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授《圣大乘临终智慧经》

——索达吉堪布2017.02.14第95次UC开示

 

今天讲《圣大乘临终智慧经》,还有念《佛子行》的传承。念《佛子行》的传承很重要,《佛子行》的作者叫无著菩萨,无著菩萨是公认的大德、大菩萨,他所著的《入菩萨行论》的讲义《善说海》,我们是2006年开始讲的,大概讲了200多堂课。《佛子行》的作者也是他,所以读他的一些书,相续当中会自然而然生起菩提心。

 

 你们当中有个别人是比较傲慢的,可能不一定那么轻易地相信:啊?菩提心哪有那么简单,依靠一个大德的能力真的能生起吗?好的方面不产生定解,不好的方面经常产生怀疑,这也是我们的习气,凡夫人的特点。但就我个人而言,确实对无著菩萨的教言有非常大的信心。当然,这也主要来源于上师如意宝在不同场合当中已经讲了无数次,正因为这样,可能自相续当中也多多少少得到一点直接或者间接的加持。所以,无论到哪里都觉得《入菩萨行论》很重要,无著菩萨所作的讲义《善说海》,这本书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一直这么认为。

 

 

 

所以今天我是真诚地以对诸佛菩萨的祈祷的心、恭敬的心和求加持的心来给大家念诵,那么你们也应该真正得到《佛子行》的传承,不仅仅是文字上或声音上的传承,更重要的是传承上师一脉相传的加持和智慧、悲心的传承。它是一种无形的传播,但这个传播依靠缘起空性的不可思议的威力,我们每个人只要有信心都可以获得。

(上师念《佛子行》的传承)

 

下面我们讲《圣大乘临终智慧经》。先给大家念个传承。我的笔记本上面抄了一份藏文的,我今天念这个手抄的。这是什么时候抄的呢?2016年12月4日凌晨3点40分。我晚上睡不着,然后在电脑上翻《大藏经》,看到《圣大乘临终智慧经》,挺好的,我就抄下来了,后来就翻译了,这个功德等一会讲。

(上师念《圣大乘临终智慧经》的传承)

 

所以我建议有时候写写日记还是挺好的,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多翻一点书,然后写下来。我今天看了一下, 12月4号的时候我在哪里我现在都想不起来,反正是有一天睡不着,凌晨起来乱翻书。有些道友睡不着很痛苦,一直翻过去翻过来,很痛苦!不要这样的,多看书好吧。

 

下面我们讲《圣大乘临终智慧经》。法王如意宝以前很重视这部经典,在课堂上也经常讲《大藏经》中有一部叫《圣大乘临终智慧经》,是非常有加持的,作为修行人应该经常念诵,有些教言我们在人世间不断修持的话,到临终的时候完全可以运用。上师在课堂上很多次这样讲过,并且这里面的有些教证在上师的著作当中也运用过。 

 

当时我也很喜欢这个经典,但是因为《大藏经》比较多,不知道是在哪一部当中。现在我们可以在电脑上搜索,查找比较方便,那天我找到之后也很欢喜,因为上师以前经常赞叹,而且自己觉得这个翻译出来的话,很多汉族道友也可以依靠这个来修行。我在汉文的《大藏经》当中没有找到,也许是有,因为《大藏经》的版本比较多,现在电脑上查比较方便,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所以翻译成汉文。我也希望《圣大乘临终智慧经》能被翻译成很多种文字,包括英文也好、日文也好,还有其他的语言文字,全世界有很多不同的文字和语言,不同的众生、不同的民族。

 

当然我们每个人都像以前的翻译家那样特别准确的话有一定困难,我翻译这么多年了,但有时候自己去观察或者翻读的时候,有些地方确实也有一些错误,但是总的来讲,自己很认真的,同时把佛经、论典当中的意义百分之九十九基本上掌握的时候,我想翻译出来也不会有过失。我们讲经说法也是这样的,有些人经常说:你讲得不对。有可能是错的,除了诸佛菩萨以外,我们一般的世间人,讲经说法当中没有一点错误、完全是准确的,恐怕不管是什么身份的人,如果自己反思的话,都有一定的困难。当然有个别人故意给你挑毛病,这里有错误,那里有错误,断章取义地加在一起的话,也能找得出来。

