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佛教与自闭症、抑郁症

——索达吉堪布2016.04.30.第85次UC开示

 

今天我们利用一点时间来跟大家讲一下自闭症、抑郁症跟大乘佛教的关系,或者说是大乘佛教如何治疗现在比较常见的一些心理疾病方面的内容。

这方面我非常关注,也很关心。关心的原因是,以前这样的病在全世界范围内不算很严重——很早以前,我在学《入菩萨行论》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一句话“自迷痴狂徒,呜呼满天下”,意思就是说:可悲呀、可悲!自我迷醉、愚痴的狂徒已经遍满天下,这些人就像疯子一样迷失了方向,极其可怜。这是两千多年前寂天菩萨说的一句话,我在讲这个颂词的时候,觉得这句话可能不太符合当时的情况,因为那时除了极少数的精神病以外,人们都还是非常正常的。

但是到了现在,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看到很多的报道,接触东西方很多人的时候,表面上看每个人都比较开心、正常地生活着,实际接触的时候,发现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心理疾病。有些比较明显的,已经直接影响到他的生活;有些很轻微,可能自己发现了,但别人不一定清楚;有些还没有表现出来,以潜在的、隐藏的方式存在着。我觉得,寂天菩萨的那句话,也符合现在这个时代的情况吧。

 

1、大乘佛教徒要关心“星星的孩子”

 

前两天我说要讲自闭症与大乘佛法,有些人可能认为自闭症没有那么严重吧,只是极少数父母或者孩子会关心。有些人跟我讲:“你在网上说这样的话题,除了极个别自闭症孩子的父母以外,可能没有人来听,因为自闭症多数人不是很关心的。”但我说:“我不担心。”为什么呢?自闭症,尤其是在西方国家,蔓延得非常非常厉害。美国的一个官方资料显示,1970年美国统计过一次,14000个孩子当中有一个自闭症——大家都知道,一般自闭症是在孩提时代发作的。但是去年,2015年,他们官方统计,每68位孩子当中就发现一个自闭症,有些是轻微的,有些是隐藏的。尤其是在发达国家,像韩国,38位当中就发现一个;美国的话,大多数是在男孩子当中发现的,42个男孩当中就有一个。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现在美国和英国特别担心,将来自闭症越来越多的话,会直接影响他们的生活。现在美国大概每一年有两亿美元用在自闭症的各项工作方面,包括提供一些照顾;据说英国是500万至650万英镑用于帮助这些自闭症孩子的生活——他们对于残疾人、有心理疾病的人还是比较关心的。还有一些经济学的观点认为,对于自闭症的这些孩子,一方面我们现在要帮助他们,另一方面将来如果他们能够有所作用的话,那么整个经济压力和社会压力都会减少很多。

研究发现,患自闭症的孩子有一种是高能自闭症,有一种是低能自闭症。低能自闭症基本上没办法与世人交流,虽然有语言,但他不愿意交流;虽然有视力,但他不愿意跟别人对视;虽然有听力,但他不能接受一些正面的信息,始终都是让自己处在一种封闭的状态当中。这些是非常低能的,甚至连自己的生活,行住坐卧都特别地困难。这些孩子的父母特别担心,一旦他们离开了,这个孩子在这个世界上就会无依无靠。我以前也遇到过一些这样的自闭症孩子的父母,他们说:“我们现在人还活着就已经感受到地狱的痛苦了,因为我们非常担心我们的孩子将来会被这个社会抛弃,他可能会饿死、冻死。”

还有一部分是高能的自闭症孩子,他们是什么样的呢?这些孩子的记忆力超强,模仿能力也很强,而且他的生活很有规律、很有安排。无论是他的玩具,还是他经常做的事情,都有一种规律,一旦有人破坏他的规律,他会特别烦恼,甚至暴怒,做出一些非常过激和危险的行为。但如果从正面来利用他们的一些资源的话——现在国际上认为,这样的孩子如果通过教育、培养,可以管理一些信息库,比如图书馆,一些比较固定式的工作可以用上他们。如果能够充分利用他们大脑的这些资源,社会的经济压力也会减少很多。

