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施舍的快乐 2011.4.14

20110414141948_h6ws

 

“时间也是空间,隔开了灾难与我们。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有隔着适当的距离,才能把事物看得更清楚;而太近,会被情绪淹没,太远,就遗忘了。”

4月13日,三名上海慈慧公益基金会的志愿者和基金会代表一行四人,乘车至日本驻上海领事馆。就在一个多月前,在日本东部发生了里氏9级的地震,震中是日本宫城县,中国北京有轻微的震感。地震所引发的海啸又席卷了福岛县等地,核电站发生严重泄漏。

一时间,核辐射搞得人心惶惶,口罩、盐荒……

直到此时人们才发现:原来,大海的另一边从来都不是如此遥远。我们所坚信的自己与万物的分离是如此经不起推敲。

得知地震的消息后,基金会MOMO老师连夜赶制了日本赈灾的倡议书;在倡议书的号召之下开展了捐款活动;这里面有过一些不理解,也有好心的严老师生怕赶不及捐款的截止日期,亲手把善款交到基金会。终于到了4月13日,只剩下交付款项给日领馆的事宜。

日本领事馆的“捐款通道”空空如也,两个工作人员很远就起身给我们鞠躬问候,面带微笑。志愿者代表叶老师说“这次的捐助数额不多,我们只是发动了身边的一些人,但是这是……”语音未落,对面的一个工作人员便接口说:“也是心意。”

得知给日本捐款的消息,日本领事馆的外交官便出来和我们见面。看到我们最先做的动作,就是深深地给我们鞠了一躬。“谢谢你们。”随即就是拍照,写留言……

他很近地站在我们身边,没有过多的言语,好像我们原本就是熟识的。“你看,日本现在的样子,一片废墟,什么都没有了。”他指着桌子上一张日本的图片,声音压得很低。

临行前,这个日本外交官还告诉了我们他和中国的不解之缘。

“虽然我是日本人,说着日话,但是从小我就长在虹口,大学是在交通大学念的。”

“我还会说上海话呢”他操着非常纯熟的上海话,笑着说:“谢谢你。”最后,又是深深地鞠躬。

在领事馆的时间不足半小时,未进大门前还要经过三重安检。就是在这个地方,几年之前,曾有人用石头或者是其他的利器来发泄他们心里的痛苦还有——仇恨。

回去的路上,几个志愿者不断地讨论着。叶老师说:

“来捐款的心情很复杂,想到以前所看的抗日影片中,日本人滥杀无辜、强奸民女……他们曾经给过我们那么多不堪的历史。如今他们遭受天灾,该要如何来面对他们?真正的爱心应该超越仇恨和伤害。

我们的爱通常都是很局限的,对自己的亲人或者喜爱的人,愿意付出爱和关心,如果我们记着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或者讨厌的人,那么其实自己也是很痛苦的,原谅别人也是原谅自己,人都会犯错。”

我们习惯以一个被伤害的人的形象出现:愤怒、悲伤总是觉得受到亏欠。给予的意义正在于此:可以让我们稍稍轻松一些,不再把什么都握得那么紧,不会一直感觉匮乏。

后来,陈老师说:“做公益很开心,开心了一天。”

这位日本外交官的微笑、感恩、鞠躬和恭敬,也是施舍。我们也是被施舍的人,感受到了被施舍的快乐。

特别是对于曾经深怀芥蒂的人之间,这是难得的施舍,难得的快乐。

   

上海慈慧公益基金会

2011.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