 

以前一些真正的大德像麦彭仁波切、宗喀巴大师,他们的一些金刚语,也有人挑毛病,更何况我们其他的人。这种情况下,我们也有必要把一些佛经和论典再翻译成不同的语言和文字,这样所化众生可以有不同的身份。佛陀也是依靠天龙夜叉等不同众生的语言来讲授佛法,现在全球化的今天,其实也有必要用很多不同的语言来弘扬佛法。现在懂得藏文的人为数不多,翻译成汉文以后,应该可以传播到全世界的各个角落。现在尤其是很多汉族的佛教徒很优秀的,说实话,我们不管是到非洲、澳洲、欧洲、美国、加拿大等各个地方去,见到的汉族的佛教徒,他们很多人既通达自己的汉文,同时还通达好几种语言,而且有些确实是把佛经、论典、佛教的一些专用术语讲得比较不错,学得也是很深、很有基础的。

 

我希望我们很多道友也不要一味地特别害怕,不敢碰、不敢讲,人生很短暂,也许你在担忧和担心当中离开了世间。你懂得其他民族的语言,语言不仅仅是我们自己谋生用的,更重要的是依靠它将佛法的智慧传递给其他的有缘众生,这样你学到的语言更有价值。我有时候想,我特别感谢以前我的一些汉语老师,虽然我遇到的汉语老师都不说普通话,我现在说得也不太标准。我如果从小遇到的汉语老师语调方面比较好的话,我可能讲得比现在稍微好一点。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对我们的教授,我在短暂的人生当中,也相当一部分是用上了,这一点也是很感恩的。所以我翻译成汉语,目的是这样的。

 

我们以后在各个地方,在弘扬佛法方面,希望大家都应该更加努力。不管你是什么身份的人,在家人也好、出家人也好,无论你在哪个地方,做什么事情,都不重要,在各自的位置上都应该想到将佛法智慧传递给别人。

 

首先,我们要有利他心,一定要有将佛法的智慧传递给别人的想法。但这之前,你自己需要学习,学习一些佛教的智慧。很多人世间的智慧很不错的,信息化的今天什么信息都在眼前琳琅满目,非常容易看得到,但是佛教的智慧还要提升。佛教里的智慧,的确我是这样认为,世间其他的智慧也是很精彩非常好,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戒定慧三学的内容、三藏十二部的内容,尤其是密续和中观当中有些特别深奥的内容。如果我们真的在短暂的人生当中,很认真地投入,认真地去探索,最终自己就有非常不可思议、微妙的境界会出现的。那这时,你不传给别人、不给人分享的话,自己都觉得实在是无法住下去的,有这种感觉。所以,我们现在应该很不错的,各个地方学佛的人也好,一些学佛的在家人、还有一些出家人,大家都很好。

 

但佛教徒之间不要争执,互相都不团结,互相说过失,尤其是在一些小小的管理上争夺,像世间的争名夺利,很可怕的,作为佛教徒这样特别惭愧。有个别地方,该研究、该探索的不去做,而在一些琐事上花时间,这是非常不合理的。所以,我们各个地方的佛教中心、学会、寺院,管理的过程中,我们这里的法师、管理人员怎么安排,希望大家还是应该接受,没有必要在下面做很多连世间人都不会做的事情,这样做的话,可能导致最后自己学佛方面受到影响。

 

