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和报复,哪个更好?

Which Feels Better, Forgiveness or Revenge?

 

作者凯拉门·纽曼

Kira M. Newman

 

 

作者介绍

凯拉门·纽曼是上善科技中心的编辑兼网站策划。她也是快乐之年——一项研究幸福学课程的创始人,该课程目前学制是一年。同时,她还在多伦多成立了快乐咖啡厅——一家以聚会为主的咖啡馆。

 

一项新的调查对比了不同人对欺凌,也就是以大欺小的各种反应。其结果是原谅他人在短期内不是最好的选择。据统计,每年4个青少年当中就有1个被欺凌。无论是青少年还是长大后的成年人,对于是否原谅那些凌凌他们的人,结论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没有哪项科学研究能够为此提供解答。尽管已经有众多研究,但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的研究员还是通过研究得出一个结果比较复杂的结论。研究员得出结论,宽容着实能让我们感觉更好。但是被欺凌者要去经历一个压力很大的过程——这也是为什么选择宽容会如此困难的原因。

 

研究员们征募了135个在过去六个月里有被欺凌经历的学生——也就是说,他们曾经反复地被很强势的人所伤害,并不知如何摆脱种处境。在录音的引导下,他们仔细回想了最近一次被欺负的细节然后针对他们的想法和感受做了调查问卷。

 

接下来,参与者被分成组。们被要求听另外一段录音去分别想象三种被欺凌结果中的一种:原谅、躲避,还是报复。

 

在选择原谅这一组当中,参与者去观想原谅欺凌者,对他或她产生同情心。选择躲避组观想自己在一个快乐的地方,远离欺凌;事实上,他们在观想的过程中要用积极的想法去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在报复组,参与者想象对那些欺负他们的人采取了他们想要的报仇方式。在他们观想的同时,研究人员用电极测量了他们皮肤上的电流活性。然后,三个小组再次回答了问卷。

 

研究人员原本期待选择原谅的那一组会是在所有组中最有益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实际上,原谅和躲避似乎起到了类似的效果:在两个小组里,参与者的消极情感在整个实验中有所减少。原谅或躲避的参与者没有觉得实验以后变得更有力量,但他们的确比报复小组表现更好——后者应付欺凌的应对能力、自尊心和对自己能够处理欺凌的信心全部下降了。

 

参与者皮肤的电流活动测量数据表明,观想去原谅的参与者是三种组里压力最大的。当原谅组观想原谅欺凌时,他们情绪冷静下来的速度要比躲避组和报复组慢得多。

 

以往的研究揭示了选择原谅的长期效益,比如更好的身心健康以及更为积极的人际关系。 在欺凌的情形下,有原谅倾向的成年人会以更健康的策略应对,且呈现出更少的社交焦虑,并在回忆自己被凌辱的经历不会觉得很受伤。

 

但是这项研究清楚说明了短期内的结果:对于凌辱是选择原谅,分散自己对痛苦的注意力,还是设法报复?哪会让我们当下觉得更好受?

 

与之前的研究作对比,可以看出,选择原谅是具有压力的——引导研究员假设欺凌是一个特殊事件。原谅是要去面对对自己直接伤害的一个过程,而欺凌——伴随持续的无力感代表着一种特殊的伤害。与舒缓相反,在面对特定的错误行为时,选择原谅在开始时会产生压力。

 

躲避,虽然可以在短期内平复下来,但从长期来看对我们的心理健康并没有益处。最后,研究员推荐了一个综合策略。最佳方法也许是在当下躲避,之后再选择原谅,让自己保持放松和安全,直到我们觉得自己强大到能面对痛苦。

 

文章来源:

http://greatergood.berkeley.edu/article/item/which_feels_better_

forgiveness_or_revenge

原文发布日期:2016.04.18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11.03

译:圆末

一校:圆伟

二校:贤卓、圆和

终审:圆增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