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第01课 2019年08月17日

 

(暂未定稿)

学习《论语》的态度

今天开始讲《论语》,这次应该是我自己用一种学习的态度来讲的,不是教授,也不是给大家传讲。因为我既没有传承,也没有老师,这种自学的传讲肯定是不究竟的。很多讲《论语》的专家、国学大师、老师,他们非常有学问、有造诣,一直研究,我没有这方面的学问,我并不是国学专家,也不是历史方面的专家。虽然《论语》的有些教义用宗教的教义来解释我觉得应该比较适合,但是它毕竟是儒家的,所以有些佛教徒也不知道能不能接受,其他的有些学者也不一定能接受。但不接受也没事,我们自己学习,觉得有些地方对的话可以接受,不对的话也可以抛弃。

因为从修行的层面来讲,如果它对解脱道相关的为人处世等方面有意义的话,也是可以学习的。《宝性论》当中有一句话叫做:“谁得解脱道,顶戴如佛经。”意思就是说,如果有一种理论跟解脱道相关联的话,那么可以像佛经一样顶戴,也可以恭敬接受。因此我想这里面的很多道理,我们从佛学的层面来讲一下。其实佛经里面有很多的道理,做人做事的,包括掌握分寸的、人生的真理智慧等等,这些方面有很多相同的地方。因此,我们这次通过这种方式来做一个对比,来跟大家一起分享、一起学习,以这样的一个态度。

 

《论语》的历史背景

首先我想简单说一下《论语》的历史背景,我们大家都知道,整个历史其实是非常久远的。最早的时候,三皇五帝,然后尧舜禹,再过了以后就是夏商周秦。夏朝应该有470多年,商朝大概有600多年,再过了是周朝,周朝前后有800年的时间,分西周和东周。东周又分为春秋和战国,春秋时期前后大概有400多年,那个时候孔子降生。孔子从公元前551年,一直到公元前479年,他大概活到72岁。他是儒家思想的开创者,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物。

在我们藏传的有些教义当中,我以前在讲《弟子规》的时候也讲过,包括藏传佛教里面的有些招财仪轨,有一些算命打卦的易经方面的教义,还有其他一些世间的供养土地神的教义,说是孔子传下来的,在藏传的有些古老的教义当中也有这样说的。所以一些前辈大德称孔子为“贡则楚吉杰布”,“ 贡则”我们很多人认为是孔子的意思,“楚吉杰布”是幻化王,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有些说他是文殊菩萨的化现,也有些说他是观音菩萨的化现,古大德有不同的说法。

无论如何,孔子当时出现于春秋时代。春秋时代,整个来看确实当时是战乱纷飞,应该说是一个乱世,并不是特别理想的时代。但是我们放眼整个世界来看,在那期间,可以说是一个人类文明崛起的时代,或者说是一个文明的中心时代,东方文化、西方文化都特别昌盛的一个黄金时代。

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大概是孔子八岁的时候……按照南传佛教的历算来讲,释迦牟尼佛应该是公元前543年涅槃的,因为按照我们现在的佛历,今年是2562年,如果这样来算,2562年减去现在的2019,应该是公元前543年,也就是说孔子八岁的时候释迦牟尼佛涅槃了。在这之前,道教的创始人老子是公元前571年诞生的,他和孔子相差20年。然后孔子离开世间是公元前479年,之后大概10年的时候,也就是孔子离开世间再过了10年的时候,古西腊的雅典,古典哲学家苏格拉底出现于世。孔子离开人间50年的时候,柏拉图出现于这个世界。他们的宗教也好、哲学思想也好,到今天仍然一直昌盛不灭,我们也可以思考一下。

整个春秋时代,应该说是公元前五百年,也就是公元前五世纪,在那个时候,整个人类历史上特别了不起的各个宗教和各个哲学领域的伟大人物出现于世,而且他们的思想一直到今天——两千五百多年之后,依然可以说存在于世,这也是我们应该深思的事情。