真正佛教探索者,他完全是一种奉献,对个人来讲怎么样都可以,无所谓,作为修行人,世间上任何变化,他都可以接受。但我们修行不太好的话,世间那一套贪、嗔、痴、嫉妒、傲慢,甚至各种非常不如法的行为,拿到我们佛教团体当中的话,直接降低我们佛教人才的水平和品质。所以,一方面能懂世间和出世间的佛教人才,我们一定要想尽办法培养出来,然后,这些人应该在不同的地方去弘扬如来的正法。弘扬如来正法的过程中,互相都应该观清净心,少说过失,应该有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来传播佛教的真正的胜义谛和世俗谛殊胜微妙之义,那我觉得此人生是非常有意义的。否则自己也不修行,在我们这个佛教团队当中,经常也不好好去学习,这样的组织和团队,实际上没有为好。

 

我去一些道场时,有些地方特别不错,说实话我也特别感谢有些负责人、发心人员,特别特别感谢,多年以来一直很重视佛教人才的培养、管理。但有些地方,归根结底可能由于自己的利益不成的时候,搞各种各样的世间法,这是没有必要的。我也说过,有些人该谈的闻思修行和出世间解脱这方面不谈,经常讲这个人的过失、那个人的错误,说一些坏话。人心不清净的时候,嘴也肯定不清净,这是一个自然规律。所以,任何一个佛教道场当中,希望大家应该和合,和睦相处,少说一些金刚道友和佛教徒的过失;非佛教徒之间,应该也要很好地去处理各种关系、解决各种问题,这样一来我们佛教才有希望。否则的话,佛教徒自己都是内在的智慧、悲心特别特别少,散发出来的负面情绪相当相当多,到一定的时候,可能对你个人也好,整个周围的氛围可能并不是很好。

 

所以,希望一方面依靠网络和现在的科学手段和有些方便方法来弘扬佛法,这也是特别好的一个机缘,这样的机缘,以前多少生世当中都可能得不到的。你们可以在自己的家里和办公室,依靠电脑来听各个善知识的教言,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但是不好的方面,在现在这样一个特别散乱的时代,也很有可能让自己的相续彻底毁坏。所以每个人应该有保护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我前面大概讲这么一个事情,不知道你听懂没有,有时候听得模糊一点也好。直接说的话,意思就是,我们佛教徒之间不要有任何的矛盾,如果有矛盾,说明自己的心不清净。即使别人对你攻击,你也应该修安忍心。那天我看到网上说,别人一直惹你生气的话怎么办?别人回复的信息当中,大概有四千多还是七千多条说是要修安忍;有一部分回复的信息说应该买一张飞机票,让他到叙利亚去(众笑);有一部分人说,这种人应该把他列入黑名单,但这个是比较少数的。所以世间人大多数是选择修安忍。没有信仰的这些人,都认为别人惹你麻烦,别人对你不公平的时候,你要修安忍,那么佛教徒更应该修安忍为主,这个很重要的,尤其是在我们佛教的团队当中希望大家不要有很多的是非。

 

有些地方学得特别差,是非特别多,有些地方学得特别好,是非很少。按理来讲,学得好的人,一般就是心专注在知识和智慧,比较高的一些精神层面,这个时候,他就对世间当中的事情特别看不上,根本不会关注的。但学得特别差的那一群人,整天都是唠唠叨叨地讲一些别人的过失,这是很不好的。所以,我们佛教徒无论到哪里,最好不要有什么是非。管家或者负责人有责任整顿,可以做有些事情,除此之外,连世间人在一个团队、一个公司、一个企业、一个组织当中,大家身口都很清净的,所以我们佛教徒更要“自净其意”,应该净化我们的心。不仅是我们自身当中的心要清净,还要让众生的心也清净。

 

希望佛教徒以后少说别人的过失,不然的话,好像进到佛教的群体当中更糟糕,更复杂,更麻烦,而世间的一些团体都是很有水平的,那这样的话,到一定的时候,佛教变成什么样很不好说。汉地以前“三武一宗”的灭佛运动,其实有一部分是当时的道教和皇帝的信仰直接有关系,因为他们对佛教看不惯,但有一部分,是因为佛教徒自己的行为特别糟糕,包括有些出家人的行为很不如法,到一定的时候在社会当中就引起很多的反响,觉得佛教徒都不好。后来就慢慢慢慢出现很多的灭佛运动,这是看历史的人都应该很清楚的。所以我们应该观察自己的心,这叫作什么呢?《入菩萨行论》里讲正知正念,用正知来观察,用正念来念念不忘善法。用正知、用智慧来观察自己的身口意三门,这是我今天提出的一个希望。

