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菩萨的化身——绿度母

西藏唐卡艺术有着一千余年的发展历史,其发展历程可以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从7世纪至14世纪,后期从14世纪至20世纪。前期唐卡主要受外来艺术的影响,表现出明显的外来艺术风貌;而后期唐卡则融入了西藏以及中原、蒙古等艺术元素,呈现出浓郁的西藏本土艺术特色。

 

08b9503fb2d5b8d29f1ad11d654fdb70.jpg

唐卡《绿度母》

 

绿度母又名三宝严印度母,她右手结胜施印,左手当胸结三宝印(拇指和无名指对捏,其余三指竖立)

 

e7387eceddb789988b30b7bcf2604529.jpg

右手胜施印

 

67d1b3feb524093bf1117c1683169bc9.jpg

左手三宝印

 

以三宝印捏着莲花,莲花上有法轮(绿度母有各种画法,有些手中的莲花上没有法轮,有些手中没有莲花,直接拿着法轮)她是一切诸方的庄严,身体的光芒萦绕一切有缘众生。  

在汉地历史上,其实也有修度母法的人,只是不像藏地那么多而已。清朝的时候,章嘉国师在宫廷传过绿度母法,乾隆的母亲就是修绿度母法的。北京雍和宫有一幅旧的绿度母唐卡,这是非常珍贵的文物,整幅唐卡由数千块不同色泽的锦缎绣成,这就是乾隆母亲的遗物。    

在藏地,也有不少珍贵的度母文物。藏地最早的度母像是赤尊公主带入的。文成公主入藏时,也带了一尊度母像。甘孜州石渠县有一个叫丹卓玛拉康的度母殿,那里就供奉着文成公主带入藏地的度母像。据说,当年文成公主一行走到那里时,那尊度母像说:“我不去拉萨了,我就呆在这里度化众生。”于是,文成公主就把这尊度母留在了当地。    

虽然藏地很早就有度母像,但度母法门的兴盛,却是从阿底峡尊者开始的。拉萨城外三十多公里,有一个叫聂塘的地方。公元1046年,阿底峡尊者来到聂塘,在那里驻锡了九年,1054年,尊者在那里示现圆寂。现在那里还保存着他的灵骨。阿底峡尊者圆寂第二年,他的弟子仲敦巴在聂塘修了一座度母殿。在拉萨那一带,这座度母殿无人不知。1990年,法王如意宝特意去那里开光。那座度母殿不大,但非常有加持力。    

绿度母是非常灵验的本尊,如果能以信心祈祷她,即使患了特别严重的疾病,也有痊愈的机会。曾有一位饭店老板,他是胃癌晚期患者,当时他彻底绝望了,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一天晚上,他梦见一个绿色的女人,那个女人告诉他:“我是你的妈妈,你要断除经营海鲜的生意,我会来救你!”醒来后,他觉得有点奇怪,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有一天,他无意间走进一家佛具店,看到墙上有一幅唐卡,唐卡中画的正是梦中见到的绿色妈妈,他不禁惊奇地叫了起来。经过询问,他才知道,这就是佛教中的绿度母。于是他请了这幅唐卡,并按照度母的要求,放弃了海鲜馆的生意。后来,他遇到一位上师,上师给他传了绿度母法,他又发心建了一座绿度母道场。不久,奇迹般地,他的癌症不治而愈了。听到他的事迹后,很多癌症患者到这个道场修法,据说总共有两百多人痊愈。    

度母也是延寿的殊胜本尊。以前噶当派有一位大德,接近五十岁时,他出现了严重的寿障。上师让他修度母法延寿,他修行十一个月后,现见了度母,从而延长了十年寿命。到了六十岁,他希望再次延长寿命,于是又祈祷度母,这次度母让他造度母像,他依言而行,结果又延长了寿命。最终,他活到了九十五岁。  

对世间人来说,健康、长寿、发财、幸福是最重大的事情。度母的加持是不可思议的,如果这些人能够念诵、祈祷度母,确实可以获得世间的圆满。当然,这是针对有信心者而言的,如果一点信心都没有,要获得这些圆满也是有困难的。

f23b35340d24043a2e29aea86792ebc3.jpg

唐卡《救八难度母》

 

