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施的修持

The Practice of Giving

 

作者:苏珊·艾儿宝姆·邱特拉

编辑:菩提比丘

by Susan Elbaum Jootla

selected essays edited by Bhikkhu Bodhi

 

20161015100755_s9rj



作者介绍:

苏珊·艾儿宝姆·邱特拉是一位住在印度北部的美国佛教徒,长期修持乌巴庆老师传承的内观禅修。佛教出版协会已出版其作品《洞察力调查》(Wheel No. 301/302)和《证悟女尼的启示》(Wheel No. 349/350)。

 

菩提比丘介绍:

菩提比丘是一位美国僧人,1944年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1966年获得布鲁克林大学哲学学士学位,1972年获得克莱蒙特研究生院哲学博士学位。二十多岁时,他即被佛教吸引,大学毕业后前往斯里兰卡,1972年于斯里兰卡近代顶尖学者阿难陀·慈氏长老尊前得受沙弥戒,次年得受比丘戒。 1984年,菩提比丘受命成为斯里兰卡佛教出版协会编辑,1988年升为会长。2002年回到美国,现居庄严寺,并于该寺和菩提寺传法,目前为美国印顺导师基金会主席。

 

这篇论文的灵感以及基本素材来源于萨亚·U·奇·廷(由缅甸文本)编译而成的《布施的圆满(布施波罗蜜)》[《佛法丛书》第三卷;版权:乌巴庆老师纪念基金,英国斯普拉斯出版社,英格兰威尔特郡海丁顿(邻近卡恩)]。我诚挚地感谢萨亚·U·奇·廷以及其他所有在英国和缅甸仰光海丁顿国际冥想中心工作的教师。

 

布施是佛教修行中至关重要的初级步骤之一。当单独修持布施时,它本身就是功德或是善业的基础。当以戒定慧摄持下修持时,它将引导我们从轮回中获得究竟解脱。就算是那些已经修行得很好、正在通往解脱之路的修行人,也都在不断地行持布施,因为这有助于他们在余生中获得财富、美貌以及快乐。菩萨们将布施做到了最大限度,他们充满意乐地捐赠自己的肢体和生命去帮助其他众生,以此来圆满布施的修持。

 

依据佛陀所宣说的业因果规律,所有善业,包括布施,都将在未来给我们自己带来幸福。不论我们是否知晓这个事实,它都会给我们今生以及来世带来好处。但是,如果在对其理解的前提下行善,那么我们将会大大增加布施的功德。

 

布施所积功德的多少,取决于三个因素:布施者发心的不同,接受者心地清净度的区别,以及布施物的种类和大小。因为我们都会感受到我们行为所带来的果报,并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所以,明智的做法是,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去种善因。具体来说,在修持布施时,我们要尽可能地保持发心的纯净,布施给最需要的众生,并选择最合适和能承受范围内最慷慨的物品去布施。

 

发心因素

 

在三个因素中,不论是布施前中后阶段,布施者的发心都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们不能控制自己的内心,我们将不能选择妥当的物品和最合适的接收者去布施……,我们将不能妥当地做好准备。我们在事后可能会很愚痴地后悔自己所做的布施。”1佛教教义对布施的心理基础特别重视,对布施的不同发心进行了区别。其中一个基本的区别就是,有些布施行为具备智慧,而有些则缺少智慧。有智慧的布施比缺少智慧的布施更为超胜。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小女孩把鲜花布置在家中的佛龛前,但小女孩内心并没有意识到她这个行为的重要意义,而仅仅是因为她的母亲要求她这么去做。

 

最殊胜的布施是以智慧贯穿于初中后全程的布施。智慧布施的三个例子是:布施时清楚地明白因果规律——这样的布施将会在将来带来善果;布施时,了知布施物和接收者以及布施者都是无常的;以及,布施是以增强一个人为解脱所做的努力为目的。因为布施需要时间,一个简单的布施行为,可以在不同的阶段伴随着这三种理解中的每一种。

 

