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在母亲临终的日子里

20130424145237_kckh.jpg

 

“弘扬佛法、利益众生”,这八个字是很多菩提学员一直秉持的心念,如何将这一心念实践到日常生活中去,这是常州菩提小组学员一直思考的问题。在常州地区,很多善男信女只知念一声“阿弥陀佛”,对大乘佛法的教义不甚了了,甚至有些念佛人对大乘佛法持排斥态度。为了在常州地区的普通大众中弘扬大乘佛法之殊胜性,为了让更多的临终者能顺利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常州菩提小组一直以来都想借助索达吉堪布编撰的《往生助念仪轨》正式开展助念往生活动。

但苦于机缘不成熟,常州地区尤其是市区,菩提小组中年轻人比较多,真正按照索达吉堪布的著作《生死救度》中所论述的如何做往生助念、利益亡者的善行,缺乏经验,没有形成有组织的、流程性的、规范性的长期活动。

为了能在常州市区建立往生助念组,如理如法地利益亡者,同时让有缘众生生起对佛法的正知正见,常州菩提小组湟里组老学员充分发挥“传、帮、带”的作用,通过指导市区组的年轻学员帮助一位新学员的母亲往生,在常州市区组建“爱心助念小组”,增强菩提学员对“利乐一切众生、获得轮回解脱、往生极乐世界”这一教义的信心,也在周遭普通民众中种下大乘佛法之菩提种子。

2013年年初,常州菩提小组2012年第二届的学员圆修的母亲身患癌症晚期,在病床上饱受病痛折磨,自蛇年的正月初六开始不进食,一心准备往生,但对于“往生到哪里”没有概念。常州菩提小组得知这一情况后,多次组织学员上门为老母亲念诵经文祈祷其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第一次

老母亲曾经在身体健康时,时常赶赴各个寺院烧香拜佛,嘴上念“阿弥陀佛”,但对于大乘佛法的甚深教义知之甚少。当菩提小组学员第一次上门为她带来《阿弥陀经》,并宣说念阿弥陀佛的功德以及西方极乐世界的种种稀有之境时,她表现出的是沉默、不置可否。

待学员们离开后,她对女儿(圆修)说:“唉!你念了那么多年书,现在居然沦落到这个地步,你跟外面那些烧烧香、搞迷信的老太婆有什么区别?!”圆修对母亲不便驳斥什么,一时无语。

 

第二次

两三天后,常州菩提小组市区组的学员和湟里组的学员,再次来到圆修家中,为其母念经祈祷。在湟里组老学员的带领下,大家摆设好佛堂,做烟供,念诵《般若摄颂》,并在圆修母亲的床头安放好电动转经轮以及临终助念机。圆修的母亲看到这些后,心生欢喜,特别是看到学佛小组中居然有和女儿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一下子放下偏见,觉得大家所做的不是迷信了。

在此基础上,湟里组的老学员借机开导,宣说转经轮、《般若摄颂》的殊胜性以及往生极乐世界的重要性,圆修母亲当即表示愿意接受,并在老学员的引导下,非常有意乐地发菩提心:“愿我现在所受诸多痛苦皆是为一切众生代受,愿我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而后广度众生!”

原本癌症晚期的病人身体上的痛苦难以言说,连喝水都会觉得嘴里发苦,但那一天,圆修的母亲对圆修说:“今天我感觉好多了,喝的水怎么这么甜啊?唉,照这个样子,不知又要拖到什么时候。”那时距离她断食已经有半个月时间了。

 

第三次

学员们第二次上门离开后,圆修的母亲一再问圆修:“你们的那些人什么时候再来啊?”从一开始视菩提小组的人为“迷信”到殷切盼望菩提小组学员们的到来,伴随着态度上的改变,圆修的母亲思想上也有了变化。一日,她对圆修说起前一晚做的梦,说是看到某某亲戚在悲悯自己的母亲很可怜,母亲对圆修说:“她只知道自己的母亲可怜,她哪里知道天底下的母亲都很可怜啊!”