孔子也就是那个时候跟大家讲的《论语》,春秋战国过了以后秦始皇统治天下。那个时期有我们经常说的诸子百家,有各种各样的学说,《汉书》里面好像说当时有各种不同的教派,光名称就有189种。那个时候有孟子、荀子……因为有很多不同的国家,现在的有些连续片里面,什么燕国、齐国、鲁国等等。到了秦始皇的时候把很多的宗教合而为一,尤其是为了一些政治上的目的,把很多的宗教书籍……以前我们学过的有些书里面说的“焚书坑儒”是吧?当时很多宗教等方面的书被焚烧,除了个别农业、医学的知识以外,包括六艺方面的很多知识全部被烧毁——这是我们以前学过的,好像课本里面有这方面的内容。

有一些学者认为,可能那个时候并不是所有的宗教书籍全部被烧坏,如果是的话,那很多智者应该会在他们的相关书里面叙述,但他们当时并没有宣说。特别有价值的好多书被藏起来了,藏在墙壁里面、地洞里面……以前“文革”期间的时候我也是个藏书者,藏了很长时间。

再过了以后,汉朝汉武帝的时候,跟前面的思想有点不同,他开始推崇宗教,但是与以前有所不同,只留下了儒家,其他的并没有提倡。因为汉武帝自己对儒学非常感兴趣,因为当时的君主这样推广,后来整个两千多年,虽然历史演变也遇到风风雨雨的一些事情,但一直到近期的“文革”之前,基本上儒学的思想一直没有毁灭。

“文革”开始大概二十年左右的时间当中,批林批孔也好,当时一些腐朽的思想也好,还有很多的新文化运动,或者说新革命的一些理念,在这些的倡导下,确实孔孟思想包括其他的一些宗教都受到了很大的损坏。直到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才又开始恢复。

所以实际上儒家文化或者孔子思想,应该说时间是非常长的,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如今怎么样呢?实际上在其他一些国家,可能比在中国弘扬得还要成功。包括像韩国、日本,在那些国家,应该是大概公元四五百年左右的时候,开始在他们的历史当中有记载,说《论语》等儒家文化传播到了他们的国家当中。这以后他们都受到了儒家文化的影响,尤其是《论语》里面很多做人做事的人生智慧、人生道理都用到了世间当中。所以在科学极其发达的今天,包括他们的经济发展也好,GDP的增长也好,在全世界来讲,应该说精神财富非常富裕,物质财富也跟得上时代,与全世界的一些国家相比较,可以说是名列前茅。

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看得出来,儒教思想等古文化对于我们的价值,在我们人生当中的作用,非常值得我们现在的人探讨和思考。

其实我觉得学《论语》很有意思,学完《论语》以后很多人的做人和修行可能都会有一些进步吧。希望有一些利益!我们讲的目的也是通过学习来增上自己的智慧,增上自己的信心,增上自己对整个人类、对所有众生的一种爱,这个也是很重要的。

 

对《论语》的解释见仁见智

前面我们讲到它的一些历史背景,大概是这样的。然后我们要讲《论语》的话,实际上很多学者包括有些国学大师,都有不同的一些解释方法。当然对于《论语》的解释,不能完全是你对我错或者你错我对,因为对古文的解读实际上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可以说是见仁见智,有不同的思想!因为这已经是两千多年的思想,我们今天的人用今天的智慧来进行剖析,应该有不同的获得。

像汉语有这么长时间的历史,但是现在我们还能读得懂、看得懂,这也是很好的。世界上的很多文字和语言,几百年、几千年以前的文字,现在真正还能看得懂的也很少的。比如我们藏语有1300多年的历史,这之前藏语的整个架构基本上都没有形成。藏语最主要的来源是印度的梵语,到了藏地之后也有不同的一些改造和增减,然后形成了现在的藏语。英语也是一样的,六七百年前的很多英文现在还能读懂的也不是特别多。我去年在耶路撒冷遇到伊斯兰的一个教授,他说他们那边的一些包括阿拉伯语也只有两千年左右,之前的很多文字很难懂。所以我们这么长时间的文字,如今用我们的思想来解读的时候,有不同的解释也是正常的;再加上后人也会根据自己的思想和理解来解读。

比如我是一个佛教徒,我看《论语》的时候可能用佛教的很多道理思考;如果我是一个科学家,会用科学的眼光来解释;如果我是一个其他学派的人,包括基督教或者其他的思想家等等,那我也会用我的专业智慧来进行解读。这样的话,难免会有不同的解释方法。但我想各种解释方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合理的,因为古代的这些智慧实际上可以说有很深沉的意义,你可以解释成这样,也可以解释成那样;可以解释为非常深的道理,也可以解释为浅显易懂的道理。

