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定思考:有关儿童冥想的研究

Still thinking: The case for meditation with children

 

作者:罗伯特•费希尔

Robert Fisher



作者介绍:

罗伯特费希尔是英国布鲁内尔大学的教育学教授。曾在英国、非洲和香港等地从事教育工作20余年。此外,他还著有30余本教育学方面的专著,包括《教孩子学会思考》(Teaching Children to Think)、《教孩子学会学习》(Teaching Children to Learn)、《思考的故事》(Stories for Thinking)和《创造性对话》(Creative Dialogue)等。


摘 要

本文主要针对有关儿童冥想的研究进行了探讨,探索了儿童冥想的定义、重要性以及实践方式。冥想建立在以悠久的宗教和人文背景为依托的冥想实践传统和研究基础之上,已被证实具有切实的益处,可以为学习能力和创造力的培养创造一个良好的开端。现在我们需要帮助儿童找到自然、适宜并更加有效的方法,使他们的身心具备应对现代生活压力的能力,使他们的精力可以稳定专注在重要的事情上。从教育学的角度看,把冥想作为不同年龄、不同水平学生的一种日常训练,具有充分的合理性。因为冥想已被证实可以稳定心智、激发觉知力,并为建设性的思考和内省创造最佳状态。本文旨在鼓励对儿童冥想应用领域进行更充分的探索和研究。

关键词

冥想,觉知力,思考,创造力

“问题的关键在于保持活跃的冥想式思考。”

——马丁•海德格尔 (1966)

“它就像洗澡,把你的大脑洗干净,这样你就可以做最棒的思考了。”

——杰米(Jamie),十岁

有一个关于禅的故事:一位教授向南隐禅师请教禅机,南隐禅师给教授倒茶,杯中的茶已满,但大师却继续向杯中续茶,教授见了立刻制止:“停!茶杯已经满了。”大师说道:“你的大脑就像是这个茶杯,也太满了。要学禅,你首先要清空你的大脑。”   (Reps,  1994

儿童的大脑往往充斥着过多纷乱的想法和情绪,以至于他们不能以最佳状态进行思考或学习。近几年,人们对冥想如何影响教师和学生这个课题越来越感兴趣。那些校园冥想训练倡导者们认为,冥想技巧可以帮助儿童克服学习中的障碍,它也是儿童进行创造性活动前最理想的准备活动。此观点的支持者们用他们的研究数据宣称,在培养儿童专注力和自控力,提升他们的情商和自尊心的过程中,冥想练习起到了缓减压力、助益放松和保持身心状态的效果。(Erricker & Erricker, 2001)

教师们反映冥想练习有助于创造更加快乐、健康和易于专注的学习环境(Fisher, 2005)。对于学校来说,冥想练习既不需要特殊道具,也不苛求成本高昂的资源,它是最纯粹和个性化的学习方式,而且是免费的!但是,冥想到底是什么?它是如何促进思考和创造力的呢?

1.什么是冥想?

它是一种非常特别的静坐方式,什么都不做,但要保持头脑清醒和平静、警觉和专注,并且不在起心动念中迷失自己的意识。(Fontana & Slack, 1997,第5页)

“冥想”的英文“Meditation”是从拉丁文“Meditatio”而来,本意为所有类型的体力或脑力活动。后来由于基督教徒“观想(meditate)”耶稣基督受难,以及笛卡尔(Descartes)的《沉思录》中也涉及——指的是对现实本质进行哲学式思考”,因而“冥想”一词逐渐演变为沉思之义。

到了19世纪末,“冥想”被用于东方宗教的各类宗教或者精神修炼中,但“冥想”这个词一直不是东方宗教中描述冥想练习的术语或概念的精准翻译(比如梵文中用禅定或者三摩地)。“冥想”需要一个清晰的定义。

