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伴 2011.5.2

20110502142658_zp8f

 

老范是东北人,四十多岁,天生一副笑模样,两腮红红的,像是藏地的高原红。他在学校发心维修水、电、暖气。谁家电炉坏了,或接个电插座,他都会乐呵呵地帮忙。

平日里他喜欢放生,念阿弥陀佛佛号,声音宏亮。他常跟我们说,在家时,他经常送往生。他对自己很抠,什么都买最便宜的。但放起生来却是几百,几千地放。每当提起上师,老范一脸纯真,像个孩童:

“我就是奔上师来的,为上师的事业来发心的,死而无憾。”

“唉!来晚了,应早几年来,能替上师多分担点,上师他老人家不容易啊!”我见他的眼角闪着晶莹的泪珠。

两天前,下罗学校的一位发心女教师因半夜腹疼被送进了县医院。我们学院派老范去照顾病人,老范二话没说就去了。守着病人两天一夜没合眼,端屎接尿毫无怨言。

昨天医院下发了病危通知,并急需B型血的人,我和五位发心人员挤上了一辆小车,向医院急驶而去。

到了医院,经过严格的检查,合格的只有我和老范。听到病人需要大量输血,而当时能输的只有我俩,我真的有些胆怯。按常规人体一次只能献200cc,难道就光抽我们俩的吗?我看了一眼老范,他很坦然,依然是一脸灿烂。我闭上眼睛,竭力地从记忆中搜寻上师的教言来让自己提起正念。“佛陀因地时,为了利益众生布施了无数的血肉,我这点血算什么?”

老范躺在输血台上,对医生说:“没事的,我的可以多抽。”

多抽?在这高原缺氧、心脏经常供血不足,喘不上气。我可不想多抽,我的身体抽垮了怎么办?我还想给上师的学校多发心几年当老师呢!老范献了400CC。

“佛陀因地时为了利益众生布施了无数血肉,我这点血算什么?”唉!我的正念怎么这么微弱?快提不起来了!

轮到我了,我抖抖地上了输血台,把头扭到一边,不敢看那么粗的针管插进我的静脉。

“师兄,这就是在行菩萨道啊!”老范在一旁安慰我:“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

我想起了教孩子弟子规里的一句话:“但力行,不学文,长浮华,成何人。”不能光在书本上学佛,不去做呀,但真的做起来还是很需要勇气的。

手术结束了,病人被推了出来。我看见挂着的那袋写着自己名字的血液正一滴一滴地流入病人的身体,心里一阵欢喜,能救人一命是多么有意义的呀!原来舍也不是那么可怕呀!

老范已开始忙前忙后了,不像是个刚给病人输过血的人。

在智悲学校,我看到不止一个像老范这样的道友。他们带着自己心里最初的梦想和对上师纯洁的信心,把每天从事着的日常工作变成一个载体,全身心地投入,把全部的能量集中在这一刻,但自己的生命具有一种强烈的张力,真正地实现着生命的价值。

上师讲课时说:“通达大圆满的人会究竟地思维,并不只是结着毗卢七法打坐才是思维修,而是观察、思维、观察修。”

我经常把自己遇到的一些困惑请教老范他们,听他们是怎样解读的。他们虽然文化不高,也不懂五部大论,白天干活又累又脏,晚上听法时还会打磕睡,但面对重大决择时,他们不用现翻书,已经与师相应,与法相应。在每天发心做事行菩提心中,增长着智慧与悲心。

这也是他们应得的!

道伴,菩提道上不可缺少的良友!

   

吕老师

20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