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善生经》 第02课 2019年03月29日

 

(暂未定稿)

大家为度化一切众生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我们继续学习《善生经》。昨天只是简单介绍了译者还有不同版本方面的一些情况,那么这部经典到底讲多少堂课,我自己也不知道,大家也不要着急,反正我们每天都学习就可以了,对吧?这样的话,我也不赶时间,每天能讲多少就讲多少,有时候可能讲得多一点,有时候讲得少一点。

其实这个《善生经》是佛陀亲口说的,是善生童子的故事,或者说对他的教言。“经”是经典、佛经,跟我们一般世间的论典、一些文章或者有些书的意思不相同。一般来讲,我们佛教里面有经和续,密宗部分叫做“续部”,显宗部分叫“经”,大多数是这样,并不是完全这样确定。密宗的“经典”按照梵语的意思直接引申出来,藏文当中叫“度”。“度”的意思很广,前辈的很多大德们,有很多方面的解释。佛经的“经”有很多的意思,大概有十种,我在这里跟大家简单地阐述一下。

第一种是涌泉义。就像是涌现出来的泉水,也就是说经里面的内容、词句的发挥,如果要讲的话无穷无尽,就像甘泉一样永远不枯竭。这是第一个意思。

第二个是出生义。里面生出很多善法的意义、取舍因果的意义,所以我们学了经之后,以前不懂的道理以此能明白。

第三个是显示义。佛经当中显示出许许多多的道理,有时候是以故事的形式来宣说,有时候是以一些非常玄妙的理论来讲,有时候是非常甚深的一些像般若之类的意义,等等,展现很多不同的道理。

第四个是绳墨义。就像木匠做木工活的时候,用一条线粘上墨,以这个作为平衡点;也就是说正和邪要取舍,取正除邪,正确的道理和邪的道理要辨别。《善生经》当中讲了一百多个不同的小的道理来让我们的行为改邪归正,也有这样的一种平衡线。

第五个是贯穿义。其实佛经当中有不同的内容贯穿在一起,串成一条线。就像我们串的念珠,或者说花鬘,不同颜色的,夏天的时候白色红色各种各样的花串在一起,戴上做帽子也是很好看的,对吧?就是这种贯穿的意义。

第六个是摄持义。也就是说让众生不堕恶趣,暂时趋入善趣,究竟获得涅槃,就是护持或者摄持的意义。

第七个是常义。佛经当中讲到的真理万古不变,恒常不变。我们世间中的一些政治或者经济方面的书,可能一段时间内这个道理是非常管用的,但是过一段时间就不管用了。就像全世界的一些政治书,一个统治者统治的时候它可能特别火,但过一段时间这个统治者没有了的时候,可能很多书里面的意义就需要删减。

第八个是法义。所谓法义就是诸佛菩萨讲到的这些正法都是真理,三世诸佛所讲的教义没有什么不同,就像四谛十二缘起之类,哪一个佛陀讲的都是经得起理论和时间考证的。

第九个叫典义。实际上它里面所讲的是没有错谬的,千真万确的,以任何方式来观察,它都有非常甚深的意义。

最后一个是经义。可以讲是一种出离或者途径,我们依靠这样的经,依靠这种途径,可以让众生远离轮回,达到涅槃的彼岸,获得究竟的果位。依靠经典,能获得如是之义。

所以,我们在座各位现在正在学习经典,那学习的时候,不能认为什么书都是一样的,“跟一些童话书、一些一般世间课程的书是一样的”,可能有些人这样认为。但实际上我们真正有信心、有智慧的人慢慢慢慢去探索,探索的过程当中才知道,表面上看,可能佛经当中的一本书跟其他一些智者、一些人所写的书比较相同,但内容上确确实实有很大的差距。

所以,以后对佛经的道理、对佛经的意义应该有一种深刻的认识,这样你对经典的信心也会与前不同。为什么比如《金刚经》《心经》还有《药师经》等等,这些表面上看那么少,但是过了这么多年人们还在应用;而且应用的过程当中,确实对我们直接的作用不可思议,这一点可以说是现量见到的吧。

