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弘扬生活佛教

——索达吉堪布2018.05.20第138次网络开示

 

今天跟大家讲一下生活佛教,讲之前念一些传承,然后作简单的讲解。今天传承念得挺多的,有四个——现在才知道这么多,分别是《大自在祈祷文》《修心七要》《三十五佛忏悔文》和《普贤行愿品》。

(上师念《大自在祈祷文》传承)

这个《大自在祈祷文》去年我们很多人发愿念一万遍,对吧?我看一下一万遍已经念完的有多少人?……不错!好,还要继续念啊,每天都念,一万遍是基础。还有些可能还要半年,是吧?没有念完的有多少?……有点少哦,你们还是要注意,你们掉队了。

(上师念《三十五佛忏悔文》和《修心七要》传承)

今后你们念《普贤行愿品》可能比较多,所以今天也特意安排念一个《普贤行愿品》的传承。

(上师念《普贤行愿品》传承)

我们藏传佛教的很多修行人,得到一个法的传承以后,一辈子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当中去修行,希望我们大家也一辈子把《普贤行愿品》《大自在祈祷文》《三十五佛忏悔文》等等这些放在念诵当中一直修。有时候可能工作比较忙不能坚持,但不管怎么样,一直要把它当作自己生命当中很重要的一种修行法来对待。

今天晚上主要讲一下生活佛教。为什么讲生活佛教呢?因为我们每个人都离不开生活,而且也需要修行。今天这里的听众,我相信90%以上都是有信仰的;虽然有信仰,但生活对我们而言仍然是不能离开的。所以我在2016年2月份的时候,也给大家提倡过生活佛教,这两年大家在生活佛教方面应该也做了不少事情,效果也非常明显。

实际生活与修行相结合

我们佛教徒基本上也明白了一些道理,不仅自己要认真地修学佛教的精髓、甚深的法要,同时也会转为道用,也会用在日常生活当中。也就是说生活当中有修行、修行当中有生活,相辅相成,互不干扰。而且有了修行、有了信仰,我们的人生确实比以前快乐得多。在心态调整方面比以前灵活,面对家庭、工作的问题比以前更加坚强,分析问题方面也比以前更有智慧。

今天我们这里的听众大多数是在家身份的,作为在家身份的话,你现在不可能什么都放弃。把家庭放弃,把上面的老人放弃,把下面的子孙也放弃,自己前往一个寂静的地方出家修道,这对很多人来讲只是一个发愿而已。实际上如果自己有修行的方便方法的话,是非常容易行持的。我们最近在学习《维摩诘经》,维摩诘居士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他虽然身处在家的行列当中,但是他既可以弘法利生,又可以随时随地修行;而且他的修行境界超越了很多人,包括佛陀十大弟子的行为和见解。

所以可能形式上看起来出家人没有什么生活的束缚,没有感情的压力,也没有支撑家庭方面的责任等等,但实际上也并不是。真正的大乘佛教徒或者说大乘的佛教出家人,可能比在家人还累,比在家人还忙,比在家人还有责任。

所以我想,只要大家修行的方法对了,处在任何一个环境当中——红尘也好、寂静的山里也好,甚至在跟我们信仰有所冲突的单位当中,你也完全可以按照“莫舍己道,勿扰他心”的原则修行。我们现在所谓的“生活佛教”,虽然跟前辈大德们的人间佛教、人生佛教以及人天乘佛教的说法稍微不同,但大体上也有共同之处。

不管怎么样,我们提倡既要关心人类,关心我们人类共同的生命体系——从这个层面来讲,我们要对所有的人用慈悲心来关照,这是生活佛教的一个内容;然后在菩提心的摄持下,扩大见解,除了人类以外,对动物甚至对植物、对整个大自然也要去关心。保护动物、保护环境,也是全人类、全球范围当中,人道主义非常提倡的,是人们极其关心的高尚行为。如果我们把它浓缩出来,归根结底也可以说是调整自己的心,也可以说是行持善法、禁止恶行的一种行为。

所以我们作为佛教徒,可能不能仅仅是自我解脱,就像我们藏地有很多自己想即生成佛、修大圆满法的人,还有汉地那些念阿弥陀佛想自己往生极乐世界的人,这些修行是非常好的一种行为;但是可能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在现实生活当中,将自己的见解和行为融入到我们的生活当中去。这样一方面我们可以跟这个时代相适应,不会被新的时代淘汰,能跟得上这个时代;另一方面,我们佛教徒自己学到的真理和智慧,非常有必要跟身边的众生分享。如果我们没有分享,只是独自享用这样的知识,那非常可惜!