所以国际上非常关心自闭症孩子的状况,包括他的教育、他的病因。关于病因方面,为什么美国1970年的时候患自闭症的孩子那么少,现在为什么这么多?有些专家认为,很有可能以前我们测试的仪器没有那么先进、敏锐,没有那么多的仪器来发现;有些认为是现在的饮食有很多的转基因、农药、加工食品等等,是空气和一些饮食导致的。也有这样分析的。而从佛教的角度来讲,可能也有前世的一些业力、即生当中的一些执著等等,也可以这样来解释。

我以前没有特别地去查,不知道中国或其他国家的自闭症孩子现在的状况怎样?不过有些状况可能也比较相同。现在很多孩子特别特别地固执、自私,不愿意跟父母和其他人交往,喜欢自己一个人玩电脑或者手机,除此之外,谁都不愿意接触,特别孤独。自闭症也叫做孤独症,有些人叫他们“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个星星一个世界,它不可能跟其他的星星聚在一起。自闭症的孩子,他的特点就是,他只要他自己的世界,甚至有些对父母也非常反感。如果发现这种情况,要怎么样对他进行教育、让他放松?刚开始我们可能还有办法,到一定的时候,尤其是一些低能的孩子,确实是有一定困难的。

所以我在想,大乘佛教徒应该用各种方法来帮助他们。比如说,一旦他们的父母真的离开了,佛教徒应该想一些办法帮助他们。佛教的团体或者佛教徒,要把力量积聚起来,对社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包括对一些孩童、残疾人学校……这些方面,我们大乘佛教徒应该关心。这是我想说的第一件事。

 

2、大乘佛教能变“玻璃心”为“金刚心”

 

然后第二件事情,想说一下,所谓的抑郁症对全世界来讲的确也是比较严重的,其实它也是一个精神方面的疾病。有些人认为得过抑郁症特别可怕,根本不敢给别人说,因为别人知道他得过抑郁症的话,会认为:这个人肯定精神有问题,小心跟他接触。我以前看到过,得过抑郁症的,好了以后,对整个生活没有任何负面的作用。但是,社会上其他的人,听说某个人得过抑郁症的话,从此之后很担心这个人会不会发疯,跟他接触会不会传染自己,等等。

第一,它不会有任何的传染,这个大家也应该清楚。从它的病症、病因、整个病情的状况来看不会传染的。第二,它只是心理的一种疾病,什么样的人都会有。包括我们修行人也可能有的,世间的一些名人——尤其是名人——有很多著名的画家都得过,有些政界人士也得过,还有西方的很多宗教人士也得过的。其实它就像我们得感冒一样的,感冒发作的时候,自己很痛苦,也吃过感冒药,但是好了以后就没有什么的。

所以,以后在我们周围的社会群体当中,如果有人得了抑郁症的话,这并不是很可怕的,没有任何担心的必要。我也遇到过很多得过抑郁症的人,有西方人也有东方人,他们以前得抑郁症的时候,特别地难受,但他自己也觉得好了以后就没有什么。这个相当于是心脏病。八几年吧,我来学院的第二年开始,心脏特别不好,我就只跟经常在一起的比较熟悉的一些出家人说话,除此之外,包括最好的一些堪布,我都是不愿意跟他们对话。一段时间,晚上也睡不着,白天有时候也莫名其妙地特别生气,有时候好像觉得整个生活没有意义。

抑郁症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他觉得好像活在世间上没有什么意义,哪怕是一个很小的事情,他也特别夸张,比如说别人说你很难看,然后你就觉得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你是很难看的。以前我觉得很多女性可能得抑郁症的次数比较多一点,因为心情变化比较快。所以我在学院里面处理什么事情的时候,如果有几个女众,我就特别担心,比如说有四个女众的时候,我不能只看一个人,不然其他人都不高兴。我先看这个人,然后看这个……最后看第四个,然后对大家再综合性地、比较模糊地看一眼,这样的话可能大家都高兴。但是现在好像男性也是这样的。一段时间当中,我跟男众这边处理问题的时候,也很小心——因为男众有时候也是心理很脆弱:“啊,堪布你在两三年前跟我说过一句话,你当时只看别人,就不看我”——有些男众比女性还要脆弱。

我觉得,其实抑郁症就像心脏病或者感冒一样的,但是这种病如果没有弄好的话,也是很危险的。现在有些国际上的统计,尤其是在欧美国家,抑郁症非常非常地厉害。我去英国的时候,也特意问了很多人,包括剑桥、牛津的几个教授,他们每个人都说:“现在我们得抑郁症的很多。”当时说是六分之一吧,六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得抑郁症,整个英国是这样的。荷兰、德国这些方面也有,美国也是这样的,中国的情况也是非常容易统计的。

