没有能力的,但经常想到别人的痛苦就哭啊,非常非常的善良。与这样的人接触在一起的话,逐渐逐渐就像我们《前行》里面引用《功德藏》的教证一样,“在玛拉雅檀香树林里面,一节普通的木头掉进去,经过熏染也会散发妙香出来。”

人毕竟会受一定的环境和周围人的影响,因此对自己的心、对自己的道行有损害的,对自己的修行觉受方面有损害的,这样的眷属还是远离好——首先都不要亲近。真的,有些人全是负面的、全是晦气的,一开口就开始……真的有差别哦。包括我们发心人员当中,有些人一来大家都很害怕,“哎,他来了……”(众笑)

第三个:应当舍离过于散乱及多恼害的住所与寺院。意思就是我们应该远离愦闹、散乱的地方,远离有很多很多损害的——包括可能有地水火风等自然灾害,有强盗、各种野兽损害,还有一些其他的人和非人损害,反正整天都没有安全感的、白天晚上都处于一种恐怖和担忧状态当中的住所,还有一些寺院。

有些寺院现在也是越来越散乱。以前的话,所谓的佛门净土,就是在这样清净的古刹里面,应该是戒定慧越来越增上。现在有些地方的话,确实成了旅游胜地,每天不断地来一些旅客,心没办法静下来,闻思修行增上就更不用说了。这样的寺院也不一定呆在那里,否则自己三藏的功德不但不增上,反而可能损坏。所以我们要用自己的智慧去观察,所处的地方对自己的修行有没有利益。

当然我们现在《胜道宝鬘论》里面所讲到的,主要作为一个修行人来讲的。今天听众当中如果有一些世间的、其他的一些听众,你不一定需要这样。

这里主要是作为一个修行人来讲道行怎么样增上。如果我们所处的地方,始终都是有各方面的一些损害,而且也特别散乱……现在有些寺院经常什么卖高香,经常有很多的什么打卦、算命,反正整天都是一些世间各种各样的一些诤论、一些散乱。除此之外,真正的禅修也不兴盛,尤其是闻思……现在很多的佛教道场没有闻思,也许看起来是很庄严、很清净的,但是这样的建筑对我们初学者或者对我们修行人而言不一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我们也去过一些非常庄严的道场,一看就是花了好几十个亿、几百个亿,特别特别庄严,佛像也很庄严。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有功德的,造佛像、造寺院是有功德的。但是这样的寺院,这样的一个地方,与真正让众生获得解脱不一定能联系起来。因为真正的佛教,就像世亲论师讲到的一样,就是——闻、思、修,就是传讲和修行。如果这两者没有的话,的确也算不上真正佛教的道场。

现在国内外有很多很多的佛教道场。所谓的佛教道场,当中一定要有修道。如果没有道,光是有个佛像可能也不行。国内外很多的佛教道场,大家一方面很重视,比如说供个灯、摆一些佛像,这方面也是很好。供灯确实有功德,这个没什么说的。但是最根本的,不管你是出家人的群体,还是在家人的群体,里面一定要有闻思修行;闻思修行没有的话,我觉得这样的道场有也可以没有也可以,在不同的场合当中我也说了很多次了,最主要的生存价值就是闻思修行。如果闻思修行没有,大家整天聚在一起,条件很好,吃得也很好,我觉得意义不是很大。

一般世俗的善根当中,放生的功德是最大的。有些佛教徒天天放生,这个一方面是很好的,但是你如果没有闻思修行的话,这种放生也许只能是一个世俗的善根,不一定成为真正的胜义谛或者说智慧资粮的因。因此我们各个地方的道场,应该有修行。有修行的话表面上看人比较多,好像有点散乱,实际上这是有意义的,这不叫散乱。

比如有些人给我讲,我们现在很多人坐在一起听课,这样很散乱的,人太多了——人太多也不一定散乱。所谓的散乱,是自相续的善根功德不能连在一起、没有任何意义的。当然,我们所谓的意义是从大乘佛教的解脱为根本而讲的。网络上很多人所谓的意义,有些是天天玩游戏,有些是特别特别的放逸,他们觉得这叫做有意义;从他的价值观上面讲,可能我们修行对他来讲是无有意义的。但是我们现在是从大乘佛教的层面来讲,道场一定要有闻思修行。

