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见解到证悟

From Views to Vision

 

作者:菩提比丘

By Bhikkhu Bodhi

 

 

作者介绍:

菩提比丘是一位美国僧人,1944年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1966年获得布鲁克林大学哲学学士学位,1972年获得克莱蒙特研究生院哲学博士学位。

二十多岁时,他即被佛教吸引,完成学业后前往斯里兰卡,1972年于斯里兰卡近代顶尖学者阿难陀•慈氏长老尊前得受沙弥戒,次年得受比丘戒。

1984年,菩提比丘受命成为斯里兰卡佛教出版协会编辑,1988年升为会长。他兼作者、译者,编辑于一身,完成了如《巴利经藏•中部》(1995,与髻智比丘合译)、《巴利经藏新译•相应部》(2000)、《佛陀之言:巴利经文汇编》(2005)等很多重要出版物。

20005月,菩提比丘在联合国官方首次庆祝卫塞节(纪念佛陀诞生、证悟和涅槃的节日)的活动上做了主题演讲。他2002年回到美国,现居庄严寺,并于该寺和菩提寺传法,目前为美国印顺导师基金会主席。

    

佛陀的教法反复警示我们耽著的危险——诸如耽著财产、耽著享乐、耽著人我和耽著见解。   

 

佛陀宣说如是警言,因为他领悟到耽著是导致痛苦的潜在之因,故而教诫我们必须将耽著统统放下才能到达解脱的彼岸。乍看之下,一位宗教创始人提出这种观念好比自毁其教,而佛陀却说我们连他的教法也不应耽著,甚至法义中的道德准则也只是权宜之计,只是用来渡河的救生筏。

 

可这种逆耳良言很容易受到曲解,曲解的后果,甚至比简单抛弃这些教言还要严重。

 

初学佛法(甚至是一些学佛已久)的人容易产生一种偏见:既然佛陀要求超越一切见解,那就意味着佛教教义最终也不具重要性。他们认为佛教教义仅仅是由主观臆造出的分别念,是由意识延伸出的产物;在古印度的宇宙观中也许有其意义,但对于当今的我们已经不具效力。毕竟,佛教经论中的词句不也只是词句吗?难道我们没被告诫说超越词句本身以获得直接觉受才是唯一重要的吗?难道佛陀没在《卡拉玛经》中叮咛我们自行判断事物,让我们将自身经验作为该接受什么的判断标准吗?

 

对教法这样取舍也许很契合我们的分别念,也容易被接受,但我们一定要留心它会对我们整个思想体系造成怎样的影响。在精神的微细层面,思想与正法貌合神离的人,总是将这种诡辩作为耽著的借口。我们执著这种想法,并非因为可以从中获得真实利益,而是在有意回避正法所带来的强烈冲击。

 

实际上,这种言论看似在维护生活经验免受平庸理智主义的侵蚀,事实上却可能是狡猾的花招,为回避检视我们所珍视的偏见——我们对那些偏见如此敝帚自珍,主要因为它们庇护了我们根深蒂固的耽著,我们不想让它暴露在佛法的教益面前。   

 

我们学习法义时应该牢记,佛陀的教言不同于哲学戏法中煞费苦心设计的练习题。佛陀宣讲这些教言是因为它们会组成正见,正见是八正道之首,可以成为钉凿,凿开错误观点和混乱思想的浮渣,使智慧之光不受遮蔽,照亮我们的心识。在当今世界,错误观点被接受的程度远远超过了古代恒河流域,它们所呈现的有害形式之多也远胜以往。如今,这些错误观点不再局限于少数的古怪哲学家及其哲学派系,它们已经是文化和社会取向的主要决定因素,是时代伦理精神的铸造者,也是经济帝国和国际关系背后的驱动力量。在这样的环境下,正见便如黑暗中的灯烛、沙漠中的罗盘和洪水上的小岛。如果我们没有清晰地理解正见所宣示的真理,没有敏锐洞察这些真理与大众观点的冲突之处,就会非常容易地踯躅于“黑暗”中,在“沙丘”间困陷,于“洪水”中飘零。    

 

正确的见解和错误的见解虽然都是思想层面上的,但它们的影响并不局限于思想层面。

 

我们的见解对我们生命中的方方面面都会产生巨大的潜在影响。佛陀在将正确和错误的见解分别列为趣入善、恶道的因时,也以智慧观察确认了这一点。见解在许多层面上与生命的实际向度相辅相成:它决定我们的价值观,给予我们目标和志向,引导我们在道德困境中做出选择。错误的见解将引发错误的动机和行为模式,导致我们追求虚假的自由。它向我们挥舞着自由的许可证,让我们觉得有理由为短暂而无益的冲动舍弃道德底线。我们可能会为自己的“自发性”和“创造性”洋洋得意,可能会说服自己发现了“真实的自我”,但一个有洞察力的人会发现,这种自由只是使我们更微妙地受缚于贪婪和妄想的枷锁。   

 

而即使是初级形式的正见,作为对因果道德法则的认知——特定的行为能产生特定的结果,都是我们走向真实解脱的指南。当正见成熟,使我们能够准确了知三法印、缘起见和四圣谛时,它就能成为攀上最终解脱之峰的向导。它会将我们引向正确的动机、良好的德行和心灵的净化,在超越云端的顶峰获得无碍的证悟。尽管最终我们要学会放开向导,自信地依靠自己,但缺少了那双智慧的眼睛和相助的手,我们就只会在山脚徘徊而忘失顶峰。   

 

获得正确的见解不是仅仅认同一套特定的教义习惯用语,或者有能力堆砌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神秘巴利文术语。在本质上,获得正见的核心在于理解——在内心中深刻理解我们的生命赖以流转的重要原因和真相。正见关注于宏观图景,它力求理解我们在一切万法中的位置,认知那些决定我们的生命会走向更好或更坏方向的法则。正见的基础源自佛陀的圆满证悟,我们通过努力纠正自身的见解,让自己对万法本质的理解和佛陀的智慧相应。正确的见解也许始于各种理念和命题式的知识,但却不止于此。经过闻法、深思和禅修,它逐渐变成我们的智慧,而这洞察的智慧足以粉碎心相续中无始以来的束缚。

 

文章来源:

http://www.accesstoinsight.org/lib/authors/bodhi/bps-essay_25.html

原文发布日期:2010.06.05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6.04.21

翻译:曲吉多杰、欧阳文芳

一校:圆丰

二校:道恒(Tony Cheng)

终审:圆等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