圆修称赞母亲有悲悯众生的慈悲心,借此机会鼓励母亲要专心念佛,对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不要持一点怀疑,其母点头首肯并时时提起正念,一心念佛。圆修欣喜地将其母思想上的变化,告诉了常州菩提小组市区组的负责人。负责人答应,过几天再来为其母念诵《般若摄颂》。

常州菩提小组市区组负责人前头组织了市区部分学员第三次来到圆修家,当时圆修的母亲因长期卧床断食,已经不能自己翻身了,但对于菩提小组学员的到来表示高兴,她平静地安卧在床,听学员们为其念诵《诸佛菩萨名号集》、《般若摄颂》以及临终助念仪轨,并虔诚祈祷莲师加持圆修母亲能顺利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在菩提小组学员们至诚心念的祈祷下,经过多次引导之后,圆修母亲观念上发生巨大转变,积极口念“阿弥陀佛”,一心一意祈求阿弥陀佛能来接引前往极乐世界。一个多月的不进食,虽然让她身形消瘦,但意识一直非常清醒,她总是问圆修:“为什么阿弥陀佛还不来接我啊?”圆修鼓励母亲说:“只要妈妈专心念佛,佛一定会来接您的!”

与此同时,作为女儿的圆修也积极为母亲放生,经常参加菩提小组组织的放生活动;每逢亲戚看望母亲送来的活鱼、河蚌、甲鱼等,圆修全都放掉。圆修说:“以前不知道放生的意义,觉得放走的生物总有一天还会被人抓住吃掉,放生只是一个仪式。现在看见那些无辜的鱼虾,再想想自己的母亲遭受的病痛,悲悯感油然而生,再也不忍心小小鱼虾任由人们宰杀。”

 

助念往生

农历二月初十凌晨,在30多天的断食、体力衰竭后,圆修的母亲断了呼吸。遵照索达吉堪布的教言,圆修母亲的床头一直放有缩微版的《般若摄颂》,临终助念念佛机24小时在播放,临终前非常平静。圆修一直陪侍在母亲身边,握着母亲的手,鼓励她不断念佛。

临终前一分钟,圆修的母亲说话虽然有点含糊了,但还是尽了最后一点气力在念“阿弥陀佛”。母亲咽气后,圆修按照菩提小组老学员们的叮嘱,做到“不哭、不动、不急”——即自己不哭闹,不搬动不移动母亲的遗体,不急着为母亲穿衣。平静地在母亲遗体边,念诵往生助念仪轨。

当天早晨,常州菩提小组的学员们闻讯后一大早就赶到圆修家中,为其母助念。学员们轮流换班助念,24小时不间断。为遣除各种违缘,学员们勤做上供下施,并虔诚祈祷诸佛菩萨加持、莲师加持,在两天一夜的助念后,圆修母亲的遗体出现种种瑞相:遗容安详、遗体柔软,头顶百会穴处有一铜钱大小的凸起包块,从心窝处至头顶皆能摸到暖度。穿衣无所障碍,消除了圆修家人担心遗体僵硬不便穿衣的顾虑。观者无不啧啧称奇,赞叹助念仪轨的殊胜。

在操办后事的过程中,圆修努力平息家中亲朋的哀痛,摒弃大哭大闹的风俗,丧事简办。虽有部分亲友看不惯菩提小组的做法,但并未引起多大的违缘,亲朋的阻拦也在菩提小组有组织、有规范的仪轨中化为无形,整个丧事过程一切顺利。丧事三天,原本天气预报说要连续下雨两天,但不管是入殓还是出殡,天气都很好。尤其是入殓那天,凌晨三四点还在下滂沱大雨,早晨六点雨停出太阳,一整天都是晴好,连前一天的大风都无影无踪了。

常州菩提小组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关爱亡者、抚慰生者,不仅坚定了新学员的学佛信心,更是让亡者以及亲眷等生起了对佛法的欢喜心。常州菩提小组市区组的学员们也在此次助念往生中获得了实践经验,亲身感受到《般若摄颂》、《助念仪轨》的殊胜性,以及祈祷莲师加持、上供下施的不可思议的力量。

在末法时代的今天,念一句佛号已属不易,更不用说异于常情的往生助念,但菩提小组的学员们顶着世俗的非议,一心只为亡者利益,坚定地行走在希求解脱、利益众生的修行之道上,“路漫漫兮其修远兮”,实践着佛陀的教言,大家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修行,为众生早获解脱、早证菩提、早成佛果的菩提大愿一定可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