所以各地的负责人啊,有时候你们也有一定的权力,希望你们一定要知道轻重,要懂得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次要的。哪些是重要的?就是大家一起学习,大家一起修行。

从今年开始,我们学院当中不管是觉姆也好、喇嘛也好,每一堂课前面或者后面,大家都一起禅修十分钟左右。以前我们是单独修行,一年当中自己闭关——当然今年还是照样闭关大概两个礼拜,但我们觉得如果没有每天禅修的话,可能有些时候理论上夸夸其谈,但自相续跟正法还有一定的距离。因此为了正法与自相续不会背道而驰的这样的一个目的,大家每天都在禅修。

以后你们共修的过程当中如果能实行……根据你们的情况吧,我也不特别地强迫。一方面你们各个地方根据自己的情况,给你们也留下一定的自由空间;但另一方面,原则上,我希望我们的负责人对闻思修行要重视。如果你对闻思修行不重视,我觉得你作为一个负责人可能不具足法相。负责人也有法相,知道吧?什么叫做法相?不是画像、照片啊!

今天这里讲故意散乱就是,对自相续一点没有好处的、整天都是在贪嗔痴当中翻滚,这叫做是真实的散乱。大家集聚在一起闻思修行,那这个不叫做散乱、也不叫愦闹。以前上师如意宝有一次讲一个经典的时候,说人多不一定成为散乱,如果人多就是散乱的话,极乐世界有成千上万的清净比丘,那他们是不是也很散乱?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这里有些发心人员也讲:“啊,我太散乱了、太散乱!”其实散乱大多数都是跟自己有关的,自己如果有正知正念的话,即使在城市当中有些也不散乱。这是第三个。

第四个呢,应该舍离以偷盗、强抢、狡诈手段谋求的生计。这主要是讲我们的生活。之前也讲过生活佛教,其实生活跟佛教如果连在一起的话,也许我们确实是比较快乐的。

我们每一个人为了生存而奋斗也是应该的。你们在家人为了生存,做生意也好、上班也好,都是需要的。作为出家人呢,也要生存。其实出家人通过念经的钱,或者是通过别人的供养,至少也是让自己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身体要安住下来,没有一点资粮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个手段呢,还是有清净和不清净之分。如果是不清净的,就像我们世间当中的偷盗、抢劫,还有像现在网络上各种各样的一些假广告一样,以一些欺骗别人的狡诈的手段生存的话,实际上也没有很大的意义。

“宁今速死殁,不愿邪命活。”是吧?《入菩萨行论》里面讲的,我宁可很快的时间当中离开这个世间,圆寂了也是可以的,也不愿意以五种邪命来活着。因为以五种邪命来活着的话,也许你今生看起来活得很快乐,什么有车、有各种各样的资具、什么生存的因缘都有,但实际上,乃至生生世世可能都在地狱、饿鬼、旁生当中,非常的痛苦。

所以我们生存的手段,最好不要有一些狡诈的行为,应该清净地活着。因此作为出家人,应该经常发愿,自己所有的生活资具来之不易,也是依靠信众、家人的供养,所以经常要学念一些《随念三宝经》《普贤行愿品》做回向。我们世间人的话,你们现在拥有的福报,有一部分是前世你的福报而来,有一部分是你今生当中自己的努力得来的。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惜福,不要认为无所谓的一直浪费,这种行为不是很好。同时我也希望在生存的方式上面,不能有狡诈和欺骗……当然所谓的偷盗这些,各个国家的法律也是不允许的,一旦被发现,有些抢劫者基本上晚年就是在监狱里面度过。

我去一些监狱里面讲课的时候,经常看到有很多非常非常有名望、有财产、有势力、有智慧的人——有“智慧”的人特别多,尤其是现在很多网络诈骗的年轻人,他们是特别有“智慧”的。