最上等的布施动机,是将其作为一个人为获得涅槃而加大的努力。消除所有自心的烦恼才能获得解脱。而这些烦恼统统来源于对一个有主宰力的、恒常的“我”的顽固妄想。一旦这种妄想被根除,自私的想法将不再生起。如果我们通过修持布施来追求终极的平和及纯净,我们就是在行持布施波罗蜜(圆满的布施)。这样,我们将会积累善业,当善业累计成熟时,我们就能够获得解脱。在我们向着解脱目标努力时,布施的发心将会帮助我们调柔自己的心——这是定和慧的基础,也是解脱的必要条件。

 

圣者——高贵的人、证得四果之一的人,他们一向用纯净的发心布施,因为他们充满了智慧。那些没有达到这种程度的人,有时在布施时会以一种令人不快的心态,表现得漫不经心或不尊重受施者。佛陀教导我们,就像所有其他身口的行为一样,布施时,我们的发心决定了行为的品质。如果一个人用不恭敬的方式供养僧人的话,是不合适的。随意丢一枚硬币给乞讨者,为的是将他打发走,这样也是一种对布施的染污。我们应该仔细考虑布施物的相关性质和布施的时机,以求达到最好的效果。如果让他人去代你布施,同样会降低布施的价值。比如,你让你的仆人去给僧人些食物,而不是自己亲自去供养。如果一个人布施时,没有意识到人人都将遵循业因果的话,那么布施的行为也会减少它的功德效力。

 

如果一个人打算布施但最终没有实施,所积功德将会很少。因此,在没有违缘障碍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尽快履行所作出的布施诺言。假若我们进行了布施,但随后又对自己的所作后悔的话,那之前所积功德中的很大一部分都将失去。

 

一个有道德的人在布施时会带着礼貌和敬意。不论这种布施是计划好的还是临时起意,他或她都会确保,对受施者来说,布施时机和布施物都是合适的。许多佛教国家的家庭主妇,会定期邀请一些僧众在早晨时分去其家中接受布施。在家人用餐之前,这些女性总是用自己的双手把这些食物供养给比丘们。

 

有些人布施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害怕如果不布施将会遭到朋友的指责。因为社会压力而被迫进行的布施将会得到很少功德,但是依然有一些功德。那种为了名声而进行的慈善行为也是一种自私的行为,因此,不能算作有价值的布施。同样,那些仅仅为了报恩或为了得到回报而进行的布施也不值得称赞。前者好像是在还债,后者好像是在行贿。

 

受布施者

 

受布施者心灵的净化程度是另外一个影响布施业果的因素。受布施者越值得布施,布施者得到的益处越多;因此,对最神圣的人进行布施(供养)是好的选择。佛陀告诉我们,最值得供养的受布施者是圣者,神圣的人,例如佛陀自己以及他的那些已证得圣果的弟子们。因为他们的心灵纯净,充满智慧,所以对他们进行供养将得到大量的益处。因此,想要积累到最多的功德,我们应该不放过任何机会,尽己所能去供养这些圣者。供养正在努力成为圣者的比丘,或是一个守持五戒的佛教禅修者,功德也是极大。

 

圣者接受供养,是为供养者提供了一个积累功德的机会。阿那含(不来)和阿罗汉——证得了声闻乘的两种最高果位者,已经灭除了对感官世界的欲望。因此,当他们被供养时,心中始终不起对供养物的耽著,而是充满了对供养者的慈悲。

 

《法句经注》2中关于西瓦利的故事,用一个很好的例子告诉我们,就算是一个很小的物件,若用来供养佛陀所带领的僧团,功德也是极大的。在毗婆尸佛时期,有一个国家的民众与国王比赛,看谁能提供最好的供养给佛陀与僧众。在民众的供养物中,一切齐备,仅缺少新鲜的蜂蜜。为此他们专门派出一些承办人员,每个人都带了很多钱,去购买蜂蜜。

 

其中一人碰上了一个村民,这位村民恰好带着新鲜蜂蜜要到城里去卖。这个人要以自己所拥有的全部千元资金,从村民手上将蜂蜜买下。这一出价大大超出了蜂蜜的价值。村民惊讶道:“你疯了?……这点蜂蜜根本不值什么钱,但你却要花上千元来买它,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呀?”另一个人告诉村民,对买者来说,这蜂蜜确实值那么多钱,因为它是民众奉献给佛陀礼物的礼单上最后一样东西。村民赶紧说道:“如果是这样,那我一分钱也不要你的。如果我能得到供养的果报,我愿将蜂蜜送给你。”众人被这名村民的信心所震惊——他如此轻易地放弃了这笔意外之财,于是,他们热情地答应村民,他将会得到这一供养的果报。

