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北京菩提爱心小组慰问艾滋病患者

凄凉的老屋

凄凉的老屋

门帘里还有谁

门帘里还有谁

家徒四壁

家徒四壁

 

2010年2月10日清晨到2010年2月12日凌晨,北京智悲爱心小组的八位志愿者肩负着师兄们的嘱托,带着道友们的厚爱,驱车800多公里,前往河南省上蔡县,去看望在那里生活的艾滋病患者和他们的家属。

2010年2月10日清晨6:20,八位师兄分乘两辆车在杜家坎京石高速公路收费站汇合出发。车驶过郑州后,开始下雪,雪越下越大,能见度很低,只能减速慢行,晚上九点多到达目的地河南省上蔡县,全程行驶了近15个小时。

2月11日上午,八位师兄分成四个组,走访了郭屯村、石佛村、丁楼村、张楼村、三官庙村、引照村、林屯村、刘村、教庄村、高李村、任庄村、前韩村、周庄村、后杨村等14个村和两个医院,分别给80户艾滋病家庭送去了春节慰问金。一开始大家商定好每家送400元,后来看到还有一些需要帮助的艾滋病家庭,就每家送200元、100元,总共送出28400元。在当地,每家400元是一笔不小的收入,纯朴的老乡在接到我们递过去的一叠钱后,都情不自禁的当着我们面数了起来,脸上流露着感激之情,有的流下了泪水。甚至躺在病榻上的、正在发病中的艾滋病人,也不忘用微弱的声音对我们说:“谢谢”。很多人拉着我们的手,留我们在家里吃饭。

 

相互关爱共享生命

相互关爱共享生命

 

由于大雪路不好走,我们没有去成离县城较远的村庄,但在我们去的村庄,我们选择的是当地最贫困的家庭。有的家庭是夫妻感染艾滋病,其中一方已经死去;有的家庭第三代也不幸感染艾滋病;有的家庭,壮劳力为了逃避艾滋病,已经杳无音讯,留下老人带着几个孩子……

 

闻声而出的老少

闻声而出的老少

一代壮劳力被艾滋病夺走了生命

一代壮劳力被艾滋病夺走了生命

 

2月11日下午2:00,我们一起慰问了上蔡县的一所希望学校,听当地师兄介绍,这里收留了一些父母因艾滋病双亡的遗孤。为了维持这个学校,校长把自己的房子都卖了。校长给我们介绍了学校的情况,校长说学校收留了几十位孤儿其中有五六位爱滋孤儿。我们参观了孩子们的宿舍,床铺很简陋,上下铺上没有床垫、褥子,床板上只有几床破旧的被子。当我们提出和孩子们合影时,校长一招呼,呼啦啦来了几十位孩子,现在是放假期间,学生们都应该回家跟父母过年的,这些孩子是……经向校长一问,才知道这些全是孤儿。我们给这个学校捐了2000元,申明专门用于爱滋孤儿学习和生活,还把我们带着路上用的方便面、饮料、零食等等都送给了孩子。余下2815元留给当地师兄,要求他用于救助艾滋孤儿。

 

双胞胎的父亲死于艾滋

双胞胎的父亲死于艾滋

 

这次春节为艾滋病患者送温暖活动,师兄们共捐款33215元,其中28400元送给包括因为艾滋病而住院的病人在内的80户人家,2000元捐给希望学校的爱滋孤儿,2815元留给当地师兄,用于救助艾滋孤儿。

  北京爱心小组代表看望蔡同仁希望学校

北京爱心小组代表看望蔡同仁希望学校

 

由于大雪路不好走,我们没有去原计划要去的离县城较远的村庄,我们知道那里还有需要我们帮助的艾滋病患者我们没有帮到,我们深深感到自己力量有多么微薄,我们想帮助他们,但是能够做的却很少。我们即使给他们送去几百块钱,充其量也只能帮他们过个年,而真正能帮到他们的只有佛法!大家此时此刻深深体会到发菩提心有多么重要!为救度苦难的老母有情而成佛,在此时此刻不再是空泛的口号,而变得非常实际了!

因为天气预报说河南省当天夜间要有大雾,我们提前结束了行程。2月11日下午3点多我们踏上了返京的路程。车驶出了上蔡县,只见太阳当头,晴空一片,回头望望,上蔡县上方乌云压城。也可能是归心似箭,返程的路相当好走,不再有雪中高速公路上的交通事故,不再有不知自己身处何地、两辆车互相找不到的焦虑,高速公路上彷佛只有我们两辆车在飞奔。夜里两点多,我们到家了。

 

北京爱心小组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