 

接下来我们讲《圣大乘临终智慧经》,这部经你们应该很重视,希望以后大家可以用到课程当中,或者自己的念诵当中。以前我到我们寺院的喇嘛那里求《圣大乘临终智慧经》的传承,因为大藏经的传承,有些是我没有的。我当时把书拿着,我说书我带着的,没想到那个喇嘛说:“没事,这个从小的时候我就会背,我给你背着念。”我本来以为他可能都不知道有这个经典,所以特意把书带着,但是他都不用,我有点不好意思。所以这一点也说明,藏传佛教当中,有些大德确实对这部经典特别重视。

 

这部经主要讲一些无常和临终的观修。现在大多数人只关心今生,不关心来世,像我们喇荣佛学院这样的一些佛教道场,对今生来世比较关心;但多数人提起死亡的时候,并不那么重视。其实应该重视。 

 

《安士全书》是汉地一位叫周安士造的,内容特别多,大概有60多万字。这里面我记得有一个比喻挺好的,它是怎么讲的呢?我们所骑的马有四种:最好的良马,看到鞭子的影子的时候,它就会跑;其次比较好的马,拿着鞭子轻轻抽打的时候,它会跑的;再次等的马,鞭子重重抽它的时候,它会跑;最不好的马,用鞭子打根本不走,用锥子打破它的皮肤,受到一定伤害的时候它才勉强会行的。

 

 

稍次等的人,听到远方一些亲人、熟悉的人死亡消息,就会觉悟的,觉得我该要修法了。再次等的人,自己身边的人,包括家人和隔壁邻居死了以后,就开始醒悟了。最差的人是什么呢?自己真的老了、病了,实在是没办法的时候,才醒悟:哦,我要修法了——这是最差的。如果生病了还不知道觉悟的话,那这个是比世间的旁生、畜生等其他众生还要更愚蠢。它这里面这样讲的。

 

所以我觉得我们讲到死亡无常和临终智慧的时候,有些人可能没有很大的触动,这说明我们的修行可能还没有到位,因为我们对死亡无常可能并不重视,重视得不够,有这种情况。这样一来,我们也看看,时时地观察,自己这一生的生活需要关心,但更重要的,我们死了以后怎么办?死的时候怎么办?有些人想:今生很重要,死了以后我就不管吧,按照儒教的思想,生都不知道,死更不用说了,没事吧!这是一个很不合理的说法,因为我们死亡以后的漫长的日子,的确是无法想象的,虽然说人生漫长,但其实是比较短暂的,在这方面有智慧的人可以比较。

 

下面我简单讲一下《圣大乘临终智慧经》。

首先是顶礼诸佛菩萨!

佛经当中是这样说的: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色究竟天王宫为众眷属说法。”

色究竟天,《阿含经》里讲,色界有21处,按照《俱舍论》和《毗婆沙论》,《毗婆沙论》当中有17个色天,天界有欲界、色界、无色界,色界就是第一禅天、第二禅天、第三禅天、第四禅天。第四禅天有凡夫的四处,圣者有五处,其中最高的是色究竟天。当时佛陀在色究竟天的天王宫当中为眷属们说法的时候,虚空藏菩萨摩诃萨礼佛如是白言世尊,菩萨当如何观临终之心?——菩萨在临终的时候如何观修?虚空藏菩萨问了这个问题。

 

然后佛告诉虚空藏菩萨,菩萨命终的时候,当观临终智慧。

那临终智慧是什么呢?

