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亚历山大.韦恩所著的《佛教冥想的起源》

Review: The Origin of Buddhist Meditation by Alexander Wynne

 

作者:维沙瓦帕尼

Vishvapani

 

 

作者介绍:

维沙瓦帕尼·布隆菲尔德:《佛法生活》(Dharma Life)杂志的前主编,著有佛陀的传记(2009年由Quercus出版)。他定期为BBC广播4台的《思想的一天》(Thought for the Day)撰稿。个人网站:www.wiseattention.orgwww.vishvapani.org

 

摘要:

亚历山大·韦恩所著的《佛教冥想的起源》(The Origin of Buddhist Meditation1,对《中部·圣寻经》中,佛陀随两位禅定导师学习的记载进行了分析。他的结论是:这两位导师是历史人物;正如某些婆罗门典籍所描述,他们曾教授佛陀修行;虽然佛陀否定了他们关于解脱的观点,但这两位导师的影响在佛陀后来的教学中仍有明显的体现。这部篇幅短小但内容密集的著作提出了一种确定巴利文典籍真实性的方法,并得出了有关佛陀的教义和他所处的宗教环境的一些结论。

 

如果说我们对佛陀有所了解的话,那么“了解”的究竟是什么呢?这一问题,除了在佛学研究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至少对那些认为自己是佛陀追随者的人而言,是与其根本利益相关的。但是,对于从早期文献中去发现有关佛陀生平和教法的可靠资料的尝试,学者们表现出日益增长的怀疑,有些人将这一整个课题视作是“东方主义者”和“本质主义者”按西方式偏见去勾勒佛陀形象的一种企图。这类读者常常把原始典籍中的佛经看成是其汇集者为辩论而设计的文学虚构,而不是可靠历史资料的来源。

 

尽管有如此的趋势,亚历山大·韦恩在《佛教冥想的起源》中,以令人钦佩的活力投入了对佛经所含信息的挖掘。这本书最初是一份博士论文,像《劳特利奇佛教评判研究》丛书的其他卷一样,韦恩在此书中体现了那种关注点的局限性以及对于复杂文献分析的热衷。但是这本书不同于大多数论文的地方,在于它所致力达到的颇具雄心的结论。韦恩相信,如果他能够确立佛陀生平那些关键事件的真实性,他就可以对佛陀的一生、佛的教法、佛陀与其他宗教传承的关系和他的禅定方式做出进一步可靠的推论。该书尽管可能没有完成其所宣称的全部目标,但仍是一篇考证仔细、论辩严谨的杰作。

 

韦恩主要关注的是《中部·圣寻经》中著名的有关菩萨(译者注:Bodhisattva,本文中特指出家修行的悉达多太子)随两位禅定导师修行的记述,这两位导师分别是:阿罗逻·迦罗摩,据说他教授佛陀达到了“无所有处”定;伏陀迦·罗摩子,他引导佛陀趋向了“非想非非想处”定。为了确立文本的真实性,韦恩注意到了经文中异常和偶然奇事所提供的“旁证”——对其最佳解释是,它们记录了真实事件。例如,他指出文中的一个暗示,这一暗示表明,获得“非想非非想处”定的不是罗摩子,而是他的老师,罗摩。

 

这很难算作是一个重大发现,其他学者以前也指出过这一点;但韦恩的侧重点在于,这些细节——它不服务于任何辩论的目的,并为后来的佛教传承所遗忘——之所以存在,唯一令人信服的解释是,它记录了一个真人的真实情况。因此,韦恩认为,结合其他某些类似证据,我们可以推断,一种压倒性的可能是,这两位老师确实真正地存在过。这种旁证不是确凿的证明,但是,在印度早期历史的迷雾中——对那段时期的记述,婆罗门教和耆那教的经文不会比佛教的更可靠,而考古学也几乎没有增加任何我们有关佛陀的知识——即便仅仅这一点,也是一个显著贡献。韦恩关注微小细节的方法,虽然显得迂腐,但对克服在从佛经追溯佛陀本人的问题时经常遇到的那些阻碍,仍不失为一个巧妙的方法。