现在很多人是有这样的心理疾病,其实也并不是很可怕的,但是我们要了解它有什么样的病情。实际上,得抑郁症的时候,非常痛苦,很想自杀,它的主要特点就是自杀。就像梵高,这么出名的一个画家,他的一幅画现在卖八千多万美元,非常有才华的一个人,但是后来他实在是受不了,心理非常地痛苦,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最后开枪自杀,三十七岁就死了。我看过他的传记,得这种病真的是非常难忍,很难受很难受,最后实在是没办法的。所以这个可能是一种症状,非常可怕的。内心如果有这样的症状,该怎样去放松?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去了解,了解抑郁症真正的特点。

抑郁症还有一些特点,我刚才讲了,一个是把自己的过失夸大,就觉得:啊,现在没有人爱我,没有人喜欢我。如果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骂他的话,他就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看不惯他,就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意义了,很绝望。现在很多人的确也是这样的,本来一件很小的事情,这对你的人生来讲,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就觉得是天大的事情……

我那天听到,有一个人,他的领导说他两句,然后同事说他两句,其实只有两个人说他,但他就觉得整个世界没有一个人爱他,活在这个世界上好像没有什么意义了,又想自杀,又想到任何人见不到的另外一个天地去。其实,如果心比较宽容,即使孩子、家人不管他,领导、同事也不管他的话,那他可以到山洞里面去,可以到别的地方去,过自由的生活。可是,那个时候,他就没办法了,自己把自己的心束缚得越来越紧,这样束缚之后,最终结果就特别地可怕。

我看过美国早期的总统林肯的自传,他把抑郁症比喻为黑狗。他说:我正在工作的时候,黑狗咬着我,我看到情况比较严重,马上去医院治疗。从他的传记看,他一辈子都与这个事情作战,非常地苦恼。

现在的人们,包括我们有些修行人,有时候也会有些心理不舒服。其实心理很重要的,心理如果比较坚强的话,那外在的疾病也好,生活的一些困扰也好,或者说社会的压力、家庭的压力你都能扛得起。我们的心理一旦脆弱了以后,那外在的什么东西可能都扛不住,没办法支撑起来,因此心的力量很重要的。但这种心的力量,可能跟现在所谓的抑郁症有一定的关系。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大乘佛教,其实也有一些办法。有什么样的办法呢?

 

方法一:修慈悲菩提心

大乘佛教认为,得这些心理疾病,主要是因为自我的心、自私自利的心很重——“我”得不到别人的认可,别人不喜欢“我”,伤到了“我”的自尊心,伤了“我”的人格,侮辱了“我”的人格。前一段时间,有一个人给我打电话,一直哭着说他的上师对他不好。我说怎么不好呢?他说他是一个好人,但是上师批评他,对他不信任,侮辱了他的人格……我说:其实这是很好的,也没有什么可侮辱的。

现在我们很多人的心是比较脆弱的。心脆弱的原因,一个是作为凡夫人抵抗能力比较弱,这是一个普遍的性质;另外一个,可能跟现在的一些传媒,包括电视和电影有一定的关系。我们从小开始就接受了这些教育:电影电视里面一般都是这样的,别人说一句有点侮辱的话,对方马上要起一个反应,第一时间当中他的脸色就会变的……我们从小都是在这样的一个人生观和价值观当中成长起来,最后我们真正成人的时候,就变成了电影里面的演员,变成了人生当中的演员——别人说我的时候,我一定要对他反应,别人说我什么,我有点不相信……我们整个社会,已经变成了特别容易反应的一种剧场。这样以后,哪怕是说一句话,都特别特别地敏感,就像我们的眼睛,一点点灰尘进去就受不了,眼泪汪汪。同样的道理,人生当中如果稍微有一点点刺激性的东西,你就没有办法抵抗,这个原因就是我们自私自利的心太强了。

