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华秋实2012西部助学项目简讯(9月刊) 2012.9.7

截止2012年8月31日“春华秋实”2012西部助学项目收到来自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捐款总计约人民币208万元。详见捐赠公示: 

http://www.cihuigy.org/gy/gongyi/caiwugongkai/xibuzhuxue/2011/1109/265.html

 

春华秋实2012西部助学项目放款报告

2012年8月15日、18日、21日,慈慧项目部同事分别在四川炉霍、巴中及云南耿马等地进行实地助学金放款仪式。受助学生200余名,发放金额总计86万余元。

 

20120907153401_dc0l

 20120907152436_eeke

四川炉霍

 

20120907152624_cprp 

20120907152714_q944 

四川巴中

 

20120907153254_g16p 

20120907153128_rtuy

云南耿马

 

 

心灵之旅——走进西部学生的世界 

8月3日至8月17日,为期2周的西部助学记录片拍摄圆满画上了句号。一路上收获了太多的感动及故事。生活的贫瘠没有压垮求学心切的孩子们,在他们身上却散发了坚韧、积极、正面的能量。

如同小字同学所言:“我们没法选择出身与成长环境,但是我们能选择如何直面生活的苦楚,如何在逆境中成长。贫困的成长环境也是一种财富。它磨练了我们的意志,教会了我们在逆境中顽强向上。当我们感受到社会给我们的无私关爱时,我们只有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坚强的面对生活,微笑的面对人生。力求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改写人生,改变命运,成为一个懂得感恩,对社会有用的人。”

 

  20120907151808_q23u

 

 

DAY1 初见炉霍城

尘土卷地,一片木制的红色房屋中间是正在修葺的大道。所谓的炉霍县城便是一条主干道再加上几条小巷,县城的风景几乎一览无遗。包车从成都来到此地历经12个小时,这个靠山的小城镇在黄昏不乏静谧。炊烟袅袅,晚上8点多的时候店铺仍旧零散地开着,因为日照时间特别长,让人产生还是5点多的错觉。

大街上的人稀稀疏疏,大多数是年轻人。和其他城市人一样,有人已经放弃自己的传统,穿着全世界通用的T恤和牛仔裤,套一件休闲的外套;即便是男孩子也有精心烫着卷发,染上流行的颜色。然而,还是有人坚守传统的藏服,手执转经筒,目光清澈,皮肤黝黑。在海拔3200多米的山城,这个城市的现代化里有一些别样的活力来自于它悠长的历史与文化。

迎接我们的是拉布老师,她在一所州级学校任教。曾经她也是一名受助学生,如今已为人师。在过去十几天中,她奔波于炉霍县各乡镇核实受助学生信息。最远的学生住在车程离炉霍县城5小时的山头,为了完成核实的工作,她和几名核实志愿者甚至在山坡上搭起帐篷过夜。而配合她工作的志愿者正是她正在执教的高三学生。露营的第二天一早,三个人乘着摩托车翻越山坡陡峭的大山,就这样颠颠簸簸地完成了核实任务。在6天的时间里,完成了几十家的核实工作;不知是否因为曾经有过受资助的经历,当她谈及个别家境贫困的学生时竟落泪了。“有一个学生的母亲得了怪病,腿脚肿大,只能将它藏在藏靴中防止它进一步肿大。”说道这些的时候,她难过地落泪了,反复哀求我们一定要到那位困难学生家中拍摄情况。这是我们在炉霍城认识的第一个人,拉布老师。

 

  20120907151832_g5oz

 

DYA2幸福小屋

没有一个地方会比家更让人安心,哪怕四壁空空,了无一物。有这么一个空间足以承载生活中所有的疲惫与哀伤。心可以在这里得到休憩与安养,没有漂泊的恐惧,只有滋养。

四周山林环抱的小山头,红色的小木屋代表了所有人家这样的一种期望----家。眼前的小木屋建成于今年7月,这家的小主人叫蒋村吉。这是她十几年生活中头一次得到安顿,过去她和相依为命的婆婆流浪于炉霍县城。那时县城的车站便是她的家,寺院废弃的柴火房也是她的家。她说曾经一周内搬过家3-4次。“现在,最开心的就是有了家,因为我和婆婆再也不用流落在别人的屋檐下。”

1992年蒋村吉在炉霍县下罗乡出生。家中当时有5口人,除了婆婆还有弟弟、妈妈和爸爸。5岁那年厄运当头,家中只剩下了她和婆婆两个人。在之后5年的时间里寄住在牧民家中和婆婆一起服侍的那家家人,这才有了衣食所依。而一直到10岁,她都没有上过学。

