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授《瑜伽欢乐道歌——吉祥如意悦音》(1)

——索达吉堪布2017.03.07第104次UC开示

 

今天我们讲法王如意宝的《瑜伽欢乐道歌》。先给大家念这个传承。

 

1987年的时候,法王前往五台山,当时大概有一万多在家人和出家人在一起发愿。主要来自藏地各个地方,包括青海、拉萨、四川,四川甘孜州的比较多,我们佛学院除了极少数的修行者以外,基本上都去朝五台山了。东台顶有一个那罗延窟,法王就是在那个山洞里面造的《文殊静修仪轨》。当时在东台顶传《文殊大圆满》,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都待在东台顶。我们跟随的这些弟子,每个人都是在地上扎帐篷,有时候风吹得特别厉害,听法回来的时候,帐篷都被风吹走了,有些被吹烂了。当时五台山有好多好多牦牛,那些牦牛会自己钻进帐篷吃东西,所以有时候我们一边听《文殊大圆满》,一边担心家里会不会出现一些情况,会一直担忧,当时也有这种情况。

 

那个时候法王每天都讲课、灌顶,特别快乐,上师如意宝的心情也非常非常好。当时跟随他的大概接近五百个人吧,大家的心情也特别好。我们刚到五台山的时候,来的人特别多,可能引起了上面的关注,就有好多不方便。后来法王灌了一些顶,念了《普贤行愿品》之后,大家就各自分散。五台山有好多好多的山谷,就各自躲到山谷里面去了。法王说:你们先大概躲一个月左右,然后再出来,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后来基本没事的时候,大家又各自出来一起到东台顶、善财洞、还有清凉寺,在那里发愿,总共呆了一百天。法王如意宝当时在五台山——好像后面的文字里面不是很明显,但我记得清楚,当时应该是在东台顶住吧。

 

上师如意宝那样的修行者,有时候显现上也生起厌离心,觉得整个世间众生特别刚强难化。前两天我们讲了《厌世歌》,法王好像生起了一种厌世心。其实修行人生起的厌世心,跟世间人的绝望、失望、厌离心完全是不同的。修行者的厌离心跟解脱有关系,世间人的厌离完全跟解脱背道而驰。那么今天我们是讲欢乐歌,世间人的欢乐跟修行者的欢乐在有些方面也不一定相同。作为修行者,他看得比较远、站得比较高,再加上一些思维理念,尤其是价值观与世间人不同。世间人追求的这些快乐和感受,大多数都是有漏的快乐,是身体感官的觉受;而大成就者的欢乐,是长远的利益众生、依止善知识、获得佛法,完全的一个世间人,尤其是没有任何信仰的人,不一定有这种快乐之感。

 

所以希望我们有些人,信仰方面,可能以前并不是特别深入,以后应该通过学习,感性和理性相结合,自己的信仰和分别念进行作战,不要始终认为自己的分别念特别正确,或者说认为自己从小养成的习惯是正量、是合理的,这种分别念可能会耽误我们很多重要的事情。

 

今天我们简单学一下上师如意宝的心路历程——《瑜伽欢乐道歌》。瑜伽,就是修行人吧,作为一个修行人,他心里产生的欢快、悟道或者修道之歌,叫吉祥如意悦音。这个道歌听到之后,我们相续当中很多的痛苦自然而然可以消除。现在的很多人特别痛苦,不管是在家人、出家人——有些人认为“我出了家应该很快乐的”,但实际上我看到有些出家人也不快乐,当然也有些出家人很快乐——但是太快乐也不太好,对吧?

 

有些在家人为什么不快乐呢,主要是压力比较大,生活节奏有时候跟不上;再加上对自己没有信心,觉得自己活在世上没什么用——其实我觉得用应该是有用的,至少你还能吃饭。很多人觉得自己没用,特别自卑。所以现在各种各样的心理疾病越来越多,跟上个世纪人的生活状况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别。从某种意义上看,现在的生活跟以前相比应该有一定的进步,但人们内心的快乐、内心的品质,却有很多不如前人。这个时候,特别需要一种修行的力量,这种力量超越很多其他的力量。

 

