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授八关斋戒

——索达吉堪布2017.06.04第112次UC开示

 

今天给大家简单地讲一下八关斋戒。参加的人数现在还没统计出来,现场参加的也比较多,主要是在家人。如果现场有出家人的话,最好不要有得戒、受戒的心,同时有些仪轨不要跟着念,否则别解脱戒的有些戒体会舍弃的,因为八关斋戒比一般的沙弥和比丘尼戒还要低一层。这是第一个。

 

接下来先跟大家讲一下八关斋戒相关的道理,然后黎明前,也就是等会日出之前——就是“适时”,适当的时候给大家传授。今天是5:50左右吧,这个时候给大家传授。

 

今天在座的在家居士也比较多,个别地方包括国外的像美国等国家,通过直播传授有一定困难,因为时差的原因。这样的话,以后如果有这方面的希求,你们可以根据自己当地的情况,包括大概有多少人要受戒,跟弘法部反映;然后适当的时候,我们给大家派一些法师、一些堪布堪姆,或者我们看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给大家传授。

 

八关斋戒对于在家居士来讲非常重要。它分大乘的八关斋戒和小乘的八关斋戒,今天我们给大家传授的实际是小乘的八关斋戒。大乘的八关斋戒又分密宗的和显宗的,都是通过发菩提心,并且受持密宗和显宗的不同仪轨。藏传佛教当中也有,藏地也比较流行,尤其是大乘的八关斋戒、密宗日中一食的一些斋戒,藏地很多上师,以及在家群体当中受持的也比较多。

 

不管怎么样,斋戒功德非常非常大。大概十年前我翻译了两个斋戒的功德,一个是大乘八关斋戒的功德,网上应该有,应该是在《戒律》里面;还有一个是以前夏格秋卓让珠造的《八关斋戒》,里面并不是完全讲大乘的。哪怕守斋戒一天的功德也非常大,他里面举了很多像印度的一些屠夫、妓女,还有一些杀生特别严重的,这些众生受了斋戒之后,短短的时间当中获得成就,临死的时候出现瑞相等等,讲了非常非常多的功德,我现在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当时看到秋卓让珠著作的时候,觉得:哇,这个如果有很多人知道的话该有多好!因为现在末法时代,出家人真正守清净戒律的越来越少了,原因主要是我们现在的信息通讯太发达了,再加上物欲横流,以前的受戒跟现在完全不相同,现在除了极个别的律师或者重视戒律的人,很多人都是依靠网络、手机……尤其是年轻这一代,虽然刚开始有守戒的心,但是到了后面,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以后,自己的戒体逐渐逐渐受到损坏。所以如理如法的修行者可以说是寥寥无几,越来越少了。

 

作为在家人的话有两种方式,一种可以受真正的居士戒,就是我们所谓的三皈五戒,终身守这五条戒,当然这个功德非常大。如果实在没办法守五条戒的话,守八关斋戒也可以。因为五戒当中有些戒律跟八关斋戒要求上稍微有一点点不同,所以有些守五戒的同时守八关斋戒,终生持戒,这样的也有。

 

尤其是大城市里面的,比如一个月当中受大概四五次八关斋戒,很多人也能守,这对我们一般在家修行人来讲,临死之前,非常重要。大家都知道,如果没有戒的所依,那一切功德都没办法存留。龙猛菩萨也说了:就像大地是一切万法的所依一样,戒律是一切功德的所依。因此,如果我们即生当中没有一分戒律的依靠,死了以后连人天的果位都没办法得到,因为戒律是一切的根本。

 

八关斋戒属于别解脱戒当中的,还有居士戒、沙弥戒和沙弥尼戒、比丘戒和比丘尼戒,还有式叉尼戒等等,戒律的分类比较多。我们很多人有工作、有家庭、有自己的生活,这样的话,一下子将五欲全部断除,到寂静的地方去出家,有些也不能善始善终,不如在家的时候守八关斋戒。斋戒的仪轨非常多,上师如意宝在世的时候特别提倡罗钦班玛协热大师的仪轨,因为藏地包括安居、出家的一些戒律的仪轨,很多都是他造的,他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律师。他造的传授八关斋戒的方式比较简单,容易实行。汉传佛教当中有些受八关斋戒的仪轨特别特别长,受过的人应该清楚。末法时代,尤其现在这个信息时代,每个人都特别特别忙,如果仪轨特别长的话也有一定困难。所以一般我们都用罗钦大师的仪轨来给大家传授。