所以可能我们在学习和研讨的过程当中,我们自己认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但实际上我们今天认为是对的一些知识,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以后,自己再去分析的时候,也许你自己会觉得:我年轻的时候,当时的判断、当时得出的结论,实际上里面有很多思想不成熟的地方——有可能!所以别说是别人的思想,就连自己的思想随着不同文化、不同经验的不断成熟或者积累,也许会否认、会不承认,有这样的。

我本人而言,我刚开始在喇荣山沟里面的一些思想——也不算什么大的思想,只是我自己的分别念组成的思想,后来我去了一些地方、也学了不同思想的时候,我自己觉得:啊,我原来的一些思想跟现在还是有一些差别。

所以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学者也好、研究者也好,你在不同研究领域得出来的一些智慧,也许到某个时代的时候……自己对自己的观点也不一定是终身一致的。

 

《论语》中的人生哲理值得重视

那么《论语》的话,实际上是孔子的思想;当然有些说不是孔子的思想,因为有很多他弟子的语言,是他弟子的一些论集或者语言编写的,也有这种说法。但不管怎么样,实际上它应该是孔子的思想。从我们人类历史来看,其实非常有意义的这些知识,不一定是当时孔子他自己亲口说的语言,有一部分是孔子与他的弟子之间——现在有些学者把他的弟子分为一流弟子、二流以下弟子……但是这样分的话,孔子的弟子们心里会不会舒服我不太清楚。但是不管怎么样,孔子与弟子之间的一些对话,还有弟子与弟子之间的对话,他们的一些研讨或者说讨论的语言,最后结集成这样的书,叫做《论语》。

其实不仅儒家的思想,包括我们佛教也是一样的。实际上佛陀当年与弟子之间的一些对话,还有佛陀的弟子之间,比如说目犍连与舍利子,观音菩萨以及文殊菩萨等等,这些弟子之间也有一些对话,这些对话后来由获得不忘陀罗尼的阿罗汉结集成文——做了三次结集。三次结集以后,像藏传佛教有一百零八函,特别多,这个已经成了所谓的佛经。所以我们知道佛经里面有些是佛陀亲口说的,有些是佛陀加持弟子而说的,有些是佛陀与弟子们的对话当中形成的。包括基督教的《圣经》,实际上也是当时耶稣的有些语言,后来的传承弟子把他变成了不同的《新约》、《旧约》,有很多不同的《圣经》。

但不管怎么样,不管是《论语》还是基督教的《圣经》,都值得我们详细观察。比如《论语》,他与弟子之间的对话是比较简单的,因为没有讲后世的问题,也没有讲特别甚深的包括像量子力学所涉及的一些微观的世界,也并没有讲宏观的整个宇宙万物的一些事情,只是讲我们今生当中如何治国、如何安家,如何与人和睦相处这些。

佛教的教义如果真正去对比的话,也许有一些差别。与我们最近学的《维摩诘经》也好,去年前年学的《妙法莲华经》也好,以及《宝积经》等所有经典里面的内容,确确实实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因为佛经里面的内容非常广,包括前后出现的人物,可能复杂得多,非常甚深。佛经所有一百多函我们真正要去学习研究、佛陀的思想要完全了如指掌的话,可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其他宗教也是一样的。

虽然这些对人生哲理方面有非常了不起的贡献,有很深的哲理——人生哲理方面我们承认,直到今天,它对人类的行为规范方面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这方面是非常好的。但是我们站在非常客观公正的立场上,用智慧进行分析,儒家相关的这些论典学习一段时间之后再去学习其他宗教、去学习佛教的有些教义,也许有些行者、有些研究者会有不同的感受。这一点我作为一个佛教徒也没有必要特别去分析吧,但我想我们很多人是有识之士,应该站在一个非常客观、理性的立场上,深入细致地去研究,潜心研究,这个时候也许会知道,人类历史上出现的很多哲理还是有不同的意义。

(上师问下面道友)你觉得孔子是什么样的?(上师重复下面的回答)挺好的。(众笑)画的像里面,胡子特别的长,你觉得这样挺好的吧?(众笑)是不是看起来维摩诘居士跟孔子有点像?(众笑,上师笑)这是后人画的,也许不是这样的。他活到七十二岁,法王也是活到七十二岁,是吧?好像去年我们有一本书有七十二章……原来我们还批评过孔子,我也参加过(上师笑,众笑),时代不同的变化,对吧?

