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冥想会影响记忆吗?

——正念技巧可能导致虚假记忆

Does Mindfulness Meditation Affect Memory?

Mindfulness techniques may lead to false memories.

 

作者:雅特马克曼

Art Markman

 

 

作者介绍:

雅特马克曼(Art Markman)博士,奥斯汀德克萨斯大学心理学及市场营销学纪念讲座教授。他在布朗大学获得认知科学学士学位,并于伊利诺伊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他就高阶思维发表的学术论文超过150篇,其中包括动机对学习和行为表现、类比推理、分类、决策和创造力所产生的影响。雅特现为德克萨斯大学组织人文学课程总监,及《认知心理学》期刊编辑委员会成员,并曾担任《认知科学》期刊执行编辑达9年之久。他还曾为美国奥斯汀库特电台节目“脑海中的两个家伙”担任节目主持。

 

能够区分事情真的发生了,还是我们自己的想象,这是记忆的重要部分。当你目睹一场意外,并要正确回想该事故,你需要区分是你真的耳闻目睹,还是仅是其他因素的反映,比如事后有人这样告诉你。

 

这种依据遭遇信息的情境去辨别信息的能力,涉及来源记忆。来源记忆是指某特定信息究竟是我们曾看过、听过、想过、梦过或是想象过的记忆。对于某事情的来源记忆越精确,你就越有能力专注于实际已发生的事情。

 

由布兰特威尔森(Brent Wilson劳拉米克斯(Laura Mickes斯蒂芬妮斯托拉尔兹凡蒂诺(Stephanie Stolarz-Fantino马修埃弗拉尔(Matthew Evrard)和埃德蒙凡蒂诺(Edmund Fantino)联合撰写的一篇有趣文章(见《心理科学》期刊201510月号),便探讨了正念冥想技巧如何影响记忆力。

 

正念冥想要求参与者放松身心,专注当下。冥想者专注于呼吸,对脑海中生起的任何念头都不作判断。这种技巧已被广泛修习,因为它有助于人们缓解压力减轻痛苦,令人们感到生活更为美好。

 

研究人员也认为,正念冥想或会妨碍精确的来源记忆。假如真的停止分析自己的思维,你会发现很难去区分事情究竟是曾经经历过,还是只是自己的想法而已。

 

为了验证这种可能,研究人员采用迪斯范式(Deese paradigm),也就是罗迪罗迪格(Roddy Roediger)和凯瑟琳麦德摩(Kathleen McDermott)在20世纪90年代采用的心理学研究方法。

 

在迪斯范式中,参与者会听到15个与目标单词相关的一系列单词。例如,他们会听到与目标词“窗户”有关的单词,如玻璃、窗台、窗格等。虽然目标词并不在清单之中,人们还是会花大概25-30%的时间在清单上寻找这个目标词。

 

在一次实验里,一组参与者首先接受正念冥想技巧的训练,另一组人则任其思绪漫游,无论生起什么念头就想什么。经过这样的分组处理后,参与者再进行一次迪斯范式清单(里面包含“废物”这个单词)作目标试验。研究发现,相较任其思绪漫游的一组,曾经接受正念冥想训练的那一组,有更多参与者错误地回想曾经看过目标单词。

 

在第二次实验中,参与者首先进行6次迪斯范式清单试验,然后再进行正念冥想训练或者任其思绪漫游。接下来,他们再进行另外6次清单试验。

 

进行分组处理前,两组的表现相近,参与者大概会花25%的时间错误地回想曾经看过目标单词。在及后6次的清单试验中,任其思绪漫游的一组,参与者依旧会花大概25%的时间回想目标单词;而经过正念冥想训练的一组,参与者错误地回想目标单词所花的时间大概占35%

 

这些研究结果表示,正念冥想为人们制造了一段缓冲时段,让人们在遇到新信息时,减少对信息的分析和评估。如此,正念冥想能让人们停止反复思考负面事件,从而减轻压力。可是,除非你对接触的新信息进行某程度的分析,否则,你很难区分新信息究竟是真有其事,还是个人想法。

 

迪斯范式是在实验室环境制造虚假记忆的一种方法。人们回想起一些他们没有真实经历过的事情。错误忆述个别单词,与错误忆述个别事件的关键细节,二者大不相同。然而这些研究结果显示,正念冥想的修习者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禅修冥想后,他们的来源记忆或会出现问题,因而有可能制造虚假记忆。未来应就虚假记忆的种类进行更详尽的研究,以观察虚假记忆是否受到正念冥想的影响。

 

 

文章来源: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blog/ulterior-motives/201511/does-mindfulness-meditation-affect-memory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6.04.12

翻译:李桂萍

一校:徐颂赞

二校:贤卓

终审:铭浠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