不同的宗教和人文传统呈现不同的冥想练习方式,很多宗教传统把冥想视作一种能触及我们体内神圣“生命力”的方式,这种“生命力”是我们能量和智慧的来源,将我们自身与宇宙联结。有些人冥想是为了保持内心的止静,而另外一些人通过冥想开放心灵并强化正向思维,并以此作为礼拜和祈祷的前期准备。如此看来,冥想练习受到众多教会学校的推崇就显得不足为奇了。一些研究表明,在灵性修养传统上冥想方式更加有效。(Pargament & Wachholtz, 2005

“灵性”这个词(如应用在“灵性觉知力”或者“灵性教育”中)有各种各样的解释,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含义过多的词(Bailey, 1984)。灵性通常指的是在同时超越当下和特定情境的状态——在高度觉察的人类体验中涌现出来的感悟。这种体验可以是宗教层面、精神层面,也可以是美学层面。专注力练习作为灵性教育的一种方式,在哲学、精神和宗教传统诸多领域中被普遍应用。(Carr & Haldane, 2004

当然,我们不需要依赖宗教或者灵性来证明冥想的价值。冥想在很久以前就被作为一种集中注意力和提升专注力的方式长期应用,并没有明显的宗教或灵性修持目的。冥想完全可以被列入和注意力相关的心理状态范畴,包括意识状态、专注力状态和静观状态。

为冥想定义就像为“存在”或者“意识”定义一样有难度,用文字定义冥想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个人主观体验,就像一个孩子所说:“它很难用语言来描述,但你在做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它。”

冥想练习有很多不同的类型,可以归纳为正念冥想、接纳冥想、生成冥想和内省冥想。

1.1. 正念冥想

冥想中正念总是不可或缺,它是一种对自我意识觉察的状态。最基础也是最常见的正念冥想是将注意力集中在自然平稳的呼吸上。在“觉察呼吸”的状态下,通过将注意力集中于呼吸的感知来止静思绪。日本禅传统中的禅坐或者“打坐”,就是带着止静的意识安静地坐着,觉知到头脑过往的念头,不作任何评判和干预(Austin, 1998)。这不是为了做什么,就只是带着觉知静坐着。

1.2 接纳冥想

如果你静默地将专注力固定在一个对象上,你的大脑会逐渐变得更加平静,接受度也更高。一般来说任何对象都可以,一种声音,一副视觉图像,比如烛火,或者身体的某种感觉。接纳冥想就是将大脑专注在一个点上,如照片、实物、声音、文字或者图像,接纳任何正在升起的体验。传统的接纳冥想方式有唱诵、念咒或祈祷,这种练习的目的是让自己拥有更开放的内心和更高的接受度,从而提升意识体验。

1.3 生成冥想

生成冥想就是有意识地聚焦和引导注意力。“生成冥想”的一个练习方法是观想,带着意识踏上一条富有想象力的旅途,引导意识激发个体创造性的反应。

1.4 内省冥想

内省冥想是通过静观,将你的专注力不断重复地拉回到同一个刺激物上,并对大脑中所升起的想法、问题或者画面保持开放。专注的对象可以是一句话、一个概念或者一段话(比如祈祷文或者诗句),也可以是一个形象、声音或动作的过程,例如步行冥想。此时,人的反应保持开放,而不必去控制或引导它。

冥想训练各个类型之间的差异并不是绝对的,任意一种冥想类型在突出其特点外都包含了其他冥想类型的某些元素。但是通过冥想训练所获得的专注力和觉知力体验与教育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2. 为什么儿童需要冥想?

冥想训练在哲学、实用运用和教育学方面都有很扎实的理论作为支撑。哲学家们很早就认为人类是天生会冥想的生命体,对于他们而言,冥想是对重要问题认真且持久的思考。笛卡尔(Descartes)称他所写的文章为“冥想”(他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整个上午躺在床上——沉思)。海德格尔(Heidegger)把思考分为“计算式思考”和“冥想式思考”,心智中计算式的架构善于处理精准的描述、数量的分析、数据的处理和结果的测量。这样的现代思考方式必不可少,但并不唯一。海德格尔(Heidegger)认为具有想象力、创新力、创造力,以及整合各种想法、直觉和富有诗意的思考能力也同样重要。他甚至告诫,单单依靠“计算式”思考方式是危险的。(Heddegger, 1966