我自己是这样的,比如心里比较不舒服的时候,就开始诵一部经典,自己诵或者让僧众诵。也许是自己信仰的原因——你们没有信仰的人也许没有这种感受或者说感应——自己好像马上相续当中的烦恼,包括贪嗔痴等很多的痛苦,在诵了经之后有立竿见影的作用。这方面希望大家以自己的智慧来分析,经典跟其他我们世间这些书是不相同的。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罗阅祇,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

这里面有我们经常讲到的五种圆满:“如是我闻”算是“法圆满”,“一时”是“时间圆满”,“佛”是“本师圆满”,“罗阅祇”就是王舍城,“耆阇崛山”就是灵鹫山,那么王舍城和灵鹫山是“处所圆满”,然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就是眷属圆满。这段话当中,就像世间人写一篇记叙文一样,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等要素要圆满吧,世间当中也是这样的。那么佛经当中也需要:谁跟谁以前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候、有什么事情。所以这里我们首先要知道这部经典是什么样的情况下建立的。

“如是我闻”,这个法圆满最后跟大家解释。

“一时”,就是时间圆满。以前也讲过,实际上印度的时间概念跟其他西方国家不一样,它的传统是这样的。佛陀在人间说法的时候,天界的时间和其他众生的时间概念不一定是一致的,所以“一时”并不是指确定的时间。

“王舍城”和“灵鹫山”,大家都知道,王舍城应该是佛陀居住时间比较长的一个大城市,现在在印度中部。王舍城和灵鹫山之间的距离特别特别近。灵鹫山,有些历史当中说那里有很多秃鹫,因为王舍城的人们死了之后,灵鹫山旁边有一个天葬的地方,那些秃鹫飞下来吃了人的尸体之后就到灵鹫山上去。就像我们的天葬台那边,秃鹫好多都是在护法坛那里,有些是飞走了,有些住在那里,所以我们那个地方也可以叫小灵鹫山。还有整个山的形状像秃鹫一样,也有这种说法。不管怎么样,在这个灵鹫山,也就是耆阇崛山,实际上佛陀讲了《妙法莲华经》《般若经》等好多好多的经典,是佛陀讲法的地方。

“佛陀”,这个大家都知道,我在这里不用宣说。

“眷属”就是大比丘总共一千二百五十。实际上不仅仅是这个经典,好多经典当中人数都是比较固定的,尤其是佛在灵鹫山讲法的时候,这个人数比较固定。

有一部《稻杆经》的注释,是谁说的忘了,里面说当时佛陀的眷属为什么是一千二百五十是有原因的,因为佛陀成佛的时候摄受了迦叶三兄弟,第一个叫优楼频螺迦叶,他有五百个眷属;第二个叫那提迦叶,有二百五十个眷属;还有就是迦耶迦叶,迦耶迦叶也有二百五十个眷属,他们仨兄弟的眷属总共有一千人。还有舍利子和目犍连有二百五十个眷属,这样一起就是一千二百五十个眷属,比较固定的。佛陀在转第三转法轮那一段时间,好多经典的眷属固定的原因,也是这样的。就像我们喇荣的人数,基本上这一段时间已经确定了是多少多少人一样的。这是眷属方面的介绍。

我们刚才讲法圆满“如是我闻”,可能是阿难还是谁集结的,集结者他们已经获得了不忘陀罗尼,或者有些没有获得不忘陀罗尼,但是他完全能记住佛陀当时所说所有的法。所以经文所有的内容,是他们当时依靠自己不共的智慧,完整记录下来的。这样的记录“如是”——是如理如实、不折不扣、不增不减的,“佛陀怎么说,我就怎么记录下来了。”

他们把听闻到的全部记录下来了,其实这是非常珍贵的。这些阿罗汉,这些佛的弟子如果当时没有记录下来的话,确实佛陀离开了世间之后,也许我们在这个人间,没有这么浩如烟海、丰富多彩的经典、经函。而且佛陀接近涅槃的时候也开许前面可以说“如是我闻、一时”等等,后面加天龙夜叉等等赞叹佛所说这些。