我们知道,现在的社会也好、人类也好,很多的问题其实并不是光用物质来解决的,而是需要从心理上解决。心理问题的解决,可能大乘佛教是最好不过的。大乘佛教的理念,应该说对我们的人心最有灵性的作用。这一点不管是科学界,还是我们宗教界各自不同的宗教,都有共同的看法,可以说是达成共识的。

那么这是为什么呢?其实人心的很多痛苦、很多烦恼,应该都是自己造作出来的。比如除了生活所需以外,人们习惯性地攀比、竞争,还有新时代科技带来的各种各样的压力。这个时候我们如果有很好的智慧来面对,确实人生能过得非常快乐。

所以我们现在要求大家,生活佛教就是要把我们的实际生活与我们的修行结合起来;如果不相结合,完全跟这个社会、国家、各个民族的人格格不入,完全矛盾的话,那最后我们修行人就变成了一种另类的、很奇怪的生命了,那可能自然而然会被这个社会淘汰。如果我们每一个人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到最后——从大的层面来讲,可能佛教容易变成一种名声而已,很容易毁于一旦。

而且现在外在的形势大家也应该清楚,像中东那一带,他们有其他的宗教,就像汹涌澎湃的大海波涛靠近我们,我们原有传统的宗教、文化很多都受到不同性质的打击。西方也有他们不同的宗教,他们有意无意地也在我们的空间不断地发展、不断地蔓延。当然对这些宗教我们也不会排斥,他们也有很多慈悲、善良的理念和给人带来快乐的真理和智慧,这是我们不可否认的。

令众生欢喜

但是从另一个层面来讲,我们作为佛教徒应该有责任和义务将自己的教理在人世间弘扬。这种弘扬并不仅仅是极个别所谓的高僧大德、上师堪布、出家人的责任;我们每一个人,从皈依佛陀的那一刻开始,应该都有责任。尤其讲到大乘佛教,我们深深地认识到,所谓的佛教其实是一种利他最好的方便方法。我们藏传佛教的《弟子问答录》中提到:“万般皆下品,唯有利众高。”以前好像引用过吧,从大乘佛教的层面来讲,其他都不是很重要,唯一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利益众生!利益众生是最重要的事情。作为一个佛教徒,皈依了大乘佛教之后,你应该要做让诸佛菩萨、让传承善知识们欢喜的事情,这就是我们应该要做的事情。

《华严经》当中也讲过,令众生欢喜者,令一切如来欢喜。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所作所为让众生——哪怕是一个众生,暂时离开了轮回的痛苦,获得了究竟的解脱,这样的话,哪怕我们对十方诸佛菩萨面前以七宝做多少劫的供养,都根本不能与它相比,也就是说,它的功德远远超越供养诸佛菩萨的功德。我们学习大乘佛法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这个责任。

那我们的方法是什么呢?以前也讲过,今天我再讲一下,我们的主要方法是:在日常生活当中,作为佛教徒,我们要关心身边的人,这是一个;还有一个,作为佛教徒,我们要懂得佛教显宗密宗的基本教义。如果佛教徒对佛教的道理一点都不懂,那确实是有点困难。不过今天我看大家的念诵还比较不错,跟以前有所不同,我很高兴。从念诵的态度来看,大家可能都在学习,对吧?我最喜欢的就是学习。确实哪怕是在寺院当中,如果不学习的话即使待在上师身边,即使天天住在同一个屋子,我觉得也没有什么意义。如果学习的话,就算是在地球的另外一边,比如你在南美洲、北美洲,那也和依止任何一个上师是一样的。

现在是信息非常发达的时代,不像以前了。任何一门知识,佛教也好、科技也好,全世界任何信息的传播跟以往完全不同,非常地便利。任何人只要拿个手机,全球就在你的眼里,非常方便。这个时候,我们作为佛教徒,非常有必要经常看一些经论,听一些高僧大德传讲佛法的声音,应该发自内心地要学一些知识。否则我们光办一个皈依证,然后在某个上师的名下,“我是某个上师的弟子”,就这样互相签一个合作协议,这样能不能成就呢?不能成就。因为上师的相续依然是上师的相续,你的相续依然是你的相续。

