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道——通往可持续发展与安乐

The Middle Path to Sustainability & Wellbeing

 

作者:阿苏卡•班达拉吉

by Asoka Bandarage

 

 

作者介绍:

阿苏卡•班达拉吉是《可持续发展与安乐:环境、社会和经济的中道》(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出版社,2013)一书的作者。本文社评根据此书摘录改编而成。文章指出了一个集社会科学和宇宙道德为一体,通向和谐、公平和生态平衡的途径。作为在耶鲁、布兰迪斯和蒙特•霍里约克的多领域研究带头人的女性,作者曾在联合国大会发言,并引领国际论坛去转化一些主要危机。同时供职于气候问题跨信仰道德行为指导委员会和埃默里大学家长领导学委员会。

 

人类在技术和物质上的增长令人难以置信。然而,由这些急速增长所引发的全球范围的不安全感、恐惧和冲突,在很大程度上令生态系统、人类社群面临崩溃。人类越来越依赖于技术和全球市场,随之而来的“存在危机”——即作为人类和一个自然物种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面临的挑战不再是加速竞争型经济和技术的发展,也不是新自然和“新人类”世界的创造,而是向符合伦理的社会、心理均衡发展之路的转变。

 

近年来,哲学和政治在围绕可持续发展和安乐这两个孪生概念上相互交融,可持续发展的世界被定义为“地球繁荣且人类能够追求丰厚的生活”。这种融合性的定义与传统的环保主义不同,它将持续性定义为由人类的安乐和自然世界的安乐二者共同构成。我们通常只把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减损、污染等视为环境问题,但它们同样也是关系到人类健康和生存的问题。近年来,全球环境和社会正义运动在与环境破坏和人类贫穷的对抗斗争中已经紧密地联合在一起。

 

推行可持续发展的主流力量所采取的行动,如1992年里约地球峰会颁布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21世纪议程》强调,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这一目标,应将环境、社会和经济视为三个同等重要的组成部分,并更好的加以平衡。但目前这三个部分是不平衡的。更准确地说:环境——地球这颗行星——承载着人类社会和经济。同时,经济——即生产和分配生存所需的物质资源,只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子系统。相对于人类创造的社会和经济,环境占首要地位。自然界的存在并不需要人类,但人类没有环境却无法生存。深层生态学(与狭隘的环保主义对立)的中心思想是:我们是地球的一部分,不能独立存在,也不能从中分离。但不能否定的是,人类在适应和进化过程中对环境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当今全球经济正在摧毁地球生命的自然融合,并试图通过现代科学、技术和市场等体系重新整合环境和社会。环境与社会的界限游移不定,并非清晰、严格,而两者之间的联系被视为能量与物质的交织、流动。为实现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和人类安乐,必须重新设计经济的所有要素:如技术、产权制度、市场、金融等所有经济要素,而非试图强行套用经济增长逻辑,以作为社会、环境的支配原则。

 

要想超越“让思维跳出固有模式”的泛泛空谈,我们必须认识到“固有模式”并不仅仅是目前的金融体系、全球化和资本主义。更确切地说,它是指深层的“自他心理二元论”——所有二元对立以及一方对另一方的支配统治,都是如此建构。社会等级制度和一方对另一方的统治,与科技和物质发展历史性地紧密结合,开始于前现代时期。

 

本书强调,对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自然与文化、增长与停滞、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需要进行重新思考,以寻找一条人类发展的均衡之路,这种发展是基于自他之间的互相依存与合作,而不是极端的个人主义和支配控制。不能把发现真理的任务,全部指派给以征服自然为驱动力的现代科学。在现代经济和社会中,如果没有重新定位已被太过忽视的道德维度,就无法达成可持续发展和安乐。还有,考虑到作为进行公众审议工具标志的权利和发言权的不平等,在这样的条件下想要再去建立一种道德论证的影响力,这无疑是一个挑战。因为,无论在全球还是地区范围内,这种道德论证都必须不屈从于社会习俗、宗教、不公正法规和其他已经形成的惯例。