所以现在好多人学习佛法,有些是通过理论的研究和分析来充实自己,看书、学知识,这样也很好;有些人虽然没有特别多的理论,但是完全依靠自己的信仰……课前的时候我看到我们那么多人,带着大包小包的,什么念珠、转经轮……有些不信仰的人觉得这些人好麻烦哦,但是有信仰的人也许觉得很快乐。也许依靠一条念珠,心理方面的很多问题都可以解决。咒语本身就有这种力量,再加上通过自己的信心跟它结合起来,心里的很多很多疾病都可以遣除。包括用转经轮、拜佛像,这些世俗的善根也不能歧视,不能堕入两边。有些只是学理论,把所有这些世俗的善根都抛弃;有些就只学世俗的这些,除了念诵以外,对理论的研究或者闻思,包括一些空性的认识,这些都不是很重视,这也可能是一个极端。

 

因此我们佛教徒,既要有感性——没有感性的话,完全是一种学术理论者,干巴巴的,没有什么味道。光是看看书,没有加持、没有感应,想完全依靠一种知识来成就,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仅仅依靠一种形式也不行。所以我们佛教徒,既不要歧视世俗当中的一些形式,也不要忽略理论方面的追求,这些我们都需要。这样的话,感性、理性相结合,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佛教徒。

 

那么今天我们就讲法王如意宝著的《欢乐道歌》,大概有接近20个颂词吧,我们分两堂课来讲。我那天说,我心情比较快乐的时候就讲,心情一般或者比较累的话,就念《入中论》传承。所以今天算是比较快乐——看不出来哦。(上师笑)

 

第一个颂词主要是顶礼托嘎如意宝:

生生世世不离为顶饰,佩以清净宿缘宿愿花,

无等大恩上师如意宝,难言尊名土登秋佩知。

 

上师经常讲,托嘎如意宝实际上不仅仅是他这一世的上师,应该是跟他生生世世有缘的。十六岁的时候,他听到托嘎如意宝的名称,就像米拉日巴尊者听到玛尔巴上师的名字一样,特别的欢喜,生起极大的信心。他当时就想,一定要放弃所有的一切去依止。但因为当时上师如意宝的母亲正在生重病,他就没有去。到了第二年,他母亲圆寂了。料理完母亲的后事,他跟一个道友土巴一起去依止托嘎如意宝。刚开始的时候遇到很多违缘,家里不让去,其他人也不让去。后来他在寺院里面留下一个纸条,写了一句偈颂就离开了色达前往石渠。当时不像现在这样交通方便,他们遇到了包括借宿等等很多很多情况。十七岁的时候他依止了托嘎如意宝,在那里依止了六年吧,好像是1956年还是1957年回来的。

 

“生生世世不离为顶饰,佩以清净宿缘宿愿花”,意思是说,托嘎如意宝与他是生生世世的师徒,他们有这么一个殊胜的宿缘,就像我们一般人顶上的装饰品,这里就用特别清净的宿愿的花朵进行装饰。

 

“无等大恩上师如意宝”,他称上师为如意宝。上师如意宝也讲了:我的上师叫托嘎如意宝,如果你们称呼我如意宝的话,我对每个弟子也会像如意宝那样,你们可以如愿以偿;如果直接称呼我,不一定得到加持和悉地。

 

“难言尊名土登秋佩知”,无与伦比、恩德特别大的这个上师……上师已经圆寂的话,他的名字很难从我们的口里说出来——难以表述的尊名叫土登秋佩,托嘎如意宝也叫土登秋佩。那么,上师知,托嘎如意宝知。我们经常说“上师知”、“喇嘛钦”,其实汉语跟藏文有点不同,藏文当中的“钦”有更深的意义。比如我们经常说的“喇嘛钦”,有“上师加持”、“上师您了知我的心”、“上师保佑”的意思。比如我们在路上遇到点危险的时候,念“喇嘛钦、喇嘛钦……”,可以理解为“上师保佑、上师保佑”,或者说“上师明知我的心”、“上师垂念我”、“上师护念我”,有很多很多这样的意思。但我们用汉语“知”来说的话,好像有点牵强吧,还是不能完全表达藏文“钦”的意思,有一点点差别。

 

上师如意宝觉得欢乐的来源是依靠他的根本上师,所以做欢乐歌的时候,先祈祷、顶礼自己的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上师经常讲,他在上师面前特别有畏惧心,也特别欢喜,但是不敢亲近。有时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上师的小木屋,心里都极其的欢喜,产生无比的信心。上师有时候出门前给他摸个顶、碰个头的话,好几天当中都特别激动,心情难以平静。上师如意宝接近圆寂时,六七十岁的时候吧,提到他上师名字的时候,一直泪流满面。我们一些老的道友,大家应该都知道。

 