其实《论语》就是他跟弟子之间一些讨论的语言集聚成这样的一本书,如今在全球来讲影响是非常大的,西方很多国家和很多学者特别感兴趣。据说大概三百年前就被翻译成了很多国家的语言,最重要的由中文直接翻译的大概是公元1809年,那个时候第一次被翻成英语。当时是有一个英国人,他是基督教的传教士,他们想了解东方文化,就把这样的一个思想翻成了英文。到目前光是英文就有二十多种不同的版本,其他各个国家的文字语言也有二十多种。所以如今全球来讲,两千多年前的东方文化思想,对今天的时代也是很有意义的。

当然他们翻译成英文的话,最早期的时候有些可能是直译的;也有一些是意译的,因为《论语》里面的有些思想是碎片文化式的,一段一段的,对于西方世界来讲他们很难接受。因为西方的很多学者,他们的逻辑观念非常强,一环扣一环的道理他们非常容易接受。所以后来的有些西方学者、中国学者,他们在翻译的过程当中,把以前一些比较旧的思想删减下来,然后增加一些现在人们比较关注的个别语言。这种翻译也许现在人的心态来讲可能比较容易接受,但是作为一个翻译对哲学的态度来讲,我并不是特别认可,因为里面加减太多的话,我们有时候不想用。

包括以前翻成汉语的过程中,有一些智者他们也有翻成汉语的,本来我想重新再翻译的话很麻烦的,还是用他们翻译的,但是结果一看,他们自己不喜欢的有些字就减下来,自己喜欢的有些字就增加进去,这样里面有很多增减的话,我们解释的时候,跟原来作者也好、佛经也好,跟实际的思想就有一定的出入。

当然有些是编译,编译的话,他可能有权利里面增加一些内容,这也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是直接翻译的话……可能我们在座的各位,我看有些是学藏语的,有些是学不同的语言,包括我们每次的讲课,也有不同的语言来接受,其实这是很好的。但是我们说的时候可能用对方比较容易懂的一些词——“说”和“写”是不同的,写的时候,我们建议不管怎么样,现在人接受不接受,但原作者的思想应该保留下来。如果你作为译者要在里面增加一些词的话,最好加上一些括号,这样可能比较合理一点。否则的话……以前我也看过有一些翻译家,他们翻译的时候自己不懂的地方就直接“切下来”,然后在这个地方增加另外一种内容,而实际内容并不是这个意思。这种译法可能是不太负责任的一种态度。

当然《论语》也有一些编译的,包括像民国时期的辜鸿铭、林语堂,他们对《论语》的研究也好,或者说将东方思想直接传播到西方,还是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可能如果没有那么有智慧、有深度的一些学者出现的话……尤其像辜鸿铭,你们很多人也比较清楚,他自己是生长在西方的,比如德国,我以前看过一些有关他的介绍。按理来讲东方的传统思想他一点习气都没有的话也完全是可以的,因为他从小都是在德国长大的,但是可能他的父亲、他的老师的原因吧,他对儒家思想有根深蒂固的见解。他在国外获得十三个博士学位,精通九种语言,从现在的人来讲是很不可思议的。

我们现在有些人精通三种语言、四种语言的时候,走路的姿态都不同了,自己觉得“我是这个世间当中真正了不起的佼佼者”,有这样的。而辜鸿铭是什么样的呢?他虽然精通德语、英语,还有什么葡萄牙语……他的母亲好像是另外一个国家的,但是他的思想一直是留着长长头发的、古代的那种人,他行为上也是,他的思想上一直没有把传统文化舍弃。