 

道德改革

 

虽然竞争、支配和对抗似乎是当今世界的特征,但伙伴关系与和谐,自人类社会伊始便已存在。这些正向的属性可以作为新的全球道德的基础。如同已经清楚证明的那样,表面看来毫不相干的两种智力和精神传统,包括西方科学领域和东方精神,日益增强的融合,坚持了一元论——统一中包含的多样性,这超越了还原论和二元论。这种融合为环境的可持续和公正的社会运动提供了哲学和道德的基础。当我们认识到,目前危机的根源正是经济的无节制增长与资本和技术的双重作用的时候,我们既需要超越流行的新自由主义解决方案,又应该超越传统左派对企业资本主义的批判和对技术、全球化的生态批判。

 

像其他文化一样,西方文化包括许多相互重叠,有时是相互冲突的价值观。唯物主义和个人主义思想的霸权,阻止了西方认真考虑一条通向美好未来的可替代性途径,这一途径可以在非西方文化和西方文化自身中找到。如社会生态学家默里•布克金指出的那样,源于西方的人类进步模式对地球生命的威胁,使得世界不得不转向其他文化:“不仅仅是为了使我们具有更强的人文价值观、细腻的情感和更丰富的生态眼光,也是为了追求一种不同于令我们高度迷惑的‘生产力’的科技。”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出自于从佛教教义且普遍适用的——“中道”。

 

中道

 

佛陀根据自己的生命体验,找到了中道。最初,作为一位王位的继承者,他享受着声色犬马的生活;后来,成为一名精神探索者而修习苦行。认识到无论哪个极端——过度的沉迷或过度的自我克制——都不能带来满足感后,佛陀提出了中道,即一种基于“八正道” 的平衡和适度的生活,“八正道”包括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佛陀认清贪婪、嗔恨和妄想是苦的根源后,倡导舍弃自我、增长智慧、慷慨布施和慈悲。这才是人类安乐的基础。佛陀的教导和中道不仅能引导个人走向解脱,也同样适用于当今世界急需的正向性社会的转型。

 

非暴力、宽容、温和、慷慨、慈悲的教义并不仅限于佛教。世界上大多数精神哲学,从原住民泛灵论思想和印度教瑜伽,到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各个分支,如苏非主义和解放神学,都赞成中道的基本原理和道德观。道德途径并不回避个人或社会层面苦难的现实。面对当代环境、社会和经济崩溃,也不倡导消极、否定、恐惧、宿命、避世或者暴力,而是呼吁诚实而平静地感知现实,探讨当下困境的原因和演变,从盛行的环境和社会活动中汲取经验。它倡导尊重自己与他人、当代和后代的理性行为。

 

正如学者型僧人菩提比丘写道,中道“不是对极端的折中,而是对它们的超越,并避开它们会导致的陷阱。”中道取代了极端思想体系,无论这种思想体系是垄断资本主义、共产主义、民族宗教原教旨主义,还是回归浪漫的前现代时期。顾名思义,可持续发展和安乐蕴含着平衡和适度,而不是偏堕一边——消费既不能过度,也不要不足;经济既不能狂热增长,也不要停滞不前。中道强调的是“正思维”即“正直的意向”:对于生产与消费的有关问题,包括恰当的采用技术和再分配决定政策,道德上的慷慨大度、同情心和智慧,无疑是一盏明灯,使我们看清:与极少数人财富不受管制地积累或增长相比,应该优先考虑环境保护、人民的生计、以及减轻人类和其他动物的痛苦。

 

为了推行平衡的中道,从现在盛行的支配型体系转向更公平的、可持续的伙伴关系,人们需要一种超越于固有认知,重新定位的价值取向。这需要我们在意识以及生活方式上做出转变。

 

文章来源:http://www.ecobuddhism.org/wisdom/editorials/mptsw

原文发布日期:2013.11.01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7.01.24

翻译:刘爱玲

一校:杜杰

二校: 释粱茵、才吉 、圆故

终审:圆恩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