 

在座的大多数多年以来一直守八关斋戒,我以前也传过一些,慈诚罗珠堪布他们也经常传。第一次受八关斋戒要在善知识面前,然后……以前上师如意宝也讲过,一般来说,作为在家人容易实行的是每一年作为一个隔断,比如今年某个时间受一次,然后明年再受一次,这样一年一年地受。当然如果自己愿意的话,也可以三年或者五年一次性地受,甚至终身当中一直守八关斋戒,这样的也有。我们讲《三戒论》的时候也说了,旃扎古昧终身守八关斋戒。《戒律》的颂词当中说,终身守八关斋戒的话,叫古昧居士。

 

所以受戒的时间方面,跟大家简单讲一下。如果受五年、三年的,或者终身受戒的,等会在念仪轨的时候——“我某某人,从此时起乃至明日日出时止守这条戒”,同时心里面也要想——“我从现在到明年之间守持一年”,或者三年、五年、终身。

 

守持一年不是一年中每一天都要求守,主要是每个月当中一些特殊的日子。平时在佛学院主要是初十和十五,还有二十五、三十,也是法王在世的时候觉得特别特殊的日子。十五和三十,主要是出家人在守持戒律过程当中有一些破损、有一些犯轻罪的,通过诵戒的方式进行忏净;十号和二十五号,通过荟供的方式来受一些密乘方面的戒律。每个月当中都有一些这样的荟供日、诵戒日。在这个上面,平时说的每个月的初八,还有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当中讲的每个月的二十号、二十九号,这些也是特殊的殊胜日子。

 

所以,你等会儿自己心里面想:“我从今日起到明年一年的时间当中,每一个月特殊的日子,在十方诸佛菩萨、善知识面前,我要受这个戒。”这样承诺,也就是在自己心里面已经默许要守一年,那么以后每一个月的初八、初十……早上起来在佛像面前自己受,这样也可以。

 

按照汉传佛教——你们有些也看过,有些也受过,弘一大师专门有一些仪轨——弘一法师对律宗贡献应该说非常大,他的一些观点,汉地极个别的寺院,到目前为止也还实行的,他们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要求在善知识面前受,自己在佛像面前受也可以。按照我们藏传佛教比较严格的要求,第一次是要在善知识面前受,以后可以在佛像面前自受;但是按照汉传佛教,还有一些藏地、印度的,也有在佛像面前自受的,有这样的一些传统。

 

今天我们大家一起受八关斋戒,受的过程中有一些注意事项,在这里也跟大家讲一下。

 

一般来讲,受八关斋戒之前,如果各方面条件允许的话,先要沐浴、更衣。以前的大德们,包括佛经当中讲,受戒的时候,对沐浴和更衣比较重视。当然这种更衣并不是像我们藏地有些人参加法会的时候那样,打扮得特别好看,这样在受戒的时候是不太如法的,因为八关斋戒本来就禁止一切特意的化妆打扮,这些都是不允许的。但不管是密乘八关斋戒还是显宗八关斋戒,都说沐浴很重要。如果实在没有条件沐浴,洗脸、洗脚、洗手这样五支洗浴也可以。实在各方面条件不允许的话,为了表示吧,有些用湿巾擦一擦手和脸。这些都是受戒之前最基本的需要。

 

发心方面,一般小乘八关斋戒没有要求一定要发菩提心,这个仪轨当中也没有这么说。但一定要对佛法僧三宝有个虔诚的信心,心里面应该想:“我已经获得了这样瑕满的人身,这个人身如果我没有很好地去用,它就像水泡一样,可能过一段时间,得个什么绝症就死了。那我来到人间连一分戒都没有,将来在轮回当中漂泊,没有任何戒律所依的话,很有可能堕入三恶趣当中。”所以我们首先要对自己的人身有一定的认知,得到这样的人身是有意义的,而且唯一依靠大慈大悲的佛陀,依他的言教而行才有得到救度的机会。所以这个时候,对本师释迦牟尼佛和他所讲的八万四千法门,以及他的追随者有虔诚的信心,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这个是一个前提。