其实有时候一看人的眼睛,就基本上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应该是笨笨的;这个人很聪明的;这个人很能干;这个人应该是很诚实的;这个人可能烦恼比较重……有些人看上去好像脸上总是一副特别痛苦的样子,这不仅仅是我看得到,很多人都看得到的。比如我们经常说某个人的时候,“哦,是不是脸上始终都是带着痛苦表情的那个?”“是是是!”其实大家都看到的。我们每一个人自己有时候也应该看看,自己照一照镜子,自己给自己找一个定位:我是痛苦者还是快乐者?是聪明者还是愚蠢者?我是什么样的?……现在警察他们首先也是观察一个人的神态,包括脸上的表情等很多方面。学心理学的时候也有这些,现在的有些知识当中也有。

不管怎么样,你是通过什么样的身份来活着,这一点很重要,我们还是应该很如理如法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一方面大家应该很开心、很清净地活着……其实活到今天也不容易。去年有一个人问我:“你觉得自己最成功的是什么?”我当时因为生病身体不太好,那个时候刚刚好一点。我说:“我能活到现在就是最大的成功。”有时候我觉得这句话是对的。我看有些人十几岁就已经离开人间了,有些二十几岁已经昏迷不醒了——我在很多地方看到很多年轻的植物人,很可惜的。有些是到了晚年的时候……你看霍金,看他以前的照片是很不错的,后来慢慢慢慢肌肉萎缩,就一直架在轮椅上。

所以我们人啊,有时候不知道晚年会变成什么样子,很难说。我现在还是很正常的,自己走路、自己吃饭、自己……有些人好像始终觉得很痛苦,其实不应该这样子。自己很自由的,自己能吃饭,自己能走路,自己还能有分别念,还能看到这个世界上的各种各样、形形色色,这也是很不容易的。如果我所有的这些功能突然没有的时候,也许会觉得:“哦,我原来是很快乐的。”

这里是讲我们应该舍离什么呢?就是不如法的生活方式。这是第四个。

第五个,应当舍离有害心与觉受的事与所作。对自己的修行觉受有一些损害的事情,或者说工作,或者说一些职业,也应该放弃。比如我们在世间当中,本来有许许多多该做的事情,但是对这些事情,我们还是需要有所选择。

作为一个出家人,应该有出家的清净戒律,要做对自他有利的事情;如果所作所为会对自己的心和修行、戒律都有害的话,那应该舍弃。那么作为在家人也是同样的,尤其是我们学佛的话,可能你的工作,你平时做的事情,对你心理的健康也不利,对你的修行不但不利,甚至有损害的话,那么我们尽可能地舍弃。不管是与你的环境有关系,还是与你的朋友有关系,以及与你所做的工作有关系,这一点可以去观察。

我们有些人的发心工作,实际上如果你自己稍微有一点大乘的菩提心,或者说你自己稍微对佛法和众生有发心意乐的话,也许你做多一点也不一定有损害。我们有些人,“去这个部门会对我的修行不利。”然后过了一段时间,“我要去那个部门,我这里发心不行的。”……基本上很多部门都已经待过。

我们这里应该设一个部门,有些很想发心的人可以去那里问,然后有些部门需要发心人员也可以去那里找。

我这里也说一下,我们佛学院这边需要教英语和教汉语的老师,给一些沙弥上课。一年到两年的时间,主要是男众这边,女众不行。还有我那个寺院那边的佛学院,也需要教汉语的老师,他们要学一些汉语。他们可能基础不是很好。如果你们当中有发心人员的话,待会儿下完课跟我说一下,主要是我们现场的人,网上的人待会儿也没办法报名吧——以后如果有的话也可以。我前段时间去找了没有找到,好像是在网上还是什么。佛学院这边有些喇嘛也想学一些汉语、学一些英语。当然这个人要稳重,报名完了以后至少也是两三年当中……不知道工资多少?有没有?——这个是很关心的。(上师笑)可能几百块钱吧,两三百块钱是吧?不知道。所以就没希望了,(上师笑)肯定没有人报名了。

那天相关部门也给我讲了,还有我的那个寺院那边的,如果有发心的话,你们也和我说一下。如果能的话,当老师对你的修行、对你的心肯定有帮助的。我们《中观宝鬘论》里面讲的,培养人的话是积累智慧资粮的,一定会是生生世世不离智慧。当然脾气要好一点,人比较能干的。不然培养学生有时候也会遇到很多烦心的事情,这一点也要心中有数。