不管是哪一个上师传讲的法,如理如法地听闻、如理如法地思维、如理如法地修行,到一定的时候,自己就完全能自立。即便所谓的上师、道友不在你的身边,你不但完全能够自立,而且还可以用自己学到的知识帮助身边很多很多的人。

我们现在很多人学得比较不错;有些虽然学得不是特别好,但是可能前世的因缘,利益众生的心也很不错,再加上行为各方面还是有这个因缘;有些学得也是很好的。当然我们学的知识跟自己的行为最好是能结合在一起,不然的话,光口头上说得非常非常好,然后行为很糟糕,这样的话暂时可能大家能接受,但时间长了以后,久而久之,最后可能自己的很多恶劣的行为也会暴露。所以作为一个佛教徒应该有这样的学习,闻思修行很重要的,这是一个方面。

关注出生、成长、衰老、死亡以及来世

第二个方面,我今天想给大家介绍的,我们可能以后要关注人从出生到最后死亡之间的这种关心。按照藏传佛教的话,我今天并不是特意要赞叹藏传佛教,了解这方面的人应该清楚,藏传佛教的很多教理,它不仅是在寺院里面通过辩论、考试这样来印证的,更重要的是它甚至对一个最底层的、最一般的普通老百姓的家里,从出生到最后死亡,对他的来世的这种关心,都一直是完好无损的,有一个很好的传统。所以现在很多人学习藏传佛教,可能与这个有一定的关系。

让孩子在慈悲与智慧中降生成长

那么我们今天也简单讲一下。首先第一个,不管是任何一个生命,尤其是我们人类来到这个世界,这叫做降生、出生。出生之前叫入胎,像佛陀也有入胎这样的经历。一般世间任何一个众生,依靠前世的业力,就是前世所造的善业和所造的恶业,在中阴当中他就寻找自己来世的这种趣,而且依靠他的意识,包括他的业力,这样的因缘具足之后,入了母胎。入了母胎以后,按照佛经里面讲的,你在母胎当中,如果母亲在一个比较悦意的一个环境当中,包括去寺院朝拜,或者念佛号,念观音心咒……这样的气氛当中让你逐渐逐渐地成长的话,其实对你将来的人生有非常大的帮助。

我们一般藏地任何一个家庭,大多数是这样的,现在可能有个别的在城市里面的也许有一些变化。我所见所闻的话基本上都是,当怀孕的那一刻开始,家庭可能到一些寺院里面去做一些善事,经常自己去转绕,去供僧,去放生,去做一些比较有意义的善事。这样之后,接近降生的话,整个怀胎九个月对你的胎教是非常有帮助的。

像汉地的话从周朝开始,当时周文王母亲怀孕的时候,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有胎教这样的说法。包括他来到人间对很多老百姓有意义的话,有些历史学家也认为跟他母亲对他的教育有关系的。以前像印光大师,他们也是非常非常的重视。

我觉得这不仅仅是佛教的说法,其他的宗教也非常关心这样的胎教。还有现在的心理学,有些科学也是这样认为的。西方很多科学家,他们认为孩子在母胎当中的时候,如果母亲的情绪非常温和、宁静,而且没有产生负面的、浮躁的情绪的话,对她的孩子将来的性格、心理有很大的帮助,通过心理科学分析之后也得出这样的结论。

所以我们作为佛教徒,以后我们佛教徒的道友当中也好,还有非佛教徒当中的话,谁有这样的现象的时候,我们尽量对他们做这方面的宣传和教育,这非常好的,这对他将来也是很好的一种指引。比如说有些母亲自己愿意的话,为了孩子的将来有智慧的话,至少念文殊心咒1万到10万遍;如果让孩子将来变成有慈悲心的话,让他母亲念观音心咒1万到10万遍。这样的话,将来母子应该从慈心和悲心方面,或者说智慧和悲心方面,跟其他很多人不同的,这一点我觉得很重要的,这是一个方面。

然后当他降生以后,我们都知道,像印度的话可能有不同的生诞仪式,包括现在的什么耆那教、锡克教,他们有不同的一些仪式。我们从《佛传》里面看到,当时福利王子降生的时候,他们(他父母)就开始做一些广大的布施。包括净饭王子——悉达多太子来到这个世界降生的时候,他的父母把国库里面的所有粮食拿出来给老百姓,做广大的布施。所以一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现在所谓庆生,庆祝他的生诞,有些杀很多的鸡、杀很多动物,然后大家一起过各种各样的一些生活,不知道对他的健康、对他将来的智慧有没有障碍,很难说。