“诸法自性清净故,当观修无实想;诸法集为菩提心故,当观修大悲想;诸法自性光明故,当观修无缘想;诸有实法无常故,当观修不贪一切想;证悟心即智慧故,当观修不于他处求佛。”

 

这是它的整个经文,下面是偈颂,我稍微给大家讲一下偈颂。那天也讲了,为什么佛陀对前面基本相同的内容,后面以偈颂的方式来讲。一是印度的传统,印度人一般先用散文,然后用偈颂,这是他们的一个传统;还有一个,为了众生的根基不同,有些人喜欢长行文,有些人喜欢偈颂,所以这里涉及两种不同的众生;还有一个,佛陀这样宣说的话,实际上是对将来众生的解脱有非常不可思议的意义,等等,有很多的密意。

 

 

 

以后我们佛教徒,最好学会记录。我看今天我们这里有个别道友还是在记,有些没有,有些是得了“不忘陀罗尼”,有些书都不看,在讲课的时候一直这样,可能能背诵。我建议,上课的时候最好大家记笔记。虽然讲者讲得不一定很好,但是不管怎么样,他所讲的有些内容记录下来也许是很好的,这是一个习惯。所以,讲经说法的时候,最好层次高一点。我那天开玩笑说,有些农民和牧民开会的时候,是非常随意的。

 

我比较后悔的是什么呢?当时在上师面前,每次觉得这个机会是有的、这个机会是有的,今天讲一堂课也没什么……但后来后悔了,有些应该记录下来的,那非常重要的。不仅是法王如意宝那样的高僧大德,甚至我们世间当中的一些朋友啊、道友啊,包括你去转神山啊、出国啊,很多事情记录下来也很好的。那天,有个堪布在马来西亚给我发了当时我们跟随法王去马来西亚的那个日程安排表,我得到以后很开心很开心。最近我得到法王1993年去美国的一个日历,当时日历上画的什么什么,这些很有价值的。

 

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的话你们就要记下来,我讲得特别好,不是这个意思。不仅仅是我讲的课,你们自己的生活当中,甚至你跟别人吵架的这种心态记录下来,这也是很精彩的,对吧?今天跟别人发脾气,说了什么话,你记录下来,再过一段时间以后,你就发现:哦,我确实修行很不好,不应该说这句话。有时候这样的记录,我觉得很有意义。

 

下面我就简单地讲一下颂词。

诸法自性净,观修无实想;

当我们临终的时候,要知道一切万法的本性是清净的。这里的清净就像密法当中讲的本来清净,指未来的法还没有产生,现在的法当下就无有本性,过去的法已经灭完了。就像《金刚经》里讲的“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所以诸法本体上完全是清净空性的,因此时时刻刻要观修一种无实法。

 

我们无始以来的众生被各种无明烦恼习气所牵引,一直认为万事万物的法是存在的,但实际上“存在”的这种念头是错误的念头,并不是很正确,因此我们通过中观的观察方法——胜义当中万法都了不可得,在世俗当中也许有一些显现,如梦如幻、如露如电等等这样的法也许存在,但这是经不起任何观察的。所以,我们在临终的时候,如果能观想一切万法空性的话,依靠空性的威力,可以获得解脱。这是第一个窍诀。在《临终智慧经》当中就是观空性的意思。

 

菩提心悉具,观修大悲想;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具有利他菩提心的善根,也就是大乘的菩提心其实每个人都有。就像《大乘经庄严论》里面讲到,虽然有一些断了佛性的众生,暂时的有一些邪见种子,但实际上每个众生都具有如来藏的原因,所以都可以具足菩提心的。因此我们在临终的时候,也要观大悲心。

 