 

在这个信心的基础上,我们要想,仅仅依靠这样的皈依还不够,继续沉溺在轮回当中的话,不知道何日才能得到真实的解脱。所以我要像圣者阿罗汉他们那样,杀、盗、淫、妄、酒、歌舞、非时食、坐高广床,所有的豪华奢侈,所有这样的生活,全部放弃。他们以非常简朴、非常清静的一种方式来学习,最终获得圣者阿罗汉的果位,我现在也跟着他们一样,随修、随学、随做,这样我才能得到解脱。

 

等下念诵仪轨的时候要想,以前的目键连、舍利子、阿那律等等那些了不起的、无数的阿罗汉,他们依靠佛法获得真正的解脱,我也要像他们一样,从轮回当中获得解脱。因为轮回太苦了!有苦苦、行苦还有变苦,还有生老病死、爱别离苦等等,日日夜夜折磨着我们,所以我一定要获得解脱。要想解脱没有一个戒体是不行的,所以哪怕是受一日八关斋戒这样的八条戒律,对我来讲一定是个非常好的机缘——虔诚的佛教徒要以这样的心态来受持,这非常重要。

 

所以说我们受戒的时候要有个皈依的心,没有皈依过的话,提前要皈依。不过八关斋戒的仪轨当中也有,前面专门念一个皈依,在皈依的基础上“摄我为八关斋戒者”。等下我们念三遍,最后一遍的时候,自己心里面要想:我已经得到了八关斋戒的戒体。这个戒体,我们眼睛看不到,手摸不到,但实际上它是一种心识——按照小乘的观点,它是一种实质的东西,就像我们世间当中很多这样的力量,通过自己的发心和善知识的引导,从佛陀传下来到今天的这个戒体完全可以得到。我们要这样想。这是斋戒方面的一些道理。

 

守戒的时间,在藏地,包括前行里面也讲过,比如某个屠夫他白天不杀生,或者晚上不邪淫、晚上不杀生,这样的一日当中白天或晚上受持仪轨,这样的受持方法也有。以前也有些善知识,要求别人白天不要杀生,或者晚上睡觉之前受戒——因为睡觉的话一般人也不会造业,一直睡觉嘛——到明天早上之前,“我要守什么什么戒”。这个功德也很大。以前一些戒律当中也讲,昼辛吉去三恶趣的时候,看到有些众生白天特别快乐,晚上非常痛苦;有些白天痛苦,晚上快乐。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因为有些白天守过戒,有些晚上守过戒。这样的案例也非常多,这样守戒的也有。但是现在比较流行的守八关斋戒,是二十四小时为一日,守一昼夜。

 

受戒的时间,一般根据当地的情况,太阳还没有出来,但是天快亮了,依靠自然光——不依靠什么电筒、照明灯、油灯这些,不借助任何其他的光源,基本能够看清手上花纹的时候开始受戒,一直到明日日出的时候。另外受戒的时候,比如今天要求大家,一年当中每个月的初八、十五、二十五、三十……这几个日子可以受,但有时候可能工作原因忘记受了,那么在适当的时候补一天,这样也是可以的。

 

守戒的方式,大乘戒律当中要求非常严格,下午不准说话,连一滴水也不能喝,藏地有很多这样的。但我们这次不是这样,今天受完戒后,过午不食,上午可以吃——一讲到吃大家都很专注,很关心吃的;一讲到解脱、阿罗汉的时候心没有那么专注。吃了中午饭以后,一般不再吃东西。可以喝点水或者非常清淡的、营养不是很丰富的。

 

关于喝酸奶以前藏地也有一些不同的说法。以前我们一个堪布在一个地方求学,那里的堪布提倡下午喝酸奶,他说过午不食的时候喝酸奶是可以的,喝酸奶不会饿。这位上师比较富裕,很多人供养酸奶。我们那位堪布说,我们不要说供养酸奶,连看都看不到,但上师并没有这么想,他说你们下午喝点酸奶的话没什么问题,肯定不会饿的。所以有些上师是开许喝酸奶的,在藏地过午不食也有这样的。