所以我在这里想说什么呢?这些阿罗汉也好、菩萨也好,他们大成就者们的恩德,记录下了非常伟大的佛陀的非常非常珍贵的教言,特别特别殊胜!前段时间我在我们喇荣这边也呼吁:如果我们这里的有些法师,确实讲经说法比较不错的话,弟子们也可以把他们的真实语言记录下来,做成一些书,这样也是很好的。当然有些可能讲得不是那么好,不一定马上要记录;但有些已经很多年了,而且对经论的熟悉啊,各方面也是非常不错的话,那么应该要留下一些著作。

书还是很重要的,因为我觉得书的力量应该可以利益千秋万代。我们一个人最多可能能活100多岁,我们四大的躯体最后都不得不化为乌有。编成书的话,它可能一代一代地留下来。不仅是我们的书,包括音频、视频,包括有些照片,这些真的都是很重要的。

有一个记者问我,他说你依止上师的过程中最遗憾的是什么?我说,最遗憾的就是当时我跟上师一起,应该还是有很长时间的一个机缘,但是当时一直认为“上师都是经常在的,没事!”所以连上师说的开玩笑以上的没有立成文字,这一点我现在好像觉得有点遗憾。如果有这方面一些音频、视频,有全部资料的话,我可能连上师的一句话也不愿意让它消失在这个世间当中。让它留存下来的话,对不同根基的众生可能都是有利的。我认为这句话没有什么重要的,但也许对其他众生是有利的;也许对我这个时代的众生没有什么意义,再过百年十年二十年,或者千年万年的时候,也许对他们是非常有意义的。

所以,大德也好、老师也好,包括有些父母的言教,这些留下来的话还是很有意义的。可能我们亚洲很多国家的习惯跟一些西方国家有点不同,西方国家的话,比如甚至一个私人的图书馆有几千年、几百年的;或者说私人的一种照片,一直保留下来。但我们好多是没有的,这一点差距很大。

以前上师如意宝去过很多地方,但后来好像去西方的时候,每一个道场当中哪怕是上师跟几十个人说的一些简单的教言,现在都可以从他们的资料库里面调出来。当时我们去了美国、加拿大,还有法国,好多地方……新加坡也稍微好一点。照片也好,音频也好,视频也好,全部都可以。但像印度的话,以前可能好一点——比如流传下来的这些经典,但现在也不是特别好。

当时法王去印度的时候讲了《七句祈祷文》的注释《白莲花》,但是他们南珠佛学院的档案当中,只是一个残缺的,没有一个完整的。我们当时带回来的时候很麻烦的,因为过海关的时候所有的录音带都不能带。然后我们把磁带里面那个卷出来,放在裙子里面用线缝上,就这样带回来的。回来以后有些是完整的,有些是残缺的。当时我们是有点重视,但实际上重视得还不够,现在我们做的过程中好像也还是不太完整。

所以不一定非要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物,但是跟自己相关的道场的一些资料也好,哪怕是一些很简单的数据,留下来也很有意思。前段时间我们找到了一些十多年前、二十多年前的闻法证,有一些那个时候自己用过的、一些手写的,现在看起来好像还是有意义的。现在我们的有些资料,一些道场里面的资料,这些档案一直留下来,这是很好的一种做法吧。

像德国人是非常严谨的,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他们自己当时杀害的每一个犹太人,基本上他们都把那个场合记下来了。在耶路撒冷那边专门有一个纪念堂,当时德国人所杀害的人名、照片……当时他要枪毙那个人的话,还去量一下那个人的身高多少,在什么环境当中。后来以色列人把德国的那些资料调出来了一部分,有一部分他们不给,调出来的资料全部放在耶路撒冷的一个纪念馆里。里面是三角形的,照片放在那里……可能还有三分之一的照片没有找到,我忘了那个数字,日记里面有。那里中间是水,下面是土,那些照片的影子都显在水里面。那个水是他们犹太人的水,意思就是说,这些已经死去的人,永远在自己的国土、自己的故乡,他的心永远跟我们的心连在一起,也有这样的意思。

我去看的时候,好像感觉他们……在那种场合当中,虽然事情是杀戮,是非常残忍的一段历史,但是他们还是会记录下来。像亚洲人,日本当时南京屠杀的很多事情,可能他们不愿意提供,现在双方都找不到一个特别好的证据,真正像那样的找不到。