从大乘佛教的慈悲观来讲,其实对自我并不应该很关心的,基本上自己只要能活下去就可以了,应把主要的精力、注意力放在帮助别人方面。在真正利益众生的过程当中,如果被别人在网上进行批评,他可能会想:有人监督自己并指出过失,是个好事。如果我有过失的话,我应该承担;如果没有这个过失,即使别人说我,其实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别人对我说的话不是很重要,我要帮助别人才是很关键的。很想帮助别人的人,在受到别人侮辱的时候,他不会放在心里的。也许众生受到侮辱的时候,他会很关心,而自己受到侮辱的时候,他却不会关心。但如果是非常自私、慈悲菩提心修得不好的一个人,别人稍微说一句,即使用特别轻柔的语言来说的时候,就受不了,特别伤心,开始反目成仇、以牙还牙。

所以,我的第一个建议,就是修慈悲菩提心,慈悲菩提心对心理坚强有很重要的作用。因为很多抑郁症或者自闭症的人,都是对自我特别地执著,对自我绑得很紧。如果对自我不是特别在乎的话,即使别人说你、骂你、打你,你可能觉得:我这个假合也没有什么,只要对众生有利益的话也可以。心就非常非常地放松。在人生当中,即使别人对我不好,但是如果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慈悲菩提心,觉得:对我不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这么坏,这个业力烦恼的蕴聚有什么好的呢?这样想的话,可能自己的痛苦就自然而然减少了很多。这是一种方法。

 

方法二:证悟空性的智慧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无我的智慧,在我们所有的心里面,它是最坚强的。因为我们知道,所有的痛苦来源于对物质实有的执著,而一旦真正通达无我的空性,我们就不会那么脆弱。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现在比较流行的一个词叫做“玻璃心”,玻璃不是钢化玻璃,这个玻璃稍微一碰马上就碎了。现在我们很多年轻人的心也是“玻璃心”,稍微说他一下就破碎了。所以现在很多人说话特别地谨慎,有些人干脆不接触人,“我不敢接触人,不然我这个人很坏,嘴里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只要我一说话就得罪了无数的人,所以呢,我干脆不说话。”我们学院当中有些人,在脖子上挂着大大的“禁语”两个字,有些真的是想禁语好好修行,有些人好像是实在管不了自己,害怕得罪别人才挂的,这种禁语是禁止自己说话。

当然你如果闭关,这样禁语也是可以的。但是最关键的是,我们的这个心不能那么容易地变成碎片,应该把它变成什么呢?就是证悟空性智慧的“金刚心”。我们看看历代大德的传记,对他们来讲,任何的侮辱、诽谤、苦行,每一个灾难和痛苦都变成了另一种智慧。在他们的生活当中,所有的事情都是好事。比如说生病了——“哦,这个病对我来讲是很好的,我可以接受众生的痛苦”;别人抛弃他了——“哇,很好,现在我可以自由了,没有别人的束缚”。他不会因此而绝望,不会永远倒下去,或者选择自杀,不会这样的!所以,这种方式应该是最彻底的。

我以前看过一个非常著名的西方国家总统的资料,他得抑郁症的时候,实在没办法,就把在报纸上看到的赞美自己的语言剪下来,一旦抑郁症发作得非常厉害的时候,他就自己拿来读,然后感到:我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不是最差的。读完了以后,他会稍微有一点放松。其实我觉得这么伟大的领导,还要用这么一个虚伪的东西来自我安慰,也是很可怜的。

但是的确在这个世界上,表面上看来非常成功的人,内心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苦恼和不顺心的事。在这种情况下,我很希望大家如果有学习佛法的机会,尤其是学《中观根本慧论》,是非常有帮助的。最近看《中观根本慧论》的讲义——《显句论》,觉得世界上有这么好的论典,不知道以后我有没有时间讲。当然,在最后身体四大分离的时候,可能谁也没有办法,有些人会在年轻的时候死,有些人会在年老的时候死。但除此之外,一般我们如果懂得了中观的空性,有了中观真正的空性智慧的话,对于世间当中的一些简单的烦恼、一些别人的攻击,心应该不会变成碎片,不会变成玻璃心,而是应该会越来越坚强。

现在学会、学院当中,的确有一部分人是这样的。原来不管是在感情上还是生活上,好像遇到了一点点事情就觉得自己特别倒霉,看不到希望,觉得可能只有选择离开这个世界。但后来因为遇到了正法,从而用一个很正面的、正确的方法来改变自己,这并不是一种魔术。因此,很希望你们能用真正中观的一些道理来修复自己,这是通过金刚心来修行。