所以我们建议,这些小生命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最好让他们培养在一个慈悲和智慧的世界当中,而且父母也应该有一种很和合的家庭。现在很多人认为,孩子如果很小的时候父母经常吵架,可能他的心里面也有一些阴影,长大之后有暴力倾向,有很多负面的一些影响。所以我们作为佛教徒,应该用跟佛教有关的方式培养孩子。而且现在孩子从小是什么样呢?从小就看一些不太健康的动画片,现在这个是很严重的。这个时候,我们佛教徒如果有这方面能力的话,应该有必要做一些与佛教文化有关的动画片,这在当前是非常重要的。你们如果有一些这方面的技术、专业,这样的话免费也好,或者有一些能力的大居士,应该做一些比较好的动画片,国外有一些,但是量不是很大的。

其实现在我们这个市场,可以说是大家都在抢的这么一个时代。我们为了下一代这些孩童的心理健康,应该讲一些佛和菩萨的故事、我们历史上的人文道德方面,对心灵健康有好的一些作用的这种故事,可能很重要。当然,现在这个时代,我们比较难理解。前一段时间有一个美女整容花了400万。另外剑桥读书的,他们在一个平台上面聊天:这个美女从小做了很多整容手术已经花了400多万。然后另外那个有学问的女士就问她,“那你如果这样做的话,现在我们的这种价值观也在变,你今天做这样,可能过一段时间又要做,这样你做了很多很多次,最后一百年以后你如果死了的话怎么办?是不是觉得很可惜?那时候你的美也不存在。”但是她当时回答是:“我们活在当下就可以了,一百年以后我也不存在,无所谓了,我们应该活在当下。”很多人认为她的回答是非常正确的,应该这样做。你学了很多知识,不如现在当下……他们很多人评价认为这种三观很正确。

这样的一个时代哪是好的,哪是不好的,我们可能很难分清。但是我们作为一个佛教徒,非常有必要制作一些动画,对孩子的心理健康这方面,作为佛教徒应该创造一些这方面的公司也好,这方面的资金也好,这方面的一些技术,你们自己就可以。而不是说:“上师要不要我给钱,你来做一下?”不是这样的。上师们也是很忙的,不是说上师们来做,上师们也不懂这些,他们什么都不懂(众笑)。做动画的话你们应该懂,你们作为父母的话,知道孩子喜欢什么,你有这个技术的话你自己做,自己做以后现在可以在网上发布,这是一个接引,就是很重要的。

还有一个,从小的时候三四岁开始,我们说三岁见他的未来的相,这个时候我们有必要让孩子的心理健康。现在国外有一些地方专门有一些意识形态的,让某个东西慢慢慢慢沉静下来,让孩子五分钟、三分钟,让他这样观修。那么,这些孩子们看能不能小的时候,父母跟他一起坐禅,不然现在很多父母,父母要坐禅,孩子在那边调皮,然后他又非常烦恼,就很恨他“我在禅修,你在那边……”就这样。一方面可能父母觉得孩子参禅现在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他不能完全安住。但有时候我们看到有些五六岁的孩子,让他禅修的话,好像看起来还是很好的。我们父母不断地鼓励:“你什么都不要想,你这样安住,这样的话多好啊!多乖啊!你看你现在真的已经禅修到了很高的境界。”这种声音也许他没办法安住。不要说这样的孩子,连我们大人有时候都不能安住。

刚才我们禅修几分钟,我在禅修的时候想“现在是不是又到了很多游客,那些接待的人肯定在那边忙吧!”我一直在想这些(众笑)。禅修的三分钟我全是想的这些,就没有……。本来我在这个位置上坐的话,我表面上装得还是这样的(上师笑,众人笑),但实际上听到那个喇叭声音的时候,我就心里一直想我们可能很多道友很累的,一直想着这些。

童年时候的一举一动,对人的整个一生来讲是非常有影响力的。我们可能十几岁的很多事情都不一定能想得起,但是我们六七岁那个时候的很多经历到目前为止也是记忆犹新的。所以,现在要让孩子们不断学《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但要在学校或者家里允许的情况下。如果别人觉得这是一种信仰、一种宗教,这样的话不做也可以的。