所以有时候一些档案的保存、归档这些也是很有意义的。可能前十来年的时候,我说:“我们学院里面的一些建筑,现在看起来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我们把所有这些工程的包括一些设计图这些全部留着的话是很好的。”我去台湾看佛光山的时候,星云大师刚开始给他们建佛陀纪念馆——那是非常庞大的一个建筑,然后第一天有什么差别、这里是什么殿堂、那里是什么殿堂,把这些照片作为第一个缘起的开始。有时候留下这些的意义呢,不仅是佛经里面的,可能我们的人生当中,看起来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也许很重要的。

可能七年前,我有一个熟悉的居士,他们家里的女孩儿去美国读书。她说堪布啊,我到美国主要做什么?我人生当中最有意义的是什么?我说你是年轻人,不一定听我的话,如果听我的话,那你到美国读四年大学每天做什么事情,在笔记里面记下来,四年以后不管你回国也好,或者到哪里,可能都是你一生当中有意义的事情。但后来我也没有看到她,她肯定没有记。

所以,有时候我们记录下来的内容应该是有意义的,对吧?就是有意义的。

那么这里说的“如是我闻”,是这些阿罗汉他们记录下来的。我们也应该包括对一些高僧大德也好、历史也好,把这些记录下来、留下来,对后人也是一个很珍贵的财富。当然记录的时候,我看到包括一些讲记,做一些润色是很好的,但是在记录的过程当中最好完整一些,不然断章取义,一段一段的……有时候当然非常好,比较重要的、总结性地概括一下,这样也是可以的;但有时候的话,因为有些公案,有些道理,如果中间切成一片一片的话,可能讲到的内容还是会有一些折扣,会有一些变化,这方面根据情况可以确定。

接下来讲今天要讲的内容。

【尔时世尊,时到着衣持钵,入城乞食。】

佛陀在灵鹫山的时候,有一次到了中午,佛陀穿着袈裟,持着钵,到王舍城去,显现上做乞食。

这个地方我想要说一下。佛陀的这种乞食,或者说现在南传佛教至今保留着的这个非常好的传统,有些人觉得非常有意义:“啊,佛教徒就要像他们那样!”有些人就认为:“为什么是这样?乞讨一样的,有什么意义?”其实这方面,尤其是佛陀做这样的乞食,有很多甚深的意义。不知道我以前讲过没有,有一个叫《金刚仙论》,好像是天亲论师——天亲论师就是世亲论师吧,他造的。也就是说印度有一个对《金刚经》的阐述,里面就讲到了佛陀乞食其实有很多很多的意义。

那么有什么样的意义呢?当时他这样托钵乞食,实际上在城市当中,有些人看到佛陀相好庄严的身相之后,马上就对他产生信心,发菩提心;还有些人,他们本来是五根不具足的,聋哑这些,但是因为佛陀特殊的智慧和福德感召,聋人听音、盲人见色法、跛子能行路等等,他们的生活有所变化,所以他们也会发菩提心的;还包括有些官员、大施主本来是傲慢的,见到佛陀之后傲慢被摧毁,心相续得以成熟,也会发菩提心的;还有的话,像在印度,能保护女性。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印度当时的社会状况比较特殊吧,应该说是重男轻女比较严重。为什么有些佛经当中稍微有这方面的偏向,原因也是佛教毕竟是生存在印度这样的环境中,如果没有随顺世间,佛教的教义也就没办法利益众生。

所以佛陀经常在经典当中说:我要随顺世间,世间人与我争论,我不跟世间人争论,他们怎么做我也去随顺。印度当时有些女性小的时候被父母控制没办法到外面去,长大之后被丈夫控制没办法到外面去,然后老了以后被儿女控制。所以有些女性,外面一些大型活动从来看不到,经常就是呆在家里。那这个时候,佛陀亲自来到她们的家门口,这些众生就有因缘能见到佛陀的庄严,她们的相续中种下了种子,会发无上的菩提心。

还有,佛陀这样入城乞食的话,实际上有很多的天人经常供养,那么其他人见到这种情景之后,也有发菩提心的;还有些贫穷的人见到佛陀的钵盂,好像钵盂基本上是满了的,但是里面差一点点,他可以加一点点,这样他就有了积累福报的机会;富贵的人看到佛陀的钵盂里面是空空的,他可以多给一点。所以贫穷和富贵的人都有不同的一些满足,佛陀以这种不同的方式来度众生。