冥想式思考的实用性在于它提升了人类的幸福感。很多孩子的童年并非无忧无虑,在这个充满物质和竞争的世界上,他们和成人一样承受着各种压力和负担,他们整天被信息过载的文字、图案和噪音所笼罩,他们经常是他人发泄沮丧和愤怒的牺牲品,体验到的负面情绪比成人更深、更剧烈。作为孩子,他们还无法清晰地表述所遇到的问题,难怪很多儿童在课堂上无法专注、容易冲动。各种学业目标、测验和考试给他们增加了更多的压力,很多儿童在准备SAT考试期间,由于焦虑而彻夜无眠。冥想真的能帮助解决这些现实生活中实际存在的问题吗?

诸多研究都特别强调了冥想积极实用的效果(Murphy & Donovan, 1999)。在社会科学的大部分领域中,正面结论往往无法被科学证实,甚至一些研究的结论模棱两可,因此,结果也五花八门。从1970年起,超觉静坐课程(TM)声称在超过20多个国家的大学和研究所内开展了500项课题研究,正面的研究结论在超过100多家科学类期刊上发表(请浏览http://www.tm.org),其中和教育相关的主要研究结果都表明冥想可以改善以下状况:

•心理能力,包括智力、创造力、学习能力、记忆力和学业成绩的提升。

•健康,包括缓减压力、焦虑、疾病发生率,心血管健康改善,延缓寿命。

•社会行为,包括自信心、与他人关系、工作表现和自我满足感的改善。

TM研究者所声称的冥想作用和其他冥想方式,各研究者的结论如出一辙。在医院里开展的研究更体现了健康方面的益处:包括血压和精神压力的缓减、免疫力的增强、情绪的改善(Murphy & Donovan, 1999)。所有此类研究几乎都是以成人为对象,但是对孩童会有类似的作用吗?

有证据表明冥想训练对他们有特定的益处,比如可以帮助专注力有问题的孩子(Bray, Peck, Kehle, & Theodore, 2005)。参与儿童冥想调查研究的教师对此都给出了肯定的结论(英国国家艺术教育项目“创意合作伙伴”,2005)。越来越多的学校利用冥想技巧来治疗或者预防儿童中较普遍存在的因学习障碍造成的情绪和心理问题,如焦虑和注意力缺乏障碍。很多参与儿童冥想项目的家长、教师和儿童都对冥想的益处深信不疑。(Conis, 2005

但是关于冥想益处的研究证据并不确凿。最近有八个研究课题的结论表明瑜伽作为一种对治焦虑和焦虑症的治疗方法有着积极的效果,但同时也指出了研究方法中的种种不足。因此学者们得出结论,瑜伽对于焦虑或者焦虑性障碍总体是否有效还不能确定,“有必要做更进一步的研究”。(Kirkwood, Rampes, Tuffrey, Richardson, & Pilkington, 2005

经常进行冥想训练的人认为,冥想能帮助他们深度放松、精力充沛、平静思绪、提高专注力,并且还能激发创造力。他们还声称冥想能带给他们“内在的平静”、更充沛的能量、更有成效的问题解决方案以及更放松的睡眠;同时紧张、压力和焦虑也得到缓减(Erricker & Erricker, 2001)。小规模的研究证据显示,冥想可以增强自我意识和决策能力,还能提高自我觉知力(Goleman, 1989)。为数不少的研究证明冥想和深度放松密切相关,但它是如何促进创造力的呢?

人们很早就意识到了创造力与放松状态的关联性。古希腊人意识到创造力源自于内心,而灵性练习有助于开启一个人的创造力思想。古罗马人认为,天赋作为生命精神所在,是创造力的神秘源泉,它可以触及到意识层面往往触及不到的知识来源。因此,重点在于如何发掘一个人的内在天赋。中世纪时期,“沉思”和“专注”这两个词语有一个清晰的区分,“专注”是将注意力放在单一的念想上,如一篇祈祷文、一个咒语或者一个静观对象。“沉思”是一种大脑放松的状态,使得大脑中不同的记忆以新的联系交织在一起。这两者都需要放松的状态才能达到,而冥想恰恰能增强这种放松感。

