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八)有一种死亡

20130409125301_zfvq.jpg

 

灵堂。

逝者被安置在床上,盖着小碎花被子,清净整洁。头顶是其生前的照片,饱满清润,慈祥宁静。床头一张方桌,上方挂着阿弥陀佛的像,像前供七盏灯,七杯水,一束鲜艳的黄菊。

灯蕊微动,清水澄澈,黄菊暗吐芳。

深切灵透的佛乐,在清寂中流淌,一声声阿弥陀佛,是歌手用灵魂在唱,声声入心。沉浸其中,一股清凉之气漫过来,犹如置身清净刹土。

生平所见的死亡不多,唯有的一两次,现场都弥漫着沉重而阴森的气息,尤其是棺材,总是石破天惊地横在客厅,黑洞洞的,狰狞得像一只怪兽,死寂中蕴藏着杀机,逼得人不寒而栗。

而这里,却是干净,明媚,浅亮,清净。

新近才加入菩提小组,第一次参加助念。面对这彻底巅覆既有概念的场景,我不禁暗叹、疑惑——如此殊胜清妙的气场,是因为依了佛教的灵堂仪轨么?

敬完香,亡者的女儿过来了,这次往生助念,便是她向菩提小组申请的。头天下午已经有一批道友来过了,我是当天的第一位。因为时间还早,便决定等等,人多点儿再念。

闲聊中得知,老人今年93岁,信佛,念了几十年的阿弥陀佛。此前身体一直硬朗健康,床头的照片,是他去年照的。

我一惊:去年?92岁?面容那么饱满红润,看起来不到七十!

惊叹的同时,心中也疑惑顿消,灵堂的气息如此清净宁谧,甚至若有若无淡香轻弥,最根本的原因在这里:这是一位以虔诚心念佛几十年的老人,留给世人最后的身相。好一个华丽而清净的背影!

女儿很遗憾:“要不是前两天摔了一跤,怕不会走。”

 

20130409125330_q1im.jpg

 

安安静静在家死去,这是多少佛教徒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奢望。临命终时,总有“孝顺”的儿女送到医院抢救,在各种冰冷残酷的仪器的折磨下,于痛苦嗔恨中遗憾离世。辛辛苦苦修行多少年的善根,就这样毁于一刻,毁于世间的孝顺。

而老人的福报很好。自己信佛,又有一个信佛的女儿,故能在生命最后时刻顺利出院,当天下午在家安详辞世。机缘巧合,老人离世后几个小时,一位大活佛便获悉此事,带着诸多弟子亲临现场助念。女儿同时在各大寺院为他点灯,家中也24小时不断助念。

遗体,一直很柔软。三天后,将在昭觉寺火化。生前皈依三宝,死后寺庙火化。这样的福报,真好!

“还有一件事很难得,”女儿欣慰地说,脸上有淡淡的笑,“我说服全家,三天之内吃素。过程很艰难,好歹成功了。”

确实难得。不仅难得,简直不可思议。没有被骂成搞封建迷信的疯子,已是难得;全家上上下下几十人同意吃素三天,更是奇迹!要知道,家中就她和父亲信佛,她平时因为吃素,还不是净素哦,只是肉边菜而已,常常被一家人骂得头肿。而且,现在哪家死了人,不是大哭大悲,宰猪杀鸡,内外共悼的?这样一片血雨腥风中,老人能有如此清净的中阴助缘,我只能再次暗叹:修得真好!福报真好!

“不过最后还是免不了一顿酒肉席,葬礼那天,还是要请亲戚朋友的。”她无奈地说,“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是的,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不过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

当我坐在遗体旁,拿起助念仪轨,跟着录音开始助念时,心中一片清明,澄净。仪轨是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制定的。如此近距离接触死亡,却没有一丝恐惧和紧张,在我是第一次。自小,我连黑都怕,何况死亡。此时,遗体近在咫尺,内心却一片详静、安宁,甚至,有虚空般浩渺深广的喜悦。喜悦缘自一个强烈的感觉:老人走得一定很好,多半会如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吧?!

这次,我还第一次知道:死亡,原来真的可以成为一件令人喜悦的事。因为它不是结束,而是开始,一个全新的开始。

生生世世苦修行,为的,不就是这样一个清透明澈的全新的开始么?

阿弥陀佛!

 

后记:春节后从师兄处得知老人火化情况:遗体基本烧尽,除了头盖骨,最大的骨头也就拇指大小,骨灰颜色发白,头盖骨有淡淡的绿色。主持火化的师父说,比较稀有,以往所见的骨灰多数颜色发黑,且有烧不尽的大骨。可惜师兄没有经验,骨灰直接归拢装盒、下葬了。如果装盒前先在骨灰中细寻一遍,找到舍利子也未可知。

 

成都菩提小组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