大悲心的功德也很大,佛经当中讲:如果不能观修很多法,只能观修一个法,那这一个法是什么呢?就是大悲心!所以,我们一般不会观其他法的话,就只观修一个大悲心。《大乘经庄严论》的第十七品当中讲:真正的大悲心就是对众生是平等性的。比如说我们凡夫人,对怨敌有嗔恨心,对亲人有悲心,这不叫真正的悲心;而声闻缘觉他们是什么呢?他们是对可怜的众生有悲心,但对其他众生没有悲心;而菩萨的话,他对所有的众生都有同样的悲心,所以叫悲心平等,而且,菩萨的这种悲心,完全就是“他利就是自利,他的痛苦就是自己的痛苦”。而我们凡夫不是这样的,自己的快乐和他的快乐,自己的痛苦和他的痛苦,完全是分开的。 作为菩萨的话,别人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别人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别人的感受和自己的感受完全融为一体。这就是大乘菩萨非常好的一个思想,我们也很希望能修到这样。

 

所以临终的时候,你如果能观修大悲菩提心,“愿所有众生的痛苦我来代受”,修这种悲心的话,依靠这个心的力量也会获得解脱。

前面是观空性,这个是观大悲心。这是第二个修法。

 

诸法自性明,观修无缘想;

诸法本来具有自性清净、自性光明的一部分,所以我们要观无缘想。

这个一般来讲显宗当中比较少,涉及到一些密法当中的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光明想、光明无缘想。所有的本尊,包括阿弥陀佛等等,跟无缘空性无二无别的这么一个想法,这就是一种光明想。临终的时候,没有实执的、如梦如幻的、显而无自性的、如彩虹般的,把根本上师观在自己的头顶上,或者把阿弥陀佛观在自己的头顶上等等,这是第三种修法——无缘想。

 

有实皆无常,观修无贪想;

一切万事万物,世间当中一切有为法没有一个常有的,全是无常的。财产也是无常的,地位也是无常的,青春也是无常的,春夏秋冬……所有的一切一切没有一个常有的。自己的房屋也是无常的,身体也是无常的,世间当中的家庭也是无常的……都是无常,都是不确定的,正因为这样,临终的时候就没有必要贪执哪一个。

 

很多教言书当中都讲了,我们要死的时候,不要想到我的女儿、我的姐姐、我的这一本书,哪怕是我的车呀、房子等等……以前《极乐愿文大疏》里面提到,包括一些比丘,因为贪执钵盂,贪执这样那样的事物,最后变成毒蛇,有各种情况吧。

 

所以,我们在临终接近死亡的时候,对世间当中的一切最好都不要有任何贪执。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贪的,世间所有的事物,包括自己也是无常的,这叫作是无常想。

因此,《圣大乘临终智慧经》里面真正的修法,有以上四种想。

 

后面这个比较高了,是说:

心乃智慧因,佛莫他处寻。

如果我们认识自己心的本来面目的话,其实它是真正的佛的如所有智和尽所有智的本体,所以,不要到别的地方去寻找佛。

这是最高的一种方法吧。大乘经典的究竟思想都是“心即是佛,佛即是心”的这么一个思想。所以我们认识到心的本来面目的当下,也可以说是觉悟,也可以说是成佛,也可以说是成就。因此我们没有必要寻找其他的佛。这就是最后一个观修方法。

 

这次我们讲的《圣大乘临终智慧经》,大家应该记住。我们每个人都会离开这个世间,什么时候离开很难说的。现在大多数人,就像《安士全书》里面讲到的一样:哦,我不会死;听说我的朋友死了,我不会死;听说我的家人死了,我不会死。自己总是认为自己不会死的。但是我们的生命像水泡一样脆弱,你真的有不死的把握吗?不要说我这一年不死,我明天不死的把握都是没有的吧。今晚上好好地睡下去了,明天百分之百保证我肯定能苏醒过来,有没有这个保证呢?如果说是“有有有,我不会死”,那你说有什么理由?你给我讲一下,一定要是百分之百保证你不会死的理由。那恐怕我们都……

 