 

因为在毗婆尸佛时期的这次简单供养,这名村民再再地重生于天界,成为了王子并继承了贝拿勒斯王的王位。在其最后一次转生中,他成为了长者西瓦利,并作为释尊的弟子获得了阿罗汉果位。即使在此之后,他的这次蜂蜜供养依然持续地产生着果报。为了表达对那些数劫前实施过这一温馨供养的人们的敬意,当佛陀和他的五百比丘众,其中也包括西瓦利,在沿着一条荒芜的路行走的数天之中,天神为他们提供了住处与食物。

 

对修证未圆满的人进行布施也是有功德的。如果布施者的发心是好的,就算受布施者不那么高尚,布施者还是会得到功德,并且,由于他的布施行为,他还将增强自己内在的出离心。假如心中的意愿是供养清净僧众,但实际接收者却是个道德败坏的和尚,供养者还是会得到很大的功德。当然,我们不应该硬是虚假地将一个坏人当作好人,但我们必须要非常警惕自己在布施时的态度,因为我们的态度是我们最有能力控制的。

 

布施物品

 

第三个因素就是布施物本身。它可以是物质,也可以是非物质。佛陀说,法布施(以佛陀圣言作为布施物)超胜于所有其他布施(引自《法句经》第354条)。佛陀教言的阐释者们——向他人传法或读诵经律论三藏的僧人、冥想教师——因经常得以与众人共享正法,所以,他们是在行持最高等级的布施。对于我们之中没有资格传授佛法的那些人,可以以其他方式将佛法这一礼物分享给他人。我们可以捐献法本,也可以为佛经的翻译,为传播佛陀教言的珍本或新书的出版等提供资金。我们可以以非正规的方式讨论佛法,并鼓励他人受持戒律或进行禅修。我们还可以以利益他人为目的,用文字表述自己对佛法某些方面的见解。我们也可以为一个禅修中心提供劳动或资金,或是对一名禅修教师提供支持和帮助,这些都可以看作是佛法的布施,因为禅修中心和禅修教师们所做的,都是在传播佛陀的教法。

 

最常见的布施物是物质化的东西。一个物品不一定非得特别贵重才能带来大功德,就像西瓦利与蜂蜜的故事所表明的那样。如果一个穷人给了僧人一杯大米,而那杯大米又正是这个穷人当天唯一的食物,那么这个穷人就是进行了一次极大的供养,功德极大。但如果一个有钱的商人,在提前知道僧人会来化缘的情况下,还是给了与穷人一样多的大米的话,那么他将得到极少的功德。我们供养出去的东西,其质量最少应该和我们自己使用的一样好。就像缅甸人那样,他们买市场上最好的水果供僧,虽然这些水果的价格远远比他们为自己买来吃的贵。供僧的物品可以是食物、僧衣、药物或是寺庙,它们又都各有广泛的种类。这些种类由戒律界定,目的是为了保持僧团的纯净和稳固。那些懂得戒律的在家人,如果向比丘或比丘尼的僧团供养了符合戒律的物品,并且在合适的时机供养的话,就会得到更多的功德。

 

毗舍佉(佛陀主要的女性在家弟子)的故事为大量供养所获得的业果,提供了一个有趣的例子。3当毗舍佉准备结婚时,她的父亲为她作了精心的安排,准备了精美的礼物,送给她五百辆马车,每一辆都装满了钱币以及金器、银器和铜器。之后,他决定她必须要带上牛。他吩咐他的手下打开牛栏门,直至放出的牛遍满一条制定的通道。当摩肩擦踵的牛挤满了这条通道时,他命令把栏门关闭,并说道:“这些牛对我女儿来说,已经足够了。”但是,在栏门关紧后,充满力量的公牛和奶牛跳过栅栏,汇入了跟随着毗舍佉的牛群中。她父亲的仆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将它们拦在牛栏中。

 