 

在“断定”阿罗逻·迦罗摩和伏陀迦·罗摩子是历史人物后,韦恩试图在婆罗门经文,特别是《奥义书》和《摩诃婆罗多》的“解脱法”篇章中,找出与他们教授的禅定境界的相应之处,依此将他们放在其宗教背景下。与此同时,他还试图确定菩萨在修持过程中所身处的宗教传承和观点。“无所有处定”和“非想非非想处定”属佛教中所熟知的三禅天和四禅天,或者说,是无色界——即,是已经得以提升,但仍属于世俗的心识。而在韦恩所引用的婆罗门经文里,它们则构建了终极的现实——梵天。以此为源头,“存在”从梵天中演化成为构成宇宙的六大元素:识、空、风、火、水和地。冥想瑜伽就是通过依次融入,然后消融每一个元素,以从它们中穿越提升,并逆转“创造”的过程。

 

最终,实现修行者与梵天的结合。阿罗逻·迦罗摩将此等同于被称为“无所有处”的禅定状态,而伏陀迦·罗摩子把它归为“非想非非想处”的范畴。韦恩所强调的他的论点是,菩萨在这些传承中接受了训练,并认同了明显异于佛陀成熟教义的一些内容。例如,在佛教宇宙哲学中,不存在关于以“元素”为对境做冥想的理论基础,韦恩总结说,佛陀是从他的两位老师那里学到了这些东西,并且乐于将其纳入自己的教授之中。

 

韦恩还详细分析了佛陀和婆罗门阿帕斯哇在《经集·彼岸道品》中的对话,并表明,阿帕斯哇明白阿罗逻·迦罗摩所教的禅定的境界,佛陀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为了和他交流,佛陀也愿意使用阿帕斯哇熟悉的语言。但佛陀推翻了阿帕斯哇的理解,并强调,禅修者的目标远非是将他或她自己消融于“无所有处”,即使是入定于其中,禅修者也应保持觉知。

 

在冥想的教学中,佛陀关心的不是某种特定禅定状态的宇宙哲学含义,而是禅修者对此的态度。由此延伸,韦恩提出,宇宙学意义上的“无色界”,其自身是佛陀修习婆罗门禅定的残痕,并被以相当令人不满意的方式附于“色界”系列之后。与之相比,这些境界,在《五尼柯耶》经中被描述为一系列的心灵体验,特别是自我觉知,“舍受”(平静)和禅悦。同样,佛陀的目标也并非是绝对的超然,而是修行人超越四禅天境界而达成的深度平静、喜悦和觉知,从而令证悟实相成为可能。这也顺带解释了《中部·圣寻经》中一个令人不解的故事,那是关于乔达摩童年时代第一次禅定的经历,当时他坐在一棵阎浮树下冥想。在回顾这一经历时,佛陀说,他明白了正确的觉悟之道。为什么一个熟于七禅和八禅定的人对第一次体验的印象会如此深刻?韦恩的解释是,色界和无色界的禅定描述了根本不同的经验,在早期的佛教教义中,只有第一种是“正确的道路”。

 

无色界定具有婆罗门起源的看法,拓展了约翰·布龙克霍斯特在他1986年出版的《古印度冥想的两个传统》2一书中提出的观点。事实上,韦恩整本书的字里行间,都可以感受到布龙克霍斯特该书(此书以题为“佛教冥想的起源”的一章而结束)的影子。然而,尽管他们两者之间存在共同点,但差异也极其明显。布龙克霍斯特认为,佛的禅那“主流”不是婆罗门的瑜伽修习,而是耆那教的自我禁欲,以及菩萨离开两位老师后才进行的修行,如《萨咤咔大经》经文所记。在他最近翻译的《大摩揭陀》3中,布龙克霍斯特认为,这是沙门(游方托钵僧,菩萨在离家后曾加入他们的行列)的主要修行,并且婆罗门(佛陀时代另一种“专门”的修行者)是一个异教团体,他们的教义与菩萨的探求无关。

