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融入西方主流社会

——为何这种古老的修行方式可能会变得更时髦?

How Meditation Went Mainstream

And why the ancient practice might still get trendier

 

作者:阿什利·罗斯

Ashley Ross

 

 

作者介绍:

阿什利·罗斯为自由撰稿人,亦是商务智能企业L2的主编。她曾在《时代杂志》的网络团队工作,负责读者互动管理工作与编撰文化相关的栏目。她的文章曾刊登于《纽约时报》、《玛利嘉儿》(Marie Claire)、《时尚杂志》 (Cosmopolitan)、《美国周刊》 (USWeekly)等杂志。

 

 

禅修的概念看似简单:端坐、专注呼吸、观照,但这些练习源自深层的文化历史。这种修行方式由一个宗教性的概念,蜕变成了一种近于时尚而非灵性的事物。

 

虽然有很多人仍因宗教的缘故进行禅修,不过现在禅修已像瑜伽一样成为一种世俗以及别致的时尚行为,纽约、洛杉矶等城市都已纷纷开设用作禅修训练的工作室。甚至如Equinox这间在北美和伦敦的健身中心,也在四月开办了一个名为 HeadStrong的健身课程,将高强度间歇训练和禅修相结合。

 

这股时尚还赶上了科技的潮流,推出了Headspace和OMG. I Can Meditate等手机应用程序。这两款手机应用程序更与航空公司合作 (分别是维珍航空和达美航空),推出飞行中的禅修。Headspace亦首次推出特别设计的禅修舱,公司的共同创始人里奇·皮尔逊(Rich Pierson)表示,希望人们就像“超人使用电话亭一样,不过不是为了扑灭罪行的紧急行动,而是为了一个更清晰、平静的观点”。

 

林兹勒是一名作家,亦是一间于2015年底开幕,位于纽约曼哈顿工作室MNDFL的“首席灵修官”(Chief Spiritual Officer)。“以前,如果想尝试藏传佛教派系的禅修,你就要跋山涉水前往西藏;如果想尝试修习韩国式的禅修,你得千里迢迢前往韩国。而现在,你只需要走到纽约不同的小区,就可以在一小时内修习两种禅修”,德罗·林兹勒(Lodro Rinzler)如是说, “突然间,人们都说禅修对你有帮助,佛教徒在说,‘对的,我们知道这点已经有二千六百年了’”。

 

至于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就是一个复杂的故事了。考虑到禅修的古老起源,我们会惊讶于为何禅修到现在才流行起来。

 

根据《今日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 这本杂志所说,一些考古学家认为禅修可以追溯至公元前五千年,而此种修行方式在宗教上与古埃及和古中国,以至犹太教、印度教、耆那教、锡克教,当然还有佛教都有着联系。公元前五或六世纪,禅修沿着丝绸之路遍及亚洲,并开始向世界传播。每当禅修到达一个新的地方,它会渐渐转变以融入各种新文化。但直至二十世纪,禅修才走出特定的宗教范畴,尤其是在西方世界。

 

2003年的《时代》杂志封面故事报导了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对于禅修在医学方面的好处,研究者开始进行认真的研究。当时,一位印度的研究学者 B. K. 阿南达(B.K. Anand)“发现瑜伽士能够通过禅修进入入定状态。由于入定的状态如此深入,即使把加热了的试管按在他们的手臂上,他们也毫无反应”。

 

然而,目前禅修仍停留在科学的边缘位置,很多主流的西方研究学者都对这个题材漠然置之。不过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赫伯特·本森(Herbert Benson)博士,曾在1967年主持过一项关于禅修的研究。这项研究需要夜深人静时才可进行。他发现正在禅修中的人消耗的氧气较少,心率也较低,且产生了更多可以帮助入睡的脑电波。本森于是发表了名为〈放松的反应〉(The Relaxation Response) 的论文,并成立了“心灵/身体医学研究所”(Mind/Body Medical Institute),继续作为以禅修惠及生物学的先驱。本森告诉《时代》杂志:“我所做的,就是要把人们已经运用了数以千年的技巧,赋予一个生物学的解释”。

 

本森并不是美国唯一在研究禅修对健康有何好处的人,乔恩·卡巴金(Jon Kabat-Zinn)是另一个例子。他是在麻省理工学院读书时学习的禅修,并在后来将之变成了自己毕生的事业。他在1979年于麻省大学医学中心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Medical Center) 成立“减压门诊”(Stress Reduction Clinic)。

 

与此同时,禅修受到名人效应的影响而开始流行,并得到科学界的一些注意。在1975年《时代》杂志的一篇报导中,超觉静坐 (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 简称TM)被称之为“无药亢奋”的技术,其受欢迎的程度不亚于披头士乐队。面对名闻世界所带来的陌生感,披头士乐队也转向超觉静坐,并最终到了印度修学。

 

电影明星米娅法洛(Mia Farrow)与著名歌手丈夫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离婚后,也跟着披头士乐队一起前赴印度,跟随当时《时代》杂志称之为“潮优大师”(groovy guru) 的玛赫西(Maharishi)修习禅修。六、七十年代的“嬉皮士年代”迎接了大量的禅修及正念中心,包括伊沙兰学院 (Esalen Institute)。该学院是《广告狂人》(Mad Men)主角唐·德雷柏(Don Draper) 在大结局最后一幕出现的地方,而这是一部以70年代为背景的时代剧。

 

20世纪90年代,大受欢迎的禅修终于在科学与名人层面的道路上汇合。这是一种“好莱坞式喜闻乐见”(Hollywood-friendly),且聚焦在健康上的,很大程度上摆脱了过往嬉皮士意涵的产物。

 

1996年,《时代》杂志曾报导狄巴克·乔布拉(Deepak Chopra)的书《不老的身心》(Ageless Body, Timeless Mind)。该书经奥普拉(Oprah)的介绍后,一天就卖出了137,000册。名人口耳相传地视乔布拉为大师,当中包括黛米·摩尔(Demi Moore)、乔治·哈里森(George Harrison)、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及唐娜·凯伦(Donna Karan)。

 

运动员也开始力挺禅修及正念的好处。1995年出版了《公牛王朝:篮球艺术与精神境界》(Sacred Hoops: Spiritual Lessons of a Hardwood Warrior) 一书的美国职业篮球联赛传奇教练菲尔·杰克逊(Phil Jackson),以及2015年荣获美国职业篮球联赛最有价值球员的斯蒂芬·库里(Stephen Curry),都有修学不同方式的正念课程。与此同时,确认禅修好处的科学研究也源源而来,这证明了禅修有助于减慢甚至逆转神经退化,减轻痛楚和协助管理压力。

 

MNDFL 的林兹勒猜测这些研究在未来会协助禅修继续趋向主流。他说:“现在告诉你应该要去禅修的不只是你的灵性同伴,还有你的医生”。

 

文章来源:http://time.com/4246928/meditation-history-buddhism/

原文发布日期:2016.03.09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6.11.14

 

翻译:健慧

一校:哲乔多吉

二校:噶瓦多杰、圆和

终审:铭浠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