因此我们真正能发心的有些道友,在学院当中待的时间也长。“我要做一些事情”,可以这样发心……我是这样想的,比如我们有一个平台的话,某个部门需要做饭的,就在这里写上。然后有一个人“我想到某个部门当中做饭,我在这里暂时有一些生活方面的困难。”吃住方面有一些不足的话,有些部门的发心人员就比较方便。可能有吧?我去年好像提过一次,“以后我们要建一个发心平台。”因为有些是需要发心人员,有些是想发心,如果没有平台的话一直找不到。我在这里一直想找一个发心人员,那边有很多想发心的人员,但我们之间没有一个有线的联系,全是无线的——无线也没有网络(众笑),所以一直碰不到。刚刚初发心的有些人还是需要一些资源,然后我们有些部门也需要大家发心。发心很重要,如果发心的话,我自己觉得对心和对修行并不是特别地影响,虽然有一点影响。

前段时间我可能很傲慢地说过吧——也许有人认为是傲慢心,但我自己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比较发心的,又要去管理,又要翻译,又要出去讲课,同时建一些学校,这样那样很多事情……还有讲课,在山下也好、学院这边也好,包括金刚降魔洲这边有时候确实有很多很多的杂事。但是好像只要能发心的话,很多方面可以并行。如果你心的力量强的话,可以做很多事情;如果你心的力量不强,闻思也不行,发心也不行。

有些人说:“不行,发心影响我的闻思,我一定要放弃发心,我要去闻思。”但是闻思也不成功。有些人说:“我闻思不行,我要去发心。”但发心有时候也不成功。我看每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当中有些发心上面很不错的,闻思也很不错,全是同时并行的。

其实全世界很多国家的有些人,真的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因此我们现在身心比较健康的这些人,这里也讲,对心和觉受有害的事情你可以放弃;但是没有损害而且有利的……也许有利的!你不发心的话你都不知道,你认为你是阿罗汉果位、成就者,结果你一发心,旁边的菩萨全是很有智慧的、很有能力的,只有你一个人跟谁都格格不入。

所以我们有些发心人员最不好的地方,就是互相关系不好。我看到有些地方经常安排人的时候,“这几个人不合,不知道什么原因。”很多人最大的毛病,刚开始第一天的时候,“我们七个人、八个人……”再过三年两年以后,基本上互相之间心里都有一种隔阂。其实真正的大乘佛教徒不应该这样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很多以前都是独生子女的原因吧,都有一些性格。现在我们最大的修行不好……也许不一定有这个关系。有些人的素质关系,素质比较低的话跟谁都看不惯、跟谁都合不拢。这一点希望各个地方的修行人一定要注意!

我那天在一个地方也是网络开示的时候讲了,我们修行不成不要紧,但里面不要弄得很乱!听起来全是讲一些过失,“这个人不好,那个人不好”,我们佛教徒讲的过失,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没有什么过失的。什么“这个人对我不好,那个人对我不好”,有些人特别擅长讲过失。这方面希望还是要注意一下,对吧?

不知道我讲得对不对?讲到什么地方去了?其实这个还是很好,有一些东西讲吧。可以,比中观还好讲。

第六个,应当舍离有害身体的食物与举止。昨天讲应该食用一些对身体有利的食物,今天讲对身体有害的食物和一些举止。

作为大乘佛教徒,虽然我们对这个身体并不是很贪著,但还是要保护的。《中观四百论》里面不是也讲吗,“虽见身如怨,然应保护身。”虽然有时候依靠身体造了很多恶业,发现它就像怨敌一样的,但是也应该保护。为什么呢?“具戒久存活,能作大福德。”具有清净戒律的人,如果活的时间长一点,他能做很大的福德。就是说清净戒律、行持善法的人哪怕住世一天,他能做很多很多的善事。所以说人的身体在某种意义上是非常值得保护的。《入菩萨行论》当中也讲,“此身虽多患,善用如工具”,我们这个身体虽然有很多的毛病、坏处,但如果我们善于使用,那它就像工具一样,依靠身体也能获得解脱。

