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与环境政治学

Buddhism and Environmental Politics

 

作者:保罗·韦普纳

Paul Wapner

 

 

作者介绍:

保罗·韦普纳教授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全球环境政治学、环境思想、跨国环境行动主义,以及环境伦理学方面。他尤其关注社会怎样透过提升人类尊严、慈悲心、和正义感的方法,使人尊重和孕育一个不只属于人类的世界,以此去经历当下我们面对的严峻环境问题。他的著作包括:《环境行动主义与世界公民政治》Environmental Activism and World Civic Politics、《世界政治原则:规范化国际关系的挑战》Principled World Politics: The Challenge of Normativ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经历自然的尽头:美国环境保护主义的未来》Living Through the End of Nature: The Future of American Environmentalism),以及最新的《全球环境政治学:从人类到星球》Global Environmental Politics: From Person to Planet[与西蒙·尼克尔森(Simon Nicholson)共同编辑]。他近期正在编辑一本名为《重想气候变化》Reimagining Climate Change的书,并继续带领为教授们开办的工作坊,探索冥想练习和环境参与。

 

学位:普林斯顿大学哲学博士、文学硕士;芝加哥大学文学硕士;科罗拉多大学文学学士。

邮箱:pwapner@american.edu

 

 

环保人士致力于改变这个世界。我们希望激发他人关心环境危机,改变制造或激化环境问题的权力结构。佛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通过内在去完成这项任务的机会。我们的内在生命,以及我们自己每日甚至每时每刻的行为模式,即为通往环境健康的真正道路。佛教使我们看到我们处理环境问题的方法,密切关系到我们可能获得的任何结果。诚然,它表明我们的日常生活方式从根本上决定了环境事务——我们如何思考、说话和行动。

 

对环保人士来说,这个方向应该既是一种欣慰也是一种启发。它是一种欣慰,因为它让我们放下对行动结果的执著。这就是说,我们可以全身投入环境保护的工作,但并不过分执著于我们追求的结果。很长时间以来,我的注意力都只集中于行动的结果,以此衡量行动的价值。在还没有付诸行动之前,我经常想要确切知道自己的行动将带来怎样的效果。这并没有阻碍我采取大大小小的措施——例如,减少个人的生态足迹,或者劝说我的代表们;但我通常把这些行动视为一种道德姿态,而非真正的环保参与。

 

佛教给这样的行动赋予更深刻的意义。佛教认为对环保的承诺——从微小的个人努力,以至大规模的政治行动——不仅仅是在环保服务的土壤里播撒种子,更是环境健康最本质的东西。也就是说,环境不单单指需要修复“外在的”事物,而是指一些“内在的”东西,让我们通过爱、慈悲、理解和美的力量,把生活过得生机勃勃。它如同一个内在的生态系统,位于我们想要保护的外在生态系统的核心。

 

我觉得这信息别具启发性,因为它意味着我们的环保工作,与其说是一种专门职业、社会责任,或是偶然的关注,倒不如说是我们生命的工作。我们何以立足在土地上,打开或关闭我们心扉的方式,我们慷慨的程度,以及我们对整体生命联结的感受,这些都是环保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我们要想成为生态服务员,并不需要成为环境科学、工程学、环境伦理、工艺设计、或自然文学方面的专家。环保工作的开始和终结,在于我们能在生活中尽可能地保持正念,并认真地对待这种正念。

 

当我深深地保持正念时,我感受到自己与祖先和后代之间的关联,并几乎自发地去保护生命,以此作为一种荣耀祖先和爱护后代的方式。当我深深地保持正念时,我自然地体会到生态的相互依存,这几乎是本能地去尊重、热爱和关怀这个不止属于人类的世界。

 

当然,培养这种专注力,让正念持续地穿透我们心扉,以彰显这种洞察力和行动力是一项挑战。很多时候,我的意识容易游移,时常忘记。于是很多时候,我的环保行动会在我匆忙的职业中退失。

 

佛教基本上是关于帮助我们保持觉醒。它提醒我们每天的念头、语言和行为不仅仅是简单的动画片,没有后果的在我们身边涌现;相反,这代表着我们给生活贴上标签的方式,并让那个标签去增加世界上的爱、美德和关怀。佛教导师一行禅师(Thich Nhat Hanh)称之为“美丽的延续”。美丽的延续是让我们更深广地去认知自身行为的重要性,因为它们存在于历史和宇宙的流注中,让我们与过去相连,走向未来,更广泛地把我们与现在和未来的所有生命连在一起。这美丽的延续超越了我们这一生,把我们置于一种几乎是无限的语境当中,突显了每个当下的珍贵和重要。它亦把我们与人类世界之外的世界相联,在最深刻的层面让我们明白,我们并非独立于这一切,而是与之紧密地交织在一起。

 

佛教提示我们环境政治学在家中开始和终结——就在当下。

 

一行禅师曾在《我们拥有的世界:一种通往和平和生态的佛教方法》(World We Have: A Buddhist Approach to Peace and Ecology )一书中写道:

 

当我们观察一棵橘子树时,我们看到了它一季又一季生长出美丽的绿叶、开出芳香的花朵、结出甜美的橘子,这些是橘子树为这个世界创造和提供的最好的东西。人类在生活中的每时每刻,透过思想、语言和行为等方式,也在为这个世界作出贡献。我们想尽可能地为世界带来最好的思想、言论和行动——因为它们是我们的延续,不管我们是否想要这样。我们可以合理地利用时间,获取关爱、慈悲和理解的力量,说悦耳的话语,激发灵感,宽恕他人,用行动去保护和帮助地球和彼此。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可以确保美丽的延续。

 

文章来源:

http://www.pbs.org/thebuddha/blog/2010/mar/10/buddhism-and-environmental-politics-paul-wapner/

原文发布日期:2010.03.10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7.09.14

翻译:行昊

一校:圆为

二校:圆化、圆和

终审: 铭浠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