所以我们世间当中的有些感情,跟一个真正具有信心的弟子对他上师的感情,完全是不相同的。世间当中不管是父母之情、兄弟之情或者夫妻之情,暂时可能互相特别执著,但到了一定时候,可能会变质或者慢慢淡化,有这种情况。而上师跟弟子之间,尤其是上师的加持真正融入弟子的心之后,那这个弟子生生世世都会依止这位上师,他不会只是暂时依止。暂时依止的人,说明上师的加持没有融入他的心,这一点很清楚的。有些人今天依止这个、明天依止那个,依止完了以后也舍弃完了,这样的现象比比皆是。我们在这里应该也看得出来,上师如意宝对托嘎如意宝的信心是什么样的。我们在生活当中、修行当中,也要知道前辈这些大德们依止上师是什么样的态度,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清楚。

 

第二个颂词:

不离心间不坏轮宫殿,三信甘露供云所奉侍,

百部遍主净慧麦彭尊,总持辩才功德宝藏知。

 

这是对麦彭仁波切的一个顶礼句,麦彭仁波切也是上师如意宝始终特别有信心的一个上师。他在心间不坏明点的宫殿里面,依靠三种不同信心的甘露云供来进行供奉。“生生世世不离的上师,祈请常住我心间不坏明点的宫殿当中。”上师在宫殿里面,那我用什么来供养呢?用三信来供养,清净信、欲乐信,还有不退转信或者说胜解信,就是有三种信心。

 

三种信心我们在座的应该都知道。“清净信”,刚开始见到上师、听到上师的声音、看到上师的法本就特别特别激动,但这种信心很容易退,因为刚开始带有一种冲动,就“哇……”莫名其妙地一直哭哭哭,但过两天就哭不出来了,这是清净信。“欲乐信”比这个稍微深入一点。比如我们知道轮回的过患以后,害怕轮回;知道解脱的功德之后,对解脱产生信心。而对上师产生信心,不仅仅是看到他好可爱哦,好庄严哦,不是这样的;应该是这个上师的一些功德,包括对他的佛法带来的一些利益产生信心,这个是欲乐信。我们一般世间人应该是经过一番观察以后对他产生信心的。“胜解信”是在这个基础上,心完全专注于他,而且是不退转的。通过自己的智慧进行观察,完全明白你所信仰的上师的确跟佛没有什么差别,是这样的一种不退转信心。

 

上师安住在自己心的明点和宫殿里面,那么上师光是住在那里,什么供养都没有也不行。用什么供养呢?不需要什么哈达等各种各样的东西,这些麦彭仁波切也不好处理(众笑)。应该用三种信,信心是最好的一种供品,以信心的供云来供养。这样的麦彭仁波切,实际上护法也好、空行也好、本尊也好、上师也好,所有百部的主尊——所有这些坛城的主尊就是根本上师。佛陀显现为善知识的形象,他就是总持的宝藏、辩才的宝藏、一切世间和出世间功德的宝藏,那么这样的上师请您加被我,请您知晓我的相续,时时保佑我,赐予我应有的悉地。

 

法王如意宝也讲过,我最近翻译的上师教言《不忘》里面也有,他说我相续当中哪怕有一丁点的信心、一丁点的悲心,所有这些功德直接或者间接来自于麦彭仁波切,你们多祈祷麦彭仁波切的话,一定会获得意传的加持。所以法王面前待过的这些弟子,对麦彭仁波切还是有无比的信心。我们也特别重视所谓的近传加持,上师也说过,他对麦彭仁波切跟文殊菩萨无二无别。而这样的信心来自于很早很早,大概四五岁的时候就对麦彭仁波切有信心。他说五岁那一年,有一次他在父亲怀里的时候,自己觉得确认了麦彭仁波切是他生生世世的依祜,然后他开始发愿生生世世不离,后来他的相续当中生起了无伪的菩提心。

 

这是真的,上师如意宝五岁的时候,相续当中就有了无伪的菩提心,我们有些是七八十岁了,还要求:你给我加持一下,让我相续当中生起无伪的菩提心——说明我们还没有产生无伪的菩提心,而上师如意宝在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无伪的菩提心。我们还是很有差距啊。

 

所以这里就是对麦彭仁波切的一个祈祷。这两个颂词,一个是托嘎如意宝的祈祷文,一个是全知麦彭仁波切的祈祷文,法王如意宝的两个上师,也比较特殊。

 

唱欢乐歌之前要感恩上师。为什么要唱欢乐歌呢?这里讲了:

