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之自由

——自由意志和命运皆为错觉,学会在人生中随风航行

Zen freedom Free will and fate are both illusions.

The trick is learning to sail with the prevailing winds of life

 

作者蒂姆·洛特

by Tim Lott

 

 

作者介绍:蒂姆•洛特是《干玫瑰花的芬芳》(《企鹅现代经典》文库之一)和《同样的星空下》(与西蒙和舒斯特尔共同撰写)的作者。

 

J •G •巴拉德所著的《暴行展览》(1970)一书中,有一句话击中了自由意志与命运问题的要害。巴拉德写到:“深度的安排贯穿着我们的生命,此中没有巧合。”这句话格外引人注目——毫无疑问,大部分人或多或少地都会感觉到自己生活有着一种命中注定。但是,这种“深度的安排”包含了什么?人们却并不清晰。对许多人来说,自由意志与命运的问题可能有点偏门也无关紧要。但对我而言,它却非常关键,关系到我们如何处理每天都会面临的无数困境。

 

也许是我有点古怪。自记事起这个问题就已成为困扰,在生命中的某一时刻,这一困惑曾令我几近抓狂。20世纪80年代末,当在大学学习历史时,我曾费尽心机地想弄明白为什么各种事情会发生——真的,这个问题成为我所有历史分析的核心。

 

为什么俄国革命发生在1917年,而不是在1905年的“第一次起义”?是什么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它是“更大的历史因素”还是个人所作的决策?另外,在自己的生活中,和长期相处的女友分手了——我自问:我都做了些什么而导致了这样的结果?那么,我又必须做些什么才能重归于好?这些问题是在我的可控范围内吗?

 

三年过去了,我的困惑一如往昔。我们的选择自由吗?或者,我们只是更大的历史、社会、生物因素中的牺牲品?这不可能说得清。我确实意识到:哲学家们在这些问题里虽然挣扎了几千年,但并没有比在刚开始时更接近答案。今天,大多数现代物理学家、化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共识是:自由意志并不可能——它只是由意识产生的错觉,而意识本身也是虚妄。这种解释并不能令我满意。毕竟,如果意识是一种错觉——那么,是谁制造了这个错觉?将它感知为错觉的又是谁?对我来说,“宇宙中自有一种因果关系主宰,没有选择的余地”是一种机械决定论所提出的理论,比起所解决的问题,由它引起的问题更多。

 

考虑一下你的呼吸:是“你”在呼吸?还是呼吸发生于你身上?

 

这总让我觉得不对劲。我十分确信我可以决定是否要喝眼前的这杯水,并且发现不可能找到其他任何理由来反驳。那种对现实的直接经验是有效的,尤其是包含了这样的事实:我可能会无意识地喝水,并不会事先考虑。

 

同时,全心全意地相信自由意志似乎也不可能。从某种程度上说,我凭直觉知道有些路“不得不”走,无论你是否愿意。当我决定离开出版公司去上大学时,我觉得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当婚姻结束时时,我也感觉别无选择——但是,至少在理论上,我有。

 

更客观来说,毫无疑问地我们受到了基因和脑化学的深度影响。我们出生于自身所处的社会、家庭环境中,由所说的语言所塑造,也被身上偶然或非偶然性的事件所影响。我们的性格受制于如此多超出控制的因素。如此这般,怎可以说任何一个选择是自由的?

 

直到完成了历史,或者给它另一个名字,称之为“西方的因果观念,我学习并开始研究禅宗,这才找到了一些有意义的答案。没有人能解决自由意志与决定论的问题,因为从根本上而言,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问题。真正的问题不是“我有选择吗”而是问出这个问题的“我”是谁。

 

如果没有“我”来做出选择,那么就只是一个过程在继续——作为一个整体存在的过程。没有命运,或残酷的环境正在摆布你,因为并没有一个被摆布的人。或者,换句话说,你既自己作主又同时被支配。再用另一种方式思考这个过程,想一下你的呼吸:是“你”在呼吸,还是呼吸发生在你身上呢?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解答。它只是将焦点转移到了另一个同样晦涩的哲学问题——我是谁?西方个体倾向于认为他们自己是某种“第一因素”,一个孤立的自我以某种方式在与“外部世界”挣扎奋斗。我们把自己看作同外部世界做抗争的斗士,而外部世界同样也致力于支配我们。对一些人来说,这感觉就像一场殊死搏斗。