这个20岁的小姑娘提起往事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偶尔想到伤心之处就安静地依偎在婆婆身上。在这个政府帮忙建造的新家中,炉火是这个空间唯一的声响与跳跃。两个床和一个橱、一个炉灶,两个人的所有人生都将在这个不到10平米的空间里展开。“你就如实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婆婆撩起孙女额头的刘海,不断地轻轻抚摸着她的头。

上大学之前的求学日子伴随着乞食与好心人的施舍。一日三餐靠别人接济一点挂面、青稞,四处乞讨;上中学时的杂费全凭老师们的拼拼凑凑,好在学费当时不要钱。问她有没有放弃过读书的时候,答案异常坚定“从来没有”。“我上学的时候,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我还是没有放弃,直接跑到学校报名,老师带钱了吗?我说没钱。我们的副校长帮我给20,我们数学老师很疼我,也给我付,他们也不是很富,有时班主任给十元,老师给十元,我没有放弃过,也没有想放弃过,因为除了读书外我没有什么可做的。”“那时婆婆问我去读书吗?如果想去读的话,就去读,吃的,她能帮我想办法。

2011年蒋村吉开始另一段人生。因为受到爱心人士的资助有机会去四川省藏文学校学习,学校的种种设备都让她兴奋,甚至学校宿舍柔软的床铺也让她倍感幸福。第一次开始寄宿生活,第一次离开家乡,第一次知道了思念婆婆的滋味。在第一个年头学习结束的时候,她是全校最后一个离开的。在校门口看到前来接学生的家长一个个牵着孩子的手回家,心里的悲伤满溢。从5岁开始对父母的思念在那一刻涌现,她明白年迈的婆婆之所以迟来一定是要捡青稞筹路费,而这一路的开销大约三百多。婆婆却对她说:“不用哭。现在已经那么幸福。有床,连漱口的都有,你不想想我们以前是怎么生活的。

我的梦想是做老师,因为老师可以帮助更多无助的孩子,做一个能和孩子像朋友一样的老师”这便是她读书以后的打算。在这个唯一的空间里,她没有太多可以拥有的物品,但却感受到了一种富足和安稳来自她的梦想,也来自一份不为自求的幸福。

 

  20120907152021_vfhu

 

 

爱心交流道

我叫登真志玛,来自于四川省甘孜州炉霍县泥巴乡四季村,现在就读于康定省藏校,我从内心感谢你们为我伸出援助之手。

我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家中有四个人,父亲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发生一次严重的车祸,脚和手成了残废,头部也受了重伤,到现在也无力干重活,连穿鞋都要我们帮忙,姐姐和我今年都是毕业生。

姐姐高中毕业,而我初中毕业,她考上了四川长江职业学院,但每年的学费要10200元多,而我考上了四川省藏文学校,每年学费五千多,这个数目对我们家来说真的是一个天大的数目,无力承担起这高昂的学费,可是姐姐的身体不健康,从小就生病,所以妈妈不舍得让姐姐失学,自己再苦再累也要让姐姐读书。妈妈任劳任怨,起早摸黑,苦苦支撑这个家,家中的地不多,无论轻活重活都得妈妈一个人干,一年收入很少,还要供我和姐姐读书,家中特别困难,在开学时,为了我们的学费,妈妈到外去借钱,但问题是钱借不到,之前爸爸看病欠了的债还没有还齐。爸爸、妈妈内心的痛苦我们可想而知,所以到了这个地步,爸、妈也不得不让我失学,可是我从内心里真的很想读书,不想放弃学业。

在我们全家最难过,不知所措,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遇到了慈慧公益基金会,我会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努力学习。

虽然我生活在这样一个艰苦的家庭中,有时生活费都没有着落,但是生活中的任何困难都没有使我放弃努力学习,我克服着种种困难,断续着我的求学之路,非常感谢你们对我的资助。

在我最需要帮助的进修为我伸出援助之手,让我在黑暗的谷底中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真的很感谢你们。

无论以后遇到了什么样的挫折,我都不会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会断续着我的求学之路,好好学习,我真真实实的需要这份资助,谢谢你们,我会好好学习,不会让你们失望。

我想该怎样感谢你们,想来思去,唯一就是好好学习,用一个优秀的成绩和做一个诚实的学生来报答你们对我的资助,真的非常感谢您们,最后深深的祝基金会的每一个成员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万年无病,扎西德勒。

 

四川炉霍受助学生----登真志玛

 

  20120907152049_gxn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