今日喜乐依上师慈悲,如意成就妙法遂心愿,

虽此朽身无法翩起舞,然欲榻上即性唱欢歌。

 

我们今日非常的快乐欢喜,多么多么的幸福,多么多么的快乐,这些快乐的来源,是依靠上师们的加持,就是刚才的两位上师为主的加持。本来不一定每个人都快乐,有些人很痛苦,没有依止上师、没有获得法的意义,很痛苦。他为什么快乐呢?他并没有说“我今天发财了”、“我今天得到了世间的什么什么”,没有这么说;而是,真正的大乘妙法,随着我的心愿、随着我的发愿,已经完全如愿以偿了,修行已经成功了。

 

因为上师如意宝一辈子都是依止善知识,到了晚年的时候,自己有把握,觉得佛法已经完全修成,所以特别开心。他说:我这个非常腐朽的老人的身体,虽然没办法翩翩起舞——按理来讲当时应该出来跟大家一起跳金刚舞,但是上师说,他这个身体——上师如意宝是1933年出生,当时是1987年,应该是五十四岁。五十四岁不是很老,但他跳舞的话有点……因为当时五台山的山洞也比较冷,洞也很小,上师跳金刚舞有一定的困难。但后来上师讲《胜利道歌》的时候,在我们喇荣,上师也跳了金刚舞,现在好像也有一些视频吧。这里上师说:按理来讲,今天这么开心,应该跳舞,但是好像身体不太好,没办法翩翩起舞,还是在自己的床榻上即兴欢歌。法王如意宝就写了这个道歌。

 

我们看过米拉日巴的道歌,也是在不同的环境当中唱的不同的歌。以前有一个叫作夏嘎·措珠让卓,他是青海那边非常著名的一个大圆满的修行人,大圆满《大鹏展翅》的作者,他的道歌集里有一些特别好听的道歌,特别多的。所以说,一般修行人到一定的时候,哭的不会很多的,而是唱欢乐歌。刚才我门口有几个居士在哭,我说别哭了,修行人有什么痛苦。但他们可能不是痛苦地哭,是信心的眼泪吧?不知道是什么眼泪,每天都是……他们有个别人眼泪特别多的。

 

一般来讲,我们修行人在别人面前不要太自闭、不要太拘束,觉得是:我好像很多事情没有什么希望,没有什么意义啊。我们的修行,不一定像上师如意宝那样,一切的修行都已经成就了,不一定这样,但毕竟下面讲到的很多功德我们也已经得到了。如果我们没有遇到佛法,现在还在沉溺、还在造业的话,那我们真的还是很可怜。也许我们吃得很好,穿得很好,名声很不错,但在这样的生活当中,没有遇到佛法、没有修行的话,那我们真的特别可怜。

 

现在我们遇到了佛法,应该很欢喜;我们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正常的心态,这也值得欢喜。因此,希望每个人,从今天开始把自己好的地方写下来,如果你们写得还比较不错的话,我建议你们也编一个“欢歌”。其实人也有很多负面的情绪,比如说:我身体不好、累、伤心、看不惯……但是我们也可以发现我们也有很多正面的力量。负面的这几天暂时不考虑,前一段时间《厌世歌》我们已经学完了,现在不用你们厌世——很多人都是厌离心比较强的,所以我就不强调;我们这几天的任务,是发现我们的优点:我是很好看的、我是很有智慧的、我很有责任感的、我的口才很不错的、我是很虔诚的人、我是有一定能力的人、我对社会有贡献,即使对全球没有贡献,我对我自身应该很有贡献的,我每天早上起来洗脸,保护自己的身体等等,有很多很多的。

 

把自己的优点写出来,这个优点也许别人认可,也许不认可,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们……其实这是现在西方心理学对自闭症的一种治疗方法,知道吧。对一些抑郁症、自闭症的人,要求他们写二十个、三十个自己的优点,然后大声地给大家读,说我是怎么怎么,然后慢慢慢慢,越说越觉得自己有希望了,有这样的方法。

 

法王是不需要这样的,他是自然地唱即兴歌。下面讲正文:

六趣轮回苦乐之业感,黑白犹如秋云不恒稳,

  我等修行妙法善缘士,安乐走向安乐真欢喜。

 

