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与大脑情绪障碍

Mindfulness and mood disorders in the brain

 

作者:斯泰西·路

Stacy Lu

201546卷第3期,第55页

 

 

作者介绍:

 

斯泰西·路是维吉尼亚州福尔斯彻奇市的一名记者。

 

 

正念训练有希望治疗情绪障碍,部分原因是:有研究表明它可能引起患者大脑的变化、增强某些脑区的联结,以及改变重要脑区的组织密度。多伦多大学神经学家诺曼·法布博士(他使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技术( fMRI)来研究禅修者的大脑)解释说,有证据显示,当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当下”——一种体验式的自我参照所使用一组神经通路,不同于以叙述式自我参照来思考过去经历的神经通路(《社会认知与情感神经科学》,2007年)。(译注:“自我参照”大体是指将这件事情与自我联系起来。)

 

基于正念的认知疗法,鼓励患有情绪障碍的人们关注感觉和感受,而不是评价性的想法。这锻炼和强化了参与体验式自我参照的神经通路。

 

“正念通过让人们进入‘当下’神经通路,从而改变了大脑。”多伦多大学教授津戴尔·塞戈尔说,“这对处理糟糕的情绪状态是非常重要的”。

 

塞戈尔教授补充道,如果患者没有经过正念训练,他们将持续激活叙述式自我参照和执行控制的神经通路,并且他们的“当下”神经通路会变弱。

 

研究者们正在探索“活在当下”的能力,如何能在正念训练课之外持续发挥作用。蒙特利尔大学的薇罗尼卡·泰勒及其同事们做了一项研究,他们使用 fMRI来比较有经验的禅修者和新手禅修者,研究发现即使在休息状态,前者大脑里涉及自我参照想法的脑区活动更少(《社会认知与情感神经科学》,2013年)。正念在某些脑区甚至可能改变组织密度。哈佛大学神经学家萨拉·拉扎尔博士及其同事们采集了16名从未禅修过的参与者的磁共振成像,然后在他们完成一个八周的减压正念训练项目后,再次对他们的大脑进行扫描。研究者们发现,参与者的杏仁核灰质密度减少,这一变化与压力的减少呈正相关性;当然也要注意,这项研究没有设置对照组。拉扎尔博士说,杏仁核也与焦虑症有关,因此上述实验结果表明,正念修行也许是减轻焦虑、压力和抑郁的一种方式

 

对同一组参与者的进一步分析显示,还有另外两个脑区的密度增加了:一是与持续性注意相关的后扣带皮层,二是可能参与情绪调节的左侧海马区(《精神病学研究:神经图像》,2011年)。另外,研究者发现脑干区域发生的变化可能与血清素的产生有关——这一变化与人们自我报告的心理幸福感呈正相关。(《人类神经学前沿》,2014年)。

 

拉扎尔博士说,修习正念带来的神经变化看起来符合神经可塑性方面的基本法则。

 

“如果你进行某项新的练习,那么大脑神经结构间的联结将会被强化。”她解释道,“这意味着增加神经突触的数目,或改变神经递质的释放速度以促进功能的提升”。

 

不过,拉扎尔博士提醒说,正念不是一种快速修复技术,其导致的神经系统变化很可能是暂时的,因此需要持续练习巩固效果。

 

她说:“禅修是一种生活方式!”

 

原文来源:

 http://www.apa.org/monitor/2015/03/mindfulness-mood.aspx

原文发布日期:2015年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6.11.04

翻译:张一舟

一校:申秋

二校:圆悲、圆和

终审:阿游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