 

方法三:观修无常

从世俗角度讲,我想这样的抑郁症、自闭症,大多数的病因是来自于对自我的认知和常有的执著,如果是因为常有的执著带来的,我们多观一些无常性也是一个办法。从这种疾病的很多症状来看,大家都觉得这个世界不会有什么改变,比如说他觉得我的家庭是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有这样的变化?经常有人说:因为他的父亲死了以后,他就变成抑郁症了;因为他离婚了以后,后来心态就变化了;在工作上,他以前是很成功的,后来因为他的厂倒闭了,从此之后他就得抑郁症了,不敢面对别人等等。之所以这样,其实这些人是没有修无常,如果修了无常,就能够接受人生当中很多很多的变化。

不管是你的地位、名声、财富、容貌,还是整个家庭状况,都不断在变化。一瞬间一瞬间、一刹那一刹那,一天一月一年,日复一日地,所有的事情都不断在变化——人也在变,事也在变,物也在变。你知道整个万事万物都是在一个非常不稳定的状态当中,当你自己的生活发生一些变化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佛陀已经说过诸行无常,既然一切万法都是无常,那我这个小小的家庭、人生的感情、生活的小圈子,发生这样的变化完全是可能的。

我们藏族原来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歌手,在藏地特别受欢迎,后来他的嗓子哑了,于是一下子就好像谁都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人好像都很现实,用得上的时候,大家都很喜欢;一旦用不上了,大家都会抛弃他。别人有时候问他:原来你这么出名,现在是怎么了?他说:没事没事,飞机有时候都会掉下来,我这个人有什么。其实也是,无常发生的时候,一万米高空的飞机都会掉下来的话,何况我们人生当中的一些名声、地位、财产……这些都是很容易变的。这样,我们的心里就不会打结,不会打疙瘩。

世界上很多的事情都是在变化当中,我的身体也在变化当中。我自己也是这样的:今天身体好一点,心情还可以;今天身体不太好,心情会不会很糟糕呢?——虽然有时候因为身体的原因,会有点不舒服,但我还是完全能接受。昨天好、今天不好是正常现象,别人对我不好也是正常现象。现在一个西方国家的总统,支持率达百分之七八十的话,他们还说挺不错,那我们一般的凡夫人,能得到所有人百分之百的认可怎么可能啊!

一个群体当中也是这样。学佛小组的有些人说:这个人反对我、那个人也反对我、好多人看不惯我——大多数都看不惯的话,也还有一个选票的余地。所以,如果我们对整个社会有一些了解,心理应该会很放松的。这跟无常观有一定的关系。

刚才说的一个是慈悲观,一个是金刚心或者智慧空性观,还有一个就是无常观。有了无常观,我们的心会放下来,以后再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的心理应该可以很坚强。这个很重要的。

 

方法四:忏悔业障

很多大德认为,所谓的抑郁症,是前世的业力导致的,应该通过念金刚萨埵心咒、百字明来忏悔,忏悔以后,因为前世的一些业力清净了,今生当中的心理恢复得很快,所以要求他们念百字明和金刚萨埵心咒。这个方法也是很好的。我听说很多人以前抑郁症很严重的,但后来修加行、念百字明,可能的确是消了很多的业,慢慢慢慢地,现在生活完全恢复正常。

根据佛教的一些教义,我们即生当中的生活,有些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而是有它的因和缘。比如说,我今天心情不好,有可能是因为某个人说了我;我这一段时间身体和心理都不好的话,很有可能跟我这辈子或前辈子的某些因缘有一定的关系。所以,像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心理疾病,有些在医院里面也是检查不出来的,我相信通过宗教,尤其是佛教里面的忏悔,把自己的业障进行遣除,澄清自己心的本来面目,这样可以让你的生活恢复正常。

 

方法五:念诵不动佛心咒

在有些情况下,人心理的这种浮躁、抑郁和各种症状——伤感、伤心或者绝望,这些是因龙病而导致的。麦彭仁波切有不动佛心咒的仪轨,天龙导致的人心不安,可以通过咒语来解决。我有一次在英国的一个学校里,本来是让我讲其他的课,但课前他们很多老师一直探讨抑郁症的很多问题,后来我就没有讲安排的课,特意给大家念了不动佛心咒的传承。本来这个学校是很著名的,讲一些学术性比较强的内容可能好一点,但众生很可怜的,我对学校的名气也没有什么执著的,不管怎么样,我就没有讲下去,而是传了这个咒语。如果我自己得了这种心理疾病的话,我肯定念这种咒语,应该没有问题的。所以我今天也用咒语跟大家结上一个缘。