所有这些牛之所以来到了毗舍佉身边,是因为在迦叶佛时期——她久远前的一期生命中,曾慷慨地用五种奶制品供养两万僧众。作为贝拿勒斯凯凯王七个女儿中最小的一个,她不断地请僧人们多享用牛奶,凝乳,酥油等,甚至当受供的僧人说已经足够了的时候,她仍然坚持劝请。那时积累的功德,使得她在成为“毗舍佉”的一期生命中,当出嫁的时候,有这么多牛跟随她。没人可以阻止业果的成熟。

 

具有宗教属性的物质供养,可以包括对建立新寺庙提供捐助、为圣像的伞盖贴金捐赠金箔,或是为寺庙请购佛像。受供养者是大众——那些来寺庙,或在佛像前礼拜的人们。

 

对一个人所在城镇的居民所做的世俗供养,包括向不同福利机构的捐赠、向医院或是公共图书馆的捐赠、保持公园整洁。如果你不仅为这些公共项目捐赠金钱,而且也出体力的话,功德会更大。如果在捐赠和出力的过程中始终持有纯净的发心,那么功德将更加超胜。

 

圆满布施

 

有一种布施,完全不考虑受布施者的人品,甚至连世间的回报都不考虑。这种慷慨来自于出离心,即断除了对自己一切拥有物的贪执之心,因而,乐于布施出最珍贵、最难割舍的东西。只要遇到机缘,菩萨们就会以这种方式,为了圆满布施波罗蜜,即“布施的圆满”,去进行布施。“布施圆满”是“十种圆满”之首,菩萨们必须将十种圆满修持到最高层次,才能成佛。一位菩萨达到布施圆满所需要做的,远非普通人可以效仿。很多本生经故事提到,释尊在因地菩萨位时,是如何毫不考虑自己、毫不考虑世俗利益而行布施。菩萨在行持布施时唯一所想的,就是以此来圆满成就佛果的资粮。

 

《所行藏经》4里记载有十个关于菩萨的故事,这些菩萨都是释尊的前世。在其中一个故事中,菩萨是一位婆罗门贵族,名叫桑卡,他看见了一位独觉,光脚走在沙漠上。桑卡暗想:“渴望增加功德,但看见一个确信是非常值得供养的对象却不供养的话,我的功德将会逐渐减少。”因此,这位身体非常虚弱的婆罗门把自己的拖鞋供养给了独觉,尽管他自己更需要这双鞋。(第一册,故事二)

 

在另一世中,菩萨是一位伟大的帝王,名叫大善见。在帝国中数千处地方,他每天都或在此处或在彼处,多次高声宣告,任何人,不论有什么需求,只要到其面前告知,都会得到满足。“如果有一个化缘者或行乞者,不论白天黑夜,只要他来了,都会得到他所希望的任何东西,满足而归。”大善见王以彻底的慷慨行持布施,“不附加任何条件,不求任何回报,只为求得证悟。”

 

一名菩萨必须要布施比物质更难布施的东西,才能达到最高程度的布施圆满。他必须无条件地布施他的身体器官、他的孩子、他的妻子,甚至他的生命。就像尸毘王——我们的菩萨那样,用双手抠出他的双眼去布施给众神之王帝释天。帝释天装成一名年老的盲人索要眼睛,仅仅是为了给尸毘王提供一个行使了这次异乎寻常布施的机会。尸毘王毫不犹豫地布施了自己的双眼,没有丝毫的不情愿,也没有丝毫后悔。他说,这次布施是“为了证悟本身。这双眼睛并不让我生厌。但证悟对我来说更珍贵,因此我布施了我的眼睛。”

 

世尊在又一世中成为瓦桑塔拉王子,他把能带来好运、充满力量的皇家大象送给了敌国人,而这样做仅仅因为对方开口索要了而已。这一宽宏大度所导致的结果,是他和他的妻儿被流放到了偏远山区。他们生活在树林里,瓦桑塔拉在小棚屋里照顾孩子,他的妻子在野外采摘赖以维生的野果。一天,一个旅行者恰巧路过此地,他要求瓦桑塔拉把孩子送给他。瓦桑塔拉毫不犹豫地把孩子们给了旅行者。之后,他把自己贞洁的妻子也送给了他人。“我很喜欢我的孩子,也很喜欢妻子马蒂。证悟对我来说更重要,所以我施舍了自己所喜爱的人”(第一册,故事九)。必须要说明的是,在那个时代,对于男人来说,妻儿通常被认为是属于他的财产。久远岁月之前,马蒂小姐曾渴望成为释尊尚在因地菩萨阶位时的妻子,并愿意陪着菩萨经历任何苦难,直到他成佛。她的业果助成了瓦桑塔拉王子的发心,并最终导致她被布施出去。他们的孩子与父母分离,也是在感受往昔业力的果报。