以前不是有一种说法吗?他留学以后回国的一段时间,当时西方有很多科学家、学者经常来大陆交流。有一个西方学者特别不屑一顾的态度跟辜鸿铭说:“你们不是很重视孔子吗?贵国孔子的礼学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他在吃饭的时候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辜鸿铭当时说:“现在西方科学非常兴盛,对当今的这种竞争思想我也是很佩服的。但是,刚刚我们吃饭的时候,你不是让我坐在餐桌的首座吗?这就是孔子的思想。如果按照西方思想的话,我们为了这个座位开始竞争,这样的话也许我们今天的饭都吃不上。”他虽然这一段话非常简单,我们平时吃饭的时候可能谁都能说出来,但是这个语言的背后,实际上我们如果舍弃了传统的文化也好、礼仪也好,只是一种自我的改造或者说自我的追求,以个人主义的一种思想,也许大家连吃一顿饭都有一定的困难。

辜鸿铭有一些对《论语》的编译。还有林语堂,他好像用英语写的,然后又翻成了中文,有一个叫《孔子的思想》。我以前在飞机场买过一本,里面其实讲了很多的国学知识。这些知识,当今这个科学时代——现在可以说人们是非常重视科学和技术的,在这么一个时代当中,我们文化的根是很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我们现在很多人可能只重视技术,只重视一些科学知识,但是我们这些知识和技术要扎在什么样的根上面呢?——就是人生的智慧。如果人生哲理都不懂的话,虽然有很多的科技知识,可是为人处世或者调伏自己的烦恼方面可能有非常多的困难。

因此在《论语》当中,实际上有2500多年前的一种管理情绪的窍诀,可以这么讲。用我们佛教的语言来讲就是调伏自相续,用现在的语言来讲就是每个人都有各种负面情绪,那这些负面情绪要如何疏导?如何管理好?如果管好的话,这个情绪可以把它用在一个正道当中。因为其实人生有不同的选择,每一个选择我们都是自由的,是我们自己选择的。但也许选择错了以后,我们的人生最后会土崩瓦解,最后可能走到绝路当中去;如果我们选择对的话,调整得很好的话,那么会过上非常快乐的生活。这些方面,也许我们在学的过程当中会得到不同的收获。

 

学而篇第一

 

我们现在真正要讲《论语》了啊(众笑),现在你们要注意了。

《论语》总共有二十篇,492章,而且有很多小的章节。首先是《学而篇》……

这一篇主要是从……有些是随便挑一个字来讲,有些用了不同的题目,这一个是我们以前课本上很多人都学过的。如果问大家《论语》里面讲什么?这一句话大家都能说出来,但其他的内容很多人就不是特别清楚了。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首先孔子是这样说的:“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这是一个内容;然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是第二个方面的内容;然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大概就三层内容。

我前面讲的,确实《论语》的很多解释都不相同,那就以我自己的分别念来作这方面的理解吧。这里的意思就是,我们追求学问以后,经常或者说合适的时候进行串习,这不是很高兴、很快乐、很喜悦的事嘛?

有些学者解释的时候说,这是一种传统思想,其实我们学习之后再去复习不是什么快乐的事情,是很痛苦的事情(众笑)——又要考试、又要温习,这不是什么快乐的事情,这孔子说得不是很合理。

按照平时我们的习气来讲,也许是的,学完了以后还要去复习,确实是比较痛苦的事情,也可以这样讲。但实际上这里面的意思,我们从圣人、先人或者是追求高尚智慧的人来讲,学而串习确实是一个很快乐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学习是人生当中非常有意义的事,刚开始学习也许很难进步,但是学着学着最后会有一种感受,这个时候不断地串习、不断地串习,到一定的时候学习就没有任何困难。

就像我们佛教里面讲的“闻思修行”,就是刚开始在老师那里听讲,然后学习,然后思维,思维以后再去串习,那么最后你的修行到达一定境界的时候,你都已经上瘾了,不会放弃的。包括我们现在有些学习佛法的,刚开始不想听,然后听着听着好像有点感觉了,后来确实已经上瘾了,不愿意放手了——“哇,对人生很有帮助的,以前我非常迷茫,现在很有意思的!不管怎么样,再怎么样忙我也不会放弃。”对学习有一种特别好的感受,这是一种快乐的事情。