把冥想作为不同年龄层和能力水平学生的一种日常训练,从教育学角度看有着充分的理由。在学习过程中,最佳的心理状态是放松的专注状态(Claxton, 1997)。如果说放松是冥想的益处之一,那么专注力就是另一个益处。任何高效的学习交流都需要专注力和清晰的表述相互协调。如果我们在教育中只重视想法的表达,我们就会忽视思想交流中另外一个重要元素——专注力。对话需要专注的聆听和流利的表达,冥想就是针对专注力的训练,包括对于思路、语言和体验的专注。

冥想还可以帮助开拓“自我认知”和其他元认知意识。“自我认知”指的是在个体的思维体系中对于自我的认识和思考(Fisher, 2006)。冥想让自我保持身心稳定。冥想体验还为探究孩子身心方面的概念,如觉知、思考和想象提供了有利的基础。此外,研究发现,引导后的放松状态是哲理性讨论较为理想的预备状态。(Haynes, 2002

冥想还能使意识超越语言的限制。意识受制并依赖于语言,语言像一张网困住了人类的思维。如果知识的来源仅限于大脑语言结构所能表达的部分,人类的认知范围就受到了限制。而带着觉知的思考不依赖于语言。冥想带来的是一个非语言的体验世界,它有助于开发我们潜在和直觉层面的思维,克拉克斯顿(Claxton 2002)称之为“下意识”,格拉德韦尔(Gladwell 2005)称之为“适应性潜意识”。直觉体验需要安静、放松的心识,专注于当下,且不受任何恐惧和欲望所干扰,而冥想正有助于创造这样一种发挥直觉的心识状态。(Czikszentmihalyi, 1992

冥想可以帮助我们觉察到意识不断变化的本质,帮助我们平复思绪万千的大脑,并让我们专注在真正重要的事务上。就像10岁的乔什(Josh)所说:“它让我记起我是谁”。“静定”和静默冥想训练为学生个体成长和灵性觉知力的提升提供了有价值的实用方法,并使他们精神层面的价值得到重视。(Beesley, 2004

冥想的目的在于“提升校园内的健康水平和幸福感”(DfES, 2005)。除此之外,冥想还有助于打开思路,使大脑专注、充满能量,从而为迎接创造性学习的挑战做好准备。研究表明,冥想的时间越久,益处会越多(Ljobomir & Semen, 2005)。但是,冥想需要坚持不懈的练习。

成功的儿童冥想方法是什么?

3. 儿童如何练习冥想?

在教学中,冥想用途范围很广,其中包含了正念、接纳、生成和内省技巧,最常见的冥想方法有:

3.1. 体式

冥想的作用是增强身心的控制力和觉知力,而体式则通过调整身体条件创造放松的专注状态,是绝大多数冥想方式中的重要因素。如一名小学老师让他的学生们想象一根无形的线向上拽着他们挺直腰板,一名中学老师让学生们采用他们学习过的“专注坐姿”——坐定、抬头、挺直背部、开阔胸部,进行规律地深呼吸,放松并全神贯注。

3.2. 呼吸

接纳冥想通过呼吸觉知——“跟随呼吸”的方法帮助平定思绪。常见的呼吸技巧是带着意识进行呼吸控制练习,这包括完全并缓慢地吸气,完全并快速地呼气,然后反过来完全并快速地吸气,再缓慢地呼气。呼吸练习应通过鼻子。一位教师曾提到一个孩子的反馈:“老师,我以前从来都没有用鼻子呼吸过。”

呼吸是如何提升思考和创造能力的?呼吸冥想为头脑风暴和自由写作做好了最佳准备,它可以帮助学生加深对课文的理解,并开拓他们的思路。冥想可以化解思维障碍、减轻思维定式和逻辑性的束缚,从而扩展思维联想的范围和深度。而冥想觉察不仅可以触及大脑和身体在过往经历中存储起来的已被遗忘的细节,还可以触及潜意识里留存的近期经历中易被忽视的细节。学生们感觉压力较大的情况下,比如测验或者考试之前,就可以采用呼吸冥想来帮助他们提高睡眠质量或者平定心情。教师们经常发现,在学习环节中,冥想训练后的学生听课会更专注、更深入,记忆力更强,体验也更丰富。

