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有时要让位于宗教信仰

Sometimes science must give way to religion

 

作者:丹尼尔·沙尔维茨

 Daniel Sarewitz

 

 

作者介绍:

丹尼尔·沙尔维茨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科学政策和成果联合学院的联席主任,居住在华盛顿。

邮箱:daniel.sarewitz@asu.edu

 

“用希格斯玻色子解释宇宙的理性,仅是故事的一部分。”

 

到了柬埔寨吴哥窟,游客们会发现内心中充满了强烈的敬畏感。上个月去朝拜那些庙宇,我陷入了对希格斯玻色子以及宗教与科学相似性的思索中。

 

当然,希格斯玻色子已被贴上了“上帝粒子”的标签,因为它能解释宇宙中物质“质量”的存在。它由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利昂·莱德曼首创,或许他的一些同事感到有些遗憾。此术语标志着科学或者物理学的某些分支,探讨生命起源和存在意义的雄心,,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探讨恰恰是宗教的工作。科学寻求一种令人信服的理论和经验性解释,而宗教不是这样,其中的差别并不那么清楚。

 

吴哥窟所唤起的奇妙之感不是一种偶然或现代奇想。它正是或至少部分是寺院设计者的意图。“吴哥古迹中的每一处,”1944年寺院指南中建筑师莫里斯·格莱兹详尽地解释道:“(它所导致的)对象征秩序的全神贯注,是(源于设计者)寻求创造一个简约的宇宙表示……以(令观看者)领悟到一种正确的秩序模式。”庞大的寺院规模、建筑的复杂性,精致繁琐、引人遐想的装饰与自然环境的相互结合,形成了一种强大的神秘感和超然感,引发了人类对宇宙的丰富想象和雄心,而宇宙的巨大和条理都是超乎理解的。

 

世俗认为科学应当对这类准神秘主义的主观体验提出质疑,并提供一种消解药方。希格斯玻色子的发现,阐释了“存在”本身的构成要素,甚至向理性解释宇宙——问题的终极解决迈出了巨大一步。这类科学认识是对宗教的挑战,经常可从科学的卫道士尤其是那些极端的无神论者那里听到类似观点。通常而言,占据这一领域的科学家过于迟缓或不合理的认识自身信仰基础,但却过于迅速地在科学性和非理性之间划出一条界线。以“我们是如何知道科学发现了什么”这个问题为例,一些科学家仅是通过一些隐喻、类比的方法而获得对希格斯玻色子的相关知识,而方法本身就是物理学家和科学作家们试图用来解释那些只能以数学来真正表征的现象。

 

《纽约时报》曾这样说:“希格斯玻色子是不可见力场的唯一表现形式,也是一种弥漫于整个太空的宇宙糖浆,将“质量”赋予了基本粒子……正如我们所知的那样,如果没有希格斯场或某种类似的东西,所有物质的基本形式将象月光穿过我们的手一样以光速四下扩散。”说得对。但是,为什么将其称为“宇宙的糖浆”而不是“乳汁的海洋”呢?后者来自于印度宇宙哲学记载的一个故事情节中,常见译法是:吴哥窟一幅壮观的浮雕展示了这一情节,天神和阿修罗的队伍正在搅拌乳汁的海洋以建立我们的世界。

 

“对于那些无法从数学上予以理解的人而言,相信希格斯玻色子只是一种信仰行为,而并非出于理性。”

 

如果你觉得,宇宙的糖浆(它将质量赋予了不可见的基本粒子)这一理念比乳汁的海洋(它将永生赋予了印度教中的天神)更具说服力,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并非因为一种想象比另一种更可信、更“科学”。听上去两种想象都有点可笑。但已经形成了“物理学家比印度神职人员更可信”的固定信念的人们,更原意相信“糖浆”而不是“乳汁”。对于那些无法从数学上理解的人而言,相信希格斯玻色子只是一种信仰行为,而并非理性。

 

科学的追随者热衷于声称希格斯玻色子的发现对每一个人都是件重要的事情。然而,实际上希格斯粒子是一种难以理解的抽象,是对一副极其稀有,也或许永远无法达到完整的智力拼图的解答。

 

与其相对照,吴哥窟展现了宗教提供的与未知邂逅。久已销声匿迹的文明,跨越世纪通过吴哥窟来传达,使参观者以一种特定的方式联结存在于认知之外的事物,而这正是媒体或流行的科学中对希格斯玻色子有关的任何记述所无法做到的。换句话说,千年之后如果有人参观希格斯玻色子实验大型强子对撞机的废墟,他们可能从检测器和超导磁体的遗迹中,感受到曾在此做实验的科学家们所揭示的亚原子世界吗?真值得怀疑!

 

这一点为什么很重要呢?文化和科学的权威性不断地受到来自意识形态和宗教两个方面的挑战。人们很容易认为这些挑战是无知或“科盲”行为。但恰恰相反,我相信超越科学理性的方式去认识世界的必要性。

 

本人是一名无神论者,也充分认识到在人类未来的发展中科学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无论是抽象还是具体的。然而,希格斯玻色子的发现却没能让我洞悉物质存在的奥秘。而漫步宏伟的吴哥窟却提供了一窥未知的、难以言表的、超越经验世界的机会。

 

文章来源:

原文链接:http://www.nature.com/news/sometimes-science-must-give-way-to-religion-1.11244

原文发布日期:2012.08.22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7.05.19

翻译:圆妙

一校:道蕾

二校:行昊、圆故

终审:圆恩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