但现在实际上禅修并不是一个宗教信仰、宗教行为,它完全是一种生活方式。包括现在很多高科技的公司,他们为了提高年轻人的工作效率让他们坐禅,这个是很清楚的。所以我的想法第一个就是培养孩子们学禅修第二个是要让他们从小看一些有意义的动画片;第三个是让他们学习《弟子规》。以前一直说过要学一些《弟子规》呀,包括家里的人一起学,不要让孩子学你自己却什么都不懂,很多人《弟子规》都不会学。我今天给你们考试的话,你们这里很多的父母可能不懂《弟子规》,这样不好。

所以,一个是知识方面,一个是动画片,还有一个禅修方面,可能要关心一下,这是孩子成长过程中我们要做的一些事情。

庆典不要杀生

然后是成长之后娶妻生子、结婚这些事情。这些实际上佛教当中也有很多教言,包括从释迦牟尼佛的有些传记里面也看得非常清楚。我们建议大家尤其是在结婚的时候,按你们自己的传统也很好,没有什么的;但是在那一天尽量地不要杀生,尤其是佛教徒,不杀生是最好的。不然,世间人认为的一生当中很重要的一天,但是那一天为了你自己的庆祝,让很多生命离开了这个美丽的世界,这恐怕是一种悲惨的战争或者说是一种很坏的行为。很多人因为自己的无知和一些不好的习惯,也许在你自己觉得最有意义的那一天杀过很多生。

所以这次金刚萨埵法会的时候,你们要好好地忏悔。以前如果你没有杀过生的话就不要紧,但杀过生的要好好忏悔。不然的话,你死了以后以什么方式来偿还很难说。我们忏悔的重要性也在这里。

所以这些对你们来说重要的事情,还是应该用一种比较如法、比较合理的方式,包括我们现在提倡的素食。当然有些人可能认为有点不好过,习惯要改变还是有一定的困难。以前藏地历史上全民信仰佛教是很好的,但唯一在结婚、过年的时候杀羊、杀牛的非常多。但现在也已经在减少,藏地去年前年有一些藏族的歌星、明星,他们在办婚事的时候都完全是素宴。

包括2011年的时候,英国威廉王子的婚宴——昨前天那个是哈里王子,是吧?他好像没有完全素食,但是陈设的肉食也不是特别多,不像一般皇家的喜事,他还请了一些平民,婚礼也比较节俭——威廉王子则完全是素食,他考虑到整个人类的健康、环保、动物的生命等很多方面,他办了全世界有目共睹、非常大型的素食婚宴。

所以有些人觉得办素宴特别不好意思,其实也不过是我们自己的习惯而已。英国的王子在别人面前都能过得去的话,我们应该也是可以的吧。还有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女儿切尔西,她也是为了健康和环保,在2010年办喜事的时候全部是用素食,百分之百的素食,甚至一些肉汁——只要是对动物生命不利的,都被排除了。

现在全球来讲,素食并不完全是信仰的原因,有些是为了动物的生命,有些因为气候暖化、环保,有些是为了自身的健康——因为肉食当中有很多不健康的因素,这个大家应该也知道。

所以并不是我们非要这么做,只是从健康的层面、从生命可贵性的层面来讲,如果办素食婚宴的话是非常好的,而且我们也会奖给他们一些佛像——到目前为止还是特别多的,这方面也表示出他们对众生的关爱,也值得随喜。当然有些实在不行的话,也可以减少残杀,尽量不点杀吧,这种方式也算是一种进步。

所以我们觉得成长最好是伴随着一种慈悲心,我们生命和家庭的开始,应该有一种爱。我们经常提到的这个“爱”,包括今天网上都是传的“520,我爱你,我爱你”这种网络的特殊语言。但是你真要爱的话,不仅是爱某一个人,如果你爱他的时候却把其他的生命吃掉,那这个爱当中有恨,恨当中有爱。所以从另外一种信仰,或者是另外一种价值观的层面来看,不一定是真爱。因为表面是爱某一个人,背后却在践踏其它众生最爱的生命,用我们人类自己的智慧来观察,可能也是需要思考的。

我们并不是非要让大家改变什么,包括我们对一些学术界的思想也是这样的。作为佛教徒,我们并不是强迫任何事情,我们只是用非常客观的方式来观察,客观地分析一些道理,这样的分析学术界的人应该也是可以接受的。每个人都可以自己选择,这是一个方面。