法王说,我们这个轮回,包括地狱、饿鬼、旁生,以及人和阿修罗、天人这六趣中的痛苦和快乐的业感,其实就像黑色和白色交错一样,一会儿快乐一会儿痛苦,幸福和痛苦一直是交杂着、不稳定的。我今天很快乐、心情很好,然后就如《毗奈耶经》里面所讲的“凡夫人突然生嗔恨心”,确实如此,因为没有得到圣者果位的时候,凡夫人不需要因缘就会突然生起嗔恨心,而突然生起嗔恨心就肯定不快乐。所以我们很多凡夫人,包括所有六道轮回的感受、生活,就像秋天的云一样,是不稳定的。秋天的云,我们前面也讲过,出现的时候很明显,但是一会儿就消失于空中,无踪无影,变化得特别特别的快。

 

所以说,我们世间当中的很多痛苦和快乐其实是不稳定的,而且大多数的底色应该说是痛苦的。“无常定有损,有损则非乐,故说凡无常,一切皆是苦”,《中观四百论》里面说,凡是无常的就是有损害的,只要有损害就不会快乐,所以说凡是无常的全是痛苦的。这句话是很深的,我希望我们很多人都要背下来。无常决定是有损的,有损的话就不是快乐的,那么“故说凡无常,一切皆是苦”,所以说所有的无常没有一个是快乐的。有些人觉得:你们佛教为什么说人生是痛苦的呢?人生都应该是痛苦的,因为人生是无常的,无常的话谁会有快乐呢,肯定是痛苦的。所以,我们轮回的这种感受,应该说是苦乐无常的、痛苦的。

 

但是我们这些修行人,修了妙法的这些师父们,现在因为修行的原因,生活是很快乐的,和其他人不同。确实我们修行人的生活还是很随缘的,也许成功、也许不成功,成功有一种成功的内心感受,不成功也有一种不成功的感受,但是不会那么痛苦。所以,作为修行人在现实生活当中是很快乐的。然后因为我不造业、我取舍因果的缘故,会从安乐走向安乐,这是很重要的。我们法王说,本来轮回当中有很多黑白业感,苦苦乐乐没有什么确定的,但是作为修行人应该一生都是很快乐的,不仅是这一世很快乐,来世也很快乐,应该是从快乐走向快乐的。

 

《正法念处经》里面讲的吧,“若不行放逸”,如果我不行放逸的话,“从乐至乐处”,从安乐的地方一直到安乐的地方,“后必至涅槃”。我们如果不行放逸、行持善法的话,那么就会从安乐到安乐,最后获得涅槃。的确我们在座的人,从自己修行的经历也好,从自己修行的结果来看也好,是非常理想、非常有意义的,因为我们修行以后,就会从安乐至安乐。《入菩萨行论》当中也有这样的颂词吧。

 

我们现在的生活是很安乐的。昨天,我跟我们寺院的堪布一起商讨我们多芒寺的一个事情,后来有些堪布说:我压力很大,好累啊。我说:和在家人的有些生活比较起来的话,我们真的不累,他们的这种生活压力与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他们现在世间当中的压力跟我们一般修行人的压力还是有一定差别,我们应该是从安乐到安乐的,完全可以这么说。

 

还有《毗奈耶经杂事》里面也讲过,“常修于善法,不做诸恶行”,长期修持善法不做恶行的话,“今世至来世,寤寐常安乐”,就是说我们行持善法、不造恶业的这些人,今世和来世,白天晚上入睡和醒觉的所有时刻当中都是很安乐的。

 

其实这些教证是很有意思的,我们好好思考一下。如果反过来说,今世造恶业,那么这种人肯定很痛苦。你们也可能记得吧,在《亲友书》里面讲,光明走向光明,黑暗走向黑暗,黑暗走向光明,光明走向黑暗,有这样四种人。比如说有些行持善法的人,即生也快乐光明,来世也快乐光明。有些人即生很快乐,但来世不快乐,这是从光明走向黑暗的。现在有些当官的人、富裕的人,即生当中因为有钱而造各种恶业,看起来也很快乐,但来世会很痛苦。有些是从黑暗到黑暗的,像屠夫等这些造业的人。有些是从黑暗到光明,有些是从光明到黑暗,有各种情况。

 

因此修持善法的这些人,应该是从光明前往光明的地方,是非常欢喜的。我们轮回当中很多众生都是苦乐不定的,但是你们大家应该要记住,我们修行人因为是从光明走向光明,应该是很欢喜的,对吧。

 

