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上海菩提爱心小组公演《义成王子》

2010年6月15日晚,上海虹口区一个社区文化中心内,一场不同寻常的话剧表演在掌声中拉开了帷幕。所有参与演出的演员都是业余人员,平日里,他们都有各自的生活和工作,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上海菩提爱心小组的佛弟子!

 

排练

排练 

排练

排练

排练

排练

排练

排练

排练

排练

 

话剧讲述的是释迦摩尼佛为义成王子时布施妻子儿女的感人故事。编剧和导演由留学法国,学习导演专业的师兄担任。为了力求真实地表达义成王子广大的布施之心,剧本一改再改,台词也是字字斟酌。演员在排练过程中,如果对台词有疑问,也和导演再三讨论,而后确定是否修改。

 

排演布施子女

排演布施子女 

义成王子把子女布施给婆罗门

义成王子把子女布施给婆罗门 

子女求父亲不要布施他们

子女求父亲不要布施他们

 

本次话剧演出最大的挑战,不仅是从排练到演出仅仅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同时还有每位演员对于自己的角色从陌生到融入的过程。

尤其是饰演曼德的师兄,不仅没有任何演出的经验,在第一次看到剧本后,对义成王子布施妻子的举动还产生了一些困惑。但是,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推敲、琢磨、体味,一遍又一遍地排练,在最终把自己融入曼德后,她被曼德王妃的慈悲之心深深震撼。佛法的甘露就在这样的因缘聚合下,源源不断地融入她的相续之中。

 

婆罗门虐待其子女,其妻痛不欲生

婆罗门虐待其子女,其妻痛不欲生

 

饰演猎人的师兄为了摔得真实,拒绝了导演传授的技巧,哪怕是排练的时候,都是扎扎实实地扑到在地,一次又一次,每次排练后,他的膝盖都是青一块紫一块。但是,他都一声不吭,下周排练还是照旧。

 

王子发愿

王子发愿

 

有的师兄为了台上的一个手势,在台下默默练习几十次;有的师兄为了更好地理解角色,排练结束后,和家人一起对台词、研究人物;有的师兄一人饰演两个角色,为了能演好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物,他不断地请教导演、请教道友,反复地和演对手戏的师兄排练,力求做到完美。每位坚持参与演出的师兄能站到台上就是成功的。

 

王子及其妻子

王子及其妻子

 

支撑所有人站到舞台上最大的信念就是大家对佛法的欢喜之心和对大恩上师无比的信心。每位师兄都把这样的机会看成最后一次,每位师兄也都把这样的演出看做对上师的一次殊胜供养。戏虽然只有四十分钟,由于大家全情投入,最后,当义成王子说道:“愿所有众生都能离苦得乐”时,台下很多的师兄都哭了。

谢幕后,导演带领大家对本次活动功德回向时,台上台下都热泪盈眶。相信,每位师兄通过本次戏剧的排练,都对佛法、对义成王子有了新的认识和体会。

 

现场观众

现场观众

台下很多师兄都哭了

台下很多师兄都哭了 

谢幕演讲

谢幕演讲

 

 

排演戏剧《世尊广传·义成王子广行布施》有感

刚接到排演任务时,我有点忐忑不安。因为从来没有任何演出经验,可以说是个地地道道的门外汉,现在让我来扮演其中的角色,而且还要公演,确实觉得一点把握也没有。我想很多师兄的心态也和我一样。尽管如此,我们都非常踊跃地报名参加演出,因为我们知道,这次演出是对大恩上师的极为殊胜的法供养,也是我们用心体验世尊因地时如何行持布施的极好的学修机会。

 

化妆

化妆

幕后

幕后

 

本戏剧前后大概排演了两个多月,一般在每周的周六排演一次。期间,很多师兄克服了种种困难:有的为了不影响排演,即使人在外地也匆忙赶回来;有的有亲戚从国外回来,放弃了聚会而赶来参加排演;导演蔡师兄家里有小孩需要照顾,但她每次都是很早就到现场。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整个队伍比较稳定,确保了排演的顺利进行。

 

指挥

指挥

 

在排演过程中,我们可以说是“洋相百出”。背台词就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有时勉强背出台词,但在排演的时候又忘记了;有时候想着台词却又忘了动作。我们都没有舞台经验,表演时,手不知道往哪儿放,脚不知道往哪儿迈,甚至有时候连走路都好像不会走了。总之,刚排演时,我们的动作非常机械,表情也很紧张。在导演张师兄的耐心指导下,通过反复练习,基本上慢慢地熟练了。

 

曼德痛不欲生

曼德痛不欲生

 

最辛苦的大概是导演张师兄了。他需要设计详细的戏剧情节,包括每个演员的具体动作、表情、对白等各种细节,各演员出场的顺序和剧情的穿插,各背景音乐的播放时机等等。甚至细到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对白、演员上下场的最合理的时机等,导演都是反复推敲排演。有时候连一个简单的动作,我们都需要排很多遍,直到满意为止。以前我看别人演戏剧感觉很轻松,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幕后需要花这么多功夫啊。

很多师兄发心为我们提供道具。他们有的亲自去市场挑选;有的在网上反复比较后购买;有的师兄干脆把家里的家具拿来做道具,甚至还特地刷了漆以便适应舞台颜色。

 

全体演员

全体演员

 

终于,等到6月15日的正式演出了。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公演,我们都很紧张,甚至个别师兄身体有些不适。大家都在祈祷三宝加持,我心里也默默祈祷上师慈悲加持我们。当舞台的音乐响起,我发觉大家都已经进入了角色。轮到我出场的时候,我非常坦然自如,我想一定是上师的加持。表演过程中,我的眼睛始终没有看一眼观众,因为我的身心都沉浸在角色中。

表演终于结束,虽然我们无法知道观众的心情,但是,下面如雷般的掌声告诉我们,这次演出是成功的。导演张师兄后来说,我们的临场发挥超过了平时的训练水平,整个表演非常顺利,上师三宝的慈悲加持真是不可思议!

我虽然不知道观众有没有被剧情所感动,但是,我们自己首先被感动了。每次排演时,我们都被义成王子的行为深深打动,尤其是当我们进入角色的时候,这种感动更是非常明显。每次,听到王子说:

“我愿一切众生均能摆脱生老病死之苦痛”!

这时,我们都在心中默默地发起来了同样的愿望。

 

谢幕

谢幕

化妆

化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