为什么现在我们有些人只要一说学习的时候,原来对世间法不爱学习的人,现在特别特别精进?用现在的有些话来讲,什么“学霸”的话是有共同点的,共同点是什么呢?就是希求知识。我有时候也看出来,我们这里有一些特别喜欢闻思的人,每一堂课他们都有非常大的欢喜心,对知识的追求、好乐心特别地强烈。而对特别懒惰的人,特别不爱学习的人,复习可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们可以这么讲。

包括南怀瑾先生,这个地方的有些观点我不太同意。他说“现在的很多孩子都不喜欢”,但其实很多孩子还是喜欢学习的。当然孔子也不一定讲的是孩子,对我们成人也好,很多方面也可以讲。

当然有些学者认为,因为孔子他自己的人生,他三岁的时候父亲已经……本来他是一个宋国人,后来到鲁国去了。宋国的时候他们家庭条件很好,后来变成一个非常贫寒的人。什么“吾少也贱”是吧?孔子他自己也说:我少年时期是一个很卑贱的人,受到很多的歧视。后来一直到十五岁,他在一些老师那里学习——那个时候没有现在所谓的中学、大学。他们有些人说这一段主要是孔子他自己从一岁到十来岁的整个求学阶段,他描述了自己那个时候非常欢喜,特别喜欢学习。不像我们有些人一说到闻思修行的时候就特别痛苦,不是这样的。他一说到学习和修行就特别开心,非常快乐。

这一章当中讲了三种幸福。首先读书而串习非常快乐,我想我们读书也是一样的,只要刚开始不断地求学,那后来没有什么困难的事情。《入菩萨行论》当中不是也讲了吗?“久习不成易,此事定非有”,长期修学的话,没有一个不能成办的事情。“读书百遍,其义自见”,世间当中读书一百遍的话,会其义自见的。

以前我刚开始讲《大圆满前行》的时候,我让他们看五十遍。然后有些学生说刚开始特别痛苦,但是读了大概二三十遍的时候,确实变得特别喜欢,最后真正爱上了这本书,不像刚开始一样,非常有兴趣了。所以我们真正学习的话,到最后自己真正通达了其中的意义,是不会痛苦的。这是一个方面。

还有一个方面,我们这样的学习、复习是很重要的。像我的话,我以前也讲过吧?我们学院当中以前上师如意宝讲一个大课,下课以后当时的嘎多堪布他们就马上做一次大辅导;大的辅导完了以后我们就到各自的地方去做小的辅导;然后第二天再做一次辅导。这样的话,本身是一堂课,但是下来之后连续要听大概三四堂课。到最后的时候,我也当辅导员,我也可以给他们讲。就是这样的。

这种串习方式非常根深蒂固,我们现在也是这样的。我讲完了以后我们这边马上有一两个出来讲,然后再往下,遍地开花也好、开花遍地也好,就都开始讲。这样的话,其实对记忆还是很好的。

最近有一个德国学者,他对人脑和记忆方面做了一些研究。他说人刚刚听到一个知识之后,如果马上去复习、去串习的话,百分之百记得到;然后再过几个小时以后,他说就只能记得百分之八九十;六天以后基本上还剩百分之二十五点几。

所以我们以后学知识的时候,就像孔子所讲的一样,你学完了以后要么马上听辅导,要么自己复习,都要立即串习。今天晚上听的课,明天再去听,后天再去听,那这个知识在你的脑海当中能存留下来。如果没有这样,你今天听完课,明天没有时间再听,再过两三天以后,刚开始你记得清清楚楚的,但是过了几天,基本上印象都没有了。

所以他这里讲了一个很深的学习窍诀。我们学习之后一定要反反复复地复习,这样最后自己才能从中得到真正知识的意义,这就是非常快乐的事情。我是这样解释的。

第二个内容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如果有远方的朋友到来,那是特别开心的。

现在有些人说这个也不一定对,因为有些远方的朋友来了以后,要给他安排吃的、住的(众笑、上师笑),还有些朋友特别挑剔,给他做各种各样的,对他很热情,但是他觉得:“无所谓,我是他的朋友,他应该对我这样接待。”对我们来讲又要花钱又要花时间陪着他,这是很痛苦的事情。所以孔子的有些说法不一定是对的,朋友来了不是开心的事情,可以说是痛苦的事情,对一般人来讲也可以有这方面的道理。

