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四)不同寻常的“三番四次”

 

104日,本师释迦牟尼佛的节日。在这个殊胜的日子里,三次马不停蹄的放生,四次随缘就地的烟供,让我们经历了一天不同寻常的“三番四次”。

 

20131008072733_fjs4.jpg

(图1:沙坪坝公园放生、烟供)

 

当天上午9:30,我们在沙坪坝公园放生完,就地进行了简易烟供利益非人众生。有师兄提到因为佛事要放生三千。我想,择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继续放吧,大家一致赞成。

找到附近的菜市场,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冲进去,把其中一家水产店老板摊位上剩余的田螺、青蛙、小龙虾全部买了下来,根据物命的习性,我们决定前往巴国城彩云湖放生。担心剩余善款不够,有师兄到外面取钱时,发现有人正在剖杀活鱼,就把剩余的十几条鱼全部买下来装了一桶提了回来。

水产店老板一边秤装物命,我们就在菜市场一边做放生仪轨,为整个菜市场的物命众生、商贩们、来往行人做下了善根,吸引了大量过往行人驻足观看。老板又帮我们联系了车和帮忙运送的挑夫。

很快到了巴国城彩云湖,我们很快地放掉了田螺、青蛙、小龙虾等物命。由于湖边有钓鱼人,又费尽心力找到一安全处放掉了那桶鱼,居然还有几条是怀孕的母鱼。今天放生现量可知的有两万三千多个众生,不知道这鱼肚子里有多少呢?值得一提的是,当天运送的司机很有善根,他表示不知道什么是放生,主动和我们一起参加了放生,把物命放进彩云湖的家园。

 

20131008072747_giqz.jpg

(图2:巴国城彩云湖放生)

 

时近中午,我们从彩云湖放生、烟供完原路返回,途经一处见到两钓鱼人正在向路人兜售被捉的鱼。其中一条大型的鲤鱼被绳子穿过背鳍,栓在湖里浅滩的水生植物边。钓鱼人提起绳子给我们展示时,确实好大。它很倔强地摆尾,却又无可奈何。旁边有人说它看起来像成精了,让我一下子联想到海力布救的小白蛇,还有聊斋志异里面的鲤鱼公主,那它一定也是位可怜的公主或是王子了。

“放生!救命!”不容多想,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在佛菩萨加持下,我们居然以150元低廉的价格买下了那条大型鲤鱼和另外渔网中剩下的体型也不小的两条鲤鱼、两条鲢鱼。(当时路边还有经过的陌生的菩萨也给我们随喜了善款。)考虑到彩云湖有钓鱼的人,是不能在这里放生鱼类了,我们决定前往磁器口嘉陵江。

我们被告知,用浸湿的卫生纸将那条大鱼的眼睛蒙住,据说这样子可以让它看不到光,误以为还在水中,而不会感到惊恐;又不能装在水桶里,它太大了,会障碍它呼吸;也不能抱在怀里,因为它会“活蹦乱跳”;只能通过绳子提着它。绳子穿过它的背鳍,这种痛苦的方式,却是对它当时最有利的方式。想到它因背鳍承受全身的重量而受到的痛苦,真是让人又心疼又没办法,只能火速赶往放生地点。

在佛菩萨的加持下,兵分两路,我们放生的拦车先走一步,一路播放佛号,念放生仪轨,很顺利地到了嘉陵江畔。(随后的师兄却因为堵车晚到了将近一个小时。)到了江边,我们赶紧把奄奄一息的大鲤鱼泡进江里让它慢慢舒缓。桶里的两条鲢鱼也被放到江里,一条很快游走,另一条貌似往生了,让人遗憾不已。另外两条用袋子装的鲤鱼倒是很精神地和我们告别。过了不久,那条已经往生的鲢鱼居然活了过来,尾巴一甩兴冲冲地游开了,原来之前它是晕倒了。

 

20131008072759_qitx.jpg

(图3:磁器口嘉陵江畔放生、烟供)

 

被绳子系住的大鲤鱼在水里慢慢恢复了精力,我们开始给它剪绳子。绳子深深嵌进鱼鳍,它该有多疼。给它剪绳子的时候,它很顺从地不挣不动,跟之前被渔人捉住时桀骜不驯的样子截然相反,让人爱怜不已。站在江畔,我幻想自己如果能飞过江面,一定要将它送到江心,送达它最安全的“彼岸”。当背上的绳子终于被剪开,我们如释重负,给它单独喂了一颗甘露丸,师兄轻抚它的背脊:“去吧……”它雀跃地舞动了一下身姿,消失在了嘉陵江畔。

看着它从容离开,我有一种喜极欲泣的冲动,长期放生让我久违这种被深深打动的感觉,仿佛被放生的是我,我强烈地感应到它重获自由的喜悦。那是一种新生,犹如困境中的人值遇三宝的恩赐。无言,默默祝福:“去吧去吧,不管您是鱼王子还是鱼公主,赶快回到龙宫去找您的父王母后,他们一定在着急伤心,以后不要再贪吃上钩了,早日脱离轮回苦海……

 

20131008072810_xugt.jpg

(图4:磁器口素食馆吃素火锅前进行烟供)

 

虽然大家忙到下午4点才吃午饭,但是更多的是无法言说的喜悦。这不同寻常的一天,在沙坪坝公园,在巴国城彩云湖,在磁器口江边,在共享既是午餐又是晚餐的素食馆,我们一共做了四次烟供利益非人众生。三次马不停蹄的放生、四次随缘就地的烟供……一环接着一环,紧凑有序,马不停蹄,行持善法的生活真的是可以让人这么快乐又不觉疲厌的……

夕阳西下,快乐点缀云霞;华灯初上,感恩深植难忘。

喇嘛钦!感恩本师释迦牟尼佛!感恩上师三宝!感恩龙天护法!感恩法界一切众生!

 

    作者:照灵(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