所以我们这个身体呢,也不能天天不洗澡、不洗脸、不洗头。“这个身体是不清净的,由三十六种不清净物构成的”,所以就特别地去摧毁、去虐待,那这样的话,密乘戒律里面也是不允许的。

因此,我们一定要远离对身体有害的一些食物。现在有时候看上去好像什么都不敢吃,这个也有害、那个也有害,全是垃圾食品,也有这样的。但有些也不是这样的……不管怎么样,我们尽量吧。

有时候我也很不好弄的,有些喜欢吃的东西他们说是不好的。比如我们有时候出去的时候,吃一点方便面,比较方便的,好像吃的话也比较香。但是吃完了以后也比较担心,是不是真的三个月不能消化?是不是真的它……有些是看得出来,包括有些饮料,夏天天气特别热的时候,有些牛奶根本不会腐烂,打开好几天都不腐烂。如果这样的话……一般牛奶这些,短短的时间当中就烂了,所以确实里面有一些防腐剂。现在有些人说尸体埋在地里七个月都不会烂,因为我们的食物里面有很多这样那样的。所以现在有时候不知道喝什么,不知道吃什么。有人说现在藏地的什么糌粑、酥油这些比较健康,也许是,但完全吃这些的话可能也不现实。

像一些喝的,包括喝咖啡的话他们也说不太好。可能喝多了不行,喝少一点应该是可以的。(众笑)我们去挪威的时候,他们好像一天喝六七次,基本上每一顿都喝很多很多。和他们交往的时候,觉得好像喝咖啡应该是很健康的;回来以后很多人又说那样的。我觉得一天喝一杯的话,问题可能也不是很大的。

有一个咖啡是世界上最好的——猫屎咖啡(众笑),猫的粪便里面有那些咖啡豆,经过它的身体排出来以后做成的。应该是世界上最贵的,说是一杯都要好几百美金。我们倒是没有喝过,但是照片看过(众笑)。说是很好的,也是最健康的。说是这样说的,但实际上也不太清楚。

有时候确实好像太多一些负面的话也不太好,有时候我们还是该吃的也应该吃吧,没有那么多严重;该喝的也应该喝,对吧?

还应该远离对身体有损害的一些举止、行为。昨天也讲了,包括我们长期不锻炼、长时间睡眠。因为生命在于运动。另外佛教当中讲过午不食,现在很多地方习惯晚上吃得特别特别好,包括很多年轻人吃夜宵,其实你的消化系统不可能夜间一直运动,所以这些都对身体、对健康非常不利。

还有就是一直不运动。尤其是我们出家人,希望有时候转坛城也好、磕头也好,自己应该还是勤快一点。有些各方面稍微有一点能力的时候,就要求侍者饭菜全部都端到你的身边来,除了吃以外什么都不动,这样到后来就不太好。最好还是自己勤快一点,做一些事情,这样应该好一点。

因此我们修行过程当中对这个身体还是要保护。包括洗脸、刷牙、洗澡,这些非常简单,大多数人应该会。但是也有些人基本的一些健康知识都不懂。尤其我们有些佛教徒到了藏地以后,比一些藏族人更不爱卫生,又不洗澡,又不洗衣服,回去以后对我们整个佛教带来不太好的影响。这样不是很好的。当地的水完全可以洗净我们的身体、各种各样的垢染。

男众这边稍微差一点,女众这边稍微好一点。现在我们学院不像以前,以前确实洗澡的条件都没有,但现在这些方面的话,只要自己不是特别懒惰……有些道友的那个大氅,很远的地方都感觉有点味道(众笑)。以前我们小的时候在衣服上面写字,当时也没有条件洗衣服;现在我们有些道友的衣服上面,也许写的是“顶礼三宝”“喇嘛钦”……这样不好,对吧?