年轻人结婚方面,尽量要有关爱生命的理念在里面,当然也要适合自己的情况。如果自己各方面的因缘不具足,也没有必要特别地固执,但是要学会忏悔,不然也是比较困难的。我们有些有信仰的人可能在一个没有信仰的家庭、没有信仰的环境当中,生活起来可能也有一定的困难。因为你的很多行为你身边的人都不理解,最爱你的人都不理解,你可能处处都会遇到一些麻烦。但不管怎么样,见解上我们还是要坚持自己的观点,行为上和不同信仰、不同观点的人和睦相处,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对家庭和工作认真负责

然后我讲一下工作方面。大家在修行的过程中,不要放弃自己的家庭和工作。我们看到很多佛教徒学了佛、闻思修行以后,对家庭更加重视,其实这个是很好的。如果学佛以后行为都是怪怪的,除了一个转经轮以外什么都不管,那你家里怎么过生活?很困难的。所以我们对自己的家庭、对自己的工作要更加有热爱的心。

当然佛教最高的、个别的一些理念,像米拉日巴尊者那样的境界、那样的看破今世,世间人有些可能会有一些反感。而我们还没有到达这个高层境界的话,佛陀都一直在讲:世间和出世间不会有冲突的。六祖大师也说“佛法不离世间”。

实际上我们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世俗的事情当中都有正法。我以前讲过《水木格言》,里面就说到:“心善所做俗事,亦皆趋入正法。”意思是,不管你做任何世间的事情,如果你用菩提心、利他心来摄持,你做的事看起来好像是世间的一个琐事,但实际上它可以趋入正法;如果心不善,表面上看在坐禅、念经,表面上看天天都在拨念珠,天天放生,那只不过是你的行为而已,实际上它不会趋入正法。

我们在提倡生活佛教的时候有三个责任,以前在一个研讨会上我们也讲过:一个责任是,作为佛教徒,你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在任何地方都不能违背,这是非常重要的底线,是不能超越的;第二个责任是,对工作要认真负责;第三个是对家庭一定要认真负责

每个人的因缘是非常复杂的,所以我们还是希望大家合理合法地去工作,这个很重要!如果没有这样,可能度化众生也是很困难的。如《十住毗婆沙论》云:“若不知世法,乃至不能教化一人。”我们前段时间引用过吧。所以做事情的过程中,最好是知道世间的法,也要用菩提心来摄持。这是我讲到的工作方面的内容。

老年人要有信仰

然后,人衰老之后要怎么样呢?要开心、念咒。每个人都有衰老的时候,这实际上就是无常。“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是以前唐代的时候李商隐写的,可能比较悲观吧。我们这个人生也许是无限美好,但到了一定时候,你想待也待不住,已经接近黄昏了。

昨天我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思考中。人的生命很短暂,我现在可以说是——就算是形象上的讲经说法,已经三十多年了,现在开始慢慢慢慢收拾很多的工作……就像一个人要准备什么的话,到了一定的时候,不管是网络上的也好,很多事情慢慢慢慢地要趋于一些修行方面。我个人也在这样想。我看你们很多人的年龄也不算特别年轻——当然即使你不是特别老,年轻就离开人间的也特别特别多。生命是非常短暂的、无常的,我们什么时候离开,确实很难说。

所以衰老的时候也有几件事情要做。第一件事情,不管别人也好、自己也好,应该有一个很好的信仰。我看有信仰的这些人不怕死,他好像觉得“我活得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没有信仰,即使对人类社会很有贡献……前段时间有一个生物学家,他已经104岁了,最后好像在瑞士安乐死了。他特别悲观,他说:“我最后悔的是活了这么长的时间,20多年前死的话多好啊。我很孤独,没有人理我,我很伤心。”而很多佛教徒,包括一些佛教的大德一百多岁圆寂的时候,那么吉祥,那么安详。有些佛教徒,就算是年轻的时候死他也有一定的把握,“我不怕死,没事的。”老了以后死他也有一定的把握,胸有成竹的。

所以我们最后至少要有一种信仰、一种依靠处。有些西方的养老院当中一直等死的那些人,有些是财富方面很不错的,但是一点都不开心,非常地煎熬,很痛苦地一直等着。所以我们自己最好还是有一种信仰,念念阿弥陀佛名号。像藏地的话,在临死之前,很多老年人一直拼命地念,“我能不能死之前念够一亿遍、念够五千万遍……”每天都想着要完成的数字,什么时候死不管。“我现在还差多少,今年如果不死的话我可能会完成。”“你看我现在还念三百万就一千万了、一亿了。”我们经常遇到一些老年人,他们不会说“我什么时候死?”“我死的时候要不要马上给我的孩子打电话?”

