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九)寻找心灵的春天

20130410100528_tnim.jpg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青翠的山林里,这里有红花呀,这里有绿草,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

欢快的节奏,清脆的童声,绚丽的画面,让人置身于满眼生机的明媚春光中,恍惚间,已提了童年的篮子在山野中采花捉虫唱歌跳舞。

那是一段多么澄亮轻扬的好时光啊!

如果,没有他们,我会跟着音乐浅吟低唱,慢慢回味,深深陶醉。

然而,他们,黑压压坐满一屋子,沉寂,呆滞,无助,像一尊尊无话可说的石像,砸断我回忆的思路,令我心酸心痛,泪水止不住,一圈又一圈,在眼里打转。

她,围着一块变了色的塑料围嘴,用骨节突出的手,抖抖索索剥花生吃,不停地吃,口水鼻涕混在一起,时不时地流下来,流到围嘴上,她拿手去抹,拿纸去擦,一手一纸都是湿。这音乐,这画面,还有四周的掌声,都与她无关,连掉在地上的花生米都与她无关,她只顾剥,送,吃。

 

20130410100552_w9ga.jpg

 

春天在哪里?春天,已像一片秋叶,从她人生的枝头飘零成泥。如今,她的世界,只剩下一粒一粒的花生米。

她,白白净净,神色平静,衣着整洁,坐在靠窗的走道上,像一朵萎谢的花。歪坐在轮椅上,双腿因不能平放,斜踩在脚踏上,双手却非常矜持地交叉于腿上。看得出,曾经的她,是多么端庄美丽,娴静优雅,纯洁善良。她静静地看着食堂前面的PPT幕布,看着PPT幕布前带动大家节击鼓掌的圆琼师兄。她会对这刻意营造出来的热闹感兴趣吗?身后的护理阿姨问:“要不要回去?”她漠然地摇了摇头。

春天在哪里?那青翠的山林,那红花,绿草,也许她还能从回忆中找到;可是,春天的阳光再灿烂,也照不透生命最深邃的绝望。再优雅再高傲的一颗心,也抵不住敬老院的寂寞与伤悲。所以,她要留下来,感受热闹,感受虚幻。

 

20130410100613_axmt.jpg

 

他,坐在最前排,脸上长满黑斑,看不出年龄;眼窝深陷下去,眼角湿湿的,粘粘的;嘴巴闭不上似的,半张着,愣愣地看着画面;左臂紧紧地贴着身体,另一只手随着音乐节奏,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肚子,那只手的大拇指硬硬地弯向手心,其他四指骨节变了形,弯弯的像一只铁耙,在空寂中挥啊挥。

他一定还记得春天的滋味。美艳,旺盛,蓬勃,力量,掌控,追逐,成功,享受,欢乐……多么铺张豪华的生命宴席!转瞬间,化为眼前的衰草连天,顾影自怜。那会唱歌的小黄鹂,如今,只在梦里,依稀可闻。

师兄们准备得很认真,要带这一群垂垂暮年的老人去感受春天。《春天在哪里》之后,是《采蘑菇的小姑娘》和关于春天的诗朗诵。歌很好,调也好,诗也很好,朗诵也很好,配乐也很好,可这一切越是好,我听着越要流泪。

这一群可怜的老人!他们的生命,正在沉下去,沉下去。火已燃尽,只剩一堆红灰,散发出残存的热气和微光。春天与他们,已彻底决裂,此生休矣!

如此沉重的生命现实前,任何世间的好心与关爱,都是没有用的,没有用的!

 

20130410100638_er93.jpg

 

好在,我们的关爱,不仅仅是世间的。

生命的春天流逝了,心灵的春天,却永远不会远离。

当圆琼师兄告诉老人,“让我们一起去寻找心灵的春天”时,当六字大明咒的念唱配乐缓缓响起时,当屏幕上出现一尊又一尊佛菩萨的圣像时,当全体道友被带领着高声念唱“嗡嘛呢叭咪吽”时,当圆琼师兄和另一位师兄抬出沉重的转经轮,挨个挨个让老人伸手推转时,我的泪,再次蓄在了眼里。

 

20130410100701_vg8c.jpg

 

老人们脸上的表情活了,一个个都巴巴地望着转经轮,远远地,就颤巍巍地伸手去摸,一寸一寸地接近,终于,中指率先触到了转经轮,然后整个手掌贴上去,紧紧贴着,顺时针方向用力——转!那一刻,神圣的一刻,我听见解脱的种子,“啪”的一声,落进了相续的土壤。

这一天,2013年3月28日,在这儿种下了一百多粒解脱的种子。

随喜的泪,终于冲出眼眶,爬满了整张脸。

 

成都菩提小组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