 

但严格要求的话,一般下午除了喝点水,或者能特别看得清的那种液体,就是里面可以看到自己面部影子的,除此之外比较浓的不能喝,比如说柠檬汁。所以如果自己各方面因缘具足的话,还是严格要求吧。实际上过午不食并不是很困难的,现在很多年轻人害怕胖,自然而然过午不食的人也有,终生过午不食的也有。所以过午不食的戒条不是特别难,应该是比较简单的。

 

我再简单讲一下八关斋戒的戒律。我们经常说的猪八戒,也是受斋戒居士。斋戒有经常讲的四根本戒,四根本戒首先是不杀生。按照戒律里面,不管是沙弥、居士,还是比丘、比丘尼,杀生的界限是杀人或者胎儿,最后真的命根断了才算是圆满所有的分支,也就是说这个人已经杀生了。其他的,比如说杀个动物,杀个蚂蚁,这个不会犯居士戒,因为它所说的主要是杀人。

 

但是受八关斋戒,不仅不能杀人,还不能杀包括蚊子在内的所有动物。有些居士以前可能不懂,受了八关斋戒,但是看到蚊子的时候一个一个全部拍死,也有这样的斋戒居士,这样是不行的。甚至打别人,用嗔恨心来打架,这些都是不允许的。因为这是一日的戒律,有些尊者对一日的戒律讲得就比较严格。所以不仅包括杀害众生的行为,连心里面产生想杀它、打它这样的恶念都不行。以前有些居士也说过这样的笑话:“我今天是在守戒,明天守完了以后,我们两个再去打架……”也有这样的说法,因为认为当天自己是守戒者不能打架。我们藏地也有这样的,“我今天守戒,没办法和你打架,明天黎明之后我再找你”。这是不杀生。

 

然后是不予取,不偷盗。对于偷盗,一般出家的戒律当中经常讲的价值、预算是两块五、五毛钱——各个地方货币都不同,我们讲《三戒论》的时候,就是“嘎夏巴”,用印度的货币预算,够价值的就算犯戒。钱也好、物质也好,如果有偷盗或者抢劫的心,或者是以狡诈虚伪的心,或者通过其他的包括一些魔术,用这些方式取得的话,是不行的。但是如果不够价值,比如说两元五是犯戒的界限,如果偷的价值在这个之内,那只是犯一个堕罪或者是轻罪而已。

 

但是在这里,八关斋戒当中的不予取,连一支笔或者是一个牙刷,任何东西都不能偷。如果偷的话就会犯了这个戒。所以,在一日当中,凡是涉及到偷盗的行为,全部一一断绝。这是不予取。

 

第三个,说妄语。在一般出家和居士的戒律当中,说妄语是指说大妄语,也即上人法妄语,比如自己没有获得神通却说获得神通了,没有见到本尊却说见到本尊了。

 

这一点希望大家要注意。现在学会当中,有些真的是要接近说大妄语的人经常出现,但比以前好多了,因为现在比较正规了,好多佛教徒也比较懂。以前的话,佛教徒经常说一些这样那样的,现在从某种意义上面还是有好转、有进步。有些人在不同的场合当中,经常就是“啊,上师给我授记了,梦中给我授记了”,授记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学的《妙法莲华经》里面,大家应该看得出来。所以大家最好不要当破戒的居士。

 

按照居士戒和出家戒,说妄语的话,大的超越我们境界的一些功德,认为自己已经得到了,这个叫增上慢。除了增上慢以外的,有真正想欺骗人的心,说自己已经获得了如是如是大的功德,那么这些可以说是犯根本戒的。除了大妄语之外,我们有些人,尤其是有些商人,好像他一开口就经常说欺骗别人的语言,本来不在那里,就说“我在厦门”、“我在深圳”、“我在北京”、“我在哈尔滨”……有些人就在藏地,但为了参加法会——可能是说方便语吧,这个方便语是开许的,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哦,我现在在美国上班”,“我现在正在上飞机”……其实他正在开金刚萨埵法会,马上要念诵了,然后“我不跟你说了啊,我马上上飞机了。”这种叫做什么呢?这是一般的妄语。