本来佛陀已经获得了虚空藏等持,他如果真的想要得到的话,所有的食物他当下就可以得到;而且佛陀的金刚身并不是依靠我们人世间的一个食物来维持的,但是为了利益不同的有缘众生,显现到一个城市里面去乞食。所以以后一说佛陀乞食的话,不管是不是别人问问题,我们自己心里应该清楚,“哦,佛陀乞食是有很多利益的。”所以,入城是有这样的。

其实我觉得不仅仅是佛陀,应该很多高僧大德包括我们上师如意宝,去一些国家、去一些城市,在那些地方利益了很多很很多的众生。原来法王去五台山……我经常在想,如果当时法王没有去五台山的话,跟汉地很多佛教徒的因缘,到今天为止可能都没有。包括我们有些道友,出家、受居士戒、受传承,也许到今天都没有这个因缘,还在茫茫苦海当中,有这种可能性。

我们也不是什么成就者,但因缘有时候不可思议。包括我有时候去一些学校,去一些……好像跟有些人结上善缘。所以那天有一个人说,我们某个地方有一个别墅,让我去住几天。我说别墅不吸引我,如果去学校的话我可以去。可能有时候机缘成熟的时候,去学校啊、监狱啊……虽然监狱里面那些我也没办法暂时摄受,但主要是给他们种下一些善根。还有其他知识分子当中去一下,当然有些学校的话,我不是在传佛教,我是在传文化,传各种跟他们相应的一些知识,也就是道德、人文。包括我跟他们讲一些人工智能,或者讲一些我作为一个佛教徒研究的领域,这些跟他们沟通的话,也有一些共同的话题。

我们在座的各位也是,以后表面上看好像你只是去什么地方,但实际上心里要发愿“让当地的众生得到利益”,那可能我们所作所为也成为了佛陀的追随者吧。佛陀已经证悟了人无我和法无我,我们现在差得很远,但是佛陀的行为,我们作为一个佛教徒有些事情也许可以做。做的过程当中也许别人不理解、各种误解,有这个可能性。

《佛祖统纪》里说佛陀到一个城市里面乞食,去了一个婆罗门家。婆罗门后来烦了:“我好像需要向你还债一样,你每天都来,什么意思啊?”佛陀给他说了一个偈颂:“时雨数数堕,五谷数数成。数数修福业,数数受果报。”意思就是说,春天的雨数数地掉下来,那么五谷很多很多都会成熟;如果我们有些人不断地修福德,那么他得的果报也是非常非常多的。佛陀讲了这个偈颂之后,那个婆罗门好像还是很有缘的,就觉得:“确实像佛陀这样的人来到我的家,有这样的因缘我没有很好地去供养,特别不好!”他产生极大的后悔心并进行忏悔。之后依靠佛陀的这个教言去修,后来获得了圣果。

所以我们也可以观察得到,有缘的这些众生找到的时候,我们还是要“数数”地去……第一次去不成功的话,第二次又去,然后天天都到他们家里去。我们有些道友天天给有些人打电话、发信息,最后别人都烦了,把他名字拉到黑名单里面,这种情况也有——当然,还是要有一种善巧方便,这很重要的,不然的话……

确实古代也是这样,现代也是这样,世间的邪见是各种各样的。还有一个叫做《妙好宝车经》,敦煌的古书里面有,日本的《大藏经》当中有,汉文当中没有,藏文当中也没有找到。它里面有个挺好的比喻:有一次佛陀好像去一个婆罗门家的时候,婆罗门也不高兴,就说:“你自己不种地,天天到这里来乞食干什么?你也像我们一样种地,自己好好地干活吧。”意思是这样的。佛陀说:“我会种地,但是我种的地跟你们的有点不同。我开垦的是无明的荒地,我用四禅做犁来耕耘,种下六波罗蜜多的种子,最后涅槃、功德的庄稼会成熟的。”这个道理我们以前也讲过吧。