确实像我们有些开法会的时候,有些道友特别痛苦,因为来了一些人,又要搞饭又要什么……他们的要求啊“这里怎么怎么……”反正有很多习惯他们不满意,再怎么样对他好他都不开心,最后还是产生了厌烦心,对这个轮回的出离心马上就出来了(众笑)——菩提心还没有发,出离心已经来了,《三主要道》里面的出离心已经出现了。

从世间的一些意义,也许有些朋友来了以后我们还是有痛苦的。但是孔子这里所谓的朋友,应该是志同道合的智者,这些朋友来的话,实际上对我们而言是一个非常快乐的事情。我们经常讲到所谓真正的好友,是对你的相续有帮助的善友、善知识,那么这种善友来的话是很好的。怎么好呢?因为有智慧的朋友来到的话,那么我以前没有得到的很多知识,从他那里可以得到;另一方面,我自己求学过程当中得到的很多智慧,也有机会可以分享给他。

真正有智慧的两个人,比如一个人到西方去留学,学了很多西方的知识,一个人在东方学习,然后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确实这种智慧的碰撞是非常有意义的。就像《萨迦格言》里面说的:“若二智者共商议,则将生出善智慧,姜黄硼砂配一起,便会变出余色彩。”意思就是说两个智者,一个是科学方面的智者,一个是宗教方面的智者,这两个合在一起的话,新的智慧的火花会不断地闪现;就像我们世间的姜黄是黄色的,硼砂好像是白色还是……红色是吧?这两个配在一起的时候,变出的颜色特别鲜艳斑斓、耀眼夺目,特别好看的。

所以两个人如果集聚在一起,比如一个对传统文化很重视,一个对现代科技特别明白;或者一个自我调伏方面很好,一个利他方面很好,那这样的话,互相都起到非常好的作用。以前我们也讲过吧,佛陀对阿难说的,两个人在一起可以做大福德,一个人听闻,一个人讲说。虽然只是两个人,但是如果能在智慧上面进行交流的话,确实是非常非常有意义的。所以我们可以说,如果有朋自远方来的话,也应该特别开心,不应该非常痛苦。

我们世间人可能吃啊、住啊,或者是个人的烦恼啊,本来自己人际关系不太好,再来一个熟悉的人,你可能更加心烦意乱,但实际上不应该这样。从这个层面来讲,有些学者说“三十而立”,因为孔子三十岁以后,整个社会的社交活动越来越好。其实《论语》里面的很多内容是比较幽默的,它这里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情,但实际上不像我们一样的,有朋友来了很开心的。什么样的开心呢?因为你对人有一种爱,有爱的话那可能趁着这个机会自己也学到很多,趁着这个机会自己的智慧也可以直接分享,做人方面也好,做事方面也好,都有很好的帮助,这是很开心的事情。

并不是有些人讲的一样:“啊,我谁都不想接触,最好不要来人,我自己住在自己的屋子里面,我不愿意见别人。”不应该是这样特别孤独的、寂寞的,应该有一个非常开放包容的思想,那么跟人接触也是快乐的事情。就像我们大乘佛法里面讲要度众生,度众生的话先从自己的亲朋好友开始度化。所以这是对外交往方面,有一种不同的思想。

第三个方面,“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自己的学问也好、智慧也好、功德也好,这些别人都不知道,这样的话,有些人觉得:“啊,我这么聪明,我这么有智慧,怎么别人不知道?别人都不理我?”很痛苦、很伤心、很生气。但是孔子他不会生气的,他说这难道不是君子风度吗?意思是别人对你不了解、不理解,你不但不生气,还很乐观的态度去接受的话,这不是一个非常有度量、有智慧、有包容的君子姿态吗?