 

但是八关斋戒期间,尽量连这样的妄语也要断除;为了修行圆满,实在需要说方便妄语时,也要尽量没有欺骗的心——但八关斋戒期间,尽量地不说妄语要好一点!“哦,我不跟你说了,我过两天再跟你说。”这样也可以。所以在妄语方面,因为只是一日当中的受戒,所有欺骗别人的语言,全部要断除。这是第三个。

 

第四个就是邪淫,我们一般的戒律当中,作为断除邪淫的在家居士,平时自己的家属生活,这些是允许的。但是在八关斋戒期间,所有的邪淫、正淫,甚至用贪念来说一些话,用贪念所摄的很多行为,全部予以断除。这个就是不邪淫。

 

然后就是饮酒。因为喝酒会癫狂,会迷乱自己的神智,所以佛陀说:酒是一切罪业之根本,如果谁饮酒,不是我的弟子;谁饮酒,我不是他的本师。也有一些别解脱经当中是这样讲的。以酒为主的,很多带有一些陶醉、迷醉作用的,包括麻药这些,当天尽量都拒绝。比如说吸毒、抽烟,还有很多的一些非法以及相关的一些行为都不能做。所以八关斋戒期间,所有的酒类,以及有一些迷醉作用的,虽然名字不叫酒,但实际上确实对精神上有麻醉作用的,这些都应予以断除。这是第五条。

 

第六条,歌舞打扮。这个等会儿在仪轨里也有,一般包括唱歌、跳舞,化妆、打扮,涂各种各样的口红,身上做各种各样特意的装饰。但是,有些戒律当中也讲,不是特意为了打扮,比如平时长期性戴着的一些生活用品,也没有什么。

 

以前有些上师授八关斋戒的时候,弟子所有的戒指全部要拿下来,所有的耳环全部要拿下来,其实这个也并不要求的。有些是她长期性的一种标志,在家人的话,包括结婚戒指,还有一些耳环,都是长期戴着的。以前我们藏族有些姑娘的耳环都是长期戴着的,但有些上师非要强迫她拿下来,有时候她们也很苦恼。其实这个并不是特意打扮。因为这条戒律是不放逸支,那么平时自己的一些行为,比如说脸上涂一些擦脸油,这些不是特意为了打扮,不是为了生起傲慢,所以这种平时脸上的保护,身体的基本装饰,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还有一些工作特殊的人员,她自己本身的职业就是唱歌、跳舞,还有一些是歌舞团的。对这样的人,只是由于职业需要,并不是为了特意增上傲慢和增上烦恼而做的,这些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有些包括例行公事的一些接待,这些是她本身的工作和职业需要,也应该是可以的。

 

包括穿着方面也是这样的。有些人穿着方面本来就需要穿得比较漂亮一点,但是为了守斋戒,非要穿一件特别破烂的衣服,我觉得可能不必要吧。应该也没有这么要求,但这些自己也可以看吧,因为所谓的犯戒,主要是他心里怎样想的。

 

第七个,高广大床。一般来讲,床不能太高,应是一肘高,所谓的一肘是从胳膊肘到手指之间。现在有些床比较高,再加上席梦思垫就更高。一般来讲不要特别高。我也看过汉地的八关斋戒,佛在《斋经》中说:不卧好床。只要不是特别高贵的、昂贵的、奢华的,就像以前皇帝睡的床那样的,但并没有要求高是多少。睡在沙发的话,应该问题不是很大。但是戒律里面很细微的事情也不好说,所以最好尽量地行持。如果不是为了炫耀自己,比如我们有些发心人员睡上下铺的,可能问题不是很大,因为他不是特意的。但是如果自己各方面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跟其他居士一起在经堂或者一些其他的地方打地铺,也可能好一点。

 

对此有不同的说法。有些说的是高广床,高——特别高的,广——特别好的;有些经典里面只是讲不卧好床,不睡在好的床里面。特别好的,历史上解释的时候,比如金子做的、银子做的,现在也有一些床特别贵的,最好不要坐、不要睡在这样的床上。这是第七条。