3.3 专注力

控制意识的训练就像一些传统所说的“聚焦”,即将执著、负面或者令人分心的念头暂时搁置,全身心处于完全觉察的状态中,而不只是在头脑中陷入各种念头和感受的迷宫中。教师可以帮助学生对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产生觉知和联接,去充分感知身心在当下的存在。但是,保持全神贯注并不容易,甚至佛陀曾经也觉得静定意识不是一件易事。

佛教徒把这种专注于某一事物的状态称为“寂静”,这种专注的目标可以是一个实物,比如叶子、蜡烛或者石头,也可以是一句话、一种声音或者一幅画。人们习惯于妄念纷飞,因为要将注意力保持在一个点上非常难。人们已经发现冥想训练有益于改善短期记忆,增强记录和保存记忆所必需的注意力机能。把冥想和记忆联结在一起的一种办法就是玩需要集中注意力的游戏,如金姆游戏(Kim's Game) (Fisher, 1997),在一个盘子里摆放各种物品,或者在一个平板上摆上不同的图片,让孩子们认真仔细地观看和记忆,然后把盘子或者图片移开,让孩子们试着尽可能地回忆所看到的物品。

3.4 观想

观想是一种让意识专注的有效技巧,它运用“内在的眼睛”创造和探索大脑中显现的特定场景。伴有指导的观想能够帮助孩子找到直觉式、富于创造力和情感的思考方式。很多成功的作家、科学家、艺术家和作曲家都宣称他们最好的作品往往都出自于引导式观想中所玩味的灵感。引导式观想是一种制造“白日梦”的技巧,既可以牢牢控制特定的画面,也可以在引导所建议的主题范围内自由地想象。聚焦于一团烛火、一个图案或一句话,不仅使大脑专注,也有益于训练通过引导观想特定场景的能力,比如观想一汪池水,全然静止,水面没有一丝涟漪。

4. 结论

我在30多年前就开始尝试儿童冥想,那时我刚从事教师职业,正在市中心一个令人头疼的由10岁左右孩子组成的班级中苦苦挣扎。为了使孩子能更好地控制他们的身心,我在每一节课开始前都带领他们进行一段短时间的冥想。最初,我以保持半分钟的绝对安静作为目标,让他们“倾听远处的声音”。我想培养孩子静定头脑的能力,让他们在需要或者想要专注的时候可以绝对地专注。很快我们建立起了一分钟绝对安静的常规练习,并不断延长时间。有很多孩子之前从未听说过绝对安静,有一个孩子将这种安静状态形容为“幽灵一般”。但我发现这种短短的时间投入明显让课堂变得安静,并让孩子变得专注,这为下一步的学习做好了准备。

多年后我遇到这个班上的一位老学员,他现在已经是一名成功的总经理,我问他在我的课上印象深刻的事情是什么,他停顿了一下说:“我一直都记得那时候我们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过了一会,我才意识到留在他记忆深处的正是我们所做的冥想尝试。

静定孩子的意识并不需要教师参加冥想课程(尽管如此可能会有所帮助),但需要教师在他们的课上进行试验和研究,从而找到适合他们自己的训练方式。向任何一个孩子或者成年人证明冥想的益处并不难,但最终由他人告知的冥想作用并不重要,虽然这样的信息也很有价值。冥想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班级和社会所切实起到的效果才是重要的。尝试一下,找到对你和你的学生最适合的方式,这样我们就都能从“静定思考”训练中获利,就像10岁的杰米(Jamie)所说:“它就像洗澡,把你的大脑洗干净,这样你就可以进行最棒的思考了。”

文章来源:

http://www.doc88.com/p-7854441159087.html

原文发布日期:2006.09.25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6.08.06

翻译:马海云

                                    一校:李萱、噶瓦多杰

                                             二校:冯颖

                       终审:圆徐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