所以有些人说:“啊,这些佛教徒、这些出家人天天都不干活,天天都是靠别人供养,为我们这些老百姓增加压力。”其实这要两方面来理解:一方面没有信仰的话也可以这么说;但另一方面,我们世间的劳动,一个是脑力劳动,一个是体力劳动。那么修行人是依靠一种智慧,并不是天天都睡懒觉……我看到最近我们藏族喇嘛这边,早上五点多都跑到经堂去了,好多班都是六点钟上课。我们这边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可能有些是,有些一直早上起不来,一直在做美梦……听说有些班还是比较厉害的,迟到就惩罚怎么怎么,对吧?也很好。

还是要精进,尤其是夏天、春天,人的智慧正在往上的时候,尤其是你们年轻人……以前我们闻思的时候真的比较精进,到了现在这个年龄也算是比较努力的,一直没有特别地散乱,一直还在努力当中。所以尤其年轻人应该珍惜,时光特别特别的珍贵,应该利用来该记的记、该背的背……昨天我看到一些佛学院晚上背书的场面,确实现在很多人都是特别精进地在学习。

所以这也是我们的一种劳动方式,对吧?我们并不是整天都是无有意义的,我们还是真正对人类的心灵……现在很多人心里非常痛苦,如果我们通过自己的修行和闻思有所收获,然后逐渐逐渐地,我们每一个人身边的这些人也会得到利益。虽然可能看不到我们——“哇,你有好多钱啊……”也许我们很多修行人是平平淡淡的,但是我们的修行境界,也许到一定的时候有一定的力量,这种力量在不同的角落当中会起作用,会发光,会照耀周围的世界。

那么这是讲到佛陀乞食,大家要知道其实有很多的意义,可以增加别人的福德、断除别人的障碍,甚至见闻接触者也会得到暂时和究竟的利益,有很多很多的功德和意义。

【时罗阅祇城内有长者子,名曰善生,清旦出城,诣园游观。初沐浴讫,举身皆湿,向诸方礼。东西南北,上下诸方,皆悉周遍。】

刚才说佛陀已经去乞食了,这个时候那个罗阅祇也就是王舍城里有一个长者之子……“长者”,一般指施主、商主,有很多意思吧。反正有威望的、有智慧的、有能力的,印度对他们都叫长者。他的名字叫善生,他早晨的时候出王舍城,到外面的园林去观光。到那里先做沐浴,沐浴以后全身湿透——可能在水里面,然后他向六方顶礼。六方指的什么呢?就是东方和西方、南方和北方、上方和下方……有些注释里面讲他做四次顶礼,我们佛教一般是三次礼拜嘛,他是每一个方向做了四次顶礼。

这里要讲的一个是,在有些注释当中说,他先做沐浴,沐浴完了以后穿上新的衣服,然后向六方顶礼。包括《中阿含》,还有支法度的译本当中都是讲的穿上衣服。不知道是后来集结者的不同,还是梵文的版本不同,差别也不是很大。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他当时沐浴完了以后马上更衣,然后按婆罗门的习惯向六方顶礼。还有一种的话……王舍城周围,包括现在,有很多很多的水池,以前佛陀沐浴过的地方、阿罗汉沐浴过的地方……我们去的时候他们说“法王应该去做一个沐浴”,当时我们并没有直接进去,法王象征性地在那里念了一些咒语,然后洗个脸、洗个脚,当时是这样的。王舍城周围有多少个水池我忘了,我那个游记里面应该有,反正很多很多的。

本来印度天气也比较热,再加上婆罗门的一些习惯,不管是在恒河水当中或者一般的河流当中,经常先做沐浴,沐浴之后向十方天神顶礼,有这样的说法。然后这里他是六方顶礼,向六方的天神进行顶礼,想获得长寿和财富,就像我们世间人一样的。那么这六方的天神是哪些呢?一般东方就是帝释天;西方的叫做婆鲁拏天,是一个龙神;南方就是阎罗王天;北方叫做俱毗罗天,是大自在的不同类;上方的天叫风天;下方的天就是火天——也就是四大地水火风里面的风天和火天。

所以这里他根据他们的习惯也这样顶礼。《优婆塞戒经》里面也有一个善生童子,他也向六方顶礼,内容跟这个有比较相同之处。不过《优婆塞戒经》是大乘佛教的内容讲得比较多一点。