你们这几天一定要把自己一些正面的情绪、好的功德全部挖出来,无论你怎么样应该都会有。比如说我两只眼睛都没有了,但我的心很善良,我只不过是看不到而已;如果我四肢都没有了,但是我还能吃饭,这也是我的功德。我们看世界上最可怜的这些残疾人,其实他们还是很乐观、很光明、很有希望的,依靠他们的这种言行举止,也有很多人走向光明。而我们诸根具足,一切因缘都具足,为什么天天都这么痛苦、这么不开心呢,一会儿觉得和旁边的人关系不好,一会儿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好,其实也并不是这样。

 

如果是修行很好的人,在道场当中没有是是非非,其实修行是很简单的。包括我也长期给我们学会的道友讲:你们想学就好好学,觉得这个地方很好,你就好好地跟他们一起学;如果你觉得因缘不具足的话就别学了,不要在那说一些过失;你不在的话,这个世界地球还照样存在,所以也没事,缺了一两个人、几百个人也无所谓,所以不要给很多人添麻烦、制造是是非非。

 

现在修行不好的人在任何一个团体当中,大家都是很痛苦的,包括他的表情、一些嗔恨心,哪怕在一个标准间住一晚上,修行不好的人在旁边的话,都是很痛苦的,晚上睡都睡不着,因为他是很痛苦的人,情绪不好,感觉不好,态度不好,有很多……如果是一个很好的修行人的话,那就会给周围带来一些光明。

 

所以我们还是希望从安乐走向安乐,真欢喜,对吧。

 

下面讲第五个颂词:

宿愿杜鹃歌声所敦促,自幼来至佛法林苑中,

吸取胜乘甘露之精滴,最初妙法缘起已成熟。

 

这里主要是上师如意宝描写他自己,描写自己什么呢?他说,是宿世因缘的杜鹃的歌声劝他,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也就是十七岁的时候来到托嘎如意宝的佛法林苑当中。意思就是说,他因为前世的因缘,十七岁就已经来到石渠的江玛佛学院,当时在托嘎如意宝为主的这些善知识面前,吸取了大乘的甘露精要。因为这样的原因,很年轻的时候求法的缘起、佛法的缘起都已经成熟了。

 

我们有些人,以前年轻的时候一直造业造业,到了七八十岁的时候,佛法的缘起成熟了,然后来到佛学院:“上师,我现在走路也很困难,你可不可以给我剃个头啊……”在七八十岁的时候,佛法的缘起才成熟的话有点晚了。

 

有些人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有了依止善知识的机缘,我觉得自己也是这样。我二十三岁时来到这里,也可以这么说吧,我自己也认为这是前世杜鹃的歌声所劝促,不然的话在那时候想出家的人基本上是没有的。他们很多人问我:“你为什么出家,你是不是生活当中遇到什么了?”这是一个汉地很普遍的现象,看到一个出家人就问:“啊!你遇到什么了?”那个时候应该是刚刚宗教政策开放,好多人对出家人都没有什么概念,但是我特别特别欢喜,来到了喇荣。这也可以算是在幼年的时候来到了佛法的林苑当中,在这里也感受了大乘佛法的甘露,可以说是自己在这一辈子最初的缘起,让我变成了这样的……我就没有变成一个其他的做各种各样事情的人吧。

 

上师如意宝以前讲这个道歌的时候也说过,他是从小的这种缘起……当然他老人家可以说是诸佛菩萨的化现,不管是年轻的时候因缘成熟也好,中年的时候因缘成熟也好,这些都没有关系。但是对于一般人来讲,最好是比较年轻的时候信仰佛教,这样你可能有很多吸收大乘教法甘露的机会,否则你老得糊里糊涂的时候才皈依的话,当然也是给自己创造了一个很好的缘起,但实际上还是有一定的差别。

 

所以我们在座的很多人,也是即生当中妙法的缘起已经成熟了,大家也应该珍惜,应该欢喜,对吧!也是前世的这种杜鹃的歌声劝促你们。我想我们这里好多道友,不管是居士也好出家人也好,包括我们在城市里今天听课的这些人,其实有一定的宿世因缘劝促你的,如果没有因缘的话,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的思想,你不一定选择这个。

 

有了这个因缘的话,我们在佛法的林苑当中,一定要吸收佛教大乘思想的甘露——空性和大悲,否则的话我们可能学得非常非常表面。所以我们现在有了这样的因缘,大家也应该特别地珍惜,而且要好好地学习和修行。人生是很短暂的,我们这样的机会的确也是非常非常难得。发自内心来讲,我想我们在座的这些人,在这么复杂的环境当中,自己有一份信仰,就像《入菩萨行论》里面说的,就像黑暗当中的闪电一样,诸佛菩萨的加持、自己的善缘,因缘具足以后,我们现在有了信心。这颗信心自己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否则的话到一定的时候可能会有消失的可能性,应该想尽一切办法保护自己的信心,好好地求学。