画面内容

 

此幅绿度母,一面二臂,全身绿色。主尊头戴三角形花冠,面颊丰润,呈鹅卵形,双眼半睁,鼻子小巧而高挺,嘴角微微上翘。耳侧饰红色的缯带,耳下垂大圆环。头微向右倾,身体扭向左侧,体态婀娜多姿。上身袒露,胸部隆起球状双乳,下身着饰有各式花纹的紧身长裙,腰间束丝带,金色的项圈、璎珞、臂钏和手镯精致繁缛,严饰全身。显现殊胜妙相。莲花饰于左肩部,一朵莲花含苞待放,一朵莲花盛开。右脚前伸踏于莲花上。身后配有头光,背光隐约可见,身下莲花宝座上有如月坐垫。

绿度母心咒音译为:“嗡达列都达列都列梭哈”

 

题材意涵、来源及艺术影响

此幅表现的主题是绿度母。绿度母是藏传佛教和藏民族最为崇奉的一尊女神像,因其身色呈绿色,故称绿度母;又因佛经记载她能救狮难、象难、火难、蛇难、水难、牢狱难、贼难、非人难等八种苦难,又称“救八难度母”。她是藏传佛教所奉二十一度母之一,为观音菩萨所化现。关于她的来历,《度母本源经》记载曰:观音菩萨在无量无数劫前,已救度了无数众生。可是一天当她用圣眼观照六道时,发现众生并未减少,遂生忧伤,并从其双眼流下串串泪珠,眼泪滴成一朵朵莲花,从莲花中变出一尊尊女神,先变出绿度母,随即变出红、白等不同身色的化身来,共计二十一尊。这些度母现身后,各自对观音立下誓愿,要辅助观音救度众生。从此以后观音菩萨每天广度无边众生,名播十方佛国。在二十一度母中,绿度母为主尊,绿度母心咒也是二十一度母的根本咒,其他度母分别为绿度母不同功德的化现。历史上,绿度母在我国藏蒙地区有着十分广泛的信仰,几乎所有的藏传佛教寺庙都供奉绿度母造像,所有的藏蒙人民都信奉绿度母。许多藏族妇女还以度母取名,汉语音译为“卓玛”。特别是藏族人民还把唐朝时入嫁吐蕃的大唐文成公主奉为绿度母的化身,尊崇不已,成为汉藏民族之间深厚友谊的重要历史见证。 

绿度母传入西藏甚早,约在11世纪时,与西藏历史上著名的阿底峡大师直接相关。阿底峡(982-1054年)是印度著名的佛学大师,超岩寺四大门柱之一。1042年应古格国王意希沃邀请至西藏古格,三年后又应仲敦巴迎请至卫藏传法,九年后圆寂于拉萨西南的聂塘。其所著《菩提道灯论》帮助当时西藏佛教实现了教理的系统化和修行的规范化,为其后藏传佛教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后其弟子仲敦巴在其教法基础上建立噶当派,尊其为鼻祖。他是藏传佛教历史上最具影响的三个重要人物(其他两人为莲花生和宗喀巴)之一。据记载,阿底峡入藏前就崇信绿度母。他曾远赴金洲(今印度尼西亚)求法,不料海途中遭遇风暴,一时眼见船将沉没,阿底峡随即诵出六句祈请文,立刻不动明王出现在船桅上,把船压稳,不久二十一位度母纷纷现身,团团围住船身,使阿底峡安然渡过一劫。阿底峡准备入藏时,还专门向观音和度母祈求指引:“……阿底峡大师说:‘让我向本尊空行神像祈请,若得到授记,我就前去。’度母和空行向阿底峡授记说:‘若去吐蕃,你将缩短寿命二十年,但是能使佛法在该地像白昼一样显明。’阿底峡大师说:‘只要能对佛法有益,寿命缩短就缩短吧,对吐蕃众人应当怜悯,我还是前去。’”阿底峡入藏后,广传度母修持法。他先在札叶尔巴与弟子俄·绛曲迥乃及其他藏地译师,将《白度母修持法》、《如意轮护持法》、《明咒消除仪规》等译成藏文,同时其弟子仲敦巴将《二十一度母修持法》译成藏文;而后又亲自撰写“绿度母”、“白度母”、“救八难度母”、“二十一度母”的赞诵、祈请、供养等内容的修法仪规,授与仲敦巴等众弟子。据说,一次阿底峡弟子枯•尊珠雍仲患重病时,仲敦巴通过占卜预知每日需诵《二十一尊圣救度母礼赞续》万遍以上,方可痊愈。阿底峡遂向度母虔诚祈祷,度母显现圣容,传与阿底峡等同“礼赞续”功德的度母礼赞偈。结果该弟子日诵万偈后,病情果然痊愈。在阿底峡的大力弘传下,度母信仰在雪域高原遍地开花,不仅成为噶当派崇奉的四大本尊(即释迦牟尼佛、观音菩萨、度母和不动明王)之一,而且也得到宁玛、萨迦、噶举和格鲁等其他所有教派的广泛崇奉。阿底峡圆寂后,其弟子仲敦巴建立噶当派,弘传阿底峡教法,成为西藏后弘初期最早建立的教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噶当派一直是西藏最有影响的教派,许多其他教派的大师最初大多出家于噶当派,或受到了噶当派教法的影响。度母得到西藏各教派的广泛崇奉即与此历史背景有关。