【尔时世尊,见长者子善生诣园游观,初沐浴讫,举身皆湿,向诸方礼。】

这个时候,世尊见到了这个长者之子善生到了园林当中,先进行沐浴,然后全身湿淋淋地向六方做了四次顶礼。佛经当中经常有比较相同的内容进行重复,我们说话的时候也是经常有一些重复吧,有必要的。

【世尊见已,即诣其所,告善生言:汝以何缘,清旦出城,于园林中,举身皆湿,向诸方礼?】

世尊见到之后,马上到了善生长者之子那里,对善生子说:“你是以何因缘早上出城,到这个园林当中,全身湿淋淋地向六方顶礼?”佛陀就问了这个因缘。

其实佛完全是明知故问的,他应该是知道这个因缘的。其实这里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偶然,但实际上也是必然。我们有些人学佛也好,有些人出家也好,有些人皈依也好,看起来是你遇到了某个上师或者在网上看到了一个资料,然后报名开始学习……但这些也许是诸佛菩萨的示现,自己善根因缘成熟的原因,有这样一种新的机缘吧。看起来好像是佛陀刚好到城里来化缘,然后善生之子往外面到花园里面去——有些译本当中没有说他去花园,而是出来的时候遇到佛陀,也有这样的。还有其他一些包括《中阿含经》里面,这段对话还有“你是谁啊?你是沙门还是婆罗门?你学的是什么?……”当时还问了一些其他的事情,稍微有一点不同,但大致内容都是相同的。

所以我们这里看到佛陀当时是非常偶然的一种机遇遇到他,但实际上佛陀完全就是要度化这个众生,甚至佛陀为了留下这样的经典,要依靠这样的一种因缘吧。因为佛陀度化有缘众生的事业始终也没有改变,始终都是关注众生的(上师念藏文颂词)。“假使大海潮,或失于期限,佛于所化者,济度不过时。”我们以前用过吧,一切有部《毗奈耶经》当中的,意思是说,世间的海潮可能会失于期限,但佛陀对于有缘众生的度化,始终都不会过时——不会不去度的,对于有缘的众生,都会去度化。法王如意宝也经常喜欢引用这个教证,我好像放在《三百六十颗钻石》当中——但是你们有些对钻石不重视吧?对水晶念珠还是比较重视。开玩笑!

所以确实佛陀度化众生的因缘非常的不可思议!

【尔时善生白佛言:我父临命终时,遗敕我言:汝欲礼者,当先礼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我奉承父教,不敢违背,故澡浴讫,先叉手东面,向东方礼。南西北方,上下诸方,皆悉周遍。】

当时佛陀这样问了之后,善生对佛陀说:父亲临终的时候给我有一个遗教,说以后顶礼的话,要按照我们的传统,先东方,然后南方,然后西方,然后北方,然后下方,然后上方,一定要这样对天神进行顶礼。父亲留下的遗教我不敢违背,所以沐浴以后,先叉手——“叉手”跟我们佛教徒的合掌基本上相同,只不过它是指头交叉。他们很多在恒河里面以这种方式来拜,手好像是一直在顶上,以这种方式来拜。所以善生子当时叉手面向东方,向东方的天神拜,然后南方、西方、北方、上方、下方,诸方都去拜。所以“我是按照父亲的遗嘱这样拜的。”

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长者之子在父亲离开之后,按照父亲的遗言如理如实地行持。现在很多年轻人可能不是这样,尤其是到西方留学的话,“我父亲给我说什么,我母亲给我说什么……”这些基本上都不会说的;父母留下来一些东西就马上卖钱,然后自己做各种各样的事。父亲母亲留下来的一些语言,甚至可能是批判的态度——“我父亲原来说过什么,但其实他是没有文化的,他不太懂,我们这些知识分子如何如何……”

去年我们讲《孝经》的时候也看得出来,古代对父母是非常尊重的,父母留下来的教言也是很珍贵的。那么同样的,古代对上师留下来的教言也非常重视,“我的上师说……”包括我们现在世间的一个医生,“我的师父说……”都是这样的。但现在确实过于的所谓的平等、过于的自由……就是一些比较好听的理念吧,“人人都是平等的”“言论都是自由的”。当然自由是很好的,但是有时候完全自由的话,可能自己的智慧不一定真的能发挥作用。