第七个,应当舍离以欲望吝啬束缚的贪执。要舍离贪执,对人、对财、对物,以吝啬心束缚的这些贪执应该舍弃。萨绕哈巴尊者也说过,芝麻许的贪执也会带来无量的痛苦。对人也好,对财富也好。其实贪执都是有一种吝啬心,都是只愿自己享乐,不愿意跟别人分享,这样的贪执应该舍弃。

贪执带来的痛苦非常多的。现在很多人感情上的痛苦,也是因为贪执而来的。贪执越来越大,痛苦越来越大。如果我们能放下这些贪执,那它带来的痛苦就会减少,甚至全部都没有。为什么我们会这样呢?这是我们相续当中的一种习气。要断除它的话,最好是通过无我、通过无常,这样的话能断除。比如说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无常的,对一切没有很大的兴趣,那即使你想得到的东西没有现前,你也不会那么痛苦。

因此我们对贪执带来的痛苦应该要清楚。包括对家人,学了佛以后不要太贪执了,当然一点贪执都没有可能不行。我们有些夫妻都是佛教徒,但是听说吵架很厉害的,天天都吵。这样还是很痛苦的。到了一定的时候,价值观不同、三观不同,然后就吵得翻天覆地,每天都是打仗。就像伊拉克和阿富汗,十几年一直打仗。家庭每天都这样打仗的话,很不好的,自己的孩子从小就在这样一个不幸福、不团结的家庭当中成长。现在很多年轻人心理有阴影,问他们“为什么你心理不健康?”“我小的时候我父母天天吵,所以后来慢慢慢慢我也有点不健康了。”其实这个不应该有关系,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父母吵父母的(众笑),你自己好好学习也可以的。真的这样,按理来讲你自己不吵就可以,他们吵他们的。但是好像很多这种孩子的性格也不太好。这也是来源于贪执,贪执导致的。

甚至有些佛教徒对上师、对道友的这种贪执也带来很多的痛苦,这样也并不是很好。我听说有些佛教徒,为了亲近上师方面的话也经常搞得关系不好,甚至金刚道友之间都不说话。好像这个团队亲近上师的时候,那个团队就很不高兴,这样不是很好。最好不要把上师当作私有财产,上师的弘法利生事业,大家有能力的话一起去帮助,如果没有能力也没办法。没有必要为了上师、为了某一个人就争执不休,这样不是佛教徒的行为。

所以我这次主要是从佛教徒这边,有些不好的地方,稍微提醒一下,也许有些还是起到一点作用,希望要注意一下。

下面是第八个,应当舍离令他人不起信心之因——放逸行为。我们应该放弃一些让别人不起信心的因,就是一看到这个佛教徒,“原来是这样的呀!”

所以尤其是在非佛教徒面前,佛教徒更要注意自己很多的行为,一定要选择场合。如果全是佛教徒的圈子,你的有些行为稍微过分一点也可以;但是如果不是佛教徒的群体当中,一定要为了佛教的形象……有些行为从你自己佛教的层面来讲是很好的事情,但世人也许不产生信心。寂天论师也说过:“世间所不信,观询而舍弃”,以前我们讲过吧,就是世间人不产生信心的事情,我们通过观察,通过询问以后应该放弃。作为一个佛教徒应该这样的。

我们学过出家人的戒律,包括在家居士的一些戒律,佛陀的《毗奈耶经》里面,大量的内容都是讲让世人不产生邪见、让世人产生正见的道理。如果世人产生邪见的话,佛陀要求遮止,从此之后不能做。这是很重要的,我们不能认为“一切都是随缘的,应该这样的”,其实每个圈子都有不同的价值观。

包括我们有些佛教徒对上师很有信心,上师在路上的时候就开始磕长头,这样我觉得也不是很好的。在人群当中的话,大家都觉得,“啊,这个人怎么啦?有问题啊?看到一个人就开始五体投地,这是怎么了?”