基于度母在藏传佛教各教派的普遍影响,以度母为题材的造像和绘画自西藏后弘初期开始便广泛流行开来。目前发现的时代最早也最为可靠的一幅唐卡就是绿度母唐卡(122x80厘米),由著名收藏家美国人福特收藏。此幅唐卡除中央绘有主尊绿度母外,还绘有救八难度母、阿底峡及其弟子仲敦巴。特别是在唐卡背面留有梵文和藏文书写的题记,其中藏文汉译为:“热振(寺)的(女)神。甲敦楚沃私人的冥想神灵。由切喀(寺)的色基布哇供奉(并使其成为)基布(寺)的保护神。”根据图像风格、阿底峡与仲敦巴形象、热振寺建寺年代等综合考证,中外学者普遍认为其绘制时间在1057-1080年间,是由噶当派僧人嘱当时画师为纪念阿底峡和仲敦巴所绘,同时也不排除阿底峡亲自请印度画师绘制的可能。目前这幅唐卡以年代古老,品相完好,风格纯正,带纪年题记,表现题材重要且与历史吻合等优胜特点,已成为研究西藏早期唐卡艺术的重要作品,也成为西藏早期唐卡断代的重要标尺。稍晚于福特收藏,国内外还有几幅同样题材的唐卡存世,如俄罗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12世纪晚期缂丝绿度母唐卡(100、9x51、5厘米)、瑞士私人藏12世纪初绿度唐卡(64 x 42厘米)、美国克利富兰博物馆藏13世纪绿度母唐卡(51、1 x 43厘米)等。这些充分见证了绿度母在当时西藏地区信仰的普遍。通过比较,我们不难发现这些绿度母唐卡虽然时代不一,构图及内容略有区别,但主尊绿度母的造型及装饰风格有着明显的相似性,具有前后相承的明显关系。可以肯定这些唐卡遵循了同一艺术粉本,即印度波罗风格的绿度母图像,而这一艺术粉本的源头无疑都要追溯到阿底峡那里。值得一提的是,在国内外艺术品市场上,人们习惯称西藏早期唐卡为“噶当巴”。其实这是一个既模糊也不够准确的叫法。称“噶当巴”只能说明其题材的教派属性,并不能指称其艺术流派或风格;也就是说噶当巴只能表示教派,而不能表示艺术流派。事实上,在西藏后弘初期,唐卡艺术流行印度、尼泊尔和克什米尔外来三大流派。因此明确判断一幅早期唐卡的流派或风格,我们可以具体到此外来三派。(节选自黄春和老师《西藏早期唐卡艺术流行的重要母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