 

韦恩与他的同事理查德·贡布里希共具的一个认识是,“佛陀的核心教法是出自于对旧奥义书核心思想的回应,”4布龙克霍斯特则认为,事实上,奥义书是后于佛陀的,唯一对他有影响的是非婆罗门。韦恩认为,《中部·圣寻经》中关于两位老师的故事是真实的,而《萨咤咔大经》中的苦行是后来插入的,然而,布龙克霍斯特认为,那两个老师是杜撰的,苦行才是真实的。

 

尽管韦恩为奥义书对佛陀的影响提出了有力的证据,但他采用的方法,是通过将佛教与婆罗门典籍相互对照验证,以此来核对佛教典籍,这种方法因婆罗门典籍自身的不确定性而削弱了其作用。这些典籍是在佛陀圆寂很久之后才最终确定了它们的形式,并且所有学者也都认同,婆罗门的“解脱法”是在佛陀之后确立的。因此,可能仍然是像布龙克霍斯特认为的那样:婆罗门是从沙门那里学习了瑜伽训练以及奥义书中描述的轮回和业因果信念;阿罗逻·迦罗摩和伏陀迦·罗摩子是沙门教师(如佛教传承所主张的),而不是婆罗门,他们是某种已断失的传承的追随者,这些传承我们只有透过佛教和婆罗门教继承者才知道。此外,即使我们同意韦恩的结论,佛陀真的师从过两位老师,也并非意味着他没有同时在修习苦行,并且,在这一方面的传承被极度淡化的情况下,韦恩肯定不能为佛陀所接受到的宗教影响提供平衡的解释。

 

尽管有这些保留意见,在将佛经作为可以查证的历史来源的尝试上,《佛教冥想的起源》仍然是一个值得欢迎的革新。精心积累间接证据——韦恩将此作为一种高级的评判方法而提出——确实产生了引人注目的结果,此书提供的一个有说服力的案例,即:这两位老师确实真实存在过,以及经文中对与婆罗门相应之处的引用,都有助于解释这两位老师教授的重要性——即使他低估了这些经文本身存在的问题。此书扩展了我们对佛陀的认识,也宣告了佛教中一种重要的新声音的到来,尤其是巴利文学术。

 

【参考文献】:

1.The Origin of Buddhist Meditation by Alexander Wynne London & New York: Routledge, 2007, 192 pages, ISBN 978-0-415-42387-8, UK   £80.00 (h/b), 

《佛教冥想的起源》:亚历山大·韦恩著,伦敦和纽约:劳特利奇出版社,2007年,192页,ISBN978-0-415-42387-8,英国, 80.00英镑(H / B)。

2. Bronkhorst, Johannes: Two Traditions of Meditation in Ancient India (Stuttgard, 1986) ,布龙克霍斯·约翰:《古印度冥想的两个传统》(斯图加特,1986年)

 

3. Bronkhorst, Johannes: Greater Magadha: Studies in the Culture of Early India (Leiden & Boston 2007) ,布龙克霍斯·约翰:《大摩揭陀:研究早期印度文化》(莱顿和波士顿2007年)。

4. Gombrich, Richard: How Buddhism Began: The Conditioned Genesis of the Early Teachings (Oxford & New York, 1996) p. 31

贡布里希,理查德:《佛教如何开始:早期教义的缘起》(牛津和纽约,1996),31页。

 

文章来源:

https://thebuddhistcentre.com/system/files/groups/files/Vi%C5%9Bvap%C4%81ni-Origin-of-buddhist-meditation_0.pdf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贞

一校:圆晔

二校:圆善、圆莉

终审:zhangcx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