有些经常就是,“这个是上师吃了的,这就是甘露,来,我们来分!”其实我是非常反对,这样不是很好的。包括现在世间当中,有一个明星去一个餐厅里面吃东西,然后那个鸡骨头他的很多粉丝都抢。对他们粉丝来讲,这是他们的一种信仰,他们觉得没有什么不合理的,“我很喜欢这个明星”,但是旁边其他的人非常反感,“他吃过的鸡骨头有什么!”然后大家都会议论。同样的道理,我们佛教圈子当中,藏地也有这种说法,“上师的剩饭是弟子的悉地,”民间有这种说法,但实际上在有的场合当中不一定适合。因此我们要看看哪些是让别人不太起信心的因,通过询问,通过各方面的观察,一定要放弃。包括这是一种放逸的行为,大家应该要放弃。

第九个,应该舍离无有意义的住行之事与所作。应该舍弃没有什么意义的一些行走、行为。什么行走呢?没有什么意义的,整天到处跑。今天住在这个地方,明天又去另一个地方,到了一定的时候已经习惯了。

我们现在有个别人,可能有一点钱吧,今天在这里,明天在那里,天天跑、天天跑。其实可能真正的一个清净的传承都不一定有。这样跑到一定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不一定很好,当然对你们的修行、你们的觉受非常有意义的话也可以。我刚才也讲了,所谓的有意义和没有意义,我们这里指的是跟我们将来获得解脱应该有关系的。但是没有意义的行走,没有意义地到处去旅游、到处去观光是没有必要的。

我们学院当中有些道友已经十几年、二十几年了,如果身体不好马上去做个检查,然后很快就回来了。有些的话,哪怕是三天的休息,又要跑出去。我经常很关注地看着,“这个人这次肯定又要出去”,因为已经习惯了。看看有没有一个星期天,一旦有个星期天,别的地方跑不了,就是色达县也要上去逛一逛。到一定的时候,已经习惯了没有办法了。其实这也不是很好的。

因此在这里讲到,没有意义的住行,就是到处跑,还有没有意义的行为、没有意义的所作。我们现在讲的话比如对自己的闻思修行、自己的工作,没有意义的要放弃。世界上很多成功人士和名人,他们也是这样的。像尼采,他有一本书里面说,他从来都没有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浪费过时间。他为什么那么成功呢?很多人认为他很聪明,他所作所为的一切都是用在有意义的事情上面。那天我们在外边听了一个教授的课,讲尼采的这种故事,然后讲着讲着,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我原来对尼采的看法很不好,后来我也产生了一点点欢喜心,不是信心吧。

所以我们有些人,好像自己有一些散乱又没有什么意义的时候,马上要么念咒语,要么马上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这跟自身的修养有一定的关系。

最后一个:应当舍离隐藏自己过失、宣扬别人过失之举。按理来讲,我们应该暴露自己的过失、隐藏别人的过患,但很多人是不是这样?我们藏地不是说嘛,“自己的脸上有牦牛跑着也看不到,别人的脸上有小小的虱子也能发现。”就是从来不观察自己,一直说别人的过失,其实这不是很好。真正的修行人,应该是既要观察自己又要观察别人。不然的话,每天都讲别人的过失,到一定的时候,自己的心目都不清净。

尤其讲别人过失的话,如果对方是一个菩萨善知识,那过患就非常大。《极乐愿文大疏》里面也讲了很多这方面的故事。有时候我们凡夫人可能看不出来什么,就天天说他的过失,也许别人是文殊菩萨、观音菩萨的化现。观音菩萨假装成一个坏人来显现在你的面前,你天天骂观音菩萨的话,那自己解脱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障碍。

所以我们凡夫人要尽量观清净心。当然观清净心也有一些界限,这种分寸自己用智慧来观察。总而言之,隐藏自己的过失,宣扬别人的过失,这样是不好的。应该是宣扬自己的过失,“哦,我这个地方错了。”有些人发生一些矛盾的时候,自己不愿意承认错,其实自己承认就很好了。我有时候处理问题的时候,我不让他说别人的过失,“你自己的过失先说出来。”然后他说出过失以后,我就抓到了他的毛病,“你刚才不是说你自己错了什么吗?”然后让他自己不得不承认,这时候对方也说自己的过失。比如两个人有矛盾的时候,互相都说对方过失的话,永远也解决不了。如果要求每个人都说自己的过失,自己把自己的过失说得越来越清楚的话,这两个人的矛盾也容易化解了。

所以有时候我们凡夫人确实也有很多的毛病,不管怎么样,大家作为修行人,经常要依靠窍诀来调伏自己的相续,这是非常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