 

又有一次,菩萨生为一只聪明的兔子。在生命要结束时,他向一个极度饥饿的婆罗门(还是帝释天假扮的)发出食用烤兔子的邀请,之后,欣喜地跳进了火堆。因为菩萨纯净的发心,当他以自己整个身躯乃至生命做最殊胜的布施时,熊熊的烈火虽燃烧着他的血肉之躯,但并没有伤害到他。在讲述这个故事时,他说,事实上,烈火平静了他,给他带来了平和,就像清凉的水一般,因为他成就了布施圆满。

 

布施的终极目标

 

佛教圣道的目的,是从不间断的轮回痛苦中得到解脱。佛陀教导我们,根除了无明和由其所衍生的烦恼,就会使我们到达涅槃——痛苦的最终止息。错误的自心惯性,即无明习气,让我们执著于一个我们所错误认定的“自我”,它驱使我们不断地挣扎,去满足那永不满足的欲望,因为这种欲望的目标在本质上是刹那生灭的,它不断地变换着花样,因而永远无法被满足。

 

佛陀说过,布施的修持将有助于我们净化心灵的努力。慷慨的礼物辅以纯善的发心,能从三个方面帮助我们脱离苦海。首先,当我们决定把自己的东西给别人时,我们当下便会减少对这件东西的执著,养成布施的习惯,可以渐渐地减弱贪爱——一个最能导致不幸福的心理因素;其次,以纯善发心摄持的布施可以给我们带来安乐的后世,生到一个易于值遇与修持佛陀正法的环境中;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当修持布施时,如果我们有意地使我们的心灵变得足够调柔,以至于调柔到可以获得涅槃,布施的当下即会帮我们培育戒、定、慧。这三学是对佛陀八正道的归纳总结,圆满八正道将导致烦恼的根除。

 

如果我们进行布施时所期望的,是以此赢得后世的荣华富贵,那么,在持守戒律、行持善法的前提下,这一愿望或许能够实现。但是,如佛陀所说,以解脱作为行持布施的动机,要比为争取后世世俗幸福超胜得多。因为,如果布施是以追求世间快乐为目的,那么,在某种程度上,与它相伴随的是欲望,或称为“渴爱”的这种不良心理。这种布施所带来的善果终将在欲望的短暂满足中被耗尽,而这种世间的快乐会把我们再再地拖入轮转重生之中,从最究竟的意义上说,这意味着我们将永陷苦海。与欲望相联系的布施,无助于我们获得究竟的安乐,脱离轮回;真正的究竟安乐,只有欲望完全息止才能获得。未被欲望和执取所染污的布施,只有在佛陀的正法时代才是可能的,那个时代里,佛陀的教言可以被众生亲耳听闻到。所以,当身处现今时代的我们在行持布施时,应该以灭除欲望为目标。当欲望灭除时,痛苦将会止息,这就是解脱。

 

愿这份法布施所积的功德能分享给所有众生!

 

【注释】:

[1].U Chit Tin, The Perfection of Generosity, Introduction.

[2].E.W. Burlingame, trans. Buddhist Legends (London: Pali Text Society, 1969), 2:212-16.

[3].Buddhist Legends, 2:67-68.

[4].Cariyapitaka, translated by I.B. Horner, included in Minor Anthologies of the Pali Canon, Part III (London: Pali Text Society, 1975).

 

文章来源:

http://www.accesstoinsight.org/lib/authors/various/wheel367.html

原文发布日期:2013.11.30,由Access to Insight网站 (旧版)发布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6.07.03

翻译:圆痴

一校:圆化

二校:圆直(程通)

终审:圆恩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