确实,自己也好,别人也好,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很难说晚上半夜三更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病的话……去年,大家很惊讶的,网上都在说,原来大白兔公司的老总,去云南旅游的时候,猴子把什么砸到了他的头上,当下就死了。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现在好好的,等一会就离开世间了;现在是人,再过两天变成了动物,变成旁生,甚至在地狱里面燃烧,受无量无边的痛苦。确实这个轮回就是这样,只不过我们有些人太愚痴,不知道而已,不承认生命的延续性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必要了解《圣大乘临终智慧经》,对于死亡,这是很关键的。有些可能是刹那性的死亡,就要靠平时修行的习气来解脱。去年世青会,我们有些发心人员特别特别好的,今年有些就已经离开了。包括每次(念经超度)的人当中——我这边基本上知道是哪些人,每天都有好多好多的信息。世界上每一个人都会逐渐逐渐离开的,所以,死亡无常在一切修法当中很重要的。

 

因此,人活着的短短的时间当中,我特别特别希望大家,应该既要做着世间各种各样我们需要的生活的事情,但更要准备来世的解脱。这一点很重要!

 

我昨天看《杂阿含经》,里面佛陀说了一般居士得安乐的八种法,这八个秘诀你们也应该记住。因为现在有些人觉得我们佛教好像对生活不关心,全是出世法,其实不是这样的。在佛教里面,既要关心今世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更要关心来世的方方面面。《杂阿含经》里面讲到:

有一个人问佛陀:我们现在想出家也没办法,想作一个很好的在家人,有什么方法呢?

佛陀就讲了八种安乐的法。

 

首先是今生当中的四种法,也就是四种具足。其中第一个是“方便具足”。方便具足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依靠农业或者商业,还有依靠王室——当时国王皇宫里的一些事情,类似现在的公务员,意思就是说,我们从事农业、工业、商业,还有现在的公务员之类,还有艺术,凡是我们能谋生的各种各样的方法都是安乐之因,这叫作方便具足。

 

第二个叫“守护具足”。守护具足就是说,自己的财物不要让国王抢走,不要让敌人偷走,不要让自己的不肖子孙拿走,不要让水、火毁坏……意思就是我们现有所有的金钱、财物,一定要学会保护,这叫作守护具足。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叫“善知识具足”。在生活当中遇到痛苦、困难、迷茫的时候,需要善知识的开导。依靠他的教言,不安乐的时候,得到安乐;已经有了安乐,让安乐不断延长。意思就是说,我们在人世间的时候,不仅仅是物质上要具足,精神上还需要善知识的开导。这是第三个。

 

第四个是“正命具足”。我们应该以合法、如法的途径来养活,不应该用各种各样的诈现威仪、邪命养活,以远离五种邪命的方式,不管是做什么,应该如法、合理,不以欺骗、狡诈等各种非法手段来养活自己,这叫作正命具足。

以上是今生当中快乐的四种法。

 

来世快乐的话,有什么窍诀呢?

第一个叫“信心具足”。应该对佛菩萨,也就是有解脱道的作为自己信心的对镜,解脱道以外的导师也好、其他的人也好、法也好,不应该去依止。就是信心要具足。

我们在座的是佛教徒的话,希望你的专业重点还是放在佛教的闻思学习方面,否则的话,我们现在有些人每天都是忙着工作,每天都是世间法,这样的话,我担心你到死的时候,佛教的基本修行都没有,有点可惜。

 

第二个是“戒具足”。戒具足的话,一般在家人远离杀盗淫妄酒,五戒,受持五戒。

 

第三个“布施具足”。也就是说,自己拥有的财物也好、法也好,在不同的场合当中,以远离吝啬心的方式,尽量地跟其他的有缘众生分享,这是布施具足。

 

最后一个叫“智慧具足”。依靠自己的智慧,懂得苦集灭道四谛的真理;通过通达四谛的真理,真的了解到六道轮回的真相,从中获得真实的解脱。

 