 

从上师如意宝的生活当中也可以看出,他前世的这种因缘跟今世的上师和教法的甘露聚合一起,那就是妙法的缘起已经成熟了。其实妙法的缘起真的有差别的。比如说,我可能是年轻的时候跟喇荣的妙法的缘起已经成熟了。我经常想,幸好我就没有遇到一个其他因缘,不然那个时候的心态特别不稳定,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如果遇到一个其他思想的人,也许这辈子没办法修行。虽然我有如来藏,但是这个如来藏修行的善法不一定能成熟。

 

所以一个人的因缘是很重要的,你遇到一个大乘上师的话,你可能会变成一个大乘佛教徒;你遇到一个基督教的人,也许你就信基督教;你遇到一个艺术家,包括一些其他特长的人,也许就成为那样的人。所以我们关键是遇到上师和佛法,对自己来讲是一个特殊的因缘,对此一定要好好地去考虑。

 

下面也是讲上师如意宝自己的这种欢喜:

铭记先前出世大德传,亲聆无等上师之教言,

如今回首师徒共欢聚,身心实难平静真欢喜。

 

上师如意宝说:我心里面清楚地记得前辈印度和藏地的这些高僧大德们,先去寻找善知识、依止善知识,然后在善知识面前求得他们的教言……在他们的传记里有很多这样特别精彩的故事。自己亲自在无等上师托嘎如意宝为主的这些上师面前,听了很多非常甚深的显密教言。当时听受教言的这种过程非常非常美好,如今一回想起当时在石渠江玛求学、师徒一起欢聚的场面,好像身心都很难平静下来。回忆起当时上师也在,我们师徒一起享受大乘佛法的快乐,确实心中难以平静。

 

这一点我自己也经常有。因为现在上师如意宝已经离开了,但是我们刚开始来到喇荣的时候,上师在每一个经堂里面每一次讲课……尤其是刚开始我们在喇荣甘多拉经堂里面,当时在法王面前听课的大概有几百个人吧,法王讲完法以后,经常聊天说起在文革期间他是怎么讲课的,以前怎么去依止托嘎如意宝。那时除了讲经说法以外,还有一个很轻松的私下聊天。一方面当时正在求学的信心很切,觉得时间很需要珍惜,但另一方面想多听一下上师到底是在讲什么。法王的课是在下午两点钟左右,在法王讲完课以后,有时候会一直讲到天黑。我们有时候会再问一下,但也不敢多问,稍微在法义上问一点。当时有一个嘎巴堪布,有长长的胡子;还有一个嘎多堪布,穿的衣服脏脏的,他们经常提问题。

 

后来法王弟子越来越多了,学院也越来越大了,我们基本上坐在距离上师很远的地方。每次上课的时候,很多有信心的人挤得很厉害的,新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挤到前面,我们也理解,就让他们挤到前面去,我们一些老弟子就在后面远远的地方。所以师徒欢聚的场面,尤其是刚开始少数人的场面,特别有意义。

 

所以上师如意宝讲,他曾经按照大德们的这些传记亲近上师,在亲近上师的时候,师徒欢聚的整个场面、这种欢喜,一回想起来心中就难以平静……

 

我也经常做梦,梦到当时的一些状况。我其实现在好像做梦也比较多,前一段时间一个月里面好多次。今年我一直在写日记,但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从2017年一月份开始,一直写到现在,三月七号以前已经写完了。每天都写,不管是发脾气也好,做好梦也好。

 

如海依处总集上师尊,慈悲纯白衣襟我紧持,

发下善愿何时永不离,如今何作何为皆欢喜。

 

上师就是如海本尊的总集,我要紧紧地抓着他慈悲清净的白色衣襟,并且发下誓愿永远不离上师。因此即生当中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很快乐的,因为我一直发愿跟上师生生世世不离的原因。

 

麦彭仁波切也造了“生生世世不离师”。我们在《扎嘎山法》里面也说了吧,就像我们世间当中所说的孩子紧紧抓着母亲的衣襟一样,上师在世的时候尽量不要离开,因为不离开的原因,自己的言行举止慢慢会受到上师的影响,自己的闻思修行也会越来越进步。如果早早离开上师的话,到一定的时候自己的修行没办法增上,对此《扎嘎山法》里面也讲了很多吧。以前有一本《蓝色手册本注》,应该是博朵瓦的教言集,其中写到两个人,一个人智慧也不错、信心也不错,但是早早离开了上师,后来修行没有成功,变成了一个商人,后来遇到一些违缘而横死;另外一个人本身信心和智慧都不是特别足,但是他唯一的一个特点就是一直长期地依止善知识,后来他就变成一个特别成功的修行人。