现在很多老人没有安全感,一定要孩子陪着他,而现在孩子们自己的工作那么忙。他们没有安全感,稍微有点感冒就“我要死了,你马上过来。”有些儿女是在国外的,那个父母稍微病一下就马上让国外的孩子买飞机票回来,孩子到了的时候他的病基本上都好了。其实如果有信仰的话,“没事,我去阿弥陀佛那里,你来看我也陪不了我什么。”这是说的死亡。

死后要让生命永恒快乐

死亡之后,我们要让他的生命永恒的快乐。包括像藏传佛教那样的超度,汉传佛教当中也有很多的助念方式。这就是我们最好的对未来死亡以后的计划。

计划是很重要的。我看到哈佛大学有一个医学院的教授,他编了一本书叫做《最好的告别》。那里面说我们很多医学家,他们研究关于生的问题,对死的问题、对死以后的准备一点都没有,所以他们觉得这是一个空白。确实现在西方科学家也好,其他很多宗教,对死后整个六道轮回的转生,这方面都非常的模糊。

但在佛教当中,这方面有特别丰富的一些经验和教言。对自己的伴侣、自己身边的人死了以后,为了他们永恒的快乐,念一些经,做一些佛事,供灯、放生,这些很重要的。不过现在很多人,人死了以后给他专门做骨灰钻石,就是用他的骨灰做一个很好的、好几百万几千万的钻石,然后戴在自己的身上,认为最爱的人一直没有离开自己的身体。这个有没有价值我们也不说,每一个人自己有自己的观念吧;但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父母也好,身边的人也好,他们离开以后应该对他们进行超度,对他们进行回向,应该对他们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包括放生等善行。这样的话,他们就永远都获得快乐。

日本等有些国家在这方面还是做了一些,但佛教当中这方面更多。像藏地的话,七七四十九天一定会念经,四十九天当中每天至少七八个僧人不断地念,一般来讲很少断掉。七七四十九天完了以后,第二年还要念三天的经,这也是一种传统。汉地也有很多习俗,有些地方在清明节的时候烧纸。我看到有些没有信仰的人也去烧,但他们不承认有灵魂的存在,我问他们:“那你去干什么?”他说:“这是一种习惯。”一方面好像承认,一方面好像也不太承认。以前我们也说过,如果念观音心咒的话,也许对这个众生的灵魂有益。

总而言之,我最近感悟到佛陀的一句教言“业力不可思议”,这句话我在很多方面都有收获,有一种很甚深的体会。人当中有不同的价值观,有时候很奇怪:他觉得确定是这样的,我觉得确定是那样的;或者我们两个一起坐车,一个人有高山反应,一个人没有;吃一样的两碗面,一个人觉得非常好吃,一个人觉得特别不好吃。所以佛陀讲业力不可思议,当中确实有甚深的意义。同样的两兄弟,一个福报很好、前程很美满,一个福报非常不好、非常倒霉,处处都遇到一些困难。

所以我们每一个众生都要记住“业力不可思议”,人一生下来就是业力不可思议的,我们还要不断地在这个生命当中感受不可思议的业力。

确实大家也不得不相信,佛教里面最主要的,生活佛教也好、世间佛教也好,最主要的就是每个人要有一种业因果的观念,要有一个世间正见,这个很重要。首先作为一个佛教徒,至少自己要承认前世后世、业因果,这并不是强迫你承认;但如果我们从道理上明白了业因果的话,那对你整个的一生来讲,应该是非常完美的。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简单讲的生活佛教的相关内容。等一会儿念完《普贤行愿品》以后——今天可能时间花得稍微长一点,我待会儿可能还要给我们这边的人说一些事。当然也不会特别耽误你们的时间,你们很多人肯定都比较累了,我看得出来(众答:不累。鼓掌)。

那好吧!待会儿讲,不累的话(众笑)。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今天也特别感谢很多的发心人员,包括现场这里的和在其他不同地方的发心人员,特别特别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