所以这里也看出来了,这个婆罗门之子在他父亲死了以后,还是继续拜他的天神。

【尔时世尊告善生曰:长者子,有此方名耳,非为不有。然我贤圣法中,非礼此六方以为恭敬。】

这个时候释尊就告诉善生子:“东南西北方的这些名称是有的,并不是没有。”佛用很善巧、很婉转的语言来说的,并不是说:“啊!你这样拜不对,没有意义。”不像我们有些道友,“这个是外道,你不能啊!这样的话你会下地狱的!”我们有些人太直接了,一点善巧方便都没有,不会看别人的脸色,最后自己也弄得很尴尬,是吧?

佛陀宣说的时候,他说:“是有这个方向,不是没有,这样也是可以的。”听了还是很舒服的,对吧?“可是我的贤圣教当中,不单单是以恭敬心来礼六方。”下面引申出佛陀要讲的意义。顶礼的过程中,不仅仅是身体顶礼,心里有恭敬心,而且礼十方的时候,还要做六大件事情,这个下面也会讲。

所以佛陀向童子说:“你这样的礼法,也许还可以有更多的一些内容。”人的水平各方面都不同,有些人虽然你不同意,但说他的时候不直接说,而是“你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你还有潜力。”有一些西方学者的语言是比较婉转的,本来你的观点是不正确的,但是他不直接说,而是说:“你这种方式也可以,不过你从另一个方面多多思考一下,也许发挥的空间更大。我推荐你看一本书,对你将来的研究,对你将来的学术成果,我想给你提供一些比较好的方便。当然我所说的不一定……”我想起一个人的面孔,所以我就装一下他。

【善生白佛言:唯愿世尊,善为我说贤圣法中礼六方法。】

善生对佛陀说:希望世尊给我好好地讲讲你们佛教贤圣法当中礼六方的方法,然后我可以行持。

【佛告长者子: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

佛陀告诉长者之子:你好好地听、好好地听,并且你好好地记住,如果有笔的话记下来……(上师笑、众笑)我们现在很多人都不用说谛听就很认真的。“谛听谛听”就是“闻”,“善思”就是“思”,“念之”是“修行”的意思。(上师念藏文)——藏文当中好像“修”不一定有,但意思也可以这么讲吧。

所以法王以前也经常说,讲课的时候下面一定要认真地听,如果没有认真听的话,那么就像扣着的皿器上面倒水一样,不会有什么利益。谛听很重要,但是光谛听也不行,一直如如不动、一直这样坐着也不行的,每一句要记在心里面,文字要记,意义也要记。

我看到我们讲考的道友当中,有些把意义记得比较不错,有些文字记得比较不错,有些好像这里抓一点、那里抓一点,说不记呢也记了,说对呢也不太对,不对呢好像对(上师笑,众笑)。分析的时候有些经文里面弄一点,我讲的弄一点,然后他自己加一点,就像是八宝粥一样(众笑),内容各种各样的……也可以吧,因为我们不是阿罗汉,能记到这一点也是很不容易的,对吧?尤其是我可能有时候讲得也比较快一点儿,比较快的时候可能你们也记不下来。当然文字上记不是很重要,最主要是心里面记,然后再思考。到一定的时候,佛经的真正意义在自己的相续当中已经融入,跟自己的血液融为一体,那个时候不被他转的这种定解、智慧就来了。

所以,我们为什么建议大家多听课、多学,越多越好,而且时间还是比较长好一点。有些说:“啊,我已经学了两年了、三年了,四年了……”真的不够。佛经里面的意义是非常深奥的,十年、八年、二十年,前辈那些老修行人、老法师们一辈子都是学习闻思。一定要有一个长远的心态,对自己的修行会越来越有帮助的。

佛陀告诉长者之子:你好好听,好好思维,我当为你宣讲。所以下一堂课我们就跟这个长者之子一起听佛陀怎么样宣讲的。

其实我们还是非常非常有缘的,“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百千万劫当中都难遇到的,“我今见闻得受持”,我们现在浊世当中又见到、又听到,“愿解如来真实义”,我们希望能真正通达如来的密意。这样的话,我们这辈子当中根本不会被其他的世间八法所转移,这个是绝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