 

第八条,刚才也稍微说了一下,非时食。一般来说,到了中午以后,不吃一切固体以及营养特别丰富的液体,最好包括牛奶这些都尽量不喝,可以喝一些开水、茶。所谓下午的时间,像我们学院,以前上师如意宝也多次讲过,当时五六十年代的时候,他按照《时轮金刚》里的一些测试方法,计算出我们学院的中午也就是过午的时间,大概是一点十五分左右,春天和秋天稍微有所不同。这样的话,我们学院基本上一点钟之前吃完中午饭。其他地方,有的是一点十分、一点十五分,有的甚至两点钟左右。不管怎样,实行的过程中稍微严格点,一般来讲要按照当地的时间,比如我们这里是一点钟之前吃完饭,这样好一点。

 

关于时间,我们现在经常说阳历、阴历,在世界上,一般阳历是西方的一些历算方式、基督教的一些方式;阴历一般是中东阿拉伯那边的一些历算方式,主要是伊斯兰教的历算方式。而我们藏历,你们学过的人都知道,主要是依靠《时轮金刚》的历算方式。我以前也说过:不借助任何的科学仪器,把一年三百六十天当中的所有,包括日食、月食,太阳、月亮之间的运行情况,全部都历算出来。我们喇荣现在的这种历算,跟现在天文学算出来的只是差一点点,就几分钟的差别,除此之外没有什么,而这完全是依靠佛教的历算方式。

 

藏地现在的历算当中,实际上既有汉地《易经》的部分文化,还有印度《时轮金刚》的文化。藏地本地的一些高僧大德,像以前的德钦桑吉加措,他们可以说是特别了不起的一些天文学家,他们的智慧非常非常高。在全世界来讲,藏历应该说是算得特别准的。多年以来,我们在智悲佛网上都放了藏历对照,什么时候是初八,什么时候是二十五、三十号。今天受完戒之后,以后每个月你们自己也可以按照藏历来受戒,非常准确。我们把它放在智悲佛网上,就是为了大家受戒方便。很多人也觉得这样很好。

 

以上简单地讲了我们受八关斋戒的一些道理……以前我早上四点钟起来的时候,很清醒的,但今天不是很清醒,可能昨天晚上会开得太晚,所以可能很多道理讲得比较模糊。不管怎么样,我们今天受八关斋戒的道友,有些已经是受戒很多年了,这是非常好的——每次到汉地城市里的时候,看到很多人到了初八、初十、十五的时候,都是各自受戒。

 

以后自己受戒的时候,最好面前放一个释迦牟尼佛的像,然后在佛像面前做五供——供花、供水、供灯等,然后磕三个头,发自内心地觉得:我获得一个人身特别特别不容易,如果什么戒都没有,这样死去的话,也许以后连人身都得不到。我虽然现在没有像出家人一样终身受戒的机缘,即生当中也不一定有,但是,我哪怕是受一天的戒律也非常殊胜。

 

我建议你们看看我以前翻译过的《大乘八关斋戒》、《受斋戒的功德》,尤其《受斋戒的功德》——因为我们今天没有受大乘八关斋戒。希望你们能看一下,看了应该非常好,会自然而然对受持斋戒生起信心。这本书我记得好像是在2006年的时候重新校过。翻译的话,我当时在厦门翻译了一部分,然后回到学院以后完成的。刚开始翻译的时候法王在世,后来重新校对应该是2006年,离现在已经十年多了。

 

这方面我还是很有信心。因为人身就像泡沫、像水泡一样,说灭就灭了,我们每个人获得人身,有生之年哪怕受一天的戒律,这个功德也是不可思议的。像其他的旁生、天人等,他们长达多少个劫、多少年当中,连一天半天,或者说一个白天、一个晚上受戒的机遇都没有。所以讲别解脱戒的时候,说我们具有比天人还要殊胜的身份,也就是暇满的人身——天人和其他的一些众生,可能物质比我们好得多,但他们没有这样的身份。

 

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把这么殊胜的身份利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