 

3、内在的养生更重要

 

另外,今天参加的人非常多,我特别希望每个人都能好好地学习佛法。现在系统学习佛法的人比较少,每到初一、十五这种时候烧香拜佛的人很多,人山人海,但很多都是比较迷信的,并不是真正懂得佛教的教义,中国是这样,美国也是这样。所以我特别希望大家能通过网络、通过一些法本,真正地学习佛法。学习佛法也需要一段时间,并不是今天看个《金刚经》、明天看个《心经》就以为自己信佛教了,可以了。不是这样的。应该要在一定的范围内,下一定的功夫。我并不是因为自己是佛教徒而这样说的,其实只要佛教的教理跟这个世界的真理相合的话,那我们都可以学佛;如果佛教的教理跟真理不相合,即便我是佛教徒,我也不承认佛教。可以这么讲!

所以,很希望大家正面地、系统地学习和了解佛法。否则的话,现在也有很多形象上的、不是真正佛教的,包括有些传法的“法师”、“上师”……他们不能代表真正的佛教,但却因为个人的一些行为导致大众对佛教的教义产生误解——的确有时候有这种担心。所以,大家应该用智慧来分辨取舍。这是很重要的。

再过一段时间,大概5月2号到5月10号之间,准备用六堂课讲一部《药师七佛经》。讲《药师七佛经》的目的,一方面现在世界上很多人得各种各样的疾病,很希望通过药师佛的加持,大家身体健康。现在人们特别重视养生,当然,跑步、健身,或者吃人参、吃冬虫夏草……这些也是外在的一种养生方法,但我认为内在的养生更重要。我生病的时候,很多人拿各种各样的东西来让我吃,但我吃得不太多,我自己还是通过念咒语等很多方法——外养生和内养生当中,我自己主要还是以内养生为主。所以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多念药师佛的咒语。

到时候我们可能每次讲一到两个小时吧,如果前后的课诵你们有些人不太会的话,光是中间的课听一听——大概是一个多小时,也许对你个人的今生和来世都有非常大的帮助。到时候你们可以知道,每一个佛号在耳边听到的话,功德都非常大的。所以很多人让我念经,人要死了的话,我就先念药师七佛的名号;给别人超度的时候,我除了念阿弥陀佛的破瓦仪轨,更重要的就是把药师七佛的名号在死人的耳边念一遍。我以前做的放生仪轨当中,主要也是有药师七佛的名号。所以药师七佛的功德很重要。

当然你们来或不来、听或不听对我来讲是丝毫的关系也没有的。现在我也不求任何的名声,也不求任何的财富,我只求什么呢?我就是特别希望你们每一个人心理要健康,身体要健康。光身体健康、心理不健康的话很痛苦的;如果你的心理健康、身体不太健康,应该没有什么的。我看到心理特别健康的修行人,身体经常需要吃药、打针,但是他在任何场合当中都非常开心,跟周围的人也非常和谐。

 

4、念诵不动佛仪轨的传承

 

下面我就给大家念一个不动佛仪轨的传承——这本仪轨是我刚刚出家的时候,有一个叫达惹(音)的堪布给我的,他现在已经圆寂很多年了。这个法本在我手里已经保存三十几年了,我自己每天都念一点。

(上师念仪轨传承)

如果你们仪轨不太懂的话,就可以念这个咒语:嗡 赞扎嘛哈若卡那吽 啪的。念诵这个咒语,世间上天龙夜叉等很多危害会消失;可以从各种瘟疫、疾病当中获得解脱;五无间等罪业也能遣除;怀业也容易成就;还能遣除一切魔障。

末法时代,我们既要有外在的养生,更要有内在的养生,通过念一些咒语、观空性、无常……这样的话,内外都保护得很好,不然光是外面戴一个口罩,不一定能阻止各种各样无形的、看不到的危害进入我们的内心,到时候也很难治疗。所以,全知麦彭仁波切的这个仪轨,今天也是特别的一种缘起,给大家提供这样的一个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