 

认为“没有一个‘你’可以让事情发生于其上”的看法是一个难以接受,甚至接受起来有些痛苦的观点。

 

但是……慢着!如果我们接受了“无我”的可能性又会怎样呢?没有“我”,谁可以自由行动?或注定成为X或者Y?真的像卡尔•荣格所提议的“自我仅仅是无意识的复合体”,只是一个相当虚弱的概念?无论是显意识还是潜意识,这可能有悖于我们曾经被教导的一切,但对我来说,它看上去和感觉起来都很令人信服。毕竟,你能向我展示你的自我吗?它在哪?你如何能确定它的存在呢?它并不是一种有形的感觉,正如“爱”或“恐惧”。相反,它是一个想法,也许我们甚至没有意识到它只是一个想法,我们是如此地想当然。也许它只是一种抽象概念——就像数字三。

 

如果你能接受,这诚然是很大的飞跃——没有所谓的“你”,“你”只是自己的想象——接着,会发生什么?那么,最深层次的“你”只是对正在发生的其他一切事物的一个特定表达。或者,正如禅宗作家阿兰•瓦特所说:“意志和命运是同一事物的两个方面。是生活在经历你,而不是你在过生活。所发生的一切只是‘如其所然’”。

 

你随着宇宙的韵律而起舞,就如同海浪正随同海洋而波动——你找不出海浪孤立的开始或结束。你正在经历事情的不同面,而不是因和果连结起来的独立事件。想象一场双人舞,舞者配合得天衣无缝,以致于你无法分出谁是主导者谁是跟随者。“你”是那个被称作“蒂姆•洛特”或“乔•多克斯”抑或其他什么名字的家伙吗?还是正在发生的每件事的总和?终究,它们有什么区别?

 

但是这把你置于何处?“自由”地随心所欲吗?有这个可能。或者,也许它意味着你是绝对地不自由。这取决于你以何种方式看它。认为“没有一个‘你’可以让事情发生”的看法是一个难以被接受,甚至接受起来有些痛苦的观点。只有一个连续统一体:你,以及一切。没有所谓的由一个因推动出一个特定果的时间上的连续体。这也是一种错觉。

 

对一些人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可怕的图景。但在我看来,这却是一个很好的安排。它表明了一个充满惊喜的宇宙,而并非决定论者眼中冷冰冰的机器。它也不是一个制造后悔、内疚和焦虑的工厂,那些过于相信自由意志的人往往会遭遇这些。它的存在是一种深邃的奥秘,没有这种奥秘,生活将会枯燥得难以忍受。

 

让你的大脑不受干涉地进行工作,就像让你的肝脏或心脏做它们自己的工作。

 

现在,当我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时,我既不选择“做”也不会选择“不做”。如同禅宗所教导的,我试着等待“无选择觉知”的状态。某一时刻选择会自然地发生,一如呼吸般自然无需任何思考。让大脑不受干涉地工作,就像让肝脏或心脏不受干扰地做它们自己的工作一样。不要让你的自我——你的意识思考的中心妨碍它。换句话说,你是在相信“自然”——如果你愿意,你的潜意识会为你做出选择。自然并不总是可信,但比起所谓的“理性行为”,它是一个更好的赌注因为在自然中包含着一种比理性更深的智慧。

 

如果你对某个选择思考太多,它必然会出错。是否要出去散步可经由直觉轻松决定,是否要维持婚姻同样如此。这不是有动机的行为,它不涉及成本效益分析。它只是认出:何时该行动,以及行动之门是否已经开启,并会暗示你是否该去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是理性的抉择,而只关乎于勇气和信念。

 

文章来源:

https://aeon.co/essays/do-i-have-free-will-in-zen-the-question-makes-no-sense

原文发布日期:2013.03.28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6.12.17

翻译:杨力伟

一校:杜杰

二校:圆悲 圆故

终审:圆阳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