以上是《杂阿含经》当中讲的作为在家人获得快乐的八种秘诀。希望我们今天在座的各位好好反思反思,也许短短的一段经文,使你生活的方向、生活的品质、生活的方方面面有一些进步。我们人都需要进步,不要每天都浑浑噩噩地只是为了活着,这样度过的话可能不一定很好。尤其是我们修行人,尤其是大乘佛教徒,我们不仅仅是自己要修行,还要利益众生。这一点,大家一定要记住!否则我们大乘佛教徒也是天天都想着自己,甚至言行举止有时候直接或间接还害众生、说别人过失,这样的话的确很糟糕,很不好。

 

我们要经常观察自己,我是大乘佛教徒的话,我今天修行了没有?用智慧来观察自己,我今天做没做对众生有利的事情?我今天做没做害众生的事情?如果我们对别人生嗔恨心、害众生,那样的话,我是不是一个大乘菩萨?——因为我们都发了大乘菩提心,每天都在念“香且酿波其杰瓦,桑吉南拉嘉森且,秋当香且森华耶,措拉昂得银嘉森且”,念的时候好像眼睛都睁不开一样,特别特别地专注;然后下完课穿鞋的时候——不要碰着我!干嘛!走路的时候别人碰到他的话,很不高兴。我们有些出家人显现上脾气不太好,披单都是……其实不应该。

 

南传佛教不像大乘佛教要利益所有的众生,但是他们的言行举止好像很让人生信心,我很佩服。南传佛教的好多比丘和修行人,言行举止很寂静的,非常寂静。我们藏传佛教徒,有时候有点傲慢,好像……“我是藏传佛教!”我那天不是给你们也讲了吧,是藏传佛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有些汉传佛教徒也是这样……所以,不管藏传佛教也好、汉传佛教也好,有时候在行为上希望学习南传佛教,行为要寂静。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都认为自己是大乘佛教,但如果我们脾气大、傲慢大、有很多大毛病的话,这不叫大乘佛教。真正的大乘佛教是怎样呢?就是利益众生方面比其他众生大。

 

所以观察自心还是很重要的,希望居士们也这样。有时候,居士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特别爱讲过失。龙猛菩萨在《中观根本慧论》里面怎么讲的,《入菩萨行论》里面怎么讲的,阿底峡尊者的教言是怎么样的,无垢光尊者的教言怎样的,探讨这些的人很少的;然后一直讲“过来过来我给你说个好消息,听说这个人很坏啊”……这样不好。尽量地少说众生的过失,自己清净地修法。

 

今天可能说得稍微多了一点……但是也不算多吧,应该讲这么多。

 

佛说此语已,虚空藏等众眷属皆大欢喜,随喜称叹世尊所说。

圣大乘临终智慧经竟。

 

这个经典已经圆满了,念了传承,今天这一堂课已经圆满了。希望你们如果没有特殊事情的话,最好还是念《普贤行愿品》。《普贤行愿品》每天这么念的话,功德非常大,而且我们有这么多人一起发愿特别好的。

 

我那天鼓励大家念文殊菩萨的心咒,好多人给我说是念一亿遍,这个也很好的。但是你们自己要好好地考虑,到底能不能念一亿遍,我说的是世间一辈子当中。不能念一亿遍的话,一百万遍、一千万遍、十万遍,当然一万遍也可以。这次大家共同修,大概今年六七月份的时候,我们把总数报一下,这样的话,每个人可以得到很大的功德。

 

法王如意宝的上师祈祷文,是文殊菩萨和法王如意宝无二无别的一种观修法,依靠这个缘起,我们多念文殊菩萨心咒的话,生生世世不会变成愚昧的人,这是一个缘起。还有一个呢,依靠文殊菩萨的智慧,即生当中,上半生是比较笨笨的,然后下半生变成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班智达,有这个可能性的。所以希望大家要重视,参与修文殊法,开智慧。过一段时间给大家提供报名的邮箱、网址。今天也在说,过两天我可能还要说。我们现在有这样一种缘分积聚,大家共同积极参与——当然如果你实在做不到,光口头上说我要念一亿遍,实际一万遍都不念,这种人……我也不需要假数字,对吧。这样的话不好。

今天讲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