 

所以我们生生世世不离师,抓住上师。抓住上师的话,不一定是……昨天一个居士一直抓住我的脚不放,我当时差点生嗔恨心,因为我要赶路,而且雪地里面特别滑,很危险的。这倒不是个好办法(上师笑)。但是,在这里说白色衣襟,就是很纯洁、慈悲的衣襟,并不是非要把衣服抓住,而是要发愿上师慈悲摄受我,生生世世不离上师。

 

下面再讲一个颂词。

前辈持明传承究竟意,成就虹身法身顶乘法,

凡遇此者定不转轮回,诚心托付行者我欢喜。

 

法王说前辈的这种持明传承最究竟的意传,就是我们的密法大圆满,密法大圆满能成就虹身,也就是说最顶乘的法。凡是遇到这个法的人,就像无垢光尊者所说的一样,都不需要流转于轮回当中。莲花生大士也说了,修行而成佛的法各宗派都有,但是不修行而成佛的法就是我唯一的大圆满。因此,利根者完全是依靠信心来可以获得成就。就像我们《胜利道歌》里面讲的,六个月都是可以成就的。那么我们诚心托付于大圆满,其他的不用想很多,我们现在一心一意依赖于大圆满和往生极乐世界,每个人也应该这样。

 

我也希望你们对密法有信心的人,已经修完加行的人,不要认为密法听一次就可以了,包括我们最近也讲过很多密法吧,前几年的《六中阴》,还有《大圆胜慧》,这些特别甚深的密法,应该生生世世都要依止它。依止上师也是这样,并不是我开心的时候依止他,不开心的时候把他踢了、甩了、不需要了,这不是依止善知识的方式。应该生生世世去依止密法和依止善知识,那就会有希望的,因为它是虹身成就的法,特别殊胜。这并不是我们自赞毁他,的确里面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加持力,这是你们学过的人应该明白的。在直指心性的过程当中,很多人依靠这些法已经不同程度地觉悟了,对此大家应该清楚。

 

所以作为行者也应该很欢喜,为什么欢喜呢?因为即生当中遇到这样的法,我们一心一意寄托于它的话,完全可以有成就的机会,不会堕入恶趣当中。这一点,我想我们很多人,包括得过大圆满灌顶的人,应该在即生当中不退信心,自己身上要有一些系解脱,这样临死的时候真的能把握住这种机缘吧。

 

我们懂文字的这些人不用说了,像我的母亲一个字都不认识,但是去年死的时候,我自己觉得还是很不错的。她说:我来到这里接近三十年,没有伤害过任何人的心,也没有杀害过任何众生,我今天肯定要往生极乐世界;你们在座的我的孩子们可能不愿意我去,但是我发自内心地很愿意去。她是一个文盲,一个字都不认识,但是依靠自己的信心,确实在临死的时候各方面都很好。

 

我有时候都会想,我虽然给别人讲经说法,但我死的时候到底有没有这样的把握?最后走的时候很开心,没有什么顾虑,没有什么担忧、恐惧,一个没有任何文化的人依靠信心,做到这一点的也有很多。我们藏地有很多老人,包括前一段时间居士林的有些老人,他们死的时候也特别开心,很放松很自由。包括我们多芒寺那边的一些居士林的老人,一个一个死的时候都特别特别开心。所以我们有些修行人啊,自己的心真诚地对大圆满、对阿弥陀佛完全依赖的话,走的时候会有很多瑞相出现,这是心的力量。

 

世界上最强大的是什么呢?就是心的力量!有了信心和智慧的话,谁都可以成就,即使一个很愚笨的文盲都有希望,更何况我们这些人,所以我们应该很欢喜吧。每个人遇到这样的密法,遇到这样的往生法门,遇到这样的修行,我觉得应该是很快乐的——来世也是很快乐的,在即生短暂的几十年当中,也应该是很快乐的。有些人可能身体有点不好,有时天气有点冷就腰酸背痛,或者别人对你有点不好,别人批评你,我觉得这些应该都是小痛苦。大痛苦是大恶趣的痛苦,但是我们不需要感受三恶趣的这种痛苦,我们在这个轮回当中应该是幸运者,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