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不像我们有些人:“啊,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怎么别人不知道啊?我的付出怎么别人不理解啊?我这么出名别人还不知道啊?”那这样你很痛苦的话,说明你的度量很小的。

我经常去一些学校的时候,也遇到这样的事情。有一些老师介绍我的时候,他们根本就不会读我的名字,什么“吉达索”啊(众笑),有些就“索老师”——这样稍微好一点。但我确实并没有伤心,我知道这个世间当中就是这样的,我还是知道的,他们有些人是光看第一个字,其实不同少数民族的文字……我们有时候也是的,比如读一些外国人或者其他少数民族的名字,也是很费劲的嘛。这个时候我们也没有必要生气,而且是很开心地待着,最后我也跟他们讲,“你读的时候可能有点困难,要不说老师就可以了”,就这样的。

所以,有时候我们在这个社会上可能不被认可,这个时候心里确实有点烦,这也是一种正常现象。但孔子不是这样的,下面也讲了,有一次他的门徒把他弄丢了……那个时候不像现在一样,打个电话就马上能找到。当时后来好像在东门找到了,找到的时候有一个好像说是“你怎么到处乱跑,像流浪狗一样的”,然后孔子不但不生气,还很开心地说“是是是,我就是真正的流浪狗一样的”。对他而言,别人对他的称呼,流浪狗也好、没有学问也好,都是很容易接受的。而我们的话可能不是这样,别人对你的称呼、对待你的态度,稍微对你重视不够,或者说在特殊的场合当中没有提你的名字,就特别地不开心。

我记得有一次开会的时候,有一个领导,他跟另外一个领导是同等级别的,别人说那个领导如何如何辛苦,然后把他的名字忘了。然后散会的时候,他抓着别人说:“为什么我明明做了同样的事情,你只提他的名字,不提我的名字,这是什么事啊?”(众笑、上师笑)有些人可能还记得这个“公案”,在某个世间的会议上发生的。

应该说孔子的这种思想,跟我们的有些……比如像我们修行法当中,别人不提我、不赞叹我的话,正合我意。就是说我该做的事情别人不认可的话也是很好的,修行转为道用,这是很洒脱的事情,修行方面确实也有这样的。

但是现在社会上可能很多都不是这样的,因为很多人的价值观就是在金钱和权力上面,一旦不被认可心里就不开心,别人也觉得你没有什么分量。比如两个人,一个人有一万块钱的工资,一个人有五千块的工资,人们都觉得:“这个人可能是低等的,因为他只有五千块钱的工资,说明他可能没有价值。”或者一个人是现在世间所谓的什么“长”,另外一个人是副科长,那“我在他面前是很了不起的。”所以现在这个时代,很多都是以金钱和权力来衡量,那么这说明这个社会应该是很落魄的。像古代的话不是这样的,人内在的道德和功德很受重视,谁有这样的道德和功德,大家都非常尊重。

所以这里也讲,如果别人不知道你,你也不应该寂寞、不应该伤心,也是非常值得开心的。这样的话,你学习知识也是很开心的事情,来一些朋友、熟人也是很开心的事情,工作生活当中别人不认可我也是很开心的,我低调地做我的事情,这也是一种随缘而立,这也是很开心的。

有些人把这段比为孔子后来的“五十知天命”,到了五十岁左右的时候,对自己人生当中的名声也好、财富也好,别人赞叹与否这些都不在乎,知道这个人生是怎么回事,所以看得也比较淡了。就像我们一些修行人,世间人实在没办法认可的一些东西,对他来讲就是特别简单的事情。别人诽谤的话,对他来讲像赞美一样;别人觉得特别辛苦、特别痛苦的事情,对他来讲是非常快乐的事情。

所以这里讲到了什么呢?就是学习的快乐,与人交往的快乐,还有就是一些生活当中将一些违缘转为道用的快乐。我们用现在的一些语言来讲应该是这样的。

所以,这以上基本上讲了《论语》开头的三种幸福观。现在很多人认为“有什么幸福呢?”其实学习知识是非常快乐的,与人交往、来了一些朋友的话也是特别特别开心的时候。

我今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有一个堪布跟另外一个喇嘛就来了。我说:“你们来干什么?”“来吃早餐。”我说:“也可以,我们一起吃糌粑。”他说:“你今天要做什么?”我说:“我今天准备开始讲《论语》。”他说:“《论语》里面说什么啊?”我说:“有朋友来的话要乐于接受”(众笑,上师笑)他说:“哦,孔子思想很好,那我们经常来。”(众笑,上师笑)

所以看看我们很多人能不能这样